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豪门女教师4(转载)(作者不知)

      【f/f】豪门女教师4(转载)(作者不知)

      四、养伤

      因为纤纤接过爸爸的电话,知道雨晴受伤了,所以一直在家不安地等他们回来。

       

      当车子一驶进大门,纤纤就发现了,本想冲出去迎接他们,可她刚走了几步,就发现下了车的爸爸和雨晴姐,似乎在争执着什么,看那样子,好象是爸爸要抱姐姐,而姐姐却坚持自己走,最后,还是爸爸输了,他小心地在旁边扶着她,满脸都写满了疼爱,姐姐走路不大正常,有点一腐一拐地,大概是腿受伤了吧。纤纤一直默默地注视着他们,直到他俩上了楼。

       

      安顿好的雨晴,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被疼痛折磨的十分疲倦的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纤纤”,景浩然来到了女儿的房间,“雨晴姐这段时间住我们家里,需要养伤,多休息,暂时不能给你上课,你自己多看看书吧,没事尽量少去打扰她,她太累了。”

       

      “哦,我知道了,爸爸,放心吧。姐姐伤哪儿了?伤得重吗?”“左胳膊被玻璃划伤,缝了十针。”

       

      “天!十针!这么重啊!那她的腿呢?是不是也受伤了?刚才我看她走路都费力。”

       

      “腿?哦,腿倒没伤着,可能刚才在医院打了两针,疼的。没想到吧,纤纤,你雨晴姐怕打针怕得,还不如你呢?缝针没打麻药,都没掉一滴泪,连爸爸都佩服得不得了,可谁知打针时,她怕得要命,哭得跟随泪人似的,把爸爸的裤子都哭湿了一大片,喏,你看,到现在还没干呢!”

       

      “是吗,爸爸,姐姐打针也哭呀?那等她的伤好后,我一定要羞羞她,谁叫当初我不打针时,她还打我屁股呢!”

       

      “雨晴打你屁股?我怎么不知道?”景浩然很想听听,可纤纤却一下子红了脸,“哎呀,别问了爸爸,很丢脸的,这是我们俩的秘密。爸爸,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是不是很喜欢雨晴姐?”

       

      “纤纤,我……”景浩然没想到女儿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一时难以回答。

       

      “这么说是真的了,爸爸,我也喜欢姐姐,喜欢她做我的妈妈。我知道雨晴姐也喜欢你的。不过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答应嫁给你?爸爸,你要加油啊!追女孩子可不容易哟!”

       

      浩然激动地将女儿揽入怀中,“哦,我的好女儿,你长大了,懂事了,放心吧,有你的支持,爸爸一定全力一赴的。”

       

      雨晴迷糊着一直睡了大半天,醒来时,她试着动了一下受伤的胳膊,仍旧疼得钻心,想到上午在医院打针时的丑态,以及浩然那关切的目光,一抹红晕染红了脸颊,她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下意识地摸了下打针的地方,还是很疼。和浩然接触了这么久,对他的印象已由最初的怕,慢慢变成崇拜,最后演变成了喜欢,从浩然的眼神里不难看出,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正想着,房间的门无声地打开了,浩然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啊!你醒了,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谢谢你浩……景先生。”雨晴想说浩然,可话到嘴边,又觉得挺难为情的,必竟以前一直喊他先生的。

       

      “叫我浩然,以后不许再叫先生,否则打你屁股,重叫一遍!”

       

      “…浩然,真的谢谢你。”

       

      “这还差不多,不过,谢谢就不用了,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得厉害吗?”

