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豪门女教师3(转载)(作者不知)

      【f/f】豪门女教师3(转载)(作者不知)

      三、受伤

      这天天还没亮,母亲突然犯病,歇斯底里地乱摔乱砸家里的一切。慌乱中母亲击碎了柜子上的一大块玻璃,眼看要砸中母亲,情急之下,雨晴一伸手挡开了母亲,而自己的左胳膊却被砸碎的玻璃划伤,好大的一条口子,鲜血立即涌了出来。看见了血,母亲似乎才有了点清醒,大叫着跑回了床上。

       

      雨晴强忍着疼痛,打开家里备用的药箱,简单处理后,缠上一层又一层的纱布,然后坚持着清扫被母亲打得一片凌乱的屋子。等她收拾稳妥后,胳膊上的纱布早已被血染透了,她只好换下,重新用纱布扎好。此时伤口疼得她一阵一阵有点眩晕,真想打电话请假休息一下,可又不知从何谈起,于是咬牙坚持着,准时去给纤纤上课。

       

      在景府大门口,赶上正要外出的景浩然,敏感的浩然立即察觉出她的不对劲,只见雨晴的脸色苍白,非常虚弱。尽管雨晴极力掩饰,但精明的浩然,仍从她的脸上看出难以言状的痛苦,于是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初小姐?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生病了?如果是,就不用勉强自己,完全可以休息两天,当然工资照发。”

       

      看着浩然充满关心的目光,疼得无助的雨晴多想扑进他的怀里,依靠一下。但她不能,浩然虽然对自己一直很关心,但他毕竟是自己的老板,于是她强装笑脸,“没事,一点小伤,我能坚持。”

       

      “什么?!你受伤了!伤哪儿了?”谁知浩然一听她说受伤,一下子乱了方寸,伸手正好抓住雨晴受伤的左手腕处,一阵巨烈的疼痛排山倒海般袭来,疼得雨晴脚下不稳,差点晕倒。

       

      “唉哟~~好疼!快放手,你弄疼我了~~啊~~嘶~~”

       

      一见雨晴疼得扭曲的脸,惊得浩然一下子松开了紧握她胳膊的双手,只见被自己抓过的地方,有血慢慢浸过了白色的袖子,越来越多,鲜红鲜红的……

       

      看似坚强的雨晴疼得再也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倒了下去,浩然忙伸手一揽,她一下子瘫在了他宽大的怀抱。

       

      “对不起,雨晴,我不知道你伤了胳膊,我不是故意的,你觉得怎么样?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小王,快备车…..”

       

      此刻浩然恨透了自己的不小心,心疼得就象被撕裂,望着怀中脸色更加苍白、紧闭双眼,锁着眉头,疼痛难忍的雨晴,他恨不能掴自己两耳光。

       

      车子飞速地行驶在去医院的路上,浩然小心地拥抱着雨晴,生怕不小心再弄疼了她。

       

      “雨晴,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啊!”

       

      “雨晴”他叫我雨晴,而不是初小姐,疼痛中雨晴听到浩然一声声真情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她好激动!好幸福!真想一直被他这样拥着。

       

      途中景浩然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好友—市中医院的刘院长,告诉他自己有个朋友受伤了,正赶往他的医院,叫他马上准备,在急诊室等他。

       

      刘院长跟浩然是世交,两人的关系铁得比亲兄弟还亲。接到电话后,他立即放下手头的一切,信步来到诊疗室,同时脑海中回想着刚才景浩然的电话。是什么人受伤了?能引起商界中叱咤风云、成熟稳健的景浩然—景大老板,如此紧张,甚至有点失态。

       

      刘院长正想着,就见景浩然的车子无声地停在了医院门口,司机小王急忙打开后车门,接着景浩然抱着一个女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刘院长急忙迎上前。

       

      “怎么了,浩然?”

       

      “老刘,快!雨晴的胳膊被玻璃划伤了,你帮她整整。”仍是急促不容置疑的语气,看得出此刻的浩然十分地紧张。

       

      雨晴,叫得多亲切,什么时候他的身边又多了这么一个女孩,自己怎么不知道。刘院长一边想一边打量着躺在床上的雨晴,同时有条不紊地帮她清理着伤口。

       

      雨晴伤得还真不轻,伤口又深又长,而且里面还有残留的玻璃渣子。刘院长小心地难她清理着。

       

      “伤口太大了,得缝合。”他把脸转向浩然,征询着他的意见。

       

      “那你赶快缝啊!”

