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84 内容:1757

    家的温暖(FF)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vip

      转载自@spankhxh / pixiv

      “我说姐姐,貌似迟到的是你啊!”一位少女一边吃着小蛋糕,一边发着QQ。“您好小姐,这是您的饮料。”喝着饮料,望着外面,少女有些失落,第一次见面姐姐就迟到,但仔细想想,姐姐好像已经是在上班的人了,那迟到也算正常。

      路口的停车位里,周诗菱解开安全带打算下车,难得的周末她答应了和妹妹面基的,但早上起太迟了,而且自己还在考科三中,所以只能委托星雨带自己一程,“第一次实践别给人打出心理阴影。”廖星雨叮嘱着自己这位手黑的女友,“今天我要加班,等下回家如果下雨什么的就打给诗涵让他接你吧。”

      看着老公远去的画面,周诗菱往约定地点赶去。

      “小姐您是等人吗?我看您一直坐在这看窗外。”店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她跟眼前的少女有一定交集,每到周末少女就会过来吃蛋糕,日子一久也就认识了。“emmm,是在等人。”少女回过头看了看店长,拿出了手机。

      “我到了,不好意思啊,姐姐早上起晚了,所以你穿什么衣服,我去找你。”放下手机,少女向不远处的女人挥了挥手,店长见状也识趣得离开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姐姐迟到了,我去帮你买单。”周诗菱掏出手机就打算去前台,“不用,我自己付过了已经。”少女拉住了周诗菱的手,“姐姐骗人,姐姐不是说穿白色短袖吗,明明是黑色嘛!”

      周诗菱看了看身上的黑色短袖,才想起来早上起床太急随手拿了件衣服就穿上了。再看看少女,穿着一套标准的jk制服,虽然尽量想扮的女孩子气一点,可是1米76的大高个还是让她散发出一种男性才能有的味道。“我今天可是特意为了姐姐才穿裙子的,姐姐居然还迟到。。。”少女心里有了一点小情绪。周诗菱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哄了,只能见招拆招。

      “挺漂亮的,以后见了姐姐也穿裙子好吗?”听见姐姐这么说,少女露出了笑容,“那姐姐我们去那个吧!”

      少女今年大学毕业,她终于有机会去做那些她想做的事了,就在上个月,她约了两次轻度实践,但总感觉不尽兴,就在昨晚,和姐姐加了好友想处长期的主贝关系,因为姐姐和自己是同城,所以条件上方便得多。

      “我说,下这么大雨你也不带把伞,星雨那家伙也是够粗心的了。”早就在外面侯着的黄诗涵一边吐槽廖星雨,一边给了二人拿了把伞,“不能怪他,也没想到雨会下这么快啊!”周诗菱帮妹妹撑起了伞就跟着黄诗涵上了车。“姐姐你和我实践那么认真的吗,就近就有宾馆啊。”少女疑惑地看着身边玩手机的姐姐,周诗菱擦了擦手,“有宾馆但总不正规,姐姐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而且有惊喜哦!”

      因为几人都是圈友,所以大学毕业后,顾云昔缠着苏明凯在市中心买了一套大别墅作为类似于同好实践的场所,刚开始周诗菱也是感觉不可思议的,不得不感叹廖星雨的朋友是如此有生活情调。但后面也渐渐习惯了,毕竟这房子平时也就她用的多,为此星雨还吐槽过老婆闲不住。

      “当当当当,欢迎回家!”刚下车的少女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原来姐姐说的惊喜就是这个?因为爸妈走得早,自己一直是和舅舅一家住在一起的,虽然舅舅对自己也不错,可是跟面前的热情欢迎一比舅舅都算冷淡了。“那么,你就是诗菱的妹妹了吧!里面请吧!”踏进门的少女傻眼了,她想过房子会大但没想过这么宽敞,就自己能看到的房间好像就有四五个。“小姨好!我是廖小芸!”少女只感觉面前的女生手很细腻,可是明明也才十五六岁的年龄啊,为什么叫自己小姨呢?

