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之前的图片看不清这次免费补发一次

       

       

        稻妻的土地,浮世千百年未曾变更,得益于稻妻众多能人勇士的守护。而这其中付出贡献最多的当属雷电真的妹妹雷电影。

        与她斩灭山海的力量相比,我只是众多在稻妻生活的人类中的一员,我自幼习武,随然我远不及无想的一刀带来的毁灭,但至少作为人类最强,并在御前决斗中将天狗大将打的不省人事的能力我还是有的,因此我得意收到雷电真的待见,并受其赐名曰“雷电卫大护法”常伴雷电姐妹身边。

        思绪回到现在,我和影跪坐在桌前,对面是雷电真。几日前,影和笹百合等人到八酝岛抵御魔神奥罗巴斯,可在战斗中因为雷电影为了给队伍减小压力前往敌方的侧方进行协助作战,可是却遭遇了敌人,为了她的安危,幕府军只能又派出队伍,不经影响到了整个战局,虽然最后斩杀了奥罗巴斯,却也对八酝岛和幕府军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伤害,还有…笹百合……

        我作为雷电卫大护法,自然要陪着影的,此时真对着跪坐的影,语气平缓地训着话。我只是低头听着。“影,你太不在乎自己和集体的安全了,你单枪匹马的脱离集体,导致幕府军又分出一队去找你,结果呢……”“姐姐,不要再说了”影捂住耳朵,头猛地向桌子砸去,我眼疾手快及时用手垫住了她的头。

        这就是神吗?力气真大。我的手传来一阵麻麻的感觉,真急忙把她的头扶起来,只看见两眼泪汪汪的影注视着自己,“麻烦你了。”真对我说,“为了影大人”我沉静地说到。真将影拉进怀中,刚才坐下时那种还很平静的影,瞬间失声痛哭了出来。影贴着真的胸口放声大哭起来,全然没有战场上骁勇善战的样子,有的只有一个做错事想要补偿却又无可奈何的少女的心酸。我也低着头,默念到笹百合…笹百合…笹百合。

        影哭了一会,然后变成了小声的啜泣。真抱着影,对我说到:“笹百合的死对我们,对稻妻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等下我有话对你说。”“是”真轻轻抚摸着影的头发,然后说到:“来,小影,起来,姐姐有话对你说。”说完后真将影拉起来,出去了。我则在原地待命

        不一会,真回来了。她坐在我的对面,对我交代到:“如果军队中有人违反命令,一般都是斩首的罪,但是我清楚影的想法,她也有自己合理的打算,你是影的护法,比我要好点,我希望你能帮帮影。”说着拿出一盒工具,“我的妹妹就拜托你了,帮帮她吧”“嗯,我会的。”

        我带着一盒工具,走到了影的房间,看来刚才真也和她聊好了,她将平时在军中衣服换成了一身比较舒服的和服。

        影站在梳妆台前,两眼刚才哭的通红,两道泪痕挂在脸上,却将影的脸勾勒的更加动人了,她看到了我明白了我的来意。她将双手支撑在梳妆台上,用桌边顶住腰,屁股微翘了起来。我伸手掀起她的和服衣摆,脱掉她的黑色蕾丝内衣,并把衣摆塞进她的衣服里,然后从真的盒子里拿出一把戒尺,影轻轻闭上了眼。

        脑袋里回想起真对我说的话,为了真大人的妹妹,也为了我的神明,抱歉了影也许有点疼。我轮圆了胳膊然后重重地落在影的屁股上,“一”,她这才将刚才紧紧闭眼时憋的气长呼了出来,但看起来这一下对她来说有些重呢,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作为稻妻人类里的最强这个臂力也很正常。“呼”“啪”“二”,影说到。我接着挥动第三次。“啪”

      “三”,我看她神情并不好受“如果你忍不了可以”“不,这是我应得的,请你履行真的命令吧”,影的语气让人不经心疼。但是,犯错后一顿惩戒是必要的,如果可以,把她的心理防线击溃大哭一场也是好的吧。我一狠心,又向影的嫩臀上抽去第四下。“啪”影咬住牙紧闭住双眼,忍受这种火烧一样的疼痛和火辣辣的羞耻。我不忍心看着影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于是加大了力气,第四板落在影已经红肿的屁股上,“四”她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精致的小脸红润的像个熟苹果,额头上沾满汗滴,头发贴在红润的脸颊上。迟迟紧憋着自己,身躯止不住的颤抖。影还真是像个小孩子呢真是爱面子,我不再滥竽充数,而是狠着心换了一副脸,“打你一百下,自己数着。”“是”后

