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班主任有难》
亦父亦师
第45章《班主任有难》
作者:Candises  |  字数:26073  |  更新时间:2022-05-13 18:20:23

  班主任已经两天没露面了,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发信息也不回,下午第六节是历史课,她都没来上,班里同学快炸锅了。尹雨珊非常无奈的维持着根本维持不了的纪律,我坐在座位上继续给班主任打电话。突然教室安静了下来,我以为班主任回来了呢,抬头一看,是江主任,他走到了讲台上,看着底下的同学。

  “说个事儿。你们班主任有点事儿,最近不能来了。”说完,底下再次炸锅了。

  “安静。”他敲了敲桌子,底下慢慢静了下来,“这一阵我先暂时带着,当一阵你们临时的班主任。”说完,底下又一次炸锅了。

  我诧异的看着他,想的不是他当临时班主任的事儿,而是班主任怎么了。

  “你们别议论了。”他无奈的敲着桌子,底下却再也静不下来。

  “闭嘴!”他低喝了一声,很神奇,这次静了下来。

  “过一阵有可能会换个新的班主任,但希望大家不要受影响,咱们班成绩一直很好,希望大家保持住。丁老师不在,你们班干部要起点带头作用,我也不可能像你们班主任那样天天坐在你们班看着你们,大家自觉一点,也老实一点。纪律上我也不多说,以前丁老师怎么要求的你们怎么做就行了,谁违纪让我抓着,你们就死定了。”这样一句威胁的话,底下静悄悄的,谁也不敢再说什么。

  “学习上你们自己看着办,学习是给自己学的,别让别人看着,有点自主学习能力。然后呢,平时有什么事儿,及时来找我,我肯定会尽我所能帮大家解决。行了,上自习吧。”他说完,底下乖乖的开始学习了。

  我却愣在那,换班主任?是什么样严重的事儿需要换班主任呢?我傻傻的愣在那,他拍了拍我的头,“学习吧,傻坐着儿干什么。还有一个星期月考了。”

  我看了他一眼,“我们班主任怎么了?”我问道。

  他看了看我,“学习吧,别的不是你该管的。”我刚想再说什么,他转身出去了。

  我不管不顾,站起身来跟着他出去了。

  “老师!”我叫了一声,他回过身来,“不该问的别问!”他明白我要继续追问。我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班主任电话打了没人接,发短信也不回,她到底怎么了啊?出什么事了吗?”

  “电话也别打了,信息也别发了,她手机不在身上。”我又皱起了眉头,“她到底怎么了,您不能告诉我吗?您不说,我心里总想着这事儿,也没心思学习。”他想了想,“那去我办公室说吧。”

  说着,走了,看着他一脸沉重,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到了他办公室,“您快告诉我吧,我都要急死了。”我拽着他的袖子说着。

  “我说完,你得保持冷静,不许冲动,不许....”他还要继续说,我却打断了,“行行行,您快说吧,我都答应您。”

  他叹了口气,“你们班主任被市教育局的人抓起来了,说是补课的事,最后的处理结果也许会是开除公职。”

  “什么?!”

  “冷静点啊,别惹事,这事也别告诉别的同学,我可是只跟你一个人说了。”他说道。

  我冷静了下来,“知道了,那我回班了。”我冷静极了,江主任看着我如此反常,不禁有点担心了,“别影响你学习,都高三了,你可得专心学,别让其他的事影响了你。”

  “我知道了。您忙吧,我回班了。”我点了点头,心里有了别的打算,转身出去了。

  市教育局,很好。我到了班,拿上了钱包,走到了尹雨珊那,“珊姐,我出去一趟,江主任要是问的话,你就说我去后楼问老师题去了吧。”她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你干嘛去?”

  “家里有点事。”

  她也无心多问,“哦,好。”

  “班主任不在,别让班里太乱,多管管吧。”我说了一句,她点了点头,“放心吧。”我出去了,直接翻墙出了学校,打着车直奔教育局。

  “请问你找谁?”一楼的门卫把我拦住了。“您好,张局办公室在几楼?我是他妹妹,找他有急事。”门卫看了我一眼,“妹妹?他怎么可能有你这么年轻的妹妹?”门卫显然不信。我笑了笑,“您不信?那让他下来接我吧,您就信了。”

  我这么说,他一个门卫显然不敢让一个局长下来领人。

  “领导们都在四楼会议室开会,他办公室在三楼,那你先去三楼他办公室等会儿他吧。”

  “好的,那谢谢您了。”我非常有礼貌的微微欠身。到了三楼,果然,所有局长屋子的门都是锁着的,天助我也。我直奔四楼会议室跑去。站在会议室门口,里面正在讨论关于班主任的事儿,我想都没想,敲了门,进去了。

  “你是?”会议主持看着我,愣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张局站了起来,一脸诧异。

  我关上了门进去了。

  “我是你们正在讨论的这位老师的学生。一高中3年16班的。”我简单介绍了下自己。

  “我们正在开会,请你先出去吧。”会议主持说道。

  我笑了笑,“如果你们不是在开这个会,我也不会到这儿来。我有几句话想说。”

  “这不是你一个学生该参与的事。”一个男的开口了。

  我笑了笑,“你们讨论的是我的班主任,我怎么不能参与了?”

  “这是我们教育局内部的事,你出去吧。”

  我又笑了笑,“我不想耽误各位开会,但是我想代表我们学生说说我们的看法。”

  “让她说吧。”张局开口了。再也无人反对。我感激的看了张局一眼,随即开始说。

  “首先,我想问一问,教育局有什么资格把老师抓起来,谁给你们的权力?你们属于司法机关吗?”我质问着在场的每个人,当即,所有人脸色变了。

  “谁给你的权力来质问我们?”一个人带着几分怒气看着我。

  “我是公民吧?我是群众吧?你们是为群众办事的吧?为人民服务的吧?受人民的监督的吧?我不满意,怎么就不能提出来了?难道要我去举报你们吗?真是想公事公办吗?”

  他们都笑了,“告?你去告啊!真是有意思!”一个人不屑的说道。“您是认为告了也不会有人管你们吗?”

  “我们又没违法,谁能管得着我们?”我又笑了,“我们班主任已经消失24小时以上了,请问,你们讯问也好,怎么都好,超过了法定的时间,就是变相的刑讯逼供,各位不知道吗?”

  “那是她不配合工作。”一个人说道。

  “她不承认,你们就关她到她承认为止吗?谁给你们的权力?你们凭什么限制一个无罪的人的人身自由?!”我再次质问他们。

  “讯问是惯例,她配合我们招认了,罚款也就没这么多事了,现在她既然不肯承认,那我们就跟她耗着,跟我们耗,耗到最后是她自己吃亏。现在不仅是罚款能了事了,开除公职都是轻的。”

  我听完,诡异的一笑,“她不承认是因为你们的讯问内容不实,你们不去继续调查取证,反而一直逼着她去承认不属于她的错误,真是可笑。”

  “还轮不到你来指责我们!你出去!”一个人气得站了起来。

  我笑了笑,“话说完,我自然就会出去。那不跟你们纠结你们是否违法的问题了,我又没有能力把你们关起来,直到你们承认违法为止,是吧。”说完,有几个人要发作,我却适时的开了口,“那第二个问题,你们不知道这位老师是高三年级的班主任吗?”

  “高三年级班主任怎么了?高三年级班主任就特殊了吗?”一个人死死地瞪着我,我笑了笑,“当然特殊。你不知道她带着一高中两个文科最强的班的课吗?不知道她的班是文科第一吗?不知道她的学生里有市里文科前几名的学生吗?你们在这种时候把她抓起来,甚至要开除公职,就不怕会影响我们这些高三学生吗?!”

  我说完,一个人又开口了,“就算全市文科第一在你们班,又能怎么样?一高中哪儿特殊了吗?你一个学生凭什么在这儿指手画脚的!你们学校领导说话都不好使,你以为你自己是谁?”

  我听完,看了看他,冷冷一笑,“我是谁?我就是普普通通一个学生,你们教育局是干什么的?不就是为我们学生服务的吗?怎么,学生的话都不听,那你们管什么?你们只管出题不管育人这可以,但你们不能只管看着喜报听着佳音,不管学生的感受吧!我们一高中不特殊,但是H市没有我们一高中,你们市教育局一样什么都不是!一个市级单位又怎么了?没我们一高中学生考出来的成绩,你们在其他十几个市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

  “你给我滚出去!”一个人愤恨的站了起来,指着门口。

  我笑了笑,“滚?你又算什么?怎么滚?老师们没教,您教教我?”

  “别闹了,回学校去!”张局低喝了一声,我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

  “我话还没说完呢。”

  一个人又开口了,“你是想你们班主任开除公职,你也被开除学籍是吧?”

