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23 内容:1780

    风笛篇:哀伤的笛声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深夜的医务室里传出了呼吸机心电图的跳动声似乎每一次波动都在暗示着一个生命在死亡边缘的徘徊与挣扎……而在躺在病床上的阿斯兰战士闭着双眼不知昏迷的她是否有听到跳动声或是……那病房外的抽泣声……

       “~”原本在众人眼里脸上挂着笑容的瓦伊凡少女在此刻却坐在病房外的地板上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但发出的咳声与指缝里流出的泪水依旧暗示着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自己的行为只不过是想去救回自己的队长但把鲁莽当场勇敢的她却差点葬送了自己的另一位的同伴……

       与此同时,走廊里传出了轻盈但又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带着戴着兜帽的男子渐渐向着这里走来,他的出现似乎打破了这里原本发生的规律,少女原本地下的头开始抬起,看向了男子,但他似乎并没有理会,一声“咔搭!”的开门声便做了简短的回应——他走进了医务室。里面的对话持续着,而少女的心也因此跳动着,在得知了那位踏进地狱边缘战士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后,她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但接下来的一句“她可能需要在病床上度过很长一段时间。”如同一击重拳再次击中了她心中的要害,将泪水从脸上再次挤出,那哭声再次在医务室外响起,打破了那位男子与医生的沉默,

       “我还是,先去关注一下医务室外面的那位吧。”

       “咔搭!”声再次响起,但伴随而来的是一只伸向她的手,以及他的那句:

       “起来吧。”

        她将原本捂着脸颊的另一只手伸向了他不在乎那粘在手套上的眼泪与鼻涕伸手接过后便将她拉起看着她放下了另一只手后露出那张因为哭泣在灯光下显得较为可爱的脸

       “……博士…………”“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理解你那时我的心情……你不能独自冒险……让自己和同伴处于危险!”

       还没等她开口解释名为博士的男子便开口打断她的话……

       “……对不起……~”

        泪水再次从瓦伊凡少女的眼里漏出她扑向了博士而博士也张开了双臂将她抱入怀中,“她记得自己在去之前对他所说的……

       “博士我必须去救她!”

       “不行……我不能让你独自去往那里。”

       “可是……”

       “我要保证的是你和其他干员的安全目前那里已经被其他势力控制。”

       “那我也要去!”

       “风笛!……这Y头还真不让人省心啊。”

       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留在原地的只有他内心的抱怨与嘴上的叹息声

        “!”

        “维娜!”

        看着阿斯兰战士的身体被紫色的火焰灼烧她内心原本的恐惧被自责取代心里原本为激烈战斗而吹响的笛声在此刻也变为了忧伤的曲调……

       “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了!”少女带着通红的脸与被汗水打湿的背向医务室的人员讯问但得到的便是情况不明的回答

       在走廊里那忧伤的笛声便由此响起直到一双急促的皮鞋走入医务室为它落下帷幕……

       “跟我去办公室。”博士用略带有威胁的语气打破了原本的沉默风笛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来表示自己的赞同得到了那只拽着自己肩膀的手向着办公室走去……

       对于博士来说这是他的办公室也是他常用的惩戒室有一些犯过错的女性干员会被他叫到办公室进行惩罚当那扇门上锁后抽打臀部的声音博士的骂声和怒吼与女干员的哭声甚至是抽泣声便会在一段时间后交织在一起在这间并不算打的办公室里演奏一曲特殊的交响曲

      办公室的电脑椅在平时的时候为博士提供工作时的座位只不过在有些时候博士的腿上会多一位受惩戒的女干员又或者趴在了它的背上因此椅背上常常会沾有泪水和体液一旁的沙发是博士在累的时候用来坐和躺之处但它也会在某些时候沾上黏稠的透明液体至于柜子里面除了装有文件以外还装着博士的惩罚用的工具和小玩具”。 

       而风笛这位平时脸上常挂着笑容平时表现良好在博士面前也十分乖巧的瓦伊凡少女今天却被博士拽着胳膊带进了这个看似普通实则用途特殊的房间当门锁再次以咔搭!”回应时她的惩戒便已开始

