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补发神里绫华上

        社奉行神里家,一向注重家庭教育,尤其是在家法的执行上。这一点从古代开始便已流传下来。神里家是稻妻三奉行中掌管文化艺术,日常在公众面前露面较多。同时,掌管艺术和文化,导致对于每个家族成员的要求极高。而且要求的更加全面。最初的一代家主为了使家族中的每个人可以做到心中有戒而不破戒。制定了相当严苛的家法。每代家族成员乃至家主都要严格遵守家法。神里家至今有两位后起之秀掌管家族,神里家家主神里绫人和大小姐神里绫华。

        “今天和旅行者一起去探寻了母亲的秘密,一起吃了异乡料理,还一起第一次去祭典玩。”平日里风雅翩翩的白鹭公主却有着这么简朴的一本日记。此人正是神里家大小姐——神里绫华。翻看着日记,神里绫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当然也忘记他已经两天没有上课了。虽然现在她在各个方面已经是有所成,并且拿到了相关证书。也可以独当一面了。但社奉行家法中一直有一项优良的传统即是无论学成什么样,都要不停的学习。因此,不管家族成员拿到了多么高的成就,多么高的学位,反而要用更加严苛的要求要求自己。而神里绫华昨天忘记请假,今天又已经迟到,只是她自己并没有在意时间的流逝。不一会儿,家族里的仆从敲响了她的房门。“大小姐,您的剑道老师说你

      已经两天没有去上课了,他现在要求你立马过去。否则,就上报家主。”绫华听到后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然后她对仆从交代到,她很快就到。简单收拾后她便急匆匆地出去了。

        到了道馆,老师坐在道馆中间,道馆中间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茶盘,老师正安静的坐在那里喝着茶。神情似乎不太好看。要说在神里绫华的老师中最为特殊的便是她的剑道老师。他来历并不明,似乎只是一个流浪武士。但是却有着高超的武艺,甚至可以在决斗中轻松地打败现任家主,甚至险些将现任家主逼入绝境。而因此,他要为自己赢来了一份老师的工作。但是它的要求格外严格。至少家主和大小姐都在这里收到过他的责罚。他并不在乎所谓的金钱和名利,他只在乎他所教的学生能否将每一件都练到极致。而为此,他不惜使用任何手段来帮助自己的学生有所长进。 

        “绫华,来了。”他略带温柔的问道。他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哪怕是一句很普通的话,不过,对于此时而言,他这句话确实充满了危险性。“小女绫华,向师傅请罪,还请师傅宽容绫华的错误,好好惩戒…”啪的一声,它捏碎了手中的茶杯。并说道“好好惩戒什么?,只是拿到了一个皆传之位,就开始放纵自己了是吧。”他的语气突然变了,变得那么的冷淡,如同万年冰川上数米长的冰刺刺进了神里绫华的心里。绫华有自知之明,也不敢反驳什么,她现在等待的也只有自己说完这些礼仪用语以后接受一顿惩罚。“多说无用,你给我过来。”师傅命令到。绫华立即站起来向师傅走去,并在茶桌前对师傅行礼。令神里绫华出乎意料的是到了师傅跟前后,他反而是平静的对

      自己说:“小女,坐。”说话从不拖泥带水,从不绕弯是他的特色。“绫华多谢师傅。”绫华规整的跪坐下去,师傅不说话只是又喝了一杯茶。这样的平静,反而让她有些不安。“我知道你昨天干什么去了?但是说实话,我对你能结交到自己的至交而高兴,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没有生活更重要。”“绫华多谢师傅宽容”绫华俯身趴下去行礼。“但为师今天罚你有二,一是不敬师长,昨天没有给我说,二是罚你今天不守时。你可否认罪?”“绫华认罪,请…”师傅紧盯着她。“请…师傅…重重地…责罚…绫华的屁股。”绫华吞吞吐吐地说了出了。“一会加十下。”师傅说。“是,请师傅用力责罚绫华,让绫华认识错误。”“去。”“是”绫华站起身,走到道馆的场

      边,从那个熟悉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把熟悉的黑檀木戒尺,把它双手递给老师。准备好了就趴上来吧。