  我听完,笑出了声来,“赤裸裸的威胁吗?开除学籍?一高中开除学籍的几条我哪条满足了?凭你一句话想开除我的学籍?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你以为你是谁?想开除你,我一句话的事!”他继续威胁。

  “是么?开除学生是学校说了算吧,得按规定办事吧?你凭什么一句话就能开除我啊?”我继续诱导着他。

  “你不信?那咱们就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给郑亚军打电话,你现在就得收拾东西回家?!”他说着,拿出了手机,我淡淡的笑了笑,也把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

  “信,怎么不信。打进门开始我就把你们说的话录下来了,我信你们一句话能开除我学籍,但是你们信不信,我把这录音交上去,你们在座的没几个能脱得了干系!”我说完,众人惊慌失措的表情,让我觉得爽极了。

  “手机留下,你出去。”一个人算是冷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那我要是不留下呢?”

  “那你今天走不出去。”那个人继续威胁道。

  我笑了,“手机送你们了可以呀,不过我是联网录的,同学在学校那边接收着呢,谢谢您,又加了这么重要的一句话。还威胁我?哈哈...”我说完,那个人脸色煞白,再没有人说话了。

  “行了,录音就录到这儿,收获也够丰富的了。看好了啊,我不录了,你们该说什么说什么。”说完,收起了手机。

  “别以为你有录音就能把我们怎么样,就凭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想扳倒我们一群人?”

  我笑了,“跟你们比背景,我确实普通了点。跟你们比地位,我确实目前比不过。但是同样,比学习,我可以非常自信的说,M省05级的学生里面,没人比的过我。”“大言不惭!”几个人不屑的看着我。我笑了笑,“是你有眼不识金镶玉才对。06年省里综合能力竞赛,第一名是我。07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选拔赛的最佳个人奖是我。今年全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我是满分。刚完事的全省联考,我是文科第一。我叫谭可馨,请想记住我的人记住我,开除学籍请尽快,别等到我毕业那天。开除学籍也无所谓,省实验T市一高会争着抢着要我,我没什么可担心的。只是今年高考,损失的是你们。”我说完,几个人变了脸色,诧异的看着我,不过还是有个人说了句算是比较硬的话。

  “学习再好能怎么样?就你这样的素质,将来也发展不到哪儿去。”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对,您说的对,学习好不能代表什么。我的素质高低,也不劳您费心。我为什么站在这儿,各位清楚的很,我不是来无理取闹的,不是来跟你们聊天的,我是来为我们班主任说话的,什么叫素质?我不懂什么是素质,我就是知道感恩。有恩必报,同样,有仇也是必报。有句话叫,三军不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我才17岁,将来怎样,谁也不好预测什么。但是有一点,请各位记住了,我们班主任这件事,如果各位继续揪着不放,或者真的给她开除公职,那咱们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总有一天,我会十倍百倍的报答各位。”

  “就凭你?”又有个人不屑的看着我,我甜甜的笑了笑,“信不信由你们啊。话我今天放在这儿,超不过五年,我一定会比你强。”我指了指那个人,他气坏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滚出去!”

  “话没说完呢,您再忍耐一会儿。”

  我刚要继续说,“你现在给我回学校去,马上。”张局沉着脸,看着他那样,稍微有点害怕,“我没说完呢。”

  “是不是让我给江志平打电话,让他来接你?!”他瞪着我,我撇了撇嘴,“谁来也不好使。”我强压着心里的恐惧,说出了这句话。

  “很好!”张局显然是生气了,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号码。我不管他,继续跟教育局的人理论。

  “我希望你们尽快放人,这件事也马上了结。我不希望把这件事闹大,但是希望你们能相信我有把这件事闹大的能力。”

  “闹大?有种你就闹,我看你能把事情闹的多大!闹的越大对你们班主任越没好处!”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班主任一点错都没有,你们凭什么这么对她?”我为班主任鸣着不平。

  “就凭她教出了你这么个没有教养的学生!开除公职,没的商量!”一个人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皱了皱眉头,“我话说的不好听,态度不好,我自己知道,但是理是这个理。如果你们处理结果公平,我可以给你们道歉。”我语气平和了些。

  “呵呵,是么?你现在跪下来给我们磕个头,认个错,我们兴许会考虑考虑放过她。”一个人极其阴险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皱了皱眉头,“放过是怎么放过?是什么处理结果?”我继续问道。

  那个人阴险的笑了笑,“我们会考虑考虑,兴许就不用开除公职了吧。”

  “你说话算数吗?”我又问了一句,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张局却开口了,“王哥,为难一个孩子干什么。”我清醒了过来,是的,现在就算我真的跪在他们脚下求,都是没用的。

  我笑了笑,“如果今天结果出来了,是公平的,我会满足您,让我怎样都可以。”

  “那你就回去,慢慢等结果吧。”一个人冷冷的说道。我知道,这样的处理结果不会让我满意。

  “那我再说一句。群众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我们学生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我们有自己的圈子,我们有父母,父母也有自己的圈子。明天,如果你们还给不出一个让我们满意的答复出来,我绝对会闹到让你们满意。”我话音刚落,门开了,江主任进来了,他看着我,目光犀利得吓人。

  “不好意思各位,是我们没管好学生,让她打扰各位开会了。”

  “没事,带她走吧。”张局开口了。

  江主任走了过来,拽着我,我顺从的跟他往门口走。

  “这个学生,我劝你一句,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一个人又开口了,我站定,回过头,笑了笑,“与君共勉。”说完,被江主任一脚踢了出门,他关上了门,我站在门口,听着里面乱成了一团。

  自己满意极了。他沉着脸,拽着我下了楼。到了楼下,他上了车,我刚要跟着上,他却关上了车门。

  “跑回学校,20分钟之内,到我办公室。开车。”说完,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儿,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远处,我无奈的撇了撇嘴。身上带着钱包,却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打车回去,开始跑了。20分钟?4公里?也就是4分钟要跑800米,正常体育测试也不过是4分20秒及格,3分20秒满分,我要以那个速度跑回去么?我来不及多想,全速跑着,时不时看着手机,还有3分钟的时候到了学校门口,可是他要求是20分钟之内到他办公室,来不及休息,全速跑到了他办公室,门都没敲,进去了,直接坐在了地上,喘着气。他看了眼表,半天没说话。

  我气喘匀了,站了起来,走到了他身边,“老师...”

  我叫了一声。

  “你答应我什么来着?我让你回去好好学习,别闹事,你倒是好啊,直接跑到教育局去了!”他瞪着我。

  我抿了抿嘴,“我错了。”

  “我说话不好使是吧?你错了?你明知道跑出去了我肯定会知道,不是还敢出去么?”我低下了头,没什么可解释的。

  “这事你能不能不管了?”江主任带着几分无奈道。

  我想了想,“我们班主任没事的话,我自然就不会管了。”

  江主任叹了口气,“她的事已经定下来了,开除公职是肯定的了,你再怎么闹也没有用,过两年学校想办法再把她返聘回来就是了。”

  “定下来了?谁定的?什么时候定的?”我带着几分怒气,愤恨的问道。

  “没定下来的话我也不可能在你们班说要换班主任的事,早就定了。所以你就别再想其他的了,安心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换了班主任,我学不下去。”我说的是实话。

  江主任叹了口气,“改变不了现实就得接受现实,这么的吧,也不换别人了,我带你们班去,这总行吧?”

  我听了,笑了笑,“我没事,您放心吧,我先回去学习了。”

  我刚要走,江主任拽住了我,“我跟你一起回班。”

  我听了,不禁皱了下眉头,“您不用看着我,我不跑了。”

  他笑了笑,“跑了这么远回来了,想必你也跑不动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嗯,是跑不动了,您忙您的吧,我回去了。”

  “看着你点吧,不看着你指不定又闹出什么来。”说着,搂着我一起回了班。

  他坐在了前面,我坐在座位上,看着他,确实很熟悉,比班主任更熟悉,可是少了班主任,总觉得心里缺了点什么。也许他接这个班主任,我会更如意,更顺心,跟他接触也会更多,可是真的就这样,班主任不在了,我还是好难受。我扭过头,看着窗外的风景,想着曾经跟班主任有过的点点滴滴,想着她的身影,不禁眼圈红了。手机震了一下,我拿出了手机,竟然是班主任的信息,我带着几分欣喜,打开来看,好长,好长,好长。看着开头,我眼泪就掉下来了。

  “可馨啊,我不能陪着你走完这高中最后一年了......你要好好学,没有我管着你看着你,你要自觉一点,别再那么不听话,别再做与学习无关的事了......”我泪眼滂沱,看着班主任跟诀别似的话,我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她后面又嘱咐了好多,好多好多,再往后,就是对班里同学们说的话了,我看了,更是心酸。她几乎跟每个人说了句话,让我去转达,我手里攥着手机,感觉它有千斤重。

