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84 内容:1757

    两极星极(作者塔塔猫)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0

      憧憬浩瀚群星,人们一直以来都在研究着,不仅是设备的更替与普及,此类的学者更是开辟了如“占星”这样的学科学问,星极作为家族的长女,自然担当起了传承事业的职责。

       

      而作为妹妹的星源从一开始也是如此想着,直到父母对她们修补好的天体仪嗤之以鼻那件事之后,便改变了。

       

      虽说道路不同,星极和星源之间的关系依旧很紧密,在上次因为观星而染上眼病之后,星源开始与姐姐约法三章,首先是爱惜自己的身体,禁止因为观星而多天熬夜,诸如此类。

       

      星极的房间门口依旧如往常一样有很多人来访,无论是因为占卜或者是寻求目睹“人型天体仪”那般的美景。

       

      但是这次,队伍里多了一位熟悉的身影,在最后方等待人群的散去,此刻也已经临近凌晨,可是星极并没有休息的打算,而是转身开始继续画星体图。

       

      夜晚总是很寂静,那里空阔幽静,适合观望满天的繁星,哪怕自己已经放弃了,或者说不再用原本的方式来观望这片星空,但是不得不说,还是很喜欢这样的地方。

      就像这里最热门的占卜圣地,像繁星一样美丽的姐姐,总是乐此不疲去帮助别人。

      但是绝对不是在这个时间。

       

      在这么晚的时间,自己的“神棍”姐姐居然还在“占卜”,而没有拒绝接下来的客人,这让莱茵生命的科学家攥紧了自己的小拳头。

       

      星源安静的排在队伍的最尾部,等待人流向前推进,以及默默的看着通过望远镜看着星星的姐姐。

       

      “啊……今天是预测时间的最后一天,如果今天也看不到的话,那可能是预测错了吧……”

      星极伸了伸懒腰,托腮看着窗外,脸上的疲惫清晰可见,黑眼圈也明显得加重了,在小声自言自语的时候,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身影。

       

      “或许可以……嗯,我相信……今天应该……”

       

      当最后的客人已经离去,星源悄声走进房间,顺手带上了身后的门,随着吱呀一声的轻响,年岁已久的庭院里彻底只剩下了两个人。

       

      空气里萦绕着一股曾经她们都很喜欢的香水味,但是自己现在却没有心情来细细的品味,虽然说忙碌的一天,但看到这样的情景,她还是忍不住去刻意的压制脚步声,慢慢的走到关心者的附近,看着疲惫的侧脸。

       

      “嗯嗯……是这样……”

      星极仔细地一笔一划地描绘着星空,在身边画的稿件更是堆积成山,每一件都是极其用心的作品,只是不知为何褶皱不堪。

       

      姐妹之间的互相感应是很灵敏的,在写写画画一段时间放下笔之后,立刻注意到了身边的妹妹。

      “啊……埃琳娜?夜愉。”

       

      “是的呢,姐姐。”

      也没有用任何其他的称呼来形容对方,与以往一样称呼为姐姐,果然是最顺口的,然后用手指细细的抿过对方的眼角,带走了一些由于眼疲劳而产生的泪水。

       

      星星依旧在夜空中闪耀,这也是房间里面除了异常的黑暗以外,还有飘忽在二人身边宛若星尘的蔚蓝,形成这一切的原因只是进来的时候顺手关了灯。

       

      “妹妹的研究课题,还顺利吗?听说很累的”

      作为姐姐的星极一如既往地关心对方的情况,感受着对方指尖传来的触觉与温度。

      “嗯……已经很晚了啊”

       

      “你倒是也已经知道很晚了,不是说过不许熬夜的吗?看看眼睛。”

      星源二话不说便把对方的脸强硬的扭了过来揉了揉,看了一下眼睛的状态——微微发红,似乎还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直到这个时候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一点,但是取之而来的就是肉眼可见的生气,手上便多了点力道,使劲的掐了掐眼前这个笨笨的姐姐。

       

      “唔呃呃……很疼的,这样”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还是任由对方捏了。

      “今天是预测星体最后的一天,如果今天不出现的话,我会好好休息的,嗯……我知道妹妹是对我好,但是已经到了最后了,不想放弃……所以……”

       

      “但是现在已经要到凌晨了,你所预测的形象在这种时候也不会准确的吧,已经到最后了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这几天都没有睡吗?!”

      在察觉到关键所在之后,埃琳娜显得非常的生气,朝对方扑了过去,椅子的重心因此不稳定的倒下去。

      “哎……哎哎?”

       

      幸好练习剑法的时候对于平衡的要求十分精致严格,星极在快要跌倒的一瞬间蹬了一下桌角,让椅子向后滑动,一只手辅助扶住床沿,后转身缓冲了对方扑过来的力量,于是二人就这样半纠缠着倒在床上

      “……这样很危险的”

      二人双手手指交叉拨弄着,低着头嘀咕,星极有些委屈的表情在脸上浮现,毕竟这次是她不占理。

       

      “所以……今天就让我熬夜吧好妹妹,这个时候的星空很澄澈,所预测的时间大致……嗯,应该是在这个时候,所以我愿意……再等一等……”

       

      虽然说对方如此顺从和听话,但是似乎现在的自己没有拿到什么法子,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她看完这个“星空”……算了算了,既然付出了这么多代价,要让她看完吧

      但是结果就是要好好清算,彻底的清算一遍,偷偷熬夜可不行。

       

      “第五天……目前是凌晨一点零七分,星体运行正常,概率……”

      黎博利们重新投入到记录中,不过习惯地轻声断断续续地念叨着内容。

      “如果今天也没看到……唉……”

       

      “你究竟多久没有睡觉了……?”