        绫华整理了整理衣冠,来到了老师的侧边,把练功时穿的裤子和内裤脱到膝盖,然后俯身趴到了老师的腿上。“请老师重重地责罚绫华吧。”神里绫华说到。“啪”“啊”绫华失声叫了出来,“疼吗?那就休息一下,你说开始就开始。”老师一只手摸着绫华的头,另一只手已经抬起了戒尺。“好,老…啊”“啪”“看来是真疼啊,那就不麻烦你了,我来计数吧。”“老师,我…啊”“啪”三下戒尺准准的落在了臀峰之上。“啪啪啪”老师加大手劲快速并迅捷的抽了三下。“绫华,不计数可是不算的哟”。老师的语气突然加重了几个调“所以刚才你没报数,那就都不算了。”“是,老师。”绫华大喘着气,雪白的辫子映衬着绯红的小脸,水汪大眼的眼角早已被逼出了湿润

      。“啪”“如果在叫出来,我就要堵你的嘴了,至于用什么,那就有什么用什么。”说着边用戒尺轻轻敲了敲绫华柔软的脚心。“不用你报数,但节奏就由我来把控。”“是,请老师重重的责罚绫华的屁股吧。”“啪”“啪”戒尺的声音清脆整个道馆都响彻着这种声音,回响在屋内,让她的小脸不经和少女丰满的臀部一起变红了,“呃,老师对不起,是我不好。”回应她的是快速四下的抽打。啊,本来想用认错这个理由来说话缓解疼痛这下好像更憋不住了“啪”这一下戒尺的末端打到了股沟里的小穴,“嘶”绫华差点哭出来,她将头埋入两臂之间,逐渐的呜咽起来。老师轻轻拉住绫华的高马尾,把她的头拉起来,“不准低头”而拿着戒尺的手已经高举到了半空中,然后嗖的

      一声如炸弹爆炸的巨响在绫华红肿的臀上炸开。“啊”绫华抓紧捂住嘴巴,但那无济于事。老师会心一笑,“二十三下就不行了,你还真是要锻炼呢。”一手去脱绫华的袜子,两只白净的袜子从绫华的玉足上脱了下来,散发着神里家一种特供香皂的香气。老师将袜子揉成一团。“张嘴,绫华。”绫华整个瞳孔放大,有些不知所措,她开始慌乱了,她知道不能违抗老师的命令,但是,嘴里塞着袜子像小孩一样趴在老师大腿上挨打这种事,还是让人难为情呢。

        “大小姐,家主大人召见”挨打的两人都抬头看去,是神里家的女仆,她用不敢置信地愣了两秒后,抓紧跪倒在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冒犯大小姐的,家主大人要召见大小姐,派我过来了。”“嗯,真是走运呢绫华,那今天就这样吧。我不再追究你什么,剩下的还是请家主大人责罚吧。”“啊,什么,哥…不,兄长?”“嗯,你昨天闯的祸如果从你出生来看估计是最大的一次吧。昨天几位师长的课你没去也没请假,他们可不管这么多啊,估计新仇旧账一起算吧。”说话的空挡老师已经给绫华穿好了袜子,“去吧,如果平常我一定会让你再跪几个时辰”说着狠心的话,但还是把绫华沾满泪水的通红小脸用袖子擦了擦,“记得行礼”绫华光着布满戒尺印的屁股从老师大腿

      上爬起来后跪坐好,将头轻轻磕向地面,“谢谢老师孜孜不倦的教诲和严格的惩罚。”“穿衣”绫华提上了裤子,一阵冲天的痛涌了上来,今天挨了四十戒尺,屁股肿高了半个手指。绫华顾不上屁股上火辣辣的痛,急忙跟着女仆回家了。

        回到府上,神里绫人在大厅危襟正坐,面前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神里家传承至今的长竹木片。这个工具来历不凡,全名叫御祝棒,平日里挂在大堂之上,平时用来警示但没当有人犯下重大错误时便会由家主取下放置于大堂的桌子上,然后被打者会被带到社奉行最里面的房间,原先是审一些在家族纠纷中的倒霉蛋,现在刑讯室被转移到其他地方,这里现在叫戒心室。然后在屋里接受由家主大人的惩戒。绫华回到府上,看到绫人威严的坐在那里,绫华已经意识到今夜是不眠之夜。“绫华,坐下来吧。”平日里唇枪舌剑的绫人难得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刚被用黑檀木戒尺责罚过屁股的绫华此刻跪坐在这里,被挤压的臀部有种火烤的痛,但是哥哥的话不敢不听,家法更不