       博士松开了一只拽着胳膊的手随后走向了一旁的柜子留下风笛在原地忐忑不安地挫着自己的小手不断抖动的小腿似乎也在为这场灾难的到来发出预兆

       一些惩戒用的小工具被博士放在了原本用来处理文件的桌子上它们粗到板子细到藤条长到蜡鞭短到皮拍但它们或许都要与风笛的臀部进行亲密接触

       博士一屁股坐在了电脑椅上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位因为要接受惩戒内心恐惧而低着头但脸上似乎又由于害羞与内心的些许期待添上了一丝红晕如果不是要进行惩戒博士早已打开了桌子上的电脑开始了往常的加班

       “过来。”“……

        博士短短的两个字与两下手掌拍打大腿的声音打破了办公室的平静风笛原本因为紧张而微微抖动的双腿再一次迈开步子带着较为沉重的步伐走到了博士的右侧

       “把外裙脱掉。”

       博士再次开口说道她没有回应只是原本在腰间搓动的那双手抓住了原本被泪水打湿方格外裙的边缘带着更添一层红晕的脸将它一点一点拉下从腰间拉到膝盖一路拖到了脚踝处最后那件裙子迎来的便是踢开它的鞋底比起已经被脱下的方格裙风笛更在乎的似乎还是自己身上的那最后一层遮羞布那双手本能地将上衣往下拉而她的眼睛也没能看见博士的右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背后……

       “!”

       就这样风笛毫无防备地被博士按在了腿上那双原本抓着上衣的手此刻也只能抓着博士的外套上衣被博士拉开将近一半的臀部以及那随后一层遮羞布——黑色蕾边内裤也暴露在了空气中博士并没有为了欣赏风笛的臀部而停下原本的动作开始了所谓的热身阶段”,摘下了自己右手的皮质手套慢慢抚摸着风笛那翘起的白暂臀部从上往下臀腿交界处到左后臀峰即使隔着一层布料他也能感受到她的屁股所带有的柔软与弹性理智直线下滑的他将食指伸入了臀峰之间反复摩擦从中间摩擦到下方的小穴…

       身为花季瓦伊凡少女的风笛的臀部本就因为血液的流入而显得翘起,在毕业后干的农活与暴风突击队的训练下显得弹性十足即便是轻微抚摸也能让身为惩戒者的博士感到血脉膨胀在加入暴风突击队后依旧可以把皮肤保养的白嫩让他感到有些震惊他甚至为这样的雪臀即将被染上颜色而感到有些惋惜……

       在他腿上的风笛除了因为那只在自己屁股上抚摸的手而发出的娇喘声外更多的是这个姿势给她带来的回忆小时候在维多利亚有不少顽皮的孩子受到了这样的惩罚在儿时的她因为乖巧而躲过了一劫但在成长的路上她对这种惩罚依旧无法忘却无论是学院的藤条还是号角队长的皮带在儿时的恐惧逐渐转化为了渴望渴望能趴在别人的腿上渴望那巴掌能落在自己的臀部上……

       “!”

       “!”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将她从刚才的回忆拉回来了现实博士虽然只用了七分的力度但仍在她那白暂的臀部上留下了一个粉嫩的印记即使它有一部分被黑色内裤遮挡也如同飘落在雪中的樱花显得格外引入注目那一刻她得到了从自己小时候就一只渴望的这一巴掌虽然给她带来了疼痛但更多的似乎是伴随疼痛而来的快感…… 

       “要继续了哦。”理智所剩无几的博士率先开了口风笛没有回答只是扭动着屁股来回应着继续而看到这一幕的他也再次抬起了右手决定以巴掌创造自己的杰作…

       “!” “~”

       这一下是在左臀峰

      !” “~”

       这一下又是在右臀峰

      !” “~”

       这一下是在横跨臀部……

       连续挥动的巴掌给少女的臀部再次添上了粉印并将它们延伸几乎布满了大半个臀部……

       博士停下了原本挥动的手用一根手指勾住了风笛的黑色蕾丝内裤将它慢慢拉下让腿上的少女感受着最后一层布料被拉下的感觉那篇被黑色覆盖的粉嫩也暴露在了空气中左右两侧的臀峰似乎被染上了更深的红色而趴在腿上的风笛只是脸红到了耳根吐着舌头粗喘着气没有一点想要反抗的念头,臀部仍像刚才那样扭动着甚至将穴口的体液甩到了地板上似乎在用行动回应着博士:“请给我更多惩罚吧……”

       看到了这一幕的他理智再次受到了冲击风笛这位平时阳光开朗的瓦伊凡少女在今夜竟会表现出这样的姿态在进入办公室前她的脸上还挂着紧张而又恐惧的面孔而现在却像是对挨打有着某种特殊的渴求于是稍作准备后再次抬起了手……

       “!” “!”

