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23 内容:1779

    不予时光度流年(二十七/二十八)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靓号:883424

        【二十七】

        啪啪啪!!啪啪啪!!肉肉相接的巴掌声如狂风暴雨一般连绵不绝地响彻在空荡的房间内,其中不时掺杂着姚露痛苦不堪的呻吟声。

        “啊…啊…别打了…停…快停下来…啊不要再打了……夏莫……停手啊……求你了…饶…饶我吧…啊疼疼……”在强烈的疼痛下,姚露仅存的自尊心和最后的心理防线在无法言喻的惨烈的剧痛中一点点消磨殆尽,她快觉着身后长着的那个已不再是自己的屁股了,是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炉才对。

        姚露那张漂亮的脸蛋因为疼痛脸色越来越苍白,白皙的额头上开始沁出点点晶莹的汗珠,性感的红唇也被她咬破了一丝,她的声音越发小了下去,渐渐细若游丝。可就在她紧闭双眼,死咬牙关,准备忍受下一波疼痛袭来时,身后的巴掌声却突然停了下来。姚露十分别扭地缓缓扭过头想看一眼身后,却发现夏莫却不在了,难道她的求饶真让夏莫决定放过自己了?可夏莫很快便又重新出现了,她竟然去将宾馆内的全身镜搬了过来,以微微倾斜的角度搁置在姚露屁股的右后方,而镜面正好就正对着姚露此时朝后看去的视线。

        镜子中反射的画面姚露一下子看得真真切切,她本惨白的脸蛋霎时烧得通红,直接红到了耳根。可她的脸再红也红不过此时身后她的屁股,镜子中的她扎着两个幼稚的丸子头,双腿弯曲成60度跪趴在床上,被揍得鲜艳夺目,姹紫嫣红的屁股十分羞耻地朝天高高撅起,本就丰满的臀部因为红肿和鼓胀显得更加丰硕和饱满,几乎占满了镜子中的横框。

        强烈的羞耻感让姚露忙不迭把头转了回来,长期以来的养尊处优与骄傲让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沦落成如此狼狈的模样,屈辱的泪水一下子盈满了眼眶。

        “姚露,给我把头转过来!好好看看镜子中的你羞不羞?你还有什么好骄傲和豪横的?”

        哪怕夏莫一边重重扇着姚露伤痕累累的肿臀,一边言语不断威胁着姚露转过头来看着镜子,可姚露终是打死不从,她已经很后悔自己居然开口向夏莫求饶,再让她继续听从夏莫的指示她心里一万个不愿意。

        从姚露第一滴眼泪夺眶而出后,她的眼睛便如同打开了泉水大门,流不尽的泪水随着夏莫呼啸而下的巴掌不由控制地徐徐滚落,脸颊下的那片床单已经被泪水洇湿好大一片。

        在姚露的死扛硬撑中,夏莫加重力道揍了会眼见依旧无果,于是再次停止了在姚露红肿高翘的光臀上扇巴掌,只见她转身去了卫生间,然后就听见里面传来什么东西被削皮的声音。而姚露趁着这个间隙,好一会儿才将眼泪止住了,身上一直紧绷着的肌肉也索性放松下来,只是屁股上的剧痛与灼烧感却丝毫没有减低,她无助地趴在床上低声哀嚎着。

        大约15分钟后,夏莫这才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她拍了拍姚露的高耸的肿臀,“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小玩意。”

        夏莫的语调明显带着丝不怀好意,可姚露依然死死趴在床头,她深知她只要转过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该死的镜子。

        突然,她感觉到身后夏莫竟用手在扒开她的两瓣屁股,尽管她下意识的绷紧着臀肉不想让夏莫得逞,可胳膊拧不过大腿,夏莫只是微微用力便轻而易举地让姚露身后的臀缝被迫张开,就在姚露的内心升起一股不详的预兆时,她无处可藏的菊门已经被一块嫩姜攻破,伴随着一阵辛辣姜根完整地塞了进去。

        穴内的异物感顿时让姚露忍不住地猛缩屁股,但不仅不能把姜挤出去反而挤出了更多的姜汁,霎时整个后穴都是火辣辣的仿佛被灼烧着。

        强烈的辛辣感让姚露面红耳热,眼角再次沁出泪花,脸颊疯狂抽搐着,她开始想扭动屁股,但是绳子把她绑得紧紧的,好像越扭动,屁股反而撅得更高,屁股一想夹紧,肛门就马上传来一阵辛辣的灼烧,姚露只好放松屁股,她再也顾不得什么羞耻和自尊心了,她泪眼汪汪地扭过头向夏莫乞求道:“快把那东西拿出去…我我受不了……”

        “刚刚让你把头转过来,你不是死都不肯转吗?现在又肯转了?”

