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17 内容:1774

    往事回忆(当众挨打)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1
    • 原创
    • Lv.1

      清澜穿着一件连朴素的白色衣裙,光着脚丫地坐在海岸边的礁石上,13岁的她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要瘦小一些。海风吹抚着她齐肩的长发,阳光透过连衣裙勾勒出少女胴体青涩的轮廓,她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轻摇着半杯带冰块的饮料。她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海风,感受着西太平洋的清新和苦涩。半年之前,清澜的爸爸因车祸去世,她的妈妈是个滥赌鬼,几乎没有什么能力抚养她,她便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去俄罗斯的路,去投奔她的舅舅。清澜在很小的时候与舅舅见过几次,后来舅舅去了俄罗斯远东的某个沿海城市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不过这些年来舅舅与她一直有着书信电话上的来往。在她的印象里,舅舅总是很关心她的生活和学习,也时不时的会给她寄一些小礼物。她觉得舅舅是一个性格温柔又特别聪明的人,去找他准没错。走出机场后她一眼便看到了舅舅,倒不是她对舅舅的相貌有多熟悉,而是因为舅舅的身高如鹤立鸡群般的现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不过舅舅似乎不太像她小时候看到的那样英俊潇洒。他有些驼背,脸色有种说不出的憔悴,身体也消瘦了一些,不过看起来还是很高大。清澜站在大厅有些茫然不知所措。“Привет澜澜,我看到你了哦,到舅舅这里来,我带你走。”清澜看到舅舅向她挥手了,向他走过去。两人一起出了机场。这里不是一般的冷,只在外面站一小会就会失去知觉。舅舅带着她上了他那辆不知名的破车,这辆看起来比舅舅还老的破车足足用了十分钟才发动起来,清澜在车上差不多冻成冰雕了,好在发动起来后这辆破车的暖风还算给力。舅舅载着她先去了一家当地超市买点吃的。“澜澜,见过这么大的三文鱼吗?这的三文鱼超级便宜跟不要钱一样,我和我的猫都快吃吐了。”“喝过这里的咖啡吗?这里的咖啡是可以放鸡蛋和伏特加的,是不是听起来就很难喝?不过你尝尝就知道了,还不错哦。”“速成土豆泥粉吃过吗?舅舅穷的时候就靠这个度日。”超市里,舅舅喋喋不休的向清澜介绍着这里的各色食物特产,脸上洋溢着笑容。她觉得好幸福,这让她想起来了爸爸还在的时候跟爸爸一起逛超市的情形。可惜时过境迁,曾经的欢愉如风烟雨萍般一去不复返,她现在只希望和舅舅在一起的时光能安稳一些。很快,舅舅拎着一堆东西带着清澜上了那辆破车。车走走停停(路真的巨jb滑,超级难走,车还总tm熄火,撒比毛子不讲武德,开车跟不要命一样,路上真能吓个半死,我也是醉了。)来到了一栋破旧的楼房(类似老破小,不过俄罗斯的楼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一般人住独栋,穷光蛋住楼房。)清澜跟着舅舅上了楼。打开门就传来了一股奇怪的异臭,破旧的沙发周围堆满了酒瓶,有几个还塞满了烟头,有些酒瓶倒了洒出来一些剩酒和烟灰水混合在一起。桌子上摞着四五个盘子,里面是一些不知名的腐烂食物,食品包装袋从堆成山,从桌子边落到地上。要不是屋里还有只猫,老鼠一准把家拆了,比起客厅来,厨房和卧室的惨状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大的房子活似垃圾场。“啊不好意思啊,你来的太仓促,舅舅来不及收拾一下屋子,我马上打扫,马上!”