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518 内容:1841

    成人家庭教育3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vip

      第三章

      转眼两天就过去了,周六下午,严振按响了李先生家的门铃,迎接他的是李太太。

      “进来,严振,”她说。然后随手关上了门,把他领进客厅。

      “李太太,你打电话叫我来说是有事跟我说,是什么事?”严振问道。

      “是有事跟你说,”李太太说。“请坐。我想和你讨论一些关于你跟宋雅洁的事情。”

      严振坐在椅子上,而李太太坐在沙发上,他们相对而坐,主宾的对立让他心里有点惴惴不安。

      李太太接着说:“你来参加宋雅洁的生日聚会时,你应该已经清楚了,我先生和我都知道了几天前你打了宋雅洁的屁股。”

      “那只不过是一次凑巧的事,而且时间很短,我也没有使劲。”严振解释道。

      “可是雅洁回家时,她的屁股通红,”李太太严肃地看着严振。“不管怎么说你打了她,可是在我们家里,我们认为除了生日那天之外的打屁股,都只能是对违规行为的惩罚。如果你跟雅洁已经结婚了,并在自己家里私下里把轻度打屁股作为爱情游戏的一部分,那就另当别论了。现在的问题是,我先生和我都不赞成婚前的这种亲密行为。”

      “但是,李太太,宋雅洁已经18岁了,我们双方是自愿的,”严振争辩着。

      “从宋雅洁来到我们家和我们住在一起的那一刻,她就是我们家庭中的一员了,我们会对她的一切负起责任,”李太太回击道。“而且,在你们没有结婚的情况下,她的那种行为也是我们不允许的,所以我们在她生日那天晚上额外打了她一顿。在我们打完她之后,我告诉她我会和你好好谈谈,不过我没有透露细节。”

      “好了,小伙子,”李太太继续说道,“除非你接受我的要求,否则在宋雅洁21岁之前,你不准再见她。”

      “要求?什么要求?”严振问道。

      “既然你认为打宋雅洁的屁股很有趣,”李太太解释道,“那么我想你同样也应该尝试一下被打屁股,这是对你荒唐行为的惩罚,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你感受一下真正的打屁股应该是什么样。今天下午我们家里的其他人都不在家,所以,如果你同意我的要求,现在你就要按我说的做。”

      “你没开玩笑吧,”严振回答道,他英俊的脸庞因尴尬而涨红。

      “我当然不是开玩笑,小伙子,”李太太坚定地回答。“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要么接受打屁股,要么放弃宋雅洁,你现在必须快点决定。再过一个来小时,我先生就要打完高尔夫球回来了,而且我的女儿们也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严振的脑子一片空白。他该怎么办?他非常喜欢宋雅洁,并打算娶她,但一想到要被一个年龄足以做他妈妈的女人打光屁股就感到抗拒。

      “你想好了吗,严振?”李太太坚持。“我再给你一分钟来决定。“

      “好吧,李太太,”他不情愿地说。“我接受,可是能不能别脱我的内裤?“

      “不能,”李太太直接给了否定答案。“在这个家里,就像你之前看到在宋雅洁身上发生的那样,打屁股必须打在光屁股上。现在,你跟我去书房,让我们早打完早完事,一会他们都回来了你更尴尬。”

      严振愁眉苦脸地跟着李太太穿过一条短短的走廊,走进书房。这间书房他印象深刻,前两天宋雅洁过生日时,他亲眼目睹了她被打光屁股。刚刚他又知道了,宋雅洁在那天更晚一点还被打了一顿。现在,他也要经历一次了,李太太从李先生的书桌抽屉里拿出发刷,然后把那把放在墙角的没有扶手的椅子拉到房间中央坐下。

      “脱下你的裤子,”李太太命令道。

      严振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但他不想做个出尔反尔的人,于是慢慢解开了裤子,让裤子从裤腿滑落到地板上。李太太示意他从右侧接近她,他慢慢地做了,他的脸因为羞耻心而发红,紧接着他弯下腰伏在了李太太的腿上。

      “严振,你多大了?”李太太一边问一边抓住严振的拳击短裤的松紧带,开始往下拉。

      “23。”严振回答着,当他的光屁股暴露出来时,他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温是有一点冷的,他甚至觉得有一阵阵凉风在吹他的屁股。

      “你上次被打屁股是什么时候?”

