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518 内容:1841

    柳玉茹公堂挨板子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话说柳玉茹敲响登闻鼓后,被李云裳牵着进了公堂,顺天府尹一看见李云裳,愣了愣后,忙上前来,行礼道:“殿下。” 李云裳放开柳玉茹,笑着道:“王大人,许久没见了。今日见这位夫人在门外击鼓,本宫一时好奇,便来看看。” 说着,李云裳由师爷引着坐到位置上,抬手道“王大人不必在意本宫,自便就好。” 顺天府尹犹豫了片刻,终于才道“唉,那下官就开审了。” 说完之后,顺天府尹抖动着一身肥肉,回到了桌边,扶了扶帽子,轻咳了一声,看着跪在地上的柳玉茹道“堂下所跪何人?” 柳玉茹垂着眼眸,冷静开口“妾身顾柳氏,乃户部侍郎顾九思之妻。” “所来何事” “为夫伸冤。”柳玉茹叩首道,“我夫君为奸人所害,如今蒙冤狱中,妾身偶然得知真相,但因此事不便告知大人,还请大人禀告天子,方便民女将手中证据呈上。” “额,那……” “什么证据,不便在顺天府呈上呢”李云裳突然开口,顺天府尹愣了愣,李云裳坐在椅子上,摇着扇子道,“顾夫人难道还怕顺天府会将你这证据给毁了不成?” 柳玉茹听着这话,抬眼看向上桌,李云裳摇着扇子,嘴角噙笑,柳玉茹沉默片刻,转头却是看向顺天府尹道“大人,我夫君官拜几何” “正四品”顺天府尹不明白柳玉茹的意思,柳玉茹接着道,“死者刘大人,又官拜几何” “从五品。”顺天府尹皱了皱眉头,“你什么意思” “大人,您确定,您要审这个案子吗?”柳玉茹静静看着顺天府尹“若大人执意要审这个案子,妾身便将证据呈上来。” “那便呈上来。”李云裳果断接口,顺天府尹却是急了,忙道,“等一下”说着,顺天府尹脑袋上带了冷汗,他左思右想,转头同李云裳道“殿下,这个案子的品级,微臣管不了啊。” “那就请顾夫人去她能管的地方去。”李云裳靠在椅子上,摇着扇子道“做事,总得合规矩才是。”“那敢问,”柳玉茹朗声开口,“我大夏顺天府职责何在?” 不等其他人开口,柳玉茹便果断道“管东都不平之事。我夫君之事发生在东都,如今人关在东都大牢,我有冤屈,登堂鸣鼓,王大人能审,应当在此主审,不能审,按顺天府的规矩,也该呈报陛下,由陛下决定,我求见天子,王大人代为转达,又有何不规矩” 说着,柳玉茹抬眼看着李云裳“倒是公主,您公主之身,是何职位,能在这顺天府堂之上越府尹之职,指手画脚,干涉诸多您此时此刻坐在这里,又合了哪条规矩?” “你!”李云裳捏了椅子猛地起来,看又想到外面伸着脑袋看着里面的百姓和旁边的衙役,她深深呼吸着,又慢慢坐了回去,转头同顺天府尹道“王大人,是本宫管多了。” “不妨事,不妨事。”顺天府尹赶紧摆手,随后看向柳玉茹,柳玉茹静静看着顺天府尹,一双眼坚定清明,片刻后,他在心里盘算过后,终于道,“那本官这就写折子呈入宫中,但召见与否,就得看陛下了。” “等一下!”李云裳再次开口,柳玉茹皱眉“殿下何意?” “本宫想起来,”李云裳转动着扇子,“顺天府击鼓鸣冤,是要受刑的,男女皆要受三十大板,若不受刑,任何案子,顺天府概不受理。顾夫人,”李云裳笑起来,“你愿受刑吗?” 柳玉茹愣了愣,而挤进顺天府,站在不远处听到这话的叶世安和周烨顿时变了脸色。秦婉之皱起眉头,低声道“将玉茹叫回来吧,总是有办法。” “你不是说有冤屈吗?”李云裳看着柳玉茹,“顾大人犯下的案子,那可是抄家灭族砍头的大罪,既然蒙受了这样大的冤屈,区区三十板子又算得了什么?” 柳玉茹静静看着李云裳,站在人群里的秦婉之看不下去,大声道“顾夫人,走吧,挨板子可不是开玩笑,再找办法就是了。” 柳玉茹垂下眼眸,李云裳却是笑了,她手里的团扇在她手中辗转反侧,李云裳看向团扇上的图案,嘲讽道“顾夫人可知道,这顺天府,也不是想来就来的。