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23 内容:1779

    女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大燕边境,此时军帐内几道人影正发生激烈争吵。中间主座上的正是当今的兵马大元帅林朔云,手持虎符与尚方宝剑节制天下兵马。而座下左手边是一位女将,只见其肤若凝脂的面庞上一双英气的美眸正因生气死死瞪着对面的人物,身上的银甲开口的地方隐约能看见内部是一袭紧身皮甲,将那婀娜小腰勾勒的极其火辣!腰间一丝赘肉都没有!玉碗倒扣一般的胸部此起彼伏,让人看了就想抓在手里好好把玩一翻。往下看去,一双银色金丝边长靴,将那盈盈一握,没有一丝赘肉的玉足紧紧包裹着。

        而对面的男子也是一身黑色披甲,俊美的脸庞正对着怒视自己的女将,开口说到“大帅,匈奴已退回草原深处,我们此行已经胜了,再追击恐出变故,撤军吧”主座上的大将军还未开口,便听那银甲女将道“如何不追?敌军已溃不成军,何来的变故?魏云间你若怕了就在后方留守,我自会带军将这群畜牲全部剿灭”“穆溪禾,这是大军行动,三十万将士的生命岂容你的冲动来决定!”说罢回头抱拳“大帅,真的该撤了,几十万将士出征已有数月早已疲惫不堪,如诺此时遭遇意外该如何?”穆溪禾还想说话就听见主座上的林朔云下令“穿我军令,全营归整,各位将军回军清点好所属,择日撤军。”

        出了大帐,穆溪禾忍不住对魏云间骂到“如此胆小魏将军你为何不回家找个龟壳套上?”“你!哼,此乃为将士之命所想,数十万大军之命在你眼里是为儿戏乎?”“哼!”穆溪禾转身离去,只留下站在原地脸色阴沉的魏云间。看着离开的穆溪紧身皮甲下的两瓣臀肉随着走路有节奏的抖动,心里不禁暗骂到早晚要把这两瓣臀肉给打烂。

        回京后的魏云间第二天就与兄弟子侄们聚在一起,期间在饭桌上几大罐酒一下肚,再想起穆溪禾与自己之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矛盾,不由的怒上心来在席间破口大骂。旁边一位偏将听后嘴一撇,对着他说“魏将,为什么不想办法把这臭娘们拉下去打两顿板子,打烂她的屁股不就老实了嘛。”此话一出,席间众人纷纷应合,却无一人拿得出一个可行的方案。魏云间恼怒的拍桌“爷我话放于此,谁能让我打烂她的屁股,我赏谁万金!”听到此话,还是那位偏将说到“将军,古人云,云…”“管他娘的云什么,你小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将军啊,我们没法直接扳倒那娘们那就从她旁边的人下手啊,如今的执金卫指挥使不是与其关系不错嘛?”听到此的魏云间啪的打在了其脑门上“嘿,莫非你小子也开窍了,你这大字不识一个的脑袋也能想出如此主意来”

        瞬间一群武将酒也不喝了,一群脑袋凑一起开始商量起来。翌日,执金卫的大堂内,一张写着血字的草纸被呈在了苏云月的桌案上。“纵兵抢劫,杀人放火,毁尸灭迹?”读到这里她愤怒的站起身来,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英姿飒爽的气质,脸蛋上的皮肤冰肌玉骨,如雪脂般白嫩,黑色长靴上带着一捋捋金丝点缀,将那盈盈一握,没有一丝赘肉的玉足紧紧包裹着。“老张!集结一队兄弟和我走!”她朝一边靠在柱子上的中年男子喊了一声,那男主行礼退下。不一会儿,骑着高头大马的指挥使苏云月带着一队72位执金卫往军营赶去。

        进入军营,士兵们只是看了一眼并未阻拦。苏云月直奔中军大帐“站住!”一队军士阻拦住了他们,“中军大帐,非令不得入内,尔等何事?”苏云月拿出写满了血书的草纸“昨日残害百姓的军士在何处,执金卫办案任何人不得阻拦!”军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给其指了一个方向。待其到达地点看到满地赃物的时候,瞬间怒上心头“带走,直接押回诏狱!”

