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理由》
亦父亦师
第19章《理由》
作者:Candises  |  字数:14200  |  更新时间:2022-02-15 15:15:26

  虽然认了这个干爹,可是在外人面前我们只能是师生,他是为了我好我知道,虽然只是一个称呼,我还是会时而高兴,时而难过。高兴的是跟他能够如此亲近,难过的是想亲近还要遮遮掩掩顾虑那么多。有时候走在走廊里碰见他,多想钻进他怀里腻味一会儿,但是从来不敢,只是礼貌性的说声老师好,他会很温柔带着满脸笑意的冲着我点点头,人不能太贪心了,这样已经足够了。

  我一向不是很爱学习的人,稍有点时间都会想着怎么玩,体活课的时候很多好学生在屋里学习,我却总是跟着一群男生踢毽球或者打排球,玩得快活极了。这天体活课下课,我们大汗淋漓的走进了班,看见班主任站在讲台上面色不善,谁都没敢吱一声,我刚要坐下,她吼了一声,“滚出去!”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她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呢,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挠了挠头,还是按照她的吩咐,走出了教室,站在了门口。

  “你想不想念了?”班主任跟着我走了出来,站在了我对面,死死地盯着我,“想啊,我怎么了啊老师。”我心虚得很,故作镇定的问道。

  “问我你怎么了?你没怎么,不用念了,走!我给你送到主任那去,给你办退学。”说着,就拽着我往江主任办公室方向走去,我有些怕了,“老师,别...我错了...”她也只是吓吓我而已,松开了拽着我的手,“你不学习在学校呆着干嘛?”

  “我学了啊...”我还是有几分委屈的。

  “学了?上课听歌,自习看小说,中午晚上打扑克,回家还上网玩游戏,你这叫学了?人家体活课都知道在屋里学,你可倒好,出去玩去了是吧!”我心里一紧,她怎么全知道了呢。

  “体活课本来就是要我们出去活动活动的啊...”我避重就轻,而班主任却显然知道我的目的,“体活课是让你们玩,别的课呢?放学呢?你这一天什么都不干,除了玩就是玩,你回家玩去多好,从学校呆着干嘛!”

  我抿了抿嘴,低下了头,“以后不玩了。”我带着几分委屈的语气说道。

  “你能不玩?你有没有点好学生的样子!啊?中午晚上还在班里打扑克,你是怎么想的?!这是一个好学生该干的事儿么!”她继续训着我,我吐了吐舌头,低着头不说话了。

  “我跟你说,再有一次,我就真给你送到主任那儿去,退学不用念了,听见了没!”我听着心里松了口气,她自然是不会把我往江主任那儿送的,她也不知道我跟江主任的关系,班级内部的事儿她又怎么会让江主任知道,我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继续絮叨着,我东张西望的偶然发现江主任正往这边走过来,忙拽着班主任,“老师老师...快别说了,江主任来了...”我说着就要拽班主任走。

  班主任也是看见了江主任来了,不好说什么,白了我一眼,“再有下次你给我等着!回班!”我如蒙大赦,“好嘞!”我说着,刚要往班里走,却听见背后一个声音叫到,“谭可馨。”

  我自然知道是谁叫的,无奈的抿了抿嘴,转过身,冲着他笑了笑,“老师好。”

  我还是乖乖的问了声好。

  “见我跑什么?”江主任倒是很直接的问了出来,我甜甜一笑,“哪儿有啊,我是没看见您。”

  “哦,这样啊。”江主任自然是不信,淡淡的笑了笑,转头问班主任,“丁老师,她怎么了?”

  “她...”班主任刚要说,我打断了,“我上节体活课出去玩了,我们班老师说我不知道学习就知道玩...”我挑了这样一个错误呈现给他,他自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但是班主任的表情让我心虚极了,江主任显然也是注意到了班主任的表情。

  “你去我办公室门口等我。”

  江主任沉下了脸,发了命令,我应了一声,连连给班主任使着眼色,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我嘿嘿一笑跑开了,我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她肯定不会跟江主任说什么的。

  溜溜达达到了他办公室门口,过了五六分钟,他回来了,看着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我心里有些紧张了。

  “进来。”他开了门先进去了,我跟着他进去。

  “门锁上。”听了着三个字,我愣了一下,“啊?”

