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临时班主任》
亦父亦师
第46章《临时班主任》
作者:Candises  |  字数:9837  |  更新时间:2022-05-13 18:23:14

  下午放学了,江邵中走了过来,“大姐,你想站到什么时候啊?他都说了你什么时候想坐下什么时候坐下,你别这么一直站着啊,我还得陪你...”

  看着他一脸无奈,我不禁笑了出来,“我今天估计不会坐下了。”

  他听完,皱起了眉头,“你有病啊?他明明没生你气,你还从这儿站着折磨自己也折磨我干嘛啊?”

  我嘿嘿一笑,“站着不舒服么?”他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舒服不舒服你自己不知道啊?”

  我又是一笑,“我感觉吧,我目前还是站着舒服...坐不下...”说完,他明白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跟我没啥关系,还非得拽着我陪你站着,真是没天理!”

  他抱怨着,我笑了,“跟我说有啥用?又不是我让你陪我站着的,你找他说去啊!”

  他听完,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废话!我敢么!”

  我笑了笑,“你去求求他啊,就说,爸啊,我站累了...我错了...能不能心疼心疼我,让我坐下啊...”

  我说完,江邵中瞪了我一眼,“你恶心不恶心?!”

  我听完,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嗯?怎么了?他是你爸,这么说话不正常么?”

  “你跟你爸这么说话吗?!”他说完,我有了几分尴尬,他顿时觉得说错话了,“不好意思...”

  我嘿嘿一笑,“没事没事,你陪我慢慢站着吧啊。不用不好意思。”

  他无奈的抿了抿嘴,“没天理没人性啊!”说着,回到座位上继续站着去了。

  站到了第一个晚自习铃响了,我是有些累了,锤锤腰,晃着身子,江主任倒真像是个班主任似的,站在讲台上等着辅导老师进来。

  “我累了...”我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那坐啊。”

  他笑着看着我,我气结,哼了一声,不理他了。他笑了笑,“去我办公室吧,有沙发有床,这行吧?”我一听,笑逐颜开的,“嗯!”

  说着,拿上了本书就往外走,突然想起来还有站着的江邵中呢,“您让他也坐下呗?”

  “他不累。”江主任笑着搂着我往外走,江邵中喊了一声,“我累!”

  江主任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嗯,我知道了,忍着吧。”说完,底下都笑了,他维持了一下纪律,搂着我出去了。唉,差距呀,该,教他的话他不说,受苦的还是他自己,哈哈。到了他办公室,我直接趴在了沙发上,好舒服啊。趴在那心不在焉的翻着书,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这两天落下不少练习册吧?晚上补全了,明天早晨我检查。”

  “啥?!您能不能有点创意啊,别跟我们班主任学...”

  “反正我是跟你说了,写不写是你的事,旧伤没好再添新伤,估计趴着也好受不到哪儿去。”我听了,趴在沙发上装哭,江主任走了过来,戳了戳我的头,“想哭明天再哭。”

  我听完,抬起了头,撅着嘴看着他,“我们班主任检查,没完成的她最多骂一顿,您...”我话没说完,他捏了捏我的脸,“我是临时班主任。”

  “后妈!”我用这两个字形容了他,他听完,笑了,我也气得笑了出来。

  “快看书吧,快考试了。”我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手里的书,愁啊,一重重山压着我,要被压死了。

  我补了一个晚上政史地的作业,不敢抄,不敢不写,第二天一早,他果然学着班主任的样子检查起作业来。倒是没有收作业,而是挨桌看着。走了一圈,一句话都没听他说过,终于,他到了我身边,开始翻。翻了历史,看着还算满意,又翻地理,也是写的不错,我按照好坏顺序从上到下放着的,我以为他看了两本就会停下来,没想到,他一本接着一本的看,我这心里也是越来越害怕。翻开政治的时候,他已经皱起了眉头,“你这是写完了,答案还没对呢吧?”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嗯,昨晚上写完的,还没来得及对呢...”

