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翻倒的书桌
许愿屋
第二章 翻倒的书桌
作者:乐海  |  字数:10925  |  更新时间:2022-06-10 01:47:03

  梁飞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 雨

  相比于十七岁的懵懂和冲动,十五岁更有几分朦胧和胆怯。女孩在这个年纪身心的发比男孩子要更快一点,同样是情窦初开,小男孩子往往更不能理解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这种感觉是一种夹杂着喜欢、好奇、占有欲和崇拜的混合情感。不过也因人而异。有的男孩子引起自己喜欢女孩子的注意的方式就是欺负她,拉一下她文胸的的带子啊,或者撸下她扎头发的头绳啊。你一招,她一闹,就算是有了互动了,不管结果如何,也算是通过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情感”了;

  而另一部分则稍微压抑一点,他们越是喜欢,则越是害怕,有的时候跟其他女孩子还能开个玩笑打个招呼,但是对自己喜欢的女生却断然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与此同时,明明没有任何交流,却总能在自己的痛苦当中领悟出来一份暗恋的凄美。梁飞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子。

  梁飞学习成绩在班里中上,写得一手好字,虽然平时话不多,但是因为篮球打得不错所以平日里也不怎么缺朋友。由于生的白净,外加平常也比较注意卫生,仅凭形象就在班上收获了不少女生的好感。但是就他自己来讲,在和异性接触这件事情上,梁飞的问题恐怕是有点明显了,这可能和他11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有关。小的时候还好,自打上了初二以后,梁飞就有点害怕主动和女孩子说话,仿佛之前十几年女人从未存在过一样。不过要说梁飞在初三(5)班和谁说过的话最少,那恐怕就要数陈钰了。

  陈钰也不是一个话特别多的女孩,一方面是陈钰课代表和班长两职在身,并没有太多时间参与到课间的八卦追星交流小组;另一方面也和陈钰自身的性格有关,陈钰的父母从小就没有鼓励教育的概念,虽也不太严厉,但却使陈钰缺了一份这个年纪该有的自信。而对于男女关系,那更是太太太遥远的事情了。

  陈钰的父母从不操心陈钰的学习,但是从没有放弃向陈钰灌输不能早恋的观念。尤其是每每在新闻上看到什么妙龄少女网恋被骗,十四岁女孩打胎两次的新闻后,都要再三向自己女儿强调早恋的危害性,洁身自好的重要性等等。对于陈钰来说,父母讲不能早恋的时候背后的那套道理和逻辑并不是很重要,但是自己的爸妈瞪着大眼睛长者血盆大口命令自己不许早恋这件事情本身极具视觉冲击力。

  说来也怪,按说平常断然不讲话的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被人怀疑“有点什么”,但是机智的同学们总能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发现“线索”,最终推断出“案情”

  例如有的时候班里班里有什么活动,梁飞总是会打听一下都有谁参与,而听到陈钰的名字之后,表情则会发生一些变化。

  再比如有的时候课间几个小伙伴大声爆着粗口讨论着什么趣闻,但是陈钰进来之后,梁飞的话就明显变少了,声音也柔和了些许。

  久而久之,“梁飞对陈钰有意思”的“指控”就在班里传开了。

  而每当梁飞本人听到了这种声音就会很苦恼。一方面,梁飞自己没有办法欺骗自,没有办法向自己隐瞒喜欢陈钰这个事实;另一方面,想迈开这一步,公开追求陈钰对自己来说太难太难,而陈钰家里严禁陈钰早恋这件事情梁飞也是有所耳闻的。

  “如果陈钰听到这些‘造谣’会不会给她带来困扰?这些‘不和谐的声音’会不会传到陈钰父母的耳朵里?那些认定我喜欢陈钰的人会怎么看我呢?“ 正在做值日的梁飞又在胡思乱想了,因为今天陈钰在英语课上被表扬的时候,同桌的女生张慧对着梁飞说了一句“你喜欢的人被老师表扬了,开心吧” 声音不大,却也却也引起了周围的几个人窃窃私语。而这不大的声音对于梁飞来说简直响如天雷。哎,当时梁飞的脸宛如烧红的铁。班里所有人当中,就数张慧最喜欢那这件事情开梁飞的玩笑,本来文质彬彬的一个小姑娘,却总爱传这种八卦。

