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winner》
亦父亦师
第14章《winner》
作者:Candises  |  字数:6501  |  更新时间:2022-01-25 10:33:37

  每个学期都会有校领导去各班听课,一听就是一整天,我们班本来就70多人,再加上一屋子的校长、主任、科任课老师,这屋简直没法呆了,坐得满满登登的。第一节数学课,江主任带着一群听课的人走进了教室,教室里同学个个傻呵呵的看着进来的人,尹雨珊不知道想什么呢,连声起立都不喊,老师们已经进来了两三个,这样坐着不是办法,无奈,我咳嗽了一声,喊了声,“起立。”随后,同学们配合极了,估计大家也是想站起来,无奈没人带头吧。老师们这样一个一个进来,我们问一声老师好过于尴尬,我又带头鼓起掌来,同学们本来就是傻站着不知所措,鼓鼓掌倒也能不显得那么二。

  老师们都进来了,我们掌声渐歇,江主任冲着我一笑,“好了,大家坐吧。”江主任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再一次吸引了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坐了下来开始发呆。“这节课呢我们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函数的有关知识。函数,大家初中应该是学过的,不知道还记得不记得。上一单元中呢,我们也讲了有关映射、集合的概念,哪位同学来比较一下函数和映射这两个概念。”底下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回答的。

  我本来是想回答的,可是这种概念的东西自己掌握的倒不是很好。江主任笑了,“有人听课你们紧张是吧?他们听的是我,又不是听的你们,我都不紧张你们替我瞎紧张啥啊。”说完,底下都笑了。“来,课代表,说说。”我心里一紧,一抬头,他在看赵冲的意思,我略松了口气,“老师,我不太记得了。函数好像是一一映射...别的,不知道了。”我听他这么说,下一个遭殃的肯定是我了,赶紧开始翻书,却被江主任把书抢走了,底下同学一阵笑,我一阵窘迫。“我是这么教的啊?你先坐。来,另一个课代表,说说吧。”

  我无奈的站了起来,挠了挠头,“我啊...?”我问了一句极为白痴的问题,随后大家都笑了,“赶紧的,不是你是谁啊,那个课代表没说出来,你说说吧,这俩课代表要是都不知道的话,看来是我教的有问题了。”底下又笑了,我却感觉到了压力,他这是在用自己给我施压啊。

  我笑了笑,想了想,开始回答了。

  “这个问题您肯定是讲过的。”

  “这还用你说?”江主任笑了笑,底下又笑了。

  我挠了挠头,“嗯,函数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映射,映射也是对函数的一个推广。对于集合A、B来讲,函数要求两个集合都是非空数集,映射要求的是两个非空集合。”

  “嗯,对。”江主任点了点头,我刚想坐下,他却又为难我道,“继续。”我抿了抿嘴,“再有不同的就是...他俩定义不同。”说完,底下又笑了。“嗯,不用笑,定义确实不同,来,说说什么是函数。”我按照自己的理解说了出来,“设A、B是两个非空数集,如果按照某种确定的对应关系f,使对于集合A中的任意一个数x,在集合B中都有唯一确定的数f(x)和它对应,那么f:A→B就是从集合A到集合B的一个函数。”我尽量让自己的说法比较专业,江主任显然是满意极了。“那什么是映射?”“啊?映射就是刚刚函数的对应关系那部分啊,就是如果按照某一个确定的对应关系f,使对于集合A中的任意一个元素x,在集合B中都有唯一确定的元素y与之对应,那么对应f:A→B就是从集合A到集合B的一个映射。”

  我回答完,底下唏嘘声不已,江主任笑着拍了拍我肩膀让我坐下,“嗯,很好,回答的非常标准。数学这些概念呢并不要求大家死记硬背,要在理解的基础上能复述下来就可以了,考试不会考概念,但是这些概念也是必须要理解的,一一映射确实是函数,多对一一样也是函数,一对多就不是函数了。”江主任说着,很潇洒的画出了几个函数图象,继续讲解着,我倒是可以松口气了,起码他这节课应该不会再叫我了吧。

  “大家再来考虑个问题。什么是同一函数。”果然,简单一点的问题自然有同学举手了。

  “陈晨。”

  “定义域、法则、值域都相同的函数就是同一函数。”江主任笑了笑,让她坐下,我暗自笑她傻,定义域和法则都相同了,值域还能不同么。果然够二。江主任也更正了这一点,又讲了几道例题,同学们反映异常的好。

