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攀登与风景(下)
许愿屋
第四章 攀登与风景(下)
作者:乐海  |  字数:10180  |  更新时间:2022-06-10 02:09:02

  陈钰缓慢踱步到刑床旁,低头站在老师面前,心里乞求着老师不要提内衣裤的事情

  “跑累了吧,现在趴在床上,给你放松放松肌肉”

  “是”陈钰说话的空挡,忍不住想猜想了一下放松肌肉又是什么奇怪的刑罚。

  “不过先重复一边刚才教你的话吧”

  陈钰思索了半响,还算是流利的背出了那段羞耻的台词。在得到老师点头示意后,慢慢的爬到了那个一人宽的木板上。随后,陈钰听到老师去摆放刑具的架子那边拿了些什么东西,之后又向自己走来。

  “让我看看你的屁股” 一边说着老师一边用手轻轻的划过陈钰屁股上拿到最红的棱子。陈钰的身体自打上初中以来就从来没有让人碰过,这一下吓得陈钰一激灵。虽然在这个环境下,自己老师用手为自己检查伤情这个行为问题不是非常大,但对屁股这种隐私部位的触碰还是让陈钰感到羞的不行,便把脸埋在了手中

  “疼不疼”老师竟然温柔的问道

  大概沉默了两秒之后,也许是处于恐惧,陈钰不敢无视老师的问话,细声细气的说出了一个疼字。

  “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孩子”

  陈钰一丝不挂的趴在那张硬硬的木床上,头埋在两只胳膊里,身子微微发抖,而几乎被打烂的屁股上还时不时传来老师温柔的抚摸的感觉,虽然是抚摸,但是每次老师的手接触到陈钰的屁股时,陈钰的身体都微微的颤了一下。陈钰脑子里十分凌乱,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不知道该想什么,竟脱口说了一句:“无论对我进行什么样的惩罚我都接受,我会积极体会那些痛苦”

  老师没有理会这句羞耻感十足的话,继续说道:“但是你揭晓来要承受的痛苦只会更加强烈。无论如何你都要忍住了好吗?”

  陈钰点了点头,头依然埋在两只胳膊里

  “阶段二的惩罚由于太过痛苦,我不能指望你可以全凭意志力忍住不去躲避,所有我会用绳子和邢架把你的手脚固定住。”

  听到这陈钰最后一点侥幸散尽了,放松肌肉可不会疼的必须要用绳子绑起来。

  老师继续说到:“让我先跟你说一下惩罚的原理吧。你刚刚经历了剧烈运动,由于包括乳酸堆积,肌肉打团在内的原因,你现在的腿部肌肉非常酸疼。这个时候按理说是要按摩放松一下的,通常来讲这个按摩本就十分疼痛难忍,但由于我们会用到一些工具,用的力气也会大一点,所以这个过程会更加疼,可能持续时间也很漫长。有的人甚至会失禁在这张刑床上。你是个坚强的孩子,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个,控制好自己,不要尿在这张刑床上,好吗?”

  温柔的语气念出来的话中,每一个字都如刀子一般穿刺的陈钰的心脏。又是要绑起来,又是失禁,之后的事情到底是又多恐怖啊。而且说话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要真是失禁了,谁有说得好会不会有什么附加刑呢?

  “之后会有两个专门的老师来给你做放松,而我现在要在你腿上到一些润滑液,可能有点凉

  陈钰只得点头示意,这时候哪里还管的上凉不凉。

  老师一边在在趴着的陈钰腿上倒着润滑油,一边用手将倒在腿上的润滑油涂抹均匀。而陈钰这双纤细笔直的小腿就这样被老师摸了个便。为了不让自己出现抗拒或者怀疑的思想,陈钰这时候能做的竟只能是在脑子里不断重复着‘我甘愿接受许愿屋对我施行的一切惩罚,被随意…玩弄,积极承受这些惩罚对身体造成的一切痛苦’还有‘没有半点尊严’之类的话。

