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517 内容:1841

    渣贝的1V3实践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vip

          “98!”

          “呜啊!99!”

          “100!够了,够数了,呜——”

          我跪在椅子上,手撑着地板,惨兮兮的叫着。

          “这一百下,罚的是什么?”身后,那人拿着板子轻轻点着我的屁股问着。

          “通宵上网,夜不归寝,被导员抓到了口头警告……”

          “起来吧。”

          我慢慢的下了椅子,顺便揉了揉那红肿发烫的屁股,不愧是圈里出了名的严主,说好的数目一下都不防水。还好他上个月给规定的单词背的还可以,错了三个只挨了三十的竹板,不然今天又得趴着睡了。

          “手!”他提醒道。

          我立马站好,他将板子递给我:“去墙角那里站二十分钟,然后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了。”

          我点着头,拿着板子站了过去,终于要结束了,这个月的实践,算是都要结束了,接下来,便是回去好好养伤了。

          刚刚与我实践的,是我找到的一个管教主,网名单字一个渊,我叫他阿渊,我的日常生活和学习,他都给我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计划,我每天需要跟他汇报完成情况与犯的错误,然后就在每个月实践的时候受罚,每次实践的轻重便取决于我了。犯错少,他罚的便轻,犯错多,便重,即便是我受不住了,他也会毫不防水的打完所有数目。

          这次,我犯的错不是很严重,大概养个四五天也就能好了,不像上个月,刚回学校,加上假期两个月,多个错误攒在一起,屁股被打的又红又紫,两个硬硬的肿块有巴掌大,还欠了五十个皮带没打,他怕打完以后会破皮,便用藤条抵掉了,两条大腿上被抽起了十道红肿的棱子才放过我,足足养了十天才没有明显的痕迹,周五实践的,直到下两周的周四才完全看不出来,险些耽误了那个周末的实践。

          实际上,除了阿渊,我还有两个主,一个是白茶,听说是茶馆的老板,我喜欢叫他白老板。他超级温柔,实践程度也不会太重,会询问我的程度,虽然打的也挺疼的,但他会边打边揉,每次受不了的时候,他便会停下给我揉揉,以继续接下来的责打,打完以后还会很温柔的帮我擦药,每次和他实践都很舒服。

          另一个叫闲人,人确实挺闲的,是个模特,不过他说,因为他叫萧然,打缩写的时候显示的是闲人,便一直用这个做网名了,我也便叫他的真名,阿然。他工作时间不固定,是三个主里面颜值最高,身材最好的一个,他喜欢跟我玩cos,每次提前约好主题,然后就根据主题规定责打的数目,由于每次的主题不一样,给人的感觉也会不一样,我也很喜欢。

          当然,他们三个肯定不知道我还约了另外两个人,也不敢让他们知道,主要是因为当时约主的时候,三个人都说不确定,都只是说了有时间约,然后,又都像是约好了似的,想约我实践,我又是个颜控,三个长得都超级帅,哪个我都不舍得放弃,便三个都约了……

          白老板先约的我,我便先跟他实践,约在周五,然后是阿然,约在了下周的周五,最后是阿渊,约在了再下周的周五,阿渊打的最狠,因此,腾出两周养伤的时间也够了,月经也是在这两周中,如果出现意外,稍微调调时间也就没事了。就这样,也跟他们相处了半年多,约过五次了。

          也想过,要不要坦白,但因为超喜欢他们三个,哪个我也不舍得放弃,也就一直没说过了,还好没翻车,渣是渣了点,不过也相当于用屁股还债了吧,渣贝一个月挨三次揍,也蛮合理的。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我还是翻车了……

          “小竹。”阿渊过来叫我,我便知道,罚站的时间到了。

          我将木板递还给阿渊。

          “这次五一,我朋友的酒吧三周年店庆,圈里的,会有一些活动,有没有兴趣去参加?”阿渊一边收拾工具一边问我。

          “酒吧?圈里的?”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我点了点头:“好呀,嗯……那天不会实践吧?”因为过完五一便是跟白老板约的实践,实践的话伤肯定好不了。

          “不会。毕竟酒吧是公共场合。活动就是一些工具的展示,经验交流,还有社交交友罢了。会有一些私人活动也都是在包间里进行的。”阿渊看了我一眼随后说:“不过那天你要是有什么债想还,我不介意活动之后再揍你一顿。”

          “不了不了。”我连忙笑着拒绝。

          “记得跟你舍友或是导师打好招呼,再被抓住夜不归寝,可不是口头警告那么简单,我这边也不是一百板子这么简单了。”

          “知道了。”我笑着保证:“肯定不会被发现了。”