  “大家感觉还挺好是吧,那给大家出个脑筋急转弯。”说完,底下都笑了。江主任在黑板上写了道很短的题目,“已知函数f[g(x)]的定义域,那函数y=f(x)的定义域是什么?”同学们开始议论,我看了眼题,愣了一下,随即不易察觉的一笑,然后底下同学开始说,定义域是一样的,大家随即达成了共识。

  “同意两个函数定义域一样的,举个手。”大家纷纷举手,我回头看了看,笑了笑。

  “要是一样的话还叫脑筋急转弯么。”江主任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注意到了我。

  “你说说。”我笑着站了起来,“f(x)的定义域我觉得应该是g(x)的值域。”底下又议论纷纷了,几乎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解释解释。”江主任真是会偷懒,我撇了撇嘴,“对于复合函数f[g(x)]来说,定义域应该是x的取值范围,在定义域范围内,x做g法则的运算,再做f法则的运算,那么做f法则的时候的运算的数,应该都是属于g(x)的值域吧,所以f(x)的定义域就是g(x)的值域啊。”我解释完了,底下更是乱七八糟一片迷茫的声音。

  “嗯?这么解释不明白吗?哪儿不明白,谁说说。”

  “定义域不就是x的取值范围么?为什么两个x还不一样啊。”底下同学明显都在纠结这个问题,“你说说?”

  “说不好!”我受不了了,哪儿有问他的问题他转问我的呢!

  “试试。”

  “因为两个x不是一样的意思啊。f[g(x)]中,g(x)就相当于f(x)中的x。”江主任点了点头,底下同学还是不懂。江主任笑了笑,在黑板上开始写了。“设,t=g(x),那f[g(x)]是不是就是f(t)?”底下同学开始有人明白点了。

  “想做f运算的数都要满足一个范围,那这个范围是什么,就是t的取值范围,也就是f(t)的定义域吧?”底下又是应着声。

  “那t在什么范围呢?t=g(x),也就是说,x的范围已知,t的范围是不是就也是已知了?t的取值范围不就是g(x)的值域么。”这么解释倒也不失为一种容易理解的方式,底下同学也都明白了,不过还是有人在纠结,f(t)跟f(x)怎么会一样的问题,江主任又解释了半天,一道脑筋急转弯让好多人脑筋打结了,真是好笑。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最后出一道题,找同学用不同的方法上来做一下。”江主任说完,写出了一道题来,二次函数f(2x+1)=4x2-6x+5,求f(x)的表达式。非常简单的一道题,至少我看来是的,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肯上去做。

  江主任不禁皱了皱眉头,“都不会吗?刚刚那个复合函数不是白讲的,是让你们去体会到底什么是自变量的,这题跟上题有区别吗?g(x)不就是2x+1吗?”江主任这么解释了一下,我又想到了一种方法,虽然很麻烦。其他人依旧是一脸茫然。

  “行吧,第一天接触函数,理解不那么到位也很正常。谭可馨,说说。”我又一次站了起来,“配凑吧。”江主任点了点头,我继续说,“把原函数改写成,f(2x+1)=(2x+1)2-10x+4=(2x+1)2-5(2x+1)+8。”

  “加几?”江主任皱了皱眉头,“啊,9,sorry。”我说完,底下又笑了。

  “换种方法。”江主任继续刁难我。

  我笑了笑,“令t=2x+1,那么x=1/2(t-1),然后把这个代入到原函数里,整理一下就是刚刚的答案了。”同学们对这种方法倒是很赞同。

  “还有别的方法吗?”江主任又问了问,我看了看题,二次函数!bingo!

  “待定系数法,设f(x)=ax2+bx+c,然后把2x+1代进去,打开括号得出的系数与原函数对应一下,就可以解出abc了。”江主任满意极了,点头让我坐下,然后又解释了这几种方法,同学们也算是理解了。

  下课了,我们站起来鼓着掌欢送着老师们出去,每个老师都来我这儿看了看,有的看了看我名字,有的拍了拍我肩膀,弄的我不知所措。我却一点都不明白,这样一节课他要让我出尽风头,到底是为了什么。

  数学课过后,第二节是语文课了,江主任也加入了听课的队伍。语文课向来同学们都很爱睡觉的一节课,那这么多老师听课,他们自然是不会再睡了。讲的是《红楼梦》,半堂课死气沉沉的,语文老师略显无奈。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儿,还有20分钟左右,我想让大家说一说,《红楼梦》里你最喜欢哪个人物,也简单说说理由。”这样的一个问题,丝毫调动不起同学们的兴趣。