  我含着泪,回复着,“您跟我说的话我会记住,只要您陪在我身边,我一定会好好学。您要对其他同学说的话,您回到班里的时候自己说吧,我就不一一转达了。您放心,过不了多久,您就会回来的。这个班不能没有您。您在家里就当是休息了,少了我们气您,不是也很好么,让您清净两天,您不要想我们,但是我们会一直想着您,我们想气您,想听您继续骂我们,我们想您了,真的好想。别的不说了,您不在这个学校,我就不念了,但是我想念完这最后一年,所以,您一定会回来。江主任就在讲台上坐着看着我们,有他在您可以安心休息几天了,我先不跟您聊了,他发起火来没您在身边帮我说话,我应付不了。您开心点,放学之后我再跟您联系。”我发完,手机刚要收起来,却被江主任看见了。

  “手机给我。”他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瞪着我。看着我掉着眼泪,不禁有些心疼了。

  “上课呢玩什么手机,给我!”他说着,夺过了手机,开始翻看,我趴在桌上一直哭着,心里难受极了。他看完了短信,手机放在了讲台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了我,俯下身子,摸着我的头。

  “你难受我知道,但是改变不了的事就别再去想了行不行?你现在这样怎么学习?你学不好,丁老师不也得怪自己么?”他跟我讲着道理,我停止了哭声,是的,哭没有用,要去做,才有用。我坐起了身子,擦干泪,冲着他笑了笑,“您放心吧,我会调整好心情的,您不用担心。”

  江主任看着我懂事的样子,既心疼又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笑了,“没人帮你说话你就老实一点,别让我再看见你违纪,听见没?”我笑了笑,点了点头。他把手机放到了我桌上。

  “我去礼堂开全体教职工的会,你看着点你们班纪律吧,有事给我打电话。”我点了点头。他笑着出去了。我却有了其他的想法。10分钟过后,我走到了五楼的广播室,开了广播。

  “各位同学,耽误大家几分钟的时间,我想请大家停下来,听我说几句话。”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

  “我是3年16班的谭可馨,在这儿,完全是以个人身份说这些,也是完全以个人身份,求大家帮个忙。到这个学校两年多了,高一高二的同学可能感触还不算深,但是大家也上了这么多年学了,从小到大,从小学到初中到现在的高中,我想请大家回忆一下,是不是有这样一位老师。她从早到晚陪在你身边,早晨无论到校时间多早,她都会跟你一起到校,晚上无论咱们课上到几点,无论她有没有课,她都会陪着你直到你放学。大大小小的考试,你进步的时候她会为你开心,你成绩下降的时候她会为你发愁,你骄傲的时候她会一盆冷水泼下来,你低落的时候她总会说些鼓励你的话,让你重拾信心。她也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在她心里,你可能比她自己亲生的孩子还重要,可能对你的关心和关注比对她自己的孩子还多。我们还是孩子,难免会犯各种各样的错,她会骂我们,批评我们,也许还会恨铁不成钢的打我们几下,但是我们却不会恨她,因为这个人,是除了父母之外,真心爱我们,打心里为我们好的一个人。这个老师是谁,想必大家都知道,是,就是我们的班主任。”

  我说完,听得见楼下班级里的躁动,我又继续说,“我在这儿,不是单纯为了赞美他们,我想说,班主任为我们做过太多太多,我们是不是也该为他们做点什么。今天,我知道了一件事,我们3年16班的班主任丁丽君老师,因为补课的事,被教育局的人抓了起来,目前已经超过24个小时了。我非常恨,我恨教育局的这些领导如此刑讯逼供一般的对待这位对我来说如同父母的老师。教育局的人说她在校外补课,但是大家想一想,哪位老师不这样?而且补课的原因不也是我们的家长求着他们,他们才不得不开课么?就算补课成风,我想说的是,我们班主任补课,没收过我们一分钱,3年14班、16班的学生应该都知道,完完全全义务给我们讲课,就这样一位老师,教育局的人却把她抓了起来,甚至要开除公职,我想问问,公理何在?”

  我说完,楼下更是乱成了一团。

  “我在这儿,真的想请各位同学帮帮忙,请大家想一想,易地而处,如果出事的班主任正是你们的班主任,你们会怎么样,你们会不会跟我一样的气愤,跟我一样的不平。千错万错,老师们有什么错?错也是错在我们学的不够好,才需要出去补课,错就错在这个唯分数论的教育体制,我们不得不补课,错就错在这个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制度,我们没办法不补课。老师们又有什么错?!”我说完,听得见底下的掌声和欢呼声。

  “同学们,现在还不是欢呼的时候,我现在的心情非常沉重。因为我们班的班主任要被换掉,这样一位一心为了我们好的老师,要离开这所学校,我不服,不平,更多的是不舍得。她真的很好,很好。不知道大家认不认识她,她虽然是厉害的出名,可是大家可以问一问我们班的学生,问一问她教过的14班,还有理科班的六个班,她对大家如何,是不是实心实意的为大家好?哪个学生看了她不是亲热的打招呼?她有多随和,大家有目共睹。她课讲的怎么样?听过的是不是都知道?历史这样一门死板的学科,她讲出来是不是让你们特别有兴趣?这样一个课讲得无可厚非,师德更是出众的老师,却要被开除公职,大家觉得公平么?凭什么?是不是?她但凡有一点缺点,也就是她太过正直,她认定不是自己的错,就不会去承认,就像这次被冤枉也一样,咬定青山不放松,一直不肯承认不属于她的错,才被教育局关了超过24个小时,不眠不休不吃不喝24个小时,我想问问,他教育局有这个权力吗?凭什么去这样虐待一个受人爱戴的老师?人性何在?公平正义何在?就是因为她不肯交几万块钱的罚款吗?她不同流合污就要受到这样的排挤和不公平的待遇吗?她不摧眉折腰、不肯向不合理不合法的势力低头,就要她接受这被开除公职的结果吗?”我说完,底下更是气愤极了,呼啦啦乱成了一团。

  “我们每个人都有良心,都有一颗感恩之心,就算这两种心都没有,我们起码的正义感还是该有的吧?!如此不公的对待这样一位老师,一位没地位没背景的老师,我们能容忍么?”我说着,底下又开始乱了。

  “不瞒大家说,我下午自己去了教育局了,他们刚巧几位领导在开会。今天天很晴,不过我进去了,真的是感觉一片黑暗。什么法律什么道德,在他们眼里都没有钱重要。什么公平什么道理,在他们眼里他们自己就是天,他们说的话就叫道理,我说什么都叫无理取闹。同学们,是我有幸看见了这社会最阴暗的一面,还是这个社会原本就是处处黑暗,我们却一直看不见?今天一个领导说了一句话,让我非常诧异,他说,他一句话我就会被开除学籍,我笑了,问他,我没违反任何的校规校纪,凭什么要开除我?他说,信不信他现在就给郑亚军打电话,一句话的事,我就得回家。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信了,我信这些所谓的领导的办事能力,我信他们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我也信了官官相护不仅仅是封建所社会独有的。我信了,但是我不信我被开除了学籍我就没有未来,我也不信我的这群同学、校友们看到他们这样一手遮天能够坐视不理,所以今天我站这儿,想求大家,帮帮我,帮帮我们班老师。你们不知道,一个人站在一群自恃很高的领导们面前说话,一个人对着七八张嘴,有多难。我的声音不够大,因为我就是普普通通毫无背景的一个学生,所以,我需要你们,需要大家。今天跟他们说话的录音我已经放到了贴吧里,想听的同学尽可以去听,我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里面还有个人这样说,他说,一高中算什么,我当时真的是非常气愤,一高中是我们的母校,我们可以说它千百般的不是,但是他凭什么来对我们的学校指指点点?!呵呵,一高中算什么?我一个学生算什么?我真的想让大家,跟我一起告诉这些教育局的人,我们一高中到底算什么!我们这些学生到底算什么!”说完,群情激奋,我淡淡的笑了笑,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也许今天下午我很无助,我受尽了他们的侮辱,无所谓,我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和气愤,跟我一样的有着满腔的怒气,那么我请大家,求大家,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留不留自己的名字都可以,写一句也好,一篇也好,请大家帮帮我,支持我,我需要我的班主任,我们16班每个人都需要她,我求大家帮帮我们。我真的是很无助,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在那些教育局领导面前软硬兼施都不好使,委曲求全也没有用,所以我来求大家,求我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相信我们能团结到一起,让我再次站到教育局门前的时候有些底气为我的班主任去争取,去鸣不平。如果大家愿意帮我,请用你们的声音告诉我,好么?”我话音刚落,底下接连起伏的传出了,“我们愿意!”我真的,感动得眼眶湿润了。

