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不得不,have to》
亦父亦师
第16章《不得不,have to》
作者:Candises  |  字数:7963  |  更新时间:2022-01-25 10:36:42

  愉快的暑假到来了,可是,暑假还要去补习班,都是我们科任课老师主讲,听起来比较习惯。一天3节课,英语、历史、数学,每节课两个小时,这样一天就过去了。学校的假期作业很多,补习班还会留很多作业,真是有点忙不过来了。假期作业开学是要检查的,我自然是以假期作业为主,补习班的有时间就写,没时间就上了课等着讲了。天天到处跑着上课,真的是有种花钱找罪受的感觉。这天历史课,发的卷子没做完,班主任开始讲的时候我就一边写一边听,人不多,她很快就注意到了我。

  “谭可馨,把你卷子给我。”我听了,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递给了她。

  “不写你来上课干什么?”

  我吐了吐舌头,“作业太多了,没写完。”我解释过之后,班主任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别人怎么写得完?你写不完?”我撇了撇嘴,不说话了。她把卷子扔给了我,我回到了座位上,就这样,一堂课她都没再理过我,虽然我不喜欢被她提问,可是这样冷落着我,我心情也不是很好。

  下了课,我绕着她转了半天,她都没理我,我灰头土脸的离开了她家,去上数学课了。这天晚上,把历史课留的卷子做完了,可是第二天上历史课的时候,她依然不理我,当我不存在一样,我真是有些忍不住了,不就是一天的卷子没写么,至于这么对我么,来上课本来就是自愿的!我已经暗下决心,不上课了!这天历史课之前,我给同学发了信息,让她转告班主任,我不去上课了,心里痛快极了,在家里玩着电脑,MD,再也不用找罪受了。

  到了1点钟,手机响了,看了眼号码,是班主任的,我对着电话哼了一声,没接,继续玩我的电脑。之后,任凭电话怎么响,我就是不接,心里真是爽的很:让你不理我,现在换成我不理你了吧!

  其实吧,我心里挺高兴的,起码班主任是重视我的,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不过我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个比较倔的孩子,更重要的是在家里玩游戏比去上历史课好玩太多太多了。

  2点50,我不情愿的关了电脑,去上数学课了。3点整,到了江主任家里,习惯性的冲他一笑,他却面色不善的盯着我,弄得我一愣,“嗯?老师,我怎么了啊?”我赔笑着,直接问了出来。他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电话怎么不接?”我抿了抿嘴,“啊,您打电话来着啊?我没听见...”说完,他毫无征兆的拽着我到他面前,一连踢了我三脚,屋里同学也不少了,弄得我脸发烫,“老师...您有话好好说啊...”我挣扎着躲开他,他也是站定了,瞪了我一眼,“历史课怎么不去上?”我听了,愣了一下,“啊?哦,不想去了。”话说的很没底气,可是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底气,明明是自愿上课的嘛,不去怎么了。“不想?不想去就不去?不想学就不学么?”听着他的质问,我更加没底气的顶了一句,“不是补课么,自愿的啊。”他刚要说什么,我继续赔笑道,“老师,到点了,快上课吧...”江主任哼了一声,指了指我,“你等着下课的啊,咱俩好好说说。”这样一句威胁我的话,让我紧张了两个小时。

  下课了,我假装跟同学聊天,一边聊一边往外走,却被人一把抓住,“哪儿走?”同学们看着我被抓住的样子,一个个笑得不行,我可怜巴巴的看了江主任一眼,他却依旧抓着我不放,同学们很快走干净了,我真觉得危机四伏啊。

  他关上了门,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我乖乖的站在一边,低着头。

  “说吧,为什么不去上课?”他平静的很,像聊天一样,我抿了抿嘴,“作业太多了,写不完。”

  “写不完?别人也写不完么?”我没接这句话,而是换了个话题,“这不是假期么,补课也是自愿的啊。”他冷冷的笑了笑,“别人是自愿,你学也得学,不学也得学!”

