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三)一直到18岁以前,我都一直在码头上工作。成年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开始跟船,在海上来往运输货物。这次去往欧洲,船上装的大多是一些中国特产,其中又以茶叶为最,老外很喜欢一些中国的传统名茶。我们这条船的船头,也就是这次整批货物的老板,威鲁斯,一个有一头卷曲金发的德国人。他身材极其魁梧,接近一米九,在海上漂泊半生与海浪搏斗,锻造了他一身完美的肌肉。除了他,其他的船员也有十多个人,还有两名年轻的女船员:负责船体数据检测和维护的意大利小姐波琳,和专管贮货舱的台湾女士鲁梅。波琳大约二十六七岁,典型的西方姑娘样子,金发碧眼,宽松的工作服总被她前凸后翘的身材撑得格外饱满。鲁梅今年也才二十九,去年刚刚嫁人,她身上有一种江南女子的气质,娴静安雅,不急不徐。平时在海面上行驶,枯燥无聊时她们就是船上的一道风景。其实这一趟出行海上大多数时候都还算风平浪静,直到我们遇上风暴的那天————毫无征兆地,一团乌云在我们头顶上空聚拢,海面变得上下起伏,波涛汹涌,大浪一个接一个打向摇晃的小船,仿佛要把我们掀翻。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舵手拼命地掌舵,其他人有的飞快地收拾晾在甲板上的货物,有的焦急地检查舱门和铁阀……经过几个小时的搏斗,半夜里我们终于驶离了风暴区,所有人都累成了一滩烂泥,回到自己的舱房里就睡了。第二天醒来时,大厅里已经聚集了十多个人,我这才知道昨天排水舱和贮货舱之间有一块隔板被撞开了,海水在夜里灌进了贮货舱,今早发现时,超过五分之四的茶叶已经被泡透了。波琳和鲁梅惭愧地站在最中间,低着头,由于她们的失职,我们这趟历时几个月的航行,将几乎什么也得不到,所有人的努力都将打水漂。威鲁斯阴沉着脸,“损失是注定找不回来了。但是,你们俩必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他看向波琳,“你知道我这里的规矩,那就你先来给大家展示自己的歉意吧。” 又扫了一眼旁边不安的鲁梅,“你好好看着,一会儿学着点。”波琳慢慢挪着脚,很不好意思地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又从旁边挂满刑具的墙上取下一根皮带和一条竹尺,“脱掉你的外套和内裤,然后站过来。”威鲁斯的命令带着不容反抗的强势。波琳顺从地脱掉了外套,但是动手脱裤子的时候双手却颤抖得要命,几乎解不开她腰上的皮带扣。“快点脱掉,然后双手放在头上,难道你希望我们帮你脱掉吗?”威鲁斯厉声说道。他根本没给波琳犹豫的时间,直接走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臂,让她站到自己面前。然后轻而易举地解开了她的腰带,顺势拉下裤子拉链,把波琳的工装裤直接扯到了脚踝上,下一秒她粉色的内裤也被一脱到底,条纹花衬衣被掀起来打结系住,这样一来波琳挺翘结实的白屁股和两条匀称的长腿就彻底暴露出来了。威鲁斯调整了一下椅子的角度,以便于所有人都能看到波琳挨打的场面,然后他坐到了椅子上,“波琳,转过身来”  “船长…”波琳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在她的记忆里,自己只有在2.3岁的年龄光屁股过,但是现在,二十多岁的她居然要在一群男人面前赤裸下体,她犹豫不决地原地不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威鲁斯已经没了耐心。他把波琳一把按到自己腿上,扬起阔大的手掌向她的屁股扇过去。啪!啪!没有停顿,连续不断地扇打。啪!啪!从那翻滚的臀浪上,我看到波琳屁股上结实的肌肤,白皙而又弹性十足,想必和平日勤于锻炼有关。大概是想到了那些损失的茶叶,威鲁斯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啪!!啪!!