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17 内容:1774

    幻想世界1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10
    • 原创
    • Lv.1

         原本是没打算发的,只是自己喜欢的小说看的差不多了,打算自己写写,但写着写着就发现写了好多字,寻思就发出来吧。由于本人比较懒,我自己能脑补出来的画面就没写,而且可能有错字(毕竟打算是自己看,但懒,就没改。),大家凑合看吧,有什么建议可以提,如果反响还不错,我会继续发的。

        “哒,哒,哒”随着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声音响起,三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一个青年的年面前,这三位分别是这位青年的母亲姜云,虽然已经快要四十岁,但由于这个世界特殊规则且还是一位男人的老婆,自然是风韵犹存,身材也很是饱满,穿着旗袍,更是展现出了年轻时的魅力,由于青年的父亲已经过世,现在就由这位母亲担任家族族长一职,眉宇间也是散发出了上位者的气质。而第二位就是青年的大姐顾冰雪,人如其名,性格也是高冷的狠,是家族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企业的总裁,身穿一身西服,踩着高跟鞋,浑身散发着干练,妥妥的一位御姐,第三位则是他的二姐顾舒琦,身材火辣,性格也是颇为活泼,是这位青年学校高年级的的学生,也是学校的校花兼学霸。而此时这三位绝美的女人都对着那正坐在桌前的青年鞠躬,腰弯九十度,态度十分恭敬,在这恭敬之中有一部分是其地位的原因,还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有了他这一位男性,一定会带着他们整个家族蒸蒸日上了,虽然可能不到顶流,但她们坚信有着这位名叫顾远青年,一定可以挤进那个圈子!
          “少主。”随着腰弯到最低,她们齐声道
          “起来吧。”顾远淡淡看了她们一眼回到“有事吗?”
          “是这样的少主,族会要开始了。”姜云像是想到了什么脸红着轻声说到。顾远听到猛的想起,原来到了每月一次的族会了,也是他向所有人宣告他是男性的时候了,所谓族会就是整个家族中,整理这一个月中的每个人做出的成绩和犯的错误,做出成绩会得到应有的奖励,族内所有人的判决权在曾经的族长也就是顾远的父亲手中,而现在由于他的过世,判决权就落到了姜云的手中,而也因此她和她的俩个女儿也很少收到惩罚了,有过惩罚也是做做样子而已,而这次的族会却不一样,因为这次虽然大部分的判决权还是在姜云的手中,但俩位姐姐和姜云的判决权却是交给刚成年的顾远身上,虽然是亲生母亲和姐姐,但由于刚上任,需要立威,让大家信服,才能更好的管理家族,对此俩位姐姐和姜云都表示,正好这个月她们都犯过大错,这次就应该狠狠的罚,给族人做个表率,想想要被自己的儿子惩罚,姜云就忍不住的脸红,但作为一族只长,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还是很好的,顾冰雪虽然性格冷淡,却也是微微脸红,而顾舒琦却像是没事人似的左看看右看看。
           又变成女儿身的顾远随着姜云走进了会堂,姜云坐在了主位上,与旁边同样绝美的高层讨论着什么,而顾远因为除了母女三人,都认为他是女性,所以座位并不靠前,在他坐下的一瞬间,一道带着敌意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顾远转头看去,原来是二房一脉王芸的公主顾清清。自从顾远的父亲去世后,二房一脉想要将姜云取而代之,而身为俩家嫡系,自然也是并不友好,可顾远真实身份可是男性,自然不会在意这道目光,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而这个举动在顾清清眼里却变了味:神气什么,你们一家三个都犯了大错,这次就是我们二房代替你们一房管理家族的必然结果,到时候定然要你好看!上次就因为损坏公司几十万的东西就被打了一个小时,屁股都紫了,这次顾冰雪竟然把和姬家的小公主姬清怡的项目谈崩了,损失了将近2000万,最后还被姬家通知之后要对顾家进行惩戒!屁股还不得打烂,毕竟那姬家可是比我顾家高了不止半个层次的家族,顾舒琦也是,竟敢顶撞李家大小姐,她知不知道李家可是比我顾家还要高半个层次的家族,为了安抚李家,各位高层估计也是要以最严厉的家法处置她!至于那姜云俩个女儿受这么重的惩罚,她自己也要受连累,再加上这个月我族出事频繁,管理不周,也会受到很重的惩罚!
