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这是演讲比赛么?》
亦父亦师
第20章《这是演讲比赛么?》
作者:Candises  |  字数:19765  |  更新时间:2022-02-15 15:15:40

  学期初,学校要组织一个类似演讲比赛的活动,具体是什么我没有太听清,我呢,说话声音很好听,朗读水平更是没话说,可是要是让我去参加这个比赛,真的是千百个不愿意,班主任跟我谈,说要报我,我央求着她,不肯参加,最后,她无奈的报了尹雨珊。

  这天中午,我跟几个女生正在走廊里乐此不疲的聊着天,我给她们讲着电视剧里的事儿,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我立马闭嘴了,“讲啊,最后结成了婚没有啊?”赵颖听得入迷,背对着江主任,她还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我提醒她了一下,“老师好。”问了声好。江主任看着我们一群人围着,不禁皱了皱眉头,赵颖反应过来,回过神,立马吓的不敢说话了。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走廊里就这么大呼小叫的?有没有点纪律了!”江主任呵斥着我们,我舔了舔嘴唇,笑了,“是,我们错了,我们这就回班。”

  江主任看着我的样子,不禁玩味的一笑,“看见了么?”说着,指了指自己衣领上掐着的值周领导的牌子,我们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哎呀老师...您别这么六亲不认的啊,我们可都是您学生,您舍得给我们扣分么!”我倒是不怕他,想必他也不会给我们扣分的。

  他倒是一笑,“公事公办,来吧,说说都叫什么名字。”听着他这么说,我哼了一声,软的不行我就来硬的,“您教我们的,还不知道我们叫什么么?要扣您就扣吧,我们回班了!老师再见!”几个同学被我一句话弄的一愣,我推推嚷嚷的就让他们回班。

  “软的不行,跟我来硬的?”江主任自然知道我的意思,我被他看破,不禁没忍住笑了出来,随后,走到他身边,拽着他的袖子,“老师啊,您别软硬不吃啊...”

  江主任倒是享受的很,嗯,看来他还是喜欢软的。

  “老师,我们错了好不好,我们刚刚也没说什么啊,就是讲了讲语文课文。”

  几个同学听我说完,都笑了,我瞪了她们一眼,随后,看着江主任笑着的模样,心里稍微轻松了点,也是嘿嘿一笑。

  “语文课文?还问最后结婚了没?糊弄谁呢你?”江主任挑衅的看着我,我灵机一动,笑了,“唉,我在讲孔雀东南飞的故事啊,就是语文课文,不信我拿出来您看看?”几个同学应着声,“嗯嗯,是,对。”我嘿嘿一笑,江主任不轻不重的拍了我一下,“什么时候这么爱学语文了?”我又是一笑,讨好的说道,“我每科都喜欢啊,不过这些老师里最喜欢您,所以也是最喜欢数学,嘿嘿。”

  “油嘴滑舌的!赶紧的!回屋去老实儿呆着!走廊里咋呼什么!”江主任又拍了我一下,我们几个如释重负,“谢谢老师!”说完,就要走。

  “你等会儿!”江主任拽住了我,几个女生看了我一眼,非常不讲义气的进了班,我哀怨的回过头来,“您还有何吩咐?”我看着江主任,笑了。

  他也是笑了,“既然这么喜欢语文,怎么不参加这次的比赛呢?”我一听,不禁有些头疼,“老师啊,我真是不喜欢语文,我知道您刚刚是故意放过我们,您也知道我刚刚不可能给她们讲什么孔雀东南飞...我除了数学,哪科都不喜欢,更何况这是演讲比赛,我一丁点兴趣都没有...”江主任看着我跟他实话实说,倒是享受的很,不过还是坚持着他自己的看法,“报名吧,让我看看你其他方面的能力,不仅仅是演讲,算是语文的综合能力竞赛。”我听了,不禁更加为难了。

  “老师...我语文真的不行...您就放过我吧...”

  “这事儿没的商量,我已经给你报了名了,回去准备吧,我是来通知你的,不是征求你意见的。”江主任看着我,严肃的说。

  我顿时有种想晕倒却不能的感觉,“老师啊,您怎么这样啊,不是自愿报名么...”

  “话我不跟你多说了,以后,所有的活动你都得给我参加,尹雨珊能报名,你就不能报吗?一点上进心都没有!去!回班准备去!懒得看你!”江主任来硬的了,我自然得软下来,撇了撇嘴,“唉,您别生气,我参加就是了...”

  江主任依旧一副严肃的表情,我大着胆子搂住了他的脖子,“干爹,您别生气了呗,您生着气也影响我参赛心情啊,嘿嘿,我错了...我听您话,以后都参加,好不好,别生我气了...”江主任看着我撒娇的样子,终于笑了出来,捏了捏我的脸,“去吧,好好准备!”我嘿嘿一笑,“遵命!”然后回到了班,一脸沉重,可是语文综合能力竞赛,我行么?

  坐在座位上,有种坐立不安,甚至有几分紧张,闹心,真的好闹心,趴在了桌上,翻着手里的小说,心情稍微轻松了一些。

  下午,这个所谓的语文综合能力竞赛就这样开始了。地点在五楼中间的会议室,高一高二每班有10位同学当观众,5位领导和老师做评委。

  我看了眼评委席,包括江主任、白校长在内的五位评委我都认识我,当然,我也认识他们。我们近40位选手站在了台前,站定,我是16班的,自然是最边上的位置,已经不紧张了,无所谓,反正是他逼着我参加的,结果怎样他都得认,嘿嘿。我这样宽慰着自己。

  主持人是个年轻的老师,我不认识他,开始了他的开场白。

  “欢迎各位领导、老师和各位同学参加今天的语文综合能力竞赛,我们一共有37位选手参赛,第一轮,请各位选手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限时2分钟。我们从左往右依次进行吧。”

  我看了眼我们的站位,omg,我是最左边的一个。无奈的向前一步,走到了正中间。无奈的笑了笑,接过了主持人递过的话筒。

  “尊敬的各位评委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下午好。”我说完,鞠了个躬,落落大方用来形容我,一点不假。底下掌声一片,大概都在佩服我的勇气,第一个做自我介绍,肯定是比较困难的,而且丝毫没有准备过。“我是2年16班的谭可馨,很高兴能来到这儿参加今天的比赛。说实话,第一个做自我介绍,我有点紧张,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说好说坏大家多担待吧。了解我的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语文并不是我的强项,今天有勇气站在这儿,我觉得我已经是成功了。我希望各位参赛选手跟我一样,以一颗平常心面对接下来的各个环节,坦然面对今天的结果。我听过这样两句话,想送给在座的各位和场上参赛的朋友们。上帝点头,给你想要的,上帝摇头,给你更好的。我们赢了比赛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不过就算是输了,也一样值得庆幸,因为我相信,会有更好的等着我们。我的自我介绍有点短是吧,之前也没什么准备,那这样,最后呢,再给大家唱两句歌作为结尾好吧。”

  说着,大家鼓起掌来,我笑了笑,开始唱了,“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不理会别人是看好或看坏只要你勇敢,跟我来。爱不用刻意安排,凭感觉去亲吻相拥就会很愉快,享受现在,别一开怀就怕受伤害,许多奇迹我们相信,才会存在。”

  我唱到这儿,主持人适时的喊了声,“2分钟时间到。”

  我笑了笑,“谢谢各位,正好后面唱不上去了。”底下同学听的正入迷,谁肯让我这时候停下?

