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17 内容:1774

    剑道家的“对话”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更一篇吧  快高考了也希望得到大家都祝福同样也祝福今年的考生上岸!)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入云的山巅上站着一个身材瘦削矮小的男孩。他叫阳,身逢乱世,父母双亡,他是一个无依无靠的漂泊者,褴褛的衣裳挂下少年身上,他的手依在腰间佩戴的长刀上。阳是个赏金猎人为财而生却生活节俭,几乎所有的收入都被他用来去救济那些因战乱孤苦无依的孩子了,或许是因为感同身受所以才想保护他人的梦。可他才十七岁自己也是个孩子啊……长时间的漂泊练就了他精湛的战斗经验与刀法,在面临任务目标时他绝不会手软。这次的目标是一位武馆的掌门,也并不是很有名气想到这里阳便叹了口气用手摘下嘴里的狗尾巴草傻笑着,扶好斗笠他便握着刀向城里走去。

       

      将目标图拿出并与眼前的建筑进行比对发现就在眼前,望着纸上的赏金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几个孩子天真的笑眼,打理好便朝着门口走去。武馆里有很多身穿白色道袍的人,他们听着一个男人的号令挥舞着剑,算不上整齐但也很威风。阳不紧不慢地跨过门槛渐渐向屋内走去。

       

      “喂!你是干嘛的?我们在训练,闲杂人等禁止入内!”领头的男人朝着阳喊道。

      “哼哼  踢馆的!既分高下也决生死来跟大爷我玩玩!”阳轻狂地说道,这番言语毅然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说的出的,可是他有这个实力。说完道场里便是一旁哈哈大笑,众人看着眼前个子不高的男孩放出这般狠话必然忍不住大笑。见此情景阳便把刀连着刀鞘从身上解下,握着炳一把敲在旁边的木桩上,木桩应声裂开……身旁的几个男人立刻摆出惊讶的脸色,领头的男人也严肃了起来。

      “你!过来”阳拿着刀指着领头的男人。

      “小子!不想死现在就立刻滚出去!”男人不屑地说。阳在道场中心冷笑着,没多反应男人便拔刀冲来,挥刀边砍……阳从容不迫着应着。见此情形,阳便放声大笑随即便加快了自己反应的速度也抽出空反击压迫着男人。男人面露难色地招架着。“砰!”阳一记侧踢便将男人踹飞在墙倒在地上蜷缩着……

       

      “师兄!”他身旁的人焦急地喊着并冲过去搀扶那个男人,男人艰难地坐起身。

      “就这点能耐吗?一群杂鱼!”阳轻蔑地笑着

      “你……你”男人恼羞成怒却无可奈何,于是阳便打算清场。正要结束道场后换换走出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雪白的皮肤在黑色的道袍下显得娇美,眼角的泪痣为她清秀的脸添了几分庄严,银色的长发随着步伐飘动着,营造出一个冰山美人的形象……

       

      “大……大小姐哦不……馆长!就是这小子在叫嚣而且打伤了众多弟子……您一定要……”男人艰难地扶着墙说

      “我知道了   你们扶着他好好休息!”身边站着的人立刻行动起来,她也将脸转向阳的方向。

      “哈哈……你们武馆是没人了吗叫个女人出来!这多不好意思啊”阳大笑着。

      “不必多言”女人的脸十分严肃。抽出刀朝着阳走了过去,双手握刀做好了架势。阳不行多花时间挥刀便砍,却被女人灵敏地侧身躲过,阳没在意又试探性地挥刀但无一命中。“这女人的反应竟如此了得”阳心想,二人激烈地战斗着,刀刀相撞铿锵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道场。阳打算速战速决。在一次交手后阳向后跃退,压低中心准备绝杀……“结束了!”阳大喊并纵身砍去,女人握紧了刀侧身勉强躲过却险些滑倒女人不紧不慢挥刀反刺,阳吃力地截停,而后女人伸出左手夺械,阳躲闪不及长刀被夺……女人也扔下刀抓住阳的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由于小时候缺乏营养,阳的身体素质很差,阳重重地摔在地上几乎失去了意识,女人一个手刀打在阳的颈椎处,阳便昏了过去……

       

      天色已晚,女人抱起阳向道场后走去,进了一件她的房间,将阳放到床上以后便扯下了阳身上褴褛的衣服,阳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她随即洗了个澡并嘱托下人好好擦拭阳的身体。浴后女人上床将阳楼入怀中坏笑着,这一刻,阳是她的私有物。阳这一晚反常地做了个好梦,像他这种人经常得不到休息更别说做梦了。阳在梦中见到了已经离世的妈妈,妈妈紧紧地抱住他……艳阳高升,几缕阳光透过窗子撒进房间中,阳睡了很久,模糊的意识逐渐缓过来,睁眼却是一片黑暗……他试图用手移开遮住眼前光线的东西,柔软的触感从手上传来。女人伸手揪住了阳的脸,疼的阳直喊疼。

