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8
    • 付出代价(转载)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保罗”,妮娜的声音尖锐,愤怒不已。

      保罗背对着门,被她的爆发吓了一跳。他从跪在她钱包旁边的位置直直地射了起来,转过身来面对她。20美元的钞票挂在他的右手上。“我没有接受它。我只是今晚借来的,“他脱口而出。“当我明天收到报酬时,我打算把它放回去。这是真的,但保罗不认为即使妮娜相信他,这也不会让他摆脱困境。

      当保罗·斯科菲尔德在迈尔斯通的家以东二十英里的德宾找到一份暑期工作时,他已经安排和他母亲的好朋友贾尼娜·贝克一起住在德宾。保罗的母亲和妮娜从保罗记事起就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尽管他们种族不同,但两人一直都很亲密。

      妮娜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高瘦黑人女性。她的额头和颧骨很高,眼睛敏捷而聪明。她的担当始终是尊严和自信的。

      妮娜的家,一个大的,旧的,两层楼的框架,曾经是她父母的;而且,由于她离婚了,她的儿子雷蒙德(Raymond)离开了大学,所以有很多额外的空间。她同意以象征性的费用“租”保罗一个房间。

      17岁时,保罗一直渴望离开家去夏天,或多或少地尝试独自一人。他确信自己能够处理好这件事,尽管他的母亲一直在为他处理金钱的方式而烦恼和唠叨。她非常确定他不会适当地预算他的收入,以至于她告诉妮娜,如果他在薪水之间用完了资金,就不要借给他“一毛钱”。好吧,她的恐惧似乎是有道理的。他早到了一天,他打算当晚带谢丽尔去看电影。

      “解释你自己。”贾尼娜的声音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

      所以保罗做到了。他意识到他正在把它弄得一团糟。他一边走一边结结巴巴地脸红。他长长的金发在他说话时在他的额头上晃来晃去。他最后解释说,他将在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得到报酬,并且可以在10:00之前花几分钟把她的钱扔在家里。

      他说完了,妮娜没有回答。角落里的旧钟滴答作响。房子吱吱作响。风轻轻地吹向外面。对保罗来说,一切都要停下来。

      怎么会这样?他一直等到妮娜早上去慢跑。今天早上,她一定是回来找点什么的。

      “我真的打算把它还给。我不是在偷它。他的话被那浩瀚的寂静所吞噬。

      最后,她开口了:“保罗,你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拿走了它。你在偷窃。妈不是这样把你养大的,是吗?”她的声音仍然低沉而平静。

      保罗摇了摇头,看着他的脚,脸红了。

      “你偷东西的时候怎么样?”

      现在轮到他让沉默建立起来了。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但他说不出来。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他只是拖延足够长的时间,奇迹就会拯救他。最后,“受到惩罚”,他吱吱作响。

      “你该怎么受惩罚?”

      她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在这个问题上,保罗真的不知所措。他肯定不想让她告诉他的母亲,因为她会让他回家,他会失去工作。

      他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膀,用力地盯着自己的脚。

      “妈有没有抓到你偷东西?”

      他的喉咙里形成了一个肿块。他点了点头。

      “什么?”

      他试图说话,但发现他必须吞咽那个肿块,然后声音才会出来。“几年前,我从一家商店搬了一些东西,她发现了。

      她等着他继续,当他没有:“发生了什么事?”,她提示道。那平静、执着的声音只是不停地问保罗不想回答的问题。

      “她让我把这些东西拿回来,”他说。当寂静再次降临在他周围时,他知道需要一个更完整的答案。最后他回答说:“当我回到家时,她打了我屁股。

      珍妮娜仍然不着急,她让保罗炖了好几秒钟,然后她才开口。“她告诉我,她把你披在她的腿上,没有缝针,用梳子把日光从你小小的圆天青色中划出来。对吗?

      这一次,保罗不必回答。他灼热的红脸说明了一切。

      “你当时多大了,保罗?”