  只有这样,陈钰才能在自己的脱光的双腿不停被别人抚摸的时候不产生抗拒。陈钰甚至觉得自己现在没有权利思考老师是不是真的只是想关心和安抚自己。强大的羞耻感和委屈已经将陈钰填满了,又从眼睛里溢了出来。

  涂抹了大概一分钟后,老师擦干净了双手,走到陈钰前边。

  “把手张开吧”

  陈钰抽泣了一下鼻子后,抬起了埋在手臂里的头,将双臂向前伸去,随后又缓缓的把头低了下来。老师掏出绳子,分别将陈钰的两只手绕了几圈,随后绑在了邢架的钢圈上“

  “我怕你手腕勒得太紧难受,所以没有绑的很紧,但是你一会可一定要用手牢牢的抓住绳子,千万不可脱开了“

  “谢谢老师“ 陈钰低声道

  虽然绑在陈钰手上的绳子不紧,但是在捆绑的过程中老师拉着陈钰的胳臂往前拽了一段距离,现在陈钰的头悬空在木板前边,眼睛看向地面,而两只手分别被绳子固定在了身体的左上方和右上方,手的高度比肩略高。

  但是绑在陈钰脚腕上的绳子可是一点都不松。只是预留的长度很长,陈钰几乎可以将脚抬起来一段距离。

  随后进来了两个人,陈钰看不见他们的脸,只感觉脚步沉重。

  “惩罚开始“老师说完这句话后,便走出门去。

  虽说现在还不了解惩罚的具体内容,但是之前的种种行为让陈钰对加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充满恐惧。竟“哼”的一声呻吟出来。

  陈钰看不到后方的情况,只感觉两条小腿肚同时触碰到了两个凉凉的金属。

  陈钰发现自己双腿的肌肉实际上已经很硬了。因为,起码在一开始那两根棒状的金属物体压在自己腿上的力量并不是很大,但是从自己双腿的反馈绝不是往常柔软有弹性的表现。

  大概持续了两分钟,那两个棒状物体只是略微用力的在自己的双腿上压过,从小腿的跟腱一直延伸到大腿根。由于润滑油的作用,陈钰几乎只能感受到来自金属棒向下的压力。

  跟腱、比目鱼肌、腓肠肌、股二头肌、半健肌,现在陈钰可以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些肌肉在自己的腿上是如何分布的:从哪开始,从哪结束,在什么地方被另一处肌肉盖住,一清二楚。随着力量的加重,陈钰脑海里那幅生物课上看到的人体肌肉分布图对应的几块腿上的肌肉周期性的高亮了起来,被挤压的酸痛感异常清晰的标记了大腿后侧那些肌肉在图中的位置。

  力量越来越重了

  那两个棒状的金属几乎被压的陷进了陈钰腿上的肉里。陈钰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两个物体的粗细,大概就和擀面杖一样。只是现在他们擀的不是面,而是自己的腿。

  陈钰实在是太瘦了,腿上那些可怜的皮下脂肪完全没有办法帮她分散来自棒子的力量。本身已经酸痛无比的肌肉在这样的蹂躏下更加疼的难以忍受。那感觉就像是有人把柠檬水仔仔细细的注射到大腿的每一块肌肉里。

  力度进一步加强,陈钰的双手开始紧紧的抓住绑住自己手臂的绳子,拼命的拉扯。拉扯有什么用呢?不知道。但是从腿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总要有个发泄的地方。

  陈钰慢慢感觉到自己腿上出现了一些变化。在巨大的周期性的压力下,由于剧烈运动变得坚硬的肌肉逐渐变得柔软。有的时候力气大了,那些肌肉竟会伴随着剧痛发生位移。渐渐的,陈钰感觉到自己小腿上的肌肉从原来的牛排9分熟的硬度变得和海绵一样软,可塑性极强。而这硬度的变化带来的后果就是每次金属棒压过时,肌肉的形变都会更大,疼的也更加厉害。