  教室里的学生淅淅沥沥的走的差不多了。安静下来后,今天最囧的事马上又占据了梁飞全部的思绪。待其他的值日生走后,梁飞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将头埋在胳臂里做睡午觉装,打算用一段小憩躲开这些挥之不散的恐怖记忆。哪知闭上眼之后竟是当时英语课那一瞬间的无限夸张的重放。

  不过虽然闭着眼,却透过眼睑感受到了一个明显的光线变化。梁飞以为是老师进来把灯开开了,于是赶忙抬头起身。谁成想眼前的这一幕差点让梁飞没站稳。

  只见四周除了自己刚刚坐的椅子和刚刚趴的桌子以外空无一物。是真正的空无一物,要不是面前的墙上有个门,梁飞甚至不会觉得四周有墙。无论是墙壁地板还是天花板都透出一种柔和的白光,由于墙上没有任何细节和污渍,这些墙壁的距离感不是很明显。

  正当梁飞打量时,门外进来一个男子

  男子身穿一身怪异的高领礼服,手上还带着一副颜色艳丽的手套。相貌虽谈不上丑陋,但和俊美这个词毫无关系。一张大长脸上的皱纹更是无情的出卖了怪人的年纪。

  “遇到困难了小朋友?”那人张口边说道,仿佛是在路边看报纸的时看见了一个迷路的孩子

  梁飞不语,倒也不是故作高冷。只是没有回过神

  那人见梁飞不说话,双手搭放在身前,一边缓缓踱步,一边上下打量起梁飞来。随后缓缓的说到:“哎,陈钰是个好姑娘,不但聪明漂亮,而且温柔善良”

  “你认识陈钰??”梁飞惊道

  “估计一会就认识了”

  如此之胡言乱语倒是提醒了梁飞开始怀疑周遭这一切的真实性,“我才趴了多久就开始做梦了?还这么真实?”梁飞低声嘀咕,但是刚才怪人提到了陈钰,这强烈的引起了梁飞的兴趣。

  “陈钰这个姑娘呢,有点胆小,还有点不自信,但也是一个干净纯洁的女孩。更重要的是,她有一颗善于发现美好,追求美好的内心。虽然现在她不这么想,但是只要时机成熟,她也会期待一段美好的感情。而对于你来说,你要主动走进她的世界,以一个积极正面的形象带领她进入她的第一段恋爱关系,这个挑战对你来说不可谓不难,也绝非没有可能…………“

  怪人没有理会梁飞的犹豫,一边踱着步,一边缓缓的道出追求喜欢女孩的各类方法,如 “隆中对”那样一步一步的把哪个阶段做什么事,最后达到什么结果,一五一十的讲给了梁飞。梁飞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年多对陈钰除了毫无意义的朝思暮想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实际行动,就连话也不知道多说一句,搞不好陈钰丝毫都不知道我对她的喜欢。没有行动,也没有任何计划,甚至不敢让人家知道,这样早晚怕是要把自己憋死。

  醍醐灌顶之余,梁飞也是一声叹息。且不说初三早恋会来自老师家长的种种压力,自己一见到陈钰就不敢说话的问题便已是无解。

  “我怕我无法走出这第一步啊”

  “我们可以为你提供一点点帮助”

   “哦?怎么帮?”

  “这个你暂时不用管,不过你要知道的是,我们的每次帮助,恐怕都要你付出一点点代价”

  “什么代价?”

