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英语作业
许愿屋
第一章 英语作业
作者:乐海  |  字数:5442  |  更新时间:2022-06-10 01:45:14

  陈钰 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 雨

  陈钰是一个就读与北京七中的初三女生。话说每个班里都有那么一个女孩,学习好,从不让老师操心,不爱说话,也从不出现在课件聒噪的传诵八卦的女生堆里。陈钰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这不,今天上午陈钰又被班主任表扬了。临近初三,班里不交作业的情况竟然还没有完全消失,老师需要选几个典型拿出来批判一番,也需要树一个正面典型作为别人的榜样。陈钰从这学期开学到现在没有一天少交过作业,自然也被老师选为标杆,在班上提了一嘴,并嘱咐道,如果陈钰照这个势头下去,定能考上一个重点高中。

  可是现在陈钰坐在家里,望着写完的语文和数学作业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不但不开心,懊恼,愧疚,恐惧的情绪如电流般阵阵袭来。为什么呢?今天她把英语作业忘在教室的桌斗里了!要是别的科目也还好,偏偏是班主任英语老师的作业,要是别的日子也就算了,偏偏今天老师刚刚表扬了她,竖她为榜样。怎么就这么巧,偏偏是今天没有带作业回家。

  她几乎都可以想想的到明天早上班主任都会说些什么

  “某些同学就是不禁夸,本来还好好的,夸两句就找不着北了!“

  “昨天刚刚强调过回家复习的重要性,今天你就连作业都不写,起什么表率作用?”

  其实一两次不交作业也没什么,老师对于这种好学生偶尔犯的错误也通常不会计较,最多下了课提醒两句。可她自己几乎要被自己吓死了,这对于一个从来未曾想过惹老师生气,从未想过懈怠学习的女孩来讲,那可真是天都要塌下来了。

  现在已经快晚上八点,学校自然是关门了。英语作业量又大,明天早起赶过去写也不现实。一想到这,陈钰干脆放弃了抵抗,两手一抱坐在椅子上哭了起来,越哭越厉害。

  正当这时,陈钰发现被泪花模糊的视线外突然亮了起来,莫非是妈妈闻声进来了?她猛一抬头,不见妈妈,连自己的屋子却也不见了。仿佛穿越了一般,这里既不是卧室也不是客厅,感觉上甚至不是人造的建筑,只有眼前的这张桌子还是之前趴着的那张。明亮柔和的光线从四面透来,却找不到一盏灯,四面墙壁光洁如新未见其他摆设,只有一扇卧室那样的门突兀的伫立在眼前那面墙上。整个屋子像极了刚刚完成建模,还没有来得及补充细节的游戏地图。

  陈钰刚把眼睛周围的泪水擦干,准备起身一探究竟,门从外边被打开了。

  走进来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不像是当今的什么款式,倒像是未来某种流行风格,屋子里不冷,但那个人除了露了一个头之外,身子其他地方都被衣物包裹,手上也带着手套。他上写打量了一翻刚从椅子上窜起来的陈钰,笑道:

  “哈哈哈,又来了一个有心事的小姑娘“

  陈钰不语,但却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别着急,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第一,陈钰你可有什么愿望?”

  现在的情况无非两种,第一,我在做梦;第二我怕是经历了什么超自然力量。无论哪种,这时候我要是问出“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样的问题,都感觉不太聪明的亚子。

  “我现在就有一个愿望!”

  陈钰有很多愿望,考进年纪第一,考进重点中学;让爸爸不要总是出差,工作能轻松一点,甚至改善自己不喜言谈的毛病,能够和其他女生打成一片,这些都是他的愿望。可是眼下,他最想实现的愿望的只有那一个,就是解决没带作业之苦。

  “第二个问题,你可听说过Spanking?”

