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傻傻的》
亦父亦师
第15章《傻傻的》
作者:Candises  |  字数:9978  |  更新时间:2022-01-25 10:35:45

  回到了班里,尹雨珊正从班里一个角落里跟一群女生不知道在说什么,看我进来了,个个投出鄙夷的目光看着我,弄的我一愣。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什么意思?”我皱着眉头,问着这一群人。

  有几个跟尹雨珊关系好的,倒是先说话了,“没什么意思,从这儿庆祝你得了个市三好呢。”一句话弄得我没话说了,真的是底气不足。

  “得了市三好我也很意外,不过不是我要来的。”

  “那是,平时那么会讨老师喜欢,有什么东西当然老师们就会想着你了。你也是教教我们同学,我们怎么就那么不会讨老师喜欢呢?”尹雨珊倒是笑着说了出来,阴险极了。

  我有点忍不住了,气得我想哭,真的是一肚子的委屈,我看着其他的几个女生,跟我对视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目光闪烁,只有尹雨珊一个人,极具挑衅意味。很快,围过来了很多同学,看着架势不对,过来劝着。

  “行了,珊姐别说了。”江邵中过来拽着我往我座位上走。

  “怎么?在老师那那么能说会道的,讲起理来就一句都说不出来了?也是,本来就没理,说不出来也正常!”尹雨珊不依不饶的继续说,我再也忍不住,转过身来,看着她,“珊姐。”

  我依旧这么叫着。

  “我不知道你跟她们说了什么,让她们跟你一样恨我。我想说,都是快成年的人了,都该有自己的判断,我平时什么样,我是什么样的人,相处一个学期了,你们不了解吗?我给你们讲过题吧?出事的时候给你们顶着吧?我什么时候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你们的事了吗?”

  “那是,你多会处关系,不管是同学关系还是老师关系。”尹雨珊继续说。

  我已经冷静了下来,笑了笑,擦了擦眼中流下的几滴泪,“处关系?我觉得是在交朋友,处感情。谁用的着谁吗?我跟这群同学用得着处关系吗?像你似的,有一两个说的上话的就够了吧?我是觉得,能成为同班同学是种缘分,所以我珍惜跟每个同学的感情!如果非说我是有目的性的,那我的目的只是为了让我多点朋友,让我开心点!让我想踢毽球的时候能找到人!想过生日的时候有人陪我!想抄作业的时候有人借我抄!可以吗?!”我说完,几个男生倒是笑出来了。

  “至于老师,我觉得从小到大教过我的所有老师我都尊重他们,也是喜欢他们,你没有感情吗?你看不见老师们对我们有多好吗?我喜欢老师都有错了吗?真心自然能换来真心,我到底是不是有目的性的,为了你所谓的评优才跟老师处关系,老师们比我阅历多的多吧?他们自己分不清吗?他们可能会喜欢一个功利心那么强的人吗?是吧珊姐?”我间接的说了她。她面色难看极了,没说什么。

  “这么多同学在这儿呢,我可以承认,我完全承认!我非常喜欢班主任,非常非常喜欢江主任,他们两个也一样很喜欢我,怎么了?这是见不得人的事吗?至于的吗你就把我形容成那样?你这是嫉妒还是什么?如果这是你的上进心的话,拿出你的真心来跟他们处,能让他们喜欢你算你本事,好吗?”

  “真是得了个市三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这家伙颐指气使趾高气扬的,真以为你自己配吗?”尹雨珊狠狠的说着,我笑了,笑的很开心。

  “珊姐啊,我进门之前就是去的江主任办公室,我就是因为不安,觉得你跟郭思琪都很强,没理由把这个给我,你可以去问问,我在这儿等着,你去问他去我是不是这么说的!”

  尹雨珊笑了笑,“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倒是真有心机啊。”

  我闭上了眼睛,平静了一下心情。

  “行,既然你这么觉得,那我也没必要解释什么。示弱对你来说没有用,捧你你也是不识抬举的话,那好啊,我想我也不用顾及什么了。这个市三好给我怎么了?如果上学期期末算咱们文科班第一次考试的话,你第一,第一次月考,我第一,期中考试,你第一,第三次月考,我第一,刚刚结束的第四次月考,我还是第一吧?论学习的话,请问你比得过我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跟我指手画脚的呢?”

