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攀登与风景(上)
许愿屋
第三章 攀登与风景(上)
作者:乐海  |  字数:7988  |  更新时间:2022-06-10 02:08:52

  陈钰2018年11月14日星期三 晴(上)

  “我的愿望是让我爸回北京工作,不要老是漂泊在外地了”

  “你爸现在在贵州驻场,想让他回来恐怕不是很容易啊。”

  “可是……我就是想。你不是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吗,现在这个就是我的愿望。同时我希望我爸也不会因此被降职或降薪之类的”

  “我想想办法吧,不过惩罚一点都不能少啊可。这次你要承受的痛苦和上次帮你解决英语作业那次可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我知道”

  在陈钰看来,在那个幻境里边接受惩罚就像是登山:当你站在山脚下时,对于山顶的渴望让你诞生了登山的愿望,在半山腰你累的感觉已经要死了,但是只要你坚持到山顶就会收获无尽的美景,山越高景色越绚丽。而只要休息片刻,刚才的劳苦便烟消云散,只剩下一身轻松,好像之前的疲惫不是出现在自己身上一样,而美景倒是确确实实收获了。

  自从上次陈钰实现她找回英语作业那个“愿望”,可以说是尝到甜头了。屁股上的疼痛感过了三天才完全消失,不过第二天开始就已经不会影响正常生活了。此外,这几天早上梁飞都会在711买两个饭团,在教室送到陈钰手里。陈钰往常都是班里到的最早的,所以这个时候基本上也不会有人看见。而梁飞在陈钰心里也一只都是一个比较阳光的男生,加之不久前还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自然也没有拒绝,两人平常还时不时的开始讨论起上课的知识点。

  虽然当时打屁股的时候有那么几个瞬间真的疼的想死,但之后解决了迫在眉睫的问题不说,还交到了一个朋友,陈钰决定进一步利用这个幻境多做一些事情。

  陈钰的父亲在陈钰上初一时外派去贵州的项目上常驻,据说做的还是什么经理。收入自然是获得了一个不小的提升,但是回家的机会比之前少太多了。陈钰做过统计,上初二那年,陈钰的爸爸之在家待过三十多天。虽然父亲每次在家的时间都很欢乐,但是毕竟快乐的时间太短暂了,陈钰希望的是可以更加长期稳定的陪伴,陈钰可以感受到,这也是妈妈的愿望,虽然妈妈从来没有名说过。而另一方面,陈钰作为女儿又不想因为自己的私欲耽误父亲的工作。如果有两全之策那是最好的了,这个时候那个神奇的幻境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那片纯白色的屋子消失后出现的是一个刑房。之所以是个刑房是因为屋子里面有一些只有刑房才会出现的装置。例如在窗子对面那面墙,也就是北面的墙上并排放着两面架子,靠近门的那一面是一个立着放的木制框架。框架有两米来高,前后分别用四两指粗的金属支架加固住。这四根粗壮的支架仿佛在告诉陈钰:无论多么大幅度的挣扎和晃动,这个刑架都可以保持稳定,也可以说,如此牢固的框架是专门用来对付挣扎激烈的受刑者的。而这个四方形的框架内部还遍布着若干个钢环,显然这些钢环是用来绑绳子用的。

  旁边的那副刑架则像是刚才那副邢架放倒并悬在空中,也是加固的很牢固。同时邢架当中还套着一个一人宽,两米长的木床,木床表面很光滑,像是刚抛过光一样,但是睡在上边一定很不舒服,而想必睡在上边的人也绝不是奔着舒服来的。

  东面的墙上有一个用来悬挂和摆放各种刑具的架子。而架子上的刑具却只挂着一个长一米有余的藤条。但陈钰马上就发现,藤条下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一个貌似是鬃毛做的刷子,一套目前并不知道做什么,但是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有不详预感的医疗器械般的工具,还有若干篇不知名的液体。

  以陈钰对这个幻境的了解,它可以断定无论是这两个邢架,还是那些奇奇怪怪的刑具,今天一样不落的都要用在自己的身体上。因为这个环境是如此的随心所欲,既不会缺少什么东西,自然也不会多出一样无用的物品。

