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奇异的特质(下)
许愿屋
第五章 奇异的特质(下)
作者:乐海  |  字数:5326  |  更新时间:2022-06-18 22:23:35

  由于之前已经经历过近50下藤条的抽打,昕池的屁股上的棱子已经是纵横交错,一些落点比较集中的地方渐渐起了硬块,木板打在这些硬块上连声音都要更响亮一些。

  “到这应该就要结束了吧”,陈钰不知道自己是没听够,还是该期盼着朋友少受点苦。

  “还…还有一个”昕池细弱蚊蝇的声音表露了她不想继续说下去的想法,但还是简单交代了一下:“之后是让我……跨在一个绳子上……走路”昕池的这句话音量明显见小。

  “那是怎么一个情……” 陈钰怎么也想不到,当时昕池被命令不穿内裤跨在一根一指粗的麻绳上,麻绳两端立刻被昕池压得绷成了直线,昕池若想脚跟着地,麻绳便会嵌入昕池从未见过天日的细缝中。好在麻绳浸满了润滑液,目前昕池的私处只能感受到麻绳向上的压力。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就不那么友好了。只见医生过来,死死的压住昕池的肩膀,昕池的腿一下子被压弯,麻绳瞬间买入了她的下体,紧紧的贴着阴道口和阴蒂,昕池疼得瞬间倒吸一口凉气,随后医生竟然拿来了两个大号的架子,从绳子左右狠狠的夹住了昕池的两片大阴唇,用力向下一拽,又将一个细绳穿过两个架子柄上的小孔并系在一起,让两个夹子柄紧紧的贴在一起。做完了这番操作后,那根麻绳就像被昕池的私处“含”住了一样,完完整整的被昕池下体包裹,如果昕池将身体压在绳子上,那么阴道口和阴蒂等一众敏感地带就会被无情的挤压,而如果昕池企图把脚后跟抬起来,那么夹子就会死死的拉扯昕池的大阴唇,内壁和麻绳的摩擦也会更大。

  昕池对自己的下体并非一无所知,自从来例假之后,总是觉得那个地方很脏,洗澡的时候便会着重照顾。终于有一次昕池决定更深层次的清洁一下,就将私处最大限度的分开,昕池自己看不到,但这时阴蒂和和阴道口已经暴露在外了,昕池只感受到一股凉意和想尿尿的感觉,可以说是非常不舒服,便草草用水揉了两下作罢。所以昕池从此之后就不再认为那里是“体外”。

  而现如今,原本被昕池认为是“体内”的部分,“含住了”一根麻绳,昕池还没来的及分辩这种疼痛该如何形容,一根藤条就像炸雷一般落在了她早已被打成深红色的屁股上。

  “走”一个严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这一打便让昕池往前走了一步,走着一步不要紧,私处与麻绳的摩擦产生的疼痛和刺激瞬间让昕池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昕池几乎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下体的麻绳上,麻绳瞬间被压低了几寸。阴蒂传来的痛苦瞬间又让昕池跳跃似的站了起来,这一站,夹子被绳子挡住,又狠狠的拽了一下昕池的大阴唇,这么两番折腾,昕池一个没控制注,直接尿了出来。

  这种失禁的感觉不仅让人羞耻,更让人无助,一时间你根本无法感受到下体的存在,憋尿的命令下达了,但仿佛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肌肉是做这个的。尿液的冲刷还带来一个更严重的后果,现在昕池下方的麻绳润滑液被严重稀释了,麻绳狰狞的一面开始在她的下体绽放,要说之前更多的是一种挤压的痛,那么现在占据主导的便是摩擦的刺痛。