  我似乎没听见似的。

  “锁门。”

  他又简单的重复了两个字,我抿了抿嘴,几乎是颤抖着锁上了门,站在门口不敢动也不想动。

  “过来。”他就这样简短的一句一句话,已经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害怕了,很怕很怕他,不全是怕挨打,就是单纯的怕他。

  “让你过来,听不见?”他沉着脸看着我,我咬了咬嘴唇,走到了他身边,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说吧。”

  “啊?”我傻呵呵的继续装着傻。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要说什么。”这句话算是很长了,我细细的品味了一下,他八成是知道了,可是班主任怎么会告诉他的呢?家丑还不能外扬呢,她怎么舍得把我的事告诉他呢?他可是学校的领导,这种事在学校一般是会被处分的,班主任应该不会告诉他才对。

  “还不说?”他有些不耐烦了,我皱了皱眉头,“我...我...”我踌躇着,他却一巴掌拍在了我后背上,“我什么我!”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可怜巴巴的眨着眼睛看着他,低下了头。

  “您都知道了...”我傻傻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做的时候就该想到我会有知道的一天!”他狠狠的说道。

  我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了,低着头撇着嘴。

  “您能不能原谅我一次...我以后不敢了。”

  我说完,眼泪已经掉了下来。他看着我哭了,会不会气消了些呢?

  “原谅你?权且不说你故意瞒我,就你做出来的那些事,哪件值得原谅?”

  他死死地盯着我,我就那么一滴滴的掉着眼泪。

  “哭什么?”他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问了句。

  “呜呜...我错了...”我哭得更凶了,抽泣着认着错,是吓的。看着我的样子,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能不能懂事一点?我不想说你,不想骂你,更不想打你,但是你能不能别逼我?好好学习就那么难么?”我渐渐的擦干了眼泪,低着头站在那儿,“是我错了,以后好好学习,您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说到。

  他看了我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去吧,回班去吧,下不为例。”

  他竟然松了口,我千恩万谢的跑出了他办公室,能够完好无损的活下来,真的让我意外的很。到了班里,收拾着书桌里的小说,兜里的mp3,统统放进了书包里,然后趴在了桌上,心有余悸。真的是不该再这样下去了,且不说会不会因为这个影响学习,而是再被江主任看见或者听见什么,我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趴着干嘛?不学习还有空趴这儿呆着?”班主任站在了讲台上,看着我的样子不满极了。

  我抿了抿嘴,随便翻开了本书开始看,无奈,书桌里的小说收拾干净了,桌上还赫然放着本杂志,我窘迫极了,连忙收进书包里,班主任看着我的举动,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总算松了口气,熬到了放学,把所有的与学习无关的东西带回了家。

  到了家里自然是不用学习的,开了电脑,挂上QQ,开始了我每天的正常生活——wow。玩到了半夜1点多,实在是太困了,上床睡觉去了。第二天一早,早自习的时候实在是困的不行,几次险些睡着,下了早自习赶紧跑去洗手间洗洗脸精神精神,第一节数学课太没精神的话江主任肯定会不高兴。我强迫自己精神起来,跑着回到了教室,江主任已经站在了讲台上,我冲着他笑了笑,他却面色不善,弄得我一头雾水,我不解的坐在了座位上。

  “干嘛去了?”他问道。

  我抬起头来,“去洗了把脸,精神精神。”

  “昨晚几点睡的?”他低沉的声音明显不是在跟我聊天,而是在质问我,我抿了抿嘴,“11点多吧。”

  “玩游戏?”

  “没有没有,学习来着...”我显然是很没有底气。

  “是么?学习学到11点,今天早自习还能困?”

  我吐了吐舌头,“每天早晨都很困呀...不过现在不困了,嘿嘿...”我赔笑着,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弄得我不自然极了。

  “我怎么了?您干嘛这么看着我呀。”

  “怎么了你自己不知道么?昨天跟你说的话你当耳旁风了是吧?”我听着他的语气,显然是在生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以后早点睡...”他依旧盯着我,预备铃响起了,我在桌上翻出了数学学案,却偶然发现自己桌角放着一本小说,好奇的打开,中间还夹着个书签,我不知道这书是谁的,更不知道是什么书,前后翻了翻。

  “你当我是空气么?”他的语气中夹杂着怒气,看得出他强压着火气,我瞬间明白了他为什么是这种态度,合上了书,“老师,这不是我的...”

  我极力解释着,他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如此苍白的解释他又怎么会相信。

  “真不是我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时候上课铃已经响起了。

  他重重的把钥匙扔在了讲桌上,教室里安静极了,大家都听得出钥匙主人的心情不好,我皱了皱眉头,无奈的摇了摇头,把桌上这本小说放进了书包里,免得前面这个人看了生气,拿出了学案,课上他强压着火气,我则是唯唯诺诺的乖乖的配合着他,只是希望下了课他能够听我的解释,8点半,安静的教室里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好像离我很近,不过是个陌生的铃声,我四处张望着,讲台上的这个人重重的把学案扔在了讲桌上,火气马上就要爆发了。

  我听了半天,怎么都像是在我座位这儿发出的声音,四处找着声源,最后发现,是自己兜里的手机响了,可是铃声怎么会是这样的呢?讲台上的他怒不可遏,我慌乱之中挂断了电话,调成静音模式,脸有些发烫。他站在讲台上半天没说出话来,我一脸的愧疚和抱歉,站了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滚出去!”他终于爆发了出来,我几乎是闭上了眼睛,尴尬的走出了教室。

  门没有关,他在讲台上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我则是站在门口,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了。很快下课了,他走出了教室,我刚要上前,他却理都没理我就往办公室走去。

  “老师!”我叫了一声,他回过头来,复杂的神情我几乎读不懂,“您能不能听我解释?!能不能别这么误会我!”我几乎是喊出来的,他冷冷的一笑,“解释?你告诉我你要解释什么?啊?昨晚上玩到1点多吧?今天早自习又看小说来着吧?我课上你手机都能响,你还想跟我解释什么!”