“不用了舅舅,我来吧!”清澜的爸爸常年在外地工作,妈妈的生活状态只比舅舅更邋遢(这姐弟俩果然都不是啥好东西),平时都是清澜一个人在家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做家务对于她来说是常事。“那我们一起吧!”舅舅不好意思的说道。两人饭都没吃,一直忙到晚上,屋子终于干净了。“啊哈哈,我可是第一次在干净的桌子上吃饭,还是你做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快吃吧舅舅,一会儿凉了。”两人吃完饭之后休息了一会儿,洗了个澡之后,就要睡觉了。“这破房子只有一个卧室,我又没提前准备,要不你睡床上,我晚上睡沙发吧。”“可是舅舅,你白天已经很累了,明天还要去上班,还是你睡床上吧。要不这样吧舅舅,我们睡在一张床上?”“这…这…真的好吗?”舅舅有些尴尬,他想不到清澜还会提这种要求。“其实你是想和我睡在一起的对不对?”“啊这………这这这”(卧槽!她怎么知道的!!?)(心跳加速,心肺骤停,肝硬化,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你不是在电话里说你最喜欢我了吗,想和喜欢的人睡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吗?”“啊,啊?哈哈,这样啊…,你要是不嫌弃舅舅,咱们就睡在一起吧。”(长舒一口气)清澜和舅舅躺在床上,不久便睡着了。次日一早,舅舅就带着清澜去了当地的教育部门,给她安排了一个私立全中。这个学校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在舅舅看来,把清澜安排到这里算是个比较好的结果,毕竟舅舅是一个有点传统守旧的人,他觉得严格的教务和管理制度是有利于孩子的发展的。“澜澜,第一天上学,你没问题吧。”“没问题,我能行的,再见舅舅。”就这样,清澜进了学校,被排到了预科班。预科班的同学来大都国内,是为了适应当地的教育方式而设立的,因而管理更加严格。在这里最常用的惩罚手段就是打屁股,这里的老师会用一个带把手的木板惩罚不听话学生的屁股。教室前面有一张特别的桌子,上面绑着一块垫子,是专门用来让学生趴在上面接受惩罚用的。这个班的学生大概最小的十一岁,最大的十五岁,有男有女,清澜在这里算是年龄比较小的了,再加上她本来就长得比较瘦小,她便被安排到了第一排座,正对着那个负责惩罚学生的桌子。这张桌子很快就派上了用场,当天有两个不听话的男孩子被按到了那个桌子上狠狠的打了一顿屁股。两个男孩人高马大,桀骜不驯,但最终也被打的哭着求饶。清澜心想,要是我被打,那该多疼啊。下午回家后她跟舅舅说了这件事。“嘿嘿,你这么聪明听话,怎么会被打吗。”舅舅似乎没有太在意。然而清澜还是害怕极了,当晚洗澡的时候,她时不时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软嫩娇小屁股,很难想象,这样娇嫩的身体挨板子会是什么后果。躺在床上之后白天两个同学被打的场景还是挥之不去。恐惧让她难以入眠。第二天,她昏昏沉沉的坐上舅舅的破车来到了学校。很不幸,因为清澜太困了,第一节课居然睡着了。不出所料,她很快被老师拎了起来。“把裤子脱下来,趴到那张桌子上去!”老师严厉的命令。清澜还在半睡半醒中,她有点不可思议,她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会睡着。“脱掉裤子,听不见吗?”清澜极不情愿的脱下裤子,米白色的三角内裤还包着的半个屁股。“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老师过来粗暴将清澜的裤子褪到膝盖以下,用手勾住内裤,内裤从清澜的两腿之间拉出一条透明的细丝,连带着裤子被拽到了脚踝的位置。这下全班同学都看到了她又细又白的双腿和两腿之间的那条透着粉红色的小缝。