  藤条一下一下的打来,每次身体都会不自觉的向前一颤。人在极度疼痛的时候是会腿软的,但是昕池再也不敢把腿弯下来,只是腿越使劲,抖得就越厉害,带动着绳子抖得就像小孩玩的跳皮筋一样。好在没两步路就走过了那段没什么润滑的区域,后来昕池发现,如果把身子尽可能向后倾,下体的疼痛感会稍微的削减一点,但是医生很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便一藤条抽在了昕池的脊背上,这样一来,脊背上也多了一条艳丽的鞭痕,随后每当医生稍稍觉得昕池有重心后倾的嫌疑时候,便一个藤条打在昕池背上,这样一来昕池几乎一直都是身体略微前倾的,而后果便是自己的阴蒂被严格的压在麻绳上。私处传来的疼痛没分每秒都在增加,纯洁的昕池不能理解为什么与一条浸满润滑油的绳子摩擦可以给自己带来如此剧烈的痛苦,那种疼痛的背后仿佛还藏着一种奇痒的感觉。终于,昕池对“身体上最敏感部位”有了最深入的理解,这理解不是来源于闲聊或者其他事情,是来源于此时昕池正在忍受的非人折磨。

  已经往前走了一米的距离,走过的绳子仿佛带着她的体温,但是医生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要走多远。女孩的私处,尤其是大阴唇内侧表皮基本上都是黏膜,人类的进化从来没有考虑黏膜会受到如此残酷的摩擦,其结果就是内部的微血管接连破裂,造成黏膜肿胀。对应到昕池现在的情况,就是昕池的私处包裹麻绳更紧密了,而摩擦带来的疼痛也被放大了数倍。昕池逐渐放慢了脚步,医生也加快了打屁股的节奏。又走了几步之后,昕池甚至觉得打屁股的疼痛远远比不上下体和绳子摩擦带来的痛苦。昕池已经不记得自己从何时开始嚎啕大哭,最后到无声抽泣,各种形式的疼痛和刺激占据的了大脑的一切,直到昕池又想起了她来许愿屋的目的,才又大胆的开始往前持续迈步。

  从下体被夹子固定在麻绳上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昕池往前走了两米。昕池根本不觉得她私处包裹的是浸满润滑液的麻绳,倒像是钢铁荆棘,像电锯一样重复啃食自己身上最柔弱的部分,但是没有办法,仍要承受着做梦都想象不到的痛苦一步一步走下去。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的小腹和下体开始规律性的痉挛,被包裹的绳子上也不知为何变得更润滑了很多,这些现象仿佛是昕池的私处在奋力证明她遭受折磨的地方本是可以带给昕池最奇妙感受的器官,但昕池可以发誓,直到自己走到接近3米的位置,医生喊停之前,她感受到的只有各种立体的、深层次的疼痛与折磨,若是有快感,也早被淹没到海底了。

  陈钰没有追问到这些细节,想必昕池也不愿多说,只知道她最后是光着下体走在一条麻绳上,所以酷刑的内容就是用麻绳摩擦她的下体吗?陈钰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自己最好的朋友浑身脱光到只剩一双袜子,跨在一根麻绳上,一步一步的向前走,麻绳不断的摩擦着全身最敏感最柔嫩的部位。想着想着,握住昕池的那只手便出了一层薄汗。

  “我的奶奶真的能好起来吗?”昕池从陈钰的怀里滑了出来,头枕在陈钰傍边的枕头上,满脸泪水又满怀期待的看着陈钰。

  除了昕池能不能坚持受完所有的虐待,昕池的愿望能不能真的实现也是陈钰很拿不准的问题。毕竟自己的第二个愿望现在也没有着落。不过这一切实在太过离奇了,而且既然第一个愿望能实现,第二个愿望的代价也付出了,包括昕池在内的愿望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一定会的,你相信我吗?”

  “相信”

  “对了,你家里人现在是不是还在医院呢?”

