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姐姐回来了

      下午,从城里拉人过来的大巴车上下来了一个带着孩子的二十多岁的女人,慢慢的走进村里。

      “嘭嘭嘭···嘭嘭嘭”门外站着那个右手抱着孩子,左手拉着行李箱的女人,轻轻的扣着门。

      “来了,谁呀?”屋子里传来一个大小伙子的声音,穿着拖鞋踢踏着走过来。

      “小杰,开门,是我,姐姐和囡囡回来了”女人清秀的声音回答道。

      听到这句话,里面的人似乎有些焦急,赶忙跑过来开门。“姐,你怎么回来了,你刚生完孩子,怎么不在家好好休养?”

      “没事,就是回来住几天,你不用管。”苏姬抱着孩子进了家门,苏杰在后面探了探头,然后拿着行李箱,追上姐姐,“姐,姐夫呢?你们吵架啦?”

      “我说了,不要多问,倒是你,不应该在城里念书吗?怎么在家?”苏姬转头质问着苏杰,苏杰看着姐姐生气的面孔,倒也不害怕,还是答了话,“姐,我放假了,3天的假,昨天回来的,后天走。”

      这时两姐弟之间似乎有些僵持,这样的气氛也使得囡囡大哭起来。

      “行吧,你先出去一下,我要给囡囡喂奶了。”苏姬看了看自己女儿,有些脸红的说道。苏杰出了屋子,对苏姬说道“姐,要不我去把爸妈从地里叫回来吧?”“不用。”

      傍晚

      “姐,你怎么做起饭来了,这水很凉的。”苏杰从自己屋里走出来就看到自己的姐姐在淘米,赶忙走过去,让她去休息。然后苏杰接替了她的工作。差不多饭熟的时候,爸妈也回来了。苏爸和苏妈看到苏姬回来也很震惊,但也很高兴。一家人围在餐桌上吃着饭,饭桌上苏爸问着女婿怎么没回来,苏姬默默不语,大家一看,就猜着是吵架了,苏妈在旁边劝着苏姬要大度,或许二老的话使她厌烦了,她松了口,说道,我们离婚了,我只要了孩子,其他什么也没有。这一下整个饭桌都安静了,这时囡囡的哭泣声传了出来,苏姬就进屋哄孩子去了。苏爸也不吃了,本想门口抽烟,但想到有孩子,就出去了。

      到了晚上快9点的时候,村里大多人都回家了,苏爸也回来了,看见囡囡睡着了,把苏姬叫出来,看着以前挨打时的长凳和苏爸手里板子已经在院子里,苏姬想着:这才不到两年吧,本以为再也不会挨打了。

      苏爸有些愤怒的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怎么?好久没打忘规矩了?我看你就是皮痒痒,这么大事都不给老子我说?连我都敢骗了?”

      苏姬慢慢走到院子里的长凳旁,脱下自己回家后换上的宽松的睡裤,苏姬本想留着这白色的内裤,也好给自己留点脸面,但看到苏爸有些不悦的脸色,在回想到以前不守规矩后的惨痛经历,只好银牙轻咬,两手迅速将内裤脱下,趴到长凳上去,两腿分立两边,屁股向上撅着,私处和肛门完全的暴露出来,前身头垂下,尽量伏起胸部,免得挤压漏出奶水,沾湿自己的内衣。这样的姿势让苏姬想到了什么,脸上布满红晕,很是羞涩。

      苏爸看着自己女儿这副模样就来气,抄起手中的板子就是一下,啪,这带火气的板子直接就让苏姬的屁股变了一个色,苏姬的屁股不大,这块板子刚好覆盖住整个屁股,再加上苏爸这时常干农活的力气,打的苏姬身子往前一驱,苏爸看着苏姬的情况,待苏姬身子摆正以后,用左手狠狠的摁住她的腰,啪,啪,啪,啪的不断的打着。

      苏姬刚开始还担心自己胸部被压着,也害怕自己痛的乱叫,所以一直忍耐着,紧闭自己的嘴唇,维持着刚开始的姿势,可是,这样的忍耐在苏爸看来是一种不认错的挑衅,打的更加凶狠起来。啪,啊,苏姬开始小声的呻吟出来,啪,嘶~啊,啪,啊,啪,啊,啪,不要,啊,随着苏爸的拍打,苏姬的屁股也越来越红肿,甚至有些青紫,苏姬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这时苏杰从屋里跑了出来,抓住苏爸拿着板子的手,“爸,算了吧,别打姐了。”