  “你英语报纸呢?”他说完,我不禁心凉了,做做样子在桌子里面找着,翻着书包,“啊,忘带了。”

  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装着无辜。他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我有些心虚,不过还是笑了笑,“真忘带了。”

  他转移了目光,继续看着我桌上的练习册。

  最后一本,数学...“我讲到哪儿了?”我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站了起来,低着头。“你这是多久之前数学就不做了?嗯?差了得有二十多页吧!”他有些生气了,我抬起眼睛看了看他,撇了撇嘴,“我...都会做...”

  “会做?会做就可以不做了?数学是要保持题感,你连题都不做了,还说什么题感!?你告诉我你天天都学什么了?自习课晚自习都干嘛了?回家学不学习?这么点作业都做不完么?”我听着他训着我,低着头。底下都跟看我笑话似的,个个抬着头,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今天就补上...”我话没说完,他就拿起了教鞭,让我不由得颤了一下。“出来!”说着,出去了。

  我脚发软,跟着走了出去,他重重的关上了门,我站在了走廊里,靠着墙,低着头。

  “转过去。”他冷冷的一句话,我快哭出来了,“老师...能不能不打了...我...昨天的伤还没好...”

  “你也知道昨天的伤没好,今天还敢这么顶风上?英语报纸不写,数学练习册落下这么多,我昨天说什么来着?”江主任狠狠的盯着我,我抿了抿嘴,“我知道错了...今天就补...”

  “明天考试,今天才补?”我撇了撇嘴,“以后肯定写...求您饶了我这次吧...”

  “我昨天跟没跟你说让你补完?跟没跟你说写不完会怎样?”

  我低着头,“说了,可是我真的补不完啊...”

  “补不完?你之前不落下那么多,能补不完吗?!”

  他瞪着我,我撅着嘴,不说话了。

  “转过去。”他又冷冷的说了这三个字,“老师...求..”

  “别废话!”他呵斥了一声,我知道,求也没用了,千百个不情愿的转过了身,面冲着墙站着。

  刚站定,教鞭“啪”的一声就当当正正的打在了我的臀上,旧伤本就没好,又挨了这一下,我疼得本能的伸出手去挡,第二下毫不留情的打在了我手背上,我又疼得缩回了手,接着,一连串打下来,我不敢伸手去挡,打在手上更疼,也不敢躲开,怕他更生气,更不敢叫出来,毕竟就在教室门口,叫出来里面同学听见了更丢人,这么一下一下挨着,大概打了近三十下,终于停了下来,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来,他停了下来,我也转过身去靠墙站着,低着头,掉着眼泪,心里委屈的很。新伤加上旧伤,滋味真的不好受,可能明天考试的时候都好不了。

  “站这儿好好反省反省!都什么时候了,作业还用人逼着写,我让你懒!”

  说着,开了门进屋了,又关上了门,我就这样可怜巴巴的被关在了门外。

  不知道为什么,被留在了门外眼泪掉的更多了,他不看着我,我这哭完全是为了自己。被遗弃被冷落了似的,孤孤单单站在门口,好难受。不就是作业没写么,政史地不是都写完了么,还不行么,数学不用写,英语懒得写了又怎么样,为什么这么苛刻。每个人检查都是看了一眼就过去了,为什么到我这儿,一本一本,一页一页的看,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的对我,我真的需要您这么看着我么?全市第一的成绩,稳稳进入B大的分数,还用您这样继续苛刻的对我么?丝毫不心疼我么?昨天刚刚打完,我站了两节课,趴了两个晚自习,就换不来您一丁点的怜惜么?我越想越难受,身上的伤疼得也很厉害,或许是心里的委屈和怨气更加让我觉得疼了吧,零星的掉着眼泪。

  我想班主任了,也许她在,我就不会这么惨,她虽然也会检查,但是最多骂两句,她是那么的心疼我,罚站都是很少很少,那么的宽容。里面的那个人为什么这么狠心,骂了不够,打了还不够,还要让我站在门口这样的地方,不恨他,却很怪他。