  那人顿了一下,转头看向梁飞

  “你的身体:肉体上的疼痛,生理上的考验”

  梁飞倒吸了一口凉气。

  “付出与收获是成正比的,不是吗?”怪人补充道

  “为什么是这样奇怪的代价?“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不过我们基本上可以保证你想要的东西都可以实现,只要你能肯承受相应的痛苦“

  梁飞也不再多问了,还有什么比怪人刚刚形容的那一切更美好的呢?如果自己和陈钰的未来真能如此美好,那一点点皮肉之苦又算什么呢?再说了,如果这是梦,那也感受不到疼痛,如果不是梦,那可……那可太有意思了。

  梁飞从小也不是怕疼的孩子,热爱运动的他,大大小小的伤也不是偶尔。从没有因为怕疼

  梁飞从小也不是怕疼的孩子,热爱运动的他,大大小小的伤也不是偶尔。从没有因为怕疼拒绝过什么事。不但如此,梁飞对疼痛的理解可能还要更大胆一些。记得有一次小时候被狗咬了,被咬的时候只能算一般疼,而打狂犬病疫苗时候的疼痛反而超出了梁飞的想象。但是在打针疼痛之余,梁飞却感受到了一种微妙的快感,加之那种对针头与生俱来的恐惧,竟觉得有几分刺激。

  “我答应你“

  “好!!”

  话音刚落,怪人便消失了。伴随着怪人消失的同时,教室重新出现在了周围。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外面的光线比刚刚自己进去之前亮了一点,楼道里还细细簌簌传来喧嚣声,好像是穿越到了刚刚放学的时候,而和自己一起做值日的值日生却不见踪影。

  世间还有如此奇妙之事?

  正当梁飞纳闷的时候,教室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人正是上课让梁飞陷入尴尬女生的张慧,而张慧的手里还拿着几样东西。

  要不是看到张慧手里拿着的那根长长的东西明显不是学校要用到的物品,穿的也不正常的话,梁飞可能真的会觉得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实际上,张慧现在穿的非但不是校服,而干脆是一身睡衣,一个暖色系的短袖配上一个象征性的短裤,和季节极不相符。梁飞之前从没有注意到张慧的身材其实这么好,两条腿如筷子般笔直,一双白嫩的小脚不安分的在拖鞋里动来动去,胳膊上还浮着些许水珠,像是刚洗过澡一样。

  张慧观察到了梁飞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色意,挤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说到:

  “听说你喜欢陈钰?”

  梁飞不语,心想:‘怕是别人都是从你这听说的吧’

   “好啊,既然你不肯说话,那今天就让我来看看你愿意为了这份喜欢付出多大的代价吧”

  看来刚才那个怪人所说的哪些刑罚就是要由她来实施了,梁飞心想,但是这样一个弱女子能能有多大能量,平日不过也是一个不敢犯什么大错的普通女孩罢了。况且张慧现在手中只是拿了一个藤条而已。

  “想要实现你的愿望的话,你必须一字不差的按照我说的去做,想必刚才那个人已经和你说的足够明白了”

  “无论什么样的磨难我都承受的住,你尽管做你该做的吧“梁飞说到”不过为什呢是你呢?我还以为会是刚才那个怪人“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接下来恐怕不会太好受啊”虽然言语中透露着威胁,但是张慧说这话的时候仿佛仅仅是在讲明天会有两节语文课一般轻松。

  随后,张慧从口袋里拿出了八九个大头钉,放在桌子上

  “把下半身衣服都脱掉,包括鞋袜,快一点”

  梁飞也放弃了一切对不合理的追问,一心只想过了这关。梁飞想:如果这是证明自己对陈钰真情的第一道试炼的话,那就万万不能有什么侥幸心理。那怪人说的献出身体,要承受肉体上的痛苦,恐怕也不能打折扣吧。

  随后张慧拿来一根绳子,从膝盖处将梁飞双腿紧紧的绑在了一起。

  脱光了下体站在一个只穿单薄睡衣的同桌女生面前已经是羞的不行,而拿绳子一圈一圈绑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身体上的接触。这对于一个情窦初开、从未近过女色的小男生来讲确实是有点刺激。

  梁飞自己很快注意到,自己的下体慢慢的坚挺了起来。羞愧的同时,张慧的声音如梦魇一般在耳边响起:

  “哎呀,不是说好只喜欢陈钰一个人吗,一个身旁的其他女孩子只是轻轻碰了你两下,你的弟弟就不再替你隐瞒真相了?”