  我哼了一声,“不想去,影响我心情。”我还是说了出来。

  他笑了笑,“怎么影响你心情了?上课不比上自习有意思多了?”我撅着嘴,“她不搭理我,没意思,看着她那样我都不想学习了!”我跟个孩子似的埋怨起班主任来,江主任倒是没说别的,笑了笑,“她为什么不理你?”一语中的,我撅着嘴不说话了。

  “问你话呢。”他拽着我到了他面前,这样的距离让我更紧张了。

  “因为...因为她留的卷子没写完...”我说完,江主任笑了,“你自己没写完,还怪你们班主任不理你?”我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就算我没写完,她也不能不理我啊,影响我心情。”我说完,他又笑了,“她不理你你不舒服啊?”“当然不舒服了!”我以为他理解我了呢,顺势说了出来。

  “那你写了卷子,她不就理你了么?你不也就舒服了么?”他说完,我撇了撇嘴,又让他转回到了这个话题,“我昨天写了啊,她还是不理我,所以我今天才没去的。”

  我继续解释着,江主任看了我一眼,“她不理你你就写,她理你了你是不是又不写了?”我不再跟他纠结这个话题,“反正我不想去学了,不想看她脸色,省得弄得我一整天心情都不好,影响我学其他科的情绪。”

  “嗯?”他冷冷的看着我,我咽了咽口水,“那个,老师,我自己在家学还不行么。”

  “你在家学?你自己在家能学习么?”我庆幸着他被我拽着转移了话题,“学啊,肯定学。”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的笑了笑,“告诉我,你下午在家学的什么。”我愣住了,张口结舌,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学了么?”我抿了抿嘴,“没有。”他笑了笑,“还挺诚实。”我幽幽的叹了口气,“不敢骗您。”

  他依旧是笑着,看着我,看得我浑身发毛,站在那尴尬极了。

  “既然在家里不学习,那就去上课吧,该写的东西写完了,别什么事都让人操心。”他说完,我再次鼓起勇气,想反驳,却被他一个眼神瞪了回来,把想说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我不想跟你动手,你别逼我。”我听了,抿了抿嘴,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别人能写完的东西,你没理由写不完,如果写不完,就是你自己没抓紧时间。你们班主任不理你很正常,换做是我,我也一样会想办法治治你。”

  “老师,这是假期啊,我把作业好好写写还不行么,再去学历史我真的觉得太累了,作业太多了,真的完不成。”

  “假期怎么了?假期就不用学习了?人家尹雨珊在家里得多使劲儿学呢?你不学不就落下了么?你怎么总想放松?玩心怎么那么重!”他说完,我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学了她也比不过我。”我非常自傲或者说自大的说出了这句话,江主任笑了笑,“就跟她比?高考是跟她一个人竞争的么?”我看了看他,撇了撇嘴,“不是我跟她比,是您拿她做例子我才顺着您的话说的。”

  “还顶嘴?”他看着我,我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

  “一会儿晚上去你们班主任家里,把今天的课补上,明天开始,照常上课,听见没有?”他非常霸气的给我安排了任务,我不满意的撅着嘴,偏过头去不理他。

  他拽着我把我按在了桌子上,我挣扎着却挣扎不过他,“听见没有?”他并没动手,可是这明显是用打威胁我的架势,我不得不服软,“听...听见了。”我带着几分哀怨的语气应着声,他也松开了按着我的手,我慌忙不迭的站了起来,撅着嘴撒娇似的瞪着他。

  他倒是一笑,“非得让我这么逼着你才能听话是吧。”我不禁有些脸红,撅着嘴偏过头不理他。

  “走吧,带你出去吃点饭,然后你去你们班主任那儿,早点去早点回来。”我听了,想起来晚上张恺过生日,于是托词道,“我下午吃过饭了,您自己吃吧,我回家拿东西直接去我们班主任那吧。”江主任听了,笑了,“不错啊,虽然做不到废寝,已经能做到忘食了,挺好。”我嘿嘿一笑,又聊了几句,他送我出了家门。

  出了他家,直奔饭店跑去,到了饭店,同学们都基本到全了,“可馨姐啊,怎么才来!”“我能活着过来都是万幸了!”我想起在他家里还有些后怕,同学们说着笑着闹着,一个包厢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倒也自在得很。突然,门被踢开了,我们都静了下来,几个社会青年似的男的进来了,“你们几个小崽子,能不能安静点!”

  “我们朋友过生日,我们吵我们闹碍你们什么事了!”我看着来的几个人,淡定得很,说了出来。

  “整个楼里就听你们吵吵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这饭店你们家开的么?我们吃我们的,你们嫌吵可以走啊!”我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

  “臭婊子,找打是吧!”

