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85 内容:1758

    龙王的工作·SP特别篇 m/f 转载佚名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8
    • 转载
    • 倒春寒的日子已随着日历的翻新告一段落,新一月的黄金假期逢上转暖晴和的天气,今天正是出门踏青赏游的好日子。

      只不过,假期是一个与将棋棋手无缘的概念。适当的放松固然重要,但若是想要保持自己在将棋上的实力,每天的练习是必不可少的。上至持有头衔的龙王名人,下至刚入棋界的业余棋手都应该知道,保持“棋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失去它只需要短短一天的懈怠。

      因此,对于收入门下的两位内弟子——爱和天衣,我也用着相同的标准要求着她们,无论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两人都必须到我的公寓接受一早上的将棋指导,若是遇上例如段位赛的特殊情况,当天的剩余时间里也至少要进行一场将棋的对战。

      不过话虽如此,相较于再过两三年就要成年的我,爱和天衣只不过是小学生的年纪,虽说她们不会在我面前抱怨每天的早起,然而我也不会真的要她们和我一样每天都泡在将棋的世界里。

      作为对两人认真态度的肯定,周末的两天我会给她们留出足够用来放松的时间,而在美好的周末正式开始之前,就像迎来寒暑假之前必会有的考试那样,两人还是要先进行将棋的一周总结课业,而现在爱和天衣也正坐在窗帘紧拉的我的公寓房间里,面对面跪坐着,各执一子谨慎地下着棋。

      不知是不是因为期待即将到来的黄金周的缘故,明明昨天晚上睡得很早,爱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是一副没睡够的样子,甚至不知道怎么的,在需要全神贯注的棋局正中还露出迷迷糊糊的表情来。

      反观天衣还是和每一场对局的时候一样,尽管被作为裁判的我一直注视着下棋的每一步,她都没有露出多少紧张的反应,落子也还是像平常练习的时候一样稳稳当当。毕竟这是“特别课业”,天衣还能一直保持镇定的心态实属难能可贵,而棋盘的局势变化也如实地反映出了两人状态的差别。

      紧拉着窗帘的房间不算明亮,只有头顶的一盏悬灯照亮着房间,而爱正被那厚重的光线照得耷拉着脑袋,海蓝色的眼睛左右打量着棋盘上的布子,举棋不定的手也颤巍巍地浮在空中不知道该往哪里落下,紧接着便因为一个破绽而失去了强力的飞车。

      房间里的温度还算宜人,然而爱的模样却有些焦躁不安,搔头弄耳的小动作也没能让她平静下来。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失误而变得更加心神不宁了,爱紧紧地攥住了身前的裙子,然而再想补救,爱最终也没能阻止局势朝着一边倒的方向发展下去。有着相同棋艺能力的天衣自然不会放过乘胜追击的机会,又因为爱没能成功地放平心态,再交替着下过几步之后,我就已经预见了棋盘的结局。

      “这一局,天衣获胜。”

      在接连失去了几枚强力的棋子之后,天衣成功把爱的王将逼入了必死的局面,随着我做出裁判,一家欢喜一家愁的两人也露出了与之相衬的表情来。

      不过,爱并没有因为一局的失利就完全地泄气,天衣也没有因为一场的获胜而沾沾自喜。毕竟,正式的段位赛中并非是一局定胜负的赛制,而模仿正式比赛的“特别课业”自然也没有就此结束,对于天衣来说要做的就是把胜利的状态持续下去,而爱也依然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接下来,第二局。”

      重新摆好棋盘,对坐在棋局两侧的二人没有说话,只是又一次投入到了棋局的对战之中。心理素质是将棋对决中极其重要的东西,爱和天衣在经历过无数的街头棋局之后,已然不会对一场的胜负耿耿于怀,然而或许是因为“特殊课业”的缘故,哪怕是上一场的胜者天衣,也没有变得更加轻松一点。毕竟,被称为“特殊课业”的课程,自然是有特别的原因。

      天衣从容不迫镇定待战,而爱也信心满满重整旗鼓。在第二局的比试中,爱没有像第一局那样心神不宁地露出巨大的破绽来,两人的对弈在经过了很久都没有分出高下,越是长时间的对局就越是考验心态,而显然今天爱的状态还是略逊于天衣一筹,或许是因为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打开缺口反将一军,爱的落子变得越来越粗糙了,又在过了几步之后,爱再一次陷入到了不可解的被动局面。

