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21 内容:1777

    陋居2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0

      今天早八,精神不佳,很懈怠,没有认真听课,纠结了一下,就把手机掏了出来,偷偷看了一眼淘宝。

      结果,我刚翻开订单页面,哥哥就突然从后门进来,一把拿走了我的手机。

      我一惊。

      完蛋了!

      我在被吓了一激灵后只默默低着头,没敢看哥哥。

      老师的讲课声断了两三秒。

      我抬头,看见老师向哥哥点头打了下招呼,又看了一眼我。

      我顿时脸红,重又把头低下。

      哥哥转身出去了,拿着我的手机。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我和同学说了一下,就去了哥哥的办公室。

      哥哥的办公室就在我上课的教室这层,这次实在是……

      (敲门。)

      ——进来吧。

      我胆战心惊地进了门。

      哥哥是自己一个办公室的。

      可是,在学校,会不会被发现。

      我迟迟不敢跪下。

      只一步一步走向哥哥。

      哥哥坐在电脑桌后,严肃地盯着我。

      现在,我们两个之间,只隔了一个桌子的距离。

      ——去,把门锁上。

      完蛋了。

      ——是。

      我转身去锁上了门,然后又以两倍于刚才的速度回到刚才的位置,但,还是没跪下。

      ——最近学习懈怠了。

      不是疑问,是审判。

      ——是。

      ——一会儿还有课吗。

      ——没课了,哥哥。

      ——在学校,叫老师。去,墙角面壁。

      ——是,吴老师。

      墙角在书柜旁边,另一边是墙,是,安心的一角。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而后坦然站在了那里。

      站着挨罚,一种自以为是的放肆。

      背后响起了哥哥敲键盘的声音。

      我默默站着。

      为什么,感觉哥哥今天好冷漠。

      你犯了错,还想让哥哥怎么对你好。

      站着站着,就累了,很久没有罚站了。

      过了一会,肚子竟然还响了。

      哥哥不会听到吧。

      突然觉得很羞耻。

      又过了一会,哥哥的打字声停了,然后响起了关电脑的声音——审判的钟声。

      ——过来。

      ——是。

      我转过身,小步走回了刚才的地方。

      ——怎么,很自以为是吗?

      哥哥突然发问,我猝不及防。

      ——小晴不敢。

      哥哥话里有话,我大脑飞转,在想哥哥说的是什么意思。

      哥哥起身,大步绕过了电脑桌,走到了我的斜前方。

      我们之间,只有一个桌角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猛然抬头看了哥哥一眼。

      “啪”

      哥哥一个耳光就打了过来。

      因为哥哥是在我的右前方,用的是右手,所以幅度很大。

      我踉跄了两步。

      很突然,我下意识要抬手捂脸。

      但抬到一半,又意识回笼,放下了手。

      哥哥的罚,不敢逃,不敢挡。

      酸胀感、疼痛感,伴着轻微的耳鸣,惹出了我的泪水。

      我极力憋着。

      不能委屈。

      别哭。

      ——怎么,觉得不该挨打吗?

      ——你还有理了是吗?

      ——刚才来的时候一言不发

      ——是来索要手机的

      ——是吗

      哥哥每说一句话,就打我一下耳光,哥哥扬起右手,左右开弓。

      我努力定住,不能退后,使劲憋泪。

      ——回答我的问题!

      好多问题,如何回答。

      ——学生知错。

      是个回答,但是,

      不知道有没有答非所问。

      (一个耳光)

      ——重新回答。

      哥哥是生气了。

      ——学生该打。

      ——学……学生没理。

      (好羞耻)

      ——学生自知有错,不敢向老师开口要手机。

      ——下午有课吗

      ——下午也没有课了。

      今天是周五,只有早八有课。

      所以,一直到周日,都没课。

      完了,哥哥既然问了,估计就是要狠罚了。

      哥哥转身去桌子上拿了一个口罩,递给了我。

      我忙接过去戴上。

      ——走,回家。

      回家!