  不过刚才的那些东西虽然不能完全说明白是做什么的,但却一看就能知道是以各种形式制造痛苦的东西。不过放置在窗前的跑步机却让陈钰有点困惑,“难不成就连跑步也是惩罚的一部分?”陈钰想到。

  “你猜对了”

  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随着刑房门的打开传了进来。进来人的是陈钰的物理老师,无论这回进来的是谁陈钰也不会太过惊讶了。不过陈钰平常学的最差的恐怕也就是物理了,如果没有物理这个科目的话,以陈钰现在其他科目的成绩来讲,甚至是有可能考到班里第一的。陈钰也担心这个困惑同样存在于物理老师的脑海里,她有时也害怕物理老师觉得为什么陈钰其他科都学的不错,而单单物理这门课总是考的不好。基于这一点,陈钰平日里在物理老师面前也不是很有自信,目光也多有躲避。这回行刑人是物理老师,多少也有些心理压力。

  而更让陈钰惊恐的是物理老师近门时说的那句话。老师是怎么知道我猜测要用跑步来作为惩罚的?莫非在这个环境中,自己脑子里的思想也不是秘密了吗?难道控制自己的思想也会成为惩罚考量的一部分了吗?陈钰想到这里是后脊梁瞬间凉了一下。同时她很快意识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现在的这些猜测,这些思想,岂不是也被老师看的明明白白?一想到这陈钰立刻站直了身体,清空大脑,企图什么都不想。

  “老师好,我甘愿受罚,请狠狠的惩罚我吧!”陈钰面朝老师,两手笔直的放在两侧,低着头说到。

  说话的时候脑子里想不了事情,无论陈钰接下来还有什么猜测或想法,都想要用这些绝对不会出错的话打断它。经历了上一轮惩罚之后,陈钰对来惩罚室受罚这件事也看开一些了,与其扭扭捏捏,不如迎难而上,不报侥幸,尽量让自己在“接受惩罚”这件事上表现的专业一些。

  更不要说现在陈钰知道,如果有任何想要耍小聪明逃避惩罚的想法,自己的行刑人,也就是老师都能第一时间洞察。

  在这个思想都可以被人随时知道的环境中,陈钰即便现在穿着衣服,却感觉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脱得更彻底。

  “好,陈钰。你可知道这次的惩罚恐怕要比你之前经历过的所有肉体上的痛苦都要难以忍受,你确认要进行下去吗”

  “无论多疼、多难以承受,我都要进行下去”,如果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会被看穿,陈钰可能会盘算:反正只要在这个屋子里忍下来了,回到现实当中也不会有任何伤痕,疼痛也会很快恢复。但是现在陈钰一点也不想让眼前的老师知道自己在想这件事情,所以这个想法刚刚出现一点苗头,陈钰就立刻打断了它,极力的清空大脑,同时把头低的更低了。

  “你的身体现在是属于许愿屋的,你为了你卑微的愿望,愿意献出你卑贱的身体,你甘愿接受许愿屋对你的一切惩罚,被随意玩弄,并积极承受这些惩罚对身体造成的一切痛苦,以供许愿屋享用。你在许愿屋里没有任何尊严,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也不敢对惩罚提出半点意义,否则你自愿承受更重的惩罚。

  将之前的话,换成第一人称重复一遍“

  老师好像要进一步试探陈钰似的提出了这个要求,甚至感觉上,如果陈钰不是刚思考自己思想被窥视的事情的话,老师不会提出这个要求。

  许愿屋,这个地方叫许愿屋吗?陈钰想到

  “念!”