      他又吞咽了一声,回答说:“大约13岁。

      “你一定以为那个年纪你已经很大了。有点太大了,不能被妈打屁股。

      “我以为我是,但我错了,”他干脆地吱吱叫着。保罗记得他到底错了。

      回到家后,他的母亲宣布,这一次他“将学习起泡意味着什么”。保罗试图安抚她,辩称他太老了,不能被打屁股。在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前,她跳了起来,把他拉到沙发的扶手上,开始用她的手用力快速地敲打他的牛仔裤座位。这非常痛苦,当他开始说“好吧。”好吧!好吧!!“。事实上,她一直坚持到他蠕动,濒临泪水。

      最后,她停下来问他,他是否仍然认为自己太高了,太强大了,不能让他的背部起泡。他很快用摇摇欲坠的声音向她保证,他没有。她让他站起来,命令他去他的房间脱衣服,并告诉他,她几分钟后就会用梳子起床。

      当他脱掉衣服时,他后方的火焰已经减弱为温暖的光芒,实际上非常令人愉快。保罗开始认为他的划桨可能并不像他担心的那么糟糕。过去曾无数次,他在房间里等着他的母亲过来,把他放在膝盖上,用手打他屁股。但是,直到现在,梳子仍然是一个未经测试的威胁。保罗觉得,情况真的不会那么糟糕。

      不过,他还有另一个问题。自从他最后一次被打屁股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在那段时间里,他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的身体正在成熟,他的阴茎和球,对他来说,似乎非常大和摆动。一想到母亲看到他赤身裸体,什么缝合他,如此发达的状态,就非常尴尬;它也非常刺激。

      他尽量不去想它。但是,当他躺在床上等待惩罚时,他的右手不断找到通往他腿部的交汇处。他的手指会轻轻地拉扯阴囊松弛的皮肤,玩弄它上面的一小块头发。然后他的手会沿着他坚硬的鸡巴的长度向上移动到它的尖端。然后他会把手拉开,试着再想一次别的事情。但这是没有用的。他的母亲看到他与他背部柔软温暖的光芒混合在一起,这真是太可怕了!

      他的食指懒洋洋地绕着他的球转了八圈,这时他的母亲拿着梳子走了进来。当她进来时,他立即站起来,试图用手捂住自己。

      “我本来希望你能利用这段时间来考虑成为小偷意味着什么,以及你的罪行有多严重,”他的母亲说,她的语气可以割肉。“但是,我看到你以其他方式占据了你的思想。

      说完,她把他的胳膊拉到床上,侧身坐下。她没有强迫他跨过她的大腿,让他的鼻子像他预料的那样贴在地毯旁边。相反,她张开双腿,用胳膊拉扯他,直到他跨在她的左膝盖上。那时他仍然很矮,脚趾几乎不碰到地板。然后,她用左臂将他的躯干拉到她身边的床上,将手臂缠绕在他的胸前,并在此过程中将他固定在她身上。在这个姿势下,他完全勃起的阴茎被不舒服地卡进了他的肚子里。

      重击!重击!重击!!

      前三个特警落地快,难以置信地坚硬!梳子有一个5英寸的手柄和一个5英寸长,3宽的椭圆形头。它的木材几乎是陆英寸厚。由于保罗的姿势,跨在他母亲的膝盖上,拍子垂直落地:一个在脸颊上,最后一个,死中心。

      保罗发出了一阵惊讶和痛苦的嗓子。当他呼出一声更响亮的喊叫时,他的母亲恢复了工作。她又狠又快地打了屁股。当一个鞭子的灼热疼痛穿过他的屁股时,下一个正在被传递。因为他的位置让他如此开放,她有一个很大的目标区域,她利用了它的每一点。

      当他踢和屈曲时,她用她刺痛的愤怒覆盖了他,从他的臀部顶部到他的腿,并浪费了不小的努力在他的屁股两侧。他试图将两条腿踢到她膝盖的一侧或另一侧。但是,由于他被钉在她身边,这两个姿势都为桨的咬合开辟了新的区域。当他把腿张得太宽时,她用同样的烫伤强度刷在他的大腿内侧。

      他想告诉她他很抱歉,恳求她停下来。但是疼痛太大了,每次打屁股都来得太快了,紧随前一个。他踢了又扭,蠕动着,但无法避免可怕的灼热的抚摸。他像女妖一样哭泣。一次错位的舔舐抓住了他球底侧的两腿之间,他的嚎叫声上升了一个八度。她仍然不停地划他。