  早自习下课了,走廊里同学渐渐多了起来,我们班的同学也出来了,看着我站在门口,个个幸灾乐祸的逗我玩,几个男生更是笑的不行,“唉,可馨姐啊,咱君姐没在,你可受苦了啊,这家伙以前君姐查作业,你啥时候遇过难啊。”

  “是啊是啊,平哥真是不一般,太有魄力了!”我听着他们絮絮叨叨的讽刺着,气得也是不行,偏过头去不理他们,乖乖的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罚站,一声不吭。

  “你们想一起站这儿是吧?”江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站在了门口,几个男生尴尬的赔笑,然后跑远了,看见了他出来,我不禁低下了头,虽然有怨气有不满,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就这样,他又进去了。我甚至有些失望,难道都不跟我说句话么?难道站了半个小时了还不放过我么?心里的怨气更浓了。生气,才当了几天的班主任,就这么对我。预备铃已经响了,他也适时的出来了,“进去吧,准备上课。”

  我偏过头看了他一眼,“没反省好呢,不进去。”我带着几分怨气说道。

  “嗯,那就下课了继续出来站着,现在先进去。”

  我听完,气结,“不去!不想上!”

  “作业不想写就不写,课也是不想上就不上吗?”他看着我,我哼了一声,继续不理他。

  “打都打不好了是吧?”他走了过来,站在我面前,压迫感顿生。我也不敢抬头,只是抿了抿嘴,乖乖的进了屋。

  坐在座位上,真是有些难受,痛的不是很强烈,隐隐作痛的感觉,好像我的心一样。看着桌上的学案,眼睛里不觉噙满了泪水,是委屈还是什么,自己也不清楚。他走到我面前,敲了敲我桌子,我抬起头来看了看他,又低下了头。他轻声叹了口气,开始上课,课上,不自觉的在配合着他,虽然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相信他能听得清,而我只是说给他听的而已。我在用我自己的方式表达,我不满,却不敢太过放肆,我难过,却还是依旧配合着他,不知道自己难过在哪儿。

  很快,一节课过去了,他说了声下课,我第一个站了起来,随即N个女同学围了上来,问他题,他开始给她们讲,我自嘲般的笑了笑,走出了教室,继续站在门口。我知道,他的那句话不是认真的,但是我却想认真,是在用我自己的方式发泄着自己的不满——自虐。里面依旧可以听得见他在给其他人讲题,听见他的声音还是像往常一样平和,心里更觉得不舒服了。课间很短,但是站在走廊里,却觉得很漫长,我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跟散心一样吧。

  “回去坐着吧。”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站在了我身边。

  我没有看他,只是默默的看着远方,“不是您说的么,让我课间继续站着。”我说的很淡,很轻,语气也很柔和,不过任谁听,都会不舒服吧。

  “我说让你写作业的时候你怎么就不听?”

  我淡淡的笑了笑,“那次没听话已经被您教训过了,我不敢再不听话。”

  “那就回屋去。”他温和极了,我知道,太过强硬的方式跟他对抗,没有好结果,唯独这样的方式,或许有用。我转过身,微微欠身,极其恭敬的说了声,“谢谢老师。”然后就进屋了,留下他一个人愣在门口,他在看着我,一脸的无奈和不解,有气发不出来,想哄我又放不下身段,我是这么分析的。

  我低调得很,上完了第二节课,下了课,没有再出去站着,而是趴在桌上,是累了,不止身体累,心也累。屋里刚刚乱了一会儿,很快安静下来了,我虽然没抬头,但是知道,应该是他进来了。

  “怎么了?”他问了一句,我直起身,“没事,有点困了。”

  我非常平静的语气,他有些心疼了,“至于这样么?”

  他看着我,眉头略微皱了皱,我淡淡的笑了笑,“啊?”

  我在装傻,他苦笑了一下,“你这是在跟我耍么?”