           “会议开始。”随着姜云带有一丝威严的声音响起,整个会场都变得安静,紧接着便是所有人起立冲着众位高层微微行礼。
          “拜见主母,拜见诸位高层!”
          随着姜云点点头,所有人又坐了回去。
          “这个月族内出了很多事情,很多人,很多高层,包括我,都会受到很重的责罚,所以这次的会议可能会持续的比较久。”姜云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很可能会见血”
          随着话落,大部分人都已经猜到了,毕竟犯了大错的人和她们犯的事早就在族里传开了,所有对比倒是并不惊讶,但也有很多人也紧张的捏住了衣角。
          “虽然以往都是我一房作为代表先进行受罚,但这次由于我一房犯错过重,且一会儿我会公布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重要到会影响我族命运的消息,所以这次的惩罚顺序就先从各房基层的惩罚开始,依次向高层惩戒。顺序和惩罚内容你们的上司会告诉你们的”姜云顿了一下说到“准备吧。”
          随着姜云一声令下许多基层被拉了出来,而他们的上司则手拿工具等待着那些基层跪在属于她们各个房的惩罚区域,每个人前面都会有一个刑凳。过了一会,这些基层双手抱头的跪在刑凳后,等待着属于她们的惩罚。
          “开始!”
          随着姜云严厉的声音响起,工具打在臀部的声音和哀嚎声夹杂在一起,甚是壮观。过了一会儿,声音渐渐小了下来,虽然屁股都已经微微泛红,但并没有很疼,因为等待这些挥舞工具的上司是更可怕的惩罚,所以她们的心思并没有放在大人上,可就算如此,这些基层也没有任何放松,因为刚刚只是每次族会的例行惩罚,接下来才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惩罚。
      很快,会堂内,又响起了哀嚎声和击打声。这个过程持续了好久,基层互相搀扶着跪到了反省墙前。而接下来就是这些上司的惩罚了,而这些上司的惩罚就是高层拿着工具去惩戒了,她们的流程与基层差不多,不过就是受罚更重,毕竟顾家的家规就是职位越高,受罚越重!等到她们受完罚,那些基层的罚跪也结束了,这些基层的人谢完罚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代替她们跪在反省墙的就是这些上司了,每个受罚的人都是要面向惩罚墙,因为要给她们的上司留些面子,也要足够让那些人感到羞耻。上司们都惩罚完了,就剩顾家的高层了,而她们自觉的将自己脱的全身一丝不挂双手抱头地在姜云面前跪成一排,远远看去她们的屁股上有着淡淡的鞭痕,她们身为高层,要求自然很高,惩罚自然也就多了,而她们的后面,则是她们的女儿跪在后方,顾家对后代的培养和要求很高,她们认为只有后代优秀了才能更好的发展自己的家族,而她们就要亲眼看着她们的母亲受罚,这些高层的惩罚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些女儿犯得错连累了她们,所以这些女儿则会有深深地愧疚感,并且也会增加高层的羞耻程度。
          “不服吗?”姜云看着王芸那幸灾乐祸的表情疑惑道。
          “呵,姜云,你们家三个都犯了大错,你这个主母是当到头了,来吧,这是你最后一次打我了,好好享受吧。”王芸一脸得意的表情,好像她已经当上了主母一样。
          姜云只是轻哼了一声,手中的鞭子便落到了她的身上,王芸没料到她会突然落下鞭子,轻呼了一声。
          “你难道不怕吗?!”王芸一脸疑惑问到。
          “还记得我说那个重要的消息吗?我也许会受到惩罚,可能很重,但是我的地位你感动不了,以后我们的地位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姜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到。