  “唱完唱完!”底下同学开始起哄,我无奈的看了主持人一眼,主持人看了校长一眼,校长笑着点了点头,“好的,那应大家要求,唱完吧。”

  我听了,得逞的一笑,“唱不上去啊...”说完,底下同学都笑了,就在他们的笑声中,我毫无征兆的起了个高音,“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死了都要爱,不哭到微笑不痛快,宇宙毁灭心还在。”底下同学掌声热烈的很,我笑着继续唱,“穷途末路都要爱,不天荒地老不痛快,发会雪白土会掩埋,思念不腐坏,到绝路都要爱,不极度浪漫不痛快,不怕热爱变火海。爱到沸腾才,精彩...”

  终于,唱完了,底下掌声雷鸣,同学们起着哄,叫着好,我鞠了个躬,“谢谢大家,也预祝今天的活动圆满成功!”说完,转身把话筒递给了尹雨珊,底下掌声依旧没有停歇。

  我站在原地,笑着看着江主任,他是欣慰极了,满意极了,我冲他做了个鬼脸,不再看他。尹雨珊貌似是准备过的,是啊,谁会像我一样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来参加这个比赛呢,她话说的漂亮极了,不过一听就知道是事先准备过的,同学们听着显然没多大兴趣,就这样,他们一个个的介绍完了自己,主持人走到了场中央。

  “好了,大家也见识了这37位参赛选手的实力和能力,对各位也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接下来,我们进行比赛的第一项,淘汰制,会留下24位选手参加下一轮的比赛。这一轮的比赛内容很简单,就是比各位的写字水平。”

  我听了,不禁有点担心了。自己的字写的倒算是不难看,可是这么一群人,个个都是人才啊,我比得过么?

  “请各位选手坐在桌前,纸笔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至于内容各位自己想写什么就写点什么吧,随意。好了,大家可以开始了。”说完,我们按照各自的名字入座,我拿起了笔,却不知道写什么。脑子里的墨水实在是太少了,不禁有点尴尬。

  算了,写首初中背过的,《沁园春?雪》吧。这首词我很喜欢,尤其是那句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我写的有几分激动,字虽不工整,却很洒脱,字如其人,我就是这样一个放荡不羁、很潇洒很随性的一个人。写完了,跟其他选手一样站了起来。

  评委老师们很快评出了结果,我们个个站在原地,有几分紧张和担心。江主任拿起了话筒,开始公布结果。

  “看了各位的字,真的是很难选择,五花八门的字太多了,看的我们几位评委老师也是眼花缭乱,各位对结果也不用太在意。那宣布结果之前,我想问一下,你们37个人里面,有个人没写名字,是谁?”我回忆了一下,应该是写了吧,不记得了,一脸迷茫,没说话。

  “没人认?”江主任笑了出来,看着我们几个人。

  “想不起来了是吧?内容是《沁园春?雪》。”我听了,尴尬的抬起了头,跟他的目光对视上了,他貌似是看出了是我的字,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老师,是我的...不好意思,忘了写名字了。”我挠了挠头,上前了一步。

  江主任笑了,点了点头,“好了,那现在公布结果。”

  江主任开始念名字,我数着,还剩下最后5个人,却依然没有听见我的名字,不禁有些担心。“还有最后五个人,也就是本环节我们五位评委评选出的前五名,第五名xxx,第四名,xxx,第三名,萧然...”我听到这儿,不禁冲着萧然笑了笑,好歹是一个年级的,初中还是同学呢。“第二名,谭可馨。”江主任顿了顿,看了我一眼,我有些错愕的看着他,太假了,我能是第二,已经是出乎我预料了。“第一名,尹雨珊。”

  当我听了这第一名之后,顿时难受的很,觉得很压抑,是啊,第一轮她赢了,赢得虽然不惊天动地,却足以在我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我无精打采的站在台上,没有任何心思听他们接下来说什么,大概是让被淘汰的人退场吧,我们台上宽松了些,可是我心里却紧的很,甚至有些怪江主任,为什么非要逼我参加这个比赛,平时勾心斗角的我都够累的了,平时成绩也是比她强很多,明明是可以把她打压下去,为什么又要让我参加这样一个她的强项的比赛呢?

  我有些恨,不是恨他,而是恨自己,为什么自己会输呢?太不爽了,我眉头紧锁着,手握着拳,指甲陷进掌心里却恍若未觉,看着窗外的风景,真的不服,特别的不服。

  我胡思乱想着,江主任那有磁性的声音又把我拽了回来,“其实啊,我们几位老师都觉得单纯论字,尹雨珊的字是最好的。”我听了,不禁又是一阵难受,还嫌我不够丢人么?还来奚落我吗?

  “不过总体来说,是这篇《沁园春?雪》写的更传神。功底不深,但是结构却很好,选的内容也很好,字如其人真的是很对,本身也不是规规矩矩的人,写不出规规矩矩的字来。”江主任笑着看着我,我心里稍微舒服了点,不过还是介意他之前的那句夸尹雨珊的话,笑得有点不自然。

  “之所以给这篇评为第二名呢,是因为短短100字的词里出现了3处错别字,让我们几位评委是哭笑不得,所以,给了你第二,也别有什么想法。古人写错字那叫通假字,你写错了那就是错别字,回去把初中必备古诗文默写一遍,明天早上交给我。”

  江主任似乎不是在开玩笑,可是这么多人在这儿,他就这么罚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底下笑成了一片,“没听见?”他又死死地盯着我,我抿了抿嘴,“知道了。”我极其不乐意的应了一声。要罚回去说不行么,非要在这么多人的场合说出来,气的我想哭。撅着嘴站在一边,一丁点的喜悦都没有。

  “好了,那经过了第一环节的筛选,各位选手顺利过关,那么我们接下来进行的就是今天的重头戏,即兴演讲。题目和表演顺序都是由抽签决定,那大家先抽下出场顺序。”说着,一人拿了个签,我打开了一看,手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24个人,我抽到了1号...看着手里的签,苦笑不得的捂着头,欲哭无泪啊。

