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作弊的科代1
不听话的小希
初一作弊的科代1
作者:你的小希  |  字数:4435  |  更新时间:2022-05-15 18:02:14

“史云希,你好大的胆子!小小年纪竟然学会了作弊!”妈妈气得声音都有些发抖。

  “妈妈……我……我错了……”小希的声音如蚊子一般。

  ……

  屋子里一阵可怕的寂静,只有院内的蝉鸣在闷热的空气中回荡。

  “去把尺子拿过来。”妈妈的语气十分平静,但又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小希似乎对这句话很熟悉。不一会儿,她从自己的房间回来,手中捧着一把美术绘图用的钢尺。小希一言不发,恭敬地将尺子高举过头顶,等待妈妈接过。

  妈妈把手持钢尺,继续用威而不怒的语气命令道:

  “左手伸出来。”妈妈的声音很低沉,却又令人瑟瑟发抖。

  小希虽然有些犹豫,但妈妈的命令,她还是不敢不从。她缓缓地伸出了左手,掌心朝上摊开,乖乖地递到了妈妈面前—看来,小希要被这把钢尺打手心了!

  在家里,小希没少被惩罚

  妈妈一只手抓住了小希的手背,另一只手高高地举起钢尺,然后朝着小希白皙稚嫩的手心挥了下去。随着钢尺在空气中划过,小希的小手上传来“啪”的一声脆响,白皙的手心皮肤很快变成了红色。

  小希疼得皱起了眉头,忍住没有发出叫声。但她的小手还是如条件反射一般地缩了回去,忍不住攥成了小拳头。

  “把手伸好!”妈妈轻轻拍了拍手,显然不打算给小希留喘息的机会。

  小希不敢不从,只得把泛红的小手再次伸好摊平,等待着妈妈下一次的击打。

  十下过后,小希的左手掌心已经由原先的白皙变得通红,手指也未能幸免。小希的眉头紧皱,嘴唇紧闭,似乎在尽力的地忍受着掌心的疼痛。

  “右手伸出来。”还是同样平静而威严的命令。

  小希又乖乖地伸出同样白嫩的右手,和刚才一模一样,再次接受了十下钢尺的击打。不一会儿,小希的整个右手也变成了和左手一样的红色。而小希却依然忍住没有叫出声来,但她的脸上显然已经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小希疼得呲牙咧嘴,将两只红肿的小手来回揉搓,口中时不时地发出“嘶”“嘶”的声音,眼眉也疼得挤作了一团。

  “手疼吗?”

  “疼……”

  “该不该被打?”

  “该……”

  “接下来该打哪?”

  “打……打……打屁股……吧”

  ……

  05

  口中吐出“打屁股”三个字的时候,小希的声音已经比蚊子还小了,脸颊也泛起了羞愧的红晕,双眼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面。

  在家里,小希被打屁股不是件稀罕事。

  “知道就动起来,把校裤脱了,内裤也要啊”

  小希对接下来的流程很熟悉,她早已不是第一次在家挨打:缓缓掀起了绿色校裤,一点点地褪起到了膝盖的位置,露出了被蓝白内裤包裹着的屁股。双脚夹拢,脸上红晕,不知所措。

  13岁的小希要被妈妈打屁股了

  小希的妈妈坐在床边,把小希拉到了自己身旁,将小希的前身向下一摁,小希趴到了妈妈的大腿上等待着妈妈的教育。161的小希平时在班里比不少男生个头都高,但由于趴在了妈妈的腿上,小希双腿也不得不悬在空中,只有伸直腿踮着的脚尖才能勉强触及地面。而她的双手也同样悬在空中。小希已经开始发育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处在了身体的最高点,在灯光下显得如此无助

  妈妈一只手按压着小希的腰身,另一只手放到了小希的屁股上,在小希的两瓣屁股之间来回游离,摩擦,并不时地轻轻拍一拍,发出的响声在房间回荡,羞耻的进入小希的耳朵。妈妈就这样不停地抚摸着女儿的屁股,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期间,妈妈按着小希的腰,让她一直保持着这种挺屁股的姿势。

  “你也13岁老大不小了,还被妈妈打屁股,你觉得这要让XXX(邻居,同学,我跟他关系也不错)知道了多不好,你说是吧,作弊的史云希科代。”

  小希大脑一片空白,羞耻与悔意堵塞她的脑袋

  似乎妈妈并不急于惩罚犯错的女儿,而是让女儿摆好姿势后,在焦急的等待中品尝惴惴不安的滋味。

  不知过了多久,小希的妈妈突然抡圆了胳膊,照着小希的屁股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一声“啪”的闷响打破了屋内短暂的平静。小希显然被这一巴掌拍得猝不及防,屁股不自觉地扭动了一下,双脚也条件反射般地抬离地面。尽管小希一声不吭,但身体的反应还是暴露了这一巴掌带来的的疼痛。