      “小鬼  你终于醒了  姐姐的欧派很好摸吧”女人坏笑着。

      “是……是你这个坏女人,我这是在哪?离我远一点!”正值青春羞涩的年纪,阳推开了女人的臂弯着急地说。

      “我不叫坏女人,我叫陆雪,可以喊我姐姐哦”

      阳才反应过来她是陆家的大小姐,这个家族代代精通武道下设有很多武馆甚至这偏僻小城里也有,只不过在这里能遇见大小姐实数偶然。“跟……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这是在我的房间哦~诶……明明是我饶了你,既分高下也决生死这可是你说的”

      阳的脸涨得通红“是……是又怎样,你睡了我,我还是良家少男呢!你……你占我我便宜”

      “诶呀呀……是谁紧紧搂住我埋在我的胸口睡了一个晚上又是谁起床的时候还在人家胸口摸来摸去的……”

      阳脸烧的厉害正准备转过头去,却被陆雪用手拖住了下巴对着她的眼睛。长时间没搭理的头发自然成了狼尾的发型,刘海下是青春但久经风霜的皮肤也是少年羞涩的脸颊。“该说正事了哦~”

      “反正都输了要杀要剐随你!”阳板着脸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报官依我的身份你一定会掉脑袋!至于二嘛,做我的徒弟”

      阳艰难地抉择着,虽然一副视死如归的脸色但真的面临死亡时还是惧怕毕竟陆雪不像是爱开玩笑的人……“我……我选择第二个”阳低着头。

      “聪明的孩子,叫声师父听听”陆雪微笑着看着阳

      “师……师父”阳艰难地开口

      “这才对嘛,既然你已拜我为师,那么为师自然是要教教你什么是规矩什么是体统”陆雪侧过身坐在床沿,抓住阳的手腕将他拽过来,轻松地让阳趴着她的腿上。

      “你……你要干什么?”

      “记得叫师父哦~当然是要教你什么是规矩啊”随即便高举右手,快速地落到了阳的屁股上。“pia~”阳轻嗯了一声。

      “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啊就欠管教,就欠被揍屁股,昨天是谁说大话要踢馆的啊”陆雪笑着巴掌也没停下……

      “啪!”“啪!”“啪!”“啪!”巴掌不断落在阳的屁股上,从来没有挨过打的他一时间惊慌失措,由于手被陆雪抓住,阳只能微微扭动身体却怎么也挣扎不开,巴掌的力度越来越大。

      “啪!”“啪!”“啪!”“啪!”巴掌精准定位在阳的屁股上,原本白皙的屁股已经泛起粉红,隐隐约约还有着手掌的形状。左一下,右一下,陆雪有规律的拍打着,大概打了二十多下,阳的屁股又换了种颜色,红韵在不断加深,阳也出现了吃痛后该有的反应:“师……师父疼……快住手……我不敢了……我再也不说大话了”看着腿上的阳,陆雪微笑着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不自觉地便使上更多的力气……

       

      “啪~”“啪~”“啪~”“啪~”巴掌的响度在不断加大,腿上的阳的反应也在不断加大。由于身高不够腿够不着地,阳的两条腿不断扑腾着,右手虽然被抓住,可阳伸出左手去挡着屁股以为这样就可以少受点疼,可是他错了。阳的手掌比陆雪的手掌小了一圈,而且他在伸手挡左瓣屁股的时候陆雪就腾出手重重地拍打右瓣屁股,等阳反应过来去护右瓣屁股的时候左瓣的屁股蛋儿也露了出来,陆雪自然便轻而易举地揍右瓣屁股,在她打屁股打得无聊时也可以对着手心来几下,让阳不敢再用手挡。不管阳再怎么努力,他都跟不上陆雪拍打的速度,就这样循环往复,不仅白费功夫而且该挨的一下也没少,这画面像是严厉的母亲狠狠地教训耍小聪明的孩子一样。阳之前每天过着刀剑舔血般的时候可如今却狼狈地趴在大姐姐的腿上被揍光屁股,阳此时也应该羞耻到了极点了吧。“啪!”“啪!”“啪!”“啪!”巴掌声此起彼伏地回荡在房间里,阳不安分的左手也被陆雪一起和右手别在身后动弹不得。

      “呜呜……我不该叫嚣的……别打了我知道错了……”阳可怜巴巴地求饶

      “习武之人竟这般欺软怕硬,揍你是为你好你可以好好受着啊我的小徒弟”陆雪笑着回答,说罢又是一掌重重落在了阳的屁股上,打得他连连喊疼。

      “动静小点!别扰了我的雅兴  再不老实我就打烂你的屁股,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啪!”“啪!”“啪!”“啪!”

      阳哭闹着但这并没有影响到陆雪揍他的屁股,阳也委屈到了极点。本就练过刀法的身子手劲自然很大,陆雪并没有手下留情,她很清楚如果不在这个小混蛋面前树立起权威,那么以后会很难办,说到这里她似乎又加大了些力度。

      “啪!”“啪!”“啪!”“啪!”