  “月考,你也知道是月考啊?期末期中才算是大考吧?”尹雨珊竟然这么比,我笑了,“这么的吧,后天期末考试是吧?市里统考,算是大考吧?我考不了全市第一,我自己跟江主任说去,那市三好我不要了,好吧?你要是考过我,我帮你跟江主任说,市三好给你,行吧?满意了吗?”

  江邵中再次劝我,“行了,都是同学,别说那么多了。”

  “同学?我把她当同学,她当我是同学了吗?我招谁惹谁了?凭什么那么说我?”我看着江邵中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出来。

  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刚刚那些女生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走了过来劝着我,递给我纸巾,帮我擦着眼泪。

  “行了,快上晚自习了,别影响大家情绪。尹雨珊,话我已经放这儿了,你接也好,不接也好,不服的话咱就期末比比看,我说话算话!都散了吧!”我不等着尹雨珊说什么,转身往座位走,同学们也都散去了。刚走到前面,教室门开了,班主任进来了。不是她的晚自习,她进来干嘛呢。

  看见我梨花带雨的,吓了一跳,“咋的了?哭啥?”她拽过我问道。我犹豫了一下,笑了,“没事,辣椒揉眼睛里去了...辣哭了。”说着,揉了揉眼睛。班主任笑了,“吓了我一跳,我以为咋的了呢,这家伙一学期骂你无数遍都没见你哭过。”

  底下同学都笑了,气氛稍微轻松了些,我哼了一声,刚想回敬她点什么,教室门又开了,江主任进来了,看着班主任笑着,我哭着,弄的江主任也是一愣,“哭啥?咋了?”我无奈的强忍着难过,笑了,“没事,辣椒弄眼睛里去了...我去洗洗...”声音几乎是颤抖的,我怕忍不住看见他会哭出来,开了门捂着眼睛跑了出去。

  到了水房,真的好委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相处,跟班主任还好,跟他,毕竟他是个领导,也许我真的不该跟他关系太好吧,免得同学非议。哭了好久,擦干泪,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笑了笑,不觉又掉下几滴眼泪。调整好情绪,回到了教室,江主任已经坐在了讲台上,班主任已经不在屋里了。他看见我回来了,我却不敢抬头看他,低着头坐到了座位上,无奈座位就在讲台旁边,他想看偏过头就能看见我。

  “你到底怎么了?”江主任俯下身子,看着我。

  “啊?”我装傻,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哭什么?”

  我笑了出来,“老师...我真没哭...不都说了么,辣椒进眼睛里了...您怎么就非得认为我哭了呢。”

  我轻松的吐着气,说出来了,尽量真诚。

  江主任有几分疑惑,皱了皱眉头,也笑了,“嗯,我说的么,不是喜欢林黛玉就得跟林黛玉学哭啊。”我被他逗笑了,做了个鬼脸,低下头开始看书,复习,备考。想着他这么关心我,我却不能跟他亲近,真的好难受,好难舍,看着书,眼泪又掉了下来,连忙拭去,怕他看见,擦干了眼泪,闭上眼睛调整心情,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见他在看着我,目光复杂极了。我笑了笑,继续低头看,但愿他没看见我掉眼泪的那一幕吧。

  我这人从来不会好好学,唯独是有人逼我,尹雨珊,你确实做到了。我真的得让你知道什么是厉害,什么是高手,什么是理所应当,我要让你一蹶不振,都是你自找的。经过了两天的自由复习,期末考试如期而至,也许这个期末是我考的最好的一次了吧。比较得心应手,看来文科就是不一样,学了一定会有成绩的。我为了避嫌,考完数学虽然提前了一个小时交卷,却没像往常一样去江主任办公室对答案,其实想想,每次去对答案的目的只是为了多跟他说两句话而已,只是喜欢跟他在一起而已,只是为了让他高高兴而已,现在,一切都没必要了。班里对答案,数学也是赵冲抄上去的。政治历史选择一样错了一个,地理没错,英语错了一个阅读两个改错,语文错了一个选择,数学,满分。整体来说,真的是很好了。数学题很难很难,能满分虽然是我意料之中,那分差跟尹雨珊起码在90分,我淡淡的笑了笑,珊姐,您真的要跟我比吗?