        “我现在听你的还不行吗…都听你的…你快点把姜拿出来呀……”

        夏莫不知从拿取出一根散鞭,散鞭尾部的流苏轻轻拂过姚露撅高的肿臀,然后高高举起又狠狠落下,肿胀不堪的屁股上随即出现道道歪歪扭扭渗血的细痕。“啊……”尖锐的疼痛让姚露的屁股本能地紧缩,菊门也再次感到辛辣的灼烧,“嘶……”

        夏莫抡圆着散鞭不停抽打着姚露的屁股,连臀腿处也没有放过。姚露一边哀嚎着,一边还不敢将屁股缩起,只能乖乖撅着屁股迎接着散鞭的每一次落下!

        “姚露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将头转过来看着镜子,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将头转回去!”

        在无止境的疼痛刺激下,姚露的自尊心被彻底碾碎,对夏莫她现在升不起一丝反抗的想法。她艰难地扭着头在散鞭的抽打下,在夏莫眼神的威慑下,她只能泪眼婆娑地看着镜子中她被抽打的惨样,一边哽咽着,一边求饶着。

        几十鞭子过后,姚露的娇臀已经彻底成了两个肿胀的红球,整个屁股上布满了瘀印和肿块,在白皙光滑的背部和大腿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夏莫走到姚露面前,蹲下身子,用手抵住她的下颚,露出淡淡的笑容,在姚露看来却是无比的惊悚。她哭得声音开始沙哑,“别,别再打了……”

        “你的屁股开花了吗?”夏莫不冷不淡地反问道。

        姚露恐惧地点着头,“开花了,开花了,都已经打烂了。”

        “姚露,被人羞辱的感觉你觉得好受吗?”

        姚露哭泣着摇着头,她仿佛从高傲的白天鹅瞬间变成了怯懦的丑小鸭。

        “平日里被你奚落羞辱的同事,被你无辜开除的小丽,还有被你伤碎了心的家人,她们的感受就好受吗?”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夏莫,你放过我行吗,我以后一定改……”

        “你准备怎么改?”

        姚露眼泪汪汪,“我,我回去就会将部门体罚的规矩废除……我亲自上门道歉请小丽回来上班……我,我……”

        “快点说!对你的家人,你父亲和妹妹还有陈总,你就没有歉意吗?”

        在听见夏莫提及她的后母时,姚露的眼泪瞬间戛然而止,脸色一变,声音逐渐充满愤恨,“夏莫你够了,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凭什么和陈淑芬道歉?”

        “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你们家的事我也了解一些。陈总不是你嘴中说的狐狸精,她和你父亲以前只是同事而已,她也并没有插足你父亲与母亲的婚姻,更何况她是在你母亲去世两年后才和姚董在一起的。”

        “不是!在我妈没去世前陈淑芬就已经开始在勾引姚卫国,我妈妈就是被他们活活气死的!”姚露心中的恨意毫不掩饰。

        “姚露,别再自欺欺人了!你不是不知道,你母亲是得癌症才去世的。你只是一直在用对陈总的恨意承载着对你母亲的思念而已。可你为什么要拿自己的不幸去伤害一个在乎的你的人呢?”

           “呸!我知道了,你就是陈淑芬找来报复我的对吗?她可真是阴险啊!” 

        “醒醒吧姚露,陈总压根都不认识我,我知道的这些事情在公司里随便找个人问问都知道!至于我揍你就是单纯觉得你欠揍而已!” 

        “夏莫,陈淑芬到底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不十倍,只要你肯放了我。”

        夏莫摇摇头,叹息一声,“真是个无药可救的女人!”

        

        【二十八】

        “最后三十下藤条,老规矩还是将头转过来看着镜子,我打一下你报数一下!不看镜子或者没报数,我就重新打!”夏莫冲着姚露宣布着对她最后的惩罚。

        “还打?不打了行吗?”姚露望着夏莫手中明晃晃的桦木藤条,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惊恐,她深知这东西的威力是真能将她早就伤痕累累的屁股打烂的。“夏莫~如你所愿我…我屁股不是已经被你打开花了~屁股快疼死了,为什么还打呀?”别说三十下,哪怕一下姚露都不想挨,她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她这近乎撒娇般的求饶了。

        哪成想,高高在上的夏莫上嘴皮一碰下嘴皮,轻描淡写地吐出一句几乎让姚露吓得晕厥过去的话来∶“我想看它开紫花。”

        无论姚露如何哀求,藤条最终还是无法避免的贴在了她身后高撅的肿臀上,唯一还能让姚露觉得庆幸的是顶在她菊花里的姜条辛辣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逐渐减低了许多,现在除了被顶着菊门终究有些别扭外,倒是没有火辣灼烧的感觉了。

        “对了,你不光要报数,报完数后还得说一句,不听话的小孩就该被打屁股!”