  我哽咽着继续说,“我们班主任刚刚给我发了一条这样的信息,我读几句给大家听吧。她说:对不起,我不能陪着你们走完高中的最后一年了。我不在,没有人看着你们、管着你们,你们要好好学习。我虽然很舍不得,但是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将来走向社会,别像老师这样,棱角太多,终究会被人磨去。没我在身边,你们要好好的,别再看小说、玩文曲星了,也别再听歌、唠嗑了,作业要按时写,虽然我不能检查了,但是你们要自觉。也没机会再骂你们什么了,早知道...早知道之前少骂几句,多说点想说的话好了。别的也不说了,好好学历史,好好学数学,好好学...好好学每一科吧。两年的回忆太多太多了,我会记住你们每一个,我的孩子们。”我读到这儿,已经哽咽的不能再读下去了,底下安安静静的,我知道,大家也是感动。

  我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继续说,“我就读到这吧,如果大家被这样一位老师所感动,请大家用笔写出来,告诉教育局的人,我们需要这样的老师。过激的话不要写,以免对大家有影响。还有十多分钟放学了,大家没什么事就写写,完全自愿,5点40的时候我们16班的同学会去各班收,感谢大家的帮助,不多占用大家时间了,谢谢大家。”说完,底下自发的鼓起掌来,我关了广播,跑到了楼下班级里。

  一进班,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我,我有些感慨,“大家别以为我说的话是假的,我这儿有君姐的短信,大家传着看一看,她跟每个人都说了句话。我相信咱们班同学跟我一样,舍不得她走,因为她也不该走。她对大家有多好,大家都知道,多的我也不说了,她为咱们做了这么多,又因为咱们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是16班的,就该为她尽自己的一份力。”

  “对!”

  “CTMD教育局算个JB!”

  “我听那个录音了!MD一群装B的人!干死他们!”说着,底下乱成了一锅粥,群情激奋啊。

  “大家小点声!我说了,别有过激行为,咱们现在需要的是理性的解决问题,如果单纯想报复,不用各位出手,我自己会解决,还没到那一步,就算到了那一步,大家也不要参与,我自己就够了。”我看得出大家的感动。

  “可馨姐,你不能不让我们参与,她对我们大家都很好,我们也得为她做点什么!”张恺倒是开口了,随后,大家都开始响应。

  “咱班男生一会儿就堵着教育局的门去,出来一个打一个!MD欺负君姐,都TM找死!”他说完,底下男生个个摩拳擦掌的,我皱了皱眉头,“你们别乱了行不行?君姐不在没人镇得住你们了是不是?我说了,不需要就是不需要!起码现在还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起码处分决定没有下发下来,还有转圜的余地,你们这么闹,被公安局的抓起来了还高不高考了!”

  “你不也一样吗!”他们又开始跟我犟。

  “我现在不去,你们也别去,就算有去的那天,也不是我们去,我来找人出这口气,不会跟我,也不会跟大家有任何关系,行了吧?!都冷静点!有什么话,想对班主任说什么,写出来,五点四十的时候,江邵中张恺去高一年级,珊姐和陈晨去高二年级,赵冲跟我去高三年级,其他同学自愿,想跟谁就跟谁,肯定是高一高二不好发动,大家保持安静,虽然老师们都在开会,没人管咱们,但是也别搅和的走廊里一锅粥,行吧?别因为咱们班的事搅和的整个学校都不消停,他们写的东西收回来了塞我书包里就行,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静,注意纪律,别让江主任看出什么来,瞒住所有老师,行吧?”

  “没问题!”他们应着声,我嘘了一声,他们又安静了。开始写东西。

  其实我知道,写的内容不需要太多,一句话就够了,“老师,如果你不回来,我也会走。”要的不是内容,而是众志成城的气势。晚自习之前,所有班级同学出动,在各个楼层传动。顿时发现,校园里充满着爱。高三年级各班更是配合得很,有人脱下校服,把字写在了校服上,有人撕开了历史书,在上面写着自己要说的话,好多好多,每个班都有七十多封,真的是全员出动。我感动,为大家的帮助而感动,我想说声谢谢,却没有地方去说,不能再私自开广播了,这已经是违反校规了。我书包已经被塞得满满的,三千多封信,要怎么塞才能塞得进去。有几个同学也腾出了书包给我,我把东西塞进去,6点整,晚自习铃声响起,我们教室再一次恢复了平静,我知道,这平静后面压抑着多少情感。也许这一次不成功,但是就这三千封信,足以给班主任些许安慰了,我们认可她,就算全世界都否定了她,我们依旧认可她。

  我坐在那心不在焉的看着书,历史书,不是因为喜欢,是因为看着这本书,能想起我心里的那个人。同学们跟商量好了似的,都捧着本历史书看,虽然,是数学晚自习。过了十分钟,江主任进来了,在班里走了一圈,又走回了讲台上,看着我们集体看着历史,他有几分无奈,又有些许感动。

  “老师...”我叫了一声,“嗯?怎么了?”他关心的问道。

  “我胃疼,想出去买点药。”我一副痛苦的表情,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走吧,我带你去。”他竟然这么说,我摇了摇头,“您的晚自习,您在这儿吧,找个同学陪我去就行。”

  他想了想,“江邵中。”他叫了一声,我愣了一下,“陪她去诊所看看。”江邵中看了我一眼,倒是很能装,点了点头,扶着我出去了。到了楼下,他放开了手,“你又想干嘛啊大姐。”

  “买信封,订书器,胶水,再不做来不及了。”

  “你是真能折腾。”他说完,我冷冷的看着他,“你有点人性没有?”

  他愣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想折腾,你要是不想,现在上楼去告诉你爸我想干嘛,行吧?去吧!”我说完,往外走,不理他。

  “你别生气啊,我不是那意思...我错了行不行?我说错话了...我陪你一起折腾,行了吧?”他一路上哄着我,我心烦的很,也还是没好好搭理他。

  买完了东西回来了,“你一会儿想尽任何办法,第二节晚自习的时候把你爸支走,留在办公室里别让他出来,听见没有。”

  “啊?我哪儿有办法啊。”

  “我不管,那你就找他问问题去!”他皱了皱眉头,“行吧,我尽量。”

  “你别尽量,我是准备二晚去五楼弄的,他要是中间回来发现我不在,我就死定了。”

  他笑了笑,“行行行,哪儿舍得让你死啊。”他应承着,我没管他,东西塞在了他衣服里,回到了教室。

  “没事了吧?”

  “嗯,吃完药了,好多了。”

  “晚上没吃东西吧?”江主任继续问。

  “吃了,吃的太凉了可能。没事了已经,您放心吧。”我坐了下来,继续想着怎么去弄这些东西。他也没再多问,给我从办公室接了杯热水过来了,我看着他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一晚下课,江邵中上了讲台,果真把江主任支走了,我开始行动了。

  “来俩人帮我把东西送上去呗。”说完,N个人出动,我笑了,也没管他们,拿着四个书包上去了。所有的信倒在了地上。

  “好了,你们都回班吧,把这几个书包也还回去。”

  “我们帮你弄吧。”他们还是不肯走。

  “不用了,我慢慢弄就行,马上月考了,你们赶紧学习,考好点给咱班老师争口气啊。”他们想了想,也没再说什么。下去了。

  我一个人坐在地上,开始粘粘补补整理着,数着数目,3342封,外加一件校服上衣,真的是够多了。我订成一本一本的,每一本是一个班的,一共48个班,确实很多。每个班用一个大信封装好,上面写上班级序号,都弄完了,把那件写了字的校服穿在了里面,外面穿上了自己的校服。抱着这48个信封下楼了。江主任应该不在班吧,班里没有老师,我进去了,把信封放进书包里,还是有二十多个放不下,找了个袋子装了进去。把里面的校服脱下来反面叠着放进了袋子里。刚要穿上校服,江主任进来了。

  “折腾什么呢?”