  数学150,语文125,英语135,地理90,历史85,政治85,总分670。果然是高分,就这样我还是感觉如果再好好背背政史地,还是可以提高的。估分条填完了,我非常低调,没有很快交上去,班主任就在讲台上,我想给她个惊喜,也给尹雨珊一个惊吓。

  “这回总分都低,你们不用这么垂头丧气的吧!”班主任看着一屋子的人,不禁有点沮丧。

  我不易察觉的一笑,低着头也不说话。

  “赶紧的,你!估完没有!估分怎么比你答卷都费劲!”班主任终于忍不住了,我笑了笑,“没估完呢,不好估啊。”班主任无奈的看着我,觉得我是没考好。各组组长已经把估分条收上去了,班主任在讲台上开始一个个的翻。

  我站起身,很好奇尹雨珊估了多少,班主任看着我站了起来,“你的呢?”

  “在里面呢啊。”

  班主任并没注意我交没交,以为我交了呢。

  “帮我排排序。”

  班主任把一堆估分条给了我,我顿时头大了,“啥?”班主任笑了,“赶紧的,你不是数学高手么,这比大小都不会啊?”我无语了。摇了摇头,拿着估分条,想是按照300多,400多,500多,600多这样分开,很快分完了,可惜的是,一个600的都没有,我不禁笑了出来。“笑啥啊!?”班主任倒是有点愁了,以为我考的不好,还笑,为我的没心没肺发愁。我好整以暇的排着序,班主任也帮着我排着三百多分的,排到一半,扔了,“300多是怎么考的,也好意思交这估分条!”

  我皱了皱眉头,“您都给弄乱了!”我无奈的又把她扔了的挑出来,继续排序,很快排了出来,夹上了个夹子,交给了她。她连声谢谢都没说,跟小孩得到了宝贝似的开始从那看。

  “老师...我想去厕所。”

  我笑了笑,看着她,她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了句,“去!”她估计是从头开始看,看了两三张都没看见我名字,以为我没考好呢吧,呵呵。

  我确实很压抑,不想再从班里呆着了,下了楼,到了后操场,发泄自己,全速跑着,不知道跑了多少圈,终于累得倒下了。我趴在塑胶跑道上,哭着,大喊着发泄着,压抑得很,喊了出来,心里的郁结也算消了点。艰难的站起身,往教学楼里走。进了班,班主任看着我一身的汗,脸通红,一副疲累不堪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你上趟厕所累成这样?”

  我顿时觉得窘迫无比,底下同学笑成了一片。

  “这是晚自习你知道不知道?一出去就是半个小时,这真是考完试了学会放松了是吧?”她说着我,我吐了吐舌头也没说啥,坐到了座位上。

  “你看人家尹雨珊!稳稳当当的才像个女生,你看看你!”她一句话又让我压抑起来。

  “对了,你估分条呢?我看了半天,怎么没有你的?”

  终于,她发现了,可是我却有了另一个打算。

  “嗯?我交了啊,没有吗?那我再填一张吧。”说着,拿了张空白的,开始填,各科分数没变,只是总分写成了570,递给了她。

  “就考570分,还从这儿得瑟呢?尹雨珊比你高了十多分!天天也不知道学习!不知道你天天都寻思点啥!”班主任显然是对这样的成绩不满意极了,她心里肯定是想让我考第一的,我嘿嘿一笑,满不在乎,伸了个懒腰,趴在了桌上,“坐起来!”

  “我累了...刚才跑了四五千米呢。”我毫不在乎的趴在桌上,班主任真是拿我没办法,开始絮叨上了。

  “看看你这分,跟人家尹雨珊怎么比!人家英语140,你呢!”