       全力的一巴掌打在了臀腿的交界处

       带来的刺痛感如同一道闪电冲入了风笛的大脑让她发出疼得叫声来回应这次突然的袭击原本粉上添红的臀部上也绽开了一片红印但那只原本放在背上的手却开始抚摸她的头部,而另一只手也再次在她的屁股上来回抚摸随之而来的便是博士使她脸烫到发热的问题

       “菲奥娜你是不是喜欢被打屁股啊?”“…………”这一个简短的问题似乎比刚才的一巴掌更有效让风笛的大脑短路了因为内心的犹豫堵住了嘴无法吐出一句回答问题的话语如果回答不是的话刚才身体上的行为又暴露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如果回答是的话自己在博士心中那阳光开朗的形象就彻底被摧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喜欢收到这种惩罚的色情少女……

       当风笛的内心还沉浸在刚才的问题中时博士的右手早已结束了与她的臀部的亲密接触,用那因为瓦伊凡体质特殊而几乎报废的右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根戒尺那是之前令送个博士的一份特殊礼物采用了大炎山区里面的毛竹制作长短与宽窄把握地恰到好处不仅能将打在皮肤上的痛觉达到最大化还能使这场惩罚的执行者能够更加舒服地挥动它令用曾经教育年和夕的经历来教博士如何更好地使用它这把戒尺进驻博士的办公室后也亲吻过不少女干员的臀部但由于它带来的痛感较大以及博士的心软被放在了抽屉里好一段时间只不过今日它得到了新的任务——用于满足博士腿上的瓦伊凡少女

       “嗯哼?”

       博士如同警告般的出声与戒尺贴在皮肤上的冰凉触感再一次将风笛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

       “……是有一点啦……

       她还是没有抑制住内心的欲望与真实的想法因为刚才那根戒尺贴在臀部上的感觉给她带来的不是恐惧而是期待,在儿时的时候她可没有见过这样的惩戒工具那时候的孩童们犯了错最多也是得到一顿来自父母的巴掌而那些看起来唬人的鞭子都用在了因为懒惰不愿上工的驮兽身上那些驮兽被鞭子抽打所发出的惨叫声像是印章一般留在了风笛的脑海里那时身为儿童的她不敢想象那样的鞭子打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到现在想来似乎又有了一种对它的期待

       “要继续了哦。”“好的……”

       随着二人之间简单的对话过后这场夜间的惩罚便继续进行在博士的经验看来风笛此刻在挨打时所表现出的欲望大于羞耻对惩罚欲求不满甚至有些享受因屁股上的痛觉而传入大脑痛感虽然此时看不到她正脸但那红得发烫耳根与那已经流到大腿间淫水却依旧反应者她此刻兴奋

       “!”“!”在空中戒尺突然落下毛竹与嫩肉碰撞声音再次打破了办公室里该有宁静与他巴掌相比戒尺所带来痛感可以说是翻倍将她嫩肉下压后又弹起在那原本已经染上粉色的臀部上增添了一道红印……

       也许是第一次被戒尺打屁股也许是博士下手太重了仅仅只是一下功夫身为瓦伊凡的风笛在承受了那传入大脑的痛觉后刚才在巴掌下所回应娇喘变为了惨叫……眼里再次流出的泪水似乎也在反应着那戒尺所带来痛感……

       “!”“~”上一下的余热还未散去那戒尺便再次亲吻了她的屁股这一下实在两版臀部私处往下的地方毛竹在她那弹性十足的臀肉上亲吻后了那因快感而流下淫水它随着戒尺再次抬在那已经染上红色臀缝间擦过又因戒尺在空中的再次挥动飞洒在了博士外套上在对他表达着为其带来快感感谢……