      “我不确定,但至少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严振回应道。

      “那真是好长时间了,”李太太调侃道。“我想是时候让我们弥补中间的那些年,你应该得到却没有得到的那些巴掌和发刷。”

      “你真的一定要这样做吗?我们还能再商量商量吗?如果一定要这样,那我们在其他人回家之前一定能结束吗?。。。”严振心里惴惴地不停发问。

      当李太太的手掌放在严振的光屁股上时,严振不自觉地在她的腿上扭动了一下。

      “只有当你的光屁股真正被打的时候你才能意识到这惩罚是不可避免的是吗?”李太太斥责道,然后她高高抬起手掌,让它重重的落在了严振的右边屁股上。严振惊讶地发现尽管自己23岁了,但是打光屁股的疼依然如此清晰的渗入脑袋里了。

      尽管李太太私下和丈夫也会有生日打屁股的活动(女孩们没有被邀请参加那些特殊活动),但这是她第一次体验到打一个年龄接近她一半的男人的光屁股。

      他的屁股上几乎没有毛发,所以她能够享受看着它的颜色逐渐从白色变成红色的过程。

      在最初的几分钟里,严振没有哭出来,也没有太大声的叫,但随着打屁股的进行,他逐渐反应出了一个大男孩该有的行为举止。

      “嗷!嗷!噢!嗷!太疼了!嗷!别打了!嗷!噢!受不了了!”

      “这恐怕还不够,”李太太回答道,她的手一下也没有停。“我们会持续到我跟丈夫预定好的时间,时间没有到之前,你最好别替我拿主意。”

      大约又打了10分钟左右,李太太停下了手,她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光屁股,时不时在那些她认为没有打到位的位置再狠狠给补上几下,直到她满意的看到严振的整个屁股都变成均匀的红色,她才开口“我现在打算要用发刷揍你了,不知道你以前都是被什么工具打,我家的女孩们几乎都讨厌我的发刷,就像她们都讨厌我丈夫的皮带一样。因为每当经历之后他们几天都不能坐下,我想你也会的,小伙子。”

      “我想你也会的”,李太太心里想着这是个双关,严振以后也会讨厌她的发刷的,在被她打过之后几天也不能坐下。她对自己的手段很有自信,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拿放在桌子上的发刷。

      “好了,让我们开始最后的惩罚吧”,说着李太太用发刷木头背面轻轻敲打严振已经着火的屁股,然后她再次高高举起手臂,开始了她擅长的“物理规劝”。

      一开始严振就在李太太的腿上疯狂地扭动着,他后来都感到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于李太太能打那么疼;不可思议于李太太那么有劲,能一直按着他,让他的屁股一点也没有逃脱哪怕一下的拍打。

      “啊…噢…不…嗷…不要了…不…求你了,李太太……对不起……嗷嗷呜……”

      李太太连续狠打了八分多钟,中间没有任何的停歇,当她停下时,严振的屁股、大腿上侧与屁股连接的地方都是红肿的,比之前又涨了一公分左右,而且都是那种暗红色了,他哭得像个小孩。李太太让严振在她腿上哭了几分钟,然后提上他的内裤,扶他站起来。

      李太太看着他说:“你23岁了,我们一共持续了23分钟。希望你遵守我们的规则,不要再出现任何不当的行为,那样会害了你,也会让雅洁名声尽毁。”然后,李太太拉着严振回到客厅,让他面朝下趴在沙发上,再次脱下他的内裤,然后把乳液涂在了他的光屁股上。当严振再次穿好衣服时,他被李太太赶走了,很快家里的其他人都回来了。