          阿渊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随后送我回了学校。

          回学校后,依然是上课,下课,写作业,和他们三个聊天,过着充实又渣的生活,到了五一,放了假,查寝也就不严了,毕竟回家过节的学生也很多。

          晚上,我在学校附近平时等他们的地方等着,他们三个都有车,每次出去约实践倒也方便。

          阿渊的车到了,上了车以后,阿渊看了看我说到:“倒是第一次见你化妆。”

          我照了照他车上的镜子笑着:“那肯定啊,毕竟实践又要趴又要叫的,搞不好还要被你揍哭了,那美美的妆不就白化了嘛。”

          阿渊伸手敲了一下我的额头:“你若听话一些,我怎么会打的重。”

          我朝他吐了吐舌头,他没有再管我,开车带我去了他说的酒吧,离我们学校还蛮远的,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

          酒吧蛮大的,位置不太好找,确实,位置太好找就太暴露了,毕竟是圈子里的酒吧,名字叫做星空酒吧,星空两个字还是紫色的,这便联想到了……星空紫……看向一旁,阿渊这家伙,最容易给我打出星空紫了……

          进去以后,阿渊带我找了一个比较靠前的位置,他说老板还在忙,等会儿来找我们。

          我看向周围,正中间是舞台,舞台旁边的两面墙上挂满了工具,二楼似乎是一个个的小包间,仔细听,还能听到音乐底下若隐若现的击打声……

          “想进去试试?”阿渊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我立马摇头。肯定不想在这公共场所被揍啊,我没他们那么放的开,不一会儿,这楼下也有人噼噼啪啪了……看的又紧张又刺激。

          还有不少人相互打招呼,相互交友,也有人过来找阿渊,听到他的名字以后,有认出他的,都要夸上一句,说是模范管教主。听说,在他手下,出过一个高考七百多分的人,还出过两个报考名校考研上岸的人。那些不准备考研的,也都是年年拿一等奖学金的,确实,阿渊很厉害,自从被他管教以后,我上学期,也拿了个二等奖学金,以往都是及格万岁的。

          “阿渊!”听到有人叫他,听到这个声音……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好熟悉的声音……

          “白老板。”阿渊站起来打着招呼。

          白老板?我往那边看去……怎么,这么巧吗?不是吧……阿渊个子高,肩膀宽,应该没看到我吧……我连忙悄悄地躲到了厕所,给阿渊发了消息说上厕所。

          白老板不是开茶馆的吗?怎么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啊?因为平时聊的大多都是关于实践的话题,我只知道白老板开茶馆,其他的了解不多,他之前,好像是跟我说过在忙店庆的事,我也只当是他茶馆的事情,打死我都想不到他一个开茶馆的是在忙酒吧店庆的事,而且白老板的风格完全和酒吧不符啊……

          白老板之前似乎是问过我五一有没有时间,想带我出去玩,因为当时约了阿渊来酒吧,就被我拒绝掉了,难道他当时也是想带我来他的这个酒吧?

          怎么办啊,淡定,他既然是老板,那今天肯定很忙,肯定不会一直待在我们这桌的。在厕所等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快十点了,活动快开始了,我才敢出去。

          往那边看看,还好还好,白老板不在了。

          “这么久啊。”阿渊看了我一眼,看得我有些心虚……

          我只是笑了笑,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然后,就看到,白老板,走上了舞台……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我尽量坐的低一些,想用前面的人挡住我。

          “那就请我们圈子里有名的闲人大模特为我们展示与讲解这些工具吧。”白老板笑眯眯的在舞台上说着,我听着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

          什么?圈子里,有名的,闲人大模特??他在圈子里很有名吗?不对!真的有这么巧吗?真的有这么巧……

          眼看着阿然拿着水晶猫抓板走了上去,我感觉自己的心要跳出来了……

          安市这么大,怎么就这么巧啊……我和阿渊在最北边,这个酒吧和白老板在市中心,阿然住在最南边,怎么在今天,我们都在这小小的一间酒吧碰到了啊……

          前面的人,一定要挡住我啊……

          可是,在阿然跟我对视的那一秒,我就知道,完了,渣贝“偷情”被逮到了……

          记得跟阿然玩过一个主题,就是妻子偷情被丈夫抓到了,那次被打了一百个水晶猫抓板,三十个皮带,还有二十下的竹板,那竹板是窄竹板,专门用来打中间的嫩肉的,记得当时疼的动了一下,那一下竹板便直接打到了正中间,疼得我连忙跪直了揉着,也就是那次,跟他约完以后,跟阿渊的实践被我推迟了两天,才没了印子……

          阿然跟我对视的那一秒,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我身边的阿渊,然后,他看向了我,眉毛轻挑,嘴角微微勾起,略带笑意的介绍起了他的工具,还摆着各种姿势跟工具合影……

          “小竹啊。”阿渊突然叫我:“怎么了?怎么感觉从刚刚开始,你的表情就不对?”