      实际上,整个磨难可能并没有花太多时间超过5分钟。但是,当它像开始时一样突然停止,她把他松开了,保罗会发誓它持续了几个小时。他跳到脚边,大喊大叫,双手紧握着发炎的屁股,在一场奇怪的战舞中从一只脚跳到另一只脚。他早先对自己谦虚的担忧完全被遗忘了。

      他的母亲等着他安顿下来,然后把他放在角落里15分钟,直到他停止抽泣。然后她把他送到床上。

      第二天,他坐不住了,一个多星期后,最后的酸痛离开了他的屁股。这已经结束了,保罗决定再也不用舔了。

      II)理性和合理化

      “保罗?你在听我说话吗?妮娜的声音只是微微地抬起,但还是成功地切入了保罗的思绪。

      “对不起,我没有听到你的声音,我猜,”他结结巴巴地说。

      “我说,保罗,如果你当时不想为它做大,你有什么理由认为你现在要大,才能听到一声巨响?”她直直地看着他,她长长的深棕色双臂交叉在她的蓝色慢跑背心的前面。

      保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真的打算给他打屁股吗?当他思考这个问题时,他开始看到它背后的逻辑。首先,他已经对自己滥用妮娜对他的信任感到难过;这让他很难看着她。然后,他也知道他的行为需要某种形式的纪律处分,他认为,无论它是什么,都不会符合他的口味,而且可能会更长久。打屁股会让它结束;而且,在他为自己的不法行为付出代价之后,再次直视妮娜的眼睛会更容易。

      有了这个想法,又出现了另一个熟悉的问题:他觉得自己开始因为受到妮娜的惩罚而变得僵硬。她穿着紧身的蓝色背心和蓝色慢跑短裤来搭配,这无济于事。保罗最近发现自己多次思考,妮娜对一个年长的女人来说很性感。

      保罗穿着一件T恤和一条剪裁的蓝色牛仔裤。他希望她不能透过紧身牛仔裤看到他裆部形成的凸起,但担心这可能太明显了。

      珍妮娜耐心地等待保罗得出唯一可能的结论。当她走进去,发现他从她的钱包里拿走了二十个时,她感到完全愤怒,她不得不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愤怒转瞬即逝。看着保罗,她非常了解他是如何设法为自己偷窃辩护的。这并没有改变需要采取行动的事实。

      像保罗的母亲一样,珍妮娜自己抚养了雷蒙德,并觉得她做得很好。当然,如果雷蒙德在高中时从她的钱包里偷了东西,她会把他绑好。保罗配得上这一点。

      一个想法困扰着她,那就是她发现他身体上有吸引力的程度。她现在看着他,因为他站在她面前。他身高约5英尺11英寸,身材苗条,大概140磅左右。他蓝色的眼睛,红金色的头发和雀斑的脸给他带来了“隔壁全美男孩”的样子。

      “难怪送货服务部门雇用了他,”她一边仔细看他一边想。她还注意到,在他的截断按钮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搅动,感觉到她的两腿之间有一点热量积聚。她提醒自己,现在不是有这种感觉的时候。

      最后,保罗说话了。“我想我真的赚了一顿狠狠的屁股。对不起,我拿了钱,妮娜。我真的是。这句话并不容易离开他的嘴。他以为每个人都会粘在他干涸的喉咙里。

      三、付出代价

      “我有一条带子,当需要出现时,我用在雷蒙德身上。与梳子不同,它的设计完全是为了惩罚表现出不良行为的男孩。你会发现它非常有效。她看着保罗在她说话时尽量不表现出他的恐惧,但她还没有说完。“有一次,我觉得需要更强壮的东西,所以我用窗帘杆上的一些切口结束了会议。我认为这正是你今天需要的那种纪律,年轻人。

      她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说:“你想说些什么来辩护吗?”