  我愣了一下,“我昨晚是玩来着,不过...”我还要说,他更冷的笑了笑,“玩来着?你不是学习来着么?骗我?什么不过!还想骗我什么?!”

  我抿了抿嘴,走上前,“我昨晚是玩来着,也是骗您了,不过小说和手机的事您是误会了...”

  我还要继续说,他却打断了我,“误会?小说就在你桌上,手机响了是屋里所有人都听见了的吧!你还跟我解释什么!满嘴谎话!不好好学习也就算了,做人都不会了么?!”他从来没有说过这么重的话,我听了的瞬间,心痛,咬了咬嘴唇,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

  下课的时间,周围站满了围观的同学,他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对我的伤害确实够深。

  “我没有!”我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这三个字,他冷得像冰一样的语气让我的心碎成了粉末。

  “还不知道错?不知悔改?!自甘堕落,不知进取!我真是看错人了!”我已经气得哭了出来,看着周围这么多围观的同学,我突然感觉莫名的孤独,止住了眼泪,淡淡的冲着他笑了笑,“您现在看清我也不算晚。您在我座位上发现了小说,我违反学校规定带了手机,您的课上我的手机又响了,嗯,您是年部主任,别为一个屡教不改的学生生气,该怎么处分我您处分就是了。”

  我几句话把他气得后退了一步,我的心也莫名的揪着疼。看着周围议论纷纷的同学,似乎是在看我笑话似的,我冷冷的一笑,环视四周,“热闹好看么?”

  江主任这才意识到周围的同学,顿时间怒气发了出来,“都没事干了是不是!围这儿干嘛!滚回班去!”一声怒吼,周围同学瞬间散去,几个女生走的慢,时不时的回头看着我,似乎是想知道我是何方神圣敢这样跟江主任对决。

  我看着这几个女生厌恶得不行,“怎么?看我没看够么?要不要进我们班继续看?!”我也是想把火气发出来,那几个女生悻悻的走了。

  我跟江主任对视着,他目光里的愤怒和怀疑让我不舒服极了,我目光中的委屈和无奈也让他更加迟疑。周围安安静静的,只剩下我们两个在对视,还是我先打破了平静,“我平时带手机,您是知道的,也是我们班主任特许的。从我带手机到今天,一年半了,它一声都没响过,始终都是静音状态。我怕闹钟失灵,甚至闹钟都没设过。怕白天上课的时候突然出什么问题出声音,我每天只有第六节下了课才会开机,或者是同学借手机打电话的时候才会开机,这您应该都知道。今天课上手机响了这事我很抱歉,不是我不尊重您,我到底尊不尊重您您应该很清楚。”

  我又走近了几步,站在了他面前,“是我的错我会承认,不是我的错我请求您,别冤枉我。如果今天换了是别人手机响了,您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吧?爱之深责之切,是这个原因么?如果是的话,我心里也不会这么难受。您生气,您气的无非是我昨晚玩游戏,今天骗您,还有您看见的那本小说吧?我承认,昨晚回到家之后我没学习,跟以前一样,玩游戏来着,是跟您说了谎,我错了,您就当我是个犯了错又不敢承认的孩子不行么?是,跟您保证过很多次了,可是您想想我为什么会说谎,因为我怕您,怕都不行了么?就算早晨我坦白的承认了昨晚玩游戏的事了,您就会因为我的诚实而少生一丝气么?”我几句话说的他面色和缓了些,我大着胆子把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您生气,是因为我不懂事,可是我真的有您说的那么差么?屡教不改,不知进取,不会做人,我真的是这样么?您真的打心里觉得您看错了人么?”