      “你是妈妈的妹妹,那就是我的小姨啊。”廖小芸熟练地端茶递水,这都是被顾云昔一手调教出来的。“妈妈?你说她是你妈妈?”少女一脸问号,“是的啊,我是孤儿院出来的,是妈妈和爸爸领养了我。”小芸很自然地讲起了自己的身世。“快去帮帮你顾叔叔,等下开饭了。”周诗菱把女儿支开,坐到了少女的身旁,“能告诉姐姐你的名字吗?”“方佳涵”少女小声地说着。

      “我说,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聊。”黄诗涵敲了敲门喊人吃饭。因为付启手术刚做完还在医院,所以今天的聚会少了一点乐子,但顾云昔肯定是开心的,因为等付启回来就是真的“女朋友”了,就可以考虑生孩子了。

      “小姨快坐,想喝什么我帮你倒!”廖小芸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姨”,所以一进门就是小姨长小姨短的叫着,搞的周诗菱掩面苦笑。看着有人给自己夹菜倒果汁的画面,方佳涵已经想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了家的温暖,自己的姐姐有这样的一家人是她无数次做梦都不敢想的。顾云昔敏锐察觉到少女的微表情,给了一样礼物,“小妹妹,如果想来,随时可以过来,我们非常欢迎。”方佳涵流泪了,在他眼里这就像家宴,而那个伸手的动作也像极了自己早已过世的爸爸。

      下午,雨渐渐停了,黄诗涵和云昔因为有事就先撤了,偌大的房子只剩下了三个人。

      “姐姐。。。这就是惊喜吗。。。”方佳涵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靠在周诗菱的肩膀上,“姐姐是怎么知道我想要家的感觉。。。”“佳涵,其实姐姐一开始也不知道,但后来你黄诗涵哥哥告诉我,除了无家可归的孩子没人会一直泡着同一家甜品店的。所以那个顾云昔哥哥今天可是请假过来专门为你做了一顿饭哦”周诗菱的童年是很幸福的,所以她不知道缺乏父爱母爱是什么感觉,但黄诗涵就很清楚了。

      “姐姐,我舅舅如果同意的话,我想跟你住可以吗?”看着方佳涵真诚的眼神,周诗菱没有拒绝,反正家里不缺那点房间和碗筷。而且她正发愁该怎么打发女儿和老公过二人世界。

      那么,新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第二章

      “廖小芸同学,请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叫你妈妈?”看这架势,老师应该经常叫家长,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眼前的女人不是廖小芸的妈妈。“老师,我妈妈最近出差,我就只能叫我小姨来了。。。”方佳涵也没想到那天看起来那么乖巧的“外甥女”原来还会耍这样的小聪明,因为印象里她不记得姐姐的工作需要出差。但来都来了,还是听听老师要说什么。

      “小芸家长,你也知道,小芸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方佳涵听着老师的长篇大论就想起了自己高中的时候也因为学习的问题被叫过家长。但佳涵是个很反差的女生,别看平时为了看起来很坚强穿的跟假小子一样,但内心也是一个脆弱的女孩,她很理解廖小芸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只不过是想引起家长的注意,那天吃饭的时候,小芸明显对黄诗涵更亲一些,这就更加让她认定小芸本性不坏。

      把人领出办公室以后,就撞见了匆匆赶来接人的黄诗涵。“佳涵?你怎么会在这?”黄诗涵没想到诗菱的妹妹会来参加老师的微型家长会,再看着瞬间没了笑脸的廖小芸,“你的脑袋瓜子是不是都用在耍小聪明上面了,你妈妈不知道你就不会挨打是吗?”廖小芸很清楚,诗涵叔叔过来肯定是妈妈的意思,今晚估计一顿打是逃不掉了。