  “好了,那请1号选手留在台上,剩下的选手可以先到场下休息,看对手们的表现了。”我稍微开心了点,原来不是先抽题目,而是当场抽,这样一号也没吃亏。我坦然的站在了台上,看了江主任一眼,目光很随意的扫过他,生他的气,不想理他。

  他倒是一笑,拿起了话筒,“抽到1号,什么感觉?”他温柔的问话,让我不得不转了态度,笑了笑,“感觉,很幸运。嗯。”说完,底下都笑了。“紧张么?”江主任旁若无人的跟我聊着天,我笑了,“没什么紧张的,第几个上场都一样,当场抽题,我又不会吃亏。还好是第一个,忍一忍就过去了,完事之后还能安下心来看他们演讲,这要是最后一个压力才大呢。”我嘿嘿的一笑,底下也议论起来。

  “行了,题目已经准备好了,抽吧。”原来是题目还没准备好,他才跟我聊的天,不禁又有点失落,我真是个纠结的人,人家跟我说话吧,我不自然,人家不跟我说吧,我还难受。人家优待我吧,我不好意思,人家正常对我呢,我又会失落。太纠结了。

  我随手抽了一个,递给了主持人。

  “好的,1号选手,你的题目是,你要竞选文学社社长,请做个3分钟以内的文学社社长竞选演讲。可以有30秒准备时间,计时开始。”我愣了几秒钟,文学社社长,不禁皱起了眉头。我思考的时候喜欢左顾右盼,看着台下,心里也安慰了很多,虽然东张西望,却没有影响我的思考,大概过了20秒吧,我冲着主持人点了点头。“嗯,你准备好了就可以开始了。”我点了点头,拿起了话筒,深吸了口气,冲着底下人一笑。

  “各位师兄、师姐,各位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否都认识我,那我还是先自报家门吧,我是X年X班的谭可馨。说句心里话,我现在有点紧张,因为今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参加竞选演讲。紧张之余,更多的是兴奋,因为我是为了能继续留在文学社而站在这里,说实话,我是真的打心里喜欢文学,也更是真心的爱咱们文学社。今天在这儿,我只是想把我的心里话说给大家听,也希望大家可以用心听我说。

  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够优秀,看了前面几位同学的表现,我更加确定了这一点。你们真的很优秀,所以,今天就算我失败了,我也依然很坦然,甚至有些自豪,毕竟,并不优秀的我站在这儿跟如此优秀的你们同台竞争,于愿已足;我能拥有你们这样一群可爱又可敬的对手,夫复何求。

  接下来,我想跟大家说说我对文学社的感情。我想了很久很久,却还是不知道如何措辞,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文学功底了。我如此爱这个社团,却没办法用我的语言来告诉你们我有多爱她,再华丽的辞藻用来形容这份感情,我都觉得是苍白无力的。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一样,我从小到大对数学是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我有时候特别恨也特别不理解,为什么会有数学——这样一门耽误我时间、浪费我脑细胞的学科存在?为什么就不能有一时一刻让我安下心来享受文字带给我的快乐?来到文学社的这一年里,我才真正的感受到了这份快乐。看书不再是为了应试,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想看;写文章不再是为了得高分,是实实在在的有感而发、真情流露。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我特别珍惜,也特别希望留住这种感觉。

  我的爱好很多,却几乎没有特长,钢琴、电子琴、古筝、手风琴、吉他,乐器都是会一点点,不爱好书法,不过字写的也不算难看,不喜欢唱歌,不过唱的也不算难听。我最大的特点就是重感情。我珍惜和每个人的感情,不管是去也好,留也罢,不管结果如何,我希望我们这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能常联系、常交流,我们友谊长存。

  可能今天展现给大家的是一个并不完美的我,但我想,人无完人,完美并不美,把我的不完美展现给大家看,大家可以不喜欢,但是起码感觉上是真实的。我不想把我获得的奖项一一列出来给大家看,因为在座的每个人都很优秀,跟大家比谁更优秀,很难比出高低,更何况那些奖项都是过去,代表不了现在更预示不了未来。我不想说自己组织能力、领导能力、语言表达能力有多强,因为强与不强要在工作中看,更何况在座的各位都是强者,只是看谁更幸运,有机会把自己的能力展现给大家看而已。

  最后呢,还是象征性的拉下选票,我希望了解我的朋友能够投我一票,不了解我的朋友给自己一个进一步了解我的机会,我什么都会,唯独不会一样,就是不会让信我的人失望。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能说,说完了,底下掌声震天,我笑了笑,鞠了个躬,走下了台,真的很意外,原来我是如此优秀的一个人。

  坐在台下,轻松的看着剩下的人的演讲,24位,很快就演讲完了。最后,还是五位评委打分,我们二十四个人站到了台上,听着他们断断续续的演讲,我就知道,不会出太大问题。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我说的这么流利的,呵呵,能力,唉,实力。我带着几分高傲的看着台下,挑衅的看了江主任一眼,他满意的笑了笑,也不跟我计较。唉,火发不出去就是难受,我大着胆子白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自己哪儿不满意。

  “好了,那现在我公布下进入下一轮比赛的8位选手名单。”“第八名,xxx....”竟然是这样的方式,“第四名,尹雨珊。”我听了这个,心里舒服多了,哼,起码这一轮算是我搬回了一局。“第三名,xxx,第二名,谭可馨。”我愣了一下,明明是我说的最好,为什么又是第二名!我有些愤恨不平的看着他,“第一名,萧然。”第一是萧然,我再一次泄了气一般,偏过头不看他,看着窗外。底下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了。是的,的确是我的演讲最好,为什么还是第二名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江主任维持了一下会场秩序,随后拿起话筒,说道,“这个结果大家也别再议论什么了,谭可馨呢,你这个语言的流畅性和逻辑性都是没问题的,整体来说是最不错的,不过啊,中间有句话说的很有情绪性,我跟白校长作为教数学的,听着很不舒服,我没记错的话,你说数学是什么浪费时间、费脑细胞的学科,是吧?你说,我们两个教数学的坐在这儿当评委,你这么贬低这个学科,我俩要是再给你评个第一,不是等于承认你说的话了么?”说完,底下哄堂大笑,我更是有几分哭笑不得的。

  “您这是故意为难我啊。我对数学到底什么感觉您还不清楚么?”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江主任笑了,“不清楚,等比赛完了你给我解释解释。”我知道,他也是不高兴了,我确实是为了他第一轮的话,在跟他置气,才在演讲中说了那么一句话。

  “唉...一点言论自由都没有!”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底下安静的很,大家自然是听见了,一个个笑的不行。