  我又笑了笑,“没有啊,也不敢跟您耍。”

  他还要再说什么,上课铃响了,“好好的,准备上课吧。”

  “是。”我非常规矩的应着声,他倒是皱起了眉头,也没再说什么,幽幽的叹了口气,出去了。我自嘲般的笑了笑,拿起书,少了往日的活泼,安静的上着课。就这样,一上午,每节课下课他都会来跟我说上两句话,不过我都是很正经的回答,弄得他有些无语。中午前最后一节课下课了,同学们都出去吃饭去了,我趴在了桌上,没心情吃饭。屋里同学走干净了,安静的很,也很享受这种安静,我的心静的很,继续策划着如何跟他耍。

  “怎么不去吃饭?”我有些意外,他竟然会这个时候过来。

  我直起身,“我不饿,不想吃。”我依旧平静的说道。

  “中午不吃饭,下午怎么上课?跟我一起吃点去吧。”他说道。

  “我不吃了,您去吧。”

  “你有完没完?”他不耐烦了,看着我这么软硬不吃的样子,有些生气了。

  我抬着头看着他,“嗯?我怎么了?”我一脸无辜的,心里却爽快的很,谁让他早晨那么对我了,哼。

  “你能不能好好的?”他瞪着我,带着几分无奈,又带着几分怒气。

  “啊?我挺好的啊。”我继续装。

  “你不吃饭是吧?!”他死死地盯着我,我笑了笑,“嗯,是啊,我不饿,您去吃吧。”

  “行,不吃!走,去我办公室!”说着,不由分说的拽着我出去了,我稍微有些害怕了,我一直这么低调的反抗都不行么...开始效果很好的啊...我来不及多想,已经被他推进了办公室。

  “老师,我又犯什么错了么?您怎么生气了?”我明知故问,乖巧的站在一边,继续装着。

  他瞪着我,听了我说这么一句,笑了笑,随即拽着我到沙发边上,他自己坐了下来,随手一拉,把我放在了他腿上,我这次急了,“您干嘛!”

  他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了我臀上,“啊!”我叫了一声,他话都没说,继续打,“您干嘛打我!我哪儿做错了!您凭什么打我!”

  我开始喊着,眼泪疼了出来,他一句话不说,继续打,下手倒是不重,不过本就连挨了两顿打的臀部,已经再经不起了。

  “呜呜...”我哭了出来,他依旧没停下。

  我不想再挨了,只好服软,“老师...您别打了,我错了...”一句话果然好使,他停了下来,我继续哭。

  “说吧,哪儿错了。”他带着几分玩味的看着我,我扭过头,扁着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可怜巴巴的瞪着他,“还敢瞪我!”

  说着,轻轻的又打了一巴掌。我一咕噜站了起来,捂着臀部,撅着嘴,委屈的掉着眼泪。

  “说吧,哪儿错了。”他抬着头看着我,等着我回答。我抿了抿嘴,“不该跟您耍。”

  “不是没耍么?”江主任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撇了撇嘴,眼泪又掉了下来。

  “我耍您就不能哄哄我么?还打我...呜呜...”我用袖子随意的擦着眼泪,哭成了泪人。他拽着我坐在了沙发上,我有些疼了,皱了皱眉头,他又把我抱在了腿上。

  “哭什么哭?作业不写,打你几下怎么了?罚你站会儿怎么了?你还跟我耍,跟我耍不就是找打么?满足你了,又怎么了?”听着他霸气的解释,我抿了抿嘴。

  “五科作业我写完了三科呢,数学不写也会,就不写就不写!”我撒着娇,他笑了笑,“不写就不写呗,不过我看见一次打你一次,你看着办。”我听了,一头钻进他怀里,“您干嘛这么狠,呜呜,您一点不心疼我。就这一整天都不到,您打了我三次了,呜呜...”我哭着,撒着娇。

  “你听话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他依旧很严肃。

  “呜呜...您还凶我...”我委屈的眨着眼睛,江主任被我气得笑了出来。

  “你是真能无理取闹。自己错了还好意思跟我耍。”江主任嗔怪着,语气中尽是疼爱。

  “哼,您不心疼我!打完了都不哄哄我,还让我站走廊里,让那么多同学参观我,哼。丢人。”我用头撞着他的肩膀,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他捏了捏我的脸,“让你长点记性,不挺好的么。我罚你,有什么可丢人的?他们想让我管,我还不管呢。”

  我听了,心里甜甜的,不过嘴上还是不饶人,“哼,您不公平,为什么别人作业您不查,单查我一个的!”

