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220 内容:1767

    贵族学院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一辆劳斯莱斯行驶在绿荫丛生的幽静小路上,远方已经看到了一座宏伟教堂的顶尖,安浩哲从后视镜里看到少年仍是一脸大无畏冷漠的倔强眼神,一缕阳光洒在男孩略显清秀的脸上,双唇紧闭,深褐色的眸子里只有沉静。

          两人虽是父子关系,但安然跟安浩哲一点也不亲,娶了一个外国女人做妻子生了一个混血儿子是安浩哲这辈子做得最出格的事,这点就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很无趣,严肃到吝啬于笑容的一个人,他在国内事业有成忙于奔波经常不在家,跟儿子交流甚少,偶尔回家还板出一张冷冰冰的脸对安然说教,这让国外开放环境下长大的安然十分讨厌父亲,幼时年纪小而且母亲护着还只是说教,年长之后安浩哲开始对儿子实行典型的封建教育,每次回家必问候安然的屁股不可,这一开打,于是原本就讨厌父亲的安然就把这种感情加深成憎恨了。

          安浩哲放慢了车速,叹口气对后座上骄傲冷漠的少年说

          “小然,这个学校虽说是封闭式管理,但校长是爸爸的朋友,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告诉季叔叔让他照顾你,还有,别再给我惹出什么乱子,一旦有人向我告你的状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后座上的少年冷笑一声,轻蔑地瞥了一眼开车的年轻男子

          “您不必这么假惺惺的先生,您把我送到这么个封建学校来不就是要让人管教我的吗?您的理由只能用来说服妈妈别想迷惑我,收起你那一套吧先生,我告诉你,就算你把我送到这种地方来我也不会如你所愿的,你等着我熬到十八岁然后和你和这个学院一刀两断吧!还有,叫我奥利尔。”

          安浩哲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在车上发火的冲动,这种没有礼貌没有教养的话他已经不止一次从儿子嘴里听到了,作为一个中国男人,骨子里有些大男子主义独断专权,安然从小到大一次次的挑衅让他意识到再被妻子家所有人娇生惯养着只会毁了这孩子,自己的教育只会让安然口服心不服,所以他狠心把他送到这来,培育了一批又一批高学历品格高尚的贵族绅士学院。

          这所学院在安然眼里就是暴力的代名词,居然还有这种上世纪封建的东西存在!你相信在自由民主的国外有这样一所提倡体罚教育的学院吗?况且还是上流社会才可以把孩子送来的地方,里面的学生都家财万贯,简直疯了,这些老古董的父母难道不懂什么叫法律吗!安然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当上法官然后控告审理自己的父亲。

          接待他们的还是一个中国男子,看上去跟安浩哲差不多大,但是多了份沉着冷静的气质,让人一见面就有些尊重他不敢太过逾越。

          “嗨,明卓,最近好吗?”

          “忙的焦头烂额了,这群小子真的很能惹事,不提这个,这就是小然吗?”

          “季叔叔好。”安然虽不情不愿,但还是保持了该有的礼节。

          “唔…浩哲,你是不是搞错了,他没有你说的那么顽劣啊,是个好孩子”季明卓上前摸了摸安然的头,男孩没有避开,只是埋下头,低声道

          “季叔叔可以叫我奥利尔吗?”

          安浩哲在一瞬间沉了脸,刚想呵斥一句懂不懂规矩就被季明卓眼疾手快的岔开话题了。

          “我儿子跟你一样大,也在这里进修,不过他混血混得比你狠多了,那孩子是金发,随他妈妈,眼睛也是蓝色,长得很好看一点不像我,我家季秋性格很好的,你可以跟他做朋友。”

          又是一个在中国父亲强权下被逼迫的无辜小混血?这些贵族小姐都疯了吗干嘛要找中国男人嫁啊!你们这些人太讨厌了!安然不由得对那个季秋产生了同情。爸爸是校长的话,日子肯定不好过吧。