  “哇塞,真高。”我由衷赞叹了一句。

  班主任继续看着,“看你语文那点分!”刚说完,发现语文比尹雨珊还要高10分,我笑得已经不行了。

  “数学高出人多少能怎么的,政史地考那点分,几下让人拽回来...”她说完,教室门开了,江主任进来了,班主任皱着眉头看着估分条,我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这是笑呢是哭呢?”班主任看着我,不禁有点无奈了,看着我并不低的各科成绩,不禁有些疑惑。江主任还没等班主任反映过来,抢过了估分条。

  “谭可馨才570?”江主任也是有点惊讶,好像还是有点生气的语气。

  “是呢,废物玩意,还从这儿趴着!还不赶紧起来学习!”我趴在桌上不理她,班主任踢了我桌子一脚,我仿佛死了一样趴在桌上,满脸的笑意。

  他看完了我的估分条,走到了我身边,不轻不重的拍了我一下,我撅着嘴坐了起来,随即忍不住笑出来了。江主任看出了我是故意的,戳了戳我的脑袋,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嘘的手势,不让他告诉班主任。他看着我孩子心性,无奈的摇了摇头。江主任也没说什么,笑着把我的估分条抽了出来,夹在了第一页。

  “这样顺序才对啊,丁老师。”江主任笑了笑,把估分条递给了班主任。

  班主任看了江主任一眼,一丁点都没明白。

  “算了,老师,我班老师是教历史的。”

  说完,我笑的不行了,再一次趴了下来。班主任一脸的疑惑,突然,她重重的把估分条摔在了我身上,“谭可馨!”她非常大声的吼了出来,我笑着抬起头看她,她本来佯怒的表情,被我气得笑了出来。

  她刚想说什么,我却拦住了,“低调,低调。”班主任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却也还是没再说,走到我身边狠狠的掐了我胳膊一下,疼得我差点叫了出来,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她,她满脸的笑意看着我的估分条,满足的很。看着她这么高兴,我又一次满足了,趴在了桌上。

  “晚自习你总趴着干嘛?”江主任看不过去了,问了我。

  “啊,刚才跑了几圈,累了。”我趴在桌上偏着头看着他。

  “晚自习你下去跑圈?”我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可不是吗,跑了大半个小时,有毛病。折磨完自己又从这儿折磨我。”班主任依旧欣赏着我的估分条,搭着话。

  “你怎么了?”江主任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的折磨自己。

  “没事儿,就是想发泄发泄。”我依旧趴着,摆弄着笔,心里不舒服极了。

  “发泄什么?”江主任继续问。

  “不发泄什么,您就当我没考好,发泄发泄情绪都不行吗?”我不想说,他也问不出来。

  “走。不是想发泄么?再跑几圈去,我看着你跑。”江主任伸手拽我,我却没起来。

  “我跑不动了。发泄够了。”我眨了眨眼睛,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

  是的,我也受够了,不想再因为他受到同学们的非议了。

  “我说话听不懂吗?”江主任似乎不是在开玩笑,我听着他带着几分威胁的声音,不自觉的站了起来,他什么都没说,出了教室,我抿了抿嘴,跟着出了教室。他下了楼,我跟着他下了楼,他去了后操场,我跟着他回到了后操场。

  他站定,我站在了他旁边,夕阳照在他脸上,显得他更帅气更迷人了,可是这样一个人,我却不敢再去爱,也不敢再接受他的爱了。

  “跑吧。”

  “老师,我真跑不动了...”我皱了皱眉头,服软了。

  “不是想发泄吗?跑去,我就看着你发泄。”江主任目不转睛的看着远方,眼神有些苍老。

  “我发泄够了。”

  “那就告诉我,为什么要发泄。”江主任目光落在了我身上,我皱了皱眉头,咬着嘴唇,“我不想说,您别问了。”

