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17 内容:1774

    氤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写在前面,之前看了些风纪委员系列的文章,决定试着写一写,还请各位同好指教,若有建议强烈希望放在评论区,感谢各位支持


      一:假期?危

      “军训会演到此结束,预备年级的(本文中为5+3+4,高四不吉利故而称预一二三)同学回班听从班主任安排离校。”[几日后]“欸!聪,想啥呢?”梁寒峰一手招呼在张书聪背上,“你说咱们还有时间回家吗?”张书聪似有些幽怨,没有直接回答。“又想你弟弟了吧?”“不然呢,学校的安排也太离谱了,先是让我们去参加竞赛,接着你们又在那旅游几天,又被叫回来去培训新的风纪委员,都不让人歇的!”“学校一直都是这样了,校董有多器重你这个风纪部长你也知道。”“然后呢,啊!又是预备年级军训,现在我们风纪部成员已经提前上课了,我..我..这假放了个寂寞!”张书聪明显急了,大抵是思念弟弟的缘故罢,一向以温良著称的张书聪发了脾气。“靠,不是,怎么把高二和初三对调校区了啊。”梁寒峰看着群里的消息爆了粗口。“我今天早上就知道了,为了响应什么政策,还不是为了资金补助…噫,工作量要翻倍了。”张书聪叹息道,两人起身向风纪部走去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安排,“聪,这好像是明瑞他们学校吧?”“什么?啊?真的啊!”张书聪有些惊讶,真可谓“蓦然回首..”弟弟是一定能够见到了,风纪委员们的假期也是别想了…

      二:迎新会

      发言的重任自然落到了正部长的身上,在此之前高二教学楼的卫生却是要由高一和高三的风纪委员们担任了,“这一天天的,生产队的驴看了都得流泪,”高一风纪部的副部长王晗(是女生)抱怨道,“还是书聪轻松,写个稿子就可免受这劳累之苦。”“少说几句吧,书聪要烦死了,他..。”“停停停,谁还不知道他这个弟控啊,行了行了,干活吧。”旦日上午,初三的学生终于来了,他们中的大部分并不知道迎接他们“志愿者”都是风纪部成员。

      轻轻喘口气,张书聪身着风纪部长专属的鎏金“限定校服”(喜欢低调的他不太喜欢这套的)走上发言台,台下的张明瑞听到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虽有心里预设还是激动地扯过自己好友赵梓硕的胳膊“我哥!”“真的假的?”“真的,骗你干啥。”“你们两个不要说话了,提醒一次,下次就直接拍照了。”梁寒峰看到交谈的二人提醒道。张书聪的发言刚结束,台下的人群又躁动了,几个风纪委员直接去拍照,站在张明瑞旁边的同学有说话的,梁寒峰又来提醒了一次,就在梁寒峰转身之际“真是个**,我*他*,**”梁寒峰听后直接红温“谁骂的,自己站出来,不出来就这三排一起受罚。”“寒峰,怎么了。”张书聪终是走过来了,得知事情原委之后“这多简单,那就..”忽地瞥见“连坐”范围内的弟弟,“就,这次先不追究,敢有下次把你们绑起来当众受罚!”说罢又瞪了一眼众人,张明瑞也被吓到,缩了缩身子 “里面有明瑞,不方便。”张书聪拉着梁寒峰走远后耳语道,“那我可记下了哦,风纪部长徇私是吧?”张书聪知道这是在开玩笑“那就由风纪委员来执行喽。”“得了别嘴贫了,还有事呢。”张明瑞的同学(骂人的那位)算是逃脱了一劫,而那些被拍下来的违纪学生全都在各班教室里当众受罚而且附加检讨,“明瑞,这处罚这么狠的?”“咋了?”赵梓硕回到座位和张明瑞交谈“刚才其他班的几个挨打的都在走廊里站着呢,那屁股上的棱子,嘶~。(赵梓硕摸了摸自己的臀,一阵后怕)还好你哥..”“得了得了,这事还不想让那么多人知道。”“可恶啊,我是知道小瑞在哪一班的,怎么就忘问王晗他们班级是怎么分布的了啊。”张书聪在高二楼(现初三)里面晃了好久才找到张明瑞他们班。  