巴掌扇在屁股上的声音大了许多,再十几下过后,波琳白皙的屁股变成了淡淡的粉色,威鲁斯把她扶起来,站起身拿过那把竹尺,“手撑在椅子上,屁股撅高”他不带感情地说道。在大家的注视下,波琳羞愧地撅起自己的丰满结实的白屁股。“四十下,鲁梅你帮她报数。”威鲁斯说道。然后他高高扬起戒尺,在空中顿了一下,用力地挥舞下去,戒尺带着本身的惯性急速下落,狠狠地抽打在了波琳的屁股上。啪!!清脆又响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船舱,波琳瞬间感受到屁股上传来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一倾。右边屁股上也瞬间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印记,然后慢慢变成淡红色,烙在刚刚尺子抽打的地方。“1。”鲁梅微微颤抖的声音响起,听得出来她在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大约隔了五秒钟,威鲁斯又把尺子贴在了波琳左边屁股雪白的肌肤上,继而狠狠抽打下去。啪!!“2。”波琳身子一抖,差点叫出声来。接下来,一右一左,威鲁斯的戒尺每一下都用力地抽打在波琳的屁股上。啪!!“4。”眼泪已经在波琳的眼眶里打转。啪!!“6。”她原本浅红的屁股上已经出现了几道纵横交错的深红印子。啪!!啪!!“10…11…”波琳已经开始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好像试图缓解屁股上难以忍受的疼痛。啪!!“13” “啊!!”她再也忍受不住地叫了出来,这一声是带着哭腔的,眼泪滴落到椅子上。可威鲁斯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继续着严厉的责打。啪!啪!!啪!!“24…25…”波琳已经泣不成声,连“啊啊”的喊叫声也已经模糊不清,嘴里不停喊着“我再也不偷懒了!原谅我吧——”这句求饶的话也因为责打和哭泣而变得支支吾吾不清晰起来。一旁的鲁梅已经不敢看下去了,然而威鲁斯丝毫没有怜悯之意,他命令波琳把屁股撅高,然后又扬起了尺子。波琳的屁股上已经看不到红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整片的深红色,她用力撅起屁股,不敢有丝毫违抗。啪!啪!!啪!!“35…36…”戒尺的责打还在继续,波琳的身子开始不停地扭动,嘴里一直在求饶,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淌,啪!!“40”最后一下的责打终于完成,而波琳也无力再保持姿势了,一下子扑倒在椅子上。威鲁斯拿起皮带,扫了她一眼,“你如果不想被绑着揍的话,就把姿势摆好。” 她恐惧地强撑着站起身子, 双腿颤抖着,高高撅起已是深红色的屁股。啪!!皮带伴随呼呼的风声抽下来,“嗯呀…”波琳咬紧牙关,只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第一下还不是特别痛,但她的身子仍是抖动了一下,结实的臀肉也随着皮带的落下泛起了波浪。 啪!!又一皮带落下,这次是另一半屁股,“啊!”,波琳轻声叫了出来,屁股随着皮带扭动了一下。啪!!第三下皮带正好了打在第一下的位置,旧的疼痛没有恢复,又挨一记新皮带,重合的剧烈疼痛瞬间传来。波琳试图忍受但疼痛明显超过了她的忍耐值,“啊!!”她大声叫了出来,下半身大幅度地扭动了一下。威鲁斯见状,看了一眼闭着眼睛发抖的鲁梅,说道:“鲁梅,你来按住波琳。”鲁梅接到命令,没有办法抗拒,半跪在椅背前,从正面抱住了波琳的后腰,啪!!接着一下抽下来,波琳大声喊叫,可是身体已经被抱住,无法扭动,只能硬生生地忍受剧烈的疼痛。她的眼泪再次掉了下来,滴在鲁梅的额头上。啪!!啪!威鲁斯有节奏地挥舞着皮带,抽打在波琳的大红屁股上,她不停地喊叫和哭嚎,嘴里喊道“别打我了,我知道错了。”心理已经被这种疼痛所征服,但威鲁斯显然不会因为她的求饶而减轻一点力度。鲁梅不停地安慰着波琳:“坚持住,忍忍就过去了,就快打完了。”  啪!啪!!啪!!