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23 内容:1779

    《少年初入校2》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久等了,求大家不杀,工科大学生学业繁重实习任务重,更新慢,抱歉多有得罪,这是《少年初入校》最后的章节了。

      经历上一次的体罚以后“小小的四人组”基本上不怎么闹腾了。但是就对于一个12岁的小男孩而言,如果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基本上可以认为他的行为已经超出同龄人或者认为他有21三体综合征。

            在过完“本本分分、安安静静”的一星期以后,小朋友们在周末探亲以后又重新聚在一起,阿建带来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玩具”——一个鼓风机。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平曾经看过电影里面女明星的裙子被吹朝上的场景,也不知道是不是阿平以下克上的思想作祟,他拿着自己从家里面带来本来用来炫耀的DVD摄像机提出了一个计划。

             ……

            下了第一节课阿林和阿胜偷偷摸摸进了礼堂,阿林拿了鼓风机放在礼堂讲台底下,盖了红布,然后阿胜又在讲台旁边安装了一个摄像头。

      很快到了第二节课下课,所有学生和老师参加礼堂里面的周会,往往这种周会学校都会有公开体罚,可上周是第一周,所以即便是再大的事情学校也会网开一面。

             四人组坐在前排,等着校长女士上台讲话。阿平左顾右盼,其他三人都趴在前排的座位上聚精会神的观看,急切地想要看见笑话,阿平抿着嘴,手握连接摄像头的手机点击下了录像按钮。而阿建把遥控器的线头扯了出来,校长此时此刻刚好走到台上讲话。

             “经历了第一周,我觉得某些同学的表现还没有从假期走出来,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师生都要……”

             迎着声音,阿建按下了按钮,一阵微风吹过,老女士一开始还没有感觉到多大问题,阿健直接把风力开到了最大。

             “啊!”校长女士吓得向后退了半步,整个裙子都被吹翻了起来,露出了一条印着半夏国国旗的短裤。

      场面一发不可收拾,很多坐在前排学生都笑得前仰后合,甚至于有的老师都露出了较为明朗的笑容,有的老师上台去帮助女士,其他师生则被这突如其来的事端惊在了座位上。

             最后校长女士本人一边拉着自己的裙子,一边逃了下来,而阿平则趁机把录好的视频直接上传到了网络上,之后把手机收到了自己背包里面。

             校董解散了会议,班主任带各班回去,而校长也落荒而逃,回了办公室。

             所有学生都为得来的这半小时自由活间欢呼雀跃,四人组也在其中。

             在刚才老师陪着校长离开时,阿建趁着这一团乱走上台把头朝上的摄像头和鼓风机拿回到教室躲藏。

             校长女士和其他校工作人员稳定下来以后,才想到问题所在,校工解释了自己并不清楚台阶上的装置。

             众人提出查监控,监控时间被调回了集会开始前……

             “这是什么,他好像拿着一个机械,校工指认出了阿林和阿胜。”

             时间被调到集会后,又看见了阿建把机械收回的画面,几个工作人员将图片扫描以后发现是几个校内的学生。

             06班的班主任被喊到了校长室,指认出了阿林,阿建和阿胜,老师也看见阿建把摄像头给了阿平,于是在第三节课下课喊了四个小孩过来。

            “不要不要!”阿胜被吓到了。

              “要不让他们记过和公开鞭打!”教导主任说。

               班主任老师有一点不满,说:“记过扣分扣的是我们班的分,不要。”

             几个小孩也加入了这个兴致勃勃的讨论,“这件事情搞不好会酿成犯罪”教导主任说:“要严惩这几个小孩子了,公开鞭打和体罚室是不能少的。”

             “每个人接受一次办公室的体罚和一次公开鞭打,每人6下,并扣个人分15分(满分100分)”校长宣判了几个小男孩的结果。

             几个做错事的小男孩被班主任批评得像霜打的茄子,然后被领回教室上课。

             几个小孩忐忑不安地坐到了下午,然后在教室里面被工作人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喊了一声:“你们四个,过来!”