  我掉着眼泪,心里的委屈不可名状,我是伤心了,他,也是心疼了,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又没说。

  “我错了,又惹您生气,把您气成这样,真的是我始料未及的。我真的不想惹您生气,所以昨天您说完那些话,回到班里我就把所有的与学习无关的东西带回了家,我真的没想气您,我也不知道您怎么知道我昨晚玩游戏的事的,如果我知道您会知道,我也不会玩儿。是 ,我不够自觉,学习没有别的好学生那么主动,我学习完全是为了您,考的好了高兴也是因为您高兴,您今天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我掉着眼泪,描述着自己的心情,他的气也消了,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头,叹了口气,我低着头掉着眼泪,继续说,“虽然我不该怪您,也没有权利怪您什么,可是我心里还是怨您。您有什么话不能私下跟我说么?有什么火,非要在走廊里发么?您非要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把我说得一文不值么?在这个文科班里,我已经因为您的爱莫名的多了很多敌人,我不想太多人恨我,所以不在他们面前跟您过分亲近,您也一样。我知道,很多事您在为我考虑,认了我却不公诸于众,怕的是不能再为我做什么,可是您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想让这层关系让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知道了,今天这么多人围着咱俩看笑话的时候,我可以问他们一句,没见过父女俩吵架么?您不能给我这样的安慰,又为什么要在那么多人面前让我难堪呢?您生气您怪我,您想骂我、甚至您想打我,到您办公室您要打要骂都可以,您为什么非要在走廊里这样呢?”

  我说着,更委屈了,哭了出来,他叹了口气,把我搂进了怀里,“行了行了,别哭了,预备铃都响了,进去上课吧,我也得去上课了,下了课到我办公室再说,好不好?”他说着,帮我擦着眼泪,我强忍着嚎啕大哭的冲动,点了点头,勉强一笑,转过身往班里走,又掉了几滴眼泪,赌气似的擦干了,进了班。

  刚一迈进班门,屋里就像炸了锅似的欢呼了起来,“可馨姐,你太帅了!敢跟江主任吵架!”几个男生起哄着,弄得我傻傻的不知所措,“你们别起哄了!上课了!”我维持着纪律,坐在了座位上,翻了翻书包里的那本小说,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不知道是谁的,又想起手机的事儿,早晨是谁借了我的手机来着,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每天借手机的人太多了,可是这一连串的事,会不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呢?想到这儿,心里不禁一冷,同学间应该还不至于这样吧。地理老师进来了,发了卷子说是要测试,我拿了卷子很快答完了,开始想着早上的事情,唯一的线索就是早晨打过来的手机号码了,于是拿出了手机,开始看通话记录,刚拿出手机,就看见了一条短信过来了,陌生的号码,打开一看,一串的数字,五位一组,瞬间我意识到了麻烦,刚要收起手机,看着吴老师怒不可遏的表情,我心里一凉,明白了,一切都是圈套。

  “就是个测试,也用得着作弊?”她说着抢过我的手机,看着那条短信。

  “我没有...”我真的是愁得很。

  “没有?这短信是什么?这数字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摇了摇头,“我解释不清了,随您怎么想吧。”吴老师看着我的态度,气坏了,“去!找你们班主任说去!”她气急败坏的拽着我就要往外走。“我们班主任不在学校,出去开会了。”

  我是在告诉她这个事实,可是她却更生气了,“怎么,没人管的了你了是吧!”我苦笑着,“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气得拽着我出去,“行,找江主任说去!我看你怎么解释!”说着,就要往江主任办公室带我。

  “老师,我真没作弊,一个测试而已我至于作弊么?再说了,江主任在给14班上课,也不在办公室啊。”

  我说完,吴老师要气疯了,“行!没人管的了你了呢还!等着,等下了课,咱去江主任办公室好好说说!”说着,把我扔在了班级门口,自己进去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翻出了手机看了下号码,正是早晨给我打电话的那个,这个人一定就在我们班,是谁,这么阴险?我又有多招他恨,至于这么害我?我恨不得马上下课,去江主任那告状,去倾诉我的委屈。终于熬到了下课,吴老师很快出来拽着我就往江主任办公室走,我任由她拽着,也不反抗。到了江主任办公室,吴老师先进去了,我跟在她后面也进去了。江主任看见我们俩一起来,有些不解,“怎么了,吴老师?”江主任问道,顺便看了我一眼,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主任,这事本来不该找您的,不过她们班主任没在学校,我也实在是气得不行。这节课我们测试,她竟然让别人给她发答案,用手机作弊!”我听了她这么形容,气不打一处来,“我没有!”我好无力的反驳。

  江主任看了看我,“吴老师,这应该是个误会吧,她给别人发答案还有可能,怎么可能有人给她发答案。”

  “主任,要不是我亲眼看见我也不能信,手机短信清清楚楚的写着答案,我还能冤枉她么?”吴老师的话倒是让江主任信了几分,他试探性的看着我,我强压着心里的委屈看着他,“您也不信我?”