  眼泪流干的陈钰现在只剩下一阵阵干涩的抽泣,紧闭着眼睛,一口口的张着大嘴倒吸着凉气。两只手紧紧的拉着绳子,想拼命的把自己拉离刑床。由于太过用力,陈钰的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手臂和肩膀的筋腱轮廓清晰可见,而双腿却由于用不上半点力气而继续保持在刑床上纹丝不动,无奈的被继续蹂躏着。

  从来从来不喊疼的陈钰,被藤条圈全力抽打过五十下屁股都不喊疼的陈钰,这时候竟从由于抽泣导致的混乱的呼吸中不时的喊出了几个“疼”字。

  无论是挑战极限的剧烈运动、还是脱光衣服的屈辱、或是藤条的抽打,充其量都只是让陈钰疼的叫出生来,而“疼”这个字却从来没从陈钰嘴里喊出来过。

  求饶也不会有用,喊疼和呻吟只会让自己身体承受痛苦的同时进一步丧失尊严,这些陈钰都知道。但那都是在还能尚存一丝理智时才有的事。现在承受的痛苦完全超出了已经完全超出陈钰的理解了。陈钰觉得如果将这种疼痛换算成用藤条抽打,那大概是每分钟打30下。而现在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每次金属棒狠狠的按压在自己腿上时,陈钰都感到自己腿上皮肤和骨头只见的肌肉已经被压成了薄薄的一层。

  金属棒不再落下来了。但凉爽温暖的手开始触碰到陈钰已经连发抖都没有力气的双腿上。

  这双手并没有在继续按压,而是想用手搓着一大撮长发一样揉搓着陈钰那一根根软的像水一样的肌肉。从小腿到大腿。陈钰几乎能够感受到自己腿上每一条肌肉中的每一丝纤维,甚至觉得那些纤维根根分明,只不过是通过由那些纤维传来的剧痛感知到的。

  绑住陈钰双臂的那两根绳子是如此的牢固,固定绳子的邢架是如此的结实。整个刑房最柔软的恐怕就是陈钰可怜的身体,还有从他嘴里发出的阵阵嘶叫和呻吟了。陈钰腿上的肌肉就像被揉开了,揉化了一般,哪怕是轻轻的碰一下都疼的要命。而现在却正在两个粗壮有力的手里不停的揉捏,挤压。

  陈钰拼命的拉扯着绳子,把自己往前拽。这是奏效的。陈钰一丝不挂的身体已经有一半几乎悬空了。但是腿上那两双手又怎么能被甩得掉呢。

  大概有持续了五分钟,陈钰终于在脑海中找到了除了疼痛以外的另一样东西:尿意。这并不像陈钰想象的尿失禁那样无法控制。这不是毫无意识的失禁,这是一点点疼出来的,也或许和刚才喝了很多水有关。

  现在陈钰除了胳臂以外还要有其他地方可以使劲了。为了减少身体的摆动,陈钰逐渐放松了对绳子的拉扯,身子也慢慢悬空了下去。

  “快结束吧……快结束吧……”

  声音太小算不上尖叫,但每一个字都充斥着绝望的痛苦。陈钰知道,在这样下去,就算是疼可以忍得住,但是膀胱内的液体对下体的阵阵冲击总用抵挡不住的一刻。

  “好了,可以了,你们下去吧”

  伴随着话音的结束,陈钰如释重负的惊叫了出来。自己竟然没有疼死在这张刑床上。

  老师搬着陈钰的胯部,慢慢的将陈钰的身体向下拉了不少,让陈钰可以完全趴在刑床上。

  “这阶段的惩罚结束,休息二十分钟。我再进来的时候要看到你在旁边的邢架旁跪好”

