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17 内容:1774

    皈依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4

      前言

       

      仙魔混血-叶依颜

       

      魔尊-叶情

      何为正何为邪,哈哈,难道就因为我是彼岸花之

       

      主,是魔域的继承人就是错吗?我就该死吗?

       

      呵呵,相比你们这些自诩为神界的正义人士却因为某些人的一己私欲乱杀无辜,这一点我可比你们强多了,我,从未害过一个无辜之人!

       

      反倒是你们先是遗弃我后是要杀我,而我的师父为了保护我,在我面前被你们残忍杀害,此生我唯一的温暖也不存在于世,既然如此,那我变成为你们希望的样子吧-哈哈,魔域继承人,杀尽世间,让人间化为炼狱来为我师偿命。

      师父,徒儿这一生欠你太多了,愿来世再做您的

       

      徒儿以报今生之恩!

      傻丫头……为师只想要你活着,传说,这世间最

       

      后一朵彼岸花之主就是魔域继承人,是可以打开

       

      魔域的钥匙,那又如何,即使是既定的宿命为师

       

      也要打破它,徒儿,为师定要为你扭转乾坤,护

       

      你一世无忧。

      师父.….

      人物简介:

      叶依颜

       

      今世仙魔混血,前世乃地狱幽冥之花曼珠沙华

       

      (别名:彼岸花)之主。

       

      彼岸花,乃地狱幽冥之花,是冥界信使,更是连

       

      接魔域,从而打开魔域的钥匙。

      叶九苍

      叶依颜生父,乃是九洲仙山掌门,九洲仙山乃仙

       

      界第一名门,信仰神域是神域的信徒。

       

      花千晏

       

      叶依颜生母,乃是魔教前任圣女,魔教圣女的地

       

      位仅次于魔尊。

       

      魔教信奉魔域,是魔域域主留在人间的忠实信徒,其目的,就是找到彼岸花之主魔域继承人转世,来打开魔域大门,使魔重返人间。

       

      叶情

       

      魔教魔尊,魔力超绝,号称仙魔界当今第一人,

       

      生性冷漠寡淡,高贵孤傲,每届魔尊,生来就没

       

      有情根,因此,没有七情六欲,不懂何为情。

       

      喜自由,厌束缚,主打随心所欲,因此,对于魔教事务除大事会管理外,其他小事,均交由魔教8大护法共同管理。

      开篇:

      传说魔域妖魔在世间游荡,神魔两域大战了9天9夜,世界化为炼狱,最后是神域胜过魔域,并成功封印魔域,至此世间再无魔,人间恢复盛世太平。

       

      第一章:命定的缘分

       

      说来,自从万年前那场神魔大战,神域封印完魔

       

      域后,神域也彻底从人间消失。

       

      有人说,当年封印魔域的,乃是神域最后一位神

       

      君,他封印完魔域后,神力耗尽,已经灰飞烟

       

      灭,再无轮回转世。至此世间,再无神域魔域。

       

      虽然神魔已退出历史舞台,却丝毫不影响他们在

       

      人间的重要地位。

      神域为他的信仰者留下神之水,传说普通人用神之水洗涤就可唤醒仙灵力,成为仙徒。而魔域为他的信仰者留下魔灵石,传说普通人吞下魔灵石便可拥有无限魔力,成为魔使。

      哇哇哇”此时,寂静的山间,被一阵洪亮的婴儿

       

      啼哭声打破,与此同时,未知域的深渊沼泽下,一朵娇艳似火的彼岸花破土而出,花绽放的光芒瞬间点亮阴暗的沼泽地,刹那间,深渊处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太好了,是吾主,吾主即将归来,我们马上要重返人间了,哈哈哈”

       

      山间一间简陋的屋舍内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看着怀里刚刚出生的女儿,发现女儿额头上长着一朵彼岸花印记,心里止不住的担忧,对着一旁帅气儒雅的年轻男子说“苍哥你快看女儿额头上的印记”嗯,这怎么会是

       

      彼岸花,这是魔之花,众所周知,自从神魔消失

       

      后,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清莲与彼岸花,只是这已经消失的花为何会出现在我们女儿额头的印记上,莫非……”青年男子似乎想到什么一般,吓得说不出来话,自言自语道,但愿一切都不会发生,唉!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快开门,快开门,魔教妖女在此地产子,现在大家随我一起诛杀魔教妖女”门外,一名长得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一脸正义凛然的说着,试图挑起众人怒火。

       

