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髦儿戏科班

        中国传统戏剧里演员都是男的,旧时的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踩,因此女角也是由男演员扮演。女人的三寸金莲怎么演呢?用穿跷鞋的办法,掂着脚尖演,练跷功需要很长时间,是很苦的。清朝末年,西方思潮流入中国,女子也开始进入戏剧界当演员,于是有了女子科班。当时这是很时髦儿的,就叫髦儿戏班。
        髦儿戏班里教师基本都是男的,徒弟全是女的,像传统科班一样,学员进科班时年龄在八九岁到十五六岁间,学艺六年,满师再谢师两年。女孩子们在科班里一般得苦挨到十八岁左右,出来不久即开始找婆家嫁人。
        这八年科班生活真是苦不堪言,女孩们在科班里,没有任何自由,形同奴隶。女子科班和男子科班一样,实行严酷的体罚制度,打手板儿,打屁股板儿,罚跪。每天刻苦练功,学唱吊嗓。少有差池,立即打板子。吃饭半饥不饱,穿衣勉强遮体,只有出去演出唱堂会后,主人赏饭才算饱吃一顿。这样倒好,不用减肥个个身材苗条结实。常年骑马蹲裆练戏功,练得腰细臀大。学艺术的戏班姑娘,总是比较性感吸引人,这也是髦儿戏班能走红的原因之一。
        1920年春天,武清县程各庄正闹春荒,程狗剩家一家八口5 个女孩,无力抚养,只得将十一岁的大妞双喜儿,忍痛送到“风喜来”髦儿戏科班学戏。
        凤喜来科班位于县城东南的一个两进大院里,高高的围墙,破旧的两排平房,班里有二十多个学生,五个固定老师四男一女,还经常请外边的名角来客串教戏。班主白连舫,京剧青衣名角。
        班主验过双喜儿的身体外貌,唱两句听听,觉得还可以,就收下了。程狗剩与班主签下生死合同:自愿将大妞程双喜送来学戏,人各有命,如有天灾病祸,各安其命云云。从此双喜就算风喜来的人了,打死也与家人无干。
        签了合同,叫双喜先拜祖师爷,与班主磕了头,又拜了老师梅冰玉和各位师伯。一圈头磕下来,算是入了梨园门。
        爹走后,班主给她起名叫程慧双,拜了坤角梅冰玉为师,跟梅师父学武生。梅老师不过三十岁出头,当地有名的昆角武生。班子里的徒弟一律改名,排辈“慧”字,如大师姐原来叫袁秀芝,进了白家班改叫袁慧芝。其他的女孩有的还没有她的年龄大,进班早一天也是师姐。
        接着跪在祖师爷画像前听“十大班规”:“不准欺师灭祖;不准背班逃走;不准偷盗奸淫;不准跑马放水;不准结党营私;不准……。违者重责不贷。”朝下老师对她讲受罚的规矩:挨打时必须脱下裤子光着屁股挨板子,不然有多少裤子也不够糟蹋,打的是你的屁股,不是裤子;老师说打,徒弟要自己搬来板凳,自己脱下裤子趴板凳上;不管打多少,不准摸屁股,不准用手挡;老师不说完,徒弟不准自己爬起来;打完以后要向老师磕头谢打。
      睡懒觉
        后排房是学员们的宿舍,靠北墙一溜大炕,炕上铺着破席,席子下边铺着稻草,连个褥子都没有,被子也没有几条,晚上小姐妹们挤在一起睡。
        晚上,双喜去和小班的女孩们挤着睡,小班7 个女孩,只给一个被子,6 个人挤一个被窝。还有个女孩就挤到师姐被窝里。大班12个14到18岁的少女,4 个人盖一床被子。还有6 个年龄18到21的已出师的女徒弟,还在谢师期,两人合盖一条被。双喜没地方睡,蹲在墙根抹泪,大师姐就把她拉进了自己被窝。
        班子里衣服不够,都是师妹拾师姐穿小的衣服,破破烂烂,前露肚皮后露腚。睡觉是不穿衣服的,20多岁的大师姐7 、8 岁的小师妹,都得脱光腚睡,天冷,姑娘们在一个被窝里抱得紧紧的,互相摩奶子抱屁股,有点像同性
      恋。
        女孩们唧唧喳喳问着她的来历,双喜说着哭着,其他女孩都想起家来,哭成一片。
        第二天天未明,就被打起来练功。说“打”起来是因为师伯进门根本不吆喝,掀开被窝就打,昨天来了新师妹,热闹半夜,结果早上大家都起晚了。韩老师先把大师姐被窝掀开,热烘烘的被窝下露出三个光腚姑娘散发出一股少
      女的体香。老师认出袁慧芝,把手抄到她的柔软的大腿下边,抓住她那温热滑腻的肉体把她翻趴在炕上,举起大手朝慧芝的两面大屁股上“劈劈啪啪”煽了几巴掌。光滑的臀肉弹性十足,女孩们都醒了,睡懒觉是要挨打的,都明白这回糟了。忽忽拉拉,都翻身起来穿衣服。
        两个老师虎着脸,等她们穿了衣服,叫她们排队要打“满堂红”,每人十个板子。按规矩先打大的,大师姐先要挨打。
        大师姐袁慧芝20岁,进班7 年,已经算出师了。在班里她年龄不算最大但资格最老,挨打也最多。慧芝学刀马旦,尽管相貌一般,但高高的身量,水蛇腰,上台扮相也不错,在戏台上已经有些小名声。回班里照样挨揍,一下
      不饶。
        她这会儿静静的趴在炕沿上,刚穿上的裤子自个儿乖乖的撸到大腿上,结实的大屁股光溜溜的高高撅着,二尺长的厚竹板“乒嚓!乒嚓!”狠狠甩在肥实的肉屁股上。
        “你这小×!”“乒嚓!”