清澜羞的满脸通红,不过很快她就顾不上羞了。“转过身去,趴在桌子上!”由于她太矮,老师将她抱到桌子上。就这样,清澜两只脚悬空着,上半身趴伏在桌上,两瓣白嫩嫩的小屁股对着班上的同学们。啪!!!老师一板子打上去,清澜从桌子上滑落下来,两只手捂住屁股哭了起来,没想到打屁股这么疼。“你还好意思哭?你打瞌睡的时候怎么没哭?把手拿开,趴回去!”“呜呜呜,好痛啊,老师我错了,别打我了好不好。”“我数三个数,三…二…”清澜赶紧重新趴到桌子上,两只手把着桌子边往上轻轻一跳。这下又恢复了刚才两脚悬空撅着屁股的姿势了。此时的两瓣屁股上印着一道浅粉色的板痕,几乎占了清澜小屁股一半的面积。啪…啪…啪…啪……老师接连打了几下,清澜的屁股不断的发抖,她止不住的的抽泣,粉扑扑的脸蛋上沾满泪水。此时的两瓣小屁股已经变成樱花一样的粉红色。她双手死死扣着桌子边,汗珠从额头上滚落。啪…啪…啪…啪……清澜的两腿不停地打颤,她感到一股温暖的液体从两腿之间流下。“咦,她尿尿了。”“好恶心哦,被打屁股会尿尿吗?”“不知道,不过她看起来好痛啊,浑身都在发抖呢。”“才打几下就哭成这样,小女生真不经打。”班上的同学小声的议论着。“给我安静!你们也想挨打吗!?”老师停下了板子,对着班里吼道。这短暂的停止给了清澜一点喘息的时间,她意识到自己确实尿尿了。因为屁股太痛,她已无法控制排尿,尿液还在一点点涌出,顺着颤抖的大腿流到裤子上。啪…啪…啪…啪……老师重新挥舞起那块厚重的木板,此时清澜的屁股已经慢慢变成了桃红色,她绷直了身子,两只脚一起抬了起来,大腿和膝盖无助到前后摩擦。扑通一声,清澜再一次滑落下来,站在地上。“趴好了别乱动!”“呜呜呜,太疼了,求求老师不要打了,呜呜呜,我知道错了…”清澜挺直身子夹紧屁股,两手不停揉搓着自己那两瓣水蜜桃一般的屁股蛋,一边哭着求饶。“来两个男生把她按住!”最后一排立马起来了两个高个子男生,上前架起清澜,把她按在了桌子上。这大概是这两个男生离女孩子的光屁股最近的一次了。清澜的屁股对于她这个身材的女孩子来说大小刚刚好,小小的又不失圆润,红彤彤的皮肤光滑细腻,两团嫩嫩的臀肉微微肿起,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上一把。不过更让两个男生痴迷的是她两腿之间那条若隐若现的粉色花蕊,这对于青春年少的男孩子来说又新奇又刺激,这种可望而又不可及的感觉让两个男生眼都直了,裤子也不知不觉的支起小帐篷,这是第一次心动的感觉吗?“你们两个,别总是盯着人家女孩子的屁股看,流不流氓啊?让你们来是帮我干活的,不是给你们福利的。再盯着看你们也挨打!”两个男生本来还想仔细探索一番,奈何碍于老师的淫威,只得作罢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老师再次举起板子,朝清澜嫩红的臀肉挥去。啪…啪…啪…啪…啪………厚重的木板每次接触到屁股上的嫩肉都会发出一声爆响,小小的屁股蛋像是两团果冻布丁一样,在不断挥舞的板子下不停的变形颤抖。淡黄色的尿液不受控制的从清澜的花蕊中渗出,顺着白皙纤细的双腿淌下留下一道道湿痕。“哇哇哇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哭喊充满了整个教室。“不要哭的那么大声!我看你是女孩还刻意没有用太大力打你,这么大的姑娘了不知道害羞吗?”啪…啪…啪…啪…啪…………此时的两瓣屁股已经充血肿胀,皮肤有些发硬,颜色也变成了鲜红色,屁股蛋上两团红色的印记已经和周围的皮肤有了明显的边界,臀尖颜色有些泛白。本该是冰凉的木板如今就像滚烫的烙铁,每次接触到清澜娇嫩的皮肤都会爆发出剧烈的疼痛。持续的剧痛让清澜感觉头晕目眩,眼前一片模糊,不知是因为泪水蒙住了双眼还是剧痛让人变得晕厥。现在的她只觉得自己的两瓣屁股变成了接收疼痛的工具,不断的将木板的接触转化成强烈的痛苦,再传递到神志不清的大脑。啪…啪…啪…啪…啪…啪……又经过了十几板的惩罚,屁股颜色有些发紫,此时两瓣屁股变成了两团肿块,像是盖子一样扣在身后,就连颤抖的都不那么自然了。