      好好好,诛杀魔教妖女,维护我仙界秩序,杀呀!杀呀!果然众人已被那中年男人挑起怒火,不管不顾的冲向茅屋内。

       

      “不好了,他们要进来了,晏儿,你快带女儿走,我来挡住他们,我们的女儿叫叶依颜。”说完温柔不舍得将女子推入到一个房间内,不顾女子惊慌、错愕的表情,启动传送阵,快速传走。

       

      当众人怒气冲冲地冲进屋内,发现只有青年男子

       

      一人在悠闲的喝着茶水。

       

      “哟呵,我当是谁在这里,原来是九洲仙山叶掌

       

      门,怎滴,叶掌门您今天怎有空到此处来做客”

       

      没错,青年男子就是当世闻名遐迩的九洲仙山掌门人叶九苍,叶九苍清冷地回到“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来了吗?还是说此处是你们雷鸣仙山的地盘,我到这来还得向您顾掌门通报一声”

       

      说话的人叫顾大川,是雷鸣仙山掌门人,顾大川呵呵一笑道“哎呦,这,鄙人可不敢呀!我是听说有魔教妖女在此产子想抓她才来到此处的,话说,不知叶掌门可有看见魔教妖女”顾大川着急的问道“不曾见过”叶九苍清冷的回道。

      “哦,那看来是我情报有误哇!”顾大川疑惑的说

       

      着。

       

      叶九苍见顾大川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便开口道“哼,你要不相信,可以自己去搜”说完,便一甩

       

      衣袖,扬长而去。

       

      话说这边,花千晏带着刚出生的婴儿从传送阵慌乱的走出来,心里对孩子父亲的处境担忧不已,因此,走到一片美丽的峡谷处,忽然双手涌动

       

      一片红光弥漫在婴儿全身各处,只见婴儿额间的印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花千晏看到女儿印记已消失干净顿时激动不已,撑住自己虚弱无力的身体,轻抚女儿脸颊,从身上摘下一块红色凤凰玉,气息一凝,只见玉佩瞬间变色,变成玲珑剔透的白,花千晏这才满意的将玉佩放进包裹婴儿的襁褓里,最后,依依不舍地看了女儿一眼,转身走进峡谷后的丛林,消失不见。

       

      女婴似乎知道妈妈已经离开她了,开始着急地哇

       

      哇哇哇哇的大哭起来“”这时,从峡谷中走出一对长相格外俊美的年轻夫妇“咦,升哥,你快看那怎么会有一个婴儿在哭”只见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女人对着高大帅气的小青年说。

       

      “还真是个小婴儿”高大帅气的小青年疑惑道。

       

      “哇!升哥,这是女孩呀!太好了,我们终于要有女儿了。”漂亮可爱的小女人激动不已的对着高大帅气的小青年兴奋大叫道。

       

      漂亮可爱的小女人叫可儿,高大帅气的小青年叫

       

      升哥,她们长年居住在美丽的峡谷里。

       

      “可儿,恭喜你要再次做妈妈了。”升哥开心得对

       

      着可儿说

      “升哥,这是真的吗?你同意我们收养她吗?”可

       

      儿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升哥,声音颤抖道。

       

      “当然是真的,更何况我们的彤儿也需要一个妹

       

      妹来作伴。”升哥认真的说着。

       

      可儿知道,升哥说为了彤儿有个伴,其实都是为了她可以走出过去,其实3年前,她生下过一个女儿,可惜母女缘薄,只活了一年就被一场天灾夺去生命,而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怀孕过,她莫名其妙的失去生育能力,她很自责也很无奈,今天正好是她女儿去世3周年,本来想给她烧点纸祭奠一下,没想到意外捡到一个婴儿,更巧的是居然是母婴,这好似命运之神为她准备的孩子一般,而他的丈夫升哥居然还同意收养她,要知道他的家族可是非常注重血脉传承的,想到这里,她抬头认真的看着升哥,对他说“升哥,这个孩子,我们还是不收养了吧!”升哥不解道“为什么,可儿,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吗?,

       

      现在女儿出现了,你又不要了吗?”“升哥,对不

       

      起,我是很想要个女儿,可是你们家族最重视血

       

      脉传承,这孩子……”升哥似乎知道可儿要说的话,立刻打断可儿说“可儿,不要担心,一切有我,我会让这孩子有家族血脉的”升哥坚定的对

       

      着可儿深情地说。听完升哥的话,可儿终于放下

       

      心来,兴高采烈的抱起襁褓里的婴儿,看到婴儿

       