        “夏莫!”姚露彻底怒了,让她通过镜子看自己撅着屁股挨揍还要报数也就算了,现在还要给她强灌心理暗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被绑着没办法反抗,她怎么可能朝夏莫低头。她不服气道∶“你搞清楚你年龄好像比我还小,我要是小孩那你是什么?”

        “持宠而娇,任性妄为,顽固不化,是非不分,骄横跋扈……也许在生理上你不是,但在心理上你就是一个不懂事并且还不听话的小孩!”

        “混蛋,你别太过分了,赶紧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嗖!藤条划破了空气然后重重地落在了姚露的屁股上,通红扎眼的丰臀上立即显出一道紫肿的痕印,随着藤条再次不留情面的亲吻下来,又是一道紫痕,随即三道,四道,五道间隔落下。

        只是五下藤条让姚露瞬间就老实了,这滋味简直就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深深划开肌肤一样,姚露痛得简直快要把牙齿都咬碎了。上一道撕裂着神经的疼痛还没完全消化,很快又是一道痛入骨髓。

        “你继续硬撑着,有本事一直都别说话!”

        姚露透过镜子,清楚地看到她的屁股上已经有了十道泾渭分明的紫棱,就在第十一道紫棱也出现在了她的屁股上时,她再也控制不住地痛苦哀嚎出来:“1,不听话的小孩就该被打屁股……”

        “2,不听话的小孩就该被打屁股……”

        随着藤条一下接着一下的亲吻,很快棱子叠垒着棱子,姚露的屁股开始完全地紫肿起来,变成了红中带紫的玫瑰色。

        “29…不…不听话的…小孩就该被打屁股……”姚露疼得龇牙咧嘴,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姚露,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一个不听话的小孩?”最后一下藤条夏莫迟迟未打,而是用藤条头戳了戳姚露紫肿不堪的左瓣臀肉,顿时惹得姚露惨叫连连。

        “啊…啊…我是不听话的小孩……”

        “小孩不听话应该怎么办呢?”夏莫用藤条头又戳了戳姚露同样紫肿的右瓣臀肉。

        “应…应该被打屁股……”

        “如果以后还不听话,知道你的屁股会有什么下场吗?”藤条的头尖紧紧抵着姚露臀缝中的生姜,夏莫手中连连用力,生姜随之紧紧地抵进在姚露的菊穴内。

        “屁股…会被打开花……”

        “很好,还有最后一下!报完数后将我刚刚问你的话完整的再说一遍!”夏莫高高地举起藤条,随后狠狠落下。

        “啊!”姚露大声惨叫着,泪水喷涌而出,透过镜子,她感觉她的屁股已经不像是屁股了,而是像一颗大号的紫葡萄。 

        她放声抽泣着,干涸的唇微微一张一合,断断续续哽咽地说着:“我…我是一个不听话的小孩…我应该被打屁股…如果以后我还不听话屁股…屁股就会被打开花……”

        等姚露将夏莫要求她说的话完整地说完后,夏莫也是终于将抵在她菊穴的生姜拿了出来,“好了,你可以将头趴下休息会了。”夏莫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轻揉着姚露那两瓣紫肿的屁股,缓缓地将那几处鼓胀的肿块揉开。其实夏莫打的时候一直注意着力度和分寸,虽然姚露整个屁股看起来紫肿了一大圈,不过倒是没有一处出现破皮和出血。    

        夏莫揉了一阵,姚露虽然感觉屁股仍发疼,但总算觉得好过了一些。但夏莫却始终不肯松开她的绳子,姚露保持跪趴的姿势都快有两个小时了,身体早已酸得不行了。“夏莫,我都已经完全听你的话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开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被绑着所以才肯听我的话,一旦将你松开了谁知道你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夏莫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能绑着我一辈子不成!”

        “你看看,这还没帮你松绑就又开始对我大呼小叫了,又想挨打了是吗?”

        姚露顿时焉了,“到底要怎样你才愿意松开我呀?我这个样子真的好难受……”

        “刚打完,那就再反省半个小时吧,好好想想你都做错了哪些事?半个小时结束后如果你的回答能让我满意我就放开你。”

        姚露不满地嘟了嘟嘴,嘀咕道:“满不满意不还是你说了算吗?我现在就已经知道错了,夏莫你行行好,放开我行吗?”

