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17 内容:1774

    不予时光度流年(二十五/二十六)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250
    • 原创
    • Lv.1
      靓号:883424

        【二十五】

        次日,宾馆的房间内。

        中午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白纱,在铺满瓷砖的地板上洒下斑驳的光影,仿佛在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梦幻般的气息,给人一种宁静和安详的感觉。

        “啊!!”但很快这种宁静却被一声尖叫所打破。

        原来是折腾了一夜的姚露终于从醉酒中醒来,“夏莫!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刚如梦初醒的姚露睡眼朦胧,头脑还昏昏沉沉着,当她艰难地睁开双眸时,却发现自己竟然浑身赤裸地趴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而夏莫却悠然地躺在她的旁边睡着。

        听到姚露的尖叫声后,夏莫也是从睡眠中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昨晚被你闹了一夜,好不容易躺下想安静睡会就又被你吵醒,姚露你到底想干什么?”

        姚露情绪十分激动,声音尖锐刺耳。“应该是我问你想干什么!你把我身上的衣服全脱了?”

        夏莫揉了揉眼睛,慵懒地从床上坐起,手指头随意地指了指阳台外面,“昨晚你吐了自己全身还连带着吐了我全身,你都不记得了是吗?衣服我帮你脱下洗了,在阳台上晾着呢。”

            “夏莫!重点是衣服明明早就干了,你都重新穿上了为什么不叫醒我?还有……”

        姚露脸色涨红,双眼喷火,恼羞成怒地道:“我为什么会被你绑在床上?还有我肚子下面垫得枕头是怎么回事?你赶紧给我解开!”

        原来之所以让姚露恼怒不已的原因是因为此刻的她竟然双手和双脚都紧紧地被夏莫绑在了床头和床尾动弹不得,而更过分的是她的身体完全平趴在床面上,可在她的小腹下面却垫着两块高高的枕头,将她光溜溜的屁股羞耻地突兀在顶端,犹如展示一般格外显眼。

        “昨晚电话里就说了,我要找你算账呀,既然你醒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夏莫人畜无害地笑着,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却凭空出现了一块厚重的木柄把的黑色皮拍。

        还没等姚露搞清楚什么状况,皮拍上冰凉的皮革面就已经触碰在了她臀部赤裸的肌肤上,突如其来的情形对于姚露来说简直就像做噩梦般,可屁股上的凉意却残忍的告知自己,这一切真实得不能再真实。姚露悚然一惊,她终于明白过来夏莫所说的算账就是要打她的屁股!她下意识的想瑟缩着身体,可她的手脚早已被捆得结结实实,高撅出来的屁股终归无处躲闪。慌乱下,她只能愤愤不平地大声喊道:“夏莫,你…你不能打我,快放开我!”

        “等我把你的屁股打开花后,我自然会放开你!”对于姚露无谓的反抗,夏莫淡然置之,心中已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给这个女人一顿惨重的教训。

        宽厚的皮拍几乎覆盖住了姚露丰臀上近半部分的臀肉,夏莫只是试探性地在她的屁股上先轻轻拍打了两下,亦吓得姚露俏脸一阵惨白,“不……你不能那样……”姚露太清楚不过这皮拍的威力了,可她是个女主啊,揍人无数的她万万也接受不了自己撅着光屁股即将被人痛揍的模样。“你……你给我马上住手!”姚露愤恨的扭头望向夏莫,大大的眼睛盛满怒意企图掩饰心中无比的惊慌,“夏莫!你这种行为就是非法囚禁!你现在放开我,我还可以考虑不追究你的责任……”

        “我的姚大总监,都这种情形了还横呢,我既然决定要揍你就已经考虑过后果了,就不劳你帮我着想了。”夏莫那双盈满笑意的眼眸,毫无所谓的直视着姚露,“你还是先好好为你的屁股着想吧,我可一下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夏莫!”在感觉靠威胁利诱也无法改变之际,极度恐慌下,有那么一瞬间,姚露几乎要脱口而出朝夏莫服个软以求放过自己,可也始终只是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任何。她怎么能向夏莫说出如此丢脸的话呢?完全不符合她姚露的性格。“你简直卑鄙无耻至极,今天落在你手里我认了,有本事打死我!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一顿奇耻大辱看来是躲不了,姚露现在都后悔死了昨晚为什么要喝那么酒,不然那致现在这般窝囊!她心有不甘地低下头去,死咬牙关,大义凛然的趴在床头,心想只是一顿皮拍而已熬过去就好了。

        “姚总,要开始了……”夏莫忽然俯下身子,在姚露耳边低声道。姚露的脸大概红得像苹果,说不出话来,身体却有些颤抖。

        “你乖乖受罚,我便不会打的太重,屁股要这样翘好……”夏莫边说边把姚露的身体往中间拉了拉,垫在她屁股底下的枕头也理了理,摆正了姿势,“你也是个主应该不用我来教你吧,屁股保持撅高,挨打的时候不要乱动,否则我会加罚的!”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姚露都可以忍辱负重的吞下肚里,可夏莫这最后一番话,却确实让姚露着恼,难道还真当她是个受不成?!

