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214
    • 【MF】「原创」反暴力新规——董芋的赎罪之公开处刑

      董芋绝不会想到,她的愚昧和自私会为她带来如此严厉的惩罚。

       

      “你就是董芋吗?”

      宿舍门被敲响时,董芋还在床上睡觉,她刚刚给她不喜欢的舍友进行了语音信箱的留言——那女孩儿已经被她逼迫到不得不离开宿舍出去住。

      而她仍不满足,变本加厉地言语侮辱对方,

      她有着一头齐耳短发,平时畏畏缩缩,走路时从不会抬起头来,没人猜得到她竟是一个如此可怖的施暴者。

      董芋被几个警察押送到押运车上才知悉,那女孩儿已在昨夜上吊自杀,她死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董芋发给她的所有消息和通话录音发送给了警方,发布到了网络上。

      学校的论坛瞬间爆炸,同学们从未想到董芋是这样的人,他们谴责董芋的同时,也好奇着另一件事——公开惩罚。

      这是上个月出台的新政策,对于一些通过软暴力致人残疾或死亡的犯人,不予长期监禁,而是定期进行网络和电视直播的公开处罚,公开处罚的内容暂时并未公布,因此群众对之抱有诸多猜测和好奇。

      董芋是第一个被判决公开处罚的犯人,在她20-35岁的十五年中,每个月都要进行七天的监禁,这七天中,第一、三、五三天都将被强制执行直播公开处罚,其余时间用于拘役和养伤。

      这意味着,这十五年中,每年的四分之一时间,她都要用来赎罪。

      而董芋不以为然,她擅长于将自己从事件中摘出,在法庭上听到判决后,她甚至看着地板冷笑了一下,并出言指责法官。

      由于案件影响恶劣,本该在一个月后进行的首次执刑,被更改到次日上午,董芋这个夜晚,将在拘留所度过。

      拘留所的一个小房间住了十几个人,比她那原本拥挤的寝室恶劣得多,她由于初来乍到,只能睡在通铺下的水泥地板上。

      董芋这才感到了害怕,同样,仇恨在她心中滋生,她诅咒那死去的女孩儿永世不得超生。

      凌晨,她终于浅浅地睡了一会儿,五点左右,警察将她叫醒,执刑人员从警方手中将她接手。

      这些执刑人员身穿战术长裤和短靴,上身着黑色体恤,身材壮硕。董芋问道:“要带我去哪里?要怎么处罚?我是有人权的!”

      闻言,一直在前方带路的男子停下来,回身对她轻蔑一笑:“呵,你已经是个犯人了,还有什么人权?”

      董芋不甘示弱,也向那男人冷笑,不料那人并未被激怒,反而一脸玩味地看着她。

      董芋被塞进了车里,车子行进了几个小时,待她再次被押出车时,眼前的景象让她目瞪口呆。

      这里是她大学的操场,上百个学生集中在这里,操场中央搭建起一方平台,其上高低错落摆放着几张台面。

      人群中有人发现了她,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想到那其中不乏她熟悉的面孔,董芋将头压得很低。

      三台摄像机环绕着摆在了平台周遭,董芋被押上平台,执刑队长连接上了麦克风,开始刑前讲话。

      这段讲话将要持续三十分钟,董芋被带到一张高凳前,一名执刑人员将手伸向她的囚裤。

      董芋吓了一跳,当即问道:“你们干嘛?”话音未落,她的双手便被扭向身后,在她的挣扎下,一人抓住她宽松的囚裤,向下一拽,便将裤子拉到她的膝盖上。

      台下哗然,执刑队长正式开始讲话,麦克风的扩音声盖过了一些董芋的叫嘛,她被拖向高脚凳,粉色的内裤被大手一把扒下,她面向着同学被按上凳子,却只有大腿挨上椅面,上身下压靠近大腿,溜光的屁股伸出椅子悬空在外。

      董芋羞耻地大哭起来。

      同学们的讨论声就要盖过宣讲,执刑队长清清嗓子:“安静!”