薄如蝉翼的表皮随时都有被打破的风险。清澜的意识已经不怎么清醒了,世界都开始变得不真实起来。屁股仿佛是灌满了疼痛的容器,除了产生令人窒息的剧痛外再无别的什么作用。她甚至产生了幻觉,两瓣屁股仿佛是难以摆脱的身外之物。她想,要是能扔掉这两个生产疼痛的肉块就好了。啪…啪…啪…啪…………又几下过后,臀尖上脆弱的皮肤终于扛不住连续的板击,渗出了鲜血。板子蘸着渗出的黏糊糊的血液,啪啪的挥动声音更响了。两边负责按着清澜的男生手上也被崩上了一点血沫,屁股周围的空气在起起落落的木板之间蒙上了一层血雾。就在痛的丧失意识的边缘,老师停下了惩罚。两个男生放开手,清澜从桌子上滑落,勉强还能维持跪着的姿势。差不多过了十几钟才渐渐的恢复神志,此时屁股上的疼痛也更真切了。“老师惩罚你的时候,你应该想的是,你哪里做错了,板子每次落到你屁股上的时候,你都应该深刻反思自己的错误,让板子激励你变得更优秀。而不是想,好痛好痛,快结束吧。知道吗?”“呜呜,我知道错了。”清澜抽泣着说道。“但是你今天挨打时的表现并没有体现出你的悔恨,你不仅没有一个好的认错态度,反而大喊大叫,甚至在教室尿尿。你都是初中的孩子了,不能在教室尿尿这种道理幼儿园的孩子都明白,你却尿的满裤子都是,你的表现我很不满意”“呜呜呜,可是…”“不要解释,现在,把裤子全脱下来,去洗手间洗干净。对了,还有这块板子,上面已经沾上了你臭屁股里毫无悔改之意的污血,拿着去洗干净。”清澜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弯腰脱下鞋子和沾满汗水的袜子,将它们整齐的放在一边。把脚从裤腿里拿出来,一只手抱着自己尿湿了的裤子和内裤,一只手拿着带血的木板,下半身光溜溜的站在教室。“快去洗手间吧,走啊。”“可是老师,我就这样出去……”“你撒尿的时候可不知道害羞,现在给我出去!”清澜只好硬着头皮艰难的走出教室。走廊里虽也是室内,但也比教室冷的多,清澜赤着双脚颤抖着双腿慢慢的走向洗手间。她浑身上下都觉得好冷,特别是两条光溜溜的细腿和踩在冰凉的地板上的赤裸的小脚丫,只有屁股是滚烫滚烫的。臀尖上还在有血不断渗出,血滴已经约过了屁股和大腿的分界线,每走一步屁股上都会传来钻心的疼痛,教室到洗手间只有几步远的距离竟是如此遥远。学校洗手间的洗手台是公共的,前面是一面大镜子。清澜低着头冲洗着木板上的血渍,没想到这看起来温润沉寂的木头居然能造成这么大的痛苦。清澜将洗好的木板放在洗手台上,又把尿湿了的内裤放在洗手池里搓洗。这时下课的铃声响了,她抬起头看到镜子后面陆陆续续的有人经过,几乎每个人经过时都会盯着她紫红色的屁股看一眼,有人还会小声议论,这让清澜更加难堪。她匆匆的洗好内裤和裤子,将它们挂在教室里的衣架上晾干,自己则光着屁股拿着板子走进教室。“谁让你进来的?今天一上午都不许进教室!出去跪在走廊里给我反省!”清澜下半身光溜溜的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走廊里间或有人经过,她赶紧拉了拉上衣,勉强遮住自己紫红色的屁股。有几个调皮的男生故意过去掀开清澜的上衣,去看她的屁股,顺便还嘲笑了一番,她感觉又羞愧又委屈,忍不住的小声哭起来,恰巧这一幕被老师看到了。很快,那几个男生就屁股红彤彤的顶替了清澜的位置。就这样,本来应该在外面跪一上午的她得以回到教室。虽然要光着屁股上课,但至少不用挨冻了。由于屁股太痛,清澜只能两腿岔开骑在凳子上,这样一来,两腿之间的花蕊就完全绽放,小豆豆紧贴在硬硬的凳子上,又因为屁股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的前后挪动,粉色的小豆粒便不断与凳子摩擦。清澜感觉自那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不一会凳子就黏糊糊都湿了一小片。清澜以为这还是因为因为屁股太痛忍不住尿出的尿,就赶紧用纸巾把这些东西擦干净了。