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5
    • 原创:实践纪实-从贝到主 3

      第一次实践 中

      姐是住在我们中学的家属楼,与教学楼仅有一墙之隔,所以没走几分钟就到了。当然距离我家也不算远,步行五分钟就到了。

      我很乖巧的跟着她上楼,等她开锁、开门、进门和锁门,进来之后姐随手扔了双拖鞋,就去厨房做饭了,也没有和我说什么。

      (10年的时候儿,外卖还不是特别普及,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基本都是在家吃,偶尔会外出下馆子。)

      很快厨房就传出切菜的声音,我也不能进去打扰,就在姐家四处转转。果然,越好看的女孩子,卧室就会越乱。男生嘛,对女孩子的闺房是充满好奇的,所以我第一时间去看的就是她的房间嘿嘿嘿。(别误会,姐的房门没有关,站在防盗门处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梳妆台上所有化妆品以一种非常不规律的形式摆放,被子倒是叠了,就是有些不规整。地板上躺着很多玩偶,还有一只很大的粉红豹,再有就是两条裤子,还是有些乱的。

      忘记说了,姐她不算太高,也就177,有些胖,102斤,长发披肩,眼睛很大,最主要的是白,很白,皮肤非常白。刚从师范硕士毕业,我是她带的第一届学生。

      就这么兜兜转转逛了一会儿,姐一直在厨房忙,不和我说话,我也无事可做。虽然带着手机,但是不敢拿出来玩儿,万一找个理由给我没收了呢?不得不防啊!

      最后,我拿出来课本,坐在沙发上开始用功学习…具体是学习还是为了什么,你们都懂,给点儿面子不要拆穿我。尤其是欠揍瓜瓜!

      也就半个多小时,厨房门拉开了,我神经瞬间紧绷,腰也挺起来了。由于我是背对着厨房,所以看不到姐的表情。只知道她走到我身后说了一句,不错。然后就回厨房接着端菜,紧接着我听见了刷锅的声音,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姐说道:“洗手吃饭。”

      简单洗了洗,我就回到饭桌上,两碗蛋炒饭,一碟酸辣土豆丝,晚饭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我有点儿局促,第一次到姐家,站在饭桌旁也不敢入座。

      “快点儿,坐下吃饭,一会儿饭就凉了。”姐瞄了我一眼说道。

      “啊,好的。”听见这句话,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确实饿了,在办公室站了那么久,还挨了手板,肚子早就开始叫了。

      “你吃完咱就开始算账。”姐依旧是低着头,边吃边从嘴里说出让我寒颤的话。

      “啊?”我瞪大了双眼,刚到嘴边儿的饭,吃也不是,放回去也不是。

      “哈哈,逗你的,瞧给你吓得,快吃饭,吃完写作业去。”姐又是一声儿轻笑,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姐的眼睛真好看,眼神儿中带着笑意。我没有再说什么,飞快的吃起来。

      很快吃完,我去沙发开始写作业,姐去收拾碗筷。作业呢,倒不是很多,我也是在她眼皮子底下不敢磨蹭,动笔写的其实就几页习题册,大部分都是背诵。很快习题册写完,交给姐检查,我又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古文和英语均背诵完成。

      “姐,我背完了。”

      “这么快?”

      “那是,我是天才~”我很嚣张的说道。

      姐背着手走了过来,我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试图拉开距离。

      姐发现了我的动作,转而随意找位置坐了下去,然后对我说:“过来,把作业背诵一下。”

      此时我才看到,姐的手里多了一把木尺。我小心挪动着步子,缓慢的靠近,达到一米间隔的时候儿我就不再往前走了。

      见状,姐咳嗽了一声儿,挥了一下木尺。我只能被迫地,乖乖的走了上去。

      “伸手,然后开始背,如果卡壳了,我会好好的提醒你。”姐一边把玩着木尺一边对我说。

      本来我就紧张,尤其是伸出手来背,更紧张了。我咽了两口唾沫,起了个头就背下不去了。

      姐看见我紧张的样子,把木尺收了回去,拉开我的左手问道:“还痛么?”

      见我摇了摇头,姐握住了我的手,笑着说:“别紧张啦,你调整一下,调整好就开始背吧,姐拉着你呢。”

      确实,姐的手冰冰凉凉,还很滑,我紧张的心情得到了平复,深呼吸,然后侃侃而谈,几分钟的功夫儿就背完了。

      “嗯,把刚才你看的课本拿来,告诉我看了哪几页。”

      我走过去拿过课本,交给她,又指出了我看的那几页。

      姐又伸出手,握住我的手心,拉我坐下。坐在她旁边,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不知道是香水还是体香,尤其是近距离,还是和漂亮姐姐坐一起,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姐看出了我的窘迫,笑着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脸:“怎么这么容易脸红呀,我还没揍你呢”。我把头低了下去没有说话,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姐看我不回答,就把头伸了过来,嘴凑到我耳边接着说:“现在就脸红了,那以后打你屁股的时候儿可怎么办呢?还是光屁股呢。”

      (我…卧槽,我写不下去了要,太特么羞耻了,我刚刚照了一下镜子,已经开始脸红了,啊,我为什么要写纪实…都是可恶的瓜瓜!)

      当时的情况,我是直接把头靠在她肩膀上,紧接着有躺在了她背后,这段我实在写不出来,放过我吧。

      之后就是缓了好久,我才敢抬起头注视她,然后姐随口问了几句课本上的内容,我完整的复述了出来,姐在惊叹我的记忆力的同时,也为我以后苦于背诵埋下了伏笔。

      再然后就是,姐站起身把窗帘拉上后,重新回到了沙发上。

      “接下来说说你的错误吧,在办公室站了那么久,应该想的很清楚了,一条一条说。”姐恢复了老师的气场,用平淡且威严的声音说道。

      “我…我最近课堂没有认真学习…”我低着头,怯懦的回答着。

      “具体,没学习做什么了?”