  随着宁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破,屋内的氛围开始有了转折。妈妈的巴掌“啪”“啪”“啪”……地落下,连续地拍打在小希的屁股上,拍打的声音也十分富有节奏感。

  虽然隔着内裤,但妈妈的巴掌还是足以具有威力。巴掌的拍击声回荡在拥挤的屋内,涌向窗外

  妈妈就这样不停地拍打着女儿的屁股,足足过了五分钟才停了下来。而小希的屁股和双腿在妈妈的膝上扭来扭去,尽力地忍受着屁股的疼痛。妈妈的这顿巴掌也仅仅是给女儿的屁股一个小小的预热罢了,真正的惩罚才刚刚开始。

  刚才始终一言不发的妈妈,此时终于开口:

  “啪!”

  “难道这些题你不会做吗?”

  “会……会做……”小希哑口无言。

  “啪!”

  “那你为什么要抄答案?”

  “我……我懒得自己做了……”

  “啪!”

  “懒得自己做!”

  “啪!”

  “史云希!”

  “啪!”

  “所以你就用这种可耻的手段!”

  “啪!”

  妈妈一边厉声责问,一边用巴掌狠狠地打着女儿可怜的小屁股。

  “妈妈……我……我再也不敢了……”

  “啪!”

  “你这种行为就是作弊!”

  “呜呜呜……”小希由于抽泣而语无伦次。

  “啪!”

  “你知道作弊是多严重的错误吗!”

  “知……知道……”

  “如果老师不留情面,不但可以给你记零分,而且可以把你开除!”

  “呜呜呜……”

  “啪!”

  “老师心疼你,没有在班上公开这件事!如果大家都知道了,你这个语文课代在班里还抬得起头吗!”

  “呜呜呜……”

  “啪!”

  “老师信任你,才把信封交给了你!你知道你们老师有多伤心吗!”

  “呜呜……我错了……我对不起老师的信任……”

  “啪!”

  “屁股疼吗!”

  “疼!……”

  “啪!”

  “该不该打!”

  “该!……”

  小希妈妈的训斥声、巴掌声、小婷的哭泣和求饶声混杂,交织在一起,语无伦次又让人浮想联翩

  许久,有些累的妈妈将手伸向小婷的腰间,抓住内裤松紧带,一把将内裤从小希的腰间褪到了膝盖处,小希白花花的大腿和青涩的红屁股暴露在空气中。也许是觉得不顺手,紧接着,妈妈轻轻拉了拉小希的头发,示意她起来。

  “自己把裤子脱了”

  小希无力的支起身体,站起来。疼痛早已占据了大脑,她没有迟疑,脱下了裤子。现在只剩下上衣微微盖着小希的光屁股,哦,还有挂在膝盖的内裤

  经过了妈妈巴掌的疾风骤雨,屁股白里透红,活像一个未完全熟的桃子,在灯光的照耀下透着粉亮的光泽,

  妈妈拿起了刚才放在一旁的钢尺,在自己的大腿上拍拍,小希摸摸眼泪,趴上了腿上,还识趣的把盖着屁股的上衣撩起

  妈妈把尺子放在小婷的屁股蛋上来回摩擦,并时不时地轻敲两下,似乎在提醒小婷把注意力集中在屁股上。

  “上次挨打是因为犯了什么错?”

  “练舞时偷懒,不认真……”

  “受的什么罚?”

  “老师下课打三十下,回家您用戒尺……打屁股……四十下……打手心二十下……”

  “还有呢?”

  “罚……罚站一个小时……加练三个小时……”

  “自己重复一遍挨打时的规矩。”

  “内裤脱掉……光着屁股……每打一下报一次数……如果没报就不算数……挨打的时候不能乱动,不能阻挡……打完要光着屁股重练”

  小希抽噎着鼻子,乖乖地回答着妈妈的问题,浑圆的屁股来回晃动。

  “作弊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今天就用戒尺打你一百下。屁股撅好!”

  小希不敢不从,踮起脚尖,腰向下伸,把光屁股抬到了最高处,等待着。

  妈妈抡起木尺,照着小婷的裸露的嫩臀抽打下去。

  “啪!”木尺打在光屁股的声音远比巴掌隔着内裤要清晰得多。

  “一!”小希虽然疼得咧嘴,却不敢忘记报数。

  “啪!”“二!”

  “啪!”“三!”