  “尹雨珊,你说说。”尹雨珊无疑是语文最好的一个了,老师见没人开口,叫她也算是正常了。

  “嗯,我最喜欢的是薛宝钗。我觉得她算得上是才华横溢,而且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更是讨得长辈们的喜欢。她处事圆滑,也是同辈人中比较受欢迎的一个。最重要的是她很识大体,没有林黛玉那么爱使小性子,比较懂事。而且最后也算是达成所愿,结成了她想要的金玉良缘。”尹雨珊简单的说完了。

  语文老师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嗯,说的很好,总结的也不错。那还有谁有不同看法吗?其他同学,喜欢哪个?”又是没人说话了。

  “谭可馨,说说。”语文老师实在无奈了,我算是班里学习最好的了吧,叫了我也没什么可诧异的。

  “我个人来讲,最喜欢的是林黛玉。如果说才华横溢可以来形容宝钗的话,我觉得大观园里每个人都称得上是才华横溢的,但是林黛玉不同。我觉得别人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才华而作诗或者是表露出来,而黛玉她完全是真性情,真正的真情流露,有感而发,而不是无痛呻吟。如果说她爱使小性子,这也是没错,但是我觉得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太成熟的话本身就不合年龄,而且我觉得她的小性子正是她不羁的表现。她不会去管别人怎么看她,喜欢就是喜欢,高兴就是高兴,所有的不高兴都表现在脸上,也不用别人去浪费心思去猜她,胸无城府的人,别人跟她相处我觉得应该会很轻松。至于人缘不好,我想,这也正是她才华出众的一个表现,正是因为她的锋芒毕露和她的单纯,才引来了同辈人的妒忌吧。可能最后的结局看起来很凄惨,但是本就是世外仙姝,离开倒也是对她的一种解脱吧。就算长辈不看好她,同辈人嫉妒她,下人们也不待见她,但是宝玉却是对她始终如一,她最在乎的人同样在乎她,金玉良缘虽美,但是宝玉心心念念想的都是他跟黛玉的木石前盟,得不到他的人,却能得到他的心,能得此一人心,我觉得她也算是幸福的。”

  语文老师笑了笑,示意我坐下。我说的完全是针对尹雨珊的说的,显得尖锐了些,但是理确实是这个理。

  “既然两位同学截然不同的看法,大家不妨辩论一下,看看到底是喜欢薛宝钗的多,还是喜欢林黛玉的多。尹雨珊,谭可馨,你俩带带头。”我转过身去,站了起来,尹雨珊也是站了起来,我俩对视着一笑,她先开口了,“我觉得薛宝钗很有大家风范,气度和心胸都是林黛玉比不了的,壮志已酬,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最后得偿所愿,我喜欢她的成功。”

  我笑了笑,“那样的结局就怎么能算是成功呢?整个红楼梦里没有一个成功的人,没有一个顺意的人。薛宝钗就得偿所愿了吗?她最终也没得到贾宝玉的心,贾宝玉痴痴颠颠懵懵懂懂的跟她成了亲,最后变得跟个痴人无异,他的心已经被林黛玉掏走了,得到了人却得不到心,我觉得薛宝钗比林黛玉还要失败。”

  “失败成功且不论,林黛玉禁不起那个时代,甚至给人一种活不起的感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为什么只有她那么悲观呢?为什么别人能活的快活呢?还是她自身的问题。”

  “嗯,提到这句诗我觉得这句写的算是最好的了。不是她悲观,这完全是她在写实,真情流露。别人不是快活,而是不快活不如意也不敢说出来,活给别人看,把自己最风光的一面给别人看,我感觉活的挺累的。倒不如像黛玉这样,开心就写上一句偷得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伤心了就问一问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恨极了就说一句但将冷眼看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活累了就唱那句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我还是感觉挺好的,人本来就是应该七情六欲都有,人生本来就应该是酸甜苦辣俱全的,人如其诗,她是在用她的生命来写东西,写的也就是她的一生。”我说完,尹雨珊再无别的话可说了。

  “其实喜欢谁都好,曹雪芹刻画出这样的人物来就是让后人或同情或指点的,我们每个人喜好不一样,性格不一样,喜欢的人自然也不一样。”我本想把话题拉回来,不让她那么尴尬,她倒是话锋直指向我,“那你的意思是你自己也跟林黛玉一样,喜欢使小性子啦?”她半开玩笑的一句话,同学们都笑了,我也是释然的笑了笑,“我觉得我喜欢她,是我可以包容她的那些所谓的小性子。至于我本人呢,如果我有那么大的才气,又有一个可以包容我的宝哥哥,那我当然也想使小性子了,小女人,嗯。”我笑了,同学们听完我这么直白的表述,个个笑得不行。