  陈钰吓的一哆嗦

  “我的身体现在是属于许愿屋的,我为了我卑微的愿望,愿意献出我…卑贱的身体,我甘愿接受许愿屋对我施行的一切惩罚,被随意…玩弄,积极承受这些惩罚对身体造成的一切痛苦,以供许愿屋享用。我在许愿屋里没有…任何尊严,没有任何说不的权利,也不敢对惩罚提出半点意义,否则我自愿承受…更重的惩罚。

  陈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嘴会说出这么耻辱的话,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不敢乱想,乱质疑。起码在惩罚完成之前,自己恐怕真的要自己刚才说的那样,自己的身体不属于自己。

  既然已经决定通过这种方法来实现愿望了,只能走下去。突然有点想要后悔,但还陈钰没有想清楚这个短暂的“后悔“算不算是“忤逆“老师的时候,瞬间就条件反射般的止住了自己的思绪。而这更让陈钰感受到了思想被控制的恐怖,委屈、难过、害怕的感情突然一下子涌入心头。惩罚还没有正式开始,陈钰低着头的眼角竟涌出了几滴眼泪,鼻子也抽泣了一下。

  “好!错了几个字,第一次不责罚你,惩罚期间我会再考。今天的惩罚要分几个阶段,每个阶段开始之前我会告诉你惩罚的具体内容和要求,你必须一点不差的照做”

  “我会按照老师的要求接受每一步惩罚”

  “正如你之前猜测的,去跑步吧,三千米,在这期间你的屁股要接受三十下藤条的抽打。中间允许你休息十分钟,休息时机自己定,跑完再执行接下来的惩罚“

  果然是要跑步,还要打屁股,不过这回不用脱衣服么?陈钰想到

  “脱掉校服、衬衣和鞋袜!只留内衣!“

  陈钰再也不敢随意乱想哪怕一丝一毫了。还给我留了一个内衣,算是有点人性吧。陈钰会这么想吗?再也不会了。

  只是着光脚在跑步机上跑3000M是个什么滋味,恐怕只有一会的陈钰知道了。

  对于脱衣服,陈钰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只是脱上衣这件事情然陈钰稍稍犹豫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陈钰还是自己拉下了拉链,脱去校服,然后脱下了衬衣,随后是鞋袜。自此,陈钰周身只剩下了一个内裤和一个明显是给刚开始发育的女生穿的小内衣。

  十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陈钰发育的也不算是晚的。三年时间不到,陈钰就长高了20cm,从刚上初中的152cm到现在的162cm,俨然已经是个大姑娘样子了。只不过身子只是往高长,身型却是越来越瘦了,此时低头站在刑房里的陈钰,浑身没有丝毫赘肉,肚子上虽没有马甲线,但也绝没有一丝脂肪堆积。四肢紧致修长,由于没有多余的脂肪填充肌肉之间的沟壑,隐约可以透过皮肤看到胳臂和腿上几条肌肉在在小脑的控制下时不时的紧张用力,以维持身体平衡。

  而一双雪白小巧的小脚就像时从来没有着过地面一样。脚面的皮肤洁白就如透明的薄玉,真的会感觉陈钰的脚面是半透明的,因为你几乎可以看见皮肤下那几根几根比较粗血管。五根向脚趾方向延申的筋也在随着身体姿势的调整而时不时跳动。

  跑步机表面被设计的像砂纸一样纯粹是为了增大传送带与鞋底之间的摩擦力,防滑,根本就不是为光脚设计的,哪知陈钰这双嫩的可以滴出水来的小脚就要在砂纸一般粗糙的跑步机上跑三千米。

  要说三千米对于陈钰来说还是有点挑战的,虽然陈平常有跑步锻炼的习惯,但也都是慢跑。这次跑步既然是作为惩罚,自然对速度也是有一定要求的。更何况是光脚,期间还要接受藤条的抽打。

  “别磨蹭了,快去吧”

  “是”

  陈钰在老师的注视下缓缓的移向了跑步机,只穿内衣在老师面前走过让陈钰很不自在。经过刚才羞耻的诵读,陈钰的脸已经烫的像是刚出锅的芋头,现在陈钰只有把头低到不能再低。

  走上跑步机之后,跑步机开始缓缓提速,陈钰也跟着跑步机跑了起来。跑步机就是个正经的跑步机,大概花了半分钟的时间才从静止提速到8km/h,最终停在了这个速度,这个速度几乎和陈钰平时慢跑的速度一样。