          随着姜云的鞭打,哀嚎和呻吟声也逐渐变得凄惨,而这些高层的胸部和臀部已经肿的发紫,哀嚎声凄惨无比,甚至连私处都已经红肿不堪,别看她们被打的如此严重,但对于身经百战的她们来说这其实也只是家常便饭而已,看着她们哀嚎不断的姜云摸了摸自己的臀部,轻轻叹了一口气,一会自己可是要比她们还要惨好几倍!心里想着,惩罚已经到了末尾,不过说起来这些女人不愧都是高层,姿势竟然也只是微微变形,惹得姜云也是暗暗点头。
          “行了起来吧,接下来我要开始宣布那件极其重要的事了。”姜云激动却又带着担忧的说到。激动当然是自己有个儿子,担忧就是不知道一会儿而儿子会怎样处罚自己。
          随着这些高层和她们的女儿摆好姿势,准备听听到底是何等的消息,让主母这样重视。随着姜云轻轻咳了咳嗓子,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
          “在宣布之前,我要先讲顾远请上台来。”伴随着众人略带惊讶的目光,顾远缓缓走上台,看着众人没有丝毫的胆怯。
           “接下来我要宣布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请你们做好准备!”姜云继续正色说道。
           “参见少主!”只见姜云突然向顾远欠身并说到。
           随着姜云话落,顾远也是展现出了自己原本的形象,而众人也是震惊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只见她们立刻跪在地上伏首。
          “拜见少主!”
          其中表情最为复杂的则是王芸她们一脉的人,简直是将震惊和害怕完全展现在了脸上,不过姜云母子并未现在刁难她们而是宣布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以及之后家族的打算,最后又说最后姜云母女的惩戒都由顾远定夺以及实行惩戒。
          “姜云母女。”顾远环顾四周轻声道。
          姜云立刻脱掉了全身衣物跪在顾远的脚下,而早已脱光的顾冰雪和顾舒琦也跪到了姜云的身后做出听令的姿势
          “你们的惩戒将会由我亲自执行,这次惩戒分为俩部分,其中一部分就是我会到你们各自工作的地方对你们进行单独的惩罚,另一部分则是你们在一起接受一部分惩罚,地点就定在书房吧,族会结束你们到那里集合等我。”
          “是!”三女齐声回应。之后便是姜云做最后总结,当然,心不在焉的姜云就草草结束了。
          当姜云推开门走进书房后,看见了已经跪在反省墙的俩个女儿,轻轻叹了口气,轻轻走到了女儿旁边跪了下去。
          过了一会,顾远走了进来,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映入眼帘,一身红色旗袍的母亲,毕竟是主母,虽然内心很羞,但脸上还是保持着那平时的威严,身着在公司正装的大姐虽和平时一样是高冷严肃,但脸上确实出现一抹绯红,穿着校服的二姐则是最为紧张的。三女整齐的跪在反省墙前,双手背着放在腰上,见顾远已经做到了正座,立马起身在他身前站齐,然后九十度鞠躬,道。
          “见过少主,恭贺少主成年。”
          “让你们在书房受罚和单独惩罚是为了你们的面子,不过该有的惩罚还是要有的。”顾远轻轻嗯了一声道。
          “谢谢少主,请少主狠狠惩罚的我们。”三女齐声说到
          “行了去准备吧。”顾远摆了摆手。
          听到顾远的命令,三女立马起身,迅速将自己的下半身裙子向上卷起绑好,下半身除了鞋子空无一物,可以看到在这个世界,所有女子的下体都很干净,皮肤也好的没话说,顾冰雪的大腿十分紧致,看样子平时经常锻炼,皮肤是冷白皮,臀部也是紧致挺翘,姜云就与她不同,虽然由于年纪原因没有那么紧致,却是十分光滑圆润,而顾舒琦则是有着青春的感觉,饱满的臀部简直可以掐出水来。
          三女又在书房里来回走动,将按压板放在反省墙前方便之后罚跪晾臀,又抬来一个刑凳放在中央,之后在一个箱子中取出了众多工具放在顾远的桌上,皮带,藤条,教鞭,戒尺……