      保罗希望他能做到,但他知道没有什么可说的。“不,女士,”他喃喃地说。

      她让保罗站在客厅的角落里,一边收拾必要的物品。当她回来时,她有皮带和杆子以及一把直背厨房椅子,她把它放在房间的中央。她坐在椅子上,把工具放在右边的地板上。她让保罗接近她,他做到了。没有太快。

      表带长约15英寸。它的手柄占据了大约四英寸。它由坚硬的黑色皮革制成,宽五英寸。透明的塑料棒长二十英寸,直径为录英寸。当保罗看到他们时,他的屁股脸颊不由自主地收紧了。令他沮丧的是,他也感觉到他的鸡巴变硬了。

      当他走到她身边时,她平静地注意到,他的短裤的襟翼被一个公平的勃起拉得很紧。当他站在她面前时,她说:“恐怕你得脱掉衣服。

      她以为他会吵架,但只是犹豫了一会儿,他就弯下腰,开始脱掉鞋子和袜子。然后他把T恤拉到头上,让它从里到外翻出来,掉到地上。当他开始解开苍蝇的按钮时,他尽了最大努力去看看除了妮娜以外的任何地方。他摸索着把最后一个打开,把切口放到脚踝上。他走了出来,把他们踢到一边,加入他的衬衫。

      他站在她面前,只穿着白色的棉质三角裤。透明绷紧的材料在他的腿部交界处凸起,然后沿着他勃起的阴茎的线条一直延伸到弹性腰带。保罗的脸是甜菜红的。

      “看起来你的小狗想从他的小狗帐篷里出来,”她想。她大声说,“恐怕那些也必须去,”她走向他的三角裤。

      保罗咬了咬他的上唇。张开嘴说了一次,然后闭上了嘴巴。然后说,“看,妮娜,我知道我应该得到这个,我不想摆脱它。但是,我不想让你看到,你知道的..”他把手放在胯前,嘴巴无声地工作了一会儿。“如果你能给我一些拍子,你知道,也许是用手,先在我的裤子上,那么我就不会这样了。他跛脚地结束了。

      珍妮娜想了一会儿:当然,当她的手落在他薄薄的屁股上时,她的部分当然会喜欢看到保罗跪在她的膝盖上。她提醒自己,现在不是给这个男孩任何余地的时候。

      “对不起,保罗,但你谦虚目前不是我关心的问题。我敢肯定,你被唤醒的事实对你来说是不幸的。但是,我担心小偷不值得太多的尊严。她的声音又硬又脆。现在她软化了它,几乎友好地补充说,“如果它对你有任何帮助,你目前的状态对我来说并不令人震惊,我不觉得它令人反感。

      然后她伸手过去,把他的三角裤拉到脚踝,他从脚踝上走了出来。他赤身裸体地站在她面前。

      “上帝啊,真是种马”,她一边看着他那瘦弱的、受过教导的相框,一边想着。他的身体几乎无毛,除了每只胳膊下有一小块又细的红色金色卷发,另一块与他的鸡巴相得益彰。他的勃起几乎是垂直站立的,虽然她的眼睛大小适中,但它向后拱向他的身体,看起来非常僵硬。他的球被紧紧地放在下面的袋子里。

      “好吧,保罗,跪在我的膝盖上,”她命令道。保罗躺在她的腿上。当他这样做时,她微微张开双腿,把手放在他的臀部上,她引导他,使他的屁股直立起来,他的勃起滑到她的大腿之间。她紧紧地闭上了双腿。

      保罗的白色臀部完美地放置在妮娜的腿上, 以惩罚她。她用手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曲线,感觉到他的身体紧绷着。他的屁股抬得更高,她感觉到一股温暖从她的胃里开始,沿着她的身体向下移动,进入她最敏感的部位。她提醒自己,她这样做是为了保罗的益处,而不是为了她自己的满足。但是,她问自己,如果她从她正在做的事情中找到一些乐趣,这有什么坏处吗?

      她让保罗把右臂放在他身后,然后用左手牢牢地握住它,把它压在他的小背上。她艰难地吞咽着,低声平静地说:“对不起,这一定这么不愉快。不过,我想你意识到你已经把这一点带到了自己身上。

      说完,她拿起带子,把它高高地甩在头上,用力把它放下来,穿过保罗屁股的高点。

      砰砰砰!

      保罗的身体在惊讶和痛苦中抽搐。

      打!!!

      下一个特警落在了第一个特警的顶部。他发出了一声吼叫,试图适应比他想象的更糟糕的燃烧的拍打。

      她又送了八个鞭子,又硬又快,送到同一个地方。保罗的脚从地板上下来,他抽搐地踢了一脚,但她用左手牢牢地抱住他,把每一个屁股都打在上面。

      保罗的头脑一片空白,除了可怕的、灼热的中风的感觉。他已经忘记了打屁股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当他踢腿时,他咬紧牙关,试图移动,以免舔舐物落在同一个地方;但她把他钉住了。然后她在他的屁股上移得更高,第一次拍打实际上是一种解脱。然而,到第三次打屁股时,痛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严重。她只是保持下去!