      敢违抗。“绫华,说教这种事我就不用了吧。”“嗯,哥…兄长大人”绫人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微笑,伸出手摸了摸绫华的头,然后把手放在绫华因为害羞而不断红热的小脸。绫华不敢直视绫人的双眼,小脸也越发红热的厉害,表情也透露着难堪与难为情。她闭上眼睛好好地思索了一番,然后用标准的姿势给绫人跪坐着磕了头。“对不起兄长,是我的错,是我自我要求太低,给家族蒙羞了。”“知道错了就是好孩子,但是有错总是要罚的,我不会为难你,去吧,去准备吧,我一会进去。”绫人把御祝棒递给绫华,“是,家主大人。”绫华这才把头抬起来,双手接过御祝棒,然后缓缓起立,向戒心室走去。

        绫华按照家法中所要求的脱掉了衣服,全身上下只就下了抹胸和三角裤,刚才的戒尺印因为跪坐的缘故此时肿痛不安,脱的精光后,绫华面对门口跪好,然后将御祝棒举过头顶。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等待着家主大人进来执行家法。

        一会后,绫人走了进来又带了两件标准刑具,一把梦见木板子,一根须弥藤条,一把皮鞭,还有绫华头上举着的御祝棒。这几件工具惩罚不同的部位,梦见木板子和藤条抽打臀部和腿,皮鞭抽打脚底和股沟,至于御祝棒重新抽打每个挨过打的地方,以示警告。这就是神里家著名的四刑。而如今他们要全部作用在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身上。

        “神里家长女,神里绫华请家主责罚。”绫人从绫华头上接过御祝棒,也标志着惩戒的开始。绫华站起身来,用手拉住洁白的内裤顺着修长白皙的腿将其脱下,绫人拿来一根红色的绳子,把绫华的手反绑在背后,然后绕过两个乳房和胯下紧紧地将上半身绑紧,然后让绫华跪下,用另一根绳子将腿绑住,让绫华只能保持着现在的跪姿。然后用绳子将绫华吊在半空中,让身体水平着。悬挂的绳子摩擦着私处和胸口的白团,绫华的脸不由自主更红了。

        绫人拿起了厚实的梦见木板子,在屁股上比划了下,绫人没有迟疑地将两条脱在一边的袜子揉成一团,绫华听话的张开樱桃小嘴,袜子稳稳地塞了进去。然后绫人拿起了在绫华红肿的臀上了压着的板子。比划一下后,高举起板子。

        “啪”如雷声一般的巨响在绫华的臀上炸开,第一时间并没有疼痛传来,只感到一种麻痹。刚才做好心里准备的绫华,仿佛一下子便被打败了。眼泪如同泄洪一般奔涌而出,,她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哭腔。“啪”第二板落了下来,“呜呜呜”袜子堵住了绫华的嘴,让她哭喊不出声音。“啪”又一次重击落下,“呜呜呜…呜呜”绫华嘴中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一板一板的落下也使绳子的摩擦更加剧烈。双腿间不免湿润了。“啪”,绫人毫不留情面地惩罚着绫华的臀,原来两瓣雪白晶莹的臀部如今红紫色蔓延到了整个臀面。整个臀部犹如葡萄一般,红中泛紫。“啪”“啪”“啪”小小的房间里回荡着板子与臀之间噼里啪啦的响声,和绫华的的呜呜声,如果没有袜子堵住自己的