       

      “不过缝之前,我得告诉你,她的胳膊以后会留一条长长的疤的,女孩子,夏天穿衣服会露出来的,很丑陋的。”刘院长十分了解浩然,他对女人的要求绝对得完美。

       

      “我不管,反正雨晴交给你了,你刘大院长看着办吧,不过我警告你,别弄疼了她,而且尽最大可能不给我留疤。”

       

      刘院长哭笑着摇了摇头。

       

      此时的雨晴,脸色白得如同一张白纸,眼睛一直紧闭着,清理伤口时,疼得她痛苦地呻吟着,紧紧抓住床沿的右手,由于用力过度,都失去血色。浩然心疼地把她冰凉的小手,握进自己手中,想给她一点温暖。眼睛一直也没离开过雨晴那被疼痛扭曲的脸。

       

      “初小姐,你忍一下,我要开始缝伤口了。你打不打麻药?打的话,可以帮你减少许多疼痛,但你的胳膊以后会留下清晰的疤痕的;如果你坚持不打麻药,我尽量帮你不留伤疤,不过这样会很疼很疼的,我担心你忍受不了。”

       

      疼痛中的雨晴,多想让自己快点麻醉,让痛苦不再缠绕着她,可一想到今后,胳膊上会有一条丑陋的伤疤,伴随自己的一生,冬天还好说,夏天无法穿短衬衫时,对于尚未嫁人的她来说,有太多的遗憾。骨子里坚强的个性,迫使她打定主意。

       

      “我不要打麻药……”雨晴闭着眼虚弱地说着。

       

      “好!佩服小姐勇气,你再忍一下。”

       

      当锋利地带着手术线的弯弯的银针,挖进肉里时,疼得雨晴全身一阵抽搐。

       

      “啊!呜~~疼~~”太疼了!以是一针,

       

      “哎呦~~好疼啊~~”被巨大疼痛包围的雨晴,一下子咬住了浩然那紧握着自己的大手,“嗯~~嗯~~疼~~”豆大的汉珠顺着苍白的脸哗哗滴下,薄薄的上衣也已湿透,紧紧地贴在了身上。

       

      尽管刘院长是市里有名的外科一把刀,下手也尽量轻,但毕竟是针在肉中来回穿插,在不打麻药的状态下,疼痛是难免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所以他打心眼里佩服柔弱的雨晴.而此刻坐在一旁的浩然,只能无助、干着急地看着这一切,恨不奶把雨晴的疼转移到自己的身上。雨晴轻轻地一声呻吟,一个蹙眉,都会引起他强烈的共鸣,他的内心在疼痛中挣扎。

       

      半个小时后,伤口终于缝好了,整整缝了十针,包扎好后,在场的每个人都松了口气。

       

      “一个周内,每天都要按时换药,不能碰水,为防止伤口感染,还要肌注一个周的抗生素。今天还要多打一针破伤风。”刘院长下完医嘱,让一个小护士负责给雨晴取药、打针。然后示意着浩然.

       

      “好了,你出来一下,我们抽只烟,放松放松。”本来浩然不想出去,可一想雨晴待会要打针,自己在多有不便,便柔声对雨晴说,“雨晴,没事了,乖乖的,打完针,我们就回家。”说完站起来,随着刘院长来到了外间。

       

      房间里就剩下正配着药的护士跟雨晴,在浩然站起身要向外走时,雨晴好想让他别走,陪着自己。要知道打小她就特怕打针,可一想到针要打在那个地方,浩然在确实尴尬,话到嘴边却又咽下。胳膊缝了十针,虽然她疼得也喊也叫,但却没流一滴泪,而此刻想到马上就要挨针了,泪水却情不自禁地溢满了眼眶,忍也忍不住,只好任泪水悄然滑下,雨晴觉得是那么地紧张和无助。

       