          这个学院是教堂风格,四处围着草坪和树木,空地上是体育活动场,跑道篮球场各种球类场地一应俱全,宿舍楼教学楼长得很像,还真有点贵族学院的样子,安然被带进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里面一个顶多二十多岁的年轻亚洲男子正靠着窗户喝茶,看到有人进来,探头笑眯眯的说

          “校长”

          “给你带来个学生,小然过来,这是穆子文先生,跟你一样是中国人,而且最年轻最受欢迎,我想你刚来的话跟着他比较好”

          安然对所有中国男人都充满了怨恨,一看到黑头发黑眼睛的人就怒火中烧,态度自然好不到哪去,但其实他自己也是黑头发的只是略有些发棕。

          “啊,又是一只小狮子呢,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变成小猫的,先生,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奥利尔”

          “…?先生,如果我没记错,这很像一种饼干的名字好吧!”

          穆子文失态地笑出声来,把安然这个死要面子的破孩子气得脸色通红几欲上去摇晃穆子文的脖子。

          “他原本叫奥利弗的,自己不愿意所以改了,但是他户籍上是中国人,名字叫安然”安浩哲忍不住插嘴道。

          “哦,这样,奥利弗,安然,恩,好名字,先生您是个好父亲”穆子文直起身子笑眯眯的看着安浩哲。

          安浩哲愣了一下,随即无奈地笑笑,但愿吧。

          “那么小然,我让我几个学生带你熟悉下学校,我跟你爸爸单独谈一谈,好吗?”虽说是疑问句,但丝毫没有要得到安然回答的意思,很快电话拨通了一个宿舍的号码,叫了两个学生过来。

          “他们会是你的室友,虽然是一人一个房间但你们三个只隔一扇门,好好相处吧”穆子文友善的拍了拍安然的头,男孩用褐色的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避开了。

          卡尔和艾理斯很快来接走了安然,季明卓也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卡尔是个活泼健谈的男孩子,运动神经发达眼睛炯炯有神,浓密的卷发深棕色眼睛,一见到安然就飞扑上去

          “啊啊亚洲人亚洲人!我们宿舍终于也要有亚洲人了哈哈哈!”

          艾理斯不仅名字女气,性格也唯唯诺诺的,一路上说了无数个对不起。

          “那个…我叫艾理斯,啊啊你还没有问我,对不起对不起”

          安然觉得,他们一定是被这种残酷的教育折磨傻了。

          穆子文支开了学生,笑容可掬地对安浩哲说,接下来换我们谈谈了,先生,首先请随我来。

          他打开了墙上的一扇小门,里面是储物室,摆放的都是…刑具?

          “先生,小然他多大了?”

          “今年16”

          “哦,那这边请”穆子文走到后面一架工具架前。

          “请您随意选择几个工具,我们会在您的儿子做错事时用您选择的工具教育他”

          安浩哲看了看工具架上摆放的专业惩罚用品,仔细思量良久,拿了一片较薄的长方形木板,一只椭圆形厚重的没毛发刷,一只小指粗的柔韧藤条,穆子文至始到终都保持着笑脸,安浩哲心里有些犯嘀咕,这样不严肃又年轻的老师能制服得了自己那个顽劣的儿子吗?手伸向了最下一层最深处很多股拧成的坚硬沉重的特殊藤条,却不料一只修长好看的手轻轻按在了自己手上阻止了下一步的动作。

          穆子文还是那样温柔到有些怪异的笑容,看不出他真实的情绪。

          “先生,小然看上去很清瘦,我不认为他可以承受这个东西哦,我从不赞成会给孩子带来伤害性的惩罚,原本以为您是一个疼爱孩子的好父亲,现在看来小然很可怜呢,怪不得他不懂自己名字里的含义要改名字”

          安浩哲“……”

          “不是吗?我也是中国人,安然这个词我想我不会理解错,至于他原来的名字奥利弗,是平安的意思吧,您希望他一生安然无忧平安幸福是吗?可惜您没有做到哦,看得出小然他不喜欢您,要不您也不会没法子要把孩子送到这来”

          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这么直白,安浩然一时间愣住了神,结果穆子文很快又换上了灿烂的笑脸。

          “换一个吧,这样好不好先生,我既然是小然的导师,那么最后一个由我来选,就…这个怎么样?”