  陈钰那娇弱的身板明显颤抖了一下。陈钰的妈妈只打过她一次,为的也是小时候生病拒绝打针之类的小事。这段记忆很快就模糊了,但是她总记得被打的时候有种异样的愉悦感,好奇心驱使着她去网上搜索过相关的内容,对未知的恐惧使她退了出来,但她记住了世界上有那么一群人,可以坦然的接受这件事情,并长期将此作为一种可控的惩罚方式,它还有个名字,叫Spanking。学业繁重无暇他顾,但这个词却时不时在她心里挠痒痒。

  “听说过”陈钰低声说到

  “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任何愿望,但是你需要付出一点代价,代价大小和你的愿望有关,代价内容嘛,既然你听说过SP,我暂不具体展开说。那么第三个问题,你是否愿意为了实现你的愿望,付出一点点代价呢”

  说这话的时候,那人嘴角竟浮现出一丝期待的微笑

  聪明如陈钰,无论是不是梦,这个地方貌似可以做一些,交易。交易的原理不知,但是交易的内容就是,那个奇怪的人帮你实现愿望,但是自己的屁股要挨打;打多少下呢,如果可以让我明天免于课上的窘迫,我愿挨多少下呢?这些事情但愿也是可以谈的吧。

  “愿意是愿意,不过代价……直说吧,惩罚的方式是什么呢?只是打屁股吗?真的无论是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吗?你莫非还能凭空变钱出来?”

  “哈哈,不愧是陈钰,脑袋瓜子就是聪明,问的都是重点,不爱说废话”

  陈钰不喜欢怪人一副貌似对自己了如执掌的样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怪人继续说道:“我们的惩罚方式一切都是以直接用藤条打屁股为基础,但是类型可是多种多样。假设,为实现你的愿望,你应该承受藤条打屁股100下,那么也可以换算成姜罚20分钟,或者压腿半个小时,或者用薄木板打屁股两百下。不过要注意,具体的惩罚方式我们给什么就是什么,没有商量的空间。其次,我们确实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只要你受得了。实现愿望的方式你暂且不必担心,但是一定让你满意就对了。”

  怪人熟练的介绍完这里的规则后,又轮到陈钰沉默了

  “我该怎么出去?”

  “如果你想让我们帮你实现愿望,你只需说‘我愿意为了实现愿望,付出代价‘ 那么只需等刑罚执行完毕,你自会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如果你不想让我们帮你实现愿望,那你只需说我不愿意,片刻之间你眼前的这一切也会消失“ 。说完这话,怪人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疼,陈钰是不怕的。陈钰从不是为一点小伤就哭哭啼啼的女生。但是眼下这一切实在是太荒诞了。我在哪?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未知的恐惧侵袭这陈钰娇小的身躯,陈钰这才发现,自己的腿竟在微微发抖。但是一想到如果说了不愿意,就会立刻去面对那个天塌下来的世界,反倒不如答应他,试一试这离奇的世界。

  “我想写我的英语作业,但是我的英语作业忘在学校了,我愿意为了实现愿望,付出代价!“

  陈钰说的很坚定,但同时故意把英语作业忘在学校这事说的很渺小,仿佛自己很不在乎一样。好像这样可以让这个愿望‘便宜’一点

  怪人先是一惊,随后哈哈笑道:

  “哈哈哈,好!看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给你打个折” 说罢就往门外走了起来

  陈钰略感疑惑,但还是随着怪人的步伐走了起来

  “你为什么出现?你还会出现吗?”

  虽然还没有经历真正的刑罚,但是陈钰忽然觉得这恐怕是个不错的买卖,于是就打听起下一次来

  “哈哈哈,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运气“能碰到我,不过从今往后,只要你想,我就会出现”

  “你们怎么判断一个愿望要付出多大代价呢?”

  “我心里自然有数,不过也不会有太精准的规则”

  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答了几番后,陈钰猛然发现,这不是自己学校的楼道吗?刚才还是白茫茫一片,什么时候跑到学校里来的?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就是你的惩罚地点了,进去吧”怪人指着初三五班的牌子对着陈钰说到

  陈钰大惊,这不就是我们学校我们班吗?我不想因没带作业在班里出糗,却要在班里挨打??”