      重击!!重击!!重击!!重击!!重击!!!!!

      当她完成更高的工作时,她向下,然后到他的大腿上部。她工作迅速而有节奏,尽可能多地投入到每一次抽打中。

      这时,保罗已经踢了又踢。他的臀部紧紧地松开了。他试图恳求她停下来,但每个新的特警都打断了他。“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年轻人,”她想。

      保罗的屁股烧了!他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就开始哭泣了。他不想要那样。哦不!

      他试图把自己扭到她的腿上,以保护他的火焰。但当他这样做时,她打了他的屁股和大腿的两侧,直到它们和其他人一样热。然后他会被迫再次平躺,让她继续惩罚他的屁股。

      他扭了一下,把自己从她的束缚中拉了出来,倒在了地上。他立即开始恳求她停下来,并承诺会好起来的。事实上,他让自己完全暴露在她的观点中,现在并不重要。

      妮娜抓住他的上臂,强迫他回到她的左膝盖上,把她的右腿披在他的腿上,以便使他无法动弹。“对不起,保罗,但这不是由你来决定你什么时候受够了。坦率地说,你还有更多。

      就在那时,保罗开始抽泣。当她恢复工作时,他试图继续挣扎,但现在,这已经没用了。他只是被抱得太紧了。他放弃了。拍打仍然使他退缩并紧握他的屁股,但没有办法试图避免它们。他现在哭了,甚至不在乎。只有他后半部分的痛苦才重要。

      贾尼娜看着保罗的挣扎和底部的变红,越来越满意。这是保罗不会忘记的一个教训。没有,先生!她也意识到,当她继续打男孩的紧握,摇晃的背部时,她的兴奋感越来越大。

      她感觉到自己的温暖和湿润正在积聚,因为保罗猛烈地踢打着,尽其所能地试图抵抗他的惩罚。他疯狂的尝试使她更加严厉:她的步伐更快,每一次抚摸都更难。

      当保罗从她的腿上摔下来时,她本能地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回原位。他开始恳求,当她看着他时,她感到内心深处涌动着一股怜悯。她可以看到他现在离眼泪有多近了。

      她的一部分想要停止殴打。她认识到这与刚才如此享受行动的部分相同。她的另一部分说,保罗的磨难仍然不够,没有完成。

      当她把他拉回膝盖上时,她下定决心要完成这项工作。她会继续打他屁股,直到他屈服。直到他哭泣和顺从。

      取而代之的是她一直感受到的快感,现在却是残酷的决心。当她几乎在被拖回原位后,男孩停止挣扎并开始抽泣时,她非常松了一口气。

      她让另外十到十五个硬的拳头落在他的坐点和大腿上。然后她停了下来。

      她仍然把保罗的右手腕放在他的小背上,看着男孩抽泣,他的肩膀起伏。

      她感到一种巨大的诱惑,要轻轻地抚摸他红色的斑点状的屁股。妮娜反抗,提醒自己保罗不会受到比他应得的更多的惩罚,她也答应过他,他也会因为他的行为而感到被棍子咬伤。

      怀疑从这个想法中进入了她的脑海。难道她没有让他为他的罪行付出足够的痛苦吗?

      看着他身后被折磨,看到并听到他抽泣,感觉到他像他那样在她的膝盖上摇晃,她对这个男孩有一股强烈的同情。突然间,她不得不忍住眼泪。她眨了眨眼,用力吞咽了几次。她让保罗控制他的眼泪,然后放下他的手腕,帮助他站立。

      保罗站在她面前,低着头,红着脸,泪痕累累。他的手慢慢地向后退去,探索他嫩嫩的肉体。她让他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感受,但当他开始揉搓时,她抓住双手手腕,紧紧地握在他身边。