  “查了又能怎么的?查完了你还得有意见,还得说,怎么那么多人不写,我就揪着你一个不放,是吧?”我听完,又撅起嘴来,“您会不会当班主任啊,不能这么区别对待!”

  他听了,笑了,“我当了十九年的班主任,还用你教?”我听完,愣了,“十九年?!”我感叹道,顺利被他带到了下一话题。“嗯,怎么了?”江主任笑着看着我,我也笑了,“没事儿,您真老...”我看着他,感慨道。

  他佯怒拍了我一下,“我老么?!”我嘿嘿一笑,“我是说资历深的意思,您别误会啊。”

  他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别跟我拧着了,好好的。我可要吃饭去了,你吃不吃?”

  我嘿嘿一笑,“吃...”他敲了敲我的头,“不是不饿么?死丫头,走吧!”说着,抱着我起来,拽着我去了食堂吃饭去了。

  雨过天晴的感觉就是好,虽然是我人工降雨。考试很快到了,虽然之前那么讨厌他让我写练习册,不过还好,政史地也算是有提高,当然,政治练习册的答案没有对过,考试的时候还是按照自己之前的想法来的。英语依旧是阅读是弱项啊,我心里很明白,阅读靠的是练的,但是就是懒得练又有什么办法。数学语文算是正常发挥了,倒还好。考完当天估分,英语阅读竟然错了3个,唉,不过好在其他的没错,政治答的就比较让我无语了,选择错了2个,大题答的也不怎么好,不知道能不能过80呢。江主任站在讲台上,等着大家估分,我看着自己的卷子,却不怎么敢估了,语文115,数学150,英语130,历史85,地理87,政治78,总分刚645。分数还是不得不写在估分条上,因为就算我不估分,分数早晚会出来的。写完了,拿在了手里,直着身子,一脸愧疚的看着他。

  “怎么的?没考好吧?”他看着我,表情有点凝重。我抿了抿嘴,点了点头,有几分害怕了。

  “哪科没考好?”他继续问,这个问题算是问倒了我,我眨了眨眼睛,“除了数学,都不怎么好...”

  我说完,不敢看他,低下了头。他也半天没说话,我更怕了,胆怯的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他死死地盯着我,我本能的站了起来,撅着嘴,低着头。

  “您别生气...”我小声的说了句。他冷哼了一声,没再理我。底下有同学议论起来了。

  “估分条写完了就赶紧交上来,议论什么?!”江主任吼了一声,我无奈的撇了撇嘴,他是想跟我吼,但是发泄到同学身上了。各组组长很知趣的站了起来,开始收估分条,整理好了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讲桌上。我讨好一般的帮他整理,很快整理完了,用夹子夹好,还算让我安慰的是,尹雨珊才560多,我算是松了口气,把自己的估分条也夹了进去,放在桌上,然后继续低着头站着,虽然不是他让我站着的,可是站起来了,他没让我坐下我自然也不敢坐。

  他在讲台上翻着估分条,一张一张的看着,我站在那有些尴尬,又有些无聊,扁着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他偶尔抬头看我一眼,话也不说,我有些后悔了,干嘛要站起来呢,真是自讨苦吃。他就在讲台上站着,下课也不出去,我也是乖乖的低着头站在那,偶尔翻一翻书,痛苦的看着,他一直一句话都没说过,估分条看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我都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我站的腰也疼,腿也疼,后背酸得很,脖子也难受,反正就是浑身不自在,想必他站在讲台上也一定很累吧...我悠悠的叹了口气,转过身,把自己的椅子搬到了讲台上,放到他身后,“您坐着看吧,歇会儿...”