      车上,廖小芸紧紧依偎着小姨。自知有错的她熟练地讨好自己的这位叔叔,“诗涵叔叔救救我呗。”不知道有多少次,只要惹妈妈生气自己就会躲到叔叔家避难,如果说爸爸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话,那妈妈就是狂风暴雨了。曾经也有同学问过她,“你为什么不逃跑呢?”但就像诗涵说的,只有尝过无依无靠的孩子才会倍感珍惜家的温暖。虽然妈妈很严厉,可是毕竟也是家,如果逃跑的话又要变成孤儿了。

      黄诗涵无法抵抗自己这个大侄女的撒娇,但无论怎么说,打架确实太过分了,这是原则问题不能纵容。“今天这事你妈妈不知道,我是碰巧来给你陈阿姨送水果的,她跟我说你打架被叫家长的。”仔细想想,黄诗涵还是打算把这事压下来,毕竟诗菱凶起来的样子他见识过。其实陈阿姨,就是小芸的化学老师,黄诗涵的准老婆(只领了证还没官宣结婚)。

      说实话,方佳涵有些羡慕廖小芸,因为廖小芸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有人关心她,而自己说到底只不过是舅舅家的一位过客,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打算搬出来和周诗菱生活在一起,当然是住在上次的那个大别墅里,偶尔会热闹一下,但大部分时间还是比较冷清的——只有小芸和自己住,个别的时候顾云昔也会过来当休假一样。

      对于顾云昔,方佳涵是觉得他的一言一行很像一个慈祥但又有威严的父亲。至于黄诗涵,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她觉得黄诗涵跟自己其实很像,都是表面坚强内心其实很脆弱。还有那个神秘的付启,这两天好像出院了,但是这回他彻底成了一个女人,原因竟是因为他想给顾云昔生一个孩子(生理意义上)。

      “晚上你嫂子下厨,去把佳涵和小芸接到家里。”电话那头的顾云昔已经乐的合不拢嘴了,仿佛在说终于能体验那种感觉了。“已经在路上了,小芸打架旷课被停课回家反省。”黄诗涵一边看着前方一边回这话。吓的后排的小芸更加抱紧了小姨。

      在廖小芸的记忆里,顾云昔叔叔有时严有时又很好说话,当时领养自己的文件也是他跑了趟有关部门才办好的,然后又搞了新的身份证。小芸记得自己经常找云昔叔叔玩,虽然有时候自己犯错也会被云昔叔叔打一顿屁股,可这不妨碍她粘着顾云昔。

      “刚刚云昔说嫂子?是那个付启吗?”趁着红灯的机会,方佳涵开始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会为了顾云昔去做那些手术。“对啊,不过现在已经改新名字了,叫付琦。”黄诗涵踩了油门继续开车。

      另一边,付琦在准备晚上的菜,住院一下就是两个月,想起久违的能和云昔吃饭的感觉,心里就乐开了花,现在他也可以正大光明穿那些女装了。顾云昔在忙着发言稿,这是过几天公司高层会议上要用的。就跟当年一样,他不喜欢坐办公室,所以总经理的位子他一直是甩给黄希他们的,自己只当个顾问负责敲敲边鼓。

      ……

      晚上,看着一桌子自己爱吃的菜,小芸却感觉毫无胃口,因为云昔叔叔知道自己打架的事情很生气,所以吃饭的时候气氛安静的可怕!

      “小芸我觉得我有必要把这事告诉你爸爸妈妈。”吃完饭,黄诗涵照顾着嫂子刚出院的身子主动帮忙刷碗。客厅里廖小芸双手不知所措地站在顾云昔面前。终于,还是佳涵先开了口:“罚是要罚的,但就别告诉我姐了,交给我吧。”听到这话的廖小芸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叔叔,小姨,我知道错了,没有下次了!”顾云昔仔细一想,也许可以试试,但工具什么的还是要准备好。