  “那就跑去,5圈。”一圈400,五圈就是两千米啊,我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刚想说什么,看见他冰冷的脸,也许再说什么都是徒劳的,我没再说什么,开始跑了,一路上低着头,偶尔抬起头来看看他,看到的尽是冰冷的面孔。也许,以后看到的都是这样的脸了吧,这不正是我想让别人看见的吗?如愿以偿了,我为什么还高兴不起来呢?反而,想起他今后要对我冷冰冰的,心里疼得喘不过气来,眼泪也是止不住的往下掉。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跑完了第五圈,站到了他身边,已经累得腿发抖,弯下腰拄着腿喘着气。眼泪一滴一滴掉在了塑胶跑道上,碎成好多瓣。

  “跑够了吗?跑够了就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江主任平静的声音,竟然还在问这个问题。

  “您能别问了吗?我不想说。”我艰难的回答着他。

  “那就跑到你想说为止。”我听了,顿时浑身无力,坐在了地上。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你这几天情绪一直不对劲,我没问你不代表我没看出来。有三天了吧?课上不敢看我,课下也不去我办公室,不跟我多说一句话。昨天考数学,你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就交了卷,也没来对答案,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就连送作业,取答案也都是赵冲去的。是你怎么了?还是我怎么了?你是跟我耍呢?还是怎么了?”江主任说着,我眼泪不停的掉,他原来都注意到了,是啊,他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刚才看着你跟你们班主任逗,看着你又跟以前一样,我以为你是考试压力大,这几天才反常,可是我就不明白了,考那么好,你还需要发泄什么?刚变回来一会儿,我跟你说了没两句话又变回前两天那样了,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我拼命的摇着头,哭着,抱着腿,一直在哭。

  “从来都是有什么话跟我说什么,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问你都不说,软硬不吃,你让我拿你怎么办?你要是懂事就别让我担心,有什么事说出来,还能有解决不了的事吗?”

  这样的语气,我再也忍受不了,控制不住,放声哭了出来,江主任真的是不知所措了,蹲下了身,帮我顺着气,我想都没想,直接一头扎进了他怀里,哭着,发泄着自己心里全部的不满,他扶着我站了起来,搂着我,任凭我哭。

  “你这是受了多大委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哭坏了。”江主任哄着我,我渐渐的止住了哭声。

  “说吧,到底怎么了。”江主任问道。

  “我知道您喜欢我,我也特别喜欢您,也喜欢我们班主任。真心的喜欢你们。可是同学们不这么想,他们觉得我是有目的的,故意在跟你们处关系。市三好您给了我,他们意见特别大,那天真的是给我气哭了。我特别委屈,也特别难受...”

  江主任皱了皱眉头,“傻孩子,谁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呗,管他们干嘛?嫉妒你的人多的是,就算我们不喜欢你,还是会有人嫉妒你,学习成绩在那摆着呢。至于这个市三好,我不是说了吗,谁有意见让他们找我来,也没谁吧?你们班也就尹雨珊兴许有点意见。其他人,跟他们没关系,他们哪儿来的意见。”

  江主任开解着我,我撇了撇嘴,想说出来还是没说。

  “他们说我们喜欢你,你就故意疏远我们,让我们不喜欢你?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江主任哭笑不得的说着。

  我听着他这么解释,倒也解释得通,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跟你们班主任还跟原来一样呢?合着就躲着我一个人呢?”江主任并不傻,一下就听出了破绽。

  我抿了抿嘴,眼泪再一次在眼圈里打转,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哭着说了出来,“老师,她们说再多能怎么样!话再难听我都可以忍,我是怕您有一天误会我,觉得我是有所图才跟您好!我不想让您误会!不想让您多想!我是喜欢您,崇拜您,对您的感情甚至超过了对我们班主任的感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跟您亲近,想看见您,想跟您说话,但是绝对不是为了什么评优为了得到什么好处才这样!我怕您会多想,所以我想忍着,离您远点,省得您哪天误会我,我怕我接受不了。我想等到毕了业,跟您没有利益关系的时候,再跟您亲近对您好,这样就没人说什么,您也就不会误会了。”

  我说完,江主任愣住了,皱着眉头,眼光复杂极了。我从他的怀里出来,低着头站在一边,说出来心里舒服了些,却也难受得很,心好疼。

  江主任沉默了很久,一直盯着我看,看的我不自然极了。

  “等你毕业了,工作了,出人头地了,我是不是也得避避嫌,离你远点?”江主任竟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您不用,我不会多想,我知道您是真心喜欢我,您没必要避嫌啊。”

  我说完,江主任冷笑了一下,“那又是谁告诉你的,我会多想?我会误会?”好冷的一句话,让我不由得一颤,不过这样的话倒是让我心里暖和了些,“我是怕万一...”