  “刚才有点冷,借了件校服穿上了,又热了...脱了下来。”

  “你发烧了?”江主任关心的摸了摸我额头,“没有,没事的。”我笑了笑,拿起书来看,依旧是历史书。

  江主任注意到了我座位下面的袋子,“这是什么?”我紧张了一下,随即轻松的说,“各班交上来的体检表,太晚了,明天再给医务室送去。”

  他点了点头,没怀疑什么,“哦,对了老师,咱们学校一共多少人啊?”他想了想,“3343吧。”

  “哦,那就对了。”我点了点头。他以为我是在核对体检表的人数,也没再多问。

  就这样,平平静静的到了放学时间,他是值周老师,去走廊里了,我背起书包,拿起袋子低调的回了家。到了家,开始给各个家长打电话求助,想让他们明天跟我一起去教育局。我们约定了时间,上午9点,教育局门前。家长们都是听同学们说过了,也是气愤不已,而且高三再换班主任,也是不利于大家学习。9点钟,我带着东西到了教育局门口,教育局门前停满了车,是我们这些家长们开来的吧。我们班本就是好班,家长基本都是有地位或者有钱的人,看着我来了,一群家长围了上来,“叔叔阿姨好,真是不好意思,麻烦大家了。”

  “说的哪儿的话,昨天邓欣回家就跟我哭,说是你们班主任被换了,你就是不说,我也得去你们学校找去。”

  “就是,这么好的老师换了,高三还换班主任,肯定耽误孩子学习。”云云,众人乱成了一团,我笑了笑,“叔叔阿姨,咱们进去吧,也别耽误大家太多时间,就是想让教育局的人看看咱们众志成城就行了。”

  我说着,跟着他们进了教育局大门,门外已经站满了保安,看着我们一群人站在这儿,以为是群众事件呢。

  “麻烦让一下,让我进去。”我跟那个昨天的保安说了话。

  “你怎么又来了?”我笑了笑,“啊,看不见么?给我哥送东西。”我指了指手里的东西,他看了我一眼,以为我跟这些家长不是一起的呢,竟然放我进去了。这群家长就在门口等着,我回头冲他们鞠了个躬,上去了。三楼依旧没人,四楼会议室又在开会吧,我敲了敲门,倒是没直接进去,等着里面人应了一声,我开了门,笑着进去了,随即,笑容僵住了。我们学校的白校长、江主任、赵主任、李主任都在,看着我大包小瘤的站在那,都愣住了。

  “就是这个学生,昨天到我们这儿无理取闹的,占德啊,这样的学生你们都不处理么?”坐在把头位置的人说话了,估计是局长吧。

  “你不上课来这儿干嘛?”江主任看着我,问道。我舔了舔嘴唇,笑了,“昨天跟各位领导说的有点激动,今天来道个歉。各位也别跟我一个小孩儿一般计较。”

  “就这事?行了行了,回去吧!我们开会呢。”张局打着圆场。

  我却走了进去,手里的袋子放到了桌上,又把书包放了下来,打开,把里面的信封一个个的拿了出来,袋子里的信封也掏了出来,四十八个信封摆在了桌上。

  “这是我们同学给教育局写的信,希望各位能看看,改变你们关于我们班主任老师的处分决定。”“你以为,就几十个同学,就能改变我们决定么?几个学生就以为自己能代表全世界了?真是幼稚!”那个领导继续说。

  我笑了,随便拿起了一个信封,打开了,“这是1年14班同学写的,一共72人。”说着,扔到了桌上,“这是2年3班同学写的,一共71人。”又拿了一个袋子,“这是3年14班同学写的,一共74人。”

  我推了推桌上的袋子,“一个年级16个班,三个年级,这儿一共有48个信封。我们学校一共3343个人,这信封里一共3342封信,还有一封,在这儿。”说完,脱了校服外衣,里面还是一件校服,也脱了下来,扔在了桌上。上面的字清晰可见,“还我老师!”我做完这一切,屋里气氛立马紧张了起来。

  “这是你自己弄的吧?凭什么说代表全校学生?”我笑了笑,“这样,您随便拿个袋子看一看,字迹是不是一样,或者这样,我按班级顺序装好了,您要想去查,随便去查,有的有名字,有的没留名,但是字迹可以对的出来,看看有没有人认领,如果这3343封信有一封是假的,是我代写的,是我们虚张声势骗你们的,是我们弄虚作假糊弄你们的,我接受任何处分。”我说完,他们个个吸了口气。有些人还真拿着信封开始看了,真经不怕火炼,看吧,越看你们越生气。

  “你们学校领导是干嘛的?就任由她这么胡闹?任由她这么搅和么?”那个人开始说我们学校的几个领导,我笑了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您根本就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又来冤枉我的老师们?昨天下午,全体教职工大会,在礼堂开的,开到了6点,我用学校的广播说了几句话,没想到,同学们这么响应,群情激奋我也没有办法,那既然我说的话,我就要负责任,所以今天带着同学们的意思来了,想让各位领导看一看,什么是民意,什么叫众志成城,看看我一个学生不算什么,这3343名学生加在一起,能不能算点什么。我们一高中不算什么,这三千多名学生团结到一起,我们能不能算点什么!”我愤恨的看着他们每个人。

  “你一个学生,胡闹什么!是你该管的事吗?”白校长说话了。

  我笑了笑,“校长,他们要开除的是我的班主任,跟我有直接关系,我们班主任也是给我补过课,我不算是当事人我也该算是个证人,她一分钱都没收过,凭什么这么对她,你们凭什么这么处理她?”我质问着他们,局长又说话了,“你一个学生,凭什么在这儿这么质问我们,你有没有点规矩?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我什么身份?我就算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就算我是个路人,我看见自己看不过眼的事,看到不公平的事,我也有权力说出来。”

  “一个未成年人,少从这儿对我们指手画脚的,言论自由,你也有你的权力,前提是你成年!”

  我笑了,“不懂法就不要跟我说法律好吗?我生下来就是个公民,公民享有的我从出生就享有了,您觉得您从18岁才开始有这些权力的,不代表我就得从18岁才开始行使这些权力,就像您觉得您很公平公正,我不一定这么觉得一样。”我说完,江主任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话放在这儿,你们学校几个领导也在这儿呢,谁都不用再说什么,这个事决定了,就这么办了,谁说什么也不好使。你以为你发动了全校学生就好使了吗?笑话!想威胁我们?你还嫩了点。”教育局局长说完,我笑了,“学生说话不好使,学校领导说话您也不听,很好啊。那我告诉您,今天您是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你以为你是谁!”这个局长愤恨的看着我。

  “我是谁?我就是普普通通一学生。”

  “那我凭什么听你的?笑话!”

  我笑了,“没说让您听我的啊,是这样,您一直在开会,外面什么情况您可能还不知道,那您可以从窗户往外看一看,看看门外停了多少辆车。”他们齐刷刷的看向了窗外,都愣住了。

  “你什么意思!”

  我笑了,“没什么意思啊,您放心,绝对不会转化为暴力事件,这门外的车是我们学生家长开来的,人不算太多,我们班一共72个人,门外的也不多,就五十多位家长,你们的保安把他们拦在外面了,不让他们进来。我们班同学的家长们素质都很高,你们放心,大家人身绝对是安全的。不过你们看门外的车号也应该知道,各个系统的都有。你们在坐的几位领导,副科级、正科级,就算坐在中间的这位您是副处级,那下面级别比您高的领导可是有的是。您在上面坐着,您猜他们在底下晒着是什么感觉?会不会生气?布衣之怒不可怕,楼下虽然没有天子,不过我听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嗯。不用怕。”

  我说完,教育局领导脸色变了。

  “您别怪我,现在就算您一句话让白校长给我个开除学籍处分,我无所谓啊,大不了换个学校继续念。再大不了我不念了,凭着数学竞赛一等奖我也不愁上不了大学。可是您就不一样了,让您从头开始,您可能会举步维艰。”

  “你太过分了!”他愤恨的看着我,我人畜无害的一笑,“我过分?我跟您这么说,今天我把这3000多封信摆在您面前的时候,您但凡有所动容,我都不会出这最后一招,是您逼我的,不是我把您逼上绝路,是您自己走上来的。您也别怪我。如果您还要继续跟我理论,我无所谓啊,我有的是时间,不过您就这么把楼下一群领导晾在那,总不是办法,您说呢?”我说完,教育局几个人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个出了会议室,屋里剩下了我、白校长、江主任、赵主任和李主任,我不禁有点胆怯了。

  “你是真能折腾!”白校长瞪了我一眼,我笑了笑,低下了头,“我是真没办法了。”

  “没办法?你办法这么多还说没办法?这一步步让你走的,多好啊,昨天自己过来,说话的录音都发到网上去了,然后趁着我们开会,发动所有人,之后开始筹备你今天这一出,真行!还骗我说什么胃疼,什么发烧,江邵中还去问我题!你还告诉我这些东西是什么体检表!你真行!很好!”江主任气得指着我骂着,我低着头不敢说话。

  “刚刚不是挺能说的吗?话不是一套一套的吗?现在怎么不说了!哑巴了!”江主任气得站了起来,向我走来,我连退几步,“老师老师...我错了,您消消气...”江主任快步走上来,抬腿就是一脚,“你做什么事之前不能跟我商量商量吗?什么事都瞒着我,有意思吗?是不是今天我们几个不在这儿,你解决完了回了学校都不会跟我们说?!混蛋!”说着,又是一脚,我揉着被踢疼的地方,撅着嘴,“您要打咱回学校,您随便打行不行...楼下那么多我们班的同学家长呢,咱也下去听听吧...”