  要说刚才光着身子从老师身边走过只是感到害羞的话,现在光着身子在跑步机上奔跑的陈钰可以说是羞耻的无地自容了。按理来讲,穿的少一点跑步并不会不舒服,但是在老师的注视下裸身跑步实在是太难为情了,有几个瞬间陈钰几乎忘了怎么摆臂,也丝毫没有想起来要调整呼吸,仿佛快要不知道怎么跑步了。

  就在陈钰细细品味羞耻的时候,第一下藤条落在了陈钰的屁股上。陈钰一个不留神,脚下一乱,差点摔倒,陈钰害怕收到进一步责罚,不敢去揉,只得调整好步伐。

  “专心一点!”

  “是”

  随后的几下藤条并没有全都准确的落在屁股上。十下过后,陈钰的屁股上,大腿上,屁股和大腿的交界处都能清晰的看到一条一条的棱子。陈钰也慢慢学会在时不时的剧痛当中调整好步伐和呼吸

  “啊~”

  又一声呻吟回荡在刑房里。陈钰左腿的屁股和大腿交接处被藤条狠狠的打了一下。还正好赶上陈钰左腿向后使劲的时候,藤条结结实实的咬紧了陈钰的皮肤里。陈钰已经开始疲惫了,从屁股和大腿传来的剧痛让陈钰从眼眶湿润到慢慢抽泣,从慢慢抽泣到轻声哭泣,泪水和汗水开始时不时的掉落在跑步机的传送带上。一千米过后陈钰其实已经累的不行了,主要是控制不住的哭泣严重的打乱了陈钰的呼吸,而跑步机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毫不停歇的按照设定的速度运行着。

  陈钰知道自己有一次休息的机会,但是这么早就用掉明显是不明智的,三千米的全程怎么也得过了一半再休息啊,陈钰想到。于此同时,陈钰看到跑步机专门用来放水槽的地方还放着两瓶水,一瓶脉动,一瓶宝矿力水特。

  “休息的时候才可以喝水”老师好不避讳他可以洞察陈钰心思这一点,回应着陈钰心中的想法。

  藤条紧接着呼啸的打在了陈钰的臀峰上

  一千五百米跑完后,正好打完了十五下藤条。陈钰提出了休息。而老师听到陈钰说要休息以后,便直接从房门走了出去。“十分钟”老师一边走一边说到。

  这倒是令陈钰有点意外,没有人看管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休息,想做什么都可以。到目前为止令陈钰心里稍有宽慰的是,“许愿屋”里虽然充满各种骇人的刑法和凌辱,但说话倒是算数。

  陈钰喝了一些水后,便歪坐在一旁揉起了屁股。陈钰想起来上次惩罚结束后都没有观察过自己的伤情,就回到现实世界了,这回可与看看自己挨了十五下藤条的屁股变成了什么样。

  陈钰看到自己的屁股之后哭的更厉害了,没有被内衣遮挡的地方整齐的排列着一排狰狞的棱子,每个棱子都红的仿佛可以渗出血来,现在正在伴随着心脏快速的跳动尖锐的宣誓着自己的疼痛。内裤下边的情况稍微好一些,但也可以看出来明显的红肿。和自己其他地方雪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同时陈钰也开始敬佩自己竟然一边跑步一边可以承受这么重的抽打,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随后陈钰检查了自己的双脚。在刚刚最后几分钟的时候,陈钰就感觉到了脚底的不适,一是不穿运动鞋,足弓部分明显感觉更累,现在的话已经有些酸痛;而自己娇嫩的、没有丝毫茧子的脚底在和跑步机摩擦这么久之后,已经开始发红了,还有点微微发疼。脚掌前侧的两个地方疼的更明显,陈钰用手轻轻碰了一下疼的更加厉害了,陈钰感觉到这两个地方几乎马上要起泡了。而现在惩罚刚刚只过了一半,陈钰无助的抱腿坐在地上,一边微微的抽泣,一边调整心情。

  “开始吧,还剩1500m”

  “是”