             四个小孩纷纷在注视下离开教室并缓慢地来到了体罚室门口。

             体罚室其实和一般办公室没什么区别,不过里面那阴森森的场景让小孩子不经吓了一跳。

             阿建想要跑,结果被使劲抱住,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嗯?”阿建感觉被人死死摁住了,无法逃离,几个力气大的老师把几个小孩摁在腿上,然后坐在校长室里围成正方形的沙发上。

            校长夫人掷地有声地批评:“对你们进行这次体罚,是想让你们记住自己的逾距行为……”

             同时小孩过了很久才发现对面小朋友的朝向好像和自己相反,这样一来,小孩互相之间就可以观察到对方的屁股。

             “啪。啪。”老师几乎同时开始击打,阿平感觉并没有那么疼,毕竟隔着裤子,也只是感觉到有一点麻而已。

             老师打完十下后,扯起了小孩的裤子,阿平感觉背后一凉,老师只保留了小孩的小内裤。

             老师的大巴掌并拢落下来,小孩的屁股发烫起来,“嗯,啊!”“唔啊!”

             最先叫起来的是啊林和阿平,老师用的力道很大,跟把手抡圆了抽上去差不多。

             “嗯!”阿建不舒服地扭动身体,可压根挣脱不了老师的手,老师连拍四下,小孩疼得闷哼起来。

            阿平感觉屁股一紧,老师把他的内裤折进了臀缝里面,半边微红的小屁股露了出来。

             其他同学也遭到了这样对待,老师的大巴掌扇了上去,扇得阿平惨叫起来,老师左右各打了三下,臀峰就变了个颜色。

      除了阿平和阿林喊叫以外,阿建和阿胜也在闷哼,老师突然放开了他们,然后让他们站起来。

             阿平被放开后只能求饶到:“老师,能不能不要打那么多下,真的好疼……”阿平声如蚊呐。

             “不行!”老师还是听见了他的声音,然后随即命令到:“伸手!”阿平一直捂着屁股,不想听话。而老师直接拉住小孩的左手,另一个老师抽出戒尺毫无停顿的连着小孩的手掌和手指打了下去。

             “老师轻点……嗯,啊!”阿平一连被打12下身体随着击打频率不停晃动,小手也瞬间打得又红又肿。阿林也被这样对待,此时此刻真捂着小手哼哼唧唧的。

             “另一只手!”老师命令到,阿平不敢怠慢,只能乖乖伸出去。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阿平眼睛里面蓄满了眼泪,阿建和阿胜也收到了这样的惩罚,最能忍的阿建眼睛里面也都是泪水,阿胜也哼唧了半天。