      “张明瑞,有人找你。”“谁呀?”张明瑞正和赵梓硕五子棋激战正酣有些不悦,“不认识,不是我们初三的。”“啊?额…行。”电光火石之间,张明瑞和赵梓硕已然知道是谁来了,看到哥哥穿着浅蓝色的制式校服(属于校服里面最正式的一种)黑色的外套随意地搭在胳臂上,‘哥哥应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你们下午不是自由活动来这?我带你去逛逛。”随即二人下了楼。

      三:“小灶”

      “哥,你还有电动车!”“嗯,风纪部成员都有的。我骑慢点,你把路记一下。”“好的。”移至风纪部,张明瑞拉住了张书聪的胳膊,“嗯?怎么了?”“哥..呃就是..”“咋啦,小瑞?”张书聪倒是有些懵,一时宕机,“就是我同学骂你们的事情。”“这个呀,担心个啥有我呢。”说着张书聪取出自己的学生证,打开了门禁,(因为没有空调的缘故没有人愿意在门口值班)“哥啊,真的没事嘛?”张书聪没有回答,而是把手搭在弟弟背上,趁他没有注意忽地向后一拉,另一只胳膊托着膝窝把弟弟抱了起来,“啊啊,哥你要干什么啊,很吓人的啊!”张明瑞有些后怕,张书聪歪着头故意嗔怪道“让我帮忙,还不让我抱抱了?”(张书聪比张明瑞大了四岁,但是因为生日的时间问题,张书聪晚上了一年,后来父母提前考虑了这个问题,张明瑞可以说是早上了一年张书聪身高已然突破179体重维持在73公斤左右的样子,而张明瑞身高却不到一米七,体重也才勉强80斤的模样)推开门进入高一风纪部的房间,在里面的王晗扭头看去“书聪,你这是从哪拐来的小朋友,赶紧还回去哦。”王晗玩笑道,“我弟弟啊,亲的哦。”“你弟这么瘦的?你们这反差感…”听到别人在议论自己,张明瑞有些脸红,想从张书聪怀里下去,但张书聪没有这个意思,他只得将头扭了过去。张书聪终是放下了弟弟,招呼弟弟坐在自己位上顺手递过一瓶酸奶,“这是副部长王晗姐姐…”“哎,再喊一声,哈哈。”王晗不是那种过于拘束的女生,对于张书聪她更是不会放过占便宜的机会。“你..你敢占我便宜!”张书聪自是有些尴尬,“这王晗姐姐还是很好的,你要是来风纪部的时候你们可以多交流。”张书聪把自己的一份身份牌递给弟弟“你想来的话可以把这个给值班的委员,我会提前打招呼的,可千万别丢了哦。”走时张明瑞不忘带走几袋零食,待到张书聪回来“你弟弟好可爱,明天的测试准备怎么样了?”“just so so必须630…”“你和你弟弟这样你那‘小娇妻’会不会生气啊?”“去一边去,我连初恋都还没有..我才不是同.都说多少遍了..”