  “手机呢?”他没承认也没否认,我拿出了手机递给了他,“我是收到了短信,当时也是在看手机,但是我没让人给我发过答案,也没想作弊!就这么一次测试,也不值得我冒险去作弊!”江主任翻开着手机短信,皱了皱眉头,面色有些凝重了。

  “就算没作弊,也是在跟别人对答案吧?”吴老师一句话点醒了江主任,他更信了,我气得有些发抖,“我百口莫辩,我确实收到了答案,但是我没改过,更是没来得及看就被吴老师发现了。”

  “没看?我看你低头看了半天了!”吴老师不依不饶。

  “我是在低头看手机,不过看的不是这个,您如果不信可以把我的卷子拿过来比对一下,是不是真的跟这个答案一样。”

  吴老师显然不信我的解释,“行,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说着,出去了。江主任坐了下来,“就咱们两个人,如果你做了,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要不然一会儿吴老师这边追究起来,我也保不了你。”他的话包庇的意思很明显,可是这话里话外透着他对我的不信任。

  我听着就生气,话也没说,也没理他,自己一个人生着闷气。我的表现倒是让他不理解了,“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他看着我,我刚要说什么,办公室门开了,吴老师过来了,拿着我的卷子往江主任桌上一扔,江主任拿着我的手机对了下答案,脸色越来越沉重,我开始有些不解了。

  “25道选择题一共2处不一样。”江主任说完,我松了口气,看着吴老师刚要说什么,江主任却说话了,“可是你的卷子明显有3处修改过的痕迹。”他说完,我愣住了,拿过卷子看了下,果然是有3处修改的痕迹,可是我不记得我改过啊。

  “你还是对过这份答案了,是吧?”江主任分析着,语气中透着失望和一丝怒气。看着我手里的卷子,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看江主任,又看了看吴老师,刹那间,我笑了。我这一笑倒是把他们两个弄愣了。

  “既然两位都有了判断,我承认与否都不重要了。要怎么处分随您吧。”我这么一说,江主任跟吴老师都不说话了,我看着手里的卷子,手在发抖,是气的。

  突然间,我平静了下来,虽然语气并不是那么平静,有些颤抖,“老师。”

  我叫了一声,江主任抬起了头,我笑了笑,“我想跟您单独说几句话。”

  江主任有些为难,“吴老师也不是外人,你说吧。”

  听着他疏离的语气,我的心彻底的凉了。

  “嗯,好,我作弊了,是我不对,我虚荣,平时的测试看得太重了,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和处分。”

  “刚刚问你怎么不说?”江主任竟然信了我这样赌气的话,我苦苦一笑,“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就是喜欢说谎,您也习惯了吧。”话音落,江主任站了起来,扬手打了我一记耳光,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脸,看着他,有些恨眼前的这个人了。放下了手,又站稳,挑衅似的又抬起头,“您打够了么?您要是觉得不够,您继续。”

  我说完,结结实实的又挨了一记耳光,“混蛋!”

  吴老师显然被这一幕惊住了,回过神来连忙拽住江主任,“主任,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他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个吴老师,坐了下来,看着窗外,我笑了笑,自嘲似的,“您打完了?那我回班了。老师再见。”说完,就要往外走。

  吴老师连忙跟着我,“主任,我去跟她说说,您先消消气。”

  说着,尾随我出来,一路上给我讲着大道理开导着我,无非是江主任也是为了我好,再有就是考试作弊这种行为不可取,我蓦地站住了,抬起眼睛看着她,笑了笑,“老师,您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作弊,我用我的人格起誓,高中到现在无数次考试,我的确给别人传过答案,但是没有要过任何人的答案。”

  我严肃的话让吴老师更懵了,“那你刚刚还承认?”

  我不想让自己班里的事儿被她知道,笑了笑,“证据确凿我又怎么能不承认?不管您信不信,虽然事实摆在面前,但是我真的没作弊,信不信在您。”

  “嗯,我信。”她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我心里更难受了,她都信,江主任为什么就不信呢?

  “主任那边你去解释清楚了吧,看把他气的。你是受了委屈我知道,但是他也是为了你好,你懂事一点吧。”

  她开导着我,我敷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我没事,中午我去跟他解释。”说完,我回班了。

  走进班里,看着底下的同学,我不禁有些不认识他们了,不知道是谁做了这样的事。站在班级前面,还没上课,不过预备铃已经响了,教室里安静了下来,第三节是班主任的课,她还没回来。

  “我想说几句话,大家想听的就听听,不想听的就上自习吧。”我站在了讲桌前,看着底下的人,一个个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笑了笑,“我一直把大家当朋友,而且从来不觉得咱们班这72个同学里有哪个是坏人,今天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我开始质疑了。”我说着,底下的人安安静静的听着,“不知道是不是我为人处世的问题,那么招你们恨么?为什么这么接二连三的陷害我?这儿是学校,这里是咱们班,是咱们学习的地方,你们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心思来整我?有意思么?”

  “可馨姐,怎么了啊。”许许多多的声音问着我,这让我感动了,看来关心我的人还很多。

  “我真的不知道这事是谁做的,可能是我小题大做没必要在咱们全班同学面前把这话说出来,但是我不说实在是憋得慌。”

  “说吧说吧!”几个人又催我道,我冲着他们笑了笑,继续说,“昨晚我玩游戏的事儿是谁告诉江主任的?”