  他倒是很识劝,直接坐了下来,继续看着估分条,我自嘲般的笑了笑,又站回了自己桌前。他终于放下了估分条,跟我说了一句话。

  “把你政治书还有练习册给我。”我闻言,慌忙不迭的找了出来,双手捧着递给了他,自己理亏嘛,自己没考好,还是恭敬一点的好...他接过练习册和书,继续看,看了一会儿,放回了我桌上。我看了他一眼,他依旧没说话。我幽幽的拿起了政治卷,看了看,真是答得惨不忍睹,好多知识点都不会,好多练习册上原题都答不对。我拿起了政治书,开始背,欠账欠太多总是不好的。看的还算入神,一节课又过去了,已经把欠下的背完了,又拿起了政治练习册。因为之前做的比较匆忙,所以好多答案跟现在想的都不一样,我又把其中几节的题重新做了一下,对过了答案,又改了一些,合上了书,这时,放学铃已经响了。

  江主任站了起来,“走吧,先吃饭去。”他看着我,我看他的表情看不出一点生气,讨好似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走了两步,浑身有点僵硬了似的,迈不开步子,活动了一下,好多了,跟着他一起去食堂吃了饭。

  吃饭的时候随意聊着天,我也没敢求情,也没敢提考试的事儿,还是安安稳稳吃完饭的好啊。吃完饭,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搂着我的肩膀回到了教室,然后,放开了手,走到了讲台上我的椅子那坐了下来,我抿了抿嘴,叹了口气,乖乖的站在了自己桌前,不敢求饶,虽然很累,也不敢撒娇,因为屋里同学不少,已经够丢人的了。低着头傻傻的站在那,好累啊。一晚的铃声已经响了,他依旧没有绕过我的意思,我也知道罪有应得,低着头,看了眼课表,一晚是语文。语文老师已经到了班级门口,进来了。江主任见他进来了,也站了起来,俩人笑着打着招呼。

  “她怎么了?”赵老师看了我一眼,问道。江主任笑了笑,“问她自己啊。”赵老师走到了我面前,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怎么了?又犯什么错误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挠了挠头,“没考好...”赵老师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主任啊,这考试考好考坏都很正常啊,你怎么还因为这个罚她呢?”赵老师在帮我求情,江主任却笑了,“别人考不好算是正常,她考不好,纯属是自己不学习。再说了,我可没说罚她站着啊,是她自己愿意站着的,不信你问她。”

  我听了,无奈的抿了抿嘴,“您是没让我站着,可是您也没让我坐下啊...”我带着几分幽怨的说了出来。江主任笑了,“怎么?这是不满意?”我胆怯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没有...是我错了,没不满意。我知道您这已经是够手下留情的了。”我别有意味的说了句。江主任又是一笑,“今天这也就是估估分,等成绩出来了我再好好跟你算算账,想坐着抓紧坐着吧,省得明天分出来了坐不下了。”我听着他这么威胁我,不禁脸一阵红。

  “不用了...我站着就行...您消消气...”我唯唯诺诺的样子看得赵老师一愣,不禁笑了,“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谭可馨啊,你也有一怕啊,不容易。”我嘿嘿一笑,讨好似的看了江主任一眼,他则是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我吐了吐舌头,乖乖的继续站着。就这样,一直到放学,我就一直那么站着,晚放学,江主任进来了,我正在收拾东西。

  “回家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咱俩好好聊聊啊。”他这样一句,注定了我今晚睡不好了,我尴尬的笑了笑,“那...您也好好休息...”他笑了笑,等着我一起出了校门。到了家,我是再也休息不好了,写东西吧。写了份各科的试卷分析,写完已是10点多了,又写了一份检讨,希望明天他能宽大处理吧。第二天一早,到了学校,我继续站着,有几个同学在我身边走过,不禁问我,“可馨姐,你考的是有多不好啊?我看你这昨天都站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了,怎么还站着啊。”

  我无奈的笑了笑,“是挺不好的...”