      严振不知道的是,宋雅洁已经提前回来了,她想知道她妈妈和她男朋友要讨论什么。透过书房的窗户,她兴奋地盯着严振光屁股接受惩罚。她不知道的是,在她以为自己躲的很好,但李太太早就瞥见了她。

      所以那天晚上,李太太通过宋雅洁赤裸的屁股告诉了她不遵守约定与偷窥都是错误的。

      在宋雅洁与严振再次约会时,内疚迫使宋雅洁告诉严振发生了什么,她深表歉意。严振起初对她看到自己处于如此幼稚的状态并被打光屁股感到震惊,但随后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好吧,”严振说,“我们见过彼此被打光屁股,但在我们结婚前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但是,当我们再有这样的事的时候,我敢保证你会经常趴在我的腿上的,而且我不会让你几天都无法坐下的。”

      “这是求婚吗?”宋雅洁带着顽皮的笑容问道。

      “是的,”严振回答道。“我想是的。”

      第二天,宋雅洁私下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太太。

      “嗯,”李太太笑着说,“你父亲的遗嘱中没有阻止你结婚的内容,而且你在法律上已经是成年人了。我认为严振基本上是个好人,所以我们会祝福你们俩。但别忘了,遗嘱的其他条款仍然有效,如果我们发现你没有管好自己的钱,李先生将保留打你屁股的权利。”

      “我明白,”宋雅洁回答道。“严振的工作经常出差,所以我想在我21岁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家的,我可能还要继续趴在你或者李先生的腿上接受打屁股。”她苦笑着说道。

      “这里永远欢迎你,作为你的代理父母,李先生和我将为你举办一场终生难忘的婚礼。”

      “谢谢你,妈妈,”宋雅洁感动地说,这是第一次,她叫李太太妈妈。

      李太太也很激动,她俯下身子亲吻了宋雅洁的额头。

      正如承诺的那样,婚礼令人印象深刻,宋雅洁来自全国各地的堂兄弟和严振的父母和其他亲戚出席了婚礼。李先生把新娘交给了新郎。

      有谁又能想到,就在几个小时前,李先生和李太太给了宋雅洁最后一次婚前打屁股以“庆祝”这一时刻。他们三人讨论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打屁股,要怎么进行这样的打屁股,宋雅洁是完全同意并且亲自参与设计了流程的。

      因此,在前往教堂之前,他们聚集在书房,宋雅洁把自己搭在李先生的膝盖上,她的婚纱被小心翼翼地翻了上去,她的白色蕾丝内裤被放下到她白嫩的屁股下面。李先生答应打屁股不会造成恶劣的后果,但他会用手轻松把宋雅洁屁股拍成粉红;然后李太太使用她的发刷轻轻打宋雅洁19下;然后是李先生用皮带抽打10下;接着是李太太用藤条抽5下,这5下中的4下是横着跨过两瓣屁股,一下是斜着压在之前的4下上的;最后宋雅洁将手扶脚踝撅起屁股,李先生和李太太将围绕她转圈,同时他们都用手在顺手的位置抽打他们想抽的位置。最终宋雅洁起身时,她的红屁股刚好跟她手里寓意平安的红苹果一个颜色。

      在经历了所有体罚之后,宋雅洁带着“不留遗憾”的心完成了走进婚姻的议程。

      当她和严振站在一起,面对牧师时,那种颜色只是稍微变淡了一点,但教堂里的任何人,包括新郎在内,都不会从她漂亮脸蛋上幸福的表情中察觉到什么。

      “她现在是你的了,严振,”李太太在典礼结束后对她的新女婿说。“好好待她,但她还年轻,需要指导,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是的,李太太,我愿意,”他咧嘴一笑。“我计划在我们到达卡梅尔的小屋后继续她的成长教育。但是不要担心。我会对她很好的。”