  说话间老师将绑住陈钰四肢的绳子松了下来。又顺便揉了揉陈钰由于抓绳子抓得太紧而变红的双手。随后就像不忍心看到满身大汗的陈钰一般,走出了刑房。

  陈钰是怎么下来的呢?总之绝对不是好好走下来的。陈钰想了很多办法,总归是先让两只手撑在地上,然后尽可能轻的让自己的屁股和双腿从床上落了下来。

  大腿前侧残留的润滑液帮了陈钰大忙。两个刑床距离两米,起码前一米的时候,陈钰可以依靠前肢用力,借助双腿和地板摩擦力小的优势,向前滑去。而马上附着在腿上的润滑液就蹭干了,自己的腿像是粘在地板上的两块铅一样,纹丝不动。

  陈钰有点后悔之前拽绳子用了太多力气,现在不但腿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手臂也快不行了。休息了片刻过后,陈钰恢复了点力气,一会侧滚,一会匍匐,算是成功的把自己挪到了第二个邢架跟前。

  短短的两米,滴落的汗水竟连成了片。

  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已过大半,陈钰必须要认真的思考一下自己要如何跪起来了。

  型架的边框是长款十多厘米的木条,陈钰的小手并不能全握,使不上力气。遍布在型架内侧的铁环倒是握着很顺手,只是现在陈钰趴着的地方够着有点费劲,于是陈钰便又向前挪了半个身子的距离。陈钰用自己的胳膊拉起了自己的上半身,随后将右胳膊套进了其中一个铁环中支撑着好不容易抬高了一点的身体,随后用左手把左腿向后弯去,自此,陈钰的右腿还是向前伸着,但左腿已经保持着一个跪坐的姿势。

  无论是刚刚的刑罚还是休息的这十多分钟,陈钰的腿基本上都是伸直的,突然的弯曲带来了极大的疼痛,身上的汗液好不容易蒸发了些许,这时候又渗出许多。

  现在的陈钰对疼痛的承受似乎进步了一个等级,或者说陈钰的坚强从未退步。柔弱的胳臂套进坚硬的铁环内,支撑着半个身体的重量,铁环将胳膊隔得生疼,这是陈钰意料之内的;用手将被蹂躏许久的左腿向后折叠会挤压大小腿后侧的肌肉进而带来巨大疼痛,这也是陈钰意料之内的,但是当陈钰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却没有半点犹豫。仿佛疼痛理应伴随着自己每一个微小的动作,仿佛疼痛理应充斥在这件刑房的每一分每一秒。

  陈钰依照之前的做法,将右脚也折叠在自己的屁股下边,现在陈钰双手拉住一个型架上的铁环,算是跪坐在了旁的地板上。

  刑房静的吓人,陈钰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由于体力不支而发出的簌簌的颤抖声。但这份安静马上就被楼道里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

  陈钰最后拼劲全力,又将身体往上拉了一点,用大腿前侧没怎么受损的肌肉挺直的跪了起来。老师进来的瞬间,陈钰松开了手,在老师看向陈钰的那个瞬间,陈钰是跪正了的。

  但是马上,一个重心不稳,便向前跌了去。

  老师只是往陈钰着边撇了一眼,便走向了东面摆放刑具的架子。老师并没有因为陈钰跌倒而提出进一步的责罚,更没有因为陈钰保持了一秒自己所要求的姿势而挤出一个满意的表情。陈钰为了跪正做出的努力和最后因肌肉受损而跌倒的惨象,就像路边一个被人踩了一脚的落叶一般,完全没有被老师看在眼里。

  陈钰突然有点惊讶,陈钰并不惊讶老师的反应,而是惊讶自己竟没有因为老师的反应而感到太多委屈。陈钰的学习成绩无论能不能排到班级第一,但也从未掉落过前五,想必从始至终都保持在班里老师的好学生list当中;陈钰虽然从不和班里除了昕池外的其他女生有太多交集,但这种不食人间烟火却让陈钰一直保持着基本的体面。