      来我也为我自己的这番话感到震惊,不过为了帮她释放出来,我不得不这么做。“啪 啪 啪”快速三下戒尺猛的甩向影高高肿起的臀部,她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开始不顾及地大口呼吸着,额头上的汗更多了,我看着影才挨了二十多下就肿起了两个个指头高的臀部,我心痛不已,于是放下戒尺,伸手抚摸上她红肿不堪的臀。

        “唔”影深吸一口气,“我的惩罚还没结束,请先不要按摩。”我猛的使劲捏了她红肿的臀,“啊”她不经轻声叫了出来“这是在惩罚你,感受着羞耻与疼痛并存的惩戒吧。”“嗯谢谢”影艰难的说出这句话然后继续把头转回去默默忍受着,她的双手支撑在梳妆台上。

        我看着她红肿的臀,已经犹如狂风中飘荡的风筝,我心想着别的东西。“影,脱了足袋和木屐”“咦?”“快点”她乖乖照做了,光着脚站在冰冷的地板上,我拉着她的肩膀,让她趴到她的床上“抬起脚,露出脚心,不然我会把你绑起来。”“嗯”她抬起一双犹如鬼斧神工的脚。干净的脚散发着属于女性独特的魅力,犹如用白玉雕刻一件精致工艺品,白静的脚背,柔软的脚心,玲珑的脚趾无疑是这件工艺品的最好点缀。

        我从盒子拿了根藤条,,影趴在床上,刚才被打的红肿的屁股暴露在空气中,影举着一对小脚,悬在空中。我在她的脚心上轻轻划着圆,她看起来有一些按耐不住,从鼻息的声音可以知道她在忍耐着煎熬而恐惧不安的心情。“嗖”“啊”影疼得叫了一声,又立马闭住了嘴。“你知道我会怎么办吧”“对不起,是我的错,请…你好好的把我绑起来吧”影红着脸说到“你的错,那就好好认罚吧”我拿来一根绳子,将影的身体牢牢绑住,把她的脚挂在半空。这下她动弹不得只能好好挨打了。

        我高高扬起藤条,呼啸着冲向影柔软的小脚,刹那间脚心中出现了四道血痕,影疼得将头埋入被子中,我加速了我敲打的速度,而她挣扎得也越发厉害,柔软的脚心在藤条的催化下变成一块血红的肉,一道道抽打的印记被刻印到脚底。

        在经过我一阵如同雨点一样密集的敲打后,影的身体不停颤抖,先前在挣扎时头发披散开了,越来越多的汗滴聚集在她的额头,浸湿了床单,我把藤条放到她的高肿的屁股上,感受到了她身体的颤抖,她快到极限了,是时候了。

        我把影的脚从天花板上挂着的绳子上取下来,“起来吧”“是”她用哭腔回答到,然后起身跪坐在红肿的屁股上。“你在愣什么!”我用极其严厉的语气呵斥到。而她好像被吓到了,两秒后才愣过来,把一旁的藤条双手举过头顶递给我,然后自己趴到了我的大腿上。披散着头发的影,两眼涣散,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我用手拉开两瓣圆润的小丘,露出了女生最私密的小穴。影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扭头“不要,不要啊。”她挨了这么多的打,终于用中等的声音开始哀求到,而我的目的尚未到达,使劲掐了一下刚削好的生姜,让姜汁从中冒了出来,然后将姜汁四溢的生姜使劲塞入了影的后庭。“啊”她呻吟了一声以后,便开始啜泣,我把藤条拿来,以otk的姿势用藤条还

      真是不方便啊。但是影响不大,藤条和生姜的共同作用很快就起效了,影也从啜泣转为哭泣,“给我忍着,不准哭。”“好,啊。”影回答了我,我右手高举藤条,一藤条落在了影被戒尺照顾的已经红肿的屁股,“啊”,因为有生姜的缘故,影不敢加紧臀部,因此也使疼痛增加了几个度。“要我把你绑在凳子上用藤条抽打,你才会报数是吧,影”刚才吃了痛的影回过神来紧忙回答:“不,不用了,我会…我会”我又在她的臀上重重地敲了一鞭。“啊,我会报数的”“我刚对你说什么了”抬手间我又给了她一鞭,“呃啊,不能叫。”影柔软的乳房贴在我的大腿上,呼吸有些急促。“刚才打的不算,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不听命令,心中无军戒,那成何体统。”“对不起,我