      “我相信你,”她回答道。“顺便说一下,在我帮她准备嫁妆的时候,我把一把新梳子和一条旧皮带塞进了她的行李箱。我想你不用让我教你怎么找到它们并使用它们吧”她笑着说。

      “不用了,我看到过,并经历过”严振苦笑着说。

       

      “那是一个令人讨厌的箱子,它里面居然藏了一把梳子,”宋雅洁抱怨道,她鲜红的屁股随着木制工具上下跳动着。她和严振都穿着睡衣为新婚之夜做好了准备,但是,此时此刻,她睡衣的裤子部分缠绕在她的腿上,而她被拉到床边趴在她丈夫的腿上。

      “我认为李太太给我们这把漂亮的刷子真是太棒了,”严振说到,一边继续在宋雅洁两瓣屁股上拍打着。”她想让你在新婚之夜感受到温暖。”

      “可是,现在我已经很烫了,”宋雅洁说,一边半笑半做鬼脸,她回头看着严振。“所以让我们开始新的节目吧,停止这种愚蠢的打屁股。我又没做错什么。”

      “这只是一个预防性的打屁股,它将规范你在我们的蜜月期间的表现,”严振说道。”当我们回家的时候,你会得到你第一次真正的婚姻惩罚.”说完,他把刷子扔到身后的床上,用手掌轻轻地拍打着宋雅洁柔嫩红亮的光屁股,打了十几巴掌后,他把她抱起来,然后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哦,看起来,你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宋雅洁咯咯地笑着,她感受到从他的睡衣里面向上推的小东西有点发硬了。

      “是的,”严振回答说,“但我相信你能处理这个问题。”他抱起宋雅洁,把她放在床上,宋雅洁红色的屁股与身下凉爽的床单摩擦着。然后,当严振的睡裤掉到地板上时,宋雅洁张开双腿,向严振举起双臂。

      几个月后,李先生被指派到外地出差两周,李太太被严振和宋雅洁邀请去与他们家住一段时间。李妙去了一所四年制大学,李琛和李莉呆在家里招待她们学校的女同学。

      “我们的女儿表现如何,严振?”李太太到了之后还没坐下就问到。

      “别问了,妈妈,”宋雅洁害羞道,她现在已经习惯了用这个称呼了。”我们结婚那天你给他的那把该死的发刷很少会冷却下来.”她象征性地揉了揉屁股,做了个鬼脸。

      “很好啊,”李太太说。“你还有一年时间就能继承全部遗产了,李先生和我一直担心你可能又回到了一起挥霍无度的生活状态。”

      “别担心,李太太,”严振说道。“你是个好老师,我知道如何让她的屁股感到不舒服,并以此让她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雅洁,展示一下,让李太太明白我的话是什么意思。”

      随着一个噘嘴的表情,宋雅洁漂亮的黑发旋转过去背对着李太太和严振,她拉起她的衣服,把她的内裤褪到她的大腿中部,向李太太展示了一个玫瑰色的屁股。

      “就在几个小时前,雅洁起床有点困难,我把她可爱的小屁股放在我的膝盖上揍了一顿,”严振解释道。”我想让她在你来之前把早餐的盘子洗好,把房子收拾好,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

      “从外表来看,我想说,你确实叫醒了她,”李太太笑着说。

      这时,宋雅洁已经拉起她的内裤,转过身,对着李太太咧嘴苦笑。

      “到客厅来吧,李太太,”严振说。”你按门铃时,我正准备在她屁股上涂些乳液.”