      “第二局,天衣获胜。”

      将死之后,我便看向了天衣的方向,宣布她取得胜利,而天衣在听到我的宣读之后,紧绷着的脸颊才终于露出了微笑,如同她的心情那样僵直地停住了的艳色长发也才摇动了起来。想来,天衣虽然一副轻松的模样,但想必在刚才的棋局里,她也很是紧张吧。

      “天衣先获得两胜,因此今天的特别课业是天衣优胜。天衣,你可以先出去玩了。”

      “那么我就先行一步…”

      天衣看了我一眼,朝着我和爱点头示意了一下之后便起身了,我点了点头作为回应,而爱只是耷拉着脑袋坐在另一边,我也没有要她和天衣打招呼,于是我只是目送着天衣往门口走去,直到她穿好鞋子带上门出去了为止。

       

       

      我的目光重新落到爱的身上,小学生的肩膀没什么斗志地垂着,两束长长的马尾辫也无精打采地挂在她的肩上,美丽的海蓝色宝石也像是沉入了深海那样失了灵动的光,两只小手更是不知所措地搭在并拢的腿上。

      爱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我当然也知道爱为什么会这么无精打采的——不仅仅是因为输了天衣两局棋的缘故,自从爱开始学习将棋以来也已经过去了许久,她当然懂得胜败乃兵家常事的道理,只不过与平日里的对局不同的是,在“特别课业”的对局中落败的她将要面临的是…

      “好了,爱,到了我们的勉励时间了。”

      “是的师傅…”

      听到我喊她的名字,爱似乎还没有从失败的低落情绪中回过神来,看起来有些不安的爱顿了一下才蔫蔫地抬起脑袋来回答我的话,露出了些许不太情愿的表情,又很快把它盖了过去地抿着嘴唇从垫子上爬起身来。

      与心性颇高的天衣不同的是,爱会用好听的声音叫我师傅,听着爱的甜美声音,我多少会有点不忍心,然而作为师傅的我,又期盼着爱能够在将棋界大展身手,因此我还是会给爱上一堂特殊的补习课,也就是周末的“特别课业”。

      虽说爱作为一个小孩子,她的表现已经十足优秀了,但她终究还是逃脱不掉小孩子天性的束缚。起先只有爱一个人的时候,若是爱在早上偷懒睡觉,又或者是没能按时地完成日行的读谱作业,作为没能按时完成作业和不听师傅话的惩罚,我会打她的屁股作为督促。

      作为入室弟子的爱,同时也因为生活中大小的错误被我打过屁股,而这种可谓原始的体罚取得了意料之外的不错效果,爱在将棋的钻研上变得认真了许多,生活习惯上也变得勤奋了不少。

      如果说存在所谓的“师门规矩”,那么这就是我定下的规诫,在接到委托受天衣为第二个徒弟之后,这个规矩也延续了下去。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那时的爱已经不怎么需要被督促了,而为了让爱和天衣能有良好的相互竞争,我便定下了新的“特别课业”的规则。

      在每周的自由时间开始之前,爱和天衣得要进行一次棋艺的比试,在三局对战中先取得两胜的人可以开始享受自由的周末,但失败的一方得要留下来,被打屁股,并且再学习半天的时间。

      我的本意是借此让爱和天衣两人在平时更加努力认真地学习棋艺,因此特别课业的败者要接受的东西在名义上并非是“处罚”,而是“勉励”,只不过无论是哪一种,实现的方式都是“打屁股”。

      当着两人的面第一次提出这条规矩的时候,两人露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爱在这之前就已经有在被我打屁股了,因此她没有多少抗拒就接受了,只不过是在当着天衣的面说出来的时候害羞地红着脸锤了我几下,而反观高傲的天衣就没有像爱那样理所当然地接受我的门规,但毕竟是她找上门来拜我为师,最后自然也接受了我的规定。

      对于还是小学生的爱和天衣来说,打屁股的督促方式格外有效,就算是不服气的天衣,只要挨过一次之后也会变得老实许多,若是两个人平时有偷懒懈怠,自然也逃不过一顿处罚,而为了不在特别课业上输给对方,平日里两人也是铆足了劲地学习棋艺,极力地避免自己要被打屁股的情况。