      “不,保罗。恐怕这是你现在得不到的奢侈品。她的声音几乎背叛了她,并在她说这句话时崩溃了。

      她站着,用拇指擦干保罗脸颊上的泪痕,然后把他带到角落。当他的鼻子紧紧地贴在墙壁的接缝处时,她让他双手紧紧地握在身后,把窗帘杆放在里面,提醒自己,如果她决定不这样做,她仍然不必使用它。当她把工具放在他手里时,他呜咽了一下,她以为他会乞求她。不过,他恢复了沉默。

      很快,妮娜离开了房间。她必须离开。她不得不想一想。她需要整理自己的想法和情绪。起初,他直截了当地试图公正地奖励保罗的偷窃行为,但对妮娜来说,这已经成为一个复杂的道德和情感问题。

      保罗独自站在角落里。他臀部的疼痛很剧烈,似乎在悸动。尽管如此,他还是意识到这并不是无法忍受的。他突然想到,正是对持续惩罚的恐惧促使他流泪,就像受到打击的痛苦一样。

      当他想到手中的窗帘杆时,另一股恐惧的颤音穿过了他。杆很轻,几乎失重,而且稍微灵活。他可以想象它会在空中晃动的声音。他眨了眨眼,臀部不由自主地紧握着。他几乎可以想象,在他已经燃烧的屁股上,会留下一条白热化线。即使他一想到就不寒而栗,他也感觉到他的球收紧了,他的鸡巴在搅动。

      妮娜在厨房里踱步。她停在水槽边,给自己喝了第三杯水。希望它的凉爽能让她清醒头脑。她告诉保罗,他会因为他的行为而收到窗帘棒!难道她现在不就要做好事了吗?马上,她的一部分说:“是的!但后来,她试图分析她的那部分,她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感到困惑。

      她是在惩罚保罗还是在取悦自己?她能同时做这两件事吗?如果这是要给保罗一个教训,难道他肯定受够了吗?但是她承诺使用鱼竿呢?她应该承认自己错了吗?保罗会怎么看她无所事事的威胁?

      最後,她的头脑稳定下来,让她意识到最终的问题是保罗是否吸取了教训。她觉得很明显,他有。当她做出决定并回到客厅时,她松了一口气。

      当她进入并看着角落时,她的呼吸卡在喉咙里。她努力保持低沉的语气和控制。“保罗,你在干什么?”

      保罗的身体僵硬了。“我。”

      随着保罗对他手中的的好奇心越来越大,他开始在他柔嫩的屁股上轻轻地摩擦它,用它挑逗皮肤。他给自己打了几个光,试图弄清楚他面前会发生什么。然后,他沿着大腿内侧向下追溯,然后向上移动,以便它轻轻地挠到他的球。当妮娜说话时,他已经把移到了他的前面,并沿着他的腹部抚摸,并用它来抚摸他的。

      “转过身来,年轻人,现在!”

      当保罗转过身来,他勃起的阴茎一眼,就是妮娜所需要的。她迅速走到他身边,抓住他的右上臂,以轻快的速度把他带到椅子上。她以一种简洁、务实的方式,指示他弯腰坐在椅背上,抓住座位。

      她深吸了几口气。“你知道,保罗,我本来是要让你摆脱困境的。但似乎你仍然有点太享受自己了。

      她走到他身边,把鱼竿在空中划过一次,以便感觉到它,让保罗听到声音。然后她转过身来,对保罗无助的脸颊狠狠地打了三下。

      她没有使用任何接近全力的力量。她知道,如果她这样做,就会割伤和撕裂他的肉。有那么一刻,当她走进房间时,她脑海中闪过一丝纯洁、血腥、谋杀的念头。当保罗转过身来时,他的脸上看起来如此羞愧和恐慌,以至於让她恢復了理智。

      三次快速舔舐落在保罗屁股的中心,然后他才有机会回应第一个。他大喊大叫。他的脚趾几乎不能碰到地板,现在他从一只脚跳到另一只脚,小声音在他紧咬的牙齿之间逸出。这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得多。他希望这可能就是全部!