  刚刚这种轻视甚至是无视是陈钰是从为体验过的,但是现在的陈钰在面对这种别样的羞辱时经没有丝毫愤怒。

  “父亲会不会曾像我现在这样,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却连一个正眼相看都没换来,即便自己并不喜欢自己要证明的领导”,不知为何,陈钰突然这样想到。给病人做手术到凌晨,明明已经付出了全部努力但还要面对不理智家属的责难,这些和我现在受的苦相比……

  要说陈钰之前并没有想到,想在这里许愿让爸爸多陪陪自己这个小小的梦想需要承受如此之大的痛苦,并且还没有结束。但是陈钰现在却没有半点后悔,甚至有点感谢自己当时的决定。因为如果自己张口,以什么学业需要辅导、成长需要陪伴为由直接让父亲调回北京工作的话,父亲大抵是会同意的。但如果那样的话,爸爸之前在工作上做的哪些努力多多少少是要白费了。最可怕的是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体会不到这些事情。

  陈钰一边想着,一边尽力用手撑起自己的身子,但并不是很顺利。

  而老师好像并没有指望陈钰能再次跪起来,只见老师将绳子和其他奇怪的东西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后,便像拎兔子一般将脱得精光的陈钰高高的拎了起来。

  随后,用绳子分别绑在了陈钰的手腕和脚腕上,又固定在刑架内测的铁环上。现在的陈钰像一个被粘在蜘蛛网的人一样,悬空的摆出了一个张扬的“大”字,只是全身的重量基本上都要靠那双纤细的小胳膊拉着了。

  当陈钰正在体会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像这样被张开双臂、分开双腿的悬挂在刑房里是多么的耻辱的时候,老师突然将一个直径不到半米的木盆放在了陈钰正下方。

  “刚才受了不少委屈吧,接下来让你开心一下。但是还是之前那个要求,如果失禁的话,是要有附加刑的“

  要不是已经流干了泪,滴在木桶里的第一滴液体一定是陈钰的眼泪。以这样的一个姿势尿出来,那是怎样的羞耻啊,陈钰双臂发抖,低着头,完全没有办法直视老师。

  “别苦着个脸了,来让你开心一下”

  话音刚落,陈钰立马就知道老师是打算如何让她“开心”的了。一直低着头的她,清清楚楚的看到老师拿着一个鬃毛刷子,接近了她的右脚。这短短的一刹之间陈钰仿佛看到了自己跌入地狱的样子,之后便疯狂的向后撤自己的右脚,哪怕晚和那个恐怖的鬃毛刷子接触半秒都是好的。然而陈钰连着半秒都没有争取到。哪绳子绑的是那么紧,纵使陈钰拼命挣扎,也没能让自己的脚后移超过十公分,绝望感又一次浸透了陈钰的全身。

  一股奇痒像是闪电一样在陈钰脚底炸开。本来就细嫩的脚掌,刚才又在砂纸般粗糙的跑带上全力奔跑了3000米,现在已经是敏感的不行。鬃毛刷子又是自古以来挠脚心最有效的工具之一,如若一直对着脚心挠刷下去的话,任何人都没办法忍受太久,所以用鬃毛刷实行的痒刑也一直都是非常有名的刑罚,更别提现在陈钰脚掌的情况了。

  陈钰的大腿前侧还能用上点力气,但后侧的肌肉已经被蹂躏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疲惫不堪的手臂突然像充满了电一般,死死的拽着绳子,整个身子在绳子的有限的弹性限度下,一会前弯,一会后弓,一会又像是触电一边无规则的抽搐。总的来说,陈钰拼劲全力挣扎了,但这这刑架就算是十个壮汉也不能让它损坏分毫,更别说现在已经饱受折磨的陈钰了,那些挣扎对于减少脚底的奇痒来说更是无半点帮助。