一下又一下皮带的抽打下,波琳的屁股慢慢肿胀了起来。三十下的皮带责打终于过去,波琳整个人泣不成声,肿胀的屁股上痛感不断地传来。“去边上站着反省。鲁梅,该你了。”波琳乖乖地走到墙边,背对着大家晾起自己的红屁股。鲁梅则紧张地搓着手,慢慢踱到威鲁斯身边,眼神里透着害怕,毕竟波琳的抽泣声还在耳边响起。“自己脱还是我帮你?”威鲁斯盯着她,鲁梅无助地摇了摇头,似乎在用眼神询问威鲁斯可不可以不脱。威鲁斯冷笑了一声,把住她的双手,一把扯下她的裤子,接着又强行脱下了黑色的内裤,少妇雪白浑圆的臀部,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了我们面前。鲁梅整张脸羞得通红,女人的矜持让她无地自容。“这次事情的主要责任在于你,因此我要对你进行鞭臀60的惩罚。”威鲁斯说道。“60下?!”听了这个数字,我心里咯噔一下,60下虽然听起来数量并不多。但使用的工具可是连男子汉都惧怕的细藤,至于鲁梅能不能熬得过去,我对这个从小到大都没被打过屁股的女人也没信心。说完后,威鲁斯就开始了对鲁梅的惩戒,他挥舞起藤鞭,朝她雪白的屁股抽打过去。啪!第一下的鞭打,鲁梅的臀肉有着轻微的晃动,随之出现了一道淡粉色的痕迹。她忍住没有哼叫,尽力勇敢地挺起屁股,面对第二鞭。啪!没有给她任何的休息时间,威鲁斯再次抽向了鲁梅的屁股,周围几个船工在小声议论着,我也一直注意着鲁梅的反应,她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啪!第三鞭如期而至,白皙的臀部又多了一道粉色的痕迹。随后的鞭声越来越响,力量越来越大。啪!当第十下抽打了下来,鲁梅已经开始轻微的晃动了,屁股也不由自主地慢慢扭动了一下。啪!啪!十一下,十二下,鲁梅这时开始“嗯啊”地呻吟了起来,粉色的鞭痕整齐地排列在她白皙的屁股上。啪!第十五下抽打下来,正对着鲁梅屁股正中的位置,“啊!”她这次没能忍住,大声叫了出来。叫声让原本还有些窃窃私语的舱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静静地看她受罚。威鲁斯继续挥动着藤鞭,抽打鲁梅的屁股。啪!“啊!”    啪!“啊!”,每一下清脆的鞭声过后,鲁梅的喊叫声都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所有人或多或少都被刺激得有些兴奋。啪!“啊!—” 啪!“啊!—”她的喊叫声逐渐变大,能听出来她声音里有强忍着的哭腔。直到第三十下藤鞭抽打下来,啪!鲁梅终于忍不住身后的疼痛,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嘴里说着“船长,不要打了,我受不了了。”威鲁斯不理会年轻少妇的求饶,挥起藤鞭,啪!一鞭继续狠狠抽打在鲁梅的光屁股上。本来已经全是粉色的屁股瞬间多了一道深红色的印记。“啊!——”,鲁梅大声地哭喊起来。之后的每一次鞭打,她都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哭喊着,早就在身体的疼痛中忘记了矜持。“啊!——我知道错了”   “啊!——别打了”威鲁斯丝毫没有怜悯犯错的下属,用力挥舞手中的藤鞭,一下又一下抽打在她圆润的屁股上。深红色的痕迹越来越多,一道道鲜艳的鞭痕整齐地排列在鲁梅的屁股上。啪!“啊!——船长你饶了我吧!”鲁梅仍然在求饶。啪!!“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啪!!“啊!!疼啊,受不了了,别打了!”原本白嫩细腻的屁股,现在布满了红色的鞭痕,整个屁股红成了一片,又轻微地肿起。终于,鞭打结束了,鲁梅高高地撅起屁股,趴在椅子上大声哭着。威鲁斯指着她的红屁股,对着周围的船员说道:“看好了,这就是犯错的下场!”说完把波琳从上边拽过来,让她和鲁梅两个人双手抱头并排站好。两个年轻的姑娘轻轻抽泣,被打肿的屁股向后高高撅起,周围每个人都看得很清楚……….

    • 0
    • 0
    • 0
    • 71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