          “准备已完成,请少主指示。”最后将这一切做完之后,整齐的跪在了顾远桌前齐声道
          “嗯,继续吧”
          “是,少主”
          紧接着姜云起身,恭敬的向顾远鞠了一躬说到。
          “受罚人,姜云,因族内多次出现错误和俩个女儿也犯了重错,受罚部位程度底线为:脸部红肿,胸部浅红色,臀部深紫色,肿二指,大腿深红色。受罚人顾冰雪和顾舒琦与姜云同程度处理。”
          见顾远点了点头,姜云会意,转过身,将她那白花花的臀部冲向了顾远,顾远见状也是眼前一亮,说实话他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母亲。
          “依族规,受罚前需进行与受罚程度相等的热身,顾冰雪,顾舒琦,你们的热身由我执行,热身结束后我的热身交给你们,正式受罚交由少主亲自执行,热身内容:臀部,抽至中红色,耳光为自己扇至微红色,现在准备开始吧。”
          话落,只见,二女立马转过身,双腿并拢,跪趴趴在地上,屁股为整个身体的最高处。
          “请主母责罚。”
          姜云看见如此,转身慢步走到顾远桌前,躬身,双手前伸,顾远见状,将一个长木板放到了她的手上,这个木板很大,足可以将整个臀部覆盖,姜云谢过之后起身走到了俩女身后,将木板位置矫正一下,紧接着就是一板落下,“啪”,随着呼啸声而过,顾冰雪的臀部立马就有臀浪扩散而出,平静且冰冷的声音响起。
          “一。”
          顾远见到,他大姐姿势没有丝毫变化,报数声清晰且洪亮,淡淡点头道。
          “不错,看来大姐虽然受罚比较少,但规矩还是很清楚的。”
          “还不谢谢少主!”话落,姜云又是落下一板。
          “二,是,谢谢少主。”
          接下来就是一刻不停的挥动板子和稳健不停的报数声,打了俩百多下,终于俩女的臀部都已经到了热身的标准,也就是中红色,可见,在这个世界,女人的体质有多好,也可想而知要打到那样的程度需要多少下。顾远见整个热身俩女没有丝毫走形,姜云也没有防水,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姜云见惩罚的差不多了,转头看向顾远,经过他的应允下。
          “你们起来吧,接下来该我了。”
          说罢,姜云将手中的板子双手送回,又走向刚才二女跪着的位置摆好姿势,二女也是走到顾远的桌前,躬身,双手前身,顾远则是给了她们一人一个木板,大小正好是刚才板子的一半大小,但中间确实有着一块块原形的凸起显然,顾远对这位主母的要求更高。二女谢过之后,站到姜云俩侧,将手中的木板放在姜云的俩个臀瓣上
          “请少主惩罚,你们也不要防水,狠狠的打上来就好。”姜云严肃说到。
          俩女见状也是开始挥舞了手中的板子,由于板子的特殊,在热身过程中,姜云竟动了一下,姜云心中一沉,暗道这下完了。随着热身结束,三女又整齐的跪到顾远桌前,开始自罚耳光,清脆的“啪啪”声和报数声接踵而至,没过一会儿,耳光的热身也是结束
          “热身结束,请少主验刑”姜云说道。
          说着,三女就将自己微微发红的脸抬起,方便顾远验刑,顾远点点头示意她们进行下一项,只见三女起身,转身将自己的臀部冲向顾远,顾远也是起身拿起一个木板向着她们走去,虽然姜云知道因为在热身中动了一下,一会肯定会有加罚,但她却是没有表现的过于惊慌,将自己主母的形象保持的很好。顾远在她们身后走了走,到姜云的身后,拿着板子重重的扇下,姜云会意,快步走到桌前,上身平趴在桌上,双腿并拢,站直,尽量让自己的臀部更高。顾远见状,也是走了过去,将木板贴在姜云的臀部,随着姜云轻轻一颤
          “看来主母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低了,是不是当家久了,就没挨过几次打啊?”