      毕竟,爱和天衣都还是小学生的年纪,如果赢了就能开开心心地出去玩的话,谁又会希望红着屁股还要接受将棋的补习呢?而对于不敌天衣落败两局的爱来说,在迎来美好的黄金周假期之前,她的小屁股得要先吃一点苦头了。

       

       

      “爱,裙子撩起来,然后趴到我的腿上。”

      “是…”

      我坐在棋桌的侧面,像平常要打爱的屁股的时候一样,命令她趴到我的腿上来,爱听话地应答了一声,低着脑袋,似乎还没从落败的情绪中脱离出来,我看着她的眼睛偷瞄了一眼我手边放着的发刷,总感觉她比平日里更加紧张了。

      不过,她还是听话地从我的身后绕到了我的右手边,不需要我催促,就习惯性地直直跪到和室的榻榻米地板上,取下贝雷帽放在一边,双手拎起不及膝盖的绀色白边短裙,然后微微地向前屈俯下身体,把腰胯以上的半个身子都趴放到正跪坐着的我的大腿上,再挪动身体向后伸开腿脚,再用被花边白袜包裹的脚尖支着地面保持住平衡——爱的屁股刚好就在我的右手能轻松挥动扇打的位置,如此一来就算准备完毕了。

      平日里的爱总会做出一些与她的年龄不大相符的大胆举动来,但又或许只是因为还是小学生的爱不懂得作为女生的矜持,在那容易走光的短裙下面,爱没有穿安全裤,现在我能清楚地看到撩起裙子趴在我腿上的爱穿着的,是一条与她的年纪完全相符的棉白内裤,因为穿了很久的关系看起来还有些松松垮垮的,不是很贴合她的屁股。

      自爱上门拜师以来的同居日子里,我也早不是头一回看到爱的内裤了,洗衣筐里阳台架上,爱穿过的每一件内衣每一条内裤的款式我都印象深刻。只不过,就像是在半夜醒来隐隐约约地看到踢掉被子的爱的睡相的时候那样,连同爱的小学生屁股一同看到爱的贴身布料,就是另一种感觉了,而此刻也正是如此,我能从爱的内裤模样看到她的屁股轮廓,看到从大腿到脚腕都光裸的爱的肌肤,这让我禁不住地咽了一下口水。

      咳咳,若是遮遮掩掩的岂不就意味着我是个会对小学生的身体发情的变态了吗?反倒是堂堂正正地表现出来才显得我光明磊落。而且,我也绝不是为了摸爱和天衣的屁股才会打她们的屁股的,只不过是因为这种方法既简单又有效而已。

      “咳咳。爱,今天我看你有点心不在焉的?”

      我赶忙咳嗽了两声压住心中涌起的奇怪念头,然而手已经放到了爱的屁股上,隔着棉内裤轻轻地抚摸起爱的身体。

      “唔师傅…是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

      爱乖巧地趴在我的腿上,一边被我摸着哼哼出声,一边低声地回答我。

      “那么为什么会没睡好呢?因为假期?”

      “想到如果输了的话就要补课…就…”

      “爱是怕被打屁股吗?”

      我不自觉地就问出了这个问题,直到问出口的瞬间我都没意识到这句话有多危险。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头上的这个萝莉王的称号怕是要永远都摘不掉了…!

      “唔…是的师傅…因为打屁股很疼…”

      不过爱还是乖乖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她趴在我的腿上摇动着她的小屁股,我平静地看着她做着宛如求饶般的小动作,然而心里却涌出了更多奇怪的感觉。

      爱说的没错,打屁股不是能一笑而过的事情,毕竟没有什么是比切身的疼痛更加难忍的东西了,而害怕被打屁股的这股威慑力,也正是打屁股能督促爱和天衣的根本原因。

      虽然高傲的天衣没有明显地表露出来,但是我注意到了她在获胜的时候露出的如释重负的笑意,而在目送她出门的时候,我也注意到她的内心其实是有一丝暗喜的。毕竟,表面上可以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但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光是不会骗人的。

      “这个星期,爱好像没有上个星期一样勤奋了哦?”

      “才没有…唔…”

      “嗯…?”