        姚露梗起脖颈,扭头冲夏莫直楞楞的甩出几句话来,“今天让你绑住便随你处置。莫非你还真异想天开的认为这样就能拿捏住我姚露,想让我听你指挥?夏莫,我只能说,你还真拿自己当盘菜。”话音刚落,那皮拍便呼啸而下,啪啪作响,重重地落在了姚露的屁股上,“混蛋!夏莫你这个王八蛋你还真敢打!”从没享受过如此待遇,剧烈的疼痛感让姚露忍不住地呼痛出口,屁股上火辣辣的燃烧起来。

        “还有什么不三不四的粗野话,你尽管说!”夏莫高高举起皮拍,又一次重重落在姚露的屁股上,两瓣雪白光滑的臀面上立即肉眼可见的又泛起一片绯红,生生揍得姚露将刚要呼之欲出的破口大骂愣是给咽了出去。姚露没想到夏莫下手竟然如此之狠,这皮拍打在光屁股上的滋味未免太疼了!超出她想象的疼!

        皮拍的拍面宽厚,一拍下去能将屁股上三分之一处都打到,而且拍打的声响极大。霎时间,骤雨般不间断的噼里啪啦声顿时响彻四壁。柔软丰翘的臀肉在皮拍的一次次由上而下的挥舞中凹凸起伏,形成了一阵波澜的红色臀浪。原本白皙赛雪的玉臀上飞快地染起了一段一段宽长的红色,红印相互接叠很快如晚霞一般快速扩散开来。

           姚露那异常丰满的娇臀在夏莫有规有律的抽打下开始逐渐的通红起来,只是一会儿功夫已经红得像个鲜艳欲滴的水蜜桃一般,很难再找到一处白皙。皮拍狠狠落下拍打的刺痛和娇软的臀肉被拍打红热后的灼痛连绵不绝地混杂在一起,让姚露不由自主地连连闷哼。

        身后娇臀上的疼痛刺激让姚露羞红了脸,从来没挨过打的屁股愈发娇贵,伴随着夏莫手里的皮拍每一次的重重落下都在逐步击溃着她内心里绝不向夏莫低头求饶的心理防线。 

        夏莫虽然也打过秦韵的屁股几次,但每次也都仅限于巴掌,对秦韵她更多的还是爱慕和怜惜,可对姚露她却是既可恨又觉着一丝可怜。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的确有着不亚于秦韵的别样诱惑力,如果说秦韵是柔情似水,那么姚露就是娇艳如火,只是这把火极度容易惹火上身。

        看着姚露那水蜜桃般的丰臀在自己的抽打下,如同凝脂般颤动,染上越来越浓的晚霞艳色,听着她诱人犯罪的低低呻吟,夏莫不禁有些如痴如醉了,脑海中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要揍姚露的目的是什么,暂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现在只想先好好地收拾一顿这个傲娇的女人,她不断地挥动着手臂越来越重地击打着那两团迷人的半圆。  

        

        【二十六】

         大床上,姚露的手脚依旧被牢牢绑着,已经被揍得红肿滚烫的屁股无助地被迫高撅着,她低着脑袋像鸵鸟一般埋在床单里,渐渐地不再动弹也不再辱骂夏莫,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娇臀上持续不断炸裂传开的火辣辣的热痛感让姚露的肩和腿在不停颤抖着。夏莫适时停下的责打也让她得以短暂的喘息好去慢慢消化这从未感受过的疼痛。

        “姚露你不是很会说吗?现在怎么不威风了?被人打屁股的滋味好受吗?”夏莫此刻已经完全占据上风,她居高临下地冲着姚露叫嚣着。

         可任由夏莫如何挑衅,姚露始终埋着头没有一丝回应,大概她也是知道了以她当下的处境再去和夏莫做口舌之争完全就是自讨苦吃。

        夏莫可并不想就这样放过姚露了,她手中的皮拍已经换成了一柄一指多厚的檀木板子,她颇为不满地举着板子,然后朝着姚露高耸的臀峰上就是一记重重的抽打,板子在臀峰落下的区域立即留下了一道深红的板印,随即臀肉高高肿起。