          他举起双手,白净修长的手指,看上去毫无杀伤力。

          “最后一个就是我的手啦,先生,小孩子需要温暖的拥抱,要安慰要哄,您总给棍子不给糖,孩子会恨你的”

          卡尔和艾里斯带着安然转来转去还没有转完十分之一,这里实在太大了,所以宿舍一般离自己的教室很近,不然迟到是会受罚的。跟其他普通学校没什么差别,也就是环境更好一点,宿舍更大一点,食堂更好吃一点,装饰更繁华一点,大家更有钱一点,制度更变态一点罢了。

          “十一,对不起先生,抱歉啊啊——十二!”

          藤条挥动在风中然后落在赤裸的皮肤上这种声音安然再熟悉不过了,卡尔和艾里斯也是浑身一僵,三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放轻脚步,悄悄接近声源处,居然就是在拐角处的走廊上,也就是说,任何经过这里的人都能看见!

          一个脸色苍白淡金色头发的削瘦少年双手抵在墙壁上,手臂和腿都在不停地颤抖,裤子被褪到脚踝处,露着白嫩的臀和双腿,但是屁股上赫然十几道火红滚烫的棱子,单薄的样子显得十分可怜。

          安然吓坏了,这里就是这样惩罚不听话的学生吗?天啊妈妈快救救我你丈夫要谋杀我!

          “切~我当是谁,亚撒啊,真是出气了”卡尔双手抱臂饶有兴趣的观看少年挨打,就连一向软弱的艾里斯都翻了个白眼念叨着活该。

          “昨天这小子妄想嫁祸秋,最讨厌这种背地里玩儿阴招的伪君子,奥利尔你要加入哪一派呢?不过可得悄悄的报名,不然校长大人知道还有拉帮结派存在又该惩罚秋了”卡尔扶着安然的肩说。

          “啊——先生,求求您别在这,求您”显然对方也发现了他们,背对他们的中年男子转过头来,很严肃的一张脸。

          “赫尔曼先生好”卡尔和艾里斯忙鞠躬行了个礼,安然迷迷糊糊的也被拉着行了礼。

          赫尔曼皱了皱眉“新来的?”语气低沉令人不寒而栗。

          “是,先生,我叫奥利尔”安然小心翼翼的说。

          “看看吧,学学这里的规矩,你最好不要犯这个小子这样的错误,否则下一次撑在这里的就是你”赫尔曼先生指了指亚撒伤痕累累的屁股,然后又挥鞭,毫不留情地抽在男孩已经布满红棱的屁股上。

          “你刚才实在要求我换一个地方惩罚你吗小子?胆子很大啊看来你不够疼还有心思想这些,再加五下,做出那样的事情现在已经很宽容你了”

          藤条每落一下亚撒就忍不住尖叫颤抖,带着哭腔求饶,羞耻和疼痛彻底征服了他。

          “赫尔曼是这里最严厉的老师”卡尔悄悄跟安然咬耳朵。

          “一般有人犯了错误,都是自己的导师私下里解决的,但是如果性质严重,就要通报道校长那,也就是季明卓先生,亚撒昨天自己做了坏事想栽赃给秋,被及时发现,要不是秋太善良了恳求赫尔曼先生不要告诉校长大人,不然亚撒绝对不是挨三十藤条这么简单,但是没想到赫尔曼先生会把他带到人人都可能经过的走廊来打,真是,我想亚撒这个要脸面的人肯定更接受不了”

          秋?刚才季叔叔好像说过自己的儿子也在这里的,叫季秋,难道就是他们嘴里的秋?