      我没有戳穿爱的倔强,只是拍了拍她的屁股以示提醒,而爱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暗示,没有再不服气地犟嘴,只是低下了脑袋哼哼了起来。

      看来,爱应该想起了这周已经被我打了两次屁股的事情。如果是在爱刚来的那段时间,这只能说是家常便饭,但在纠正了那么久之后,一周还要被我打两次屁股,就可以说得上是很不正常的事情了。

      把本该用来读谱练棋的时间都拿去玩了游戏,早上起床的时候还昏昏沉沉地想睡懒觉,以至于天衣都到家里来的时候爱还没做好上课的准备,爱就当着天衣的面被我打了屁股,练棋的时候又坐立不安地没法集中精神,结果在课后又挨上了一顿,爱就这样红着屁股度过了一整天的时光。

      如果这么说来的话,刚才下棋的时候心神不宁的模样,应该也多少受了那天的影响吧。只不过既然规矩定下,爱也接受了,就算是早知当初也为时已晚了。

      “那么,要开始打屁股了哦,爱?”

      “呜…是的师傅…”

      我拉了拉爱的内裤边缘,遮住她微微外露的屁股,一边用左手抚了抚她瘦弱的脊背。在听到我宣布了处罚——不,是勉励的开始的时候,爱就用她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裤腿,然后又把脑袋往下低了下去。

      看着爱乖巧的表现,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欣慰的,至少作为弟子的她还是很听我这个师傅的话,所以打屁股的时候我都不需要怎么催促她,她就会乖乖地把屁股抬起来准备挨打,而看着爱微微地撅起了她被棉内裤包住的小学生屁股,我便不再多说,只是克制着内心的颤动,然后举起手来,朝着她的屁股挥去巴掌。

       

       

      “嗯……”

      我的手掌落在爱的两瓣屁股中间,随着一记不轻不重的巴掌打下,房间里响起了一声略微沉闷的声响,正是隔着内裤才会发出来的打屁股的声音,爱也在同一时间哼哼出了声来,而这一声轻哼也是勉励正式开始的讯号,当爱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的同时,我就抬起了手又朝着她的屁股上挥下巴掌。

      啪啪!啪啪!

      我接连着挥动着手打在爱的屁股上,每一个落在正中的巴掌都能同时地打到她的左右两瓣小屁股,而每当我的巴掌落下的同时,爱也会小小地哼出气音来。尽管现在房间里只有我和爱两个人,密不透风的窗帘好好地挡住了能从外面照进来的亮光,为了能全神贯注地练棋而特别定制的防音板也阻隔了外界的干扰,但即便是在这样私密的场合里,爱还是害羞得一言不发,也可能只是因为打屁股才刚刚开始,因为是勉励的性质我也没怎么用力,再加上有一层内裤的保护,即便单薄也多少能抵消一点疼痛。

      与其说是在打爱的屁股,不如说现在只是在拍她的屁股而已,所以爱只是乖巧地趴在我的腿上,没有一点反抗的动作,只是任由我把控着节奏,一下一下地用手扇她的屁股。

      爱的屁股很小巧,毕竟还是小学生的体格,她的屁股自然也没法丰腴到哪里去,但也不似她未发育的胸部那样贫瘠到一无是处,爱的屁股有着恰到好处的肉感,即便现在还隔着一层略显粗糙的棉内裤,我也能感觉得到爱的屁股传来的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触感。

      但是别误会的是,这只不过是因为在打爱的屁股而不得不体会到的感觉,绝不是我喜欢爱的屁股被我的手打得一颤一颤的模样。我如此想着,但目光却无法从爱的小屁股上挪开,看着她有些卷起的内裤下露出的粉白肌肤,我不禁用力地挥动起手掌,想要将邪恶的念头从我的脑袋里驱逐出去。

      “嗯…啊…”

      我的力气比起先大了许多,能一直忍到刚才也只是哼哼的爱,在又挨了十几下巴掌之后也明显地喊出了声来。我把控着节奏,接连地朝着爱的屁股落下接连的巴掌,或是因为没有喘气的空隙,爱没有办法把话语连成一句,于是我便听着趴在腿上的爱断断续续地发出越发大声的哼哧,而这也正是惩罚渐入佳境的讯号。

      “呜…师傅…”

