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84 内容:1757

    杖责-赤瞳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vip

      转载自@Akame / pixiv

      “收着吧,姑娘。”老翁一边笑呵呵地说着,一边把手中的布包塞到了面前的少女怀中。

      “呀,这么多银子?”赤瞳瞪大了眼睛,从布包的开口中,她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的几块碎银闪烁着灼目的辉光。

      “爷爷,您是不是太慷慨了点?我只是买几个馒头而已,用不了这么多的!”

      “小姑娘,拿着吧。”老翁将包往赤瞳怀里一推,脸上的笑容似乎带着点不容拒绝的意味。“我这个老家伙,用不了这么多。”

      “啊……好吧。”赤瞳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接下了手中的包裹。“那太谢谢您了!”

      “不用客气,姑娘。”老翁的眼睛已然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谢过老翁后,赤瞳转身离开,她掂了掂手中包裹的分量,辅修历史的她对古代的钱币有所考究,这几块碎银的分量可不低,够对付好几天了。

      想到这里,赤瞳不由得松了口气,莫名其妙来到了古代,这下总不至于饿死了吧。然而,她却唯独忘了一句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正在赤瞳啃着馒头思考未来的时候,两个衙役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在一通无意义的推辞和婉拒后,衙役们仍然推着赤瞳的肩膀,将她“请”到了公堂上。

      随着一声“升堂”的吆喝,两侧衙役一字排开,刑杖点地,顿时堂威四起,吓得赤瞳不敢动弹。而此时的县官老爷正一边悠闲地品着昨日新摘的碧螺春,一边睥睨着堂下那不知所措的少女。

      “跪下!”随着一声命令,还有些懵逼的赤瞳感到身后有人用力一推,娇弱的身体便结结实实跪在了地上。膝盖的疼痛让赤瞳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但很快,跪于所带来的紧张和无助感便爬满了全身,事到如今,赤瞳只能胆怯地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堂上的县令。

      县令将少女打量了一遍,即便事先有所耳闻,但亲眼看到这等白皙美貌的女子时,心中还是有些震惊。此时的赤瞳正顺从地跪在堂下,一双美丽的赤红眼眸不安地扫视着周围,嘴巴藏在了黑色卫衣的领口里,然而那一对搓着裙摆的纤细双手仍然暴露了她紧张无措的内心状态。长长的围巾如飘带般散落在地,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介民女,反倒有些出尘脱俗的气质。

      虽然有些惊异,但县令很快便平复了下来,衣着再奇怪外貌再出尘又如何,这里是公堂,她是不过一介民女,而自己是七品县官,拥有掌握对方命运的绝对的权利。想到这里,县令一拍惊堂木:“大胆民女!你姓甚名谁,如实招来!”

      赤瞳被惊堂木的声音吓了一跳,思索片刻,决定还是报出自己对外常用的名字:“民女,洛雨烟……”

      “民女洛氏,你可知道为何传你上堂?”

      “民女,不知……”赤瞳的小心脏怦怦直跳,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穿着打扮太奇怪了,啊还真有可能……

      听到赤瞳的回答,县令冷冷一笑,对衙役使了个眼色:“那这包银两你怎么解释?”衙役心领神会,将此前从赤瞳身上搜到的布袋呈给县令。

      “就在三日前,朝廷用于边境赈灾的银两在押运途中失窃,整整一万两雪花纹银不知所踪。”县令从袋子中拿出一枚碎银:“而这碎银上的雪花图样,唯有官银才会印制,你一介民女怎可能身藏官银!快从实招来!”说罢又重拍了一下惊堂木。

      听到那袋银子居然是官银,赤瞳只觉得一阵凉意从心底袭来,连忙辩解道:“大人明鉴啊,这银子是路上的一位老伯伯递给我的,我本来只想用它换些食物的,真的不知道这是官银……”

      “大胆!”县令怒拍惊堂木,直接打断了赤瞳的申辩,从筒中抽出两根红签掷于堂下,“如今铁证如山,你竟还敢狡辩,看来不受点皮肉之苦你是不会招的,来人,将这民女重打二十大板!”

      赤瞳对古代刑罚略有研究,当然知道这打板子是什么打法,心头不由陡然一惊。然而两旁衙役得令后动作很快,两根刑杖交叉在赤瞳的身后,十分娴熟地将少女压制在地。赤瞳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未及开口,自己已经被牢牢架在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又是两名衙役上前,一人按住赤瞳的小腿,另一人则开始在赤瞳腰边摸索。赤瞳突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脑海里回忆起自己研读古代刑罚史时看到的一句话。

      “按律,凡女子决杖,需去衣受刑,杖皆臀受。”

      这句话的意思是,女子如果在公堂上被判处杖刑,必须脱掉下身的裙裤,裸臀受刑。

      只是一念间,衙役的动作便验证了赤瞳的猜想。虽说没见过现代的制服裙,但胜在脱起来也差不多,那衙役便轻松地脱下了赤瞳的短裙,然后将内裤褪到大腿的位置。霎时间,赤瞳那雪白而挺翘的玉臀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县令看着趴在堂下的赤瞳,心中暗自称奇。这少女不仅容貌出尘,如今上刑时露出的一对玉臀也美得让人窒息。这雪白的屁股就连太阳来了都怕晒化,如今却要饱受杖刑伺候,连他心中都生出一丝不忍来。

      但转眼间,这丝恻隐之心便被他压回心中。他很清楚,这个少女必须是偷官银的盗贼同伙,这不仅是为了早点结案回家,还是为了自己的仕途。

      而赤瞳的脸色已经涨得通红,身上瑟瑟发抖,被当众脱下裙子的羞辱和即将受刑的恐惧一齐涌来,让这个只有19岁的少女有些无力招架。

      官场险恶,入局的羔羊已经在劫难逃。

      “啪!!”随着一阵破风声响起,板子重重落在赤瞳那白嫩圆润的两瓣屁股上。

      “啊!!”赤瞳忍不住喊出声来,强烈的痛楚显然超出了赤瞳的预料,宽大的刑杖几乎覆盖了赤瞳的整个屁股,在肌肤上留下一道红色的肿痕。

      而衙役们并不打算给她适应的时间,第二板很快落下,结结实实地抽在赤瞳的屁股上。赤瞳拼命想咬牙忍耐,然而疼痛还是打破了这个少女那无谓的尊严,随着一声痛呼,少女的眼泪也夺眶而出。

      剩余板子连绵不断地抽打下来,一左一右,编织成了一首名为苦难的绝望序曲。可怜的玉臀被打得凹下又弹起,一道道臀浪如同波浪般蔓延开来,赤瞳想要通过哭喊和挣扎来缓解痛苦,然而两根刑杖和被按住的小腿让所有努力都无济于事,只能轻微地扭动着自己那逐渐肿起的屁股,通过毫无意义的尝试来缓解一些疼痛。

      二十板打完,衙役们放开了赤瞳。赤瞳的眼睛已经肿成桃子,脸上哭成了花猫,畏惧地看向台上的县令,而那饱受杖责的屁股,也早已红肿起来,随着主人的身体而微微颤抖着。

      “民女洛氏,这便是你巧言令色的下场。”看到赤瞳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县令对这次行刑很满意,露出了胜利者的残酷笑容。

      “现在,你招不招供。”

      //还请多多点赞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