  我说完,教室里安静了,大家互相对视着,没人说话,我刚要继续说,江邵中笑了,“你玩着游戏还挂着QQ,我爸上我QQ看见你在线还是忙碌状态,当然知道你玩游戏了。”

  说完,屋里人都笑了,我也算是明白了,抿了抿嘴,点了点头,“好吧...那算是我自己作案留下了证据。”

  说着,把书包里的小说拿了出来,“不说昨晚的事,我想问问,这本小说是谁的?”同学们看着我举起的小说,没人说话了。

  “我想问的问题很多,这本小说是谁的?谁在早自习下课之后放到我桌上的?中间还夹了个书签?想害我用得着这么隐蔽么?直接去跟咱们班主任说我看小说,她肯定会信,不用这么非得弄本书放我桌上吧?”我说完,底下开始窃窃私语,在讨论是谁做的。

  “还有,数学课上,也就是8点半的时候,是谁给我打的电话?13XXXXX2871,是谁的号码?”我问完,没人回答。

  “行,这个也不问,早晨是谁管我借的手机我不记得了,是谁给我调成了响铃模式?又是谁帮我把铃声换了?你们谁用了手机打完电话不知道关机么?”我继续质问着,还是没人回答。

  我笑了笑,“行,做这件事的人满意了么?无非是想看着江主任对我失望吧?在走廊里吵的你们也看见了吧?还不满意?还继续害我?有意思么?”我又举起手机,“还是这个号码,谁在地理课上把那张卷子的答案发给我的?我求着你发了么?从高一到现在我要过你们任何一个人的答案么?我就算考个不及格我也想要个真实的答案,我管你们谁要过答案,跟你们谁对过答案么!”我说完,底下安静了。

  “往我桌上放小说,调我的手机,故意打电话给我,又发了条答案给我,干嘛啊?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至于你这么陷害我!一连串的事还不够,过分到改我的卷子?改了3处,想让吴老师相信我对过你的答案是么?你是福尔摩斯么?心思缜密到这种地步!作案手法高明到这种地步?我何德何能值得你这么挖空心思的来算计我?”

  “卧槽,谁啊,太狠了...”“是啊,太有才了...”底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我笑了笑,“行了,话说出来我也舒服了,你们听听也就算了,就当是我给你们讲了个故事,至于这个事是谁做的,我就算掘地三尺也会把你找出来,有能耐你就继续,有这个精力继续给我布局也可以啊,让我见识见识,正好学习也挺枯燥的。好了,准备上自习吧,班主任可能要回来晚一些。”我说完,坐在了座位上,底下开始议论起来,我重重的拍了下桌子。

  “都闭嘴!知道是谁做的下课告诉我一声,不知道的学你的习!”

  我还是很有魄力的,一句话说完,底下真的安静了下来,虽然不该这么强势,我不是老师,可是不这么强势教室里就会一直乱下去。

  我坐在座位上,也实在是无心学习,脸颊还在隐隐作痛,心更是痛得很。整整坐在那儿一节课,下了课突破了围着我的一群同学,跑着出了教室。

  跑到了五楼,随便找了个空教室,突然累得很,趴在桌上睡着了,睁开眼的时候已经一片漆黑,看了看手机,39个未接电话,18条未读短信,我看了看,13个是同学打来的,7个是江主任办公室的电话,16个是江主任的手机,还有4个是班主任打来的。8条短信是同学发来的,无非是问我在哪儿,说是班主任在找我很着急之类的话,5条是班主任发来的,让我接电话,让我回班之类的话,另外5条是江主任发来的,第一条,“你人在哪儿?”第二条,“接电话!”第三条,“看见了赶紧回我,我很担心你!”第四条,“听话,快回来,外面不安全。”第五条,“现在回来,我既往不咎。”第五条的时间是晚上6点半,我再看看表,已经7点50了,还有25分钟放学了就,我哭笑不得的,不知道现在算不算是“现在”。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么多的短信和电话,心里突然被填得满满的,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了,下了楼看着班主任焦急的拿着手机在班级门口走来走去,我的心软了,跑着到了她身边,她见了我,愣了一下,下一秒紧紧地搂住了我,“你可算回来了!跑哪儿去了!”在她怀里,我哭了出来,她搂了一会儿,松开了我,毫无征兆的拽着我胳膊踢了我两脚,我硬生生的挨下,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对不起,让您担心了。”班主任显然是担心大过了生气,再次搂住了我,“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有什么事不能解决,多大点事啊,我听他们说了,有人故意害你是不是?咱调查出来是谁不就行了么?让这种人影响你心情耽误你学习值得么!”她继续开导着我,我连连点着头。“快去趟江主任办公室,告诉他一声你回来了,他都要急死了。”