      “你为什么不像雅洁那样叫我‘妈妈’?”李太太问道。”毕竟,我也觉得自己是你的母亲。”

      “好的,”严振会意地笑着回答,微微有些脸红。”我记得你母亲般的教诲。”三个人都笑了。

      李太太坐在一张软垫摇椅上,严振坐在沙发上,沙发前面有一张放着乳液瓶子的茶几。“掀起你的裙子,亲爱的,”严振对着宋雅洁说到,“趴在我的腿上。”

      宋雅洁毫不犹豫地服从命令,静静地趴着,她的内裤又从她的屁股上滑了下来。

      严振轻轻地将乳液涂在柔嫩的皮肤上,三人互相聊着闲天。过了一会,严振拉起宋雅洁的内裤,宋雅洁就去厨房准备午餐了。

       

      第二天李太太陪宋雅洁去购物中心去购物,两人都很享受这个购物过程,并计划着购物完去看一场电影。

      中午的时候,严振打电话告诉宋雅洁,今天他要参加一场典礼,他将是当之无愧的贵宾,他要接受“最佳销售员”的颁奖,他想要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宋雅洁和李太太见证他的荣耀时刻。晚会将在晚上7点开始,但是礼堂在城市的另一边,大约要45分钟的车程,所以他要求她们在5点前回来准备好随时出发。电影一点钟开始,所以李太太向严振保证不会有问题。电影在3:40结束,一出电影院李太太建议她和宋雅洁在回家前停下来喝杯咖啡。她们离开咖啡馆时已经是4点钟了,李太太向宋雅洁保证她们有足够的时间回家,但好运今天与她们无缘。一场严重的交通堵塞接踵而至,当她们走进门时,已经快5:30了。

      严振正在气头上。“我想至少在6:30前赶到那里,”他告诉女人们,“所以赶快做好准备。我以后再对付你,”他告诉妻子。

      “我明白,严振,”李太太说,“但这不是宋雅洁的错。我们离开前,我劝她喝咖啡。如果你要打她,你也应该打我。”

      “如果那是你想要的,很好,我会让你得到的,”严振回答道,“但我必须打电话给李先生,我首先要得到他的允准。无论如何,今晚好好享受坐下来的时光吧,因为明天我跟你们谈完之后你们就很难能坐下来了。现在准备好,半小时后我们出发。”

      他们离开家时实际上已经是6点15分了,当他们到达礼堂时,所有的客人都坐好了。宋雅洁和李太太意识到,这对她们的屁股不是一个好兆头。

      第二天早上,严振按照李先生给李太太的旅馆号码给李先生打了电话。当得知情况后,李先生由衷地同意李太太应该受到和宋雅洁一样的惩罚。然而,当他们走进客厅时,宋雅洁恳求丈夫不要打李太太,但很快遭到了她的代理母亲的斥责。

      “宋雅洁,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为我们俩犯下的过错单独受罚,”年长的女人宣称。“我们都应该被狠狠地打一顿,我相信严振会让我们长记性的。”

      “你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女人,”严振从餐厅拿来了椅子,放在茶几前,他坐下说道,“所以我不会让你等着挨打。你将是第一个。”他一边说,一边拍拍自己的大腿。

      李太太的脸一下就红了,她有些羞愧地看了一眼站在沙发边上的宋雅洁,然后朝着严振挪去,刚才的慷慨激昂已然消散,现在连动作都有些僵硬了,挪动的过程中她注意到茶几上放在发刷,已经到了这一步,李太太一闭眼就蹲下身子趴在了严振的膝盖上。宋雅洁看着严振伸手去翻李太太衣服下摆,把它拉到李太太的后背,然后他又把手伸向李太太的内裤松紧带。

      “严振!不行!”宋雅洁哭了。“没必要把她的内裤脱下来!”

      “你安静点,宋雅洁!”李太太警告她,然后她的头垂向地板接着说。“你清楚的知道,我也经常告诉过你,打屁股就是应该打在光屁股上的。我的并不比别人的更特别,所以继续吧,严振。”

      他对她在如此亲密的场合中的坦率感到惊讶,尽管如此,他还是继续将内裤脱到这位迷人的43岁女子的大腿上,过程中,李太太将她的屁股从他的腿上稍稍提起,以帮助严振完成脱内裤的动作。看来李太太虽然在孩子们面前是权威的,但在孩子们背后,她对惩罚也是不陌生的,可是这些孩子们可能就无法想象了。宋雅洁看着自己非常敬爱的妈妈因为幼稚的原因,而被当做孩子般被脱光裤子打屁股,似乎这比几分钟后她自己将面临的同样的命运还要糟糕。