          “我……”要不,还是赶紧跑吧:“我有点不太舒服,想先回去了。”

          “不舒服?”阿渊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我看你挺精神的,别急着走,好戏还在后面。”他将酒递给了我:“去跟白老板打个招呼,他刚刚还向我问起你呢。”

          我顺着他的话看向了那边,白老板靠在墙上,正在微笑的看着我……

          我咽了口口水,拎起包准备跑:“我,改天吧,我准备……”

          “坐下!”阿渊轻吼,吓得我一个激灵,又抱着包坐回了座位上。

          “阿渊,我……”我该怎么解释,我确实是,约了三个人,现在,他们可能都只知道我约了两个人,不知道当他们知道第三个人的存在的时候会怎样……

          “怎么?之前不是挺期待跟我一起来这里的吗?”阿渊冷冷的说着,见我没吱声,他将酒递给了我:“喝吧,今天不管你,只要不喝醉,不喝难受了,不算你犯错。”他举起酒杯准备跟我碰杯。

          我只能跟他碰杯,随后看向舞台,阿然依然在介绍着各种工具,白老板也去忙别的了,不知道今天会怎样……

          整个聚会,他们办他们的,我只管喝酒,中途,阿渊上去分享着自己作为管教主的经验,似乎,没有被这件事影响到,他们该怎样就怎样,只是,我一直觉得有三个目光一直在盯着我……

          两瓶酒下肚,有点晕晕乎乎的了,阿渊回来以后便不让我再喝了,给我倒了水,后来,自由时间,我也没敢再提出要先回去了,渣贝偷偷约了三个男主被发现,总要付出代价的……

          一直到凌晨两点钟,白老板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酒吧里就剩下了我们四个……

          “阿然,阿渊,好久不见啊。”白老板笑着看着我们,最后,目光停在了我的身上:“阿竹,好久不见。”

          我只能笑笑:“好,好久不见。”

          “白总,宁总,好久不见,看来我们三个还真是有缘啊。”阿然笑着倒了杯水说着:“以水代酒,好久没有一起了,一会儿去哪?”听着阿然玩笑一般的称呼,突然感觉,他们三个,似乎还很熟悉……

          “白老板家最近,萧然家最有趣,你们决定。”阿渊说着拿过了我手里正准备喝的酒:“反正都有这家伙睡的地方。”

          “我……”我看了一眼他们,随后低下了头:“我可以解释……”

          “我们听着呢。”阿渊依然冷冷的说着。

          “嗯……你们还是……打我吧……”怎么解释?就说我因为贪图美色,三个都要了?我主动站了起来,手撑在了桌子上,反正这里也没外人了,不怕害羞。

          “胆子不小嘛,小竹子。”阿然拿着他那块宝贝的水晶猫抓板轻轻在手上敲着。

          我闭着眼睛等着他们的责打。

          “好了,阿然,阿渊,不要再吓她了。”白老板将我拉了起来,摸着我的头说:“要打也是明天的事了,今天先去我家吧,早些休息,明天才有力气。”

          我看了看他们三个,似乎不准备今天打我,他们三个似乎很熟悉,似乎……不是很介意,我同时找了他们三个?

          “你们……不介意?”坐在阿然的车上,听他们聊天,我也问着。

          “肯定是介意的。”阿然一边开车一边说着:“只是是他们,也没那么介意了。”

          “你还挺会挑人,若是别人,早把你揍得三天下不了床。”阿渊坐在后排说到。

          害怕的同时又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又听白老板说着:“几年前,我们也是经常一起实践的。三对主贝,六个人,一起玩,有时,还会相互换着贝贝揍。”

          “这样啊。”听到这,放心了许多,还好还好,他们没那么介意。

          “不过倒是没有试过三个人一起伺候一个贝贝。”阿然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揉着我的头说:“小竹子,你运气不错,同时约到了我们三个优质主。”

          “自恋!”阿渊开口:“不过三个伺候一个,确实很新鲜。”听起来,阿渊也很想试试……

          “我……我可以不要吗……”三个人一起揍我?我有命挨吗……

          “当然不可以。”白老板笑着说:“阿竹,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还约了别人呢?”

          “我……就是……舍不得……你们三个都说可以约我,你们又都……长得那么好看……”我越说声音越小,感觉脸变得热热的,都怪我贪图美色啊……

          阿然听到以后突然笑了起来:“呦,我们的小竹子还是个小色竹啊,哈哈哈……”

          我低着头,现在脸肯定特别红,阿然不笑了,我又听到阿渊说:“同时约三个,可以,约谁都可以,只是,为什么要说谎隐瞒?为什么跟我们说你只有一个主?”