      紧接着又是几下巴掌下去,爱终于忍不住疼地叫出了声来。与刚才安静的羊羔模样不同的是,趴在腿上的爱稍微有点不安分地扭动起了身体,原本因为害羞而低垂的脑袋也扬了起来,尽管在这个角度下我看不到爱的表情,但光是看着爱用脚尖抵着榻榻米的动作我就知道,爱也到了忍耐的界限。

      就算有内裤的保护,但随着循序渐进的巴掌热臀,轻巧的示意拍打已经变作了真真正正的打屁股处罚。我的心中有着对乖巧弟子的怜惜,但又出自对爱的期待,我的每一下巴掌都用上了足够大的力气,不至于让爱受伤,但又能让爱感受到足够的疼痛,再怎么说爱也只是个小学生,要做到这种程度还是轻而易举的。

      “爱,乖乖挨着哦?”

      我本不想在打屁股的过程中回应爱的话语,然而我还是没能把这份狠心坚持下去。看着爱在腿上有些滑稽地扭着屁股,心中感到阵阵冲击的同时,我也着实不太忍心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只是打爱的屁股,于是我还是停下了手破例摸了摸她的屁股作为安慰,而爱也在我的抚摸之下变得平静了许多,她含着羞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屁股和大腿不再紧绷着,而是放松下来做好了继续挨打的准备。

      虽然我觉得不必再强调一次,但为了防止误会我还是要说的是,我绝不是因为想要摸爱的屁股才停下手来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出自师傅对于徒弟的爱惜而已。

      啪啪!啪啪!

      在短暂的休整结束之后,我便继续扬起手来,朝着爱的小屁股上挥下巴掌,用着与刚才相同的力道,把爱的宽松小内裤打得起皱翻飞,而爱则是又把脑袋低了下去,自觉地撅起屁股来迎接巴掌的冲击,而被疼痛感占据了全部思考的爱,也不再甜甜地呼喊我,而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拿去了呜咽叫喊。

      “啊呜…呜呜…”

      就这样,爱穿着内裤又被我打了有二十下左右,算上先前大概三十下,爱就已经在我的腿上挨了五十下巴掌了。爱的小内裤捂出了肌体的温热,如果内裤的质地不是厚实的棉布而是轻盈的薄纱,想必现在就能看到被巴掌扇打到白里透红的爱的小屁股了吧。

      我的掌心也染上了爱的体温,瞥视了一眼,四根并拢的手指上也多少地透出一点红色,相较于爱紧实的屁股来说,手掌其实更加脆弱,只不过因为年纪和性别的关系,我的忍耐力要比爱强上不少,尽管打在爱屁股上的痛感也不折不扣地传回到了我的手上,但我并不需要像扭着屁股的爱一样活动手指来舒缓疼痛。

      我用微麻的手抚摸起爱的小屁股来,轻轻地揉起被内裤遮住的地方,偶尔也会摸到她侧边裸露的肌肤。当然,这一切也只是出自对于我乖巧弟子的怜惜,而绝不是对爱的小孩子屁股有任何一点揩油的念头,尽管她的屁股真的很柔软。

       

       

      “好了,爱,内裤脱下来。”

      在足够地享受完爱那温热光滑的屁股触感——不,是充分地留够时间,让受训诫的爱感受过屁股上的疼痛之后,我拍了拍爱的小屁股示意她起身,叫她把内裤脱下来。不要误会的是,这可不是什么想看小孩子的裸体之类的变态发言,这只不过是约定好的门规的一部分。

      既然处罚的方式是打屁股,那么疼痛感和羞耻感都是过程中必不可缺的,每一回都必须要打光屁股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如果爱和天衣是因为平日里的表现不端惹我生气而被处罚的话,从最开始的时候我就会剥掉她们的内裤打她们的光屁股,用巴掌,又或者是用发刷,目的是为了用疼痛让她们记住自己犯下的懈怠的错误。

      然而特别课业的勉励从性质上有所不同,为了让两人理解它与处罚的差别,所以我额外加上了一道步骤,也就是隔着内裤用巴掌热身。五十下的巴掌热身,光从数量上来说对于两个小学生来说不可谓不多,但这毕竟与犯错的场合不同,没有严厉训斥的压迫感,我也不会从最开始就用很大的力气,再加上有内裤起到一点心理作用,所以无论是对爱还是天衣,这都是一个恰到好处的数字,而在完成了热臀的步骤之后,爱即将要面对的,自然就是脱掉内裤后的打光屁股了。