  我话还没说完,江主任重重的一脚踢在了我膝盖后面,我腿一弯跪在了地上,低着头,不敢站起来,也不敢说话。

  “我就那么让你心里没底吗?对我这么点信任都没有吗?”

  “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怕...”我话没说完,又挨了一脚,随即闭嘴了。

  “我说过,喜欢你不因为你数学好,不因为你成绩好,不因为你比别人聪明,最重要的就是因为你懂事,你重感情。听不懂是吗?记不住是吗?不信,是吗?”

  我抿了抿嘴,“不是...”我不知道该喜该愁,喜的是他说的这番话,愁的是我还跪在地上,他还生着气。

  “谁爱说什么让他们说去,你还能往心里去?他们说的话你往心里去,我告诉你别多想的时候你怎么就不听呢?”

  “我错了...”江主任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太阳马上就落山了,最后一缕夕阳照着整个后操场,很美,可我却无心欣赏,因为我还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

  冲着他眨着眼,撅着嘴,一副怜人的样子,江主任却丝毫没有疼惜我的意思,或者是我不可怜吧,或者是可气大过了可怜。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我就已经跪不住了,地上塑胶跑道的橡胶粒隔得我膝盖生疼,再加上之前跑了那么多圈,腿本身就没什么力气了。我皱着眉头揉着腿,江主任目光投了过来,我撇了撇嘴,开始大着胆子抱怨着,“您非要问,我把心里话说完了您还生我气,下回我可不敢说了。”

  江主任听了,笑着俯下了身子,揪住了我的耳朵,“怎么的?你有话不说,弄的我这三四天心情都不好,你还有理了?刚才可是说话了,说了一堆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生气怎么了?你还委屈?”

  我皱着眉头叫唤着疼,他才放手,然后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地上,看着跪在旁边的我。

  “老师...您想让我跪到什么时候啊...我累了...”我撅着嘴看着他,开始撒娇,他倒是笑了,“谁让你跪的?就是踢了你一下,你自己没站住跪那了,谁让你不起来了。”

  我一听,顿时冤枉极了,顺势坐在了地上,撅着嘴开始揉着早就跪疼了的膝盖。

  “我以为你这是认识到错误了,自己罚自己呢。”这样的一句话我已经听出来什么意思了,继续大着胆子撒着娇,钻进了他怀里,“老师...我真知道错了...我算上之前跑的,都跑了七八千米了,您又踢了我两脚,我又跪了那么长时间,您就行行好,原谅我吧...”

  江主任显然很享受我这样的撒娇。

  “别再多想了以后,把心思花在学习上,行不行?你可别折磨你自己又折磨着我了啊。”

  江主任搂着我,叹了口气。

  我在他怀里蹭了蹭,笑了,“行行行,那您也别折磨我了...别生气啦。”我玩弄着他的衣领,靠在他胳膊上。

  “嗯,尹雨珊说什么就让她说,谁嫉妒就让他们嫉妒,我相信很快,他们就不会嫉妒你了,只要你比他们高出一大截,高不可攀,让他们望尘莫及,他们自然也就不会嫉妒你了,只会崇拜你。目前呢,他们还是觉得跟你有可比性,我倒是早就觉得不是一个层次的了,呵呵。”江主任摸着我的脸,偏袒着我,我享受极了。

  又坐了好一会儿,我真的是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是啊,自己是有点傻,本身就是毫无所图,单纯的喜欢他,还顾及什么呢,故意的疏远他,折磨他的同时更是折磨我自己,对自己没自信的同时更是不信任他,算了算了。我真的是傻的可爱,也看得出,他虽然生过气,可是明显觉得关系更加近了,他更是对我有了新的认识,我不是在耍心机,可以说是意外的收获吧。还有,我没想让他对尹雨珊有什么意见和看法,但是他确实对尹雨珊没有了一点欣赏。从前还会觉得她刻苦,觉得她有才,那么今天,他只会觉得她可憎,已经完完全全站在了我这边,人以群分,我们真的是很像,喜恶都是一样的,既然他这么不管不顾的跟我站在一条线上,我自然,不会让他失望,不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搂着我走了一路,我确实很享受他的溺爱和亲密,就这么一路走到了班级门口,他依旧没放手,我却停了下来。

  “老师...”

