•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一次难忘的教训

      生活中总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每一件都有自己的价值。使我真正受到教育的还是那一次……

       

      爸爸由于工作原因去了墨西哥城考察一年,妈妈为了照看小姨家的弟弟去了法国,留下高二的哥哥照顾我,给我们留下了12万元钱,帮助我们渡过长达一年的兄弟生活。哥哥很高,我很矮,他很聪明,我很笨,他很随和,我很倔强……因为这些,我们兄弟二人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但我很爱哥哥,哥哥也是爱我的。爸妈出门已经三个月了,哥哥把我照顾的很好,堪称面面俱到,所有的东西他都为我准备的极其出色。

       

      一个下着小雨的周六,我在家里写着作业,哥哥在外面修着房顶。我写的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便随意的躺在床上,又翻又滚,把白色的床褥弄得乱七八糟。

       

      “炎家儒!出来踢球!”我正要昏昏沉沉睡过去,外面陈信伟的声音从窗户传来。

       

      “噢!等一下!”我是很喜欢足球的,很爽快的答应了。没有多久,我就穿好衣服出去了,全然忘记了写作业。我和陈信伟玩的很淋漓尽致,从中午12时半一直玩到了半夜11点多。

       

      雨已经下的很大很大了,我把上衣脱去扔到一边,那件蓝色的阿迪达斯——我的生日礼物,被我自己给扔掉了。我突然觉得要小解一下,一边跑一边解裤子,裤子脱下来后,我迫不及待的尿了起来,光顾着看下面的尿液了,一不小心摔倒在地,球也应声飞出,砸在了一户人家的玻璃上。

       

      我当时浑身光溜溜的,连内裤都被我自己给扔丢了。我和陈信伟躲到一边的树丛,陈信伟看着我的狼狈样子,哈哈大笑,我的脸马上红了,说:“老信你给我找件衣服去!”陈信伟摇摇头,小声说:“不行不行,咱打碎了人家玻璃,被人家发现以后就该找家长喽,我可经不起我爸的一顿巴掌!”一提到家长,我猛地想起来哥哥,我出来还没有告诉哥哥呢!哥哥一定找急了!

       

      我想也没想就冲出了树丛,光着身子往家跑,一边跑一一边做心理准备。我到了家,发现哥哥坐在沙发上,显得很自然,表情却是悻悻的。我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悻悻的哥哥,心中不禁凉了一半。“哥。”我小声的叫道。“嗯。你回来了?衣服呢?谁允许你坐下的?”哥平静地地说。我很害怕的站了起来。

       

      很久哥都不说话,我由于太害怕而抽泣了起来。哥发言了:“小儒,我对你很失望。”然后起身走到屋子里,我也迷迷糊糊地跟了过去。

       

      刚进屋,就看见床上有一块很软的皮板,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像以前爸爸打我一样放了四个棉枕,自觉的趴在上面,特意把屁股撅地很高很高,我知道,刚趴下去时屁股还是很白的,挨上1、2下屁股就该粉红了。哥看我很自觉,拿起了那块皮板,然后坐在我的后面。我很害怕,把屁股绷得紧紧地,但第一下迟迟没有打,我不由自主的放松起来。“我打你80下,不用数数,好好受着!”哥打下了第一下。“啊!疼!”爸爸也打过我,但真的没有那么重,才一下,屁股就像着火了一般。“撅高点!”哥下令。我只好把屁股撅到半空中,准备忍受接下来更加重的毒打。啪!这下刚好打在屁股中央,我立刻跳了起来,惨叫起来。我立马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了,便再次撅到枕头上。一下接着一下的重击,每下都稳准狠的打在屁股正中央,把屁股打得皮开肉绽,我觉得屁股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大约打了18、19下时,我眼前变得模模糊糊,感觉身上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有屁股上那种强烈、难忍的剧烈疼痛。很长一段时间,哥没有再打,我开始哭了,屁股上真实的疼痛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真实……

       

      没多久,哥又开始打了,这次他开始袭击两边的屁股,因为中间已经被打的不能再下手了,我觉得打在屁股两边比打在中间舒服多了,没有打在中间那种痛苦和耻辱了,打了40下以后,可能哥也觉得他自己太残忍了,把我抱起来放在腿上。我大声的哭,哥问我:“小儒,疼吗?”我点点头,哥说:“自己去冲个澡,冲好就睡吧。”我失望的点点头。哥出去了,我走进浴室,对着镜子照照自己的屁股,已经是“要不得”了,我叹口气,去洗澡了……