      “不行,这死丫头涨本事了,敢瞒着我做事了!”苏爸生气的说着,然后挣开苏杰的手又落下一板子,啪,啊,苏姬刚缓过劲来,又猝不及防的挨了一下,自是凄厉的一叫。

      “爸,姐刚生完孩子,本就需要休养,你这样会让她落下病根的。”苏杰这次死死的抓住苏爸的手,看着自己姐姐,又有些心疼,看着这话有些作用,继续劝道“这么晚了,大家都休息了,你这样也打扰我学习。”苏爸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也知道这臭小子也有了和自己对抗的力气了,就借坡而下,放开摁着苏姬的手,然后拿着板子回屋去了。

      苏杰抱起苏姬往姐姐的屋里走去。苏姬以前屋子很小,后来结了婚,有时和丈夫回来住,这才扩大到一个放双人床的屋子。苏杰进去,囡囡躺在屋里睡着觉,苏妈在旁边照看着,苏杰刚把苏姬放到床上,苏姬就对有些困倦的苏妈说“妈,这么晚了,你也去睡吧,囡囡有我看着就行。”苏妈还想在坚持一会儿,但想了想自己老公的脾气还没发泄完,自己回去晚了,肯定不好受,就叮嘱苏杰好好照看苏姬。

      苏妈刚走,苏姬也让苏杰回去,苏杰没回话,然后出了门,苏姬以为他回去了,看着四周无人,只有自己女儿在旁边,苏姬伤心的抽泣着。可是突然自己的屁股一温,回头看到苏杰拿着毛巾敷在自己的屁股上,旁边是刚烧好的热水。苏姬缓了缓,本想说点什么,但却什么也没说,苏杰也就默默的敷着毛巾,然后将手里的药酒轻轻的给苏姬涂抹上,苏姬忍着那种痒痛,但还是慢慢的呻吟出声,这让苏姬羞红了脸,在自己弟弟面前发出这样的声音。

      “小杰,谢谢你了,早点去睡吧”苏姬看苏杰给自己上好了药,然后有些小声的说道。

      “没事,姐,那个,我再去打桶热水来让你洗洗澡,你先找找新的睡衣吧”说着苏杰红着脸跑了出去。

      苏姬有些疑惑,想了想苏杰盯着自己的胸部看,往下一低头,自己的胸部早就被乳奶浸透了,再加上刚才上药时的痒痛感,自己到处乱,被苏杰看了个正着。苏姬本想立即拿出身衣服来,但哪能动的了,一动就疼,只好脱了衣服,拿旁边的毯子盖上。

      不一会儿,苏杰抱着一个浴桶进来,灌上热水,然后出去等姐姐洗完,在把热水倒了,出去刚一会儿,就被苏姬叫进来了,让他给自己擦擦身子,看苏杰有点尴尬,苏姬便生气的小声说道“行了,从小到大,我每次挨罚你没有看过,全身上下都让你看遍了,再说了你是我弟弟,有什么尴尬的”苏杰一听姐姐的怨气,立刻行动,掀起毯子,看着姐姐成熟的身体,苏杰的脸更红了,眼睛也更直了,被苏姬一推,立即反应过来,拿起旁边的毛巾慢慢的擦拭起来,仿佛在擦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一样。苏杰看着姐姐脸上紧皱的眉头,苏杰的动作更是轻柔,苏姬以前让苏杰用毛巾的擦得时候什么事都没有,可是这次让苏杰一擦,却有种瘙痒感,害怕出糗只好赶紧打发他,让他去把水倒了,然后让他回去。

      苏姬看着苏杰听话的离开,心里有些落寞,刚侧卧着要睡下,却又听到了苏杰进来的脚步声,苏姬疑惑的小声问道“还有事吗?”苏杰爬上床,在苏姬耳边说道“我怕你晚上伤口感染发烧,所以今晚陪你睡。”说完,悉悉索索的脱了衣服,背靠着自己的姐姐,苏姬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有些甜蜜而安心的睡着。

    • 1
    • 0
    • 0
    • 995
    • 顾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