        “你要么选择反省半个小时,要么选择我再揍你半个小时,你选吧。”

        “我反省!”

        “你好好反省,反省不好我照样还会揍你的!”夏莫说着说着,然后将藤条斜竖着放在姚露的臀缝中,嘱咐道:“把这个夹好了,如果掉了抽三下!”

        姚露心里骂了夏莫八百遍都不止,一边让她好好反省,一边还想着法子来整她。可心里骂归骂,姚露还是选择老老实实夹紧着两瓣屁股,尽量不让这该死的藤条掉下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在姚露努力地用屁股夹着藤条反省的同时,夏莫也是一边用余光盯着一边用手机和秦韵聊着天,毕竟她昨晚一夜没回去,也不知道姚露有没有按时吃药,她得好好叮嘱一下。

        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就在夏莫和秦韵聊得正起劲时,夏莫的余光却是注意到本应该夹在姚露臀缝中的藤条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掉了下来,可姚露却是一点没吭声。

        “姚露,藤条掉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夏莫有点生气地问道, 

        “啊?藤条掉了吗?我在很认真地反省着,我也没有注意到……”姚露闪烁其词地说着。

        夏莫懒得拆穿她,而且举起藤条说道:“既然藤条掉了,按照规矩我得抽你屁股三下。”

        “等一下!”姚露慌忙地说着,只见她脸色涨红,神情扭扭捏捏的。

        “怎么了?”夏莫不悦道。

        “我想…尿尿……快憋不住了……”

        “你不是在骗我吧?”夏莫半信半疑。

        “谁会拿这种事骗你啊…我真憋不住了…等我上完卫生间回来…你抽我六下都行…求你了让我先上个卫生间……”

        夏莫将信将疑,不过姚露确实被她绑了有大半天了,想上厕所也是应该的,总不能真让她尿在床上吧。但夏莫也留了个心眼,她只是将姚露绑在床上的绳子解开了,捆住她双手和双脚的绳子她却没有解开。

        “你这样不解开绳子,我怎么去卫生间?”

      姚露的手和腿终于能简单动了动,但她并不满足于此。

        “我抱你去就是。”夏莫说完也不顾姚露抗拒,直接将她像昨晚一样屁股朝天地扛了起来,然后来到卫生间马桶前刚准备将她放坐在马桶上,姚露却急忙喊道:“别这样放我下来啊!”

           “你又怎么了?” 

        “我屁股被你打肿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坐得下来?”姚露恨恨道。

        “真麻烦,那你要怎么上厕所?”夏莫将姚露双脚放在地上让她站好后,然后不解问道。

        只见姚露双手和手脚被绑地背对着马桶,她先是十分费力地往前蹦了一步,然后半蹲下双腿,上半身往前倾,屁股朝后撅了出来停在了距离马桶还有10公分的半空中。

        夏莫被姚露这滑稽的样子逗得捧腹一笑,“真有你的,这种办法都让你想到了!”

        姚露俏脸一红,愤愤道:“还不是你害得!你能出去一会吗?你看着我尿不出来。” 

        “你不是憋了很久吗?怎么会尿不出来?”

        “我看到你我就紧张,你让我怎么尿!我手和腿不都还被你绑着在,你就在外面守一会我还能跑掉不成?” 

        “事真多!那你快点尿,尿好了叫我,我再抱你回床上。”夏莫不厌其烦,但最终还是走出了卫生间顺便带上了门。

        夏莫站在卫生间外面,用手机继续给秦韵回着信息,可等发完两条信息后见姚露还没动静,她不耐烦地冲着姚露喊道:“你怎么还没好?尿尿至于这么长时间吗!”

        奇怪的是姚露并没有回应,可夏莫分明听见了姚露是在卫生间里的,尤其刚刚叫她的时候里面还有一阵慌乱的声音传出。

        顿时夏莫有种糟糕的想法,她连忙扭动卫生间门的门把手,可门早已经被姚露在里面反锁了,任夏莫如何推门也是推不开。

        夏莫这才知道她被姚露骗了,姚露分明是想假借上厕所,实则是想在里面想办法解开绳子。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狡猾了,夏莫还天真地以为姚露在挨了一顿狠揍后是真的完全顺从于她了,再加上姚露实在是装得太逼真了,这才让夏莫上了她的当。

        “姚露,你最好赶紧把门打开!否则等我进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