  ……

  小希粉红的屁股逐渐加深了颜色,木尺的抽打远比巴掌的拍打来的疼痛。随着清脆的“啪”“啪”声在屋内回荡,小希抽泣的声音越来越明显,眼泪也夺眶而出,“吧嗒”在了木地板上。

  “啪!”“啪!”妈妈的戒尺轮流地抽在小婷的左右两瓣屁股上,留下了尺子的印迹。小希的抽泣声也逐渐转变为可怜的哭泣。

  “呜呜呜……妈妈……我……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

  “啪!”“啪!”……妈妈的责打并没有因为小希的哭泣和求饶而减轻力度。小希的屁股随着木尺的击打而一颤一颤的,试图扭动闪躲却被妈妈的另一只手死死地摁住。

  “啪!”“啪!”每当小希刚报完数,妈妈的木尺便立即落到小希的屁股上。小希也疼得挥舞着双手,双腿也在空中拼命地翻腾,内裤也被登到了脚裸,狼狈不堪。

  由于没有鞋带,小希一只脚上的拖鞋已被甩落,另一只鞋也松垮地挂在脚上。

  “啪!”“啪!”妈妈打屁股实在太疼了。小希的双腿下意识地弯曲蜷在一起,用脚丫挡住了自己的屁股,试图躲避落下的尺子。妈妈显然被这一动作惹怒了,用木尺狠狠抽打小希的小腿和脚心,警告小婷不要遮挡屁股。小希疼得只好将腿顺从地放下,露出可怜的屁股接受惩罚。

  “啪!”“四十九!”“啪!”“五十!……呜呜呜……”小希一边报数,一边难掩哭泣,泪泗横流。原本搭在肩上的小辫子也懊悔的垂下。

  五十下戒尺过后,小希面露痛苦而挣扎的神情,似乎已经难以忍受屁股的疼痛。但一百下戒尺的惩罚只进行了一半而已,不知小希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内心会不会崩溃……

  妈妈摘下了小希挂在脚丫上的另一只鞋子,轻轻揽着女儿的腰,把小希扶起来,让她站在自己面前。经常惩罚女儿的妈妈很清楚,此时女儿的小屁股已经挨了足够的责打,是时候让她缓一缓了,否则年仅十三岁的女儿会难以承受。

  小希的屁股已经呈现一片红,与洁白的大腿形成鲜明的对比。刘海被汗水浸湿,散乱地贴在前额,小辫子上可爱的蝴蝶结也散落下来。眼眶哭得有些红肿,领花被泪水沾湿,内裤被登到只挂在右腿上,红肿的屁股和光滑的下身赤条条地暴露在空气中。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和骄傲的史云希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等小希的抽泣平静下来后,妈妈指了指屋内的墙角,

  “现在到墙角去,双手抱头,光着屁股罚跪反省半个小时,罚站结束后再打后面的五十下。”

  小希乖乖地走到墙角,把内裤挽回膝盖,折好衣摆,露出刚刚挨过打的红屁股,双手抱头,双腿并拢,挺直腰板,规规矩矩地跪好。小希没有穿鞋,裹着一层袜子的脚丫直接踩在了冰凉的木地面上。

  妈妈见小希摆好姿势,拿着刚才打女儿屁股的量衣尺,来到小婷身后,双手用力掰开小希的两瓣屁股蛋,把木尺放在小希的臀缝。

  “用屁股把尺子夹紧,”妈妈拍了一下小希的屁股,“如果罚站中途尺子掉了,那就要另外打屁股。”

  “按你们老师的要求,订正试卷,每道错题要抄几遍?”

  “要....抄三遍,妈妈。”小希还在抽泣。

  “好,那么订正这张卷子就是你今晚的作业。但是按照我的要求,每道错题不是抄三遍,而是三十遍。”

  “……好的……妈妈……”被妈妈要求罚抄,小希非常沮丧,但又不敢不答应。然而妈妈接下来的一番话差点又让小希哭了出来。

  “另外,由于作弊,你这次测验应当记零分。所以这张卷子上的所有题目,都要抄三十遍。”

  妈妈的补刀让小婷懵住了。听到要把整张卷子罚抄三十遍,小希吓得边哭边求饶,“……妈妈……我错了……求求您饶了我吧……”

  “那就放你一马,错的题抄三十遍,其他题抄三遍。”

  “谢谢妈妈!……”小希赶紧诚惶诚恐地道谢。

  妈妈这种“打一巴掌再给颗糖”的套路果然很管用。

  “此外,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写一份两千字的检讨,并拿给我检查。如果我认为不合格,就重写,一直写到合格为止。”

  交代完任务后,妈妈就去客厅了,留下小希一个人光屁股罚跪。

  小希就这样光着屁股在墙角一动不动地罚站。挂在膝盖的内裤、抱在头顶的双手、夹在屁股的木尺....

作者的话: 啊还有2的崽萌,托更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ddfLv.0
    到时候加我哦@你的史云希呀2
  • 0
    现在是新号 考完试拿回手机就有啦
  • 0
    ddfLv.0
    [s-19]
  • 目录

    正文共3章·本卷共7686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