      妮娜看着六条明亮的条纹出现在保罗的扇子上,每张脸颊上各有三条。“那是三个,保罗。你得到了十二个。

      “不!”保罗的声音在恐惧的呜呜声中出来。他试图站起来,但妮娜一直认为他可以这样做,只是把她的左手牢牢地放在他的肩膀之间。毫无疑问,她有影响力。

      保罗试图在她把他固定在原地时短暂地挣扎。妮娜第一次尖锐地让声音提高,她说:“也许我们应该试试十五岁,保罗。二十岁呢?保罗试图站立的尝试停止了。

      “那更好,年轻人。她的声音又平静了下来,甚至很柔和。“现在,如果你不尝试任何恶作剧,这将相对较快地进行,我们将完成它。我相信这会得到你们的批准。

      保罗知道他的答案不是必需的,他只是等着妮娜后退。她把摸到他的臀部顶部,让它滑过每张脸颊上的三个印记。这些痕迹已经变成了从他的肉上抬起大约八分之一英寸的标记。保罗猛地吸了一口气,确信她计划在同一个地方恢复对他的惩罚。

      她抬起鱼竿,把球对准了低,在他的坐姿上打了三下快速、坚硬、晃动的动作。保罗尖叫着。两只脚都离开了地板,有那么一瞬间,椅子完全支撑着他的体重。妮娜走近了一点,伸出左手刚好在他的背上,以防他试图站起来,但保罗坚持住了他的姿势。她看到他的躯干颤抖,知道他又在抽泣。

      “你已经走到了一半,让我们把这件事说完。她喃喃地说,既是对自己和对他的鼓励。

      她迅速地回到原位,接下来的三次舔到他的大腿上部。保罗又哭了一声。“哦,不!不是三个了。这个想法在灼热的痛苦中闪过他的脑海。“呜呜呜呜他本来打算在最后三次拍打之前的休息时间乞求妮娜的怜悯。但真的没有休息。

      当保罗张开嘴时,妮娜把最后三次舔舐送回家。她的秋千比以前的秋千更饱满,她轻快地爬上他的后背:大腿。坐点。中心!瑞莎!!!瑞莎!!!瑞莎!!!

      她看着保罗的腿抬起来,弯曲在膝盖上。他的胳膊肘折叠在胸膛下。而且,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他要向前倒下,把翻筋斗倒在椅子上!他吸了一口气,又嚎叫了一声,但他的脚又回到了地板上,摔倒在椅子上的危险已经过去了。

      “哦,上帝!天啊!天啊!噢就好像大坝坏了,保罗开始咆哮。

      就在突然之间,妮娜保持严厉的决心崩溃了。她为他感到如此的怜悯,冲刷着她。她走到他身边,扶着他站起来。他抽泣着颤抖着,眼泪顺着脸自由地流下来。“哦,保罗!”,她一边说,一边把他抱在她身边。

      她想告诉他,她很抱歉她给了他最后三次削减;她不应该让他们这么难。然而,有些东西阻止了她。相反,她把他抱在她身边,来回摇晃他。现在她的眼睛里也有泪水。

      几分钟后,保罗开始控制自己。他的啜泣变成了鼻涕,他发现自己可以眨眼收回眼泪。当他拥抱妮娜时,他变得越来越自我意识。他把自己从她身边拉开。“对不起,妮娜。我很抱歉。这是他能想到的。

      “我认识保罗。你基本上是个好孩子。妮娜的话叹了口气。她看着他的眼睛。“只要记住,没有什么值得偷来拿的。她允许自己露出一丝微笑。“现在,穿好衣服。她轻声说。

      保罗走到他的棉质三角裤躺着的地方,把它们拉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将松紧腰带拉宽,同时将它们滑过臀部。当材料包裹着他的后背,同时触摸它时,他的眼睛睁大了,他迅速地,但同样小心翼翼地把它们移开了。他从眼角看着妮娜,看起来有点害羞。他小心翼翼地穿上了他的短裤,下面没有三角裤。这稍微好一点。他们很粗糙,但至少他们没有紧紧抓住!

      保罗在那个夏天剩下的时间里一直和珍妮娜·贝克在一起,并在夏天回来。他们仍然是朋友,保罗当然从来没有给妮娜重复表演的理由!

      保罗后来更好地理解了他自己的望,这些欲望与打屁股有关。他会学习打屁股游戏,并寻找喜欢打屁股游戏的女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妮娜收留了一名全职寄宿生。起初,这只是一个方便的问题,然后它变成了一种友谊,最终他们结婚了。如果他们玩打屁股游戏,那就要讲另一个故事了。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8
    • 0
    • 13
    • 1.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晨幽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yj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hwjjs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宅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