  校长也站起身,两个主任也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走吧志平,回去再跟她算账,下去看看什么结果。”说着,搂着江主任下去了,我松了口气,跟在了后面。

  下面倒是安静的很,只是教育局局长一个人在那说,解释着事情,可是家长们显然是受了自己孩子的影响,跟教育局局长理论着。我们五个人站在后面听着,真是好笑极了啊。最后的决定是,教育局的人给我们班主任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然后班主任平安无事继续回来上课,我听了,禁不住笑了。看着教育局局长卑躬屈膝的小人样子,我不禁觉得特别解气。想必江主任他们到了这儿,也没少受他的气吧,哈哈,报仇了,爽啊!终于,家长们渐渐散去,门口的车也越来越少了,终于,家长们全走光了,剩下几个教育局领导站在那,一脸颓废。

  “校长啊,咱们也回学校去吧,这都快中午了。”我打破了沉静,校长刚要说什么,教育局局长说话了,“快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吧。”

  “你们去吧,我跟李主任第四节有课,得赶回去上课了。”赵主任说道,“那我跟两个老师先回去了。”我说道。

  “你不能走。主要是请你呢。”教育局局长看着我,一脸面无表情的。

  我笑了,“鸿门宴么?”

  他笑了笑,“感谢你手下留情,没把市长给我找来。”我愣了一下,“嗯?您没看见么?王市长是跟我一起来的啊。是我们班王兆宇的父亲。”我说完,教育局局长愣住了。

  我笑了笑,“可能是嫌等的时间太长,先回去了。”我说完,几个人面色难看的很。

  这时候,张局从楼上下来了,我笑着看着他,他倒是聪明,知道这个时候不往上凑。

  “行了,别的不说了,那就占德,志平,还有这个学生,跟我们吃饭去吧。”教育局局长说完,我刚要再说什么,江主任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笑了笑,“好啊,反正你们天天收罚款收的多,请我们吃顿饭也没什么...”说完,挨了一脚,我撇着嘴看着他,“你给我闭嘴。”江主任低喝着,我乖乖的闭上了嘴。回到他身边,挎着他的胳膊摇来摇去,是在认错,也是在哄他,更是在撒娇。

  就这样,一行7个人去了饭店。张局走到了我身边,不轻不重的拍了我一巴掌,“死丫头,真能给我们出难题。”

  我笑了笑,站了起来,伏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哥,你得谢我。”

  我笑着说完,他愣了一下,“谢你?我想打你!”我撅起了嘴,又伏在他耳边,说道,“这个局长走了,您马上就转正了,还不得谢谢我么。”我说完,张局笑了,摸了摸我的头,“死丫头!灌不死你今天!”

  我又伏在他耳边,“您得保重,别还没转正就牺牲在酒桌上了。”我说完,他又拍了我一巴掌,“你等着吧,看看江志平现在啥表情,我就算灌不死你,回去你也得被他修理死。”

  我听完,撇了撇嘴,顿时逗的兴趣全无了,坐在了座位上,低着头摆弄着手指。

  一桌人坐定,气氛尴尬得很呢。我无所谓啊,反正班主任没事了,挺好的。

  “占德啊,我们研究了一下,这个老师还是应该停职一周,在家好好反省反省,毕竟她的态度太恶劣了。”我听到这个局长反复无常,不禁皱了皱眉头,“为什么?本来就是你们冤枉了我们班主任,还想要她多好的态度?”

  我还要继续说,江主任一个眼神把我瞪回来了。

  “你们老师的事我们已经够给你们面子的了吧?又道歉又没给别的处分,停职一周还不行?要我们教育局的脸往哪儿放?”

  我听了,想想也是,一周就一周呗,能回来就好,无所谓的一笑,低着头继续玩我的手指。菜已经上齐了,酒也已经上来了,看着一人一瓶的架势,就是想用酒拿我们三个出气,可惜了,我们都是酒场上的好手。

  “来吧,一起喝一杯,这几天闹腾得够呛,总算有个了结了。”教育局局长举起了杯,我心里暗骂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呵呵。一起喝了一杯,他动了筷子,我们也开始吃东西。

  “我们这边对这个班主任已经做出了处理,我倒是想听听,你们学校出了这样的学生,预备怎么处理。”教育局局长说完,江主任跟白校长静了下来,两个人显然是为难的很,我恍若未闻,视若未见,继续吃东西,好像与我无关一样。

  “你倒是轻松得很啊,还有心思吃东西。”教育局局长开口了。我停了下来,抬起头来看着他,“嗯?您在说我么?”

  我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他冷冷一笑,“那你觉得我在说谁呢?”

  我笑了,“来之前您说的,主要是想请我吃饭,那我当然给您面子,多吃点了。”

  我避重就轻,扯着别的。

  “呵呵,那你也帮他们两个出出主意,该怎么处理你?”

  “处理我?哦,不用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说完,张局忍不住笑出来了。我也是嘿嘿一笑,继续吃着东西。

  “你还等着学校表彰你呢?”教育局局长没好气的说。

  我又是一笑,“都说了,不用了呢,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这么到我们教育局来闹,又发动全校学生写这个联名信,又把这么多家长带到了我们教育局门口,你不觉得过分吗?”我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笑了笑,“我不想总是重复一句话,但是我不得不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说完,抬起头来直视着这个局长,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你应该做的?你这么闹事,成你应该做的了?”

  我笑了,“不是你们有错在先,我也不可能浪费我宝贵的学习时间到你们这儿来跟你们讲理,是吧。”

  “就算我们处理的有问题,你也不该用这种方式解决吧?不觉得不妥么?”

  我想了想,“嗯,我也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确实,来之前起码也应该跟老师打个招呼,就这么私自旷课,确实不妥。再有呢,就是昨天下午,根本没必要来,我也是太高估了你们为群众办事的积极性,也是太低估了这个社会的阴暗面,根本不该来,来了也没用,倒不如今天这样,家长们几句话就解决了。”我说完,教育局的几位领导一个个死死地盯着我,我笑了笑,继续吃东西。

  “一个学生,到教育局来出言不逊,还不觉得自己有错,你们一高中就是这么教学生的吗?”这个局长很聪明的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校长刚要说什么,我笑了笑,“凡事事出有因,我不是没事闲的去你们那闹的,我的目的当时说的就一清二楚了,是你们一个个摆着官架子不肯听我讲话,我才会比较激动的。再有,你们说我可以,没必要把问题扩大化,也没必要把我个人的问题归结于整个一高中怎样怎样,更别来怪我的老师们没教好我。毕竟,虽然3000多个学生都不满意,都有怨气,但只有我一个人坐在这儿跟您理论,说明那3000多个学生还是不错的,涵养和你们所谓的素质都比我高得多。我在三千多个学生里,可以忽略不计。还有啊,你们昨天哪位说来着,一高中算什么,那既然一高中都不算什么,你们又何必去管我们学校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呢?”

  我说完,江主任低喝了一声,“你注意你的态度!”他说了我一句,我也乖乖的不说话了,用吃的堵住我的嘴。

  “她是什么态度,你们两个也看见了,就这种学生,你们不给点处分吗?”这个局长发现,他已经不能跟我说话了,因为他说不过我,倒是我很听白校长和江主任的话,他开始转移目标,隔山打牛。

  校长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吴哥,这孩子也是一时冲动,你就别跟孩子一般计较了吧...”

  “孩子?占德你自己看,她做的这些事像是孩子做的出来的吗?她说的那些话,是孩子能说出来的吗?”

  他说完,我笑了,“我未成年,需要我给您看看我的身份证么?”我调皮的一笑,江主任抬手拍了我一巴掌,“让你闭嘴。”

  “闭嘴怎么吃饭!”我撅着嘴看着江主任,弄的他哭笑不得的,张局倒是笑了,“行了吴哥,别跟孩子一般见识了,回去让志平他们教育教育就得了。”

  张局说完,吴局看了看他,笑了笑,“老弟啊,这样的学生,再不管管,不让她有点教训,以后更无法无天了。现在还是个学生呢,就这么目中无人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以后还得了?”我听着他依旧不肯放过我,笑了笑,“您真无私,竟然还有心情为我的未来担忧。”

  我把重音放在了我字上,谁都听得出来我是什么意思,江主任抬手又是一巴掌,“你还有没有点规矩了!”我撇了撇嘴,低着头,偏着头看了他一眼,“我错了...”我非常小声的说了句。

  “对了,这也没给你们班主任什么处分,昨天你可是说了,会给我们道歉吧?嗯?来吧?这儿也宽敞。”另一个人开口了,我明白,他是要我跪下来给他们认错,随即一笑,“我们班主任被停职一周,这不算处分吗?再说了,您也说了,话是昨天说的,那昨天跟今天形势可不一样了吧?如果昨天你们取消了对我们班主任的处分决定,我可以啊,像你们说的,跪下来给你们磕头我都愿意,可惜啊,你们没把握住机会,当时没答应我吧?今天我花了这么多心思换来的现在这个结果,我还凭什么给你们道歉?”我挑衅的看着几个人,他们再次无语了。“看见了吗?这就是你们教出来的好学生,对我们真是够尊重!”

