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小贝【转载,佚名】

      小贝已经上初二了,小时候曾经练过钢琴,因为如果能在初三时获市级以上的奖,就有可能得到保送的机会,最不济也能够加分,所以她老妈把她考上大学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上,但是由于3年都没碰过钢琴,再加上小贝也没什么音乐天赋,所以总是练不好。眼看中考越来越近了。小贝妈妈这个着急啊!于是决定效仿古人,棍棒里面出“才女”。只要弹错一个音符就要挨屁板!小贝每天都得光屁股坐在长椅上练琴。一弹错音调!就要趴在她坐的长椅上挨屁板。挨屁板完就马上接着练琴。她妈用来打屁板的是一根3尺长2寸宽的竹片板子。打在屁股上声音十分清脆,会发出“噼啪“的响声。每次打完屁板,连揉屁股的时间都没有,就又要坐在椅子上,那时候红红的屁股紧贴着冷冰冰的板凳,滋味真是不好受。但小贝也不敢叫,因为,他妈正在气头上,要是叫出声肯定又要让她爬上凳子,撅高屁股,再来一顿好打。

       

        今天小贝又要练琴了,她只好脱下裤子,光着屁股趴在椅子上(每次练琴前她妈都要打她10下,作为警告!以示后果严重)妈妈拿了竹片板打了起来!第一下不重也不轻,右屁股红了一小片。小贝“阿”的轻叫了一声,妈妈眉头一皱,“你还有脸叫,为了你能考上大学,妈妈请了假,陪你练琴,练了10多年的琴,现在还按错音”,“噼叭”,又是一板子,“阿!我不敢了,今天一定好”,“噼啪“,“好好弹。”“饶了我把…”“噼叭”,妈妈铁着脸狠抽了3下,“说!弹错了怎么办?”“打烂…烂我的屁股…”“好,这可是你说的”,“噼啪!”“阿!疼啊…妈妈 …别!”“噼啪!”“不行了!少打一板子吧”“噼啪!”“饶了我吧”因为疼痛,小贝扭动着自己圆润可爱的小屁股。“噼啪!”“死丫头,还敢躲,还不给我把屁股撅高了!看不打死你”。“不敢了!…”,小贝赶忙调整了一下身子,让红彤彤的小屁股,可以抬高一些。“噼啪!…噼啪!”最后4下,妈妈连一串打了下来,有一下更打进了小贝的屁股缝里。疼得她大叫“饶了我吧,啊!”高撅起的屁股被这四下直打得紧贴住了长椅子。妈妈看了看,小贝已经肿起的屁股蛋儿,又用左手按住她的后背,右手重重扇了3下。每下都打在股峰和屁缝上,“啪啪啪!”小贝身子被固定住,只好上下扭动屁股,以减少疼痛谁知正好迎上这接连3下掌臀,本来一束束的疼痛忽然扩散到了整个屁股,只疼得她“啊啊啊”大叫几声后,连忙求饶。

       

        小贝妈妈看了看她通红的屁股,“哼,这顿打咱们先攒着,要是今天,再弹错,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又在小贝肿起的红屁股上重重拍了一记。“还不快起来给我练琴,撅着屁股还想挨打阿?!”“啊”,小贝浑身一颤,赶忙求饶道“不敢了,不会的。”接着一翻身滚下长椅。谁知屁屁刚一碰到椅子,一股针刺般的疼痛从整个屁股表面迅速传遍了全身。小贝情不自禁“啊!”的叫了出来,还一下子蹦了起来。

       

        妈妈看她不但不开始弹琴,还又叫又跳的,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伸手一把抓住小贝的后脖领子向前一拽,就把她整个人按趴在了钢琴上, 小贝吓得大叫:“不要阿!……”

       

        小贝使劲扭摆着被打得一颤一颤的红屁屁,试图躲避蜂拥而来的屁板“啪…啪”“不…

       

        啪,… …敢 …啪”屁板声已经从身后响了起来。在妈妈左手的压力下,小贝可爱的屁股整个都向上扬了起来,两条腿扬在半空中随着“啪啪”的屁板声上下扭动。妈妈不管小贝求饶的惨叫声,在她的光屁股上使劲的打,“啪啪啪啪!”一边打一边说:“叫你弹错,啪、啪,叫你不练琴,啪啪啪啪!”“不敢拉…啪啪…练琴。啪啪啪啪!!呜呜,啪啪!不要啊!”“啪啪”妈妈在她两片红红的屁股上又各扇了一巴掌“还敢不敢叫了?”“呜呜。不敢了!”“不敢了还不认错?!”“啪啪啪啪”“啊!别…我不该乱叫…不该不听话。”