          “对不起少主,是姜云的错误,这段时间对自己过于放松,请少主责罚!”姜云大惊,将自己的臀部撅的更高。
          顾远见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开始抽打,力气当然不是俩女能够比的,打的姜云也是微微咬唇,姿势却是不敢有一点变形,直到臀部打到深红色,见姜云也是保持住了,点点头道
          “下不为例。”
          “多些少主教训,麻烦少主了。”
          说罢,姜云又是回到了原处继续保持原本的姿势站在俩女之间。
          “趴桌子上。”顾远看了看三女道
          三女快步走到桌前趴了下去,顾远看着三女红彤彤的臀部,想起她们平时高贵的身份,不禁有些意动,在平时顾远的眼里,自己的母亲仪态大方,在族内威严十足,地位不是太高的人见她连头都不敢抬;顾冰雪更是在公司一直都是一副高高在上又冰冷的一位总裁,被人戏称“冰雪美人”,并在公司设有严厉的惩罚制度,顾远有一次在会议室见到顾冰雪大发雷霆,而下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后来才知道她在员工眼里还有另一个称号“女魔头”;那顾舒琦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学校里也是很有名气虽然不像大姐那样高冷,却是眼界也高的很,从这次犯错的原因也可以看出,她对比自己背景好的人也没有过多的敬畏之心。顾远在想这些的过程中,也是将工具选好了,只见他拿起一根藤条,在空中挥舞了俩下,破空声吓得三女也是心头一颤,找好角度,就是一顿藤条伺候
          “啪,啪,啪,啪,啪……”
          每人都是打了差不多一百多下,臀部和大腿根部都是肿起一道道藤痕,因为是正式惩罚,受罚过程中要求只要不大幅度挪动就可以,也因为过于疼痛,三女也是偶尔扭动一下臀部来缓解疼痛,顾远感觉打的差不多了,又拿起一根鞭子
          “双手扶墙,腰塌下去,臀部撅高。”
          “是。”三女迅速调整姿势,准备接受鞭子的洗礼,虽然姿势摆的很快,但心中还是忍不住担心自己的屁股,毕竟这可是她们最怕的刑具之一。
          顾远见状也不犹豫,鞭子犹如狂风暴雨般抽打在三人的屁股上。
          “嗖,啪;嗖,啪……
          虽然藤条一下下刺痛着她们的神经,但是她们特别是姜云受过的罚也是不少,也就没有过多的失态,除了姜云外的俩女也是有了些许呻吟,偶尔也要在顾远的提醒下保持姿势,但总体还是比较完美的。
          不知打了多少下,当顾远停下的时候,三女长舒了一口气,呼吸稍有急促,香汗也是略有析出,而屁股也是鞭痕漫布,鞭痕交界处也是变为紫色,大腿也是略有颤抖。
          “耳光。”顾远像是看出她们的臀部有些疼痛,于是决定先责罚别的地方。
          “谢少主。”三女像是看出了什么,略带感激的眼神看向顾远,并摆好挨耳光的姿势,身体跪直,将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双手背后到臀部上方,脸部微抬,等待责罚。
          顾远看到她们已经准备好了,就拿出专门打耳光的皮拍。
          “啪,啪,啪,啪……”
          随着拍子落下,她们的脸部却是没有过多倾斜,可见其素质之高。
          每人几十下过后,脸部也是到达了最低的惩罚要求,顾冰雪的脸上也没有了那份冰冷,姜云的威严也荡然无存。
          “衣服都脱了吧。”
          “是。”三女略有羞意,但也迅速讲衣服脱下,叠好放在该放的位置,只见姜云柔嫩的胸部略有下垂,不过也看的出年轻时的饱满,顾冰雪那白花花的胸部虽是没有姜云的丰满,也不差多少,而顾舒琦的胸部则是丰满之余又感觉嫩的可以掐出水来。
          三女知道接下来要责罚胸部了,她们自觉的将自己的胸部微微挺起。就在这时顾远的工具也是选好了,是一个长条形的拍子,不过很有韧性。
          “啪,啪,啪,啪……”
          随着顾远全方位的照顾,三女的胸部也都是有了些许的红肿。
          “站起来吧。”