  吴局看着江主任跟白校长,奚落道。

  我看不过去了,“尊重?我觉得这是相互的!你们尊重我了吗?你们对我都不尊重,我又为什么非要尊重你们呢?你们应该看得出来,我对张局不一样,我非常尊重他,因为他对我同样很尊重。所以,如果你们要挑这个,请先反省一下自己。”我说完,江主任瞪了我一眼。

  “去,道歉。”

  我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他又瞪了我一眼,我输了。笑了笑,站了起来,举起了酒杯,“我们老师让我给各位道个歉,那我就听回话,道个歉,各位,昨天今天多有得罪,还望各位海涵,这杯当是给各位赔罪了,我先干了。”说完,干了一杯,他们除了张局,根本没人举杯。

  “话我也说了,酒我也喝了,歉我也道了,错我也认了,接受不接受,各位自便吧。”说着,刚要坐下,那个局长又开口了,“这就算道歉了?一点诚意都没有。”

  我笑了笑,“那您说,想让我怎样才算有诚意?总不能让我跪下来给你们磕个头才算有诚意吧?”

  那个人笑了笑,“这样看起来或许还能算是有诚意。”

  我冷冷的一笑,“您觉得,你们受得起吗?”

  “你说什么?”这个局长不敢相信这样一句话我敢说出来,我笑了笑,“我说啊,你们受不起。桌上这么多人,有三个人我可以跪,很可惜,你不是这三个人之一。”

  “很好啊,毫无悔过之意,等着被开除学籍吧。”教育局局长再次提出了这个词,我笑了,“吴局,您信不信,明天头条就是,教育局长逼高中生下跪未遂,一手遮天将其开除学籍?”我说完,吴局脸色微变,我毫不在乎的看着他,“您别从这儿痴人说梦了好么?您就算再大个领导,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您也没多大,您也变不了多大了。再有,您就算是教育部长,想开除学生也得通过学校吧?开除学籍是有规定的,除非是打架、作弊、顶撞老师这类严重违纪行为,才有可能被开除学籍,请问,我又犯了哪一条呢?”

  “我有权力让你们学校的制度加上一条,就是顶撞教育局领导,出言不逊目中无人!”

  我笑了,“您有权力固然是好的,可是一部新的法律都没有溯及既往的效力,没有事后法,您新制定出的这一项规定同样不该有溯及力。”我说完,这个局长气坏了,刚要说什么,电话来了,看着他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就知道没好事,“你们先吃吧,我有事先走了。”说着,急忙忙的就跑出去了,唉,少了个人跟我斗嘴,好没劲啊。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啪”的一声,一双筷子打在了我手背上,我疼得扔掉了筷子,捂着手,“还吃什么吃?就知道吃!”看着江主任恶狠狠的样子,我吓得也是委屈的哭了出来。

  “干嘛啊志平,消消气,人家孩子忙活一上午了,累坏了吧,快吃点东西。”张局说完,我哭着笑了出来,有点不好意思了,低着头。

  “妹子啊,走了一个,还有两个,你好好的给他俩认个错,道个歉,好歹也是你的长辈,没有你那么说话的。”张局说道。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们是谁啊?”我问了句,张局笑了笑,“这是陈局,这是李局。”

  我笑了,“你同事啊?”

  “啊?啊!是啊!废话么这不是。”张局不解的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哦,你是我哥,他们是我哥的同事,咱都是平辈啊。”我说完,张局被我气得笑了出来,两个局长也笑了出来。我抿了抿嘴,想着不认错确实是不好,低着头缓缓地说道,“陈叔叔,李叔叔,哥...”我说完,一桌人都笑了,张局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我笑了笑,继续说,“我知道,这两天我闹的挺过分的,我也相信三位能理解我。张局知道,我们班主任对我有多好,我是真的特别感激她,她也真的是一位特别好的老师,她出了事,不止我,我们全班同学都要来教育局闹,事已经解决了,我说这话大家也别误会,这不是在威胁大家,是想让几位知道,我们学生都是非常重感情,而且这位老师在我们心里也是非常重要的。不过我知道,再怎么气愤再怎么不满,跟各位确实不该是这种态度,是我的错,其实几位跟我父母的年纪差不多大,跟你们喊跟你们闹,我心里也是挺虚的,也是没有办法了,硬着头皮跟你们犟。各位也有自己的子女吧,如果没有,那各位也当过子女,谁都有冲动的时候,谁都曾不懂事过,我也希望几位真的能原谅我,像理解自己一样理解我,像包容孩子一样包容我,刚刚吴局在这儿,我没说出来这些话,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就说不出来,就是想跟他吵,那他走了,我也没心情再吵了,我的两位老师在这儿,我也不敢再吵了。”我站了起来,冲着他们三个鞠了个躬。

  “真心的跟各位认错、道歉,希望各位能接受吧。”我说着,拿着酒瓶,给他们三个倒满了,自己又倒满了一杯,“刚刚那杯酒,就我哥一个人喝了,那这杯酒,两位给个面子,一起喝一杯吧。”我恭恭敬敬的举着酒杯,他们终于举起了杯,我知道,更多的看的还是张局的面子。我干了一杯,坐了下来。

  “其实我这么闹,几位也不一定不高兴是不是,毕竟上午来了这么多领导,那这个吴局把人得罪了,几位说不定还会受益呢,是吧,嘿嘿。”说完,几个人都笑了。就这么吃完了饭,我跟着白校长还有江主任回了学校。两个人脸色一直不好看,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到了学校,直接去了江主任办公室,我关上了门,站在了门口,低着头。校长坐在了沙发上,江主任靠着办公桌站着,看着我。

  “不说话等什么呢?站着说不出来话是吧?”江主任呵斥着,我抿了抿嘴,往前走了两步,冲着他俩跪了下来。

  “我知道错了。”

  “你倒是真行,真有号召力!3343个学生都让你号召动了,你们班那么多家长也都让你说动了,真厉害!我真是佩服!”校长说着,我低着头,不敢说话。

  “瞒着我们,骗了我多少次?把我当猴耍,是吗!”江主任怒吼着,我抿了抿嘴,不敢吱声。

  校长看了看我,“你俩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去,我就是想问问,谁给你的胆子敢私自用广播?”

  我低着头,“是我违纪了,您要怎么处分都行。”

  “处分?开除学籍,你看怎么样?”校长哼了一声,说道。

  我知道他不是认真的,淡淡的笑了笑,“可以,只要您舍得。”

  校长又哼了一声,我抬起头来,冲他笑了笑,“我就知道您不舍得。”

  他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别拿话堵我的嘴,不舍得开除你,绝对舍得让他收拾你!胆子也太大了!真会钻空子!我们就开了那么会儿会,你能做出这么大的事儿来!真是厉害!”我抿了抿嘴,又低下了头。

  “跟我学学,广播里都说什么了?”校长继续问。我挠了挠头,“我忘了...这个广播有记录的...您要是想听可以听听...”校长笑了笑,站了起来,不轻不重的踢了我一脚,我揉了揉腿,撇着嘴看着他,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不用跟我扯这套,有人比我还生气呢,你好好享受吧,我上去听听你的讲话。”说着,出去了。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我不禁颤抖了一下。

  “现在才知道怕?!是不是有点太晚了!”我膝行几步走到了他脚下,拽了拽他裤脚,“我错了...”他一把把我拽了起来,直接按在了办公桌上,巴掌直接招呼到了我的臀上。一连打了十多下,我咿咿呀呀的叫着,想躲又不敢躲,不想躲又很疼。

  “老师...我错了...疼...呜呜...”我不敢求饶,只是认着错。

  他的巴掌一直没停下过,“什么事都瞒着我,瞒着我去教育局,瞒着我号召全体同学做出这么大的事儿来,我让你骗我!让你瞒着我!”说着,一下比一下重,我有些忍不住了,挨了大概三四十下,我哭着认着错,他却怎么也不肯停下来,我有些支持不住了,开始躲,却怎么也躲不开,他死死地按着我的腰,我不停的叫着,求着,他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突然,门开了,我尴尬极了,刚要起身,“趴好了!不许动!”

  他呵斥了一声,我拄着桌子就那么定住了,脸红到了脖子。臀上火辣辣的疼,不知道巴掌的威力这么大。

  “听完了,志平啊,录音我也给你拷过来了,打完了你听听,感觉说的还不错。我也想了想,虽然没经过学校允许私自用了广播,但是效果还算不错,也能起到教育教育其他人的作用,而且这件事也算是解决了,我也就不追究什么了。你别怪他生气,你也真是欠打。如果事情解决不了,你们班主任两年之后可以返聘回来,你自己的前途怎么办?教育局领导真跟你较真,就单凭我或者是江主任,谁都保不了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行了,不说了,我回后楼了,志平你...继续,哈哈。”校长笑着出去了,我试图站起来,他却又是一巴掌打在了我身上,新伤旧伤加在一起,疼得我叫了出来。

  “听见校长说什么了吗?什么都不跟我商量,你一个孩子,一个学生,就敢去教育局闹,你天不怕地不怕,你就不怕我们这些一心为了你的老师们难做吗!”我听完,不说话了,低着头,他们是关心我的,“可是我是为了我们班主任...”我话音没落,又是两巴掌,“还不觉得自己错?!有什么事,不能跟我们商量商量吗?就这么自作主张的!她有事,学校领导不会去解决吗?轮得到你吗?”