       

      “还好啦。”

       

      “肚子饿了吧,我叫刘妈把饭端过来。”

       

      望着眼前的山珍海味,雨晴都有点眼花缭乱。

       

      “雨晴,你的身体很弱,又流了那么多的血,必须好好加强营养,这样伤口才好得快。你手不方便,来,我喂你吃吧。”

       

      “啊!不,不,不用,我自己能行。”一听浩然要喂自己吃饭,窘得雨晴不知所措,连忙拒绝。因为她不是那种娇情的女孩,习惯了照顾别人,一时被别人照顾,她还真有点不适应。尤其是眼前这个人,这个在外面叱咤风云的男人,雨晴挣扎着。

       

      “哎哟!嘶……”不小心碰着了伤口,疼得她不由地哼了一声。

       

      “听话,别乱动,看看,又碰疼了吧。”浩然嗔怪着。雨晴不敢再坚持了,只好任他喂饭了,那情景真的好温馨,好感人。雨晴没想到浩然竟能如此细心,如此会体贴人。

       

      吃完饭,浩然又陪着雨晴来到了后花园,花园里百花齐放、争其斗艳,一只只蝴蝶翩翩起舞,雨晴完全陶醉其中。

       

      “雨晴,嫁给我好吗?我爱你!”景浩然脉脉含情地望着雨晴,动情地表白着,那样子恨不能把心都掏出来给她看。

       

      尽管在心里千万遍地希望有朝一日能嫁给浩然,可当幸福真的降临时,雨晴还是有点措手不及,不敢置信。

       

      “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梦,答应我,雨晴,我一定会好好爱你,一生一世。”

       

      “嗯”她用力地点了点头,脸红得不能再红了。

       

      景浩然见雨晴答应了,兴奋地一下子了抱起了她,用力地转了起来。幸福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哎哟!”

       

      “对不起呀,我太高兴了,忘了你还是个病人呢,快好起来吧,雨晴!”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晚上要打针的时间了,浩然早就通知了王医生。

       

      这一针虽然是在家里打的,可雨晴仍怕得要命,尽管推药已经很慢,可雨晴还是哭得泪流满面。打完针,疼得趴在床上半天没敢动,任浩然不停地按揉着。连她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如此怕打针,屁股对疼痛是那么的敏感,这回受伤,还要打一个周的针。自己记事以来,就没有打过这么长时间的针,有浩然的天天的督促,想逃针是不可能的,不知打到最后,可怜的屁股会变成什么样子。

       

      “雨晴,该上上热敷了,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几针,你这细皮嫩肉的就会吃不消的,会起硬结的。”

       

      浩然让刘妈端来热水和毛巾,然后亲自帮雨晴热敷。当他将雨晴的粉红的睡裤全部拉到大腿处时,雨晴那对雪白圆润、晶莹剔透的完美的屁屁 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好美呀!”浩然由衷地发出赞叹。女人的屁股他见得多了,但眼前的屁屁 ,无论从色泽、形体、柔韧性看,都堪称上品之上品,甚至极品。

       

      浩然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那细腻嫩滑的肌肤,“真软啊,好有弹性。”陶醉着的浩然,完全忘记了自己此刻的任务,羞得雨晴脸红到了耳根。

       

      “讨厌啦,浩然,你吃我豆腐。水都凉了。”雨晴娇羞地回头望着浩然。

       

      “哦,反正你已答应嫁给我了,我摸自己太太的屁股,不犯法吧,哈哈哈……”

       

      “我还没嫁你呢!不许占我便宜。”其实说心里话,虽然光着屁屁 被浩然摸,雨晴有点很难为情,可是确实感觉很舒服的。

       

      在雨晴养伤的这段时间,景浩然放下了一切事务,全心在家陪着她。在他精神及物质双重护理下,雨晴的伤口愈合地非常好,经刘院长的复查,不会留下明显的疤痕的,两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只是天天打针,害苦了雨晴,尽管天天上热敷,但后来也难避免硬结出现。并且注射部位明显红肿,又疼又痒,搞得雨晴根本不敢侧卧,有时不小心碰着了,都会疼得一身汗。

       

      浩然不知从哪打听到了,用生土豆片贴针眼,可以消肿止疼,每次打完针,他都让刘妈切一大盘子,耐心地给雨晴贴在针口上,十五、六分钟换一次,总是不厌其烦。直到一大盘的土豆片都换光了,这才罢休。

       