  “应该是吧,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她们都在,我就直接来你这了”

  “你稍等我一下”

  陈钰说完便从床上起来,走出房间

  “你今晚就住我家吧” 陈钰回到卧室后说到,“跟我睡一块,这样我照顾你也方便些”

  “啊?这样不好吧”

  “这样是最好的,第一,你不用忍痛拖着你的残躯回家,第二,你今晚不回去你爸妈还能专心照顾你奶奶。” 陈钰一边说一边从衣柜里拿出来了一套自己的睡衣。

  “那…我给我妈打个电话?”昕池没有理由拒绝陈钰了,况且她真的在陈钰那里感受到了足够的安全感。

  电话接通了,简单交代之后,昕池让陈钰接电话,电话中是对陈钰的感谢,实际却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昕池的妈妈主要目的还是确认一下电话另一端是男是女。放下电话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陈钰起身拉开床帘,外边的天早已漆黑一片,只剩花园路旁的小灯点缀着窗外,看起来也不算冷清。陈钰随后向昕池展示了她最近新买的盲盒,又把上次和昕池一起抓的娃娃拿出来温习了一遍,过了一会昕池突然又对陈钰的电钢琴起了兴趣,待到九点多的时候,两人又坐回了床上。

  “还疼吗?”陈钰的手向昕池的屁股摸去

  “出来之后就不算太疼了,但是一动就还有感觉”

  “你躺下我给你揉揉”

  “嗯”

  “嘿嘿,好像揉并不管用诶”昕池说到。

  “那你翻过来”

  “翻过来?”

  不等昕池动作,陈钰便亲自将昕池滚了半圈,随后将趴在床上的昕池裤子慢慢的脱了下来。,当陈钰细腻的手缓缓的落在自己一侧臀部的时候,昕池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果然是一点伤痕都没有”

  “什么?”说话间昕池转过头,看到自己的屁屁真的和正常皮肤无异。虽然在许愿望内,昕池未曾有机会回头看到自己饱受折磨的屁股,但总觉得那么多的毒打理应留下些难看的痕迹。

  “许愿屋就是有这个特征,你在里边受的伤,不会在现实中留下一点疤痕,可能你出来以后一段时间还会感觉有一点疼,我猜是一种惯性之类的吧,我也不太懂…”

  听陈钰说完后,昕池蹭了蹭自己的双腿,自己的下边还是有点疼,但是完全不肿了。陈钰察觉到了昕池的动作,鼻头一酸,自从看到自己的好朋友从许愿屋出来的样子后,就一直有一种愧疚感,总觉得她受了这么多的苦是因为自己。更奇怪的是,当昕池描述自己在许愿屋中受到的折磨时,当那些画面感呈现在自己脑海中时,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触动了。

  “你真的好厉害,你第一次去许愿屋受的苦可比我第一次的时候大多了”陈钰一边说着一边帮昕池提上了裤子。

  “那你第一次都是…什么样的…”

  “就是打屁股啊,把裤子脱了打屁股而已”

  “第二次呢”

  “第二次就多了,还有挠痒痒呢~”陈钰一边说一边起身关上了卧室的灯。

  “哈哈哈挠痒痒也能算作虐待?”昕池终于开心了一点。

  听到昕池经历了那些,陈钰也不再害怕说出自己在许愿屋内遭受的恐怖经历:“还有呢,他们还把一根磨砂玻璃管子插进了我的,emmm…应该是膀胱里吧,还往里边灌了整整600毫升冰凉的水呢,然后还让我憋住,然后尿的时候还要让我尿一半停下来…”

  昕池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恐怖了吧,听说喝冰水都会痛经诶,这也太…寒气入体了吧”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后来才想起来里边的伤不会带到现实世界”

  “我感觉还是你厉害,我都完全没法想象如果有人把一根管子伸到我的膀胱里放冰水我会怎么样,那是怎么伸进去的呢?从……”

  陈钰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这种感觉还挺好的,就像自己上战场留下的伤疤被好朋友称赞了一样。

  “那是什么支撑你挺下去的呢?”陈钰头枕在枕头上,一脸认真的看着昕池问道

  “我奶奶呗,我疼的不行的时候就想我奶奶,还有,嗯…我奶奶对我这么好,我也想自己为奶奶做点事吧,爸爸妈妈也会高兴的”

