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21 内容:1777

    命运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5
    • 原创
    • Lv.2
      vip
      靓号:888
      优质作者

      兔子快高三了,尽量找时间更新,请别着急,这篇作为千粉福利

      “指责旁人没有教养的人,即表明其本身亦如是。”——普鲁塔克(古罗马)

          有些“专家”正是如此。

      第一章:赵氏的砖家

          走到哪里,她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因为她总是以趾高气扬的态度和别人说:“我可是抖音坐拥一千多粉丝的赵老师。”

          家长都称她为“赵老师”,不仅因为个人简介之中“美国正面管教协会会员”、“32年退休教师教育经验”、“3岁教你背完180本中外名著”“《天才是教出来的》《天才教子法》作者”的花言巧语,还因为视频中家访过的每个学生都变得“乖巧听话”的现象才被吸引。花重金,求这个专家来自己家,给自己的孩子学习进行一次指导,重新洗刷他们的心灵。

          这次要来到的是一个山西省郊区的现代化村镇的家庭,母亲早已经把照片双手捧上,恭敬的奉给赵老师。左边站着的活泼开朗的女孩便是这次家访的对象,右侧倚靠在女孩肩上的是她的母亲,两个人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挂满了笑容。照片上没有男人的影子,是因为这是个单亲家庭,一直以来是母亲照顾女儿,这么多详细的信息掌握在手,赵老师内心已经有了谱。

          青葱的树木群在车窗上闪过几道掠影,随即都向后退去,前方便是山西省的山区地带,蜿蜒巍峨的深山包围住整个地区,薄薄水雾之中只能看见笔直的铁轨一直延伸向前方,没有尽头。从天上看,赵老师,包括整辆列车,就像含苞在内的花蕊,被周围层层叶片遮盖住,看上去是即将绽放,但其实已经被困住。

          “赵老师啊,可算是见着你了!”母亲热情而奔放的奔跑过来迎接,赵老师也是如此,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高声的喊着:“感谢感谢!大老远来迎接我…诶!这是宝宝是吧?来,和大姨拥抱一下!”宝宝便是这位女孩。女孩或许是腼腆,看到陌生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咧嘴笑,走上去和赵老师勉强拥抱了一下——毕竟老师这么热情。女孩看清了赵老师身上的衣服,鲜红的就像血一样,上面还印着几个白字:

          家访中国。

          老师挎着母亲的胳膊,这边也拉起了女孩的手,“宝儿今年上几年级了?”

          “八年级。”

          “哦,那挺关键的啊。你想啊,明年就初三了,得中考,初二的假期是最重要的。初一的课才只占11%,但是初三的考察达到45%,初二也才达到14%。所以你得考虑考虑努力学习……”

          赵老师说了一大堆,之后就已经到家门口了。一来到温馨的家,迎面而来的是那种幸福的香甜。

          “赵老师换个鞋吧。”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不用。”然后自顾自往里面走。

          家访,自然要先参观屋子。赵老师来到客厅,松软的沙发,规整的茶桌,亮洁如新的地板,给人心情舒畅的感觉。

          “哇!你们这个电视好大!刚买的吗?”

          “不是,前几年买的,曲面屏,还挺便宜。”母亲回答说。

          女孩坐在一旁,看着赵老师笑嘻嘻在各个卧室穿梭,也起身跟了过去。

          女孩永远不知道,书房门的背后,书桌上的那些是这次给她带来灾厄的源头,此时此刻正静静躺在桌子上。

       第二章:菊花之羞

          打开卧室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可以解释为赵老师此行的目的所在,她像个正义的裁决者一般,摧毁那些在她心中不断扭曲的恶物。摆在架子上的是收藏的高达模型,精致到每个零件的纹路清晰可见,连接点做工精巧,此时此刻正完好无损的摆在那里,但接下来就不是了。赵老师也知道这次来是干什么的,之前联系母亲就听说爱玩模型了。

          “来吧,现在说说这个。”赵老师的脸一下子心沉下来,转变很快,脸颊上两坨肉凝聚在一块成了个漩涡,有一股吸力把面前的人的勇气抽的一干二净。

          “你都几岁了,还玩积木,这是你这个年龄该干的事吗?”