      不会再违抗了”影红着脸急忙说到,“嗖”“一”影的声音带着颤抖,“嗖”“二”,“嗖”“三”。刻骨铭心的惩罚总能让人忘记一切,而我,为了教育,也为了影不要有太大的负担,也只能用这种形式了。…“嗖”“十二”…“嗖”“啪”…二十九。

      “嗖”“三十七”,影的抽泣声越来越大。我看的很是心疼,但我必须这么无情。“你想让刚打的作废是吗?”“不,我绝没有这个意思。”我冷笑一声,把生姜又向里边推了推。

      “呃啊,请…啊”我用巴掌扇了她的屁股。“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都给我忍着,如果你在军队,你现在已经被判死刑了,而我只是让你光着屁股挨打,你还有这么多的怨言。”“对不起,请好好责罚…啊”“真是要好好教育了”啪,清脆的巴掌重重地拍在影的屁股上。“啪”“啊”,放松状态下每一巴掌都让影的身躯猛地抖动一下。“不愧是神,真倔啊,影”我心里默念到,影的小脸刚才因为默默忍受着而红扑扑的,现在的脸色又因为被用巴掌打光屁股带来的触感而害羞,“呃,啊。”我用戒尺敲着露在外边的生姜,虽然不对她水润的屁股下手,但敲击生姜带来的羞耻感和刺激让她随着敲击的频率而抖动。敲了五下后整个生姜已经完全进入了影的后庭,只剩小小一点没

      有削皮的部分露在外边,而影的恐惧此时也到达了极点。“得在加把料了”,我左手按住影的腰,右手戒尺拿好,竖着打了下来。“啪”“呜”我听到了影抽泣了一下,这似乎让我看到了曙光,“啪”第二下落在了影的右臀上,“呜哇”影叫了出来,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不准哭”我严厉呵斥到,同时用左手捂住了影的嘴巴。“如果还让我听到声音,刚才打的全部不算。”“唔嗯”她嗯嗯呜呜地回答到。

        对于我来说这是最好的用来攻破人心里防线的办法,阻止她全部对外宣泄的办法,然后对她施压。也许残忍,但真的有效,影的影的呜呜声越来越大,心里防线基本上已经击溃了吧,我发起了最后的攻势。

        “还敢擅作主张吗”

        “还敢自以为是吗”

        “还敢致大家的生死不顾了吗”

        影被这一连串的问题摧残着,绳索的摩擦,藤条的抽打,后庭中灼烧的感觉摧残着影的心灵,不,比起这个,她想起了因为她冒险之举牺牲的幕府军战士,担心她安全的姐姐,为她杀出一条血路的护法,以及那个一直陪着自己,一个不太聪明,歌牌总输的小武痴,那个站的那么挺拔的男人——笹百合。

        想到这,影突然停下了,她突然安静了下来,房间里顿时只剩下抽打的声音,她停了好一会才终于用了最大的声音哭了出来,而我也停下了手,扔掉戒尺,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拔出了后庭的生姜。轻轻拉着影的手,把她拉入我自己的怀中,抚摸着她的头。

        “抱歉,影,对不起,我知道你很自责,你很痛苦。笹百合,大家他们都是好样的,至少他们离去的时候完成了他们自己的担当与责任,稻妻的土地安全了,他们没有白白牺牲,他们是英雄,是群星。他们会一直地去守护着这片土地。你也不要太自责,你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变好的。我,真,千代和狐斋宫,稻妻的每个人都会陪着你的,你从来都不孤独,所以带着他们的美好,活的更加坚定吧…”

        影的两片丹唇压上了我的嘴,我们吻了好久,她松开我的嘴,眼含泪光地说到:“谢谢”,我心领神会,我们相视一笑,又紧紧吻在了一起。

        浮世景色百千年依旧,可人确实换了一批又一批。我终究是一介凡人,百年后我已成了黄沙一团。而影,她吗?她现在一定也成长成有担当的一国之首了吧!

        影在卧室的床上坐着,回想着几百年前发生的事,她把当年的藤条放回了桌子里,心满意足的出去了。

        “将军大人”“嗯,裟罗”

       

       

    • 10
    • 0
    • 0
    • 4.4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