  “你说啥?”江主任佯怒的,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嘿嘿一笑,“我说啊,我心服口服。”说完,底下同学又笑上了。

  “好了,接下来进行下一环节,是8进3环节,最后呢是我们的三强比拼。请各位选手放轻松些,能走到这儿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个个是强者,对尹雨珊我除了恨没有别的想法,对其他人嘛,倒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好了,这一轮比赛开始,顺序呢我们还是抽签来决定。题目呢都是情景模拟题,很简单,大家不用太紧张。”

  情景模拟?这是什么题型?我从没听过这种题,也从没做过这种题,情景模拟的意思不就是跟个神经病一样假装自己在一个什么情景之中么,天哪,啥变态的环节都有...我不禁有点闹心了。抽了签之后更闹心了,又TMD是1号,我都有种想骂人的冲动。

  “1号选手请向前一步。”我无奈的往前迈了一步,然后底下就笑翻了,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今天很幸运啊,抽签就是第一。”我抿了抿嘴,无奈的一笑。“好了,为保证公平,请其他七位选手先在隔壁候考室等待,1号选手可以来抽题了,你抽到哪题你们八个人都答哪题,好了,来吧。”我深吸了口气,抽了道题,交给了主持人,这种题目从来没有做过,充满未知也充满挑战。其他七个人已经出去了。主持人看了眼题,笑了笑,“好的,那1号选手,我读完题之后你可以有10秒钟的思考时间,答题时间限时还是3分钟,请在答题开始前说一句答题开始,答题结束后说一句回答完毕,听清楚了吗?”

  “嗯,清楚了。”我点了点头,其实,我稳重起来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

  “请听题:假设你是一个单位的工作人员,你单位的副处长对你一直很好,处长退休后,采用竞聘上岗的方式,结果,你当选了处长,副处长很沮丧,你该怎么劝副处长,请情景模拟一下。”

  听了题,我顿时愣住了,这算是什么题啊,无奈的摇了摇头,依旧东张西望的,其实是在思考。

  “思考时间到,请1号选手开始作答。”

  主持人适时的提醒了我,我点了点头。

  “答题开始。假设各位评委就是这位副处长,现在我开始情景模拟。”我笑了笑,转换了心态。

  “老领导。”我一句话说出去,底下人都笑了出来,我也跟着笑了笑,而几位评审老师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呢,上岗也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几乎跟您没说上话,那今天,借这个机会,我想把我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跟您说说。”

  我娓娓道来而且又极富感染力的语言打动了每个人,每个人都在认真听,这仿佛不是一场表演,不是模拟,而是真的事儿。

  “我知道您心里不好受,我非常理解您,但是不知道您能不能理解我的心情,我心里也难受极了。真的,说实话,我宁可您来当这个处长。”我顿了顿,看着五位评委老师个个面露惊讶之色,我丝毫不为所动,继续说,“我工作也快十年了,自打到这个单位,就一直跟着您,您应该了解我,我是最重感情的一个人,我把跟您的这份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咱们之间的感情,我真是觉得得不偿失。”

  我深吸了口气,继续说。

  “工作到现在,我从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小孩儿,走到今天,可以说您是看着我一点一滴成长起来的,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您给我的帮助太多太多了,对您的感情,不是单纯谢谢两个字能表达得了的。我说句心里话,没有您,绝对没有我的今天。也请您相信我,无论我走到什么位置,我永远都是刚参加工作的那个我,您永远是我的老领导,我对您的敬重丝毫不会减少。您家里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叫我一声,我肯定随叫随到。工作上,我哪儿做的让您不满意了或是做错了,还请您跟以前一样,多批评,多教我。”

  我说话的感染力极强,仿佛真的是在开导谁一样。

  我笑了笑,“提到工作上了,我还得多说几句,我刚到这个位置,实在是压力很大,不懂的地方还很多,您可得多帮帮我。这么多年,让您惯出来毛病了,有什么事有什么困难,总是想先找您,先跟您汇报,以后您还得跟以前一样,多批评多指教。”我算着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又笑了笑,“跟您说了半天的话,我都说饿了,您是不是也饿了呀?要不您陪我出去吃点东西,咱们边吃边说?”

  说完了,立马换了态度,说了句,“回答完毕。”

  之后,全场掌声四起,我笑了笑,江主任满意极了,“不错,过来坐吧,叫下一位。”他伸手示意让我坐他旁边,我却怎么也不肯,最后坐到了角落里。

  然后呢就看着他们7个人表演,听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真是有点太过于做作了。而且是张口一个副处长、闭口一个副处长的,唉,真不知道他们脑子是干嘛用的,本来就是你选上了,对方没选上,你还一直副处长、副处长的叫,不是刺激人么。终于,他们一个个都演完了,场上一直都很安静,偶尔听他们说的太搞笑,笑声倒是有的,但是再也没有听到过掌声。

  “好了,八位选手都表演完了。那么我们等着评委给各位打分。大家稍等一会儿,其实到现在,这一环节第一是谁的是毋庸置疑的,在场观众也是有目共睹,那我想请各位同学一起喊出这个人的编号,好吧?”主持人话音刚落,底下异口同声的喊出了“1号”,弄的我脸一阵发烫,唉,没办法,锋芒毕露真是感觉不错。

  “好的,那请1号选手先给大家讲一讲,你觉得其他选手存在什么问题,好吧?”主持人这样一句话,弄的我左右为难,这不是明显要孤立我么?我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我笑了笑,“说实话,我答完题坐在角落里就一直溜号,从来没接触过情景模拟题,也很紧张,所以七位选手的表演我并没有听清楚,不好意思,我没办法评价。”

  主持人笑了笑,“行吧,那现在评委的分数也打出来了。还是请评委们公布分数再做点评吧。”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了江主任,“那我就公布一下前五名选手的得分,10分满分。第五名,4号乔天骄,7.5分。第四名,7号杨子涵,7.9分。第三名,2号尹雨珊,8分。第二名,3号萧然,8.2分。第一名,1号谭可馨,10分。”说完,底下一阵惊呼。我落落大方的一笑,稍微舒服了点,算他识货,知道给我个满分。

  “好了,那我简单点评一下。情景模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而不是表演,第二点呢,要表达的情感有以下三方面,一是感激,二是愧疚,三是不安。要说的问题也应该有三方面,一是要老领导批评教育,二是要老领导继续帮助,三是跟老领导表决心。要注意的地方最重要的就是称呼问题,要叫的是老领导,而绝对不该是副处长,这样才能拉近彼此沟通的距离。至于语言的流畅性各位都不成问题,但是既然是人际沟通类的题目,应该有一点感染力,但是不能太过。这个尺度把握问题,大家自己再思考思考吧。好了,点评就到这儿,来,我们继续下个环节。”