  我看了看表,抿了抿嘴,“那我收拾了书包再去吧...”班主任看着也快到了放学时间了,点了点头。我进去收拾了书包拖着沉重的步伐往江主任办公室走去,在办公室门口徘徊了好久也没勇气进去。放学铃响了,门“嚯”的一下开了,吓了我一跳,他被站在门口的我也吓了一跳,跟他对视了两秒,我就低下了头,抿了抿嘴,“老师...”我叫了一声,他看着我,又惊又气又喜,“你可回来了!”一句话透着不满,也是透着关心。我胆怯的抬起头来看着他,身边来来回回走着放学的同学们,我不管不顾的一头钻进他怀里,搂着他的腰,头抵在他胸口,试探性的抬起头来看着他,“我错了。”他看了看我,敷衍似的搂了我一下,拍了拍我的后背,“跟我回家再说。”

  我几乎僵住了,被他拽着回了家。江邵中已经到家了,看着我也来了,冲着我笑了笑,“可馨姐去哪儿了啊,这大半天可是把我们急坏了,班主任跟我爸也把我们折磨坏了,问东问西就那么一个你去哪儿了的问题问了我们无数遍,你下回要失踪之前能不能留个信什么的,也省得我们遭罪啊。”听完他说话,我哭笑不得的,江主任却帮我说了句,“不该你问的你别问,还轮得到你说她了?回屋学你的习去!”说完,江邵中吐了吐舌头,进屋去了。我被江主任拽着进了卧室,他坐在床边,我站在他身边低着头。他帮我卸下了书包,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关上了卧室门,手里拎着板子,又坐了下来,我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不禁后退了一步,“老师...”

  我吓得快哭出来了。

  “你自己说,你该打不该打。”

  他掂量着手里的那块板子,我咬着嘴唇半天没说出来话,“老师...白天的事真的不怪我...小说不是我的,手机也是有人动了手脚才会响,地理考试我也没有作弊,我没改过卷子...我...”

  “嗯,是,这事江邵中已经跟我说过了,然后呢?话不跟我解释,有委屈不告诉我,之后就消失?”他看着我,语气中怒气不减。“我...我根本解释不清,也不知道您会不会信我啊...”“你把你在班里说的那番话跟我说,我会不信?”我抿了抿嘴,点了点头,“是,我知道您会信。”“知道我会信还不跟我说?知道我是误会了才打了你,还跟我赌气?知道我会担心,还会消失这么大半天?嗯?”听着他说,我掉着眼泪,低着头摆弄着手指,“啪”的一声,板子不轻不重的打在了我手上,“站好了!”我疼得甩了甩手,放下了手乖乖的站好,低着头抿着嘴。

  “我让你说的你还没说吧?”他看着我,我不解的眨了眨眼睛,瞬间明白了他在说什么,脸唰的一下红了,低着头咬着嘴唇。“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发了那么多条短信,你理都不理,能耐了你!”他虽然坐着,却让我有种压迫感。“我是没看见...哦对了..您说过既往不咎的...”我撅着嘴耍着赖。他笑了笑,“嗯,当时回来确实我可以既往不咎,不过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不说别的,你自己说,我就这么担心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你不觉得你很过分么?”我吸了吸鼻子,撇了撇嘴,没说话。

  “你也不是小孩了,该不该一受委屈就闹消失,你自己很清楚,我也不是没跟你说过。”“我就是小孩啊...我就是在五楼的教室里睡了会儿...您说过可以去五楼的啊...”我继续狡辩着,他冷冷的笑了笑,“我说过的话你倒是记得。到现在还不知道错是不是?”我看了他一眼,“就算我有错,也是因为您错怪我在先啊...”我继续坚持着,他倒是笑了笑,“那你意思是我错了?”我抿了抿嘴,“不敢。”

  “人家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既然你觉得错在我,那也就说明没把我当成父亲来看待。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你什么了,学习吧,以后别乱跑让我们这些老师为你担心就行了。”说着,站起身就要往外走,这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我的心瞬间被涨的满满的又瞬间被掏空,他走过我身边,与我擦肩的一刻我再也忍受不住,双膝跪下,“我错了。”他没有回身,“嗯,我原谅你了,起来吧,学习吧,早点休息。”说着,继续往门外走去。

  我膝行几步拽住了他的裤脚,“干爹。您别生气。”我这句话果然奏效,让他身形一滞,“还有别的要说的么?”他冰冷的态度让我害怕,抱着他的腿,不肯放手,“您别走...”他看着跪在地上的我,转身走到了床边又坐下,“嗯,不走,有话就说吧。”

  我转过身直身跪好,“对不起,是我错了。一开始没跟您解释清楚,让您误会,还怪您不信我,跟您赌气消失了一整天,让您为我担心了那么久,我知道错了,在我睡醒的时候看见手机那么多条未接电话和未读信息的时候我就知道错了,可是我怕,怕您...怕挨打...所以一直在跟您找理由,推卸责任...我...我是该打,您打吧。”“你知道错了?这么快?”他不满极了,我低着头点了点头,“是,我早就知道自己错了,只是不敢承认...我该打...”说完,双手举起了床上的板子递给他,“您打吧。”如此请罚的举动让我浑身发烫,他玩味的看着我,接过了板子,刹那间我开始颤抖了,是吓得。

  “怕成这样也敢走?你知不知道走了回来就是这种后果?”