        “嘶~啊!”板子的集中杀伤力远超皮拍,那怕姚露都提前做好了准备,紧紧咬着牙关,还是不禁痛得一声呻吟。

        “平时的盛气凌人呢?现在知道装哑巴了?”夏莫对着姚露的屁股又是连续两记狠狠地抽打,精准地都抽在了刚刚板子落下的同一区域,原本就高高肿起的臀峰肉眼可见地开始出现瘀紫和鼓胀。姚露挨了这两下后,呻吟声无疑比之前更加凄惨。

        “你要一直不说话,我就一直抽,我倒看看是你嘴硬还是屁股硬!”见姚露嚎成这样都不肯开口,夏莫的倔脾气也一下子就上来了,她抡圆着板子对着姚露红肿发亮的屁股来了一轮不停歇全覆盖的抽打,板子所到区域臀肉皆变得深红高肿,百板过后,姚露的高耸的肿臀已经如同一个鲜红得仿佛快要滴出汁来的西红柿一样了。

        “啊~别,别打了……快停下……我,我……”姚露终于承受不住这种痛苦,她痛得直仰头疯狂摇晃着,好似这样才能把痛苦甩掉,她的身体在板子的持续抽打中,开始不由自主剧烈地颤动着,左右晃动,试图挣开束缚。那一头长长的秀发在她挣扎中也渗满了汗珠,胡乱披散着,粘着额头上,脸上。此时的姚露早已没有往日的精致和华贵。

        姚露的挣扎虽然不足以挣开绑绳,但浑身持续爆发出来的力气也是让她一直被迫撅起的屁股终于是摆脱了垫在下面的枕头,整个身躯一下子滑落到了枕头另一侧的床面,堪堪躲过了又一轮板子的抽打。

        夏莫见状并没发怒,只是将手中的板子暂且丢在一旁,然后挪动身躯朝姚露那边再次靠了过来。

        姚露感知到夏莫的靠近如同惊弓之鸟,身体哆嗦着,连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夏莫…放过我……我保证再也不找你麻烦了……小丽我明天就让她回公司……”

        果然,对付女人,打她屁股永远都是王道,哪怕这个女人是姚露!姚露平日里有多强势,此时就有多怯弱,“别再过来了…啊别打了…我我服软……”

        “放心我不打你,你别乱叫了,再乱叫我可就真揍你了!”简单的一句威胁就让姚露顿时闭上了嘴。

        夏莫不禁感到有点好笑,起初她还认为姚露会是块硬骨头,没想到她好歹也是个女主,平日里在公司揍人的时候挺厉害,结果轮到自己挨揍却怂成了这个样子。

        见姚露终于安静下来后,夏莫凑到姚露面前,她刚一伸手,姚露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惶恐,但夏莫也只是温柔地帮她将散落在额上和脸上的长发理了理而已。随后夏莫从口袋中掏出两根皮筋,在不顾姚露反对的情况下,夏莫坚持帮她扎了两个十分童趣的丸子头,一下子就让姚露看起来有那么点可爱了,活脱脱地就像个邻家少女,估计任谁此时见了她也断然不会再将她和平日里那个冷艳孤傲的姚露联想到一块。

        “夏莫!我是暂时服软了,可你也不要太过分了!谁允许你乱给我扎头发的,都幼稚死了,你快给我把绳子解开!”姚露对于夏莫的任意妄为十分气恼,竟然给她扎了一个像姚婷婷那种小女生才会扎的丸子头,不用看她都能想象到她的发型此时有多蠢多傻。

        啪啪!夏莫抬手就朝着姚露红肿的光屁股上唰唰几巴掌,惹来姚露一阵呻嚎,“我有答应说给你解开绳子吗?我说过要将你的屁股打开花的,这还差得远呢!”

        “夏莫,你到底想怎样呀?你打也打了,我也服软了,小丽我也说了明天就让她回公司,并且我可以保证只要你现在放了我,我不会找你麻烦的,你相信我!”

        “我信你,可这些并不够,还有我认为你应该受的教训也还远远不够。等我认为够了我会放开你的!”夏莫又露出她那标志性人畜无害的笑容,“来,乖乖把屁股抬起来,我要把枕头重新垫在下面。”

        “夏莫!”姚露又怒又恐,她感觉夏莫简直就像一个恶魔一般,喜怒不形于色,让她猜不透她到底想干什么,可她真的太怕痛了,刚刚的那顿揍差点都让她痛得眼泪快飙出来了,再被夏莫揍下去她估计她迟早也会像公司里平日里被她揍过的那些女生一样哭天喊地了。不行!她今天被打光屁股已经很羞耻了,她绝不允许自己做出更丢脸的事情来!