      “师父!我再也不敢了……呜啊啊啊”阳哭喊着,脸上早已失去了昨日的轻狂取而代之的是一滴滴的泪水。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拼命地扭动着来抗拒陆雪的责打。陆雪也没有刻意按住阳,在扭动中,阳不小心从陆雪的腿上摔了下去,红彤彤的屁股着地疼得他在地上扭动着。男孩羞涩地一边捂住自己的私处,一边揉着被蹂躏过的屁股,泪眼汪汪地看着陆雪似乎在祈求原谅。陆雪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随后也起身,跪坐在阳的身侧,她一把抚住了少年的细腰用手指轻轻按动着阳的屁股,检查他是否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嗯……还不够”陆雪自言自语道。巴掌的痕迹分布的很不均匀,屁股上有些地方还只是淡淡的粉色确实没有得到应有的责打。陆雪一向追求完美,在惩罚这一方面,她也尽力做到最好,她一定会给阳一个“开花”了的屁股。陆雪换来佣人要了一条竹尺,准备接下来的惩罚。

      阳看着师父收了竹尺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蜷缩在地上用力的揉着屁股缓解疼痛。陆雪拉起了阳的手“站起来  跟我过来”陆雪将阳拉起带到墙边。“腰弯下去,两只手握住自己的脚踝!屁股撅起来!”阳只好乖乖照做。“高一点!再高一点”陆雪用尺子贴在阳略显红肿的屁股上带着屁股上挑。这个姿势很累人,在阳的视角里整个世界都是倒着的,唯独能看见的是陆雪的腿和身后的卧榻。阳的内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身体微微颤抖着,心里充斥着不安,到头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要进行到什么时候……

      “嗖~”“啪~”竹尺划出了破空声,画了一道弧线最终落在阳的屁股上,一道宽宽的方形痕迹便烙在他的臀上,周遭还是未消去的巴掌印。阳疼的叫了出来又继续哭着,身体颤抖着。

      “啪!”“啪!”“啪!”“啪!”陆雪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继续挥舞着尺子抽打在阳的小屁股上。噼啪作响,尺子长宽正好,能完全照顾到左右两瓣屁股,与先前的巴掌相比,这竹尺的滋味明显更不好受。火辣辣的痛感在阳的身体里翻腾,由于低着头眼泪很难流出来,吃到疼他便放声大哭,像个孩子一般哭闹着。陆雪明显不吃这套,手中的尺子挥舞的速度和力道都没有改变半分,对待哭闹的孩子或许应该用更严厉的方式去对付他,至少在陆雪心里是这样想的。

      “啪!”“啪!”“啪!”“啪!”尺子抽打屁股的声音和着阳哭闹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见阳颤颤巍巍的抖动着,陆雪上前一步扶住腰继续惩罚。屁股上长痕不短加深变红,屁股上已经呈现出一片深红,上面还可以看到臀峰处已经出现了肿块,与大腿和后背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种情况不免使她有些心疼,毕竟身子弱要是一直打下去恐怕会出事情,就当一次惩戒好了。陆雪开口道“为师再打你最后十下,你可要受好了,给我好好反省!”“是……”阳带着哭腔回答道。

       

      “啪!”“啪!”“啪!”“啪!”长痛不如短痛,陆雪快速挥舞着手中的竹尺,尽量减少阳的痛感,阳的身体因责打已经颤颤巍巍几近要摔倒的地步,陆雪用力扶住他的腰。“啪~”随着最后一下打完,阳的哭声也到达了极点,眼前的少年嚎啕大哭,没有了一点猎人的样子。陆雪看着可怜的阳一把将他楼入怀中扶上床。豆大的汗滴从阳的额头冒出,浑身颤抖着显然是被打怕了,陆雪用手轻轻抚摸着阳的头,像母亲一样抱着阳轻拍他的背。

       

      “呜啊啊……很疼……”阳啜泣着

      “好啦好啦……不哭了  师父也是没有办法  你打人总要给人一个交代吧……好好休息师父以后教你独门刀法。”陆雪安慰道。

       

      一位与陆雪年龄相仿的女性推开门进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给她。“大老远我就听到哭声了,至于把人家打成那样吗还是个孩子,一个巴掌一颗糖现在知道哄人家了……你要的衣服我放这了”来着是陆雪多年的好友,二人无话不谈,她将一套男士的剑道服放在椅子上就开始盯着阳。

      “小东西模样长得还挺俊俏,怎么下得去手的”

      阳听到这话很害羞便一头扎进陆雪的胸口,陆雪轻抚着他的头。

      “徒弟犯了错我这个做示范的自然是要好好惩罚,总不能让他走上一条不好的路”

      “你还是老样子,哪天有空了把他送到我这里我也想好好调教调教小男孩”女人坏笑着走出了房门,留下阳和陆雪两人在房间里。阳的情绪渐渐平缓,在陆雪的轻拍下,阳渐渐进入了梦乡……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