  “知道...以后不敢了...您...”我本想说的是您饶了我这次吧,可是却换成了,“您打吧。”我的心揪着疼,只因为那句我没把他当成父亲,他虽然这么说,但是意思应该是他也不该把我当成女儿才对,我怕失去,所以宁可挨打,也不敢不认错。

  他用板子敲了敲床边,我理会,挪到了床边,身子伏在了床上,摆好了姿势。

  “你很怕疼啊。”看着在床边颤抖着的我,他说了这样一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点了点头,“是...”我带着几分哀怨的语气说道。“怕疼还敢跑?我看你是根本不怕。”他用板子敲打着掌心的声音让我浑身的血液凝固了,我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以后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说完,自己小声啜泣了起来。

  “还没打呢就哭了?这是想让我心疼么?”他说着,我擦了擦眼泪,止住了哭声,“不是,我不哭了,您打吧...”我说着,把头埋进了手臂里。“这样穿着裤子,打着也不疼吧?”他的一句话几乎让我晕过去,我不敢说一个不字,迟疑着,却也还是乖乖地褪掉了外裤,再次趴在了床边,脸烫的可以煮熟鸡蛋了。

  “内裤脱了。”他说完,我哭出了声,“求您,别...”

  看着他不可置否的眼神,我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脱掉了最后一层,趴在床上,羞辱感顿生。他把板子挨在了我臀上,冰冷的感觉遍及全身,当他抬起手的时候,我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板子落下,可是却迟迟没有落下,我睁开眼,他却把板子放在了床头,自己坐在了我旁边,我刚想感激他什么,下一刻却被他一个横抱脸朝下放在了他腿上,接着,巴掌就如暴风骤雨一般的招呼在了我臀上,虽然不重,但是巴掌打在上面也是火辣辣的疼,更多的是种羞辱感。打了大概二十多下,感觉臀部有些肿了似的,伸手想去摸,却被他把手反剪到了背后。“疼...”我偏着头看着他,他也在看着我,我撅着嘴掉着眼泪,他却重重的一巴掌打了下来,我这次是真的疼哭了,随即,满心的委屈全部爆发了出来。

  他就任由我哭着,也不哄我,也不放下我,哭了三五分钟,我停了下来,他又一巴掌打了下来,“知道错了没有?”如此羞辱的姿势再加上这句话,弄得我面红耳赤,我张了张嘴,没说话。“啪”的一声,这下他是拿着板子招呼在了我臀上,我疼得叫了出来,“知道错了,知道错了...”我再也不顾什么形象什么面子,“疼。疼。您别用这个...”我说完,他倒是笑了,“这不是你递给我的么?”我委屈的转过头,撅着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头藏在他腰间,他放下了板子,抱起了我,我哭得更凶了。

  “疼...呜呜...”

  “下次再敢跑,可就没有巴掌这么好受了!”他一句威胁我的话,我顿时噤声,随即更哭得更大声了。

  “您打疼我了...”我用头撞着他的胸口撒着娇,他笑了出来,拿着被子披在了我身上,“知道疼了?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看你还敢不敢跟我玩失踪!”我撇了撇嘴,“不敢了..呜呜,疼...您干嘛这么打我...呜呜...”我说着,脸有些红了。他笑了笑,捏了捏我的脸,“小孩子做错事不都是这么挨打的么?疼了才能长记性,是不是啊小朋友。”我听了,撅着嘴,“哼。呜呜...”我继续哭着,可是心里却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似的,满满的都是爱。哭了好久,终于停了下来。“哭够了?”我吸了吸鼻子,哼了一声。他看着我孩子似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捏了捏我的鼻子,“死丫头,饿了吧?我去做点吃的,你穿上衣服洗洗脸,吃点东西吧。”“不穿,穿不上了!疼!”我肆无忌惮的撒着娇,他倒是享受的很,“那你在屋里等着,我做好了拿进来给你吃?”我听了,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把我放在了床上,笑了笑出去了。

  我穿上了衣服,洗了洗脸,走到了厨房,看着厨房里忙着做饭的他,心里说不出的温暖,走到他身后,轻轻的搂住了他,头抵在他的背上,“干爹,对不起。”他回过身来,把我搂在了怀里,“好闺女,是干爹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我摇着头,“没什么,您不怪我就好。”他笑着搂着我做着饭,吃着他做的饭,心里甜甜的,有父亲的感觉真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2333Lv.1
    👍🏻👍🏻👍🏻👍🏻👍🏻👍🏻👍🏻👍🏻👍🏻👍🏻
  •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