若真是有天大的冤屈,便不会怕酷刑。顾夫人今日来,可是做好了受刑的准备?”说着,李云裳抬眼看她“怕是没有吧顾夫人,顾大人可谓难得一见的天才,年纪轻轻,便走到户部侍郎的位置上,揣度人心,审时度势,都是一把好手。这样的人,你当真他心中纯洁无垢?你当真敢在顺天府明镜之下担保顾九思受了冤枉?你敢信,他真的没有半分污点,在此案中没有半点牵扯?” 听着这些话,柳玉茹抬起头来,看着李云裳的眼睛。 柳玉茹的神色太平静,平静得有些渗人,李云裳不由得愣了愣。 然而柳玉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听着李云裳的话,突然就想起了昨晚上,想起了自己那一份迟疑,想起黑风寨上一千多条人命,想起顾九思夜里冷静说着话的模样。 她注视着李云裳,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无法出口的时候,又突然想起当初顾九思伤痕累累站在扬州街头,回眸那意气风发一笑。 “我信。”她突然生出无尽勇气,冷静又坚定开口。 李云裳愣了愣,柳玉茹跪在地上,深深叩首,平静道“妾身愿受这三十板子,请大人禀报天子” “玉茹!” 叶世安听到这话,再也耐不住,低喝出声来,衙役上前一步,拦住了叶世安。 周烨皱起眉头,看着公堂之上的柳玉茹。 柳玉茹仿佛没有听到叶世安的话,她跪在地上,神色从容。 顺天府尹愣了愣,“你可想好了?按我朝律令,无论男女,挨板子一律去衣受刑,受刑前后还需晾臀示众。”见柳玉茹没有任何反应,顺天府尹犹豫片刻后,他朝着师爷挥挥手,便拿起纸笔,当堂写了奏折,让人呈入宫中。 而后侍卫走了过来,他们看着柳玉茹,心里也有些不忍,不由得道“得罪了,夫人。”柳玉茹朝他们抬起头,温和笑了笑。 侍卫们没敢再看她,只觉这女子温柔若莲花,哪怕在即将上刑之时,也带着超凡从容。 侍卫们将柳玉茹扶起,脱去了她的外衫。顺天府尹还是有些不忍,不由得道“顾夫人,陛下不一定答应的,您要不再考虑一下,我让人把折子追回来” “嫂子!”沈明在外面,着急道,“你别犯傻啊嫂子!” 柳玉茹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而后朗声道“我信我夫君为人公正无私。” 说话间,身上的大袖衫也被褪到足底,上身只剩下一件抹胸遮羞,下身也暴露出了里面开档的裤子。柳玉茹微微有些羞怯,却还是开口,声线打颤,音色清明“我信我夫君,上对得起皇恩浩荡,下,对得起黎民百姓。” “我夫君,”柳玉茹深吸了一口气,开裆裤也被脱下,里面就只剩下贴身的内衣了。她绷紧了全身肌肉,大声道,“是个好官” 他是个好官。 是个好夫君。 是个好朋友。 是个好人。 纵然他心有算计,但他无愧于君,无愧于友,无愧于百姓,无愧于家人,更无愧于她,柳玉茹。 她信。 柳玉茹深深喘息着,感觉下身的合裆裤也离自己而去,只剩下一块布还能遮挡着自己的所有隐私。 侍卫扶着柳玉茹将脚从脱掉的衣物中抽离出来。一步一步地向着身后的堂外走去,走了十来步,侍卫扶着柳玉茹在距离堂外围观众人五步左右的距离处停了下来。柳玉茹看着堂外围观的人群中,看着众人的眼神和神情,柳玉茹知道,这其中有关心自己的人,但是更多的还是看戏的人。转过身,柳玉茹被扶着再次缓缓跪下,这一次没有了衣物的阻挡,膝盖直直的跪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上。鞋子也被侍卫脱下,摆在一旁。柳玉茹看到一盏香炉被摆到自己眼前,一炷刚刚点燃的香被径直插进香炉中,就在香插进的一瞬间,柳玉茹身上仅剩的围件被侍卫一把扯去。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