  “你的爸爸妈妈没法知道这一切是你做的啦,你没法把这些告诉他们,告诉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无所谓啦,只要我奶奶能好过来。那你呢?你觉得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会想什么呢?”昕池问道。

  “我…也是想自己要实现的愿望吧。不过说来也奇怪,有的是疼的真的很厉害,脑子里边什么也装不下,只想着下一个藤条什么时候打过来,下一个折磨又会多恐怖,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根本想不起来愿望这回事”

  “这样听起来感觉你还挺沉浸这个过程的”昕池噗噗笑了出来

  “真的,有的时候我觉得在你特别特别疼的时候,自己身体里会出现一种感觉,说不上来,但就是那种感觉让你觉得你自己可以挺过来”,陈钰没有注意到昕池逐渐变化的表情,继续说道:“甚至当时我会觉得,能够经受住这么痛苦的过程本身也是一种特别,emmm…厉害的事情吧,我也说不好,有的时候我甚至想亲自看到那些藤条落在我身上,然后起棱子的样子…”

  说完最后这句话之后,陈钰感觉越过了一条界限,陈钰之前也注意到过自己对疼痛有种跟人不一样的特殊感觉,但是用语言叙述出来还是第一次,哪怕叙述的不太通顺。更要命的是陈钰终于注意到了昕池脸上表情的变化,这也让她确定了自己对某些事情的理解可能真的和别人不一样。陈钰开始有点后悔差点和昕池说出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困惑与秘密,陈钰越来越感觉自己的后悔是有道理的,因为也许即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可能也会觉得这样有点…变态吧

  “你…是不是有点受虐倾向啊…哎不过你刚才…”还没等昕池说完,陈钰忽然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有没有,一定是当时太疼了胡思乱想的…,我去到一点水喝”,说完便起身走出了卧室,过了一会才又回到卧室拿起自己的杯子去客厅饮水机倒了一杯水。

  回到卧室后,陈钰背对着昕池躺下,两个人没有再说话。最不敏感的人此时也能感受到陈钰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更何况作为好朋友的昕池。昕池甚至觉得背对着自己的陈钰也许在偷偷抽泣,但是也不确定,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原本刚刚为自己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自己却把好朋友弄成这样,这绝非本意。过了一会,昕池从背后摸着陈钰的肩膀,仿佛骨气勇气一般说道:“刚才你问我,疼的受不了的时候,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我还没有说完”

  昕池在等陈钰的追问,但是没有等到,便自己继续说道:“让我挺下来的不只是我奶奶,还有你。可能是不想让你失望?…我也不知道…你给了我这样的一个机会,也许你对我有很大期待,我不想辜负你…”

  昕池觉得自己这样说可以安慰到陈钰,或者起码能把自己内心对陈钰的真是想法说出来,也许这样的真诚可以对当前的尴尬有所改善。但是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两个人不知道是何时才睡着的,只知道第二天醒来后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两个人假装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简单问过对方还疼不疼之后,陈钰便开始帮昕池换上自己的衣服。吃过妈妈做得丰盛的早饭之后,昕池爸爸就开车把昕池接走了。明明被折磨的地方现在应该还挺疼的,但昕池下楼时成功的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常。

  就像过去那样,只要吃饭学习睡觉听话就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啊,昨天晚上昕池最后为什么要说那些话,我又为什么要摆出一副冷冰冰的状态啊,陈钰一边想着,一边望着昕池离去的背影,慢慢感到自己心理空落落的。陈钰没有办法真的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心不在焉的和妈妈交谈了几句之后便来到了爸爸的房间,打开了电脑,进入了自己之前登录过的论坛。最近经历的事情让陈钰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些解释,尽管甚至没有清晰的问题,但仍然觉得自己需要一些解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焦心人Lv.0
    写的真好!
  • 0
    感谢作者写的真好
  • 0
    wuaizyqLv.0
    更了更了,不要忘了打赏和推荐哦
  • 0
    催更催更
  •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