      嗓子眼恐怕现在已经不再在意任何礼仪放声大哭出来了吧,可嘴里的袜子就如同最后一道防线一般,牢牢阻止着绫华宣泄情绪。板子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着,“啪”二十“啪”二十一呜呜呜,呜呜“啪”二十二,绫华默默数着,祈求时间的快速流逝,这短短的时间过的非常煎熬,好像比绫华十几年的生活加起来还要长。绫华的眼泪滴落打湿了一片地板,臀部上麻木和痛苦交织着,新痛和旧痛交织着,麻木与痛苦交织着摧残着绫华。“啪”二十五。绫人停下了手中的板子,去看了看哭成泪人的绫华。看到绫人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头,绫华抽泣得更加厉害了。从小到大,都是哥哥陪着自己,哭了,难过了,受伤了都会第一时间往哥哥的怀里钻,而如今绳子束缚着绫华,对家法的

      恭维恭敬束缚着绫人。咫尺之间,相隔万里。绫人的眼角罕见的湿润了,他抽了一下鼻子,故作坚定地走去拿起藤条。将藤条横着放在绫华的大腿后边,简单比划一下后抬手便抽打到了纤细白皙的大腿后。“嗖”“嗖”藤条的声音远不及板子来的响亮,却犹如一把尖刀扎在绫华的大腿上。绫华绫华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开始左右摆动自己身躯,努力地想要逃避可是她被绑在半空中,不管怎么扭动,都逃不过绫人挥舞的藤条,却极大的消耗了她本就不多体力。“呜呜…呜呜…哥哥…对不起,我再也不乱跑了…我什么都好好听哥哥的话…呜呜哥哥不要再打绫华了!”绫华在心里苦苦乞求着,试图着自我安慰,可是嘴巴中的袜子和身上紧紧束缚着的绳子断绝了一切发泄的途径。。二

      十四,“呜呜呜”二十五,“呜嗯呜呜呜”二十五鞭的藤条大腿小腿上每条腿并列着数条刺目的鞭痕。红红的鞭痕和雪白的嫩肉互相映衬着,但和屁股上大片黑紫色相比,这一根根番茄红的血棱子又算什么呢。绫华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了,再也没有挣扎的力气,只能用疲惫的身躯来接受着火辣的抽打。绫人给了绫华喘息的机会,但是凡事总有代价。绫人把工具放在一边,用手抚摸着绫华黑紫的屁股,另一只手打开了一瓶精油。绫人把绫华的袜子从她的嘴里拿了出来,两眼哭的通红的绫华低头忏悔起来“哥哥…哥哥…对不起…哥哥。”一边说一边哭泣着“绫华再也不…什么…都…不听大家的劝导了…哥哥…原谅绫华吧…绫华…屁股疼”绫华抽噎着,话都说不清了。并没有想象

      中撕心裂肺的哭闹,只有疲惫疼痛的身躯带着一颗忏悔的心向哥哥道歉。绫华发泄着自己的情绪,虚荣,礼仪,自尊。一切的东西在刻苦铭心的惩罚后都消散如烟,只有挨打后身体的疼痛和心灵的哭泣才是如此真实的。绫华并没有注意到,另一滴泪滴掉在了地板上,那是绫人的眼泪。是啊,自己一直以来守护的妹妹,如今被自己打得体无完肤,抽噎着,痛苦着。绫人也很懊恼,眼泪一直在眼圈中打转。但是家法还是要继续的,绫人打开了那瓶精油,均匀的涂抹在绫华的臀上,每一处被涂抹的痕迹都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清凉和指尖传来的触感,“嗯”绫华低声呻吟着,是羞耻也是舒服。绫人用精油按摩着,从臀,到股沟,到菊穴。绫华累的气喘吁吁,此刻也只有静静品味着