  我看了眼尹雨珊跟萧然,我们三个人站在台上,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久,没跟他们同台竞争过了,我是有些激动的,仿佛看见了技压群雄的我,艳压群芳我已然做到了,呵呵。

  “好了,这一轮环节有三个小环节,第一环节为必答题环节,题目很简单,大家不用过于担心。必答题每题2分,共5题。第二环节为抢答题环节,每题3分共5题。第三环节为两两PK环节,胜者加5分,输的不扣分。”

  “好了,请三位选手站到台前,答题设备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必答题环节请各位把答案打出来,然后按下回车键提交,作答时间为10秒钟。请三位同学抓紧时间。请听第一题,红楼梦中,形容王熙凤出场的时候的两句词是什么,开始作答。”我毫不犹豫的打出了那两句,“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漂亮的按下了回车键,打字速度我还是比她们俩快很多的。

  “很好,三位选手都答对了,请听第二题,官封弼马心何足,下一句是什么。”我想了想,西游记的,“名注齐天意未宁。”我按下了回车键,很好啊,她俩不会,哈哈。

  “恭喜1号选手回答正确。”

  “第三题,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最后一句是什么,请作答。”我暗叹题简单,“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我们三个又都答出来了。

  “第四题,游褒禅山记的主旨句是哪句。”我听完,愣了,还没有背过,皱着眉头,打着字,“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我带着几分疑惑的按下了回车,主持人笑了,“不好意思1号选手,您的答案少了个标点符号,所以这题是2号、3号选手答对了。”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哎呀,为什么要考现在的知识呢,烦死了。

  “第五题,请打出屏幕上出现的这个字。”我看了一眼,奀字,当然不认识了,很快的切换了五笔字型,打了出来,按下了回车,底下一阵惊讶。主持人也是惊讶的很。“这么生僻的字你都认识?”显然是对我说的,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认识,不过是用五笔字型打出来的...我也不需要认识它啊。题目不是说打出来就可以了么。”我说完,底下鼓起掌来,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好吧,那第一环节成绩已经出来了,1号选手8分,2号、3号选手6分。进入抢答环节。”抢答环节倒是激烈的很,题目简单的很,我们三个人一人抢了一道,“第四题,请背诵出葬花吟全篇,抢答开始。”我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抢答器,她俩竟然没有要抢的意思,怎么,不是红楼迷吗,连葬花吟都不会背?我笑了笑,从容的背出了全文,而最后一题,却落在了尹雨珊手中。“好了,抢答环节已经结束了,目前比分是,1号选手14分,2号选手12分,3号选手9分。”“好的,我们进入第三环节,请2号、3号选手站到台前来。”这次竟然不用我先来了?我好整以暇的靠着桌子站着,坐山观虎斗,哈哈。

  他们俩比的是成语接龙,倒是好玩的很,最后萧然胜了。他果然是厉害得很,理科生思维就是敏捷啊。

  “1号选手和3号选手,请站到台前来。”轮到我了,其实萧然站在我旁边,我还是很有压力的。

  “这一轮二位要比的是速记能力,这儿有一段文字,两位能最先背出来的,就算是获胜,当然,我们的要求很人性化,错3处以内都算过关。两位请准备,开始。”我翻开了桌上的纸,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随即按下了抢答按钮,底下同学一阵惊呼,我淡淡的笑了笑,“可以回答了吗?”我问道。“可以。”江主任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说了。

  我开始慢慢的背了出来,底下同学倒是不知道对错,而几位评委老师倒是震惊的很,“很好,没有错误。”江主任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激动,我甜甜的一笑,微微欠身,回到了原处。“过目不忘,厉害。”萧然竟然夸了我一句,我不好意思的一笑,没说什么。

  “好了,请1号选手和2号选手站到台前来。”我算了一下,第一已经毫无悬念了,分数我是最高的了,而我不想让她拿第二,所以,一定要赢了这局。我们彼此对视,礼貌性的笑了笑,然后就谁都不看谁,站到了评委面前。

  “这一轮很简单,古诗词接龙,尾字在第二个人说的中间出现就可以,如果1号没接上来,2号接上来了之后,2号就赢了,明白了吗?”江主任解释着比赛规则,我听着,气不打一处来,淡淡的笑了笑,“您倒是会打比方。”

  我真的是很不满意,江主任无奈的笑了,底下同学也是笑,只有我笑的很淡很淡。

  “开始吧,2号先来。”我更是有些不高兴了,为什么我是1号,却要她先来。

  “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我笑了笑,“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尹雨珊也接了出来,我自然不甘示弱,“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到了这儿,尹雨珊再也接不上了,我知道,该是我接了,脑子里飞速转着,想到了。

  “谭可馨啊,接上了你就赢了,接不上就重新开始。”

  江主任笑着看着我,我笑了笑,“苟安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说完,底下掌声一片,倒是热烈的很。

  “老师,两轮1v1的比赛都比的是接龙,我觉得不太公平。”尹雨珊倒是很诚实的提了出来。我笑了笑,“嗯,老师,我觉得也是,珊姐接了两次龙了,题目也是单调了些。”我说完,底下混乱不止。

  “大家静一静,那我想听听,你们想比什么?”这话是在问我,我笑了笑,“都行,您定吧。”

  “行,那就对对联,怎么样?我这儿有三个上联,对出两个就算赢,抢答形式,可以吧?”我没再说话,尹雨珊却点了点头。我笑了笑,也点了点头。

  “对出来了就往前迈一步说出来就可以了。第一个,上联是,山无棱,江水未竭。”我想了想,直接站了出来,“说。”江主任简单的点了点头,“天地合,此心不灭。”几个语文老师点了点头。

  “嗯,好。第二题,上联是,此木为柴。”我又一次站了出来。“因火生烟。”

  “嗯。第三题。”江主任简简单单的,丝毫没有诧异的意思,这种表现更让尹雨珊显得难堪了。

  “第三题,倚顽石润仙姝,羡煞江湖侠侣。” 我听了,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又一次上前一步,“说。”江主任笑了笑,看着我。

  “持仙剑奏神曲,睥睨昆仑九州。”说完,他看了几个语文老师一眼,皱了皱眉头,“再想想吧,上联讲了三部书,你想的有点简单了。”

  我眨了眨眼睛,“嗯啊,我这也是三部书啊...”我无辜的看着他,几个语文老师对视了一眼,“什么书,说来听听。”我抿了抿嘴,“仙剑神曲、九州、昆仑...”