      小时候生病,实在没办法抗了,需要打针时,总是妈妈陪在身旁,安慰、劝服着她,每次打完针疼得掉眼泪时,妈妈总是温柔地帮她揉着,长大了就再也没打针。陪纤纤打针,那也是情非得已,没办法的办法。

       

      在外间,传来两个男人的对话:

       

      “浩然,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满脑子都是雨晴的浩然,突然被刘院长一问,一时没反应过来。

       

      “里面的女孩子,跟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哦,你说这个呀,我想你误会了,不是你所想的,她是纤纤的家庭教师。”

       

      “家庭教师?别骗自己了,浩然,傻子都能看出来,你爱她!爱得发狂,爱得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从你打电话给我的语气中,我就猜出来了,从刚才你看她的眼神里,我就知道,你无可自拔地爱上了她,不是吗?我说错了吗?你敢否认吗?”

       

      见浩然低头不语,刘院长接着说道,“你什么时候改变了口味,竟看上了清纯女子。说真的,里面的女孩子确实不错。老弟,你爱她,就要给她幸福,弟妹已走了十多年了,纤纤长大了,你也该成个家了,别在成天放纵自己了。哦,对了,那个名模安娜,你可要处理好啊,她可跟了你五年了,一直梦想着有着一日成为景太太呢!虽然她出身娱乐圈,但自从跟了你,你也清楚,她再也没找别的男人,对你可谓,爱得死心塌地,你一定要处理好和她的关系……”

       

      “啊!别,别碰我,我不要打针!”这时从里面突然传出雨晴的恐叫声,浩然心头一紧,“雨晴”猛地掐灭手中的烟,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刘院长哑然失笑,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它能使任何一个有定力的男人失去理智。

       

      只见雨晴不知何时,已从治疗床上坐起来,右手紧紧按着腰间,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躲避着正站在旁边,举着注射器要给她打针的护士,身体正不停地一点点地向床角退缩着,满脸都是泪水,样子可怜极了。

       

      猛见浩然撞了进来,雨晴再也顾不得矜持,就像溺水中的人突遇救命稻草,再也不愿松手了。

       

      “浩然,浩然,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怕…我不要打针…我想回家……”

       

      浩然心疼地把她揽入怀中,内心产生强烈地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别怕,雨晴,我不走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同时浩然暗下决心,等雨晴伤好后,就向她表白,不管遭不遭拒绝,他都要告诉她,今生他要定了她,要好好爱她,好好保护她,不要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等雨晴稍微平静下来,浩然一边理顺着她那被泪水和汗水粘在脸上的长发,一边温柔地说道:“雨晴,你看刚才缝针时,你那么勇敢,为了伤口早已康复,你放弃了打麻药。知道吗?打针也是为了伤口好,如果不小心伤口发炎感染,那你之前所受的疼,不都白遭了吗?听话,配合护士把裤子脱一下,打针好不好?”

       

      “可我真的好怕,好怕呀……”雨晴呢喃着,“没事,别怕,不是有我在吗!”浩然握住雨晴的右手,坐在她的身旁,“来,雨晴,把头放我腿上,趴下……”雨晴不再说话,乖乖地趴下,人,侧脸靠在了浩然的大腿上。

       

      “让我帮你脱吧,雨晴?”

       

      “嗯……”雨晴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象个孩子似的任由浩然帮她。

       

      浩然腾出一只手,开始解雨晴的裤子,他的心开始激烈地跳动,全身无法控制地兴奋起来,那感觉,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这对于久经情场的他来说,是从未有过的,不是他景浩然吹牛,只要他一点头,一挥手,什么样的美女都会趋之惹鹜地投其怀抱中……

       

      浩然笨拙地向下褪着雨晴的裤子,虽然是夏天,雨晴只穿了件薄薄的牛仔裤,可由于先前出汗的原因,加上雨晴穿的是紧身裤很难脱,浩然示意着护士上前帮忙,两人一用力,雨晴那粉白嫩滑的右边屁股一下子春光大显,左边也露出少许,甚至中间那神秘的地方都隐约可见,好诱人的肌肤,浩然真想抚摸一下如冰雕玉琢般可爱的屁屁 ,可眼下……他只好强烈抑制着狂跳的心脏和一颗不安分的心。

       