      四:福兮祸兮,祸亦祸

      又是三天不见弟弟,张书聪有些心急,“不是,你这么早就走?化学题你还没讲呢?”梁寒峰很是不满,毕竟中午的时候他刚给张书聪讲了物理的压轴题。“我要去找一下小瑞,明天,明天。”张书聪赔笑道,“啧啧..还拿这么多零食,咦–对了你这星期的零食我拿了,就当是补偿了。”梁寒峰故意阴阳道,“别呀,没了啊。你…”张书聪话还没说完就被梁寒峰推出房间。无奈叹了口气,张书聪向着高二男宿舍楼走去,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他提前打探到了弟弟的宿舍位置。弹指间俨然到了目的地,瞥见门缝溢出来的灯光,张书聪还是敲了敲门,却没人应答,又敲了敲还是没人应,看着自己的“限定校服”思索片刻,张书聪推开了门,“我敲半天门都没人应的,是干啥的呢?”张书聪顺手将带来的礼物放到一边。“额!哥?你来了?”张明瑞有些惊讶,赵梓硕也打了个招呼。“好几天没找我了,想你了呗。”张书聪缓缓上前,“哥啊,你们不是考试嘛,我就想着不去打扰你们了”张明瑞说着另一只手好像拿着什么向被窝深处塞“给我。”张书聪突然伸手向张明瑞,“哥..我..”“你瞒的过我吗?小朋友,快点交出来还能‘宽大处理’”张明瑞只得把手心里的耳机盒递了过去,“还有呢,赵梓硕同学,还有你的,给我。”张书聪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不要试图违纪,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你们两个啊,”张书聪握着两部余温尚留的手机叹息道,“就不怕检查的老师来个回马枪吗?我说为什么敲门没人应。原来..”“哥,我们错了,能不能不要上报啊,上报之后会..”张明瑞因恐惧已经有些颤抖,“这样吧,明天晚上你们下课后来风纪部,简单惩戒下。张明瑞,带着你的衣服还有物品跟我走,马上。”张书聪忽地加大了音量,张明瑞猜到了哥哥怕是要揍自己了,可毕竟是自己的错,还是顺从地去做了。不一会到了张书聪的寝室,是稀有的两人间,暂时只有张书聪一人住,示意张明瑞放好东西,张书聪在柜子前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取出一根细藤条,随手甩在桌子上,张明瑞自然是乖乖地站在一旁,已经想象这藤条打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了,他却被哥哥摁在腿上,双手还被反剪倒是不太舒服,张明瑞扭动手腕之时,臀上一凉,睡裤和内裤均被拉下,“说说都错哪了”张明瑞知道这是哥哥给的机会,忙开口道“不该玩手机,还试图欺骗哥哥。”“没有了?”“额..我..我..”张明瑞一时语塞,分神之际张书聪的巴掌直接招呼在张明瑞的屁股上,啪啪啪..几个鲜红的巴掌印在张明瑞白皙的臀上,“哥,疼..”没料到哥哥的巴掌都如此难捱,张明瑞求饶道。“好了,起来趴到桌子上去。”看着因害怕而不住颤抖的双腿,张书聪还是心软“不用报数了,挨好了。”说罢一记藤条抽在左臀一道淡红色的伤痕随即浮现,啪,啪,啪,啪接连五下都落在左臀,尖锐的痛感直逼张明瑞的天灵盖,痛麻结合逼得他青筋暴起,虽是咬紧牙关依旧疼到呻吟,藤条右臀上起落,又是同样的五下,在张明瑞喘气之际,双臂再次被张书聪反剪“哥?”藤条如冰雹般砸下,“嗷!啊啊!”张明瑞上身被紧紧摁住后面的屁股因疼痛上下起伏,却还是无法躲避,痛感的爆炸累积下张明瑞再也忍不住泪水,“哥,啊,啊,我..我知道错了,别.别打了..呜.”看到那满是棱子的伤臀,张书聪停下了惩戒,张明瑞伏在张书聪肩膀上泪水决堤,待到把他抱到床上,张明瑞依旧拽着张书聪的衣袖,一双布满血丝的泪眼幽怨地望着他,“小瑞乖,哥哥不打了。”张书聪揍完人后自然是要哄好的。待到为弟弟上好药,擦脸,滴眼液。张书聪躺在床上一条胳膊被弟弟俘去,弟弟是沉沉睡去,自己却是睡意全无..已至三点张书聪又给弟弟抹了药,在褪黑素的作用下昏睡去。第二日在咖啡和薄荷的挽救下张书聪勉强清醒。张明瑞虽有哥哥给的垫子,一整天仍是坐立难安,赵梓硕课间在厕所为张明瑞抹药时,看着那红肿的臀和白皙的腿所形成的强烈色差,更是心有余悸。巧了是张书聪倒也不再提此事,这二人逃过一劫。

      五:暗流涌动

          终于是开学了身在理科重点班的张书聪又是遇到了不少熟人,不必说刘鼎固老班主任,不必说风纪副部长兼任副班长,语文课代表的王晗和风纪委员兼任副班长,化学课代表的梁寒峰,更不必说张书聪同寝的同桌任数学课代表的李皓辰(优等生),单是本班班长兼任物理课代表,体育委员的程青伟(优等生)就很让他神经闪烁。偏偏是刘班强调本学期要严抓纪律,英语老师李黎珍又对英语提出要求,张书聪顿感头大,冥冥中感觉这学期比上学期还要难过。眼下又是开学考试,幸好有李皓辰陪伴,张书聪倒是避免了失眠之苦。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