  之所以说此时张慧的声音如梦靥一般是因为,被羞耻浸泡的梁飞前一瞬间也在这么想,但只是自己想一想,还可以安慰自己这是无法避免的生理反应。而经张慧一点破,那是无半点侥幸可言了,此时解释自己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恐怕过于无力。

  梁飞索性把眼睛一闭,不去看张慧,也不去想象张慧的目光和表情。而此时的梁飞从腰部之下一丝不挂,光着下体站在教室中自己的座位旁。

  “把脚后跟踮起来” 张慧故作温柔的说道

  梁飞照做

  随后张慧将那八个大头钉尖头朝上,紧密的码放在了刚刚梁飞脚后跟与地面接触的地方。

  梁飞见状身子一紧,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身子稍有松懈,那这一共八个大头钉将会毫不留情的刺进自己的后脚掌!

  “立好了不要动,现在开始说要求:现在在你脚下有十来个大头钉,我会用手里的这个藤条抽打你的左右小腿各三十下,总计六十下”说着将那根一指宽的藤条在梁飞眼前晃了一晃“期间如果你没有保持住抬起脚后跟的姿势,后果想必你是猜到了。不过需要补充的是,如果60下打完之前大头钉扎进了你的脚底,那我会把他们一根一根拔出来,然后换成更长的大头钉铺在地下,然后接着打完剩下的次数。此外,你要注意你在期间的’表现’,如果‘表现’不好可能还会有附加刑呦”

  说这段话一分钟有余,梁飞小腿已略感疲惫,听到张慧如此详细的描述没有立住脚后跟的后果的时候,腿一软险些就要碰到大头钉。

  而张慧显然也观察到了这一点,笑着对梁飞说“没关系的,无论失败多少次,你最终肯定能挨完这60下的不是吗?”要不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光听语气的话,还以为张慧在和自己的男朋友玩什么温柔的情趣游戏,而此时的梁飞只希望张慧能说快一点

  “但是有一点,我用绳子绑住了你的双腿可以防止你两条腿分开,但是不能防止你两条腿弯曲,你若是在惩罚过程中有弯腿或者弯腰动作,那恐怕我就要重新计数了哦”张慧继续慢悠悠的补充道。

  梁飞只得点头,默默的把手收到了背后,把膝盖又顶直了一些

  啪~

  没有丝毫的准备,第一下藤条精准的落在了梁飞右腿的小腿肚上,顷刻之间,梁飞领略到了这个刑法的恐怖之处:做立脚后跟这个姿势的时候,小腿肌肉时刻紧绷,经过刚才两分钟,小腿上的肌肉几乎硬的和石头一样,一藤条打上去,力气毫无浪费,全部泄在了梁飞的小腿上。

  而这疼痛自然是不必多言。

  啪~

  正如所说,左右三十下,这一下便落在了梁飞左腿上。一般来说,藤条打的疼更多是表皮的疼痛,而这在这种情况下,皮下肌肉的疼明显要喧宾夺主了。这是一种更加厚重深刻的疼,还带有一点酸。更要紧的是,仅仅经过这两下之后,梁飞明显感觉自己小腿力量有所退步,刚刚脚后跟离地还能有四五厘米,只经两下就变的只剩三四厘米了,而梁飞的双腿也开始微微发抖。

  二十下过后,梁飞对身体的控制力直线下降,藤条落下的间隙,他满脑子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脚后跟和大头钉尖头的距离上,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很用力的抬高自己的脚后跟了,但是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脚后跟已经几乎要碰到钉尖了,于是又一使劲,赶忙抬高两厘米。而藤条落下时候,从小腿肚和整个小腿肌肉传来的酸疼感如台风一样将大脑仅剩的那点理智刮走了,留下的只有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的双腿。

  有几个瞬间梁飞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在专心用力对抗来自小腿肌肉的叫嚣。若是此时藤条袭来,那恐怕梁飞的脚后跟已经是八个血眼了。

  “疼不疼啊,要是觉得疼的话告诉姐姐,姐姐打轻一点”

  可话虽这么说,落在梁飞小腿上的藤条力度一次比一次更重。

  啪~啪~啪~啪~

  之后的几下张慧像是玩一样忽快忽慢的抽打着梁飞的小腿,梁飞再也没有丝毫的懈怠,虽然脚后跟的高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下降,但是还算勉强没有碰到钉尖。