      在一番寻找之后,星源终于找好了自己想要用的东西——一捆细绳,可能是用来固定天体仪的。

       

      “神神叨叨的时间待会再继续,现在进行的是惩罚时间,姐姐。”

       

      不出意料,星极一头雾水地被绑住双手,而后被推倒在了床上。

      “第五天吧……?”

       

      “是你违规在先,而且违规违得很严重,你知道你那什么观星的代价是什么吗?你知道对你的眼睛伤害有多大吗?上次眼病失明了好一会你还不觉得足够吗?”

      小黎博利怒气冲冲地跨坐在对方的身上,拧了一把对方的脸蛋。

      突然想到对方眼睛似乎还有些毛病,拧了一把以后手止不住地颤抖着。

       

      “因为那些糊弄人的东西,就算你喜欢的话,也要违背我的说法去伤害自己的身体……到底你会在乎什么呀?石头脑袋!”

      最后犹豫了一下,把对方翻过身,在床上对着外面的窗户,背对着天花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总会用这样以前被教育的方法来教育自己的姐姐。

       

      “……在乎”

      这样的问题,星源已经问过无数次,可是每一次都是以这种沉默不了了之

      “我不清楚……”

       

      作为一个科学家,虽然自己平时没有锻炼,但是还是比较清楚,直接攻击哪里会让自己更有优势的——星源扬起手狠狠地刮满了一个大圈,打向了姐姐的屁股,用来反抗自己以及反抗姐姐的不作为不在乎。

       

      “唔啊……!”

      一声很响亮的拍击声从柔软的位置炸开来,听得出,这一巴掌非常有力。

       

      “我记得之前父母他们会有一些家法?哈,难道姐姐你要用那些才能安心听话么?”

      星源在对方耳朵旁边询问,声音因为愤怒而变得压迫力满满,并在闲余时间里扫描了一下房间一切可用的东西。

       

      “我我……我……就这一次,一次,妹妹就饶了我吧……不要拿我开玩笑了。”

      星极试了试挣扎了一下,很可惜,反绑得很紧,看来是没可能挣脱了。

       

      最后还是拿起了戒尺,对着屁股控制着力道砸下。

      “姐姐对眼睛的伤害,你不知道么,难道说我要有一天看着你再也看不见我么?”

       

      “嘶哎……”

      身体一震,虽然并不会很痛,但是依然漏音了,星极回身楚楚可怜地看了一下对方。

      “真……真的,我会改的……”

       

      “我记得已经听过这样的话了,但是还是五天没睡觉在这里等星星,不是么。”

      【啪、啪、啪】

       

      “啊唔……!”

      星极一动不动地忍着,毕竟不占理,随着打击的积累,呼吸的节奏也被打乱了,开始有一些细小的喘息声。

      【啪!啪!】

       

      “知道错了下次就给我好好休息啊笨蛋,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知道的话看这些石头和星星有什么用处嘛,神棍也要让自己被庇佑一点点啊。”

      打的手累了,星源思考了一下,于是揭开对方的裙子看看伤势。

       

      所幸,伤并不大,只有成片的粉红以及几道大红色的条痕,甚至并不明显。

       

      “很痛……”

      “你还会知道疼?”

      那种责怪的语气,似乎某个研究员要做一些报复性措施了。

      “你说该不该打?姐姐。”

       

      “该……我知道错了。”

      很诚实很自觉地回答了,平时拘谨认真的性子已经不见了。

       

      “这可是姐姐你自己说的,可不要怪我没有仪容仪表,嗯哼~”

       

      星源挥了挥戒尺,再打了下去,是因为想让姐姐长记性,至少现在不可以再让姐姐继续伤害自己。

      【啪!啪!啪!啪!】

       

      “哈……嗯嗯……!呜……”

      才几下,刚才才调整好的姿势就塌了下去,由于长期久坐,虽然有练习剑术,但是体力似乎不及现在占据主导地位的妹妹。

       

      “姿势,好好受罚,姐你的规矩制度还需要练一下么?”

       

      “好……好的……嗯嗯”

      由于双手被绑住,支撑起身体只能借助腹部和上肢的力气,费力不少。

       

      在对方才挺起来身体的时候就立刻抽打了上去,其中三分紧张七分怨气。

      【啪!啪!啪!啪!啪!】

       

      “呜嗯……!嗯呜呜……!”

      每一次都等到缓缓抬起来的时候受到责打,跌倒在床上后每次都要重新调整姿势,到后面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了。

       

      经过几轮的抽打,原本成片粉红的臀部色调也鲜艳了不少,被戒尺大力抽打所“光顾”的地方泛起了一条条肿痕,臀峰皮下染着星星点点的瘀血,看样子的确打的不轻。

       

      【星源:毕竟是姐姐()】

      【星极:毕竟是妹妹()】

      【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没力气了吗?你的剑术就养出了这样对身体么……实在是……啧。”

      星源扔下了戒尺,一把扯下缠绕对方双手的细绳,顺势扶了起来,从后面抱住了疲惫不堪的姐姐。

       

      “呜呃……”

      从后背传来的温暖,顷刻将疲劳减轻了,残余的疼痛萦绕着,突然显得不再那么难以接受。

       

      “答应我姐姐,以后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时候,想想你还有个妹妹,好吗”

       

      “嗯……”

       

      “如果再犯同样的错误,下次我可没那么好说话了哦!姐姐可要记住!”

       

      “好……”

       

      “窗外,姐姐,看!”

       

      宛如黑暗中的启明星一般,一枚……两枚星辰划破了天空,闪烁着耀眼的光,那恰好是星极所追寻的,那场伴随了很久的“双恒星”,终于将光亮传达,映照。

       

      【虽不及日月,却光灿如炬。】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