  陈钰没有多废话,马上回到了跑步机上,随着跑步机慢慢加速跑了起来。

  但是这次让陈钰担心的是,当跑步机显示屏上的速度达到8.0km/h的时候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过了大概十秒钟的加速,停在了9.5km/h。这是初中女生800米考试成绩为满分的速度。只是现在的陈钰已经慢跑了1500米,只是这次陈钰跑的不是800米,而是1500米。

  陈钰还从未以这么快的速度跑过这么远的距离,虽说跑步机上要稍微轻松一点,但是也没有好到哪去。更别说藤条刚刚又呼啸的抽在了陈钰的大腿上。

  自此开始,藤条每次落下击打的地方都是之前已经有过棱子的皮肤。突入起来的疼痛让陈钰瞬间头皮发麻,同样的地方在挨一下恐怕是要皮开肉绽了。

  每过七八秒,藤条就带着恐怖的风声,划破空气向陈钰屁股或大腿打去。陈钰自己估计自己绝对没有力气把这一指多宽一米多长的藤条挥舞的如此有力,以至于能在空气中发出那样尖啸的声音。这些力道十足的藤条却正是落在自己柔弱的身上。陈钰体重只有八十斤出头,藤条每次打向陈钰时,陈钰都能感觉到那股来自后方的力把自己轻轻往前推了一下,可见力道之大。但着力点却只有那细细的一条。每次尖啸的声音出现时陈钰都会下意识的发抖,因为他知道听到这个声音意味着下一秒那无法忍受的剧痛。这种恐惧对她的折磨几乎要赶上疼痛,以至于之后陈钰只是听到了藤条划破空气的声音,就已经呻吟的惨叫出来了。

  由于陈钰正在跑步,双腿交替用力,有的时候藤条落在陈钰放松的那条腿上,力道会泄掉一些,但是当藤条落下时肌肉正在用力,那可就太疼了。

  如果陈钰是第一次挨打的话,估计已经要忍不住用手去摸,但是经过了那一次,陈钰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住自己。

  只是现在陈钰的双腿的肌肉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才跑了不过又几百米的距离,陈钰就有“找回了”刚才的疲劳感。陈钰的双腿现在像是灌了铅一样,每次抬起来都需要巨大的意志力。有的时候被打一下反而对此有帮助。

  于此同时,陈钰确定自己双脚脚掌部分已经起泡了。因为那两个地方的刺痛感已经盖过了脚底整体的灼痛感。陈钰的身体下意识的想要调整姿势,想让脚掌起泡的地方尽可能少的摩擦地面,但是姿势变化的代价就是更加的疲惫,并且对脚掌的其他地方磨损的更加严重。

  还剩下之后800米的时候,陈钰已经累的不行了。陈钰虽然不是完完全全的运动白痴,但是也从未经历过真正的长跑训练。对于这样一个女孩来说,现在的情况相当于是让一个平常只能跑80分的女生,在以100分的成绩连着跑完两次800米之后跟她说,再跑一个八百米吧。这还不如杀了她。但是陈钰脚下丝毫不减速的跑步机正在忠实的履行惩罚的内容。陈钰也不敢想想象如果自己体力不支从跑步机上摔下是什么后果。

  陈钰的双腿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每一块参与跑步的肌肉都无比的酸疼。只是每次陈钰逐渐的腿到了跑步机的边缘的时候,藤条都毫不留情的打在了陈钰的屁股或者大腿上。从屁股上传来的难以忍受的灼烧感和火辣辣的疼痛一次次猛烈的地提醒着陈钰惩罚的严肃和无情。这种情况大概重复了四五次之后,一种巨大的委屈感涌上陈钰的心头,陈钰的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还剩最后一百米,陈钰几乎是以一种快要跌倒的姿势保持在跑步机上。她几乎已经分不清自己腿上的肌肉是因为太过疲劳乳酸堆积而导致的酸疼,还是因为抽筋导致酸疼。因为这种剧烈的酸痛感陈钰只在抽筋的时候才体会过,就连只是参与摆动的双臂上的肌肉也开始酸疼起来。而陈钰脚底下五分钟前刚刚起的两个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直接就被磨破了