       “!”“呜啊!”与前两下相比,第三下戒尺在他手上因肌肉的力量全力挥动与放下那温热巴掌相比现在的他更像是把心中怒火传递到了手臂上随后发泄在了她屁股上这一下是在上半臀左右臀峰嫩肉在那毛竹击打掀起了阵阵涟漪抬起后如同维多利亚的甜品果冻一样晃动而留在上面那道红印在与第一下戒尺新旧交织后留下了红里添紫的痕迹,不争气泪水再次从风笛脸颊上滑落滴在了地板上那双紧紧抓着博士裤子的手也让博士明白了打在她屁股上戒尺之痛……

       “说吧到底错哪了?”记得自己作为惩戒者博士在此刻也回归了自己主要任务将那仍旧冰凉戒尺贴在了风笛那已经发烫臀部上即便是在那已经红上添紫皮肤上摩擦也会给她带来些许疼痛

       “我……我不该…………擅自做主……”风笛脸已经被眼泪所覆盖,那双在平时常给笑脸做装饰紫色双眼也哭成了红色

       “!”“呜呜~”在她说完话那戒尺再次抬起在他挥动下用连续三下招待了她屁股

       “还有呢?”他用严肃语气再次发问

       “……还有…………不该……不听……咳咳……博士……的指挥。”在平时带着笑容说这玩笑话风笛在此刻也因为哭泣而让语气变得吞吐

      !”“!”又是全力的一下将那已经是红上添紫翘臀再次添上了几分紫

       “……博士……可不可以不要用戒尺了……”此时的她开始求饶……有些后悔自己在巴掌下的无知

       “不是你说喜欢被打屁股那我肯定要打个够了。”在他口中作为惩戒者那严肃的语气开始消失转而替代便是一种挑逗的语气

       “……真的好疼……能用巴掌吗?”“哐当!”在这句话后随即传来的便是那毛竹触碰到地面响声

       “没问题!”“……好的。”她用手抓住了博士那条几乎快被她弄破的外裤将自己那已经发烫的臀部撅高偷偷回头看着他高高举起巴掌

       但这一次……屁股上所传来不是痛感……而是那只已经手接触皮肤所带来温柔抚摸……

       “开玩笑,我怎么舍得再打你一顿。”那温柔的声音再次传来伴随而来便是另一只左手在她头上抚摸顽皮右手也开始蘸取她那大腿缝间流入粘液

       “看样子你也蛮享受。”“……是的…”博士用手指将蘸取粘液放到了风笛面前但在腿上风笛却因羞耻将自己那张已经发烫的脸埋进胳膊里

       “好了起来吧。”“……”风笛开始从博士身上起来但因为双腿处突然带来酸麻摔倒在了地板上屁股与地板碰撞像是在给她来了一记巴掌她忍着疼痛害羞拉着自己上衣企图不让博士看到自己那已经被粘液包裹私处

       而博士只是笑了笑将她腰部搂住无视着粘液弄脏衣服把她拦腰抱起扛在肩上将她已经红上添紫光屁股撅到的最高点而在他肩上风笛也没有了反抗的念头只是抓着他外套里表达自己内心娇羞

       “博士……”

       “怎么了?”

       “今晚能陪我吗?”

       “没问题。”

       “谢谢。”

       博士扛着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但好在深夜罗德岛走廊里早已空无一人,并不会给她带来太大心理负担

       博士迈着较为急躁步伐扛着她来到了自己卧室锁上门后带她来到了卫生间将她那堪比杰作光屁股对着镜子并摸了摸她大腿示意她转头而她只是捂着脸娇喘着作为回应

       有些无奈博士扛着她来到了床上将她轻轻地以趴着的姿势躺在床上随后自己也躺上去风笛看到后随即扑到了他身上而他也用右手搂住了风笛将左手在那伤臀上反复搓揉……(为了照顾风笛屁股上没有盖被子

       “还疼吗?”他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感受着她那已通红脸带来的温暖

       “不疼了。”

       “以后可别这样了。”

       “好的……”

       在一句晚安。”后他关掉了床头怀中瓦伊凡少女也随之慢慢进入了故乡那哀伤笛声最终迎来了自己收尾……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