          “好了你放心,咱们的穆先生绝对不会做出让你有损颜面的惩罚的,虽然他打人也很疼,不过他是所有老师里最好的一个了,我保证”卡尔冲安然笑笑安慰着。

          那一边穆子文看着目瞪口呆的安浩哲,笑嘻嘻地走出了工具室。

          “我会教您的儿子怎样成为一个有修养的绅士,并且传授他丰富的知识,在适当的时候用您选择的工具提醒他该做什么,好了,去跟小然说再见吧,除了寒假暑假这所学校是不主张父母过分干预的哦”

          “您不问问他的性格和…”

          穆子文笑着打断了安浩哲的话

          “我不相信任何送他们来的人对这些孩子的评价,我只相信我亲自了解到的”

          也许他真的是个好老师,至少,安然跟他在一起会比跟自己在一起轻松很多,安浩哲难过地想。

          安然看着熟悉的车缓缓驶出视线,头靠在窗户上心中涌出一种酸涩的情绪。

          这个人!他真的抛弃我了!混蛋!

          一双手把自己的身子转过来,对上年轻男人笑眯眯的眼

          “想哭就哭出来好了,你还未成年,我允许你发泄自己的情绪”

          安然瞪他一眼“别想用这一套制服我,我谁的话都不会听!你想让我怎样我偏不!”

          穆子文望着男孩秀气的眉眼尖尖的小下巴,恶意揉乱了他并不纯正黑色的头发,边揉边拍着这只不友善小狮子的背。

          “乖,别闹。”明明是只猫咪爱撒娇,非要伪装成狮子又叫又咬,穆子文收起了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不顾男孩不断的挣扎把他箍在怀里,跟自己的弟弟一样倔强不服输呢,让人又爱又恨,可是殊不知这性格会害了他们的,每次一想起弟弟的死因,穆子文就恨不得杀了自己,要不是自己把他宠的无法无天,也不会失去这唯一的亲人。

          “好了小然,明天要开始上课了,今天晚上好好熟悉下环境,我相信我们会相处愉快的”

          “叫我奥利尔!”

          “我不希望自己拥有一个饼干名字的学生”

          “闭嘴那是奥利奥你个白痴变态神经病!”

          穆子文看上去翩翩公子谁知劲还不小,一只手就制住了炸毛的安然,好保持着在安然眼里十分欠扁虚伪的微笑。

          “不要让我再听到你骂脏话哦,我不想那么快就教训你,幸亏你跟着我了,要是放在其他导师那你的小屁股今天晚上就不能挨凳子了,好好休息吧小然,顺便提一下食堂的粥很好喝”

          好不容易挣脱了穆老师的魔掌,安然鸡皮疙瘩掉一地,怎么会有这么不正紧的老师啊!一点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以后可怎么办啊!门外艾里斯已经等候多时了,见他出来立刻拉着他去食堂。

          “卡尔已经先到了,今天要给你好好引荐下秋,你最好加入我们的一派,我们这边人都很随和的,你要是加入了晚上会给你开欢迎会,对了秋,他是校长的儿子也是我们年级的会长,你一看就会喜欢上他的”

          果然是季叔叔的儿子,那个一点也不东方的小混血。

          这里小到十岁大到十八岁的少年比比皆是,十到十三岁为一年级,剩下一个年龄一年级共六个年级,每个年级三个班三十个人,真的是贵族学校了。自己十六岁算是高等部呢。

          “这是安叔叔的儿子小然吗?爸爸刚才有跟我提到让我照顾你呢,你好我叫季秋~”

          一只洁白修长的手伸到安然面前,安然本来想狂吼叫老子奥利尔结果一抬头看到面前这个人,就红着脸吼不出来了。

          淡淡的金色碎发柔顺的贴在脸上衬出出精巧的五官,轮廓柔和美好,海蓝色的眼睛澄澈明亮,白皙皮肤欣长身材,这张脸就算放在女孩子身上也不为过,何况更吸引人的是秋脱俗的气质,仿佛粗俗的人触碰他会把他弄脏似的。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登录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