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2
    • 七日二

      ……你都这样了……” “求您了……咳咳咳……不用太医……”赫连铮面目扭曲,他丢不起这个脸…… “……那好吧,你回去趴着,朕亲自来。”赫连定见他坚持,也就不再勉强,抬下巴示意他回去趴着。 “不,不用……臣没事……” “啪!啪!啪!” “过去趴好,朕,或者太医,你自己选!”赫连定忍着笑板起脸,真是太有意思了,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家堂兄如此好玩。 巴掌……巴掌……他用巴掌揍我…那里…… 赫连铮已经呆住了,满脑子被巴掌刷了屏,他艰难地闭了闭眼,告诉自己这是幻境,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啪!啪!”皇帝不耐烦了,“动作快点儿!” 赫连铮晕乎乎地趴在榻上,脑子一片空白,连裤子被拽下的痛楚都没有注意。在他接受的教育里,君王都是威严的,哪怕他这个兄弟行事很逗逼,也改变不了他其实很有气场的现实。只是如今…… “唔……”剧烈的疼痛让他清醒过来,感觉到有两只手在自己身后大力揉捏,赫连铮只想一头撞死在大殿柱子上以谢天下。 “叫什么叫?!”皇帝恼羞成怒,手下默默加了两分力揉的赫连铮泪眼朦胧,他理直气壮道,“朕又没伺候过人,当然不知道怎么揉舒服了!” “……”赫连铮不理会他,径自闭目忍痛。他发誓,如果这人不是皇帝,他一定揍得他爬不起来满地找牙! “行了,你先歇着吧,我去批奏折。那帮子言官真是麻烦,整天唧唧歪歪的拿些无关紧要的破事来烦我……”赫连定一边洗手一边向兄弟抱怨。 他虽是皇帝,行事却极为随性,说白了就是不靠谱。因此,哪怕他的战绩足以媲美开国太祖,在大臣们眼里,他依然不是个合格的君王。 “你知道我上次清理宗室余孽后,赵宗那厮跑了才不到一个时辰,我带兵去追,明明可以赶上的,却叫他们抱着马腿一阵哭嚎!”赫连定絮絮叨叨,平时没有几个人能让他正常的说出心里话,如今逮着树洞了,自然是将心里的苦水一吐而尽,“你说我又不是没打过仗,这还是都城呢,搞得一副我快要驾崩的样子……” “陛下慎言!”赫连铮瞪他一眼,就你这口无遮拦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谁敢放心你啊! “嘿你还涨脾气了!”赫连定一副惊讶的模样,“以前明明我说什么你都说好的!” “……”那时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折腾我!赫连铮心道,只要你不打我那里,自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逸之,你生气了吗?”赫连定无比新奇,奏折也不管了,蹲在塌边仔细瞧,“真的生气了?” “……没有。”赫连铮僵着一张脸,谁能来把这货拖走!!! “逸之,我还不了解你吗?”赫连定叹气,语重心长道,“不就是觉得我打得不是地方害羞了吗?” “……” “其实我跟你说,我前天也拿它揍昭儿了,那臭小子平时傲地很,我是他爹他都爱答不理的,你猜那天怎么着?” “……”赫连铮真是无比同情自家侄儿,那孩子不就是不爱说话吗,才五岁就被这么欺负,他的眼睛不自觉带上谴责的意味,“陛下,殿下还小……”您这样……真的好么? “所以啊,才五下就把打哭了。”皇帝没有接收到他想表达的意思,自顾自说着。 “……”您真是亲爹啊! “你这是什么眼神?!”赫连定瞪,“我是他爹,揍他天经地义!”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2
    • 0
    • 6
    • 60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独行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蚕豆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