          “是,少主。”三女缓缓站起身面对着顾远,虽然受罚的部位十分疼痛,不过对于久经沙场的她们来说,还是可以忍耐。
          “看来罚的还是轻了,不过好在以后还有专门的惩罚,也是可以好好收拾收拾你们。”
          “少主说的是,辛苦少主好好教训教训我们”三女齐声道。
          顾远取了一个较厚的木质戒尺,走到三人身后,拍了拍三女的屁股,三人立马会意,双腿微微打开,臀部略挺,上身挺直,等待着戒尺的落下。
          顾远将戒尺在姜云的屁股上轻轻摩挲,不经意间就是重重落下。
          “啪,啪,啪,啪,啪……”
          “啊,嗯……斯……嗯……”显然这次顾远用的力气比较重,而且数量更多,打的三女慢慢开始支撑不住了,到最后碍于面子也是开始小声求饶,惊呼不断,由于姜云和顾冰雪俩人穿的还是高跟鞋,她们二人连保持姿势都很难。等到顾远停下,她们的屁股已经是紫的发肿,腿和屁股也是不断抖动,浑身香汗淋漓,顾舒琦也已经被打的眼眶湿润,而在书房以外的二十多米的地方都是听到了三女的哭喊声。
          “斯,咱们少主还真是没有放水呢。”
          “这好像才是在书房的惩罚吧这就已经这样了吗,而且怎么感觉主母的声音竟然最多?”
          “那当然了,主母自从开始掌管大权,就没挨过几次,向这种程度的责罚估计也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想来也是,多半被少主加罚了吧。”
          书房内
          “今天的惩罚就结束了,不过之后还会有更重的单独惩罚等着你们。”
          “谢少主责罚。”说着她们将责罚过她们的工具捧在手中,面向顾远鞠了一躬,并对着工具吻了一口,然后又自觉在反省墙前端着工具罚跪。
          等到跪满一小时俩位姐姐谢过罚穿好衣服,就出门离去,当然,由于屁股过于肿胀,内裤是穿不上了。
          “母亲大人,为了不让你在族内和俩位姐姐的面前过于丢脸,我可是放了很多水的,看来母亲大人在担任主母的时候很少挨罚呢。不过等到单独惩罚的时候则会严格要求的哦。”
          “是,谢谢少主,请少主在过几日的单独惩罚时一定要严格训练我!”姜云心头一颤,知道过几天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见状顾远也是离去,回到卧室微微一笑,想到:族会也开完了,这几日也是要去学校看看了,也不知道那些故意针对我的老师和校长她们知道我是男性,会是什么反应呢?
          随着族会的结束,族人的生活也都回归了正轨,而我顾家有了一位男性的消息也不胫而走,族内更是欣欣向荣,每个人都想着我族一飞冲天的景象。
          而在三女的家中,她们都在给自己的臀部上药,涂抹身体乳,为过几天的单独惩罚做准备。
          等到第三天,顾远听说了姬家的小公主姬清怡来到了顾家,不过并非兴师问罪,反而因为顾远的缘故,她是来负荆请罪的,而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姬家主母蒋欣,能成为一家之母的人自然是不必多说,美得不可方物,然而那姬清怡则是十分霸道顽劣,这也是为何顾冰雪没有与其谈成的原因,不过姬清怡的身材自是没的说,浑身透露出一股贵气,修长的身躯,那一双大长腿竟然比顾冰雪还要长半分,不过她还是羡慕顾冰雪的身材,故意向顾家发难,就是为了想要亲自惩罚顾冰雪,然而却弄巧成拙。
          当顾远踏入大堂,映入眼帘的画面就是,姜云坐在主座上,姬家主母蒋欣跪在一旁看着刑凳上的姬清怡被顾冰雪肆意抽打,旗袍被掀了起来,露出来的臀部也是已经破皮,不过身为主母倒是没有过多的失态看向姬清怡的臀部,赫然是比那天三女的屁股还要严重,毕竟她是来负荆请罪的,来之前就已经被族中打的微微发紫了,而由于姬清怡平时都是一个大小姐,也被蒋欣宠着,很少挨罚,打到这种地步,要不是绳子绑着,估计都要跑出去了。
           “少主。”姜云看到顾远来了立马从主座上起来,快步走到顾远身前鞠了一躬,顾冰雪也是立马停下了手中的鞭子,快步走到姜云身侧,双手前身,将鞭子递了出去,而姬家俩女也是行礼叫了一声大人。
          “这是在干什么?”