      ……

      大概晚上九点,方佳涵躺在床上,看着顾云昔准备的工具,不禁感叹到底是专业混圈的,工具的种类是真的全,有几样甚至还是只在看视频的时候见过。但廖小芸就没这份雅兴了,今天这顿打肯定逃不了,不过就是换成小姨打而已。方佳涵没揍过人,对自己的水平没有底,所以干脆挑了几样短的otk好了。

      “小芸,趴到小姨腿上。”方佳涵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看向廖小芸,对于这个姿势,廖小芸并不陌生,可是也只有黄诗涵叔叔和付启阿姨打自己的时候才会这样热身。廖小芸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趴呢,小姨好像很好说话。“小芸再不过来我就告诉你妈了!”方佳涵故意提高音量吓唬起了自己这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外甥女。一听到小姨要告密,小芸怕了,想起上次逃学混酒吧被妈妈抓到的情形:

      “都是你惯出来的!今天我非得教训一下她!”她只记得妈妈那天特别生气,拿着一根藤条就要打人。“跪趴好,要是敢捂屁股你试试!”妈妈的藤条痛的要命,不管自己怎么认错求饶也没有用。由于没有热身,加上妈妈在气头上,自己好几次差点疼晕过去。好像是抽了200多下?她只记得那几天她一摸屁股就能感觉到一条一条的印子,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不敢躺着睡觉,也让她乖了好一段时间。

      “小姨会和妈妈一样吗?”廖小芸一遍又一遍问着自己。但既然逃不掉就接受吧!小芸心一横趴到了小姨的大腿上,真趴上去她才发现小姨的腿肉嘟嘟的。随着裙子被掀起来,只有一条海绵宝宝图案的黄色内裤保护着主人的屁股。啪!佳涵拿起猫爪拍对着小芸的屁股就是一下6分力的击打,她觉得自己并没有用全力,但小芸已经快崩溃了,心想为什么小姨打的比妈妈还痛啊感觉!废话,没有巴掌热臀什么抽在屁股上都痛!

      “小姨,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我感觉你比我妈妈下手还狠!”小芸不想窝囊的被打哭,她想哭的明白。“啊?我已经很放水了啊。。。我第一次打别人的屁股。。。”佳涵不解,自己应该没用多大力才对啊。“?小姨你认真的吗,你这个力气打完我屁股还不烂掉?”廖小芸是真的破防了。

      啪!啪!啪!啪!“挨打就要有挨打的样子,别嬉皮笑脸的!”佳涵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凶!啪!啪!啪!啪!啪!小芸痛苦地扑腾着双腿试图缓解屁股上的疼痛,眼泪也开始湿润了眼眶,似乎随时都会像决堤的洪水倾泻出来。啪!啪!啪!啪!“乖乖挨打还能快点,别动!”啪!

      第50下打的格外的重,痛的小芸滚到了地上一个劲地哭,看到这情形,佳涵扔掉了猫爪拍,把小芸抱到了床上,“没摔疼吧!”小芸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钻到了佳涵的怀里,她不明白之前被打虽然疼可是断然是不会哭的,但为什么眼前这个才认识了一个月的小姨却能让自己流眼泪呢?除了疼痛,好像,还有情感?“乖,小姨不打了,小姨帮芸芸揉揉!”佳涵最见不得的就是女生的哭脸,不知道为啥就有一种想保护的冲动。

      “小姨是第一个叫人家芸芸的”廖小芸彻底沦陷,她觉得自己的这个小姨是全世界最疼自己的,印象里除了陈萱老师会叫自己小芸芸,其他叔叔阿姨好像都是叫小芸居多,但是女孩子嘛,对叠词没有抵抗力。

      方佳涵帮外甥女擦着已经哭花的脸,“只要芸芸乖乖的,小姨永远是你一个人的小姨!”听到这话,小芸哭的更肆无忌惮了,也更加抱紧了小姨。

      那晚,廖小芸依偎在小姨的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喜欢的话还请多多点赞,更有动力为大家分享好文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