      怀里有着一块白的晶莹剔透的凰玉,顿时就明白这女孩身世不简单,看来他父母不是遗弃她的,而是有原因迫不得已留下她,为了今后能够相认,因此留下信物“唉!”想到这不禁叹了口气,然后思考片刻后,决定为了女孩安全着想,藏起玉佩。

       

      可儿看着怀里婴儿漂亮的小脸越笑越可爱,转

       

      头对升哥说“升哥,你说我们给她取什么名字好

       

      呢!”升哥望着可儿笑颜如花的样子,爽朗的声音开口道“就叫她笑颜吧!愿她每一天都可以开心快乐,笑颜如花。”“笑颜,笑颜如花,好好听哦!”可儿兴高采烈的抱着婴儿说“宝宝,以后你

       

      就叫笑颜了,好不好听,呐!这是你爸爸给你取的名字哦!你要喜欢哦!”说完狠狠亲了笑颜一口,奇怪的是,刚才还在啼哭的婴儿瞬间就止住了哭声,而且神奇的是不仅不哭反而还对可儿笑了起来,可儿和升哥不禁再次感叹,这简直就是老天爷赐予他们的孩子,这孩子与他们真的十分有缘,所以今后,他们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她,好好爱她。

      第二章:相亲相爱一家人

      转眼3年过去了,笑颜在可儿和升哥家里幸福快乐的长大,论受宠地位笑颜是第二可没有人是第一了,即使是,可儿和升哥的儿子彤儿也绝对没有笑颜受宠,彤儿对于妹妹受到的宠爱比自己还多,不仅不嫉妒反而十分开心,他巴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妹妹,而笑颜也是最在乎彤儿这个哥哥,要说这个世界上笑颜最喜欢谁,那一定是彤儿无疑,笑颜常常说自己长大,一定要给哥哥找个最漂亮的姐姐作媳妇,此话一出,可儿

      母女顿时笑得前仰后合,父子俩只能无奈摇头轻

      笑,还得时刻照顾着笑的不顾形象的母女俩,怕她们笑的太久,会肚子疼,此时,岁月静好,一室温馨。

      我真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那一刻,与爸爸、

      妈妈、哥哥在一起的岁月真好,好到多年以后每每回想到那一刻我都会泪流满面,恨不得杀尽所有仇人,用他们的血来为他们报仇血恨,不过后来,我遇到我师,是他用无限的宠爱抚平我心中那难以忘却的无限恨意,只是如今,那是后话。

      就这样我在我妈妈,爸爸,哥哥无限宠爱下快乐

      长大,直到那一天的午夜,一切都变了……..

      我记得那一天,我吵着要和哥哥出去峡谷玩,哥哥拗不过我,只好答应我,但要我保证吃晚饭前要回家,我答应了,但是那一天,我们还是玩到很晚,很晚,记得回家时,天都黑了,我记得当时我好害怕,紧紧地抓住哥哥的手,哥哥耐心温柔的安抚我告诉我别怕别怕,一会就到家了,听到哥哥温暖的声音,我竟一下子忘记害怕,一路唱着不成曲调的小歌兴奋的走着,当我们走进峡谷路口时,微风拂过脸旁,空气中似乎夹杂着什么味道,突然,我看到前面有个黑影快速向我行动,就在黑影快接近我时,一双手迅速拉起我往峡谷外跑去,就在我要挣脱时,哥哥的声音出现了“别害怕,我是哥哥”说完快速抱起我躲到一处岩石后,这时,我发现那黑影看我们不见就停在原处,这时,只见不远处又来了一大群黑衣人,他们凶神恶煞的说着话,不知他们具体说些什么,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妖女,孩子,女婴,已死,这些零散的字眼,说完他们还紧张兮兮然后像想到什么似的哈哈大笑转身离开,我听完迷茫的看着哥哥,哥哥听完他们说的话,若有所思,突然眼神一亮看到我,立刻就明白他们说的女婴一定就是我,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是被爸妈从外面抱回家的,所以哥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似乎夹杂着我看不懂的情绪在,看我懵懂

      的看向他,他又立刻恢复往日的温柔,一把把我

      抱进怀里安慰我“没事的颜儿,不要怕,哥哥在

      这里,只是,现在家里面太过危险,我们躲在这里等天亮以后我们再回家去好不好,颜儿”哥哥那时已经在极力控制自己担忧的心情,耐心的安慰我,可惜,那时年幼的我根本不知道也不懂得,只感觉心里很害怕,便一门心思吵着要回家,因此,对于哥哥的安慰不仅不理会,反而,