  我笑了笑,“你带你妈来的啊?有其母必有其子,果真没素质。”我吵架自然是在行的。

  “CNM,骂你呢!”我笑的更欢了,“我可没你这么不孝顺的儿子!”说完,几个人就要冲进了,但是我们没什么可怕的,毕竟门口有服务员拦着呢。

  “你们几个小崽子给我等着!有本事别出来!出来弄死你们!”我笑了笑,好无畏惧之色,“识相的赶紧走,恕不远送!”我说完,重重的关上了门,屋里同学乱成了一团,估计都很担心他们会堵在门口吧。

  “哎呀行了,吃饭吧啊,赶紧的,我晚上还得补课去呢!门口那几个傻X我找人解决,来来来,快坐下吧,别坏了咱们的兴致。”我张罗着让大家坐下,拿起电话给哥哥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处理。同学们稍微安慰了些,坐下开始吃饭。半个小时后,听着楼下吵吵嚷嚷的,我们趴到窗户那看着,不禁笑了,哥哥的人把那伙人打的按在了地上,一个个捂着头,同学们看着解气极了,又喝了几杯,也快六点钟了,大家说了会儿话,准备出去。

  到了楼下,看着满地躺着的人,我不禁笑了,“哎呀,天多冷啊,怎么躺地上了呢。”

  我继续嘲讽,一个人骂了我一句,随即被哥哥的人踢出了一米远,我淡淡的笑了笑,送着同学们离开。同学们刚走,不知道是饭店还是谁,报了警,警车过来了,我皱着眉头看了哥哥一眼,哥哥很淡定的笑了笑,“没事,你走吧,我解决。”

  我应了一声,刚要走,地上的人叫唤着,“臭婊子别走!就是你找来的人!警察!快拦住她!”我看着地上的人,不禁笑了笑,看了看哥哥,他皱了皱眉头,我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还是第一次坐警车,感觉真是...没啥感觉,到了派出所,我四处张望着,第一次来派出所,新鲜的很呢。

  警察调查着事情的始末,那伙人都是有案底的,既然是聚众斗殴,也没什么对与错。双方也没人受太重的伤,准备是和解解决。

  一个民警看了我一眼,“你,姓名,年龄。”

  我笑了笑,刚要说,哥哥却拦住了,“大哥,这是我妹妹,还是个学生,就不用记了吧。”

  我根本不知道哥哥在担心什么,根本不会留案底的啊,他不是公安局认识人的么,我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自报家门,心想着,量这个民警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报完,哥哥笑了,“这是你自己找死。别怪当哥的没提醒你。”

  我满不在乎的看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那个民警的话让我明白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让你家长过来领你回去。”

  我愣了,“我爸妈不在这个城市啊。”那个民警看了看资料,点了点头,“让你们学校老师过来领人。”

  我不禁更愁了,皱了皱眉头,“民警大哥,这个是我哥哥,他领我回去不行么?”那个民警笑了笑,“他现在还走不了,再说了,他参与其中,也不能领你走。”

  我真的发愁了,这总不能叫班主任过来领我吧,更不能叫江主任过来啊,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你要是联系不到老师,我们这边就跟你们学校联系了。”我一听,这事儿闹得就更大了,抿了抿嘴,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给班主任打电话吧,起码她没有那么暴力。

  我拿起电话,拨了号码,班主任手机却是关机,我顿时有种要疯的感觉,“我们班主任关机,联系不上。”我一脸无奈的看着民警,民警笑了笑,“那我们跟你们学校联系吧。”说完,就要打电话,我连忙拦了下来,“只要是学校老师就行么?”

  “要么是你班主任,要么是学校领导,别人不行。”我听完,抿了抿嘴,领导啊领导,您可千万要高抬贵手饶我一死啊。

  “行!我打!”拿起了电话,拨号的手都在抖,江主任的电话还是打通了,“老师...”我叫着心里都在发颤。“嗯?怎么了?”他语气温柔而平和,我心里明白,这可能是我最后听他这么说话了,认命似的跟他说明了情况,对面半天没动静,我不禁有些怕了,“您...您过来接我吧...要不然他们不让我走...”我可怜巴巴的说完,对面的火气我能感觉得到,“给我等着!”说完,他挂了电话,我拿着手机有些吓傻了,一脸委屈的看着民警,民警看着我跟个孩子似的害怕的样子,也笑了。

  很快,不到五分钟,江主任过来了,直奔我走来,估计也就是在警察局,要不然我当场就废了,我腿发软,有些站不住了,他看了看我,冷冷的瞪了我一眼,之后去找民警了。手续办完,又跟民警寒暄了几句,拽着我出了派出所。刚出了派出所的门,他抬腿就是一脚,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又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叫了辆车,坐在了副驾驶,我乖乖的坐在了后面,捂着头,心里从来没这么怕过。直接到了他家,他帮我开了车门,连拖带拉的把我拽上了楼,进了他家,我还没来得急说什么,又是一脚,踢在了我臀腿之间,我疼得皱起了眉头,却不敢说一句话。