  怪人不再解释,一把将陈钰推了进去,好在班里没人。一看课表,这节是体育健课,而班里其他同学都下去上体育课了,隐约还可以听到隔壁班讲卷子的声音。这要是梦,也太真实了吧!

  门开了,令陈钰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进来的人竟然就是英语老师本人,就连穿的衣服也跟今天上课时候穿的一样!

  “念你是第一次,给你的惩罚打个折。藤条抽打屁股五十下。要求,上身伏趴在自己的课桌上,两腿伸直,脱光下身,期间两手背后,不许用手遮挡,也不许把腿翘起来挡住屁股,更不能来回躲避。每打一下自己报数,如有违反,重新计数。”

  英语老师交代这一切,就像交代今天的作业要求一样,语气一如既往的威严,却又毫无违和。

  说完,只见英语老师走下讲台,一走了陈钰课桌前方的椅子,流出了一个空地,手里拿着一个一米长一指粗的藤条,望着陈钰。

  “还不快过来!”

  来不及想这一切是为什么,来不及怀疑周遭的真实性合理性,英语老师这么一喊,陈钰瞬间进入了状态。只是这在老师面前脱下裤子的事情陈钰从来没想过,这太羞耻了。

  英语老师的眼神告诉陈钰,这一切没得商量。

  陈钰走到桌前,背对这讲台,刚把校服裤子退到脚踝,就听到老师在喊“完全脱掉!”陈钰不敢犹豫,但动作还是尽可能的缓慢。俯身脱掉了自己的运动鞋,随后把裤子完全脱掉,竟又乖巧的叠好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不等下一声呵斥的到来,陈钰开始慢慢的褪下自己的内裤,完全脱掉内裤的动作势必要撅起光溜溜的屁股,背对着老师,恐怕是要被老师看到自己的私处了,一想到这,陈钰的脸立刻红的像是初熟的樱桃。

  待下半身就剩一双雪白的袜子之后,按照老师的要求,上半身趴在课桌上,两条腿向后伸直,脚踩着刚脱下来的鞋,勉强保持身体不会滑下去。尚未发育完全的胸部并没有对这个姿势带来太大的困扰,但是自己的私处经这个姿势确实玩玩全全暴露在了英语老师眼里,楼道里目前很安静,但是保不齐会过来一两个人,陈钰已经全然忘了这一切都是虚拟的,现在她满脑子都只有一个“羞”字。

  马上,陈钰的脑子里又多了一个字,疼,才趴好没过两秒,第一下藤条就朝屁股打了下来。

  实在是太疼了,从没有经历过实践的陈钰完全没有想到用藤条打屁股会这么疼。险些失声叫了出来。陈钰确实很坚强,如此出人意料的疼痛席卷全身,也没有忘记刚才老师强调的规矩。手不能挡,退要伸直,不能躲闪,然后嘴里弱弱的喊出一声:

  “一“

  大概每隔3到8秒,藤条就会施行下一次打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钰感觉藤条打的越来越重。现在打到第十三下了,其疼痛程度无论如何远超第一下。

  陈钰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能经历完这50下,更何况还要遵守那些规矩。

  陈钰多想用手挡一下啊,可是那样的话之前受的苦可就白费了,随着藤条一次比一次重的落在自己的屁股上,陈钰向左右躲避的冲动越来越大。似乎变得不受控制,

  但是陈钰到底是坚强的,即便很疼,她还是用她的理智和下意识的冲动做着对抗,全身的肌肉都紧张了起来。本没有丝毫赘肉的陈钰,肌肉紧绷起来之后更显得苗条有型,而持续的用力紧绷身体也让陈钰越发体力不支。一开始还是微微发抖,到后来一个藤条落下后,陈钰剧烈的颤抖让自己很难平稳的报出当前的数字

  “三……三十六”

  陈钰几乎是哭着说出了这三个字,虽然身体控制的很好,但是这个音量隔壁班定是可以听到的,结合其啪啪打屁股的声音,虽然没有看到画面,但是也是让人浮想联翩。但陈钰此时也顾不得那份羞耻了,此后的没一下都哭着大声喊了出来。