             老师招呼他们走到校长面前,阿平想穿上裤子,老师呵止了他:“不许穿上去!”阿平只能流着泪把裤子脱下,裤子套着脚,一拐一拐地向前。

             校长面前有一张桌子,老师命令到:“脱下所有裤子!”四个小孩不约而同的都脸红了起来,“不要!”这句话几乎异口同声。

            “你们必须按照规定,否则我可以考虑再打几下!”校长女士命令。

             “别别别!”阿建扭捏很久,才脱下内裤,露出软塌的阴茎。

             阿胜和阿林也红着脸脱下了内裤,上衣很快遮住了下体,阿平一边捂着下面一边脱了内裤。

      教导主任喊走了四个帮忙的老师,然后取了一块又大又厚的木板在旁边敲了敲桌子。

             “手撑桌子上,快一点!”小孩只能造做,而教导主任一个接一个把上衣向上撩起,小孩的下体完完整整地露了出来,小孩不约而同都红透了脸。

             教导主任用木板先贴了贴阿胜的屁股,然后向后甩了手,集中力量夹着风来了一下。

             “嗷啊!!!”阿胜刚刚收回去的眼泪瞬间流了两道,紧咬着牙不停向后抬着腿缓解疼痛,上衣也掉了下去遮住了屁股。

             教导主任把阿胜摁了下去,然后把衣服大大的拉在背上以露出小孩的大半身体。

             “啊!呀!嗷!”阿胜接下来结结实实地挨了三下,屁股被打得发白,然后迅速红肿起来。

             “吸溜……呜呜……”阿胜泪流满面,鼻涕也流了下来被吸了回去,看上去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教导主任打完阿胜四下后选择打起阿建的小屁股,击打的声音在整个办公室回响。“啊!救命!啊!嗷!”阿建的屁股也变得红肿起来,泪水直接打在了校长办公室的桌子上。

             教导主任走到了阿林的旁边,阿林害怕得紧闭着眼,教导主任一下打下来。“啊!”与阿建不同,阿林直接趴在了桌子上,教导主任摇摇头,摁住小孩的背然后狠狠打下来。

             “嗷!”小孩的手直接捂起了屁股,然而教导主任毫不留情的拿木板把小孩的手弄开,然后趁小孩还没有捂上去又来了一下。

             “哎呦!啊!”小孩赶紧把手重新捂上去结果被教导主任抓住了然后反切到背上。

             “啊啊啊!”教导主任又挥了一下,阿林的屁屁也变得红肿。

             轮到了阿平,小阿平还害怕的撑着手,教导主任直接来了一下。

             “啊!”教导主任直接迅速又来了一下,而阿平并没有叫而是求饶到:“老师,老师,不要打了……呜呜呜”教导主任像没听见一样使劲地连续不断的打上去。

             “啊!啊!呀!嗷!别别别!啊!”阿平被摁在桌子上,不停乱踢着腿,屁屁变得越来越红。

             “啊!!!呜呜呜”教导主任一生气打了最狠的一下,阿平直接哭了起来。

             “嗷嗷嗷!”教导主任接了第二下,一次性惩罚完阿平。

             阿平直接挣脱束缚跳了起来,不停乱跑乱跳,结果一不小心被椅子绊倒,结果捂着屁股打起滚来,看上去十分凄惨。整个小屁股变得特别肿胀,臀峰下部变得深红,其他三个人都害怕得求起饶。

            “老师,不要不要……啊!”

            “啊!疼!” 

            “啊!”

             教导主任每个人都来了一下,然后转头揉虐着阿建的小翘臀。木板板面几乎和男孩们的屁股一样大。“啊!嗷!呀!呜哇哇!”

              阿林和阿胜也受到了同样的对待,三个小孩的小屁屁变成了阿平屁股的模样。

             等孩子们都平息了下来,阿平倒在地板上,阿建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阿胜还委屈地趴在桌子上,阿林倒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

             教导主任知道还有十下巴掌没打完,于是就对校长请示了一下,而女士想自己动手,于是抱起了阿平。

             阿平还不知所措没有反应过来,屁股就挨了狠狠一下。

             “啊!”被木板修理过的屁股特别怕疼,挨这一下跟完好无损的屁屁挨了一木板差不多。

             校长噼里啪啦地不间断的打了十下,阿平的脑袋高扬着大张着嘴,两条小腿不停地扑腾,裤子和内裤完全挣脱了出去。校长只能把小孩正放在腿上然后用两条大腿夹住阿平的两条腿。

              打完十下以后,阿平又呜咽了起来,屁股也变成了深红色,靠近大腿的部分发了紫。

             校长接着打起其他小孩,打完后又放在沙发上,几团凄惨的小肉在沙发上扭动着。

             过了一会儿,现场的校长一直等小孩安分下来才开口说话:“现在你们要写这件事情的检讨,坐在哪里。”女士指了指门边的课桌和椅子。

            几个小孩被校长和其他老师抱到了座位上,阿平先被抱了起来,屁股一挨上硬木制的座位便大叫着弹跳起来。几个小男孩被强制性摁了下去,然后面前放着笔和纸,校长说:“这期间无论谁进来你们都不能穿上裤子,写完以后才能离开,不少于800字,快一点!”