        “我叫领头睡懒觉!”“乒嚓!”
        “睡叫你!”“乒嚓!”“叫你睡!”“乒嚓!”
        “欠揍!”“乒嚓!”“屁股痒!”“乒嚓!”
        “乒嚓!”“乒嚓!”“乒嚓!”“乒嚓!”
        一连十大板,打得大师姐两个屁股蛋通红,板子落在屁股上,全身的肌肉不由地哆嗦一下,洁白的屁股沟紧一下就过去了,板子打完,圆滑的肥肉上一条一条的全是板子印。但是慧芝居然一声不吭,咬牙忍了过去。
        双喜吓得眼都直了,她早听说学戏要挨打,但做梦也没想到是这种打法。
        韩老师下一个打姚慧红,慧红早就解开了裤子预备着,等大师姐起来赶紧的把裤子也撸到大腿根上趴在炕沿上,还特地把衣服向上撩起半截,屁股上下都露出一尺有余,19岁的身体苗条,肌肉丰满,从屁股后看来,细细的脊梁肉鼓鼓的屁股蛋儿,臀沟深深。竹板带着风声落在惨白肉滚的小屁股上,“批!”“批!”“批!”“批!”一连
      十下。打得慧红腚沟紧缩,“哎哟!哎呀呀呀……”哭嚎不止。
        那边,梅老师正在揍小班的学生,他的板子飞舞在少女的丰臀上,白屁股打出片片胭脂红,竹片击肉的脆响与婉转的哀鸣交织相映。十几个女生排队过堂,一百多个屁股板打得梅冰玉雪白的手腕子发疼。
        轮到双喜挨揍了,她学师姐们自己脱了裤子趴在炕沿上,竹板子“乒!”打在她的嫩白的小屁股上,“嗷!”的一声屁股像是刀子剜,两手啪的抱住了屁股蛋,扭头哭着看老师,不让打了。
        韩师傅冷笑一声,“小丫头片子,今天让你学会规矩。”把她抱到炕上平趴着,叫大师姐按住手,慧燕按住脚,说:“打板子捂屁股,按规矩加倍,下回记住了!”抡起竹板往白光光的小屁股蛋上一连打了二十大板。两个屁股蛋打得红肿,双喜哭爹叫娘的挨完了这顿打,提上裤一瘸一拐的出去练功了。
      练功
        练功场就是后院和前院,练功时总是关紧大门,一则防止学徒逃跑,一则防止外人偷看。小班的孩子练功只穿条单裤,光着脊梁。有时侯也叫学生光着腿练,只穿条裤衩。学生们吊罢嗓子开始劈叉,踢腿,下腰,蹲裆练武功,老师们手持藤条戒尺巡回检查,孙老师发现17岁的郑慧云劈叉不认真,立刻把她叫起来打屁股。练功场边上就放着几条打屁股长凳,郑慧云一边分辩一边不得不褪下裤子趴板凳上挨打。
        慧云明眸皓齿,高条丰满,就是学戏不认真,为此没少挨揍,在班子里的外号叫“竹老二”,意思说她屁股吃竹板子最多。慧云趴在板凳上,衣服撩在脊背上,裤子褪在小腿上,细腰下的白屁股白大腿暴晒在阳光下的冷风里,柔软的肌肉好象半透明。双喜紧张的看着慧云挨打,她发现慧云的两个屁股蛋上有些青黄色的花纹,她不懂这就是经常挨板子留下的“板花”。
        慧云熟练地两手抱紧板凳头,夹紧丰满的大腿,高高耸起肥大的白屁股,待她把屁股准备好,孙老师手里的刀坯子“啪!啪!啪!啪!”连续不停的拍到慧云柔软的大屁股蛋子上。一边数着板子数:“一、二、三……”。慧云一边“哎哟哎哟”的叫唤,一面随着那铁板子的节奏,一上一下的摆动臀部。这是一个挨板子的技巧,板子落下时,臀部也往下落,顺着劲儿能减轻板子的力度,减轻臀部的受伤。同时夹紧两个屁股蛋,隆起臀大肌,对抗板子的冲击。
        二十下刀坯子很快打完,慧云摸摸打得红通通的光屁股,爬下凳子给孙老师磕个头:“谢谢老师教训。”提上裤子就跑回去继续练功了。对她来说,打屁股就像家常小菜,既不怕疼也不怕羞,打过揉揉屁股就过去了。
        双喜第一次练功,劈叉下不去腿,老师上去抓住肩膀往下一按,刷就下去了,可把小双喜疼坏了,“哎哟……”哭起来。老师抓起她的左手,朝手心“批!批!批!”就是三下。“再哭!大板子揍屁股!”双喜捂住手心不敢吭气了。师父教训她:“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要想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记住了!明天再哭扒了裤子揍你!叉这儿半个时辰不准动。”
        17岁的桑慧玉正在骑马蹲裆,裤裆下一柱香未完,双腿抖得蹲不住了,一屁股坐在香头上,把裤子烧个窟窿,屁股沟里也烧一下。赵老师立刻揪着耳朵把她提溜到板凳上,伸手扯下她的单裤,抠着姑娘的腚沟把她掀到板凳上,先扒开慧玉的两爿丰臀看看肛门边的烧伤,那只是烧个黑点,一层油皮,不打紧。于是回身拿来藤鞭,敲敲慧玉的圆屁股蛋,举手一鞭抽到玉臀上,“嗽,啪!”抽得慧玉浑身一颤,“哇呀!”尖叫起来。
        “嗽,啪!”“妈呀…”“嗽,啪!”“妈呀…”
        “嗽,啪!”“我不敢了呀!”