      家不近也不远,开车半小时就能到,不过哥哥以让我不要特立独行为由,从大一就让我住校。

      ——我得回宿舍拿点东西。

      ——不用了,家里都有。

      ——是。

      哥哥收拾好公文包,就大步走向门边,开了锁。

      开完,哥哥转身。

      ——先跟你说一下,再有下次,就开着门挨罚。

      ——是。

      哥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脸一定更红了一些。

      ——走吧。

      ——吴老师,学生要去教室拿下书包。

      ——走。

      哥哥在前面,我在后面,正赶上下课,楼道里挤满了人,偶有学生向哥哥打招呼,哥哥也都一一回了。

      一瞬间,我竟有点吃醋。

      书包被我放在了最后一排,我开门拿了就出来了。

      ——吴老师,学生要和舍友说一声,不然她们会担心的。

      ——不用了,我已经告诉你们导员了,她会帮忙通知你的舍友。

      啊?

      大家,都知道我挨罚了吗?

      ——吴老师,是怎么说的。

      ——就说,你最近不听话,回家管教一下。

      啊?

      真的?

      完了

      只能在心里求导员不要原话转告舍友们。

      哥哥在路上买了一份面。

      看来要罚饿饭了。

      哥哥拿着饭上车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就扭过了头,心里涌起了一股不该有的委屈。

      而哥哥他,将我的动作尽收眼底,却不发一言。

      然后很快就到家了。

      我先拿着面下了车,哥哥去把车停好之后从我手中接过了面。

      ——很久没回来了吧。

      是很久了,但是也不久,大概,一个月吧。

      ——是。

      ——跪下。

      我应声跪下,柏油路很烫,我很后悔穿的是短裤。

      膝盖触碰到路面,很快就感受到了刺痛感。

      我疼得闭了一下眼睛。

      完了,估计是没饭吃了。

      ——好好想想最近犯了什么错,然后做一下这两天的学习计划,想好了再过来吃饭。

      ——是,哥哥。

      还好,有饭吃。

      大概跪了半小时左右,在心里把自己这一个月犯的错想了一遍,又大概想了一下这两天的学习内容。

      自己起来吗

      不敢起来

      可是哥哥也不出来

      我还是得自己起来

      好久没罚跪

      膝盖起了一片通红

      叠在旧伤上

      哥哥在厨房,我进去时,哥哥正在给我热饭,是今天买回来的那份面,旁边摆着的,是哥哥的外卖,原来这份面是给我买的呀。

      ——反省好了?

      ——是,哥哥

      ——先吃饭吧

      ——是

      哥哥帮我把面盛出来,我拿着哥哥的外卖,一起回了餐桌。

      坐下的时候,哥哥瞥了眼我的膝盖。

      ——脸还疼吗

      ——疼的,哥哥

      ——嗯

      中间哥哥偶说起几句话,其他时间我们各自沉默。

      我等待发落。

      (饭后,书房)

      窗帘半拉,一站一跪

      ——一个月没挨打,飘了?

      ——回兄长大人的话,小晴……

      ——觉得自己这个月怎么样?

      ——不好

      (啪)

      虽迟但到的耳光。

      叠在上午的疼痛上

      我疼得吸了一口气

      然后慢慢地扭回头

      眼睛低低地看着哥哥的脚

      ——疼了? 记吃不记打是吧?

      ——哥哥~

      脸好疼,但不敢说。

      ——去,把戒尺拿来。

      戒尺在书桌抽屉里。我不敢起来拿,只慢慢膝行着拿了回来,然后双手举着递给哥哥。

      哥哥没接。

      举了大概五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手臂很酸,轻轻地发抖。

      这是责罚的一部分。

      ——哥哥~

      哥哥把戒尺接了过去。

      手臂很酸,但是不敢收回来。

      哥哥用戒尺抬了抬我的手。

      ——抬高,手臂伸直。

      (啪)

      右手上猛地一疼,哥哥用力很重,右手和手臂连带着疼痛和酸痛一起下坠了大概五厘米,我赶忙抬了回去,尽力把手掌摊平,手上留下了一道红印。

      哥哥把戒尺收了回去。

      ——说说吧,为什么不好。

      ——没好好学习。

      ——接着说。

      ——是。

      ——最近作息不好,总是晚睡晚起。

      ——没有好好读书。

      ——大概就这些,哥哥。

      ——嗯。

      ——以为我发现不了,就可以胡作非为,自我放纵是吗?