  陈钰看不见,自己的屁股已经随着藤条一次次落下起了一道道小棱子,两道交叉的地方肿的更高,和腿上,腰上那些白皙如雪的皮肤相比,屁股鲜艳的颜色极具视觉冲击力,可是陈钰现在并不能看到。陈钰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止不住的发抖,大腿像痉挛一样随着藤条的落下一下下的抽搐,而她要极力控制用脚挡屁股的冲动;与此同时,豆大的汗珠顺着头发一滴一滴落在陈钰面前的地上,而此时陈钰的额头上,脸颊早已覆盖了一层薄汗。

  “啊……四十……四十四”

  “啊~~四十五!”

  最后还有五下。陈钰却确定了,藤条确实是一次比一次重的,也许是没有热身怕我一开始就打这么重受不了,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但总之接下来这五下恐怕会是最疼的。

  但是为何藤条迟迟不下来?需要酝酿这么长时间吗?每多等一秒陈钰内心的恐惧和煎熬就更甚一分,半分钟过去了,藤条还不落下,她知道随后这5下是跑不了的,也是最重的,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老师你快打我吧?自己挨了这44下,马上就要成功了,却从没想过连挨打也要乞求,但是自己体力马上就要不支了,这么拖下去不是个办法啊。

  “老师求你了,快打我吧!”陈钰最终还是开口了,苦苦的哀求到

  “大点声没听见!”

  老师求你了!快打我吧!“

  “怎么打?!“

  “狠狠的打!“

  陈钰如此喊道,声音之中包含凄惨和哀求,音量借着哭腔也大了起来。

  隔壁班刚下课,听到这个动静,立刻伏在教室的窗前,马上开始交头接耳。陈钰完全不想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他只知道,如果这一切再不结束,班里上体育课的同学就要会教室了,那真是无法想象。

  一想到这,陈钰放声哭了出来

  “老师求求你快打吧,我不怕疼,老师你狠狠的打吧“

  “好!“只听身后的英语老师说到

  啪-啪-啪-啪-啪

  英语老师确实按陈钰说的,打的很快,却也打的极重。五次剧烈的疼痛像火车一样冲击着陈钰的身体,陈钰彻底崩溃了。好在已经打完了,现在陈钰可以瘫软在地上,可以不受限制的用手揉,可这一揉不要紧,她立刻感受到了屁股上那一道道起起伏伏的棱子,就算是用手轻轻碰一下也是钻心的疼,更不用说她这手一下盖上去。疼痛感如电流一般随着心跳一下下的从屁股中心蔓延。陈钰这才发现,自己趴着的地方下边好像有一滩液体,而自己的私处也似尿过一般,连稀疏的阴毛都被液体浸湿形成一绺一绺的形状,她无暇再去仔细思考那是什,什么时候出现的。疼痛,羞耻充斥了陈钰,他不敢抬头看窗户,也不敢用手摸屁股。只能歪在地上,随着胸腔一阵阵的抽泣,微微的发抖。

  陈钰哭的太用力,以至于不知道什么睡着了,猛地醒来发现自己静坐在家中。

  哈,果然是一场梦啊。但是马上陈钰就改变了结论,因为屁股上的剧痛立刻如潮水般袭来,刚才并没有做到地上,疼痛尚且如此,而他此时坐在硬硬的椅子上,疼的几乎要叫出来。但当陈钰把手伸进裤子里摸的时候,却感受不到那一道道棱子。

  所以我刚刚经历的算是什么呢?我的英语作业也没有出现在我的桌子前啊。我被打了不到一节课的时间,现在写作业怕是也来不及了吧。不过,陈钰进入那片环境之前虽然没有看时间,但是知道那时候妈妈正在厨房洗碗,而现在仍然可以听到厨房里传来锅碗叮当作响的声音。这么看来,时间应该没过多久。

  正当陈钰困惑时,手机来电话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