      小护士赶紧在雨晴的右臀部消着毒,浩然感觉到雨晴的身体在不停地哆嗦着,圆润的屁股绷得紧紧的。

       

      “别紧张,雨晴,放松放松,一下下就好了。”他怜惜地抚摸着她的后脑勺。当护士举起注射器的一瞬间,浩然不忍心看那锋利的针头刺入雨晴柔软的肌肤,把头扭向了一边……

       

      “嗯~~”雨晴痛哼一声,同时身体猛地一动,浩然的心也随着沉到了谷底。

       

      此时,房间里静极了,时间仿佛都停止不动了,浩然的心情压抑到了极点,为了打破这种沉闷,他主动问着正打针的护士:“这针打的啥药?”“哦,破伤风。”接着又没了声音。

       

      虽然雨晴一直没再喊疼,安静地趴着,但浩然从她那抖动的身体,感觉出与打针前的紧张哆嗦不一样,心里自然明白,雨晴在默默哭泣。唉!为什么女孩子都那么怕打针呢?纤纤如此,连雨晴这样坚强的女孩也不例外。

       

      几十秒后,小护士拔了针,用棉签压了一下针口,然后对浩然说:“帮她按一会儿。”浩然忙接过小心地按着针口。

       

      “好疼~~”一直没作声的雨晴小声哼着。

       

      “好柔软啊!”浩然心里感慨着。

       

      “换一边,打下一针吧。”稍后小护士命令着。

       

      “雨晴,来,转一下身,最后一针,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这一针刚扎下,雨晴就有了反应,开始呻吟着疼,并且屁股试图着扭动。浩然急忙按住她的腰身,小护士也不停地用手指轻轻地按摩着针头附近的肌肉,因为这针打的是抗生素,刺激性比较强,药推快了,病人会疼得受不了,所以这一针相对第一针,打得时间较长。

       

      “疼~~哦~~好疼~~”

       

      “好好,好了,马上就好。”

       

      漫长的一针终于打完了,浩然接过护士按压的棉签,“你多帮她揉揉,抗生素不易被吸收,揉不开容易起结。”于是浩然赶快地按揉着刚刚打针的针眼处,尽管他认为下手已经够轻了,怎奈雨晴却疼得直叫。

       

      “轻点~~别揉了~~越揉越疼~~哎呦~~”

       

      “好,我再轻点,你忍忍,再忍忍,往后还要打好多天的针呢?我怕起硬结,打起针来更疼,多帮你揉揉。”

       

      揉了好一阵子,浩然才停下来,雨晴抬起头,委曲地看着他“好痛啊!我不要再打了!”紧蹙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叫人怜,令人惜。浩然发现自己的裤子被雨晴的泪水浸湿了一大片。帮着整理好衣服后,他扶着雨晴慢慢地下了床,这过程,疼得雨晴直裂嘴,胳膊疼,屁股疼,浑身都不舒服,看到雨晴吃力地走着,浩然一低头“来,搂紧我。”一下子把她抱起来大步向外走去…

       

      车子又无声驶出医院,“送我回家吧,我不放心我妈妈。”雨晴小声地说着,“行,先送你回家换换衣服,你衣服都湿透了,别弄感冒了,你妈妈由我来安排,你呢,现在是病人,需要有人照顾,就随我到我家吧,反正你每天需要换药、打针,我让家庭医生来做很方便。”

       

      “可我……”雨晴本想拒绝,可想想自己现在的样子,确实无法照料妈妈,“什么都不要说了,雨晴,你要珍惜身体,别总想着别人,听我一回好吗?”雨晴默默地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当景浩然见到雨晴的妈妈时,老人家的头脑还是不大清醒,一个劲地叨唠着问雨晴“这个人是谁?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呀?我看他不错,你抓紧时间嫁给他吧。”弄得雨晴怪不好意思的,让浩然别见怪,浩然看她窘得红红的脸,忍不住随口道:“你妈妈都同意了,说我好,那你干脆就嫁给我算了,哈哈哈。”

       

      在征得雨晴的同意后,景浩然派人把她的妈妈送去了疗养院,免了雨晴的后顾之忧。这样雨晴就可以安心地在豪宅养伤了。

    • 0
    • 0
    • 0
    • 43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