  但此时梁飞小腿上的景象可以说是很惨烈了,三四十下藤条密集的落在这两块不到巴掌大的区域,每个点起码都挨过两次以上藤条。

  由于梁飞平常总是运动,身上没有什么赘肉,加之现在正在长身体,腿上的皮肤也非常紧实。小腿更是皮下脂肪不怎么多的地方,而皮下的肌肉又是如石头一样紧绷,这一下下藤条的力量将梁飞小腿肚上这薄薄的两层皮摧残到了极限。

  四十多下过后,梁飞的小腿如被火烧一样的疼,更别提在这种情况下梁飞还要用尽全力踮起脚后跟。

  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梁飞从一开始双口紧闭,到后来的轻轻呻吟,再到后来随着每次藤条落下都会发出一声尽力憋却也没有憋住的惨叫。而有两次张慧“无意”的达到了梁飞脚后跟上的跟腱和大腿小腿交界处的嫩肉初时,梁飞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声的叫了出来,好在身体最终还是控制住了。

  为了把注意力从疼痛转移出来,此时梁飞脑子里就像演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出现陈钰平日的影像,一会又是刚才怪人为他描绘的那些方法,那些未来。目前只有这样才能让梁飞继续坚持下去。不过虽说如此,此时梁飞整个身体已经抖得像筛子一样了。小腿上下抖动幅度已经超过一厘米。梁飞有几次几乎感觉自己的脚底已经碰到地上的图钉了。

  每条腿还剩三下

  此时的一些变化很难不引起梁飞的注意。经过这一系列的刺激,自己的私处不但硬的如铁一般,而且自己“毫无顾虑”的向前伸了出去,如若不是从小腿传来的酸痛太强烈,自己一定能体会到来自那里的胀痛。

  于此同时,一条晶莹剔透的液体竟从下体前端流了出来。之所以说是一条,是因这液体因为粘性已经拉了很长,看样子是已经流了一阵了。梁飞自己知道,这和刚才自己满脑子都是陈钰怕是有很大关系,但是梁飞最怕的是这一幕被张慧看见。

  该来的还是来了“梁飞啊,你这个表现不行啊,这么一点定力都没有,从我刚给你绑绳子开始你的弟弟就不老实,现在淫水又是流了一地,心里在想啥美事呢?恐怕一会是要有附加刑啊”

  梁飞也是料想到张慧不会放弃眼前这一幕的,梁飞也无力多做解释。不过最让梁飞担心的是她刚刚说的附加刑?还有什么附加刑比现在更可怕呢?

  最后的十下几乎把梁飞逼到了极限,梁飞疼的几乎要哭出来。由于整条腿都在使劲,现在肌肉的酸痛几乎贯穿了梁飞的下半身。而从下体前端流出的液体随着身体的颤抖又滴了两滴到地上。

  藤条的抽打结束后,张慧马上命令道:不许动,还有附加刑。随后便站到了梁飞面前

  梁飞从没有好好观察过班里除了陈钰外的任何其他女生,张慧也不例外。现在虽然没有丝毫心情,但是梁飞也确实可以近距离的观察张慧了。客观来讲,张慧是个美人胚子,竟然还透着一股可爱,只是现在的脸上多了一份幸灾乐祸的表情。

  “刚才我打你的时候你什么感觉呀~~是不是觉得很刺激,从你弟弟的情况来看,是不是还有一种很愉悦的感觉?”

  梁飞几乎没有听到张慧在讲什么,只知道张慧在挑逗自己。他没有力气做出回应,闭起了眼睛,呼吸也随着身体的颤抖而微微发抖

  张慧接着说“既然你这么享受,那我不得不怀疑刚才的惩罚有没有真正的考验到你的决心了,恐怕你还得有点附加刑才可以“张慧似乎也接受了梁飞无暇回应自己这件事,索性继续说”既然我惩罚你的时候你的下体反应如此强烈,淫水都滴到地上去了,那我就让你更刺激刺激“