          “我不是故意的……”说谎,这个词,从阿渊口中说出,比从那两个人的口中说出恐怖多了……

          “我是怕我跟你们说了你们就不约我了,我,对不起,我真的舍不得你们……”

          “算了,明天再说吧,今晚好好休息,既然舍不得我们三个,阿竹,那你明天便就把我们三个的打一起挨了吧,也算是对你隐瞒的惩罚了。”

          “三个完完整整的实践,小竹子,这次的主题,不用我规定了吧。”

          “我记得这次一共放五天的假,休息三天,应该是不会影响周一上课。”

          听到以后,不知该开心,还是该害怕,开心以后终于不用再瞒着他们了,害怕是因为阿渊说了应该……这是,要打的多重啊……

          在车上听他们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三个很早以前就认识,从初中起就是同学,阿渊比他俩大了一届,上了高中,他们便开始混圈子了,要么就是一人找一个贝一起出去玩,要么就是一人找两三个贝,其他两个人协助,直到大学毕业,三个人从事了不同的工作,才渐渐分开了,但私下也一直保有联系。

          白老板真名叫楚璟琛,他很喜欢传统文化,因为家里是开茶馆的,他从小也就很喜欢茶,给自己取得网名便是白茶,他们也都习惯了叫他白老板;阿然叫林萧然,家里是开摄影馆的,他因为从小长得就好看,因此总被他父母拉去试穿新衣服拍成样片,长大了也开始从事模特方面的工作,自恋的很;阿渊叫宁渊,家里人均大学霸,最低的学历也都是名校毕业的本科,阿渊大学毕业以后选择读研,研究生毕业以后选择留校,一边读博一边教书,难怪从他手里出来的贝贝成绩都那么好。

          我何德何能,一下子约到了他们三个啊……

          一般来说,圈子里,一主多贝很常见,一贝多主并不常见,除非是纯约实践,没有确立主贝关系,因为主揍人可以一直揍下去,但贝贝不能一直挨揍啊,所以大多数贝贝都是老老实实的就找一个主,就足够满足他们的实践欲望了,而我一下子找了三个主……还被抓到了,不仅显得我太渣,还显得我……欲求不满,总是挨不够打的样子……尴尬,太尴尬了……

          当初就是因为贪图美色,哪个都不舍得放弃,才咬咬牙一个月挨三次揍的,也勉强能接受,但现在,要一天挨三次揍,怎么能受得住啊,只希望他们能轻饶我一些,白老板不用说,他是最温柔的,肯定不会把我打的太重,阿然嘛,不知道,不好说,是个未知因素,但是阿渊,从后视镜悄悄看了他一眼,严肃的表情,越看越吓人,他肯定就饶不了我,光一点说谎隐瞒,就足以让他给我揍开花了……

          到了白老板家,很大的房子,是个大平层,大概逛了一下,一个套间主卧,里面带有书房,两个客房,一间茶室,客厅,餐厅,总体面积加起来大概有两百多平吧。

          “嗯……我睡哪?”看看房间,似乎只有三间啊。

          “沙发,书房,你随意。”白老板给他俩安排好了房间,带我到了客厅:“你体型小,睡沙发不至于太挤,书房的话,有一张小床,我们都不太适合,可能要委屈你一下了。”白老板略带歉意的对我笑了笑。

          “没事,我去书房吧,谢谢白老板。”

          白老板带我去了书房,我有些害怕的扯了扯他的胳膊:“白老板,明天,你不会打的太重吧?”

          白老板坐在我旁边,摸着我的头说:“和平时一样,况且,你我本就约了这周实践,不是吗?”

          “可是,阿然和阿渊明天也要……我,我怕我受不了……”

          “不会让你受不了的,至少身体上可以受得住,放心,我们都是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十年的老主了,这点经验还是有的。”

          “身体上……那我心理上受不住怎么办?”

          “阿竹,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白老板笑了一下,伸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谁叫你贪心一下找了三个,受不住也得受着。”

          呜呜……这么温柔的白老板都这样说了,明天一定是惨不忍睹的一天……

          “好了,早些睡吧,明天睡醒以后就到客厅找我们吧。”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摸了摸我还完好无损的屁股,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啊……

          第二天,睡醒以后,看看时间,十一点多了,洗漱一下,到了客厅,发现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午饭。

          “阿竹,过来吃饭吧。阿渊的手艺可是很不错呢。”白老板招呼着我。

          我走了过去,看到一桌的美食笑了:“阿渊还有这技能啊,真不错啊。”

          美美的饱餐了一顿,然后……

          我就跪在了客厅中央,身上只穿了内衣和小裤裤,脖子上挂着一个用大大的红色字体写着“一个月找三个主实践的铁屁股小渣贝——阿竹”的牌子……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