  自从上一个阶段开始,陈钰的下体几乎总是湿润的,但也只是湿润而已,最严重的时候也只能勉强看到一条晶莹的粘液分布在那条粉嫩的细缝上。而现在陈钰的大腿内测也感受到了一丝黏黏的感觉。来自脚底的刺激实在是太过强烈了,下体的粘液像是流不干一样,一点点,一滴滴的从幽谷中渗了出来。挣扎的剧烈的时候,刚刚流出的粘液便粘附在了两条腿的内侧;挣扎稍缓的时候,透明的淫液甚至会在拉了一条长长的细丝后掉落在桶里。陈钰观察到这一点后羞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在老师看来,我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啊。

  显然,这不是最让陈钰担心的。在一阵阵电流般的刺激下,陈钰的尿意越来越强了。几乎就到了忍耐的极限。老师在开始用刷子刷陈钰脚底的时候并没有交代要持续多长时间,因此对于憋尿这件事陈钰可以说是毫无盼头,除了使劲忍住来自膀胱胀痛和尿道的压力外没有什么可做的。

  此时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就在陈钰的小脚掌还在被轮流施刑的时候,身后的墙壁突然伸出两只机械手,而每个机械手前端竟也是个小号点的鬃毛刷子,径直向陈钰腋下伸去。陈钰看不到这一切,知道的时候鬃毛刷已经轻轻按在在了陈钰躯干两侧,并来回往返于陈钰的腰身和腋下。

  陈钰专心抵抗着来自脚掌的奇痒,对后来出现在自己身体两侧的刺激毫无心里准备,随着一声惨叫,一条淡黄色的液体从陈钰的下体喷射出来,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陈钰身下的盆里。

  陈钰浑身剧烈的颤抖,一是羞与自己的体态和行为,二是对自己没能控制好尿意的失望,三是对之后附加刑的恐惧。

  陈钰最终没能忍住尿出来的一刹,老师的手刚好不在陈钰身体下方。整整持续了半分钟,伴随着小腹的阵阵痉挛和陈钰绝望又微弱的叫喊,那条淡黄色的液体才渐渐出现间断。但待陈钰流尽最后一滴尿液的时候,在陈钰身旁两侧的鬃毛刷依旧在不停的刺激陈钰的腋下和肋骨附近最敏感最怕痒的部分。

  有几个瞬间陈钰实在是挣扎的累了,便放松胳膊休息起来。但来自身侧的奇痒仿佛在给身体充电,引得陈钰身上各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当陈钰不再主动用力的时候,从躯干两旁和腋下传来的刺痒就像是蚂蚁一般,钻破皮肤,蔓延在陈钰的全身,啃食着陈钰的全身。而使劲绷起肌肉却可以多多少少抑制这种感觉。但是现在的陈钰恐怕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了,只剩下喉咙传来的阵阵呻吟、哭声和含糊不清的叫声。

  大概又持续了三分钟,机械手才慢慢的离开陈钰的身体,从墙壁收了回去。

  “明明只要再坚持五分钟,一切就可以结束了,你却在这间神圣的房间里尿了出来”

  陈钰胸腔随着呼吸大幅度的起起伏伏,却没有力气再回应老师的话。

  “既然你憋尿的能力这么差,那就让我们多练练吧”老师缓缓的说到“不过看你也挺累的了,咱们节省一点时间,不要喝水了”

  陈钰猛地抬起了头。要接着憋尿,但是不喝水?所以…………

  陈钰的猜测恐怕是正确的。因为老师这时候正在摆弄着一套医疗器械,其中一根十厘米长的管子十分醒目,桌子上还有还有一个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瓶。玻璃瓶里装的是什么现在没办法判断,但是有一个细节被陈钰观察到了。就是那个玻璃瓶的瓶身上结满了一层霜,难道就是这瓶液体要……

  在这个地方任何侥幸心里都是愚蠢的,但是陈钰还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陈钰不知道这个时候最该担心的是下体被异物插入的羞耻,还是那瓶冰冷的液体如此直接的进入自己身体的痛苦。但是老师做起这些事情来却轻车熟路的像个医生,但又一点都不温柔,尤其是当那双手粗暴的分开了陈钰羞处那两瓣嫩肉的时候。