      还因为哥哥刚才看我的目光太吓人,开始对着哥

      哥拳打脚踢大吵大闹,大声哭着叫嚷着“我不,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找爸爸”一边说一边挣扎出哥哥怀抱,哥哥看他说我不仅不听,还不断要挣扎出他的怀抱,不禁烦躁的使他怒上心头,顿时失去了理智,一把把我从怀里拉出来,按趴在他腿上,快速褪去裙裤,只留下一个底裤,大手一挥,顿时一连串的啪啪啪啪啪啪声在我身后

      响起,我感觉我的屁股像火烧一般疼了起来,我

      开始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地大哭大叫,一边哭还一边骂他,“你凭什么打我,爸爸妈妈都没打过我,你这个大坏蛋,大坏蛋,我要告诉爸爸妈妈你今天打我了,看他们打不打你”哥哥看我挨打了还不学乖就更加生气了,冷笑一声“呵”,一把把底裤也脱了,没了最后一丝遮挡,变成光屁股的我又羞又怒,更是不断挣扎着,哥哥看我挣扎就用更狠的力度照着我的光屁股狠狠的打了下去,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此时,寂静的夜空下,只能听到哥哥一言不发不断落下的巴掌声,以及我如狼般的嚎哭声,那声音我当时听起来感觉真惨,可惜,直到后来,我在遇到我师前和哥哥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因为不听哥哥话而被哥哥用藤条打的日子才是真的惨,可那段时光也成为我过去最弥足珍贵的记忆之一,直到今天也无法忘却。

      现在的我时常在想,如果时光真的可以重来一次,我会回到过去对你说,哥哥,我从不曾恨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就如同那时的我,不懂你对我严厉背后下隐藏的深深地爱,而现在的我是懂得了,可惜你已经不在我身边,我永远无法对你说出我爱你了,唉!也许,正如我师后来所言,没有人的过去堪称是绝对完美而不留遗憾,有遗憾的过去才是一个正常人的人生,就算是神的人生也不一定是绝对完美不留遗憾,细细想来,其实那时师父说这话暗藏玄机,只是当时的我一门心思沉浸在悲伤中没有心思想其他,不过当时的我听完师父说的话,心里变得不那么悲伤

      了。在我的记忆中,哥哥真的很少打我,不过哥哥每次打我都会让我疼到骨子里,我对他害怕的不行,每次打完,他恢复温柔时,我都会问他为什么要那么狠打我,我好疼,我哥说疼就对了,疼是为了让我记忆的时间更长,下次绝不敢再犯使用的最佳手段,他说他不想在一个问题上对我浪费太多时间,我不敢反驳,他说的都是对的,谁让他是我哥呢!只是小孩子的叛逆心理,让我本能地忽略他最后说的一句,他没有多少时间了的深意,只以为他想早点把我带大脱手,好不辜负妈妈对他的临终嘱托,是以,叛逆之心的我每次都和他阳奉阴违对着干他,好吧,为此,我收获

      的是连续好几天下不了床,在床上学习之乎者也

      的日子,现在想来那段日子对我来说真的是痛并快乐着,每天与哥哥相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单且自由,当然要忽略我因为忤逆哥哥而为自己时不时招来一顿戒尺,藤条啥的就更快乐了,呵呵。回到那晚,细细想来,那晚哥哥也就打了我50多下,哥哥看我趴在他腿上也不挣扎了只是不住鸣鸣呜鸣鸣呜鸣呜的哭着安静乖巧听话的样子,

      瞬间就让他心软了,于是哥哥帮我把裤子快速提好,重新把我抱进怀里,抱着我沉沉的睡了过去,那天梦里,我居然看到妈妈给我做了我最爱吃的梨酥糖,我刚要去吃,天就亮了,我被哥哥从睡梦中叫醒,醒来后,我还有点小失落,可一想到我马上就要回到家了,妈妈就会给我做我爱吃的梨酥糖,我就兴高采烈的拉着哥哥的手往家的方向跑去,如果我知道我接下来会看到什么,那我宁愿选择再也不回去,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哪怕这个结果是你注定无法承受的也要勇敢面对,因为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们每个人在成长的道路上注定了你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因为退路,退出即代表毁灭、消失。