       

      就是这次,让我体会到了那些事情应该做那些事情不应该做,也让我明白了要做一个好人,不犯错误。

      生活中总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每一件都有自己的价值。使我真正受到教育的还是那一次……

      爸爸由于工作原因去了墨西哥城考察一年,妈妈为了照看小姨家的弟弟去了法国,留下高二的哥哥照顾我,给我们留下了12万元钱,帮助我们渡过长达一年的兄弟生活。哥哥很高,我很矮,他很聪明,我很笨,他很随和,我很倔强……因为这些,我们兄弟二人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但我很爱哥哥,哥哥也是爱我的。爸妈出门已经三个月了,哥哥把我照顾的很好,堪称面面俱到,所有的东西他都为我准备的极其出色。

      一个下着小雨的周六,我在家里写着作业,哥哥在外面修着房顶。我写的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便随意的躺在床上,又翻又滚,把白色的床褥弄得乱七八糟。

      “炎家儒!出来踢球!”我正要昏昏沉沉睡过去,外面陈信伟的声音从窗户传来。

      “噢!等一下!”我是很喜欢足球的,很爽快的答应了。没有多久,我就穿好衣服出去了,全然忘记了写作业。我和陈信伟玩的很淋漓尽致,从中午12时半一直玩到了半夜11点多。

      雨已经下的很大很大了,我把上衣脱去扔到一边,那件蓝色的阿迪达斯——我的生日礼物,被我自己给扔掉了。我突然觉得要小解一下,一边跑一边解裤子,裤子脱下来后,我迫不及待的尿了起来,光顾着看下面的尿液了,一不小心摔倒在地,球也应声飞出,砸在了一户人家的玻璃上。

      我当时浑身光溜溜的,连内裤都被我自己给扔丢了。我和陈信伟躲到一边的树丛,陈信伟看着我的狼狈样子,哈哈大笑,我的脸马上红了,说:“老信你给我找件衣服去!”陈信伟摇摇头,小声说:“不行不行,咱打碎了人家玻璃,被人家发现以后就该找家长喽,我可经不起我爸的一顿巴掌!”一提到家长,我猛地想起来哥哥,我出来还没有告诉哥哥呢!哥哥一定找急了!

      我想也没想就冲出了树丛,光着身子往家跑,一边跑一一边做心理准备。我到了家,发现哥哥坐在沙发上,显得很自然,表情却是悻悻的。我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悻悻的哥哥,心中不禁凉了一半。“哥。”我小声的叫道。“嗯。你回来了?衣服呢?谁允许你坐下的?”哥平静地地说。我很害怕的站了起来。

      很久哥都不说话,我由于太害怕而抽泣了起来。哥发言了:“小儒,我对你很失望。”然后起身走到屋子里,我也迷迷糊糊地跟了过去。

      刚进屋,就看见床上有一块很软的皮板,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像以前爸爸打我一样放了四个棉枕,自觉的趴在上面,特意把屁股撅地很高很高,我知道,刚趴下去时屁股还是很白的,挨上1、2下屁股就该粉红了。哥看我很自觉,拿起了那块皮板,然后坐在我的后面。我很害怕,把屁股绷得紧紧地,但第一下迟迟没有打,我不由自主的放松起来。“我打你80下,不用数数,好好受着!”哥打下了第一下。“啊!疼!”爸爸也打过我,但真的没有那么重,才一下,屁股就像着火了一般。“撅高点!”哥下令。我只好把屁股撅到半空中,准备忍受接下来更加重的毒打。啪!这下刚好打在屁股中央,我立刻跳了起来,惨叫起来。我立马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了,便再次撅到枕头上。一下接着一下的重击,每下都稳准狠的打在屁股正中央,把屁股打得皮开肉绽,我觉得屁股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大约打了18、19下时,我眼前变得模模糊糊,感觉身上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有屁股上那种强烈、难忍的剧烈疼痛。很长一段时间,哥没有再打,我开始哭了,屁股上真实的疼痛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真实……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1
    • 0
    • 1
    • 77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