  陈钰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感谢老师没有提起自己下体流出的液体滴落到老师手上这件事,但是尿道传来针扎般的刺痛马上让陈钰感受到自己刚才是多么的自作多情。更恐怖的是,那根玻璃管的表面似乎是磨砂的,这一定是专门为对尿道造成痛苦而设计的,倒也更不容易滑落。随着管子一点点深入,那种刺痛感也慢慢的延伸到了陈钰的身体里,最后在前进了七八厘米的时候停住了。

  整个过程老师都没有和陈钰有任何眼神上的接触,像个外科手术医生一样专心的进行手上的操作。而陈钰也只能伴随着疼痛和恐惧,眼睁睁的看着那根匪夷所思的物体一点一点进入自己的身体。

  随后老师将另一头接上一根软管,一手拿着软管的一段,一手用一个大号注射器抽起了瓶子中的液体。

  房间里只有一轻一重的两个呼吸声和注射器偶尔碰到瓶子发出的叮当声。陈钰想起了小时候生病在医院里等待打针的感觉。光着屁股,看着医生慢慢的将药水从安瓿抽到注射器中,再用棉花沾着难闻的药水涂抹在自己的屁股上消毒。话说也奇怪,陈钰对打针这件事总的来说是害怕的,但是每次打针的时候却从不放弃观看这一过程的机会,貌似直面这种恐惧的景象也能带来快感。

  但现在眼前的恐惧恐怕百倍于小时候的经历。当陈钰刚刚猜测到世界上竟有这般羞耻而又可怕的事情时,这件事情就立刻发生到了自己身上,就发生在自己的下体。

  注射器往前推了三厘米左右,冰凉的液体就顺着软管和玻璃管流进了陈钰的膀胱。寒意在陈钰体内氤氲开来。随着液体不断流入体内,陈钰感觉整个身体都向调尽冰窖一样寒冷不已,身子也抖得像个筛子。

  大概600毫升冰冷的液体流入陈钰体内之后,老师停止了进一步的注射。

  “我要拔出来了哦”

  陈钰猜到了老师为何要通知自己这件事情,尿道的肌肉便用了几分力,加紧了那根并不光滑的玻璃管。当管子缓缓从陈钰体内拔出的时候,磨砂玻璃的管壁紧紧的摩擦着陈钰的尿道。由于这次的尿道更紧一些,疼痛也多了几分。即便这样,管子完全拔出陈钰身体后,还是遗漏出来些许液体。

  “月考复习的咋样啊?”老师突然问道

  突入起来的声音吓了陈钰一跳,但陈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老师现在要和自己讨论学习?

  “正在按计划复习”一个有气无力又略带颤抖的声音从老师上方飘来。

  “我现在考你道题。刚才有600毫升、10℃的纯净水注射到了你的体内,人体体内的温度约为37℃,由于热传导,那些水的温度最终会和你的体温变得一样,现在问,这个过程中你的身体为此释放了多少焦耳的能量”

  现在陈钰屁股上布满了狰狞的伤痕,腿上的肌肉被蹂躏的使不上一点力气,手臂也在长时间的拉扯下变得生疼,而尿道还在因为刚才异物的刺入而隐隐作痛。这样的情形下,自己就像是一个小白鼠一样,竟被出成了一道物理题?!而题目的内容就是被注入自己身体那一团冰冷的液体,被要求回答题目的竟就是小白鼠本人,这是何等的羞耻?但是现在的陈钰有任何选择吗?惩罚开始前的那段话就是这件惩罚室最高的法律,自己除了服从没有任何办法。

  “水的比热容是4200kj/kg·℃,所以应该是4200*0.6*(37-10)焦耳,结果应该是68.04千焦”

  题目的难易现在已经不重要,但是这道题恐怕是陈钰整个人生当中做过最恐怖的一道题。

  “啊~”

