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FF】学姐sp 原作:阿白

      “打扰了!学姐辛苦了!”

       

      从早上一直持续到现在的练习,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手里拿着毛巾和饮料的一年级部员直子,赶忙奔向学姐明美面前,鞠了一躬。

       

      明美接过毛巾,又喝起了饮料,直子则小心翼翼地抱着从学姐手里接过来的球拍。

       

      ——跟班制度。

       

      作为网球部传统的跟班制度,是以“让后辈学习前辈的动作”为名目设立的。每年都由一年级部员和三年级部员一对一组成。一年级部员直子负责的是三年级部员明美。

       

      不必明说,这种跟班制度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让三年级部员可以把一年级部员当成奴隶来对待,仅此而已。

       

      “累死了。”

       

      明美说。当然,这并不只是发发牢骚而已。

       

      “如不嫌弃请尽管使用!”

       

      直到刚才还直立不动的直子,这么说着,就用两手和两膝支撑着身体,趴在了在昨天才刚下过雨、尚且泥泞不堪的地面上。

       

      学姐说“累了”,也就意味着想要个能坐上去的椅子。而那把椅子,自然就是奴隶·直子的后背了。

       

      肯定不能让学姐坐在泥泞的地面上。对于被当成奴隶对待的直子来说,弄脏自己的身体,向学姐献上后背,本就是理所应当的。现在两人周围像这样的人椅也并不少见。

       

      明美也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毫无顾虑地坐在了直子的背上,用毛巾擦着汗,用饮料滋润着喉咙。

       

      忽然,人椅·直子的后背又塌下去了一些,因为明美翘起了一只脚。

       

      “啊,袜子上开了个洞哎。”

       

      抬起一只脚、脱掉了鞋子的明美,这么说着,把开了洞的袜子脱了下来。

       

      “嗯……垃圾箱,垃圾箱在哪里……”

       

      “……”

       

      “喂,直子,我想扔了这只袜子,该怎么办呢?”

       

      “啊,是!我之后会帮您扔掉的,请您放在那里吧。”

       

      “哈?往着都是泥巴的地上?就算要扔、就算开了个洞,那也是我的袜子啊,是学姐的袜子。你是存心想把它弄脏吗?”

       

      “不是……”

       

      “啊,这不就有个垃圾箱吗。来……”

       

      “嗯?”

       

      “来,啊——”

       

      明美这么说着,把脱下的袜子放到了直子的嘴边。满是汗、刚脱下来还热气腾腾的袜子就在直子的嘴边散发着味道。

       

      “来啊,啊——”

       

      明美又说了一遍。

       

      “没有第三遍了哦。”

       

      “呜……”

       

      高高翘起的屁股被拧了一下,直子不由得张开了嘴。袜子正对着她张开的嘴。

       

      “……请让我含着您的袜子……”

       

      奴隶·直子并没有拒绝的权利。

       

      “好了,今天你的屁股怎么样?”

       

      和跟班制度并行的是,网球部的另一项传统——屁股挨球拍制度。

       

      练习中如有失误,屁股上就会挨一记球拍作为制裁。这是三年级的明美也不能幸免的。明美她们会由指导老师或教练来敲打。直子这些一年级生的屁股,则是由负责指导她们的二年级生来管教。

       

      “我问你怎么样,听见了吗?”

       

      明美又问了一遍。若在往常,直子会回答说“今天一共挨了XX下”,今天她却做不到。

       

      “呜呜,呼呜呜呜……”

       

      “哈?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哎。”

       

      这也难怪。直子的嘴里含着明美的袜子呢。

       

      “不肯回答吗,那我自己来看吧。”

       

      说着,明美把手放在直子的屁股上,拎了拎三角形的体*裤的边缘,使之卡在她的屁股沟里。

       

      噗噜一下,趴在地上的直子那高高翘起的屁股就暴露在外了。

       

      “哇,又被打得这么红了。”

       

      “呼喂敷嘿……”

       

      “你的屁股上挨了球拍,也就代表我的指导不到位,给我振作一点!”

       

      说着,明美啪、啪地、不停拍打着那个已经红肿了的屁股。

       

      “好了,又该开始练习了。啊,对了,那只袜子,我不跟你说可以扔掉,你可不能擅自扔了啊。”

       

      就这样,嘴里含着袜子的直子,在后面的练习里,也一而再、再而三地让球拍染红了她的屁股。

       

       

    • 2
    • 0
    • 0
    • 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