  随后张慧的行为让梁飞万万没有想到

  只见张慧在梁飞面前蹲下,直视着伟民的阴茎,随后熟练的将梁飞下体的包皮使劲向后一撸,露出了完整的嫩肉。要知道梁飞自己都从来没有做过这个事情。梁飞下体那从没有接触过外界的嫩肉是如此的敏感,以至于此时几乎可以感觉到微风从自己的那里拂过。

  张慧干完这件事情之后手上没有停,他马上沾了一下梁飞下体刚刚流出来的液体,随后均匀的涂抹在在那一圈嫩肉上。梁飞那里受过这般刺激,带有体温的手指沾着黏黏的液体,在自己身体上从未接触过心先空气的嫩肉上转了一圈又一圈,梁飞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但却终于感受到了下体末端的胀痛和酥痒。

  可张慧接下来的举动和话语几乎让梁飞崩溃。只见张慧又沾了一些液体在自己右手五个指甲上,然后开始用之家轻轻的在梁飞下体上划了起来,嘴里还数着:“十”

  “自己数十下,如果在这十下之前,你的弟弟没有进一步反应,那么你今天的惩罚才算是正式结束,如果有了的话,之前的全部作废呦!”。梁飞听到全部作废四个字之后直接惊出一身冷汗。“不过好消息是,你那60下挨完了,现在你可以不用立脚后跟了~”张慧继续补充道。

  可虽这么说,张慧并没有把梁飞脚后跟底下那八个图钉拿走的意思。梁飞也没什么可拒绝的,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接受前功尽弃的结果。不过话虽如此,梁飞大概能够体会到张慧所说的“进一步的反应”是什么,因为无论是刚才张慧在涂抹液体的时候,还是第一次用指甲刮擦的时候,梁飞都能感受道一股如电流般强烈的感觉从自己的下体扩散开来。

  “九”

  过了十多秒,张慧毫再次不留情用指甲划着梁飞那最敏感的那块嫩肉。如果说刚才梁飞身上的汗是渗出来的话,现在梁飞身上的汗几乎就是淌出来的了

  “八”

  那股电流般的感觉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冲击着梁飞的全身,而自己报出此等奇怪的数字更是让梁飞羞耻不已。而张慧此时竟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

  “七~~六五四—啊!”

  随后这几下速度突然加快,梁飞的腰不由自主的弯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张慧的那双手,但又立刻想到不能弯腰不能屈腿,就又往反方向一使劲。

  这一用力不要紧,梁飞一个重心不稳,马上要向后倒去,情急之下梁飞也不敢违反规定挪动脚步,而是后脚掌直接向图钉踩了下去。八枚图钉在体重的作用下瞬间扎入了梁飞的脚跟和后脚掌,在感受到疼痛之前,梁飞甚至听到了针刺入时的恐怖声音。随后两股恐怖的剧痛立刻从脚底炸开,沿着那双饱经磨难的小腿席卷了全身。虽然脚底的皮茧比较厚似乎很难感受到疼痛,但是表皮之下的哪些软组织和韧带可是和身体的其他部位一样脆弱,更别提手脚四肢末端都是神经末梢分布最密集的地方。

  梁飞的腿彻底没有力气了,而现在整整八颗图钉完全刺入梁飞的脚跟和脚掌,就算是轻轻一动,都是钻心的疼,更别提现在图钉还在承受梁飞一部分体重,还有再进一步往里扎的趋势。

  “我早就和你说不用再踮脚了嘛,怎么现在才想起休息休息啊“张慧说到

  来自小腿的和脚下的疼痛固然是地狱级的,梁飞全身剧烈的发着抖,但到底自己还站在那里。不过来自下体一次次传来的感觉越发让梁飞不安。说到底,疼就算是不忍,也得忍,但是前功尽弃的失败是绝对不能有的。

  第四下的时候,梁飞再次确认自己的意志力有可能抵挡不住那种冲动。那是一种本来应该渴望的感觉,身体的下意识的告诉他接下来是一些值得期待的、很舒服的事情,而他的理智却告诉他无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都要让它停下。梁飞不知道如何对抗这种本能,不知道哪块肌肉用力可以抵御那股力量,有一种想撒尿的感觉,试试憋尿的方法吧。而梁飞此时再也没有力气了,他满脑子都是不能前功尽弃,要抵抗本能。