  他简直要气疯了,拽着我直接按在了桌上,随手抄起教鞭,毫不留情的打在了我臀上,速度快得很,这力度更是感觉丝毫没有保留,我才挨了三下,就已经支撑不住了,完全趴在了桌上,我不敢求饶,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死死地咬住自己的衣袖,克制着,只有眼泪是克制不住的,肆意的掉着。

  我疼得身子在发抖,哭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疼得几乎要晕倒,可他依旧毫不留情的打着,我感觉臀部快要裂开了,伤的不轻,每一下都让我感觉雪上加霜,疼痛翻倍。他始终没有停下来,打到后来我都不知道疼痛了,足足有五六十下,他电话响了,终于停了下来,扔下教鞭,我顿时浑身无力,瘫在了桌上。

  “嗯,丁老师。她在我这儿,不用担心。”江主任接了电话,看来是班主任打来的。

  “跟人打架,被弄到派出所去了,我刚把她接回来。”我趴在桌上,听着他跟班主任说话,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想什么了,反正最坏的已经来了,还能再坏到哪儿去呢。

  “行,过来吧。”我听完,清醒了些,应该是班主任要过来,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她,可能是疼晕了,忘了之前她还不理我呢吧。我清醒了一点,随即疼痛感遍及全身,我瘫在桌上,动也动不了,难道是残废了么?

  “起来!”江主任吼着,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站了起来,牵动着臀上的伤,我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臀部挨着地面,疼得我几乎要叫出来,翻了个身,扶着桌子想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他就任凭我在地上挣扎着,没有一丝心疼我的意思,更没有要扶我起来的意思。

  “你真行啊!说什么去补课,结果去吃饭!吃饭你就吃!还打架!还让人弄到派出所去!你跟谁学的跟个社会小混混似的!跟谁学的打架!还真有能耐!能叫来帮手!怎么的!打赢了光彩是吧!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主,你惹得起么!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混蛋!”他一直不停的骂着我,我就瘫在地上听着他骂,不敢说一句话,他冰冷的态度加上随时有可能爆发的火气,让我噤若寒蝉,连哭都不敢哭了,只是安静的听着他骂我。

  过了没多久,门响了,他去开门,自然是班主任过来了,她看着瘫在地上的我,皱了皱眉头,还是俯下身来扶我站了起来,看着我满脸的泪痕,行动不便的身子,她大概也是猜到了一二,一脸的心疼,叹了口气。我再也控制不住,一头钻进她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显然是吓了一跳,愣了一会儿,随即笑了,“好了好了,没事了,别哭了,这是受了多大委屈啊哭成这样!”

  我一直不停的哭着,越哭越来劲,“哭什么哭!闭嘴!”江主任冷冷的一句话,我顿时安静了几秒,不过几秒钟过后又再次爆发出来,比之前哭的声音更大了,班主任无奈的笑了,搂着我,帮我顺着气,“行了主任,她也得吓得够呛,架都打完了,以后不打就是了,别说她了。”

  “吓得够呛?她哪儿知道怕!民警说了!人家直接自报家门!天不怕地不怕么不是!从这儿哭什么!”江主任依旧言辞犀利得很,我不禁想起了哥哥的话,真的是自寻死路,干嘛要说出来呢,让他解决不就完了么,后悔!

  “都怪您!”我掉着眼泪,哀怨的抬起头来看着班主任,班主任被我的一句话弄愣了,“啊?”我抿了抿嘴唇,又掉了几滴眼泪,“给您打电话打不通,关机!要不然我也不能给他打电话!不给他打电话他就不知道这事!我就不会...呜呜...”我说完,又哭了出来,班主任被我逗笑了,“这一下午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都没接,手机都打的没电了,你要是早接了电话,我电话也不能没电啊,还是怪你。”

  “您昨天要是搭理我,我也不能不接您电话!就怪您!”我继续耍着赖。

  “你没完了是吧!班主任来了就有恃无恐了是吧!有人给你撑腰了是吧!”江主任走近了几步,我吓得躲到了班主任身后,这怕绝对不是装的,而是真的被他打怕了。

  “主任啊,别生气了,你看你把孩子吓成什么样了,得了得了。”