      ——小晴不敢,小晴知道自己最近过于放纵,但是不敢和您说。

      ——岂止,是都没有联系我吧。

      ——哥哥~

      ——这会知道叫哥哥了

      感觉自己要完,真的一个月没和哥哥联系了,可是哥哥不也是没主动找我嘛,有些委屈……

      ——该怎么罚?

      世纪难题。从来不是很会答。我家也没有什么计数的规矩。

      ——小晴学习惫懒,应用戒尺责手板。

      (啪)

      这次是左手

      ——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说。

      不知道怎么说

      没时间打草稿了

      ——回兄长大人的话,小晴知错了,请您狠狠责罚,怎么罚都行。

      话毕,我又不知死活地补上一句。

      ——求您先别打脸。

      ——(气笑)OK,先不为难你,怎么罚都行是吧。裤子脱了。

      其实责罚从来不是确定的,哥哥让我说,只是让我觉得羞耻,这也是责罚的一部分,但是哥哥也没有理会我求他别打脸的事。如果哥哥觉得我态度不好还敢提要求的话,估计会狠狠扇我十几个耳光,再扔到院子里罚跪,跪半天算是轻的。

      今天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趁现在这个当口,已经在后怕了。

      我是从上了高中之后才开始挨哥哥的打,挨打的次数也不多,其中也很少打屁股,但是每次打屁股都要脱裤子。当然内裤是准我留着的。

      可是,

      我毕竟成年了。

      还是,好羞耻啊。

      可是哥哥既已发了话,我就只能照做了。

      毕竟是留着内裤。

      已经给面子了。

      伴随这段内心戏,我已经脱好了外裤,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了一边。哥哥没说可以起来,我自然是不敢起来,只能跪着脱,不过只是一条短裤,也还好。

      现在我只剩下了略短的上衣,和 一条内裤。

      哥哥拿来一个长木板,走过去坐在了坐垫上,坐垫有两个,是我和哥哥读书时会坐的。

      ——过来。

      我慢慢膝行过去,酸痛的膝盖按压着冰凉的木地板。

      哥哥坐在垫子上,我侧着跪在他前面。

      ——趴下,屁股撅好。

      ——是。

      正是挨打和打人的好姿势。

      (啪)

      ——再撅高。

      哥哥纠正着我的姿势。

      我尽力抬得更高,感觉像是快要被拎起来了。

      触到木板的那一刻,木板就迅速抬起,转而很快地落下。

      然后是第二下,第三下……

      屁股灼痛

      之后哥哥一直没说话

      我也没说话

      犯了错,乖乖挨打。

      后面越来越痛,我也不敢哭出声,更不敢叫出声,只轻轻地嗫嚅着。

      很疼的时候,只敢喊哥哥。

      哥哥也丝毫不理会,因为现在是在挨罚,我只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

      打了不知道多少下,只觉得这次是有史以来最痛的一次。

      ——看看,知道自己犯了错,挨打都变乖了。

      其实我很快就要忍不住了。

      ——起来吧。

      在我家,起来的意思,是可以跪直了。

      ——是。

      我慢慢调整自己的姿势,手、手肘、膝盖、脸、屁股,分不清哪个更痛。

      ——回屋去吧,把今天作业写了。我先回公司开个会。

      ——是。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低头退后三步。

      ——谢谢哥哥责罚,小晴告退。

      ——嗯。

      其实,责罚远没有结束。

      当我坐上椅子的那一刻,责罚像是刚刚开始,所有的责打,叠加了buff,一起痛击着我。

      这样的过程很难挨,但是也要抓紧写完作业,不然的话,再挨一顿也是有可能的。

      进入状态以后,时间过得很快,写完了作业,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了,哥哥还没回来。我还没开灯,屋里暗暗的,屁股还疼,我也不想动,就坐在椅子上享受着疼痛和黑暗,觉得很安心。

      应该是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哥哥就回来了,我听见哥哥回来,就出屋去接哥哥。哥哥往里走时,看见了我。

      ——写完作业了吗

      ——写完了,哥哥

      ——晚饭想吃什么,带你出去吃

      ——想吃烤肉

      ——好,去换个衣服吧

      ——OK

      换衣服时,我对着镜子扭头看自己的屁股,虽然挨了一顿打,但是很开心,很满足。

      换好衣服,就去和哥哥吃烤肉。

      我们去了常去的那家,

      人不很多,

      店内灯光昏黄

      “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

      正是喜欢的氛围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