  说完,底下一阵笑,九州昆仑他们还是听过或者看过的,几个评委被我弄的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江主任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书,我们几个老师都没听过。”

  我吐了吐舌头,“都是最新的武侠小说...您当然没听过了。”江主任笑了出来,“行,那回头我们几个老师还得看看,拓宽知识储备了。”

  “嗯嗯,您要是想看,我一会儿回去给您拿去...”话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脸刷的一下红了,底下同学简直要笑得趴下了,江主任也被我气得笑了出来,我捂着脸不好意思极了。

  “行了,安静点吧,现在这轮比赛也算结束了,主持人,继续吧。”江主任把话筒递给了主持人。

  主持人简单说了几句收场的话,我却一点心思都没有,今天这个比赛太乱了,各种问题啊,最后还把带了小说的事儿说漏了。我紧张的给着屋里的同学发信息,让他们帮我把小说收起来,同学倒是配合得很,回了我个ok,我总算松了口气,起码一会儿可以有话说了。很快,比赛结束了,我想回班,却被江主任拽住了,我就跟着他傻呵呵的站在走廊里,一群人看着我跟看动物园的动物一样,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师...”

  “嗯?”

  我叫了声,江主任应了声,并听不出他生气。

  “人这么多,咱能不能去您办公室呀...”江主任笑了一声,“怕见人?我又没说你又没骂你的,丢什么人?”我撇了撇嘴,自己心里虚吧,唉...人总算都走光了,他带着我回到了办公室,我低着头站在他身边,他坐在了办公桌前。

  “你总低个头干嘛?”江主任一句话听不出喜怒。

  我幽幽的叹了口气,“我错了...”

  江主任冷冷一笑,“哪儿错了?”我心里一紧,看来他还是生气的。

  “我...比赛场上不该跟您那样...”

  “这个先不说,别的呢?”我抿了抿嘴,还是不想承认。

  “啊?别的?不知道了。”

  江主任笑着站了起来,“班里还带着小说呢是吧?”

  我心里一紧,不过还是面子上表示镇定,“没有,就是调节气氛那么说的。”

  “是吗?用我去你座位上搜吗?”我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您想搜就搜,我真没有小说。”

  “好,跟我去你班。”我心惊胆战的跟着他,却故作镇定,到了班级门口,“到底有没有,说实话。要是让我搜出来了,你死定了。”我不觉打了个冷战。

  “真没有,您搜吧。”我有点底气不足了,但是强压着紧张,跟着他进了班。他到了我座位上开始搜,同学果然够意思,帮我把小说收起来了,正搜着,班主任进来了。

  “怎么了主任?”班主任问道。

  “翻翻看她这儿有没有小说。”江主任继续翻着,回了班主任一句。“我也是看见我们班同学有人看小说了,现在这群学生,真是不懂事。”班主任看了我一眼,没说别的。

  江主任翻了半天,未果,我松了口气。这时候,我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了一下,江主任犀利的目光向我投来,我撇了撇嘴,把手机递给了他。他看了眼,也没说什么,随后开始翻看我的短信,我已然闭上了眼睛。瞒不过了。果然,他气得有些发抖,把手机放在了我桌上,直接走到江邵中桌前,“站起来。”

  江邵中也是无奈的站了起来,江主任随便翻了翻,就找到了那两本小说,九州和昆仑。看了眼江邵中,狠狠的一脚把他踹倒在地,连踢了他三四脚,我连忙跑上前去,挡在了他面前,根本不敢看他。“您要打就打我吧。不怪他。”

  我大义凛然的样子,让江主任更生气了,抬起手要打,却迟迟没有落下。他是不舍得在同学面前跟我动手么?还是什么?看着他气得手发抖,我真想上前去求求他,认个错,可是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班主任走了过来,看着江主任手里的两本小说,不禁愣住了,“江邵中,你看小说?”

  我抿了抿嘴,“不是他的,是我的。”

  班主任气不打一处来,“谭可馨,你有点好学生的样子吗?还看小说!真有闲心!现在是不听歌不玩文曲星了,改行了是吧!”班主任的一句话似乎提醒了江主任,江主任推开了面前的我,又继续在江邵中位置上搜,果然,mp3,文曲星,都被搜了出来,“谁的?”江主任死死地盯着我,我抿了抿嘴,“我的。”我就这么承认了。

  江邵中真的是很够意思,让他帮我藏起小说,他能想到帮我藏起其他的违禁品,真的是对我够好了。江主任二话没说,拽着江邵中就又连踢了N脚。

  “您别打他!”我急了,拽过江主任,劲儿有些大,他一个踉跄又被我接住,同学们看到这一幕不禁唏嘘。

  “谭可馨,你疯了!跟老师动手!”班主任气坏了,也是惊住了,狠狠的踹了我一脚,我愣住了,低下了头,“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您别打他,都是我的错,您要打要罚冲着我来。”

  江主任气坏了,“我自己儿子,我想打,还轮得到你管我了?”江主任的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我,我强忍着心痛,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他也知道我心痛在哪儿,我自嘲般的笑了笑,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嗯,您,儿子。对。”说完,当着他的面,把两本小说撕得粉碎,mp3、文曲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仿佛是发泄我心里的不满一样,眼泪不停的掉,摔完了,又自嘲般的笑了笑,“那您继续。不打扰您管自己的孩子了。”说完,转过身,回到了自己座位上随便拿起了本书“学习”。

  班主任已经看傻了,错愕的站在那,不知所措,半天,屋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数我的翻书声最大,班主任走到了我面前,推了推我,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明白,她是要我给江主任道歉,我有些动心了,回过了头,看着他的背影,不禁有些心疼。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却又想起了他那句话,心痛得又再次坐了下来。班主任皱了皱眉头,又拽着我站了起来。我知道,这么僵下去不是办法,总得给他个台阶下。于是,硬着头皮走到了他身边。

  “老师,我错了,刚刚跟您态度不好,请您原谅。还有,我不该骗您,不该看小说、听歌、玩文曲星,不该做这些与学习无关的事儿。对不起。”我放下所有的面子、自尊,低声下气的认着错,江主任凌厉的目光投了过来,刚要动手,江邵中一把拽住了江主任,“爸!”他竟然在班里这么叫了出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

  “我管我自己...我管我自己学生!你滚一边呆着去!”江主任这句话,我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也知道他是为了刚刚伤我的那句话在哄我,碍于同学面前身份不能公开,他才犹豫了那么一下,我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不管不顾的,一头扎进他怀里,弄得全班目瞪口呆,江主任顿时火气消了大半,看着我委屈的样子,不禁心疼了,我哭了好久,江邵中也是看傻了,班主任更是直呵呵的看着我跟江主任两个,终于,哭声停了,江主任也跟变了个人似的,把我从怀里推开,随后重重的一脚踢在了我臀上,我捂着被踢疼的地方,却不敢说任何一句话。