  “三“ 张慧手上的力气又大了一点

  梁飞感觉到自己恐怕要坚持不住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一股热流正在逼近自己的下体。这个时候梁飞做了一个决定。梁飞慢慢的的彻底放松小腿上的肌肉,于此同时,还主动让自己身体的重心慢慢往后移动。随着梁飞的重心后移,八个图钉彻底的刺入了脚掌。由于足底收到挤压的原因,图钉刺入的更深了,当梁飞几乎把全部体重都压在自己的脚后跟上的时候,他感觉到有那么两三个位置比较正的图钉刺破了最后一层坚硬的韧带,抵在了自己双足脚后跟的骨膜上。

  骨膜可以说是人体上痛觉神经分布最密集的地方了,仅仅是两个针头大小的金属在上边施加压力,那感觉就像有人再用电钻钻自己的骨头一样!梁飞站的地方开始时不时的有汗水滴落在周围,身体控制不住的抖动又无时不刻带动着足底的骨膜与图钉的摩擦,进一步加重梁飞的疼痛。

  梁飞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想用肉体上最大的疼痛将自己的注意力从下体的刺激中转移出来。在这一点上,梁飞成功了。那股冲动暂时停了下来

  “二“张慧这一下倒是温柔的出气,指甲划过的同时还用手指间段摩擦了一下

  下体有更多液体流了出来,但是那股来自体内的暖流并没有前进更多。梁飞的足底的疼痛慢慢夺去了他的理智,开始矫情的自责起来。为什么自己的自控力这么差,为什么刚才挨打的时候一想到陈钰下体就会流出那么多液体,难道自己知识相对陈钰的期待只是满足淫欲吗?一想到这,梁飞甚至抬起了前脚掌,甚至盼着疼痛来的更猛烈些。

  “一“

  张慧结束了她对梁飞的蹂躏。梁飞早已双眼紧闭,不知张慧何时离去。

  终于结束了。无论那个怪人之前承诺的是什么,我履行了我的诺言,我也证明了自己的真情,如果我连这等苦难都可以克服,却怎么还会被不好意思说话这种困难阻拦。

  脚后跟、脚掌的刺痛,小腿皮肤火辣辣的疼,小腿肌肉的酸痛,弟弟嫩肉被摩擦的生疼感还有下体那说不清道不明、有如电流一般的刺激此时却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向梁飞的大脑发起了最后的总攻…………

  梁飞一个不稳,向一旁摔了下去,摔倒的过程中还碰倒了一个书桌

  待梁飞醒来时,窗外的光线暗了下来,门外也不见喧嚣声,衣服和裤子也好像从来都没被脱下般保持在自己身上。世界貌似时回到了之前那个真实的世界。

  梁飞私处已经没什么异样感了,只是内裤湿了一大片。膝盖以下部分的各种疼痛却没有缓解太多。梁飞赶忙脱下鞋袜检查自己的脚底,发现并没有任何伤口。但是这疼痛感仍然随着自己剧烈的心跳一阵一阵在自己的意识中蔓延。

  梁飞打算站起来,却马上又摔在地上。无奈只好跪坐着挪到刚才被自己撞倒的课桌前,这才猛然发现,倒在地上的这个课桌正是陈钰的课桌。

  陈钰?

  那个怪人不是要答应给我帮助吗?

  先不管这个了,先帮陈钰把桌子扶起来吧 。梁飞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扶正桌子。然后准备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

  《第六届北京青少年知识竞赛报名单》?“陈钰要去报名参加知识竞赛吗?嗯,这倒像是她做的事,果然是学有余力啊” 而当梁飞看到那本躺在地上的那本英语卷子之后就有点费解了。“今天这么多英语作业莫非陈钰在学校就写完了?真是厉害”梁飞想。放回桌斗之前梁飞随手翻了一下却吓了梁飞一跳。今天的作业这可连一半都没写完呢呀,难道是陈钰忘了吗?这要是刚被老师表扬完第二天就不交作业那还不气死老师?陈钰脸皮又薄,哪受得了这个啊。

  没带作业的是陈钰,但是梁飞着急的仿佛是自己没带作业一样。还好自己在教室发现了,要不然陈钰现在就真虾米了。而现在就算是再疼,也得先把作业送到陈钰手上啊。不过自己虽然知道梁飞住在哪个小区,但是并不知道具体的门楼牌号啊。现在手上也没有陈钰的电话,也没法问一下。

  电话?刚才好像在哪看见了一个什么联系方式来着?报名单!报名单上有陈钰的手机!