      当我和哥哥走进峡谷路口时,这里居然一个守卫

      都没有看到,要是往常,那守卫不说多也有2个换岗,可今天居然一个也没有看到,正当我们感觉奇怪之际,突然,一个脆弱的呼叫声响了起来“彤儿,颜儿”我和哥哥一听是妈妈的声音,便快速寻着声音找去,不一会在一个水池底下找到重伤濒危的妈妈,妈妈顾不得自己虚弱的身体,只能快速将一个布包交给哥哥,告诉哥哥一定要照顾好我,让哥哥快点带我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再回来,说完,我和哥哥脚下竟然出现一个巨型符阵,妈妈不舍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转身,启

      动传送阵,当传送阵开启的那一刻,留给我和哥

      哥的是,妈妈英勇无畏保护我们的身影,妈妈的

      美动人心魄却为了我们舍弃一切,包括生命,随着传送阵升起的那一瞬间,我和哥哥看到往日安静祥和的峡谷今天这里处处是尸横遍野,原来…..

      昨晚那些人竟然屠了我们全族,天呐!这究竟是

      有多大仇怨才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来,我和

      哥哥既感到震惊又感到愤怒,恨不得把昨晚那些

      人全部杀掉,可惜,我们连仇人长什么样,是谁

      都不知道,更何谈报仇。那时的我和哥哥想的就是要如何活着,毕竟,我们太过渺小。活着才更重要,因为我们只有活着,才会有机会,手刃仇人,才能为爸妈、族人报仇血恨。我和哥哥恐慌的传送阵中抱在一起,伴随一片刺眼白光降落,我和哥哥出现在一个非常陌生的深林里,那里不像我们生活的峡谷那么美丽,反而有点阴暗森冷,我和哥哥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我更是害怕的将自己缩在哥哥怀里,哥哥感受到我的恐惧,轻轻摸摸我的头,温柔的说“颜儿不怕,不怕哦,哥哥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大概是哥哥的安抚起了作用,我开始变得不再那么害怕,但我依然紧紧缩在哥哥怀里不动弹,哥哥也任由我抱他,他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小心翼翼的向前探索,这里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我们既充满对未知的恐慌又充满了无限的希望,不管如何我们都要活着,报仇成为我和哥哥活着的执念。

      我们在这个恐怖的森林里不知走了几天,饿了就摘野果吃渴了就喝溪水,我和哥哥凭这股野劲在这片陌生的森林里,倒也过的不错,不得不说这几天我和哥哥的运气也是出其的好,竟然没有遇

      到一只野兽,真是老天爷保佑啊!不过我想那一定是妈妈在天上保佑着我和哥哥吧!不然我们恐

      怕早就死掉了。

      我们白天继续在森林里赶路,晚上在石洞里睡

      觉,不知不觉就过了大半个月,就当我们同往日

      那般继续赶路时,突然我们面前出现一个陌生

      人,看模样是一个长相帅气的贵公子,就在我和哥哥刚想要离开时,那人居然一把按住我哥哥的肩膀,他对我哥哥说“小兄弟请留步,我们没有恶意,我的师弟腿受了伤,现在天色渐晚,我们

      想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酬劳方面我们不会亏待

      你们的”清冷的陌生男音开口道,那声音在我听来真的有如天籁之音,听完那人说话,我哥哥直接拒绝道“我不知道这地方哪有住的地方,你还是问别人吧!”,说完拉起我的手就要离开,我知道我哥哥拒绝他们是为了我们安全着想,我哥哥是不想暴露我们藏身之处,毕竟我们无法保证他们是不是好人,因此只能快点离开,可命运似乎非要我们有所牵扯,第二天,就在我们住处的旁边再一次遇到那些人,这回他们的人受伤的更多了,我哥哥这回没有选择视而不见而是把他们带进我们居住的石洞里,我哥哥救他们的原因是他们是仙师,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仙师就是神一般的人物,忽然我想到那些屠杀我全族的人又会是什么人,是仙师还是魔使,总之我们现在可以因缘际会接触到仙师,那就代表着早晚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再次遇到那些屠杀我全族人的人。

      我哥说他不想要报酬只想要我和他可以成为仙徒

      的机会,那人听后诧异的说“什么你们这两个小

      孩子想成为仙徒吗?我没有听错吗?”“您没有听错,仙师大人”,我哥语气急促开口道,说完便拉着我一起扑通一声跪在那人面前。那人显然被我哥这架势吓到了,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连忙要拉起我们起来,可是我哥执拗的说“仙师大人,求您了,让我和妹妹成为仙徒吧!您要是不答应的话,我们就长跪不起”那人见劝不动我们就不劝了,声音清冷的说“那你们”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