      准备工作完成了,乳白色的屁股毫无保护的展现在了空气中。保持身材对李太太来说一直很重要,以至于她两瓣屁股上的肌肉张力跟她的女儿是一个级别的,如此的光滑紧致,丰满软嫩。

      当严振俯视着面前成熟的两座小山时,严振想到了这一情况的讽刺之处。一年多前,在他结婚之前,李太太曾强迫他如果想继续和宋雅洁约会就要被打光屁股,现在是李太太的光屁股要挨打了,他甚至看到了李太太的光屁股因为紧张而抽搐着。

      “李太太,你上次被打屁股是什么时候?”严振问道,并开始轻轻地拍打着。当角色对调时,他向李太太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哦,我不确定,”李太太承认道。“大概…嗷…至少三十年…哎哟…哎哟…”

      “那真是好长时间了,”严振也调侃道。“我想是时候让我们弥补中间的那些年,你应该得到却没有得到的那些巴掌和发刷。”

      “很明显,你的屁股有点脆弱,”严振说。“这些不是很重的巴掌——至少目前还不是。这就是不能听从指令的人的下场。”

      李太太解释道:“哦…如果不是因为…哦…堵车的话,我们会…哦…准时回来的。”。“但是…啊…我们迟到了…嗷…我们活该…嗷呜…”

      李太太一边说,严振一边发力,每当巴掌落下时李太太的屁股都会凹陷下去。严振很享受这个过程,他把曾经白色的屁股逐渐变成了鲜红色。此时,宋雅洁只能战战兢兢地站着看着,她知道很快她就要趴在那个位置上了。

      “严振,请停下来,”宋雅洁喊道。“李太太应该已经受够了。”

      然而,李太太扭过头用严厉的目光瞪着宋雅洁,宋雅洁马上就沉默了。“我告诉过你……嗷……要安静,”她喊道。“现在,这是我和严振之间的事。你会有你说话的机会的……噢……你也会有你说话的时间…哎哟……啊……”

      严振笑了笑,继续抽打李太太的两瓣屁股和大腿上部,直到它们变红甚至发光。过了一会,他隔着李太太的身体,从茶几上拿起发刷。“我会让你送我的这把发刷发挥出它最大的作用的,”严振边打边说,“然后,在我照顾完我那犯错的妻子后,我会在你们俩身上试用你送我的皮带。”

      啪!啪!啪!…刷子木质的一面与李太太的光屁股反复碰撞,从一边屁股向上移动,从另一边屁股向下移动。在李太太看来,严振在她的屁股上制造了一场大火之后,在她大腿上面花了同样的时间。

      “天啊!哦,别打了!…哦…,我的屁股!……哇…哦…太…啊…太疼了……”

      当发刷在李太太的屁股上涂满鲜红的颜色时,宋雅洁感到自己的屁股随着一声声拍击也在一次次抽紧。最后,严振停下了,把已经泣不成声的李太太的内裤拉到她滚烫的屁股上,把她从自己的腿上抱起来,然后让她趴在了沙发的靠背上。

      宋雅洁自觉地从沙发另一边走过来,掀起自己的裙子,跪在丈夫的腿边,她默默地爬上严振的腿上,严振顺势脱下她的内裤,将她的屁股从束缚中解放出来。

      李太太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哭泣了,她不再大声哭,而是改成了抽泣,严振让她就保持现在的状态不能把衣服放下去,不要站起来,也不要低头,而是要她看着宋雅洁的打屁股过程。

      宋雅洁年轻的屁股比李太太的更紧实,它们在严振的手掌下跳动着。结婚一年多以来严振知道妻子可爱的屁股所有脆弱的地方,并确保它们得到额外的拍打。宋雅洁的屁股很快就变成了漂亮的红色,她也很快就大声喊出了自己的痛苦。