很快到了中午,由于衣架就在暖风下面,裤子干的很快,她便走过去拿回了自己的小内裤和裤子。屁股现在碰一碰都很痛,穿内裤和裤子的过程如同酷刑一般,她又差点哭出来。好不容易挨到下午三点放学,清澜努力忍着疼痛走出教室,尽量让自己的走路姿势正常一些。舅舅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看着车座椅,清澜心一横坐了上去,屁股上的疼痛瞬间炸开,她赶紧擦掉泪水,生怕舅舅看出端倪来。一路上,她坐在颠簸的车座椅如同坐在一大块烧红的铁板上一样。终于到家了,清澜艰难的上了楼,走进屋子里。她还在庆幸舅舅没发现什么异常。然而细心的舅舅怎么可能看不出问题来,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澜澜,你哪里不舒服吗?”“没…没有”“不要紧,有什么问题告诉舅舅,舅舅会全力帮你的。”清澜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舅舅。舅舅心疼的把清澜抱过来“这不怪你,是舅舅的错,没让你休息好,快让舅舅来看看,屁屁怎么样了。”清澜趴到舅舅大腿上,舅舅小心的脱下清澜的裤子,此时,内裤已经粘到了屁股蛋上,内裤表面还能看到渗出的血渍。舅舅尽可能轻柔的剥下内裤,然而还是粘掉了一点点皮。舅舅拿起酒精棉,轻轻的给屁股上的伤口消毒。“呜呜呜哇哇,舅舅,屁股疼……”“舅舅知道,舅舅会小心的,澜澜,你真坚强。”“呜呜,舅舅会不会觉得我是坏孩子。”“不会的不会的,好宝贝,你怎么会是坏孩子呢?”“可是…不是只有…坏孩子才会被打屁股…”清澜边哭边说“不不,不要这么想,这不是你的错,是老师太不近人情了。”简单的消毒后,舅舅又用湿毛巾仔仔细细的把清澜大腿和小穴周围的尿渍擦拭干净。当晚,清澜的屁股已经肿成了两个黑紫色的大包,她只喝了一点牛奶,趴着睡下了。舅舅独自坐在客厅点着了一支烟,“哎,可怜的孩子,可不能让她再在学校里受苦了。”舅舅联系了学校,给清澜休学了半年,这段时间正好让清澜去适应一下当地的生活。清澜的伤很快恢。天也渐渐热了起来。西伯利亚的夏天珍贵且短暂,清澜几乎每天白天都要去海边玩,而舅舅则要去工作,不能陪着她。少女青春躁动的心总是不安分,这天,她正坐在礁石上,喝着刚刚买来的冰饮料。一个当地的男孩从她面前经过跟她打了声招呼,看着这个瘦瘦高高的异国男孩,他水蓝色的眼睛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清澜。她赶紧追了上去。“你好,我叫清澜,我来自中国,我能和你玩一会吗?”她脸红扑扑的,既羞涩又兴奋。那个男孩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你好啊,我叫斯捷潘,我就住在海岸附近,要来我家做客吗?”男孩用这个年龄特有的有点沙的哑青涩的嗓音说道。“好啊!”清澜激动不已,跟着这个男孩一起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海岸别墅。“奶奶,快来看我的新朋友!!”那男孩推开门对着屋里喊道。“呵呵呵,我来了,哎呦,还真是个可爱的姑娘呢,小姑娘,你多大了?”“我13岁了。”“哦呵呵呵呵,就比我孙子还小一岁啊,我还以为你只有八九岁呢(俄罗斯小孩长得快),多吃饭才能长高啊呵呵呵呵呵,你爸爸妈妈在哪啊?“我和我舅舅在一起,就在街对面的那栋楼。”“哎呦喂,受委屈了啊小姑娘,那可是穷光蛋住的地方呦呵呵呵。”“奶奶,你总是这样,不会说话就不要说吗。”男孩赶紧制止了他奶奶。清澜在男孩家里玩了很久,眼看天已经黑了,清澜才依依不舍的道别。第二天一早清澜便迫不及待的出发,去找那个男孩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Lv.2
      打赏了888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