  班主任帮我说着话,江主任瞪了我一眼,我撅了撅嘴,依旧躲在班主任身后不出去。

  “你没事吧?没被打残了吧?”班主任摸了摸我的头,上下打量着我,我又哭了出来,“疼...”我拄着腰,撅着嘴看着她。

  “疼也活该!自找的!”江主任依旧那么狠的语气,我委屈的眨了眨眼睛,低着头掉着眼泪。

  “进屋,帮你上点药吧。”班主任一脸心疼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也是不好意思。

  “根本就没多大事!别看她从那装!”江主任指着我,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下手有多重,我抿了抿嘴,也没说什么。

  “行了,那天也快黑了,我先回家了,你没事就好。”班主任摸了摸我的头,就要走,“我也回家...”我一脸乞求似的看着班主任,班主任笑了笑,刚要带着我走,江主任却开口了,“你不用回去了,在我这儿住吧。”

  “我不!”拒绝是种本能,我真是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心情,到底是害怕多一些,还是激动多一些。

  “话还没跟你说完就想走?!”他的这句话让我更怕了,向班主任投去求救的目光,班主任笑了笑,看了江主任一眼,“行了,那你留下来吧,我先走了。”说完,不顾我的呼喊,直接出去了,屋里又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我顿时觉得屋里好冷好冷,天好黑好黑。

  “去,面冲墙站着,给我好好反省反省!”他指了指旁边的墙壁,依旧很冷的语气,我低着头站在原地没动,眼泪又掉了下来,“听不见么?”他凶道。

  我乖乖的挪到了墙边,真的好疼,低着头站在那,继续掉着眼泪。他好像不在客厅了,我也看不见他在干什么,低着头站在那,足足有半个多小时,他又走到了我身边,“反省好了么?”我应了一声。

  “这么打你算是轻的,要是再有一次,不打死你我跟你姓!”这样一句话,弄得我又抖了一下,小声的说了句,“不敢了。”眼泪又再次掉了下来。

  “去休息吧。”他扶着我到了卧室,帮我脱了外衣,抱着我把我放在了床上,面朝下,牵动着身上的伤,我疼出了一身的汗,趴在床上,头藏进手臂里,无声的啜泣着。他就坐在床边,叹着气。

  “别哭了。”终于,语气里稍微有了点温度,可这样三个字让我哭得更凶了。

  “有什么可委屈的你哭成这样!”他带着几分无奈,说道。

  “疼...呜呜,特别疼...”我毫不避讳的说了出来,头一直埋在手臂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有那么严重么?我看看。”说着,就要掀开我的裙子看。

  “不要!”我挣扎着翻过身,臀部挨着床,我又疼得翻了回来,咿咿呀呀的叫着,他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打都打了,看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许看!呜呜...”我撒着娇,继续哭着,他蹲在我旁边,捏了捏我的脸,我转过头看着他,一脸慈爱,一脸心疼的表情,弄得我又掉了几滴眼泪。

  他帮我擦着眼泪,叹着气,“以后不许打架了听见没有,你这万一打出什么事来,受了伤怎么办。”我撅着嘴,哼了一声,眼泪已经掉干了,再也哭不出来了,“已经受伤了,很严重的伤!您打的!”

  他听了我说完,笑了,捏了捏我的脸,“有多严重?给你上点药吧。”我撅着嘴摇着头,“不上药!好了之后您又不心疼我了!我这样您还能心疼心疼我!”不知道为什么,挨了打却还是跟他那么亲近,他听着我赌气似的话,又笑了,“乖,听话,上点药,省得你自己受罪么不是,我怎么能不心疼你,这不是气急了么,是不是打的太重了,我这一生气下手没轻没重的。让我看看,我也好放心。”他哄着我,我终于满足了,头再次藏进了手臂里,忍着疼,让他掀开了看我的伤。

  “怎么打成了这样...”他自言自语着,叹着气,出去拿了药帮我涂上,虽然很疼,我还是忍住不叫出来。

  “疼吧?”他带着几分后悔的表情看着我,我释然的笑了笑,“没事了,不疼了。”

  “都疼出了一身的汗,还说不疼。哎。”我笑了笑,“您心疼,我就不疼了。”他听着我跟他撒娇,摸着我的头,坐在我床边,就这么哄着我睡着了。从来不知道,有人陪着我睡觉的感觉这么好,一宿无梦,心里踏实得很。虽然伤过了两天才好,不过这两天神仙般的日子让我觉得再重的伤也是值得的。每挨次打就感觉跟他亲近了几分,这感情真的是打出来的么,哎,无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