        “嗽,啪!”“饶了我吧,师父,我再也不敢了呀!师父。”
        赵老师好象没听见,一连十鞭抽到女孩子白玉般的胖屁股上。慧玉趴在凳上全身乱扭,屁股扭到哪儿,藤条抽到哪儿,一下不饶,一直把少女的圆滚滚的小屁股抽得红一条绿一条才放她起来。慧玉滚下凳子,光屁股给赵老师磕个头谢了打,提着裤揉着屁股走了。
        双喜看见这一幕,吓得腿筋再疼也不敢动了,咬牙坚持到时间。
      藤老大
        班子里最倒霉,受苦最多的当数白慧敏,白慧敏原是苦出身,家里房无一间地无一垅,靠帮佣要饭过活。白慧敏小时并无名字,就叫黑妞,长得寡寡瘦瘦,大嘴眯眼,长驴脸黑不溜秋的,人又笨,没人喜欢。打小没人要,实在养不活,八九岁时送到窑子里当小丫头伺候妓女,人笨吃得多,老鸨子嫌她,不让吃饱还天天挨打,长到十二三,教她学拉客的本事也学不好,就是嗓子还好,腔调准,嗓门大,都说这妞唱戏还行。老鸨子看她黑老鸹似的,接客没人要,是个赔钱的料,就把她卖到凤喜来科班学唱戏,那年她已经快十四,学戏有点晚了。
        白班主看她嗓门大,人又黑,就叫她学花脸,拜韩鸣歧老师为师父,看她姓白,就给她取名白慧敏。黑妞学戏倒是肯吃苦,起早贪黑的练功,劈叉,下腰,翻跟头,打旋子都行,吃得又多,没两年就练的壮壮实实,人也长高了。可就是人笨,缺乏灵巧劲,到学戏文学动作时,几遍都教不会,气的师父狠劲揍她,扒下裤子打屁股,天天屁股蛋打得通红。她师父教戏时手拿藤条,学不会当场就打,他的规矩是一遍学不会打五下,裤子一褪,往板凳上一趴,“啪啪啪”揍光屁股,起来拉上裤子再接着学。有时离板凳远一点儿,就趴在地上撅着大腚打。这黑妞脸黑手黑,屁股倒白,寡骨长脸儿,大腿倒粗粗壮壮,两个屁股蛋子肉结实,身上膘不多是肌肉型的。
        这闺女哪天不吃个百十下藤条,脱了裤子看,两面屁股蛋子上一条一条全是藤条印子。头天打的印子还没恢复,第二天又打上新藤印。好在这姑娘能吃苦耐揍,姐妹们给她取外号叫“藤老大”,说她挨藤条最多,屁股也练出来
      了,能搁住打。
        天天打,回回打,打得多了,习惯了,她师父也拿她没辙。一个十七八的大闺女,天天脱了裤子打屁股,还不怕,打个二三十下没事一样,打得狠了吧,打烂了屁股会误了演出。后来师父就罚她,罚跪,罚夹棍,这夹棍可不
      是当时衙门里的夹棍,那是夹脚脖子的刑具,这夹棍是师父叫她挨打前脱了裤子,或挨过打后不让穿裤子,还要把藤棍插到屁股沟里,叫她用两片屁股肉夹住藤棍不准脱落,这样跪上半个时辰。藤辊掉地上了,反正没穿裤子,当
      时就要撅起光屁股加打二十棍。
        碰到这样的师父,女孩们只得忍倒霉。师父教训徒弟,天经地义,别人的指责用处不大。不伏师父挨死打。

    • 0
    • 0
    • 0
    • 36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