  “我感觉还是大气一点好。”尹雨珊继续说。

  我点了点头,“嗯,大气点是很好,这点我同意,但是薛宝钗的绝对不是大气,她的世故、圆滑是我最不喜欢的,那么大点的年纪,城府就那么深,我想起来都觉得可怕。至于那句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这两句写的不错,但是我感觉想上青云不该是借风力,风呢,像落花一样随风吹到天尽头,去天尽头寻香丘还是不错的。所以要是说喜欢的话,我还是喜欢那句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说完,底下同学竟然鼓起掌来。

  “好了,那讨论呢就到这儿吧,咱们时间也快到了。希望各位同学呢,有着黛玉的才气,宝钗的贵气,黛玉的真性情,宝钗的壮志,有城府没有什么不好,胸无城府也不是缺点,各有千秋。可能这里面的人物都不是完美的,那大家就弃其糟粕取其精华,做个完美的自己就可以了。”说到这儿,铃声响了,老师说了下课,同学们都站了起来,继续鼓掌送走了这些领导。

  就这样,听了六节课,地理课上讲的是时区计算问题,我更是如鱼得水,回答了不少问题,也免去了老师的不少尴尬。政治和历史就安安静静的了。英语课还算中规中矩,没什么太多发言的地方了。这样一天下来,好累。第六节下课,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天都没好好溜达一圈,于是在走廊里晃悠着,走到了中厅,愣住了。贴着市三好学生的名单,每个年级只有两个人,高一年级的竟然是我和萧然。从来不敢想的事,从来都觉得这些市里评优与我无关的,我有几分愣了,回到了班,已经传开了。

  我想是班主任给我弄的吧,找到了她,不好意思的笑了,“您帮我弄的市三好啊?”班主任笑了,“我哪儿有那权力。一班要是一个的话给你我还能说的上话,这一个年级两个,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事。江主任弄的吧。”我这次真的是愣住了,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儿子也在我们班,这种评优难道他都不想着他儿子么?再有,尹雨珊呢?她家里应该早就跟学校打好招呼了吧,他怎么会给了我呢?我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江主任办公室门口,犹豫了半天没进去,倒是他看见了我在门口,走了过来。

  “干嘛呢?有事?”江主任看了我一眼,不解的道。我笑了笑,进去了。“市三好是您选的么?”我直接问了出来。江主任看着我这么直接,笑了,“是啊,怎么了,不满意?”我这次是真的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没有,就是有点意外。”江主任拍了拍我肩膀,“给你不是很正常的么?有什么意外的。文科一个,理科一个啊。”“文科怎么会是我呢...尹雨珊、郭思琪不都比我强多了么...”我真是很不安。“哪儿强了?”江主任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啊?她们,都考过第一啊。而且,都是班长。”

  “你不是也考了第一了么?班长怎么了?班长也不一定都得给她们啊,这是三好,又不是优秀干部。再说了,就是优秀干部选你也没问题啊,不也是学委么?”江主任讲着道理,我却还是不安得很。“可是,她们确实都比我强啊。您给我了,她们不得有意见么。”江主任笑了,“要说她们比你强呢,也就是比你刻苦而已。叫个人都比你刻苦。有什么意见?谁有意见让她们找我来就行了。你不用想那么多,累不累,有这功夫多背背政治历史,省得课上跟块木头似的问啥啥不知道。”

  我听着他损我,不禁撅起了嘴,“我哪儿有啥都不知道!我知道的可多了,就是累了,才不想回答的。”江主任笑着捏了捏我的脸,“真会啊?那井冈山会师是什么时候?”我一听,不禁抿了抿嘴,“唉,我累了,不告诉您!”江主任笑着不轻不重的拍了我一下,“赶紧回去学习去,期末好好考,市里统考考个第一回来,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了。”“那...谢谢您了。”我不知道说什么,还是说了这句。

  “谢我什么?我说了,这本来就该是你的,再有,我个人来讲也是最喜欢你。以后这种话就别说了。”江主任倒是严肃的很,我笑了笑,带着几分自嘲般的,“可是别人会觉得,我跟您好,就是为了这些。”“说什么呢?”江主任有些生气了,皱了皱眉头看着我。

  “哦,没事,那我先回去了,老师再见。”他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我已经跑出去了。

  我有些迷茫了。确实,我确实是想跟他很好,我确实是打心里喜欢他,可是我不想让别人说什么,更不想的是,将来有一天他误会我。算了,以后正常一点,人言可畏,我还是注意一点的好。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竟然会有种很疼的感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