  随着一声尖叫,一个细长的电子温度计被老师从尿道直接插入了陈钰的膀胱深处。

  “好,算的不错。那就让我们等那里边的温度变成37℃在开始吧”说我这句话,老师便又走了出去。

  待老师关上房门之后,最后一滴眼泪从陈钰的眼角滑落到桶中,同时几乎是用尽全力的抽泣起来。陈钰甚至不能哭的太用力,因为在这个过程中陈钰的羞处始终要用这一点力气。虽然老师没有交代,但是此时想必也是万万不能流出一滴“尿液”来的。

  老师刚出去的时候温度计的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的数字是17℃,后又过了五分钟有余才涨到了25℃,但随着温度的升高,温度变化的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温度才上升到了35℃,而此时的她几乎已经筋疲力尽了。在陈钰拼命的努力下,没有液体顺着温度计,滴落下来,但是从幽谷流出的粘液自始而终都没有断过,由于粘性的影响,一条晶莹剔透的细丝就这样挂在了陈钰的下体。

  这时候老师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温度计,刚刚到36℃,就突然把温度计从陈钰下体拔了出来。陈钰体力不支并且毫无准备,温度计从尿道拔出的一瞬间喷出了一小股透明的液体。但老师并没有在意。

  “听到我的命令后你便可以尿出来,不过为了惩罚你刚才失禁的表现,我要你在尿的中途停下来一次,随后才可继续尿完。

  无论如何,这次的所有的刑罚就要结束了。虽然这又是一个陈钰从没有听过的操作,但是自己经受了这么多痛苦,也该有个头了。陈钰点了点头。

  “开始吧“

  由于刚才陈钰的尿道口遭受过两次异物的摩擦,尿道粘膜已经有点受损,所以伴随着尿液喷涌而出的时候,除了解放的舒爽感之外,还有一种用针尖划一般的刺痛在折磨着陈钰的尿道内壁。因为知道一会中途要停下来一次,所以陈钰微用了点力,想要感受一下尿到中途停下来的可能性。但随着括约肌的收紧,尿道口变窄,尿液的流速变得更快了,导致从尿道传来的刺痛更加难以忍受。

  “停”只过了五秒,老师便抛出了这道命令

  陈钰拼劲全力,弓起了身子,用尽一切力气想要加紧那正在喷出尿液的孔隙,那条液体也确实慢慢细了下来。但而越是使劲,液体的流速也就变的更快,尿道的刺痛感也越强,但无论如何也继续用力将那股液流中断。

  陈钰最终做到了,除最后的三四滴液体滴在桶里以外,剩余的一大半尿液仍然被牢牢的所在陈钰的膀胱内。陈钰真的在这种情况下尿到一半又憋住了。

  “求求您,求求您……我真的快不行了“

  随着陈钰体力消逝的,还有陈钰对体面的最后一点点追求。对于减少惩罚来说,求饶是不管用的,但确实一种可以发泄痛苦的行为。在过了十多秒老师也没没有进一步指令的时候,陈钰终于开口央求到。

  “不用求我了,你今天的惩罚结束了“

  如淋甘露

  话音刚落,陈钰便体会到一股始终的感觉,好像被人从楼上扔下来一般。随之而来的是周围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下一秒陈钰便感受到了床垫和被子的绵软,而失重感也慢慢消逝了。仿佛那张床像是跟着自己一道慢慢减速下来一般。

  待陈钰的眼睛从刚刚的明暗变化适应过来后,便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的家中。但强烈的尿意依旧存在,屁股和大腿后的肌肉依旧酸疼,不过倒是可以用得上劲了。

  只要是能使得上力就可以走,陈钰强忍着酸痛快步移动到卫生间。尽情的释放掉了最后一丝痛楚。坐在马桶上的陈钰终于又有泪水可以流了。陈钰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可以自由的,不用遵守命令的尿尿而感到开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