  这不是我自找的么?他本来是不想在班里跟我动手的,强忍着,我却一直在拱火。拽着我到了讲台边上,重重的把我推在了讲桌上,随即拿起了教鞭,我看着他一系列动作,不禁后退了几步。

  “过来!”江主任狠狠的敲了下桌子,我吓得更是往后退。

  “不。”我撅着嘴,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委屈的装着可怜似的眨了眨眼睛,“就不。”

  继续耍赖。

  江主任气得笑了出来,我也觉得自己耍赖的样子很可爱。他一步步朝我走来,我一步步往班级后面退,他这一步步跟着我,眼看我就要退到尽头了,他带着几分玩味的看着我,我慌不择路,拽起了江邵中,躲在了他身后,江邵中一脸无奈的看着他爹,同学们也大着胆子笑了出来。

  “过来!躲什么!刚才不还大义凛然的让我打你别打他么,怎么现在躲人家身后去了!”江主任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我依旧不肯出去,“老师,我错了,您饶了我吧...消消气...”我近乎央求道。

  江主任没那么好脾气,拽开江邵中,我就失去了挡箭牌。江主任毫不客气的啪的一声,打在了我胳膊上,“躲啊,我看你往哪儿躲!”我吃疼得捂着挨了打的地方,红了一道,撅着嘴,一脸幽怨的看着他,他似乎一点不心疼。“手伸出来。”这样四个字让我脸红到了脚趾,撅着嘴,皱着眉头看着他,却怎么也不肯。“一。”江主任竟然好整以暇的开始了三秒倒数,我再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的,低着头伸出了手。

  “啪啪啪”,接连三下重重的打在了我手心上,我疼得咬着嘴唇,不敢吭声,更不好意思求饶。“啪啪”又连着两下,我疼得皱着眉头,依然强忍着不吭声,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了。他半天没有再打下来,我抬起头,含着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他是不忍心再打了吧,我收回了手,甩了甩,想减轻些疼痛,他也没跟我计较什么,而是放下了教鞭,“去我办公室。”一句话让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抿了抿嘴,想了下,如果这顿打非挨不可,那在办公室总比在教室里强,于是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去了办公室,留下一屋子的同学错愕或是叹息声。

  到了他办公室,门被他狠狠的摔上了。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去!墙角给我好好反省去!”江主任吼道,我条件反射似的走到了墙角,咬了咬牙,跪了下来。或许这样能让他看出我的些许诚意,或许这样能让他消消气吧。

  我跪在地上真的开始反省了,从语文竞赛上几次三番跟他闹,到回到办公室骗他,到教室里发脾气耍性子,真的是从头错到尾,想到这些,不禁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出去了,我顿时觉得屋里好冷,被遗弃的感觉真的好难受。过了足足一个小时,门开了,他回来了,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过来。”

  我艰难的站了起来,挪到了他面前,怕得腿一软,又再次跪了下来,低着头。

  “说话,从这儿跪着示威呢?!”江主任依旧怒气不减,我抿了抿嘴,开始认错,“我错了。”江主任气得笑了出来,“这就完了?”我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您消消气,我认打认罚。”江主任哼了一声,“放心,少不了。现在你先给我从头说说,错哪儿了。最好说全了,别让我给你补充。”我咬了咬嘴唇,脸发烫,头低的更深了。

  “语文竞赛的时候,我多次跟您置气,您夸我我不自然,您夸别人我不舒服,您偏心我的时候我怕别人说闲话,您偏向别人的时候我又不平衡,甚至报复似的在演讲的时候说了那么句话故意气您。自己能力问题还在输了前两轮的时候怪您逼我参加这个比赛。”说到这,我停了停,抬头看了他一眼,一副分不出喜怒的表情,我又低下头,继续说。

  “在赛场上不小心说了自己带了小说这事,然后怕您翻,就给江邵中发了信息,故意去骗您,回来之后您追问几次,我都没敢承认,一直撒谎骗您。您从江邵中那翻出了东西之后,跟他动手的时候,我又有些激动的拽着您,甚至算是顶撞您了。然后...您说了那句话之后,我又当着那么多同学面,跟您使性子,摔东西,跟您耗着,不管不顾的发泄自己的不满。”我抬头又试探性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哦,对了,您要打的时候我还躲了好多次,那您现在打吧,我肯定不躲了。我知道错了,您别生气了。”说着,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眼泪围着眼圈转。

  “嗯,反省的不错。”江主任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这是在夸我吧,我却丝毫没有一点欣喜的感觉,低着头,不敢看他。“去,回班,把教鞭拿过来。”

  我听完,瞬间僵住了,抬头看着他带着几分玩味的表情,不禁皱起了眉头,“老师...能不能别这样...您...换个别的工具打吧...行么...”我几乎要哭出来了,江主任却丝毫没有心疼,“去。”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我知道再无商量的余地了。艰难的站起身,往门口挪去。一路上我以最慢的速度往班里走,活动着腿,可是这一路实在太短了,还是很快的到了班级门口。看着班里上自习的同学和讲台上坐着的班主任,不禁脸发烫。无奈的开了门进去,尽量不引起任何同学的注意。班主任看着我回来了,有些诧异,“你还能站着回来啊?不容易。”她的一句话引得全班抬头,底下笑成了一片,我窘迫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哀怨的看了眼她,又看见了躺在讲桌上的教鞭,撇着嘴,走到了讲台上,伸手拿了教鞭,班主任笑了,我更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保重啊。”班主任略带玩味的一句话,又引得全班同学齐刷刷的向我看来,随后看见我拿着教鞭便知道了我回来的来意,更是一阵笑声。

  我看着全班,看着班主任,不禁哼了一声,“你们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底下人笑着,我跑出了教室,脸还是发烫,挪到了江主任办公室,深吸了口气。门是开着的,我规规矩矩的喊了声报告,然后低着头站在门口,江主任走了过来,拽着我进了屋,关上了门。我双手举着教鞭,递到他面前,“您打吧。”江主任也没客气,果真接过了教鞭,敲了敲办公桌,我即刻会意的拄在了上头,头低的很深。“说吧,该打多少?”这样一句话弄得我又是脸红到了脖子。“您定吧。”我几乎有些站不住了,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再出来。啪的一声,教鞭狠狠的打在了臀上,“让你说。”“多少都行。”我怎么好说出数来,只好说了这么句。啪,又是一下,“多少!”我深吸了口气,逼着我说出来,我也不得不说了。考虑了自己的忍耐力,“50吧。”江主任冷笑了一下,“你受得住么?”我抿了抿嘴,他竟然在跟我讨论这个问题,“我尽量。”我声音小得很,真的觉得自己好可怜,不是处境可怜,而是除了自己都没人可怜我,这才是最可怜的。