      “睡觉,还有和同学聊天…”

      “伸手”又是熟悉的命令

      我伸出了饱受苦难的左手,听见木尺挥动的声音,牙根儿紧咬,浑身肌肉绷紧,但出乎意料的没有感觉到疼痛。莫非是心疼我?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儿,姐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来:“抬头,看着你的手。”

      ???打我还要我自己看着???杀人诛心啊,我抗拒着不抬头。

      “3、2”姐丝毫没惯着我,直接开始倒计时,天生对于倒计时的恐惧让我瞬间抬起了脑袋,紧接着丝毫没给我喘气的空间,第一下木尺带着呼啸的空气拍了下来,啪。

      我的耳朵嗡的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手心上的剧痛,我张开了嘴想要喊,可发出的只是嘶嘶声儿。

      第一下,我的眼泪就要出来了,真的很痛。

      姐没有给我喘息的时间:“伸平”

      很快,第二下,第三下,没有间隔的拍了下来。

      “姐,疼,真的疼。”我忍不住了,带着哭腔说道。

      “一个月的时间,你排名掉了一百!你还有脸喊疼?伸手!”

      两个字儿的命令真的无法抗拒,我只能接着伸出左手,眼睛却注视着那根木尺,呼吸也随着木尺的升高而不断的吸气。

      啪啪!

      我又是控制不住的抽回了左手,我感觉手心在不断的进行裂变的化学反应,疼痛一波接一波的在手心处袭来。想把手放在腿上摩擦,但是不敢。

      “右手”

      “啊?姐我还要写…写作业”

      “嗯,但是你的作业已经写完了,不会耽误作业的”

      我晕…早知道就不写作业了…

      没有办法,只能伸出右手,很快又是五下,打的我呲牙咧嘴。

      “这十下是给你提个醒,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态度,学习是第一要素,不能因为外力而干扰你学习,听懂了么?”

      “懂了…”我小声儿的回答。

      “嗯?”姐明显对我的回答不满,提高音调儿嗯了一声儿。

      “听懂了,姐,我听懂了!”我像小鸡啄米一样儿一边点头一边大声儿回答。

      “这一条算你三十下,你还欠二十。接着说,第二项错误。”

      我懵了,怎么还有第二条?不就是没有认真学习嘛,第二条?撒谎?不对啊,姐说了不怪我的,绞尽脑汁我也想不到。

      “想不起来?亏你记忆力不错,那我帮你回忆回忆。”姐冷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删我的那天,你是怎么说话的?有没有一点儿礼貌可言?”

      “啊这…”我卡住了,说我不知道,那不可能,我在纪实里只写了一部分,实际上的聊天记录远比我美化过的还要过分…

      “我错了姐,我当时真的是气过头了…我不是有意那么说的…”我怂的很快,知道是哪儿出问题了,那就马上道歉呗。

      “用不用我给你复述一遍?”姐用木尺顶住了我的下巴,强迫我抬头与她平视,虽然她的表情是在笑,但是我已经感受到了熟悉的压迫感。

      “你翻脸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国粹”,很有胆量么。”完全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姐继续逼问着我。

      “我…我错了姐,我以后不再这么说了,我我,我讲礼貌…”

      “错了?错了然后呢?”

      “…”我眼神开始慌乱,我当然知道然后…可是我怎么说的出口…

      啪!木尺瞬间横扫,打在了我胳膊上。

      “啊…”我刚张口想要呼痛,姐的木尺随即点在了我嘴上。

      “憋回去,我在问你话”

      “我…我不应该讲脏话…我,请姐…”我忍住了即将出口的痛呼,说出了前半句,后面半句实在是讲不出口。

      姐等了我三四秒,见我没有继续说,耐心耗尽,眉毛一挑,木尺反手就要抽。

      “请请请姐罚我!”我吓得顾不得脸皮,哆哆嗦嗦的把话说了出来,生怕慢一点儿,尺子就抽过来。

      “嗯,怎么罚?”

      “打…打手?”我抱着侥幸心理回答。

      姐没有接话,只是继续注视着我。我又不傻,当然知道她要打哪里,可是…说不出来啊!!

      出乎意料的是姐没有坚持,而是站起身,揪着我的耳朵,拽进了卧室。

      进卧室之后,姐坐在了床上,我继续站着。

      “既然你现在不说,那我就打到你说为止,裤子脱了。”

      我站在床边儿,就和一根木头似的,男儿腰上有黄金,宁死不脱!实在是拉不下来面子…

      然后…

      姐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伸手抓住我的衣领一拉,我就趴在她腿上了,小腹正好顶住了姐的双腿,紧接着姐的右腿抬了起来,我就被顶起来了。

      “姐,别,别…”我下意识的想要反抗,只听唰的一声儿。

      我裤子被褪到腿弯儿,连带着…内裤…

      我……光**了…

       

    • 4
    • 5
    • 0
    • 1.8k
    • 编号009sabreIPOUYHJKdongfang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dongfangLv.2
      @篝火 审核太慢,限制较多,有读者建了群,我就去群里发了,175841380
    • 0
      篝火Lv.1
      打赏了100金币
    • 0
      篝火Lv.1
      @dongfang 怎么好竟然不更了 [s-32] 谢谢分享
    • 0
      dongfangLv.2
      @蚕豆 此文已在推特完结,这儿就不打算更了
    • 0
      蚕豆Lv.1
      啊啊啊好喜欢啊啊啊啊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