      这种感觉,只是一些敏感的部位让绫华也不禁失态。“嗯啊,嗯,哥哥。”绫人帮绫华涂抹着精油,和刚才执行家法的绫人判若两人,现在的绫人有多温柔,刚才的他就有多么恐怖,而绫华也接受着哥哥的温柔。“嗯,哥哥。”绫华略显暧昧地呼唤着,绫人会心一笑,看来精油很有用吗,绫人把精油涂到了绫华的私处上,“嗯好痒”绫华再次呻吟了出来,随着精油的生效,臀上的麻木感逐渐消退,一股剧痛传来。“啊,呀,好…疼啊。”而此时绫人的目的才刚刚浮出水面,随着麻木的感觉消散,精油也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酥酥麻麻的感觉立马席卷了全身,整个身体变得比挨打前都更加敏感了。绫人轻轻掰开绫华的两瓣翘臀,露出了神秘的菊穴,“嗯啊…好羞…哥哥…啊”一股填充感在绫华的后庭里漫了出来,塞进绫华娇小肛门的不是别的东西,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电气水晶,与刚才涂抹过的精油发生了感电,一股电流瞬间流向了绫华的整个跨下。“呜哇,哥哥…好热…好痒”绫华用种奇怪的声音哀求到,刚才绫人把精油涂抹到私处的时候,绫华刚才还在因为被抚摸出蜜汁而羞耻,没想到此刻更加刺激的电击接踵而至,胯下的水阀如同被打开了一般。这股电流贯穿绫华的全身,而私处也早已不堪重负,一股液体喷涌而出。绫华…高潮了。

        这种神奇而又糟糕的感觉贯彻全身,高潮后喷涌而出的液体打湿了地板,这股电击带来的感觉很快覆盖了绫华敏感的全身,与臀部挨打过的疼痛相辅相成了吧。绫华很快又流下了羞耻与难受的眼泪。“呜呜好疼好痒”绫人蹲下来拿起了刚才从绫华嘴里吐出的袜子,在两腿之间擦了擦,“呜呜呜…嗯啊”,轻轻地擦拭让袜子充足地沾满淫液和精油,也让绫华感觉好了一点吧。在电气水晶的作用下,刚才的精油似乎已经带电,摸到就感到麻麻的,绫华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这只是另一轮的惩罚。后庭满满的填充感,电气水晶致使电传播到了绫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电击着菊穴和私处的深处,好像有一道无情的电流贯穿了她娇弱的身躯。“呜呜呜,哥哥,快把…拿走…嗯啊”

      “绫华还没结束呢”“嗖 啪”“啊”经过一段时间心态调整的绫人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坚决的要把家法执行完毕。一记狠辣的皮鞭抽打在了绫华的小脚上。“嗯啊”绫人听到了绫华的哀声,才想起来袜子忘记塞进绫华的嘴里。绫人重新把袜子塞进了绫华的小嘴中。沾满爱液和精油的袜子重新填充了绫华的口腔,并且带了电的精油和口水发生了作用,让整个口腔里都充满了酥酥麻麻的感觉,刺激着口水的分泌。“呜呜呜”可怜的绫华嘴巴中又发不出声音了。只能通过哽咽来缓解着从脚底传来的疼痛。脚很小,因此皮鞭的落点几乎全部都在脚心之上。而这个位置是绫华相当的敏感点。可是却要接受皮鞭的抽打。“呜呜呜”绫华扭动着小巧的双脚,想要以此来把疼痛规避掉,但那

      无济于事。绫人的手总能准确的将皮鞭打到绫华的脚心里。“嗖 啪”十四。,绫华白嫩的小脚挨了十四鞭,鞭向来有刑具之王的称号。原本白嫩柔软的脚底,此时被皮鞭打的皮开肉绽,如同一朵霓裳花,不,是带血的霓裳花。

        糟糕的疼痛,让绫华险些疼得快昏过去。眼泪早就成为不值钱的东西,在绫华的脸上肆意流淌。梨花带雨的小脸上,一张樱桃小嘴里塞着被淫液和精油浸湿的袜子,时不时从舌尖传来电击的麻痹。至于两瓣翘臀,此刻早已,血迹斑斑,肿胀了三个指头高,紫色的淤青和红色的鞭痕交相映衬着,原本白嫩的腿如今被藤条印刻了一道道整整齐齐的血棱子。娇小的后庭里塞着稍显粗大的水晶棒,在挨脚板子时因为自己的用力而更加向肠道内壁进去,和先前哥哥给自己涂抹的精油反应着,私处和菊穴不断地经受着电击的痛苦,两腿间的液体止不住的泛滥。“呜呜呜”绫华极力地扭动着身躯,乞求着,祈祷着惩罚快点过去。可是神里家家法绝不会就这么轻易饶过每个犯错者。无论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 23
    • 0
    • 0
    • 4.8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