  “真是天助我也啊哈哈哈”

  “嗯?天?”

  梁飞将陈钰的英语练习册放进自己的书包,强忍着疼痛,颤颤巍巍的走出了教室。回身锁上了教室门。一边用手机叫了一辆快车,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校门。短短的四层楼加不到一百米的路,梁飞走了足足得有五分钟,还出了一身汗。不过天公作美,梁飞刚到校门口,就看到司机师傅把车停到了路边。

  “喂,陈钰吗”

  “是,你是哪位?”

  “啊,我是梁飞”

  “啊啊梁飞啊,听你声音好虚弱啊是不是感冒了”

  自己没带作业都不知道急成什么样子了,竟然还不忘了关心我的身体状态。梁飞想。

  “啊啊没事的,刚刚做值日来着,有点累哈哈”

  “啊,没事就好。欸?你刚才做值日来着?你现在出学校了吗”

  “ 我猜你就急坏了”梁飞笑道“陈钰你别着急,你的英语作业就在我包里,我现在就在往你们小区走的路上,以及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问你具体的的楼门牌号的”

  “我的天,梁飞这回你可是救了我的命了,要不然我明天真的死定了”

  陈钰这边犯了难。陈钰是个懂事的孩子,虽梁飞问自己楼门牌号,但是人家未等你的请求,主动吧作业送到你家楼下,这种情况无论怎么想也应该是自己下楼去迎,而不是告诉人家门牌号,让人自己爬到五楼送到门口啊。陈钰的难处在于,自己的屁股刚刚重重被打了五十下藤条,前一秒还梨花带雨的坐在床上哭呢,走路都困难,更何况上下五楼。这回真的是麻烦梁飞了。

  陈钰在电话里告诉了梁飞自己家的楼门牌号,互相又客气了几句,约好了大概的时间后结束了通话。电话挂下后,陈钰抱腿坐在床上纠结了起来。然而还没到五分钟,陈钰就从床上下来,和妈妈交代了一下后穿衣服下楼了,临走之前还从家里书柜里拿走了前几天过生日朋友送自己的一个精美的笔记本。

  随后陈钰手扶着楼梯的栏杆,一节一节的把自己从五楼挪了下去。陈钰这么做的原因有二,一是自己是在无法忍受自己的“不尽礼数“,二来这样可以避免梁飞撞到自己父母的机会,如此一来还能剩下一堆的解释。

  晚上八点十五分,梁飞走下了出租车,向7号楼走去,却远远的看到了陈钰在楼门口等着他。虽然足底现在仍然巨疼无比,但是实际上肌肉和韧带并没有受损。这使得梁飞可以拼尽全力让自己走起来正常一点,而不是一瘸一拐的。尽管这样让梁飞更加疼痛难忍。

  “辛苦你了梁飞,下着雨还特意跑一趟“

  “哎呀没事,伞能遮得住的雨都不算大”

  “你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刚才电话里就觉得你声音不对,是不是感冒了?”

  “哈哈可能是光线问题吧 ,我这身子骨哪有那么容易感冒。喏,作业给你”

  “啊,谢谢!你可真是救了我命了。对了,这个给你”

  “举手之劳而已嘛,干嘛还这么客气,不过我也就不在谦让了哈哈,外边冷,你快上去吧,看你穿的也不多”

  “嗯嗯,那你路上小心啊”

  之前来讲,梁飞就坐在理陈钰不远的地方,但陈钰对梁飞印象却不是很深刻,似乎还有一种有意避开自己的感觉。而今天却丝毫没有感觉梁飞身上有一点害羞和高冷,反而非常的热心又谦和。

  两人回到家后,各自抚摸着身上遭受摧残的地方,听着窗外的雨声,写作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