      雨晴打的毕竟是特疼的刺激性很强的抗生素,最后两边注射部位,打得硬结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那是打的最后一针,王医生先在她的左边仔细地按了按,试图找一处没有硬结的地方好下针,可按来按去,没有选中,只好又换右边检查,针还没打,雨晴就紧张加痛,出了一头的汗,等针刺入后,更是疼得叫起来。

       

      “嗯~~疼~~嘶~~好疼~~这针太疼了~~”泪水跟断了线的珍珠一串串地滚落。全身都在抽泣着抖动,令在场的浩然跟王医生都不轻松。

       

      浩然,每次陪雨晴打针时,心总是被揪得生疼生疼,他有太多的不忍,又有更多的无奈。

       

      王医生,更是如履薄冰,雨晴如今是浩然的心头肉,打疼了她,弄不好,惹他不高兴,一个不小心开了自己,丢了饭碗。所以呀,也是小心翼翼地,仔细地推药,怎奈这药本身就很刺激,加上雨晴又连着打了这么多天,疼得受不了是再所难免的,也不能全怪她。

       

      打完了针,王医生悄悄地出去了,浩然望着,将大半边脸埋在松软枕头上的雨晴,凌乱的头发遮挡在她的脸上,被汗水和泪水粘在了一起,身体仍在一抖一抖地抽泣,是那么让人疼惜。他弯腰,捋了捋雨晴粘在脸上的长发,柔声说着:“晴,还很疼吗?”“嗯,这一针是这些日子来,打得最疼的一针,这回估计真走不了路了。”

       

      “走不了路?有我呢,我就是你的腿,还好这是最后的一针了,再要打下去,我也要崩溃了!”

       

      “对不起呀,浩然,总是让你担心,以后不会了。”

       

      雨晴的伤好后,又继续辅导纤纤学习,景浩然也忙碌于他的巨大的产业中,不过,每天忙完后,他总是尽早赶回家陪雨晴,很少在外面应酬。这可急坏了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美女们,因为雨晴的出现击碎了她们嫁入豪门的梦想,这当中有一个人尤其不甘心,她就是名模安娜—一个跟了景浩然五年的美丽女人。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这天,浩然约了安娜,这令安娜非常激动,可当浩然把一切说明之后,安娜变得歇斯底里,“景浩然,你是个大骗子,你骗了我整整五年。”

       

      “对不起,安娜,五年前,我们开始时,我就明确地告诉过你,我不会娶你的,相信你也明白。”

       

      “可我们毕竟经历了五年,五年啊,我把自己全部都交给了你,我以为我会感动你,浩然,我爱你,我爱你爱得发疯,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对不起,我可以补偿你安娜,但是不可能娶你。”

       

      “为了你的那个家庭教师初雨晴吗?我就想不明白,她哪点比我强,比我好?浩然你告诉我,我可以改,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安娜说到动情处,一下子脱去了外衣,只剩下一件胸罩及贴身的小内裤,她一把抓住浩然的手,放在自己因激动而不停起伏的胸前,“浩然,难道你忘了,你曾告诉过我,没有人能比得上我,你看呀!你再摸摸。”浩然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捡起她的外衣,顺势披在安娜的身上,“安娜,你确实很美,很抱歉,我现在已有了雨晴,就足够了。”

       

      “雨晴!那你告诉我,初雨晴哪个地方比我好,比我美,是这比我美吗?”安娜一下子又甩掉了外衣,连仅有的胸罩也一并解下,指着那高挺饱满,羊脂般的双乳,对着浩然问。

       

      “别这样,安娜,说实话,我还从未碰过雨晴,我答应过她在她未嫁给我之前,绝对不碰她。”

       

      “哈哈哈…”安娜一阵狂笑,“想不到啊!风流倜傥的景浩然,连她的身体都没碰过,却一门心思地要娶她,我的景大老板,啥时变成了圣教徒,哈哈哈…”

       

      景浩然不想再徒劳下去,自取其辱了,他留下一张巨额支票,转身走了。背后你传来安娜的狂笑:“景浩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走着瞧,哈哈哈……”

       

      爱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那是发自肺腑的心灵碰撞,又何必在意其它呢!不是吗

    • 0
    • 0
    • 0
    • 25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