        她却未曾注意到远处瞭望台上的几道人影全程都在关注这此处。夜晚的诏狱内几道人影闪过“将军,此为最关键之一环就用几个人是否过于草率了?”一条胡同里两道人影隐藏于黑暗之中“呵呵,你小子懂什么,这几人都是我帐下最精锐的斥候,别说这小小诏狱,就算是敌国的王都他们也能闯一闯。”不久之后几道人影缓缓进入了胡同“将军,幸不辱命,无一人发现我等行踪。”“好!撤,这一环完成了那娘们的屁股必然不保!”

        翌日,“什么?全死了?”苏云月听着手下狱卒的报告,“此乃何人所为?一夜之间十多条人命死在了执金卫的诏狱内,你们的眼睛是瞎的嘛?”苏云月此时愤怒无比。而此时殿外传来了一阵叫骂声。随后只见魏云间身后跟着一队士卒闯进了殿内。苏云月柳眉一皱“魏将军好大的威风啊,带领军士无故闯我执金卫大殿,今日若无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必上奏天听请陛下为我执金卫评理。”魏云间呵呵一声冷笑“苏指挥使,昨日你从我军中带走的士兵呢?交出来,按照律法规定军士犯法应由我来军法处置,尔等执金卫无权干涉!”听到这里苏云月傻眼了,她本就是侠肝义胆的性子,昨日听见有人欺压无辜百姓一怒之下才仗义出头,刚刚在听到军士全部无故死亡的时候就已经反应过来了此时不简单。“苏指挥使,尔等不愿交人是想对抗我大燕律法嘛?”“执金卫监管天下不公,他们欺压百姓我等将其捉拿合情合法!”“苏云月!”魏云间喝到,回头对带来的一队军士挥手“搜!”“尔敢!”苏云月怒喝一声,“本将军乃军中副总兵,陛下钦点定国将军,我军中之事为何不敢管?”苏云月听到这里咬牙坐下,官大一级压死人,魏云间的职务真不是她得罪得起的。不一会军士就带着几十具尸体回到了大殿上。“哼,昨日进入你苏指挥使的执金卫一晚上我十多位弟兄就遭此迫害,此事我必禀报大将军为我等主持公道!”

        看着带着尸体离去的魏云间,苏云月无力的坐回了椅子上,她此时才反应过来此事闹大了。不久之后,去而复返的魏云间手拿大将军的令牌“传大将军军令,执金卫指挥使苏云月蔑视国法,残害军士,现押往刑部关押,待他进宫面圣再行处置。”说罢两名兵卒上前架住其双手直接将其押往刑部大牢。

        只过了大约两个时辰,苏云月就跪在了刑部大堂上。上面魏云间手捧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执金卫指挥使苏云月,蔑视国法,无视朝廷尊严;残害军士,无视军中军令。现由刑部羁押,宣威将军林朔云协助,速速查清其缘由,不得有误,钦此!”念完后将圣旨置于案上行礼过后,对着跪在地上的苏云月说“大将军军令,定国将军魏云间全权代理此案协助事宜。”说罢对着主位上的官员说道“张大人,此案我代大将军协助尔等,请刑部一定还我无辜惨死的弟兄一个公道!”“一定,一定,请魏将军放心”刑部侍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惊堂木一拍“堂下所跪之人抬起头来!”

        苏云月倔强的抬起头,英气的脸蛋上满是不忿。“绝无此事,昨日我等将其带回后甚至并未开始审问,此时我执金卫狱卒皆可作证,请大人明察。”“带人证!”苏云月猛的回头,看见几名狱卒被带上了大堂,还未问话便一个个的开口作证道“大人明察,小人作证指挥使大人昨日将人带回后便严刑拷打,那十几人皆是因酷刑而暴毙啊!”苏云月瞬间脑袋里闪过一道惊雷,不可置信的看着几位作证的狱卒。“大胆,人证物证俱全竟还未有悔改之意,用刑!”一根火签被掷在了地板上。左右衙役闻言迅速两根水火棍交叉打在了其背部从腋下穿出,苏云月瞬间就动弹不得,一名衙役上前一把就落下了她的裙带,再往下一扯就褪去了她的裙摆。雪脂般的屁股吹弹可破,随着其挣扎的动作颤颤巍巍的晃动,看上去就充满弹性。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