  “估了多少啊?”我抿了抿嘴,“645,唉...”我说完,那个同学愣了,“645还说不好?我这回的分比上次低了60多分呢。”

  我刚想说什么,江主任进来了。

  “站着还聊天?真是有心。”他说了我一句,我抿了抿嘴,低着头不说话了。

  一直站到了上早自习,成绩也出来了,他拿了成绩单进来,我想看,却不敢放肆。

  “跟我去办公室。”终于,我等到了这句话,唉,如同宣判一般,我拿着昨晚写的东西,跟着他去了办公室。他坐在了办公桌前,看着成绩单,我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他。

  “哎呦,不容易啊,还知道写份试卷分析。”他说着,开始翻看,我的试卷分析写的算是比较深刻了,他看了应该是满意的吧。翻到了最后,又开始看上了检讨,几千字的东西看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看完了,都放到了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你这是真知道错了?还是怕我打你,才写的这个?”他问了这样一句,我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小声回到,“我是真知道错了,也是真怕您...不过...我知道,这次考的实在是太不好了,跟之前说的670差的很多,您要打,我没意见。”

  我低着头说着,江主任笑了,“突然间这么懂事,我倒是有点不认识你了。”

  我抿了抿嘴,“考成这样我都没脸见您了,您打吧。”

  他又是一笑,“赵老师说的没错,考好考坏能怎么样,一次考试而已,只要你认真学了,考什么样我都不会怪你,我生气是因为你不努力。”

  我叹了口气,“要是认真学了、努力了,又怎么可能考不好...”我更正道。

  他笑了,“你自己也知道?”

  “我错了...”我乖乖的认着错。

  “行了,既然知道错了,这次的事就算了,下回注意吧。”他说完,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起头来诧异的看着他,他站了起来,捏了捏我的脸,笑了,“怎么,这表情干嘛?”

  我轻松的一笑,“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宽容了呢...”

  他笑着拍了拍我,“看你这次认错态度还算不错,也站了那么长时间了,这又是试卷分析又是检讨的,我也不忍心再罚你了。况且这分数还不算低,你估的有点低了,出来的成绩总分是668,这样的分数我再打你一顿,不是显得我很不讲理么。”

  我听了,有几分欣喜,“这么高啊...”

  “还行吧,不算太低了,这次分普遍都比较低,不过高手应该是无论题的难易,分数总应该是那个分数才对。第二的才552,你这还算是让我勉强满意吧。”他把成绩单递给了我,我看了一眼,松了口气,“唉...我这一晚上都没睡好...您下次能不能别这么折磨我,您昨天说完话,我晚上一直担心您今天会怎么收拾我呢...”

  江主任笑了,搂着我坐了下来。

  “怎么,考之前要是知道怕,也就不能那种学习态度了吧。”我抿了抿嘴,“您可别这么折磨我了,这就跟您抬起手来比划着我,还不落下来一样,我紧张啊。”我形象的比喻着,把江主任逗笑了。

  “贫嘴吧你就。下回考试也就半个多月就到了,看你能改成什么样吧,改不好,咱新帐旧账一起算算。”

  我抿了抿嘴,一头扎进了他怀里,“您又吓唬我。”

  他拍了拍我后背,“孩儿啊,高三了,懂事一点行不行?我也不想每天这么逼着你学,你累,我也累,是不是,你就懂事点,别让我跟你操这份心了,行吧?”我笑了笑,点了点头,“那您也别跟我那么凶了好不好...您总板着脸,我可难受了。”

  江主任笑了,“考成这样给我丢人,还想让我给你什么好脸色?”

  我抿了抿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稍微有一点点丢人,也不算特别丢人啊...干爹...我错了...以后好好学习,您就温柔点嘛...”我摇着他的胳膊,他也是无奈了,看着我撒娇的样子,我知道他是没有抵抗力的,嗯了一声,搂着我,我也算是松了口气,也算是轻松过关了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