             几个小孩想编出800字在平时都十分困难,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情况,几个小朋友足足磨了两个钟头才写出来。期间不得不用疼痛的小手握笔写字,写了没几分钟就被掌根传来的疼痛激得眼泪汪汪,小屁股也时不时地传来酸胀感。

             文毕,校长一个接一个的拿上来检查,原本泣不成声的小男孩也平静了下来,校长允许几个小孩离开,然而阿建屁股刚抬起来,因为木制椅子吸附着皮肤,所以一起来就有一种皮肉分裂的疼痛感。

             “啊!”阿建差一点又坐下去,阿平虽然小心了一点但也是疼得呲牙咧嘴。

             几个小孩留着眼泪啜泣者找到自己满天飞的裤子,因为屁股很疼,不能穿内裤,所以把内裤揉成一团塞进了兜里然后踉踉跄跄进了隔壁医务室。

             医务室里面时不时发出小男孩的惨叫声和求饶声,而校长也宣布下一周男孩们仍然要被藤条打屁股。

             男孩们光着屁股趴在床上一直到放学,班主任拍了几张男孩臀部受伤的照片给家长,小朋友们受伤时格外乖巧,对换药的医生不停道谢。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几个小朋友的屁股都会时不时地因为某些“小问题”而发疼,小孩子们也好几天没能好好坐下,在教室的后面委屈的站立了一星期,而这基本上就是半夏地区刚入学的小孩子的开学标配。

             孩子们离开医务室是互相搀扶着的,屁股很疼的男孩们只能趴在自己宿舍的床上,阿建自告奋勇去购买了盒饭,男孩们不敢坐下去只能站在床边吃完。

        几阵风声穿来,只见教导主任把藤条举高用力砸下来,连续边走边砸打了四下。几个小白屁股瞬间出现了一条红痕,藤条末端打中的地方和藤条中部打中的部位微微发紫。

             “呜啊啊!”几个小孩同时喊叫起来,脸也红到了耳朵根。

            教导主任对准旁边的阿林咻啪咻啪地挥动藤条,很多年龄小的小孩已经捂住眼睛不敢看了,阿林不停惨叫发出可怜的哭音,打了八下后屁屁已经变得赤痕满布了,小男孩不停地哭泣起来。

             阿胜受到了同样的待遇,打屁股的着肉声在礼堂回响,阿胜只能忍着不哭出来而不停的抽泣,阿建打完八下后也泪流满面不过不再哭泣,阿平被打得又哭又叫,白嫩的屁屁直接发肿,而教导主任停了一会等孩子们消化,礼堂内只剩下小孩的哭音。

             教导主任走到阿建旁边使劲敲了三下,分别在屁股上臀尖和留下了淤痕,阿建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吓得大哭久久不能平息,其他小孩也被这样对待了一遍,四团不久前还光洁无比的小屁股迅速变得花纹遍布、五颜六色。

             几个小孩被迫继续晾臀,而校长接过藤条指着孩子们的屁股把他们当做典例继续讲话:“对老师应该有基本的尊重……”阿建后面意识逐渐清醒,但是一直在喊叫,其他两个人也开始脸红的不停喊,只有阿林还在呜呜咽咽地哭,校长觉得吵直接让老师将几个小孩抬去了医务室,一直到上午八点集会才终于结束。

            集会下来班主任和其他老师继续批评小孩,又讲很多大道理,诸如:“今天打你是因为太过火了……”之类的话,而老师和家长对几团小白屁股“关怀”了一会以后才让小孩穿上裤子离开。此时此刻小孩们都是眼睛有一点红润,脸色一见到人就发红,走路摇摇晃晃的状态。

             因为屁屁还很疼,孩子们无法穿内裤,而且坐在椅子上极其不舒服。一直到一个星期后小孩才能好好的坐下。这几次惩罚不知道能不能改善孩子们逆反的心理,到后面,更多的探索还在等着他们……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登录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