       

        “还有那?”“啪啪啪啪”“啊,不该…不好好 …啊啊啊,练琴”经过这20来下掌帼,小贝整个屁股已经从通红变成了深红色。有几处皮嫩的地方甚至出现了血丝。“好。赶快给我起来练琴,你爸快回来了,再不好好练一会有你受的。”“啪 …啊 …我,啪 …啊 …练”小贝不敢再叫疼,在妈妈下一个屁板没落下前,识趣的爬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长椅上。冰冷的椅子刺激着她火热的悠扬的琴声回荡在屋子里。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小贝那紧贴着长椅的光屁股还不时传来阵阵刺痛。

       

        小贝妈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边织毛衣一边听琴,她是钢琴老师出身,任何细微的差错都难以逃过她的法眼。

       

        不知是打屁股所带来的威慑起了效果,还是小贝熟能生巧了。一曲既罢,竟然没有出错。 小贝擦了一把汗,回头看了看妈妈。

       

        “看来就是欠揍,以前怎么就弹不出来?停下干吗,还不接着练?”她妈喊道。小贝身子微微一颤,刚才那顿屁板把她的屁股已经打得有些麻木。所以刚刚坐下时还不觉得什么,但练了这么久琴,皮肤原本的疼痛感又恢复了过来,现在她的屁股不仅疼痛难当,还有一股要命的麻痒滋味。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同时噬咬她的屁股一样。

       

        可是没有妈妈的允许又不敢去揉自己的光屁股。只好无助的看着她妈。 “我…我屁股很痒,想揉一下。可…可以吗?” “屁股痒?!好。。你过来,我给你揉揉。”

       

        小贝没有发现妈妈眼中的怒意。不识趣地走了过去,还没到沙发旁边。就被她妈拦腰抱了起来,横放在腿上。

       

        小贝发现大事不妙,连忙大叫:”不要。啊 …不痒了 …不痒了!?”

       

        可是,后背已经被妈妈牢牢按在沙发上,原本被打得红肿的光屁股,在椅子上压了这么久更是泛着红光,现在已经高高撅在了妈妈的腿上,两个圆润可爱的小屁股蛋还一颤一颤的,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要拍上几下。

       

        妈妈右手拿起织毛衣的钢针,先向她的肛门里捅了一下。 ”啊! 疼死了,妈呀… 饶了我吧。“ ”你不是屁股痒吗?…啪啪…一练琴你就屁股痒?…啪啪”。

       

        小贝妈轮起手中的毛衣针,狠狠抽在小贝的屁股缝上。疼的她大叫:“不痒了…啊…啊…不痒…啊啊”突如其来的疼痛不禁使她的双腿在后面,紧接着就从大门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妈妈一边抽着小贝的屁股蛋子,一边问道:“今天怎么着么早就回来了?”“咦,这位是?”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您好,我叫汪刚,是您先生带我来的。”因为沙发是侧放在内堂中的,所以小贝挨打时头朝内,而红红的屁股却是正对着门厅。这时听到居然有外人在场,登时羞得无地自容,急忙扭着身子试图提起裤子,忽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了她的后背上,使她在也不能移动分毫。紧接着,“啪!”一声脆响,爸爸的沉厚声音传了过来,“谁让你动的,是不是把家规都忘光了?”小贝只觉得整个屁股一下子麻木了起来,刚才挨的屁板虽然也很疼,但和这下比起来简直就好像在瘙痒。她只好委屈的说“没…没忘…呜呜呜。”“啪!为什么挨打?”小贝的屁股上又狠狠地挨了一巴掌。“啊!因为没有好好练琴,惹妈妈生气。”“啪!挨打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啪!”又是两下,直打得小贝两片臀肉像两个皮球一样上下跳个不停。“啊!撅高屁股,手放在头上,啊!身子不许动,,求求您,别打。”“记的挺清楚的嘛,还差多少下打完?”小贝爸爸接着问道。“有,有12下,呜呜呜”“好,你先站到旁边反省去,我们有事要谈。一会再来收拾你。”听到这句话,小贝如获皇恩般的爬了起来,想去穿裤子,因为在她看来屁屁上的疼痛还远及不上当着外人的面被打光屁屁所带来的羞辱。

    • 0
    • 0
    • 0
    • 89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