      “是…师傅…”

      爱没有顶嘴,只是乖乖地扶着我的大腿撑起身子,想来刚才的巴掌已经让乖巧的爱完完全全地进入了听话的状态。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就算是桀骜不驯的天衣,趴在我的腿上挨了五十下巴掌之后,也会因为疼痛和羞愧而变得乖巧。

      不轻不重的五十下巴掌既是提醒也是警告,爱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不需要我再打她的屁股督促,我只要轻轻地隔着内裤再拍一下爱的屁股,爱就不会像早上赖床的孩子那样磨磨蹭蹭,哪怕屁股还有点疼,她也会乖乖地爬起身来,光裸着膝盖直直地跪好。

      翻起的裙子随着重力自然地下垂,遮住了刚才还一直观赏着的爱的内裤,心里稍稍地浮现出遗憾的心情的同时,我又看着爱红着脸把手伸进她的裙下。或许是被我盯着看有些不太自在,爱突然又变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她抿着嘴唇,低着脑袋看着连衣裙上整齐排列的白色纽扣,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目光,就像是刚才在对弈的时候一样,是举棋不定的模样。

      “怎么了,爱?”

      “被师傅这样看着…有点害羞…”

      我早有想过是这样,可虽说这是意料之内的回答,但爱早就不是第一次要被我打光屁股了,我本以为她应该习惯了在我面前脱下内裤的动作,但如今想来还是我太过粗糙地忽视了爱身为女孩的部分。

      然而,在某种独特的心理作用的影响下,现在的我又没法开导她说“你是我的入室弟子”这样的话来。我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就像是刚才爱掀起裙子露出被内裤包裹的屁股轮廓的时候那样。对爱——又或者说是对爱的身体有着糟糕念头的我,此时此刻没法做出一副正大光明的模样。

      我不动声色地咽了下口水,爱应该没有注意到我微弱的表情变化。

      “但这是规矩,对吧?”

      “嗯…”

      到最后,我也还是只能用“规矩”这样的正当理由来掩饰内心的真实想法,而对于恪守规矩为己任的小学生来说,这样的说辞百试百灵,爱虽然犹豫着但还是点头应答了一声。

      看着爱乖巧听话的样子,我的心里不禁浮现出一股罪恶感。但就算有那些不可言明的原因在内,我执意要打爱的光屁股也是出自对爱的期待,所以在这之中多出一点个人的私心,想来应该也可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说来有点奇怪的是,爱为了拜师到我公寓来的第一天,她还会若无其事地光着身子从浴室里出来要我给她拿毛巾,甚至还光着濡湿的玉体从背后抱住我导致引发了一连串的…误会…那时被我看光了身体也没有反应的爱,现在只是脱一条内裤都会害羞成这样,这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呢。

      我在心里品味着爱的羞涩表情,有心无意地听着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我注意到的时候,我就看到爱的两只手在裙子下面捣鼓着的模样。虽然我顺利地错过了爱把她的小学生内裤脱下来的至福瞬间,然而在看到爱的棉内裤从她的短裙下探出头来的一瞬间,看着爱的棉内裤沿着她的大腿被一点一点地往下拉扯,我的脑海中就顿时浮现出爱的裙下一丝不挂的模样,爆炸般的妄想如同无法止息的浪潮,引得我气血汇涌,顿时感觉跪坐着的姿势都有些别扭。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登录
      Lv.1

      原作者ALICE,在P站有账号

    • 你好你好你很好请问原作者的P站账号是什么?或者P站用户名叫什么?
      拉黑 3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JeffreyZ @你好你好你很好 p站用户名:ALICE(停止活动中) 作者公开了一系列文章,以同人为主
      拉黑 2星期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我也想知道账号
      回复
      Lv.1
      vip
      非常不错的叙事和文笔欸!!!相当不错的可爱文章!!!
      不过,好啦好啦,知道你是萝莉王嘞,不过如果真是入室弟子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说~
      希望一定要成哦……
      回复
      写的真好
      回复
      打赏了@泪墨染箫200金币
      回复
      Lv.1
      之后会是银子吗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