        “叫你把屁股抬起来没听见吗?姚露,我最后提醒你,你要是乖乖听话,接下来我就用手打你屁股。否则除了皮拍和板子,我还有其他工具你要试试吗?”

        “不要!我…我…我抬就是了……”姚露不得不接受她已经沦为了夏莫砧板上的鱼肉,虽然她心里恨得牙痒痒,可眼下为了少遭一些痛苦,她只能选择暂时配合夏莫,只要她不是太过分就行!

        姚露艰难地耸起屁股,可由于手脚被绑,她可以动弹的幅度实在有限,半晌也只是将屁股抬高了一点点,勉强只能让夏莫垫进去一块枕头。

         啪啪!“姚露,你故意的是吧?垫一块枕头怎么够,屁股再抬高一点!”

        “啊~夏莫,我看你才是故意在找茬,你把我绑得这么紧,你让我怎么抬!”姚露气得咬牙切齿,无奈自己的屁股还落在别人的手中,否则她恨不得一口咬死夏莫。

        “行,那我帮你松点绳子。”夏莫将床尾挡板上和绑住姚露双腿之间绳子直接松了50公分,一下子让姚露的双腿觉得久违的舒展,可还来不及等她高兴,夏莫冷着脸瞪着她道:“现在屁股能抬高了吗?抬高,再抬,继续抬!”

        姚露这时才发现,每当她为了能让屁股抬高一点她的双腿就必须得向前跪一点,而夏莫就会及时地在她小腹下面垫进一块枕头,当床上仅有的四块枕头全都已经被垫在她小腹下面后,夏莫竟还嫌不够,还不停拍打着她的屁股让她继续抬高,得亏姚露练过瑜伽,腰腹柔韧性也是足够的好。就这样在夏莫巴掌的不停恐吓下,最后硬是在她小腹下面活活塞垫了4块枕头和一床被褥这才终于罢休,可这样一来姚露双腿刚刚得以松开的50公分舒展现在全都用来弯曲跪趴在床上了,而枕头和被褥严丝合缝地紧紧托着姚露的腰腹部,顶得她异样难受!

        更让姚露没有想到的是这张床竟然是可以收缩的!在确定姚露的屁股已经撅高到了极限时,夏莫随即扭动了床尾的伸缩开关将床尾的挡板直接抵到了姚露的脚板处。顿时让姚露变得进也不能进,退也不能退,在这个为她量身打造的空间内她只能靠着身体极限努力维持着她将屁股撅高到了极致的跪趴姿势。

        这时姚露才终于明白过来她是被夏莫算计了,这个姿势不光让她比之前平趴在床上累多了,反而更加羞辱万分,她现在不得不努力夹紧着身后两瓣臀肉,因为一旦松懈她后面就会完全地门户大开。

        “夏莫!!你这个混蛋!你赶紧放开我,否则我俩就真的就不死不休了!”姚露可以想象到她现在的姿势有多么得羞耻,俏脸霎时通红。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想必姚露早就想杀死夏莫一万次了。她万万想不到,向来天之骄女的她今天会被眼前这个看起来还涉世未深的实习生肆意戏耍。

        啪啪!夏莫的回击照旧是几记左右开弓的巴掌,说她心里真一点不怵是不可能的,虽然眼下的情景她心里已经演练幻想过许多次,可当姚露真活生生地被她如此这般肆意羞辱着她还是感觉有点不太现实。

        姚露的屁股可能由于她长期坚持锻炼的缘故,那极少属于黄种人的丰硕和圆翘简直让人触目惊心,反衬得她的小蛮腰,越发地盈盈一握了。可就是这样的人间尤物现在居然高高撅起着她被揍得红肿热烫的屁股老老实实地跪趴在自己面前。

        夏莫内心的满足感很快便大过了那一丝紧张感,她可从未忘记她今天就是要打得姚露屁股开花的!

        “姚露,我今天要教你的第一个道理就是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本章内容已完!回复可见下次更新内容预告提示,不回复亦可。)

      隐藏内容需要回复可以看见

      回复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
      回复
      Lv.1
      写的真好
      回复

      感谢作者p

      回复
      Lv.2
      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Lv.3
      vip
      感谢作者分享
      回复
      谢谢分享
      回复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
      回复
      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回复
      Lv.3
      谢谢分享感谢作者写的真好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