  最终陈钰完成了这3000米的跑步,但是藤条还有两下没打完。

  “从跑步机上下来,侧对着我站直”老师冰冷的说到。

  陈钰的腿再没有半点力气。只见她气喘吁吁的跌落跑步机,手脚并用的趴到了老师面前,然后用手撑着地,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啪”

  陈钰还没有完全站稳,藤条就落了下来,正好打在了陈钰左侧屁股和大腿的交界处。陈钰惊叫了一声,没有站稳,双腿狠狠的跪了下去。

  “站起来!”老师喝到

  “是”

  陈钰几乎光着身子,浑身挂满了汗珠,尝试以各种奇怪的姿势努力寻找一种可以让自己站起来的办法,最终将双腿叉开再慢慢伸直,再一边用手撑起身子,一边剧烈的抖动着把双腿并拢。陈钰现在已经没有一丁点力气去顾及羞耻了。

  “啪”

  不出所料,陈钰又跌倒了,木制的地板上遍布着陈钰的汗水和泪水。没有进一步的命令,陈钰不敢完全放松,但也决计起不来了。

  “你现在休息,喝水,洗澡,二十分钟后我过来告诉你下一阶段的惩罚”老师一边说着一边从门口走出去了。

  由于疲惫过度,陈钰现在几乎可以睡过去,但二十分钟做这些事情也是有点紧张的,一分钟最好都别耽误。陈钰在地上瘫了不到两分钟后,就匍匐着爬到了恐怖的跑步机前。用手扶着跑步机,把自己竖了起来。随后一手扶着跑步机,一手喝完了剩下的水,随后就又把自己仍在了地上。

  虽然努努力已经可勉强以走了,但是陈钰决定为剩下的惩罚省一点力气。仍然选择爬着进了洗浴间,直到打开洗浴间的门,陈钰才慢慢的扶了起来。这时候陈钰竟然发现浴室里有一圈可以扶着的把杆。“哎,现在我的身体是属于许愿屋的”陈钰发自肺腑的低声念叨着。

  陈钰褪去了内衣和内裤,只是陈钰褪去内裤时发现自己的内裤上明显有一个区域的液体不是汗液,而是其他有点粘稠的液体。自打上次陈钰接受惩罚后发现自己的下体会伴随着疼痛刺激后流出不明液体后,陈钰也去网上深入的了解了一下那个怪人说的spank,总之到底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吧,虽然感觉有些许羞耻,但是也没有太多在意。只是这湿透的内裤内衣一会要怎么穿呢?

  陈钰何其聪明,以许愿屋一贯的表现来看,如果一会的刑罚可以穿着哪怕一丝衣服的话,现在就应该有一套换洗的衣服摆在浴室,可是现在摆在自己脚下的只有一个空的垃圾桶。陈钰思考了片刻,眼眶湿润了起来,却随手将刚脱下的内衣扔进了垃圾桶里。

  时间只剩下十多分钟了,陈钰匆匆的冲了个热水澡,身体稍有放松,便擦干了身子走出了洗浴间。怪人还没有出来。

  陈钰目前时真正意义上的一丝不挂了。由于还未发育完全,陈钰现在的小胸恐怕只能勉勉强强算是A,但是不穿专门的内衣是绝对不行了。

  微微颤抖的双腿间隐约可见一个稚嫩的幽谷,太过瘦弱的双腿没有办法完全将下体隐藏,耻骨上稀疏分布的未发育完全 的阴毛也无法起到任何遮挡作用,只是未经世事的陈钰私处目前也只是一条粉嫩的缝隙罢了。

  陈钰站在刚走出的洗浴室门外,低着头,思考着着老师会不会问她为何一丝不挂,思考着怎么回答,思考着一会可能的刑罚。

  “走到东北角的那个邢床去” 

  声如蚊呐的陈钰和中气十足的老师在这间屋子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一只无辜的小白兔与一头雄狮共处一室,只是现在狮子不太饿,仅仅打算玩弄小白兔而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