  我听了,心里还是不平,“是您说了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我才会出此下策的,我不想...”

  我话没说完,一连五下打了下来,我疼得闭上了嘴。

  “你还不服是吗?!还想继续挨,是吧!”

  我抿了抿嘴,“您如果怪我骗您,怪我瞒着您,您因为这个打我,我服,您打死我我都愿意受着。如果您觉得我不该为我们班主任做这些,那我就是不服,她是我们班班主任,不止我想为她做,我们每个同学都想为她做这些,不管成与不成,起码我们努力过,我没错。”

  江主任不再说什么,巴掌一下接一下的打下来,他是想屈打成招么,我挨着,再也没有一句求饶的话,我认定了自己没错,我就是没错,疼,我会忍着...又挨了二十多下,我忍不住了,突然哭出了声,很大很大,他吓了一跳,停了下来。

  “呜呜...您欺负我...我们班主任不在您就欺负我...没有人帮我说话了...呜呜...”我委屈的趴在桌上哭着,他却也真的停了下来,我哭得特别伤心,他半天也不来哄我,我强忍着疼站了起来,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你干嘛!”他带着几分无奈,抢下了我的手机。

  “呜呜...我想我班老师了,我要给她打电话,叫她回来...我要告诉她您欺负我,您打我...呜呜...”江主任看着我小孩子一般的样子,不禁又心疼,又好笑,“给,那你打吧。”

  他把手机递给了我,将了我一军,我刚拨通了电话,又挂断了,抱着手机蹲下来开始哭。他依旧不管不顾的,坐到了电脑前,听录音去了。我蹲在地上哭了好一会儿,他都没理我,我堵着气拿起了手机,顿生了一个想法,给他发。

  “快来哄哄我!”他听着录音,看了眼手机,笑了笑,又放下了,我看着他依旧不来哄我,气得哼了一声,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然后腿就撞在了桌角上,“啊!”我叫了一声,他吓了一跳,回头看了我一眼,看着我痛苦的表情,也没理我,只是笑了笑,回头继续听录音。我看着他如此不心疼我,气坏了。

  “报告临时班主任!我决定请一个星期的假,一个星期之后我的亲班主任回来了我再回学校来上课。原因是本人觉得现在没人疼没人爱,上学没意思,望您批准。如果您不批准,我也会当您批准,一个星期之后见!”刚按完发送键,江主任过来了,搂住了我,“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会说话,这么有演讲天分,这么重感情。”他说完,我不禁破涕为笑了,刚想说什么,他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来刚要看,我却拦住了,“不用看了,我发的...”

  “你发的我看看怎么了?”他一脸慈爱的看着我,我不禁皱了皱眉头,一脸难色。

  “别看了别看了...手机给我我帮您删了吧。”江主任笑着把手机递给了我,我迅速的删除了,然后还给了他,一脸轻松的。

  “行了,我也不是怪你帮你们班主任做这些,你做这些不告诉我,不是对我的不信任么?”

  我撇了撇嘴,“告诉您了,您还会让我做么?”

  他想了想,“不会,因为我不想让你冒这个险。”

  我听了,也不想再说什么,不是什么事都有谁对谁错的,不同的出发点,不同的目的,我们都没错吧。我钻进了他怀里,他搂着我,我算是松了口气。他搂着我,顺手拿起了桌上我的手机,翻看了起来,我却浑然不知。突然,臀上又挨了一巴掌,虽然不重,可是对于这个伤痕累累的部位来说,已经是雪上加霜了,我叫了一声,皱着眉头没好气的瞪着他,“您干嘛还打!疼啊!”

  我说完,看着他举起来给我看的手机短信,完了,他手机里的收件箱删了,我手机里的发件箱还没删...不禁一脸的窘迫,连忙赔笑,“嘿嘿...错了,错了...”江主任看着我幽默的措辞,笑了出来。

  “怎么就没人疼没人爱了?我不是人啊?刚才听你的录音听的正起劲呢,才没搭理你,你倒好啊,威胁上我了,想请一个星期的假啊?行啊,我打的你走不动路,自然就给你假了。”他笑着威胁着我,我嘿嘿一笑,在他怀里蹭了蹭,“您才不舍得呢,我逗您玩呢...不生气不生气啊...我现在已经行动不便了,不过难得您当一周的班主任,我还是好好享受一下吧,嘿嘿...”

  我又在他怀里撒着娇,他叹了口气,“有些不该你承担的,别太早去承担。你还没长大,没到你为我们这些老师遮风避雨抛头露面的时候,翅膀还没长硬,羽翼还没丰满,这种匹夫之勇不要再去逞了,想报答想感恩,就好好学习,别的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以你的能力,迟早会有那么一天,到时候不需要你东奔西走,不需要你这么费心费力,很多事有人自然会为你办好,很多事,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只有你有了能力,才能立足才能办事,才能如意,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明白么?”

  我听着他说了这样一番有道理的话,点了点头,“嗯,明白了,没太听清,那您再说一遍,我也录下来回去慢慢听去。”我调皮的样子把江主任逗笑了,捏了捏我的鼻子,“赶紧的吧小祖宗,下周一月考,你考不好我怎么跟你亲班主任交代啊,是不是。”

  “不能考太好,考好了她该觉得我没心没肺了,考的不好一点,她才能感觉到她的重要性。”我继续调皮的跟他斗着嘴。

  “嗯,那你觉得你这临时班主任会不会很生气再打你一顿,或者是你什么都不为他考虑,他很伤心呢?”我听完,笑了,又一次钻进他怀里,“那好吧,为了不让这个临时班主任伤心,那我还是好好考,正好给我们亲班主任个惊喜,庆祝她回来,嘿嘿...”

  跟他说笑着,他搂着我回了班,刚坐到座位上,疼得我又站了起来,他看着我笑了笑,“活该。”我撇了撇嘴,刚要小心翼翼的坐下,他却开口了。

  “谭可馨,江邵中,你俩站起来。”全班震惊了,我虽然感激他让我站着,可是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罚站一样!不禁有几分怨气的看着他。

  “你们班很好,很团结,万众一心的,众志成城的骗我,瞒我,是吧?”江主任淡淡的说着,我知道他已经不气了,可是底下同学却依旧吓得要死。

  “在你们这么折腾之下,你们家长的配合之下,教育局决定取消了对你们班主任的处分,下周她就回来了。”江主任公布完,全班欢呼了,哪儿还有一丁点害怕的样子,江主任看着大家,我知道他会感动,因为有这样一群重感情的学生。

  待大家安静了下来,江主任笑着看着大家,“很好,丁老师也没白教你们一场,也没白对你们好。不过,谭可馨,你这次玩的有点太大了,我的好课代表啊,真是把我放在眼里,把我说的话放在心里,整件事从头瞒我到尾,又去后楼问问题、又胃疼又发烧的,又是体检表的,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上,不罚你不足以抚平我现在的怒气。至于江邵中,你真是我亲儿子么?从高一到现在,从来没问过我一道题,这家伙昨天晚上问了我七八道,给我激动够呛,结果还是为了拖住我,给她作案时间是吧?”江主任幽默的说完,底下同学都笑疯了。

  江主任也是笑着,“我啊,真是很受伤。你俩就站着好好想想,好好反省反省,谭可馨你就想想,这么瞒着我对不对得起我这么喜欢你、信任你,那江邵中,你就想想,你是不是我儿子就可以了。”说完,底下又笑了,我无奈的看着江主任,唉,“老师,我自己站着就行了,江邵中是受我指使的,您就别罚他了。”

  我冲着他甜甜一笑,他也是笑了笑,“嗯,听你话,你是他爹么?所以让他想想。你好好反省反省,觉得自己反省好了就坐下,那江邵中你既然听她的,那就她坐下的时候你跟着坐下就行了。好了,自习吧。”说完,底下开始上自习,剩下了我跟江邵中两个人傻呵呵的站在那。

  “学习啊!傻站着干嘛!”江主任说了我一句,我眨了眨眼睛,笑了,“您不是让我反省么。”

  “一边学一边反省!赶紧的!马上考试了。”我嘿嘿一笑,小声的说道,“您让他坐下呗...”

  “学你的吧!没打他好不错的了。”我撇了撇嘴,“暴君。”我小声说了一句,底下人听了都笑了,江主任倒是没跟我计较,坐在前面备课,我心情大好,再也不看历史了,看看其他的吧,他看着我,笑了,“这家伙看了两天历史了,终于不看了。”说完,底下都笑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