  “20吧,报数。”江主任话音刚落,我还没来得及感激,重重的一下就打在了臀上,我疼得抖了一下,忍住了没叫出来。“啪”的一声,我本能的嗯了一声,“报数!听不懂吗!重来!”随即,又是一下,我乖乖的报了个,“一...”就这样,速度并不快,力度也并不大,“十九...”“二十...”我挨完了这20下,心已经疼得不行。这种心理上的折磨远远比身体上的折磨要厉害的多,从让我回班去拿这个教鞭开始,我知道,惩罚已经开始了,折磨着我,把我的自尊踩的粉碎,又用同样的方式要我自己说出数目,挨打的同时还要我报数,什么自尊、什么脸面,在他面前,完完全全的不复存在了。因为他没有说,所以我不敢动,保持着这样羞辱的姿势足足有一分钟。虽然一分钟很短,可是在我看来真的是度秒如年。

  “起来吧。”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柔。我只是低着头,掉着眼泪,心里五味俱全。他放下了教鞭,坐在了沙发上,我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仿佛已经有了隔阂。“在你们班里说的那句话,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气他帮着你瞒我,对你不负责任,不知道什么是帮你,什么是害你。”我已然不稀罕他的这种打了一巴掌,给个甜枣的“哄”,也不稀罕他伤的我体无完肤之后,又帮我疗伤。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嗯,我明白。”如此疏远的表情,如此冷漠的声音,把他弄得愣住了。“我好歹是个老师,你就那么在班里人面前跟我耍、跟我闹,不罚你不足以平息他们的议论。”“嗯,是,我错了。”我依旧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应着声。“我说过,你可以闹,可以耍,但是别在同学面前那样,希望你长点记性。”我淡淡的点了点头,“记住了。”江主任被我的态度弄得没话说了,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自己好好想想吧,回去吧。”我依旧规规矩矩的说了句,“是,老师再见。”然后开了门出去了。

  一路上,眼泪不停的掉,连成了线一般,回到了班里,不管别人的议论、班主任的关心,坐在座位上趴在桌上,一直流着泪,默默的。班主任一直给我递着面巾纸,我头都不抬,眼睛都不转的死死地盯着桌面,桌上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心里,也许什么都没想。课间,江邵中过来了,坐在了我旁边,“干嘛啊,这一直哭,多大个事儿啊。”听着他劝我,我还是依旧头也不抬,话也不说,目不转睛的盯着桌面。“我去...大姐,你能不能别哭了啊。我爹就是那样人,动手就动手呗,也没啥可丢人的啊,刚才不还在班里踢了我N脚么,你说我冤不冤啊。”这句话稍微对我有了点触动,可是那句“我爹”又深深的刺激到了我。他可以这么大大方方的说出这两个字,我却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是啊,在同学们眼里,父亲打儿子天经地义,谁也不会去笑话他什么,我不一样,更何况他那句“我打我自己儿子,轮不到你管。”这样一句话,久久在我脑中响起。我头快炸开了,我气,我恨。为什么要在不能公开我身份的地方这么公开的羞辱我,我的自尊被践踏的粉碎,我甚至觉得没有脸面再从这个班里呆着了。我不哭了,心凉透了,自然也哭不出来了。

  “哎呀,你可算不哭了。”江邵中以为自己劝我的话见效了,松了口气。我刚想起身出去,刚坐起来,却看见江主任进来了,瞬间又趴了下来,眼泪不自觉的又掉了下来。江主任走到了我身边,我仿若未觉,继续盯着桌子发呆。他看了眼旁边的江邵中,没好气的说道,“哪儿有长辈站着,你坐着的道理?有没有点规矩了?”他训斥着江邵中,我却听出了别的味道,不禁心里一紧,本能的想站起来,却又克制住了。江邵中委屈极了,站了起来,“爸,你跟她生气,火能不能别往我身上撒啊,我招谁惹谁了。”他的几句话逗得班里同学都笑了。江主任坐了下来,看了江邵中一眼,“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帮着她瞒着我,帮着她藏小说,你以为这是帮她呢?主犯我已经罚过了,你怎么也算是个从犯吧?这账我回头再跟你好好算!”同学们听了,更是笑的不行,江邵中一副尴尬的表情,逗得我也笑了出来。江主任看见我笑了,也不再理会江邵中了,拉近了椅子,挨着我坐着。捏了捏我的脸,“会笑了啊,不容易。”我撅着嘴哼了一声,看着他肯来哄我,心里的怨气早就烟消云散了。

  “知道你觉得在同学面前没面子了,但是不是你自找的么?我开始可没舍得在班里跟你动手吧?我打他你非得凑什么热闹?”江主任声音不小,江邵中听见了,一副委屈的样子,“爸,我是你亲儿子么!”听着他说话,底下同学又笑了,我也享受的笑了笑。江主任并不理他,继续跟我说,“你跟我耍了、闹了,我这不也是很没面子么,咱俩这就算扯平了吧?你看,我这又来哄你了,还是你赚到了啊。”听着他这么说,心里想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可是依旧喜欢这种被他哄着的感觉,哼了一声,头一偏,不看他。江主任却相当好脾气的搂住了我,到了他怀里,我什么气都消了。他在我耳边小声的说着,“我这可是给足了你面子了啊,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你要是再闹呢,说不准我再忍不住从这儿跟你动手,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啊。”我抬头看了看他,然后钻进他怀里,“您这是软硬兼施,刚柔兼济啊。我投降了。”江主任听了,拍了拍我后背,笑了。“咱以后得约法三章了,不许在外人面前跟我闹,听见没?”我又笑了笑,“那我也要跟您约法三章,您不许在外人面前不给我留一点面子,不许精神上、肉体上双重折磨我,不许在我认了错之后您还不原谅我。”江主任听了,佯怒的拍了我一下,“你比我要求还多!”我嘿嘿一笑,又在他怀里蹭了蹭,“跟您闹着玩呢,您说的我肯定做到,不在外人面前跟您闹,我不敢了。”我的撒娇江主任也享受的很,“乖。”很少听到这样的字眼,我更是心里美的不得了。又腻味了好一会儿,上课了,江主任才站起身,我则是乖乖的跟着站了起来,起码的礼貌我还是不能忘的。他看着我懂事的样子,满意的一笑,这次的事儿就这么烟消云散、雨过天晴了。

  总是感觉,每闹一次,感情又进一步,关系也更进一步,更加熟悉,更加无所顾忌,在外人面前也更放得开,在他面前也更随意,但更重要的是,也更规矩了些。听起来很矛盾,却真的是这样,心理上更近了,却也更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人就是这么成长的,感情就是在碰撞中愈发强烈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