  他看了看我,“还没过劲儿是吧?”

  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我有些无奈了,“那个,过劲儿了,不过...还是正常点吧...”我说着,开了门,挣脱开他就要往里进,没想到的是,他一脚把我踢了进去,我就这么尴尬的踉跄了一下,站在了班级同学面前,底下笑成了一片。

  我又羞又气,转过头来看着他,却看到了一脸慈爱的笑,“这样正常了吗?”

  他问了一句,我哼了一声,夸张的揉着腿,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坐在了座位上。

  他走到了讲台上,站在我面前,手非常自然的搭在了我头上,我晃了半天头,也晃不掉他的手,他轻轻的拍着我的头,“老实点。”

  这样一句话让我心里暖暖的,“头型都乱了!”我搬开他的大手,捂着头不让他碰。

  班主任看着我俩这样,笑了,“跑了几圈确实有效果啊,这家伙这几天愁眉苦脸的,折磨死我了。”

  江主任笑了笑,看了看底下同学,声音不算大,但是足够有震撼力。

  “你们班有个别人,真的是很差劲。有意见跟我说来,为难同学算什么能耐?还有,我和你们班主任喜欢谁是我们的事,还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你们还是学生,不该有太多的心机和城府,单纯一点,有勾心斗角的心思,不如多想想怎么学能跟人家差距小一点。还有,没有必要嫉妒的人就不要去嫉妒,同等水平的人才存在竞争,就像江邵中,嫉妒嫉妒张恺还行,嫉妒谭可馨的话就是有病了,是吧。”

  江主任说完,江邵中干咳了一声,底下同学都笑趴下了,这个例子举的确实好,但是再说下去只能是把我更孤立了,于是拿起笔,写了个“stop”,举给他看。他看了,笑了,又摸了摸我的头把我按在了桌上。

  我挣扎着,桌上吃彩迪卷赠的那个能吹的玩具掉在了地上,江主任松开了手,捡了起来,皱着眉头,“这是什么?”我看了看,底下笑成了一片,江主任有些不解,看了看班主任,班主任笑的不行了。

  “玩具,我儿子特乐意玩。”班主任笑着解释给江主任听,底下早就笑趴下了。

  江主任举着那个玩具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最后无奈的还给了我,“你几岁了?”

  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极了,“这就是吃的里带的,我又不玩...”话音刚落,就听见江邵中在后面说,“中午吃饭那会儿我还看见你在走廊里吹的可欢了!”说完,底下拍着桌子起哄,笑的不行了。

  我捂着脸趴在了桌上,两个老师无奈的笑着,班主任维持着纪律,江主任一脸无奈看着我。

  “哎呀谭可馨,你可长点心吧。”班主任说道。

  “我有心!”我撅着嘴做了个鬼脸。

  “嗯,有,玩心。”江主任笑着看着我,俩人一起欺负我,我哼了一声,“我有上进心!”

  班主任一听,又笑了,“你真幽默。”

  这样一句话逗得我哭笑不得,同学们又笑成了一片,唉,能给他们带来快乐,我还是很满足的。

  成绩很快就出来了,全市第一,677分,班主任乐的已经不行了,江主任也是开心,说是校领导还夸我有实力,而且有提升空间,是啊,历史才考了82,政治84,确实有空间...可是这点空间我暂时不想提升,的确很懒,懒得去背,我甚至都清楚自己哪儿不会背,可是依旧不肯花时间去背,这就是我,不是特别安于现状,但是又不是特别力求完美。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