      待众人都静了下来,只有董芋的哭声响起,他才继续讲道:“想必大家都已经清楚了事件的经过,罪犯董芋,通过对同寝室同学长达两年的言语羞辱,将其逼迫至上吊自杀,行为极其恶劣,造成了不良影响。在法庭上对法官出言不逊,藐视律法,因此将对其进行臀刑,以儆效尤。”

      “接下来第一项,清洗犯人身体。”

      董芋摇着头,她是个相当保守的女生,从未穿过过短的衣服,可今天却被扒出光屁股来示众,她羞愤不已,大喊着别碰我。

      可执行人员不顾她的反抗,紧紧按住她,一人绕到她的身后,取出一条水管,开始冲洗她的臀部。

      水柱喷到她的屁股上,将屁股表面冲洗过后,董芋感到两瓣屁股突然被大力掰开,臀缝被用力抻开,接受水柱无情的冲刷。

      一些女同学看不了这样的场面,纷纷离场,而一部分男生却兴致盎然,呼朋唤友,虽然这个角度看不到董芋的屁股,但凭着想象也是十分过瘾了。

      董芋深埋着头抽泣,在心中咒骂那死去的女孩儿。突然,她感到肛门处有个什么东西接近,且在一点点向内推。

      正当她疑惑之时,那坚硬的东西却一举顶入她的肛门,冰冷的水流开始注入她的肠道。

      小腹立刻开始感到疼痛,董芋小声哀求执刑人员:“不要这样,我求你们了!”

      然而并没人回答她,便意越来越强烈,那水流却还是源源不断地注入到她的肛门里,她开始扭动身体,痛苦地呻吟。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肚子明显地鼓胀起来,水管拔出了肛门,董芋险些失禁,她的肚子叫个不停,肛门又被塞上。

      执刑队长依旧在讲话,她只能劝说自己没人注意到她,可事实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的身上,在场和镜头前的上万人,都在等着看她失禁的时刻。

      一只水桶被放到她屁股底下,几分钟后,那肛门的塞子被拔除,可董芋依旧紧紧夹着括约肌,她的屁股颤抖着夹紧,整个人都不断颤动。

      人群中吵闹了一阵,随着董芋忍耐时间的拉长,众人又回归了安静,一时间四下鸦雀无声,董芋的括约肌马上就要夹不住,终于,一声哭叫迸发出来,执行人员为她遮挡了视线,几分钟后,水桶被提走,董芋的肛门中又被插入了水管。

      灌肠一共进行了四次,最后一次,椅子被转了半圈,董芋的白屁股面向了众人,她肛门中喷出的清水落向地面,简直就像是肛门在小便。

      董芋疯狂地挣扎,想要用手遮挡屁股,可为时过晚,大家都看过她肛门排出清水时的模样,那些听不清的讨论声让她的脑子阵阵发麻。

      执刑队长的讲话结束了,董芋被连人带椅子搬到了台中央,惩罚才刚刚开始。

      她的上半身被按压到了极限,大腿和身体紧紧折叠起来,她的屁股并不丰满也不挺翘,因此执刑人员只能尽力压紧她,而让她的屁股尽可能地伸出椅子,以供最大程度的对外展示,这也是为什么椅子的面设计的很窄小。

      摄像机对准了她的屁股,同时她面前的大屏幕亮了起来,她发现,整个画面的三分之二都被她的屁股填满,三个机位的拍摄分别显现在三张屏幕上。

      但听执刑队长一声令下:“开臀!”

      左右分立的两名执刑人员手中各执一宽大皮拍子,看起来很像没有木板的乒乓球拍,二人将手抬了一尺左右,皮拍子一同落在董芋的两瓣屁股上。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0
    • 214
    • 0
    • 236
    • 2.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隐皮皮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lfghjm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3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zddcf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夜影子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李健明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水村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好儿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桂花酒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在在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去玩儿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