      “严振,求你了……哦,嗷……亲爱的,对不起……噢……哎哟……别那么用力……嗷呜……

      在大约五分钟不间断的手打屁股后,严振再次伸手拿起发刷,在宋雅洁滚圆的屁股上依次拍打,直到它们与李太太的红色相匹配。

      “现在轮到给你们用皮带了,”他一边说一边扶着哭泣的妻子站起来。宋雅洁的内裤掉到了地板上,但她顾不上提起来,只能从内裤中迈出来跟着严振来的沙发的靠背这边。

      她被安排在了李太太的旁边,现在两个光屁股的女人并排趴着,她们红红的屁股也许寓意至某种禁止指令吧,谁知道呢,反正社会上通用的禁止指令都是红色的。

      “你们俩待在这别动,我要给你们来点刺激的,”严振说着转身离开了房间。

      “不要啊。”

      “我喜欢他的幽默,”李太太一边说,一边伸手抓住宋雅洁的手,“但不是在这种时候。”

      “你说的对,他是一个有点幽默在身上的,”宋雅洁苦涩地回答。“如你所知,我以前有过被严振用发刷打屁股的经历,但这将是我第一次被他用皮带打”

      “信不信由你,我从来没有被皮带打过,”李太太说,“但是,在我小的时候,我和有过这种经历的男性朋友和女性朋友都聊过,他们告诉我的情况都让人感到很糟糕。我想当我们的惩罚结束时,我们的屁股上会有一层水泡吧,而且我们被惩罚的效果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你也要展示你的幽默了吗?不过话说回来,我希望你没有坚持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妈妈,”宋雅洁心疼地说。“你这个年纪被打屁股是不和常理的。”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雅洁?”李太太回应她。“如果一个人应该被打屁股,那他的年龄就不是问题,没有谁可以说自己已经老到不能被打屁股了。所以我不想再听到这些了,或者,当我能坐下来的时候,我会把你按在我的膝盖上,让你清楚的认知到这件事。”

      “好吧,”严振再次走进客厅时,宋雅洁苦笑着说。

      “我来了,淘气的女士们,”严振走近四瓣发红发热的光屁股时说,“你们要咬紧牙关再坚持一下,因为现在已经到了对你们惩罚的最后阶段了。”

      李太太趴在宋雅洁的左边,因此她将接受皮带的第一次抽打。严振站在边上,欣赏着呈现在他面前的他自己亲手揍过的屁股,很快他回过神来,把皮带对折了一下,然后高高举起,重重地让它冲击到李太太臀峰处。

      “噢。。。。。。。!”李太太一声尖叫让宋雅洁在震惊中收紧她了裸露的屁股。

      “啊。。。。。。。!”接踵而至的是宋雅洁自己的高声嚎叫。

      两个暗红色血印出现在两个刚刚还是亮红色的光屁股上,它们在这一刻已经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色差。

      严振又回到李太太这边,再次开始刚才的一系列动作,这次李太太几乎要从沙发靠背上跳起来了,但是严振抓按住了她的腰,把她推回到原来的位置。

      第二次抽打对宋雅洁的屁股下半边形成了强烈冲击,再一次尖叫从她的喉咙里发出。

      两个女人都觉得自己被一群黄蜂反复蛰。严振继续一下接一下地用皮带抽打,直到李太太提到的水泡布满了她和宋雅洁的屁股还有大腿上侧。

      最终,严振把皮带放到沙发上,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他随皮带一起带来的那瓶乳液。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小心翼翼地将乳液涂在不停悸动的屁股上,然后帮助两位女士站起来。

      李太太没有让严振帮她把内裤提上去,说她的屁股太疼了,不能让任何东西碰到它们。与此同时,她和宋雅洁捡起她们的内裤,拖着她们的衣服,走向了各自的卧室。

      就在她们缓慢的移动时,严振建议她们都去李太太的房间,并说他稍后会给她们送去午饭。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