          “回大人,是我家小女不知礼数,冲撞了顾家大小姐,竟还出言威胁,我特意带着小女前来认罪。”蒋欣立马抢言回答,显然还是很有眼力见的。
          “把你们的裙子掀起来。”顾远对着顾冰雪和姜云说到。
          俩女听到顿时僵了一下,不过还是立马将她们那已经快回复差不多只留几道鞭痕的臀部露了出来,俩女顿时脸色一红。
          “是不是都忘了为什么挨罚?”
          “不敢!”俩女齐声道。
          “说说是为什么。”
          “因得罪姬家,没做成生意,损失了俩千万。”
          “既然是你能力不足,没有做成这个项目,为何还要对她人进行惩戒?难道有了我以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看来你们的屁股已经不疼了。”
          “对不起,少主,请少主责罚。”俩女立马弯腰,顾冰雪更是将手中的鞭子伸的更往前了,不过她们却是异常紧张,因为知道,这下多半要,在这俩个仇人面前挨罚了,就希望少主不要罚的太狠,丢了脸面。
          “虽然她们这件事有错,不过你们惹了我顾家,自然要付出代价,眼下见你们也已经付出代价,接下来便是教训一下我母亲和大姐的贱屁股了。”
          姬家俩女见状松了一口气,不过也是好奇要怎么教训?
          “跪趴。”
          “是,少主。”顾冰雪和姜云立马摆出姿势。
          顾远也不客气,鞭子立马开始抽打。
          “啪”
          “一”
          “啪”
          “二”
          ……
          “啪……啊”
          “俩百”
          “行了,这回应该可以有点规矩了,不过感觉还不够,姬清怡,蒋欣。”
          “在,大人。”
          “这俩个贱屁股就交给你们了,如果发现这俩个屁股没有微微破皮的话,你们就替她们吧,这也算是对她们的一种惩罚。”
          听到这话,姬家俩女很是震惊,毕竟能看到俩人挨打已经让她们很是满意了,竟然还可以亲自打,简直是意料之外,而顾家俩女则是一颤,当着俩个仇人的面挨打已经够羞了,竟然还要反过来被她们打,还要那么重……
          不过无可奈何,毕竟是顾远的命令,她们也只好顺从。
          接下来便是,姬家俩女一边奉承顾远一边羞顾家俩女“不愧是大人,心胸宽广,明事理,不想你们这贱屁股,只会狐假虎威!”不过顾家俩女为了面子抗到最后也是硬生生没有求饶,只是姿势略微变形,口中带着呻吟。
          “啪”
          等到最后一下落下,姬家俩女看向顾远,而顾远点了点头示意让她们离去,她们鞠了一躬,也是离去。
          顾远走到俩女背后,轻轻摸了摸她们的屁股,肿的已经一个手掌都握不住一瓣屁股,俩女也是微微一颤,疼的面部已经有些变形。
          “怪我吗?”
          “不敢。”不过看的出来顾远还没有在几女眼中有那么大的威严,还是有些怨言的。
          “呵,知道你们有怨言,不过我不可能放纵你们这样的,我毕竟是男性,要为了家族发展考虑,要是以后惹到像我顾家一样,却比我顾家地位高的多,并且有男性却是没有让外人知道,那怎么办?”
          “少主说的对,是我们浅显了。”她们也是理解了顾远的用意,立马就跪下认错了。
          “收拾收拾吧,过几天的单独惩罚还免不了。”顾远看着原本仪态端庄的母亲被打的已经快要失态,而满脸高冷的顾冰雪也是没有了原本对谁都一样的冷淡,顾远点点头,知道离让她们完全顺从自己,已经不远了。
          话毕,俩女目送顾远离开,立马就开始收拾,接着就是互相上药。
          一周后…的早上,只见三女将自己下身的衣服卷起来,臀部露出来,跪在顾远的房门前,看到顾远醒来打开房门,立马将准备好的工具双手拖起,待到顾远拿起后,迅速将屁股冲着顾远,作跪趴的姿势,看着三个白花花的各有韵味的屁股,顾远知道,该是进行单独惩罚了,之后顾远也是毫不留情的在她们屁股上抽了几十下。打完之后,由姜云接过工具,三女一齐谢罚,又将自己的屁股撅的很高,顾远看了看也是上前摸了摸姜云的屁股,又捏了捏顾冰雪那紧致的臀部,最后拍了拍顾舒琦圆润的臀部,如果三女没有被顾远抚摸过,她们将要保持这个姿势跪满一个小时!
          “起来吧。”
          “谢谢少主。”
          “今天开始,该进行单独惩罚了。”
          “是,麻烦少主了。”
          说完,顾远也是出发去了学校,三女也是回去干自己的工作。
          学校里没有什么变化,唯一变的就是同学们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敬畏和一丝好奇。同时顾远也接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学校高层要为顾远一人进行一次大会,时间定在三天后,顾远知道,那是她们负荆请罪和讨好他的方式罢了,而那个会的内容,就不言而喻了……
           回到家,顾远漫步走到了顾冰雪的屋内,见她没在,经过一番打听,知道她在族中议事厅给高层开会。顾远也没有犹豫,直接就是走到了会议厅,丝毫不在意里面在开会,推门而入,顾冰雪刚要大发雷霆,见是顾远,立马起身鞠躬,其他高层也是立马跪在座位旁边躬身行礼。
          “少主好。”
          “嗯,你们继续吧,不用管我。”
          “少主请坐,我们继续。”顾冰雪将自己的座位让了出来,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了过去,示意她们回到座位继续。
          原本那个座位在主位,但顾远却把椅子挪到了角落,让顾冰雪继续在主位上。
          “财务部这个月竟然有十万的差账,你们在公司里干什么?吃闲饭吗?”
          “人事部一个月都没有招到人,一点作用没有!”
          “还有宣传部,通过你们推广来的客户少之又少,你们继续这样,部门就解散吧。”
          “财务部,人事部,宣传部长,各自领二百板子。”
          说着,就看三位主管已经露出臀部,趴在了桌子上,顾冰雪则是挨个走到她们的后面,将二百板子都狠狠落实了,打的三位主管也是连连求饶,但也没有得到顾冰雪的同情。
          “还有你,董秘书,最近犯错也不少,一会留下来,我单独对你进行惩戒。其余人,都该干嘛干嘛去。不过别走的太远,之后还有任务跟你们讲。”
          等到屋里只剩下三人,秘书跪在一旁等候发落。
          “总裁,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请您狠狠的惩罚我。”
          “嗯。”
          “总裁,那我现在准备吗?”毕竟顾远在这,她也要询问一下。
          “不,少主还坐在那里。”说着,顾冰雪已经走到了顾远的面前。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Lv.2
      vip

      非常喜欢,作者大大加油继续更新

      回复
      Lv.2
      vip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Lv.1
      有啥建议都说说,看情况采纳
      回复
      Lv.2
      vip
      个人建议,作者可以给主人公写一个未婚妻然后可以写俩人死了sp互动。
      作者可以让母女三人犯错时主人公单独给母女三人布置一些任务(母女三人请别人帮助打自己的屁股)没有完成任务加罚。
      作者可以让主人公去别人家作客,客人以sp招待。

      回复
      区长
      靓号:425
      管理员
      打赏了8632金币
      回复
      Lv.1
      可以让秘书和高管互相报复惩罚,狠狠羞耻
      回复
      可以写在学校惩罚同学和老师,班级惩罚会,年级惩罚会等等。也可以写写惩罚其他家族成员或其他家族的故事
      回复
      学生会更新一下嘛
      回复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学生会的能更新一下吗?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