          女孩默不作声,只是刚才喜悦的神情黯淡了,低下头不再直视赵老师。

          “摆在上面干什么?能瞅出花来吗?它就是一个‘谬种’,‘祸根’!把你架子上,还有所有的玩具都拿出来,把菜板子和你家锤子取出来。”女孩不敢怠慢,用颤抖的手把模型取下来,小心翼翼放在地上,然后走出房间。赵老师的声音在背后传来:“女孩还玩机甲,没脸没皮的…”“她就是喜欢这类东西嘛,我就给她买…”

          赵老师那双眼睛不屑一顾的扫过地板上那些“垃圾”,挥挥手让女孩直接砸掉他们。泛着亮光的锤头即将和这些塑料片相接触,手中的锤子千斤重,愣是焊死在地板上,好不容易颤颤巍巍的抬起来,高达模型作为她心爱的物品——或者说价值比一件实物还要重要,那是她的梦想,她的希望,在她学习重压喘不过气时还能给她带来些许欢乐的东西,是一件真正的非物质的力量。碰撞之间,模型化为灰烬,锤子间仿佛擦出火花,高不再那么高远,而是坠落深谷;达也不再能够到达,梦想也就从此终止。碎裂崩摧,碎片满地。

          这个模型还有名字。

          叫做“命运”。

          “还有那几个,都砸了得了,等你考上大学再给你买也行。”

          女孩纹丝不动。

          “快点,别墨迹。”赵老师喊着。

          女孩的手突然紧了紧。

          “咱们该有个惩罚,之前你们物理老师说你特别叛逆,一直不乖。这个破玩具也不‘值钱’,对你来说力度太小。你现在站起来,快点!”女孩缓缓起身,赵老师扭过头看着母亲,“看好了,你得让孩子能够被你管得住。现在,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戒尺下面!”赵老师抽出木戒尺,女孩胳膊颇似细蛇,柔柔软软向前爬行,最后才伸向老师,放在冰凉的戒尺下面。

          “俄罗斯的著名教育砖家说过,没有惩罚的教育不是成功的教育,你欠揍就得挨打才能长记性,我不会因为你是个姑娘就心软!”说罢戒尺吹着一阵凉风疾驰而来,狠狠地打在白白嫩嫩的手心上。连抽几下,手心已经泛红,火辣辣的不仅是自己的手,还有炙热的心被老师的火焰烤着。戒尺没停下,母亲在一旁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像复活节岛上的石像,没有变过,一直都是严肃认真的面孔,好像女儿挨打是自己心甘情愿的。这不仅是疼痛,还有羞耻,被一个陌生老师乖乖的打手心,情何以堪,然而女孩已经忘却了羞耻,因为她的底线早已经崩塌。

          赵老师好像还不满意,那双贬低人的小眼睛瞥了瞥女孩,努努嘴示意她。“按我说的做,把裤子脱了。”这五个字简洁而有力,恶狠狠的撞进她的耳朵,女孩表现出不可置信的样子,连母亲也是愣了又愣。“让你把裤子脱了,听没听到?”嗓音提高,女孩犹豫着要不要做。心中不只有疑问,在陌生老师和家长注视下脱掉裤子,不符场合的行为太令人羞耻了。没想到,母亲的话更是在泼凉水:母亲没有拒绝这个让自己女儿感到羞耻的惩罚,反而也命令起来:“让你脱就快脱,那么磨叽。”女孩手足无措,只能两只手分别用指尖捏住裤襟,慢吞吞的往下拽,眼瞧着裤子一点点下落,最终拉到膝盖的位置。赵老师还一副特别好奇的神情,低下头伸着脖子看了看,女孩里面只穿着一条浅粉色紧身内裤,镶有白色蕾丝边,这个角度挺起圆滚滚的屁股,显得十分可爱。

          “衣服撩上去。”赵老师声音变得沙哑。

          母亲看见女儿穿着少女粉的小内裤,也有些不敢直视。

          “趴在床上,下面垫着枕头,把屁股撅起来。”

          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空气凝固了,屋内的三个人更觉得尴尬。“屁股”在女孩心里本来就是让人面红耳赤犹如发烧一般的存在,现在还要打这个羞耻的身体部位,毕竟曾经她从来没被慈爱的母亲揍过。

          女孩乖乖的趴在床上,等待着接下来如同暴风雨的抽打。没有了厚厚衣服的遮掩,要命的是剧烈的疼痛。戒尺毫不犹豫的突然朝屁股打过来,圆挺的屁股蛋在抽打之下来回颤动,肉浪翻滚,疼痛相互叠加之下,肌肤都在发烫。木戒尺和圆润的屁股相互接触,亲密的做着摩擦,此时此刻的抽打声音也变成了华丽的圆舞曲,至少是在赵老师心里,她家访而打过的每个孩子,清脆的鞭挞响声都能在轻松愉悦的心中荡漾,仿佛是一种享受,有一只白天鹅在内心舞蹈。而女孩咬紧牙,在她心坎里则是噩梦的曲调,想随时结束这煎熬的耻辱。

          赵老师现在,和前几分钟的“赵老师”,那个微笑的老太婆俨然不同,女孩回头,那个老太婆已经成了女巫,成了魔鬼。手中戒尺就是钢铁的锁链,不断鞭策着她娇弱的肌肤。赵老师伸出魔爪,恶狠狠的扒下内裤,没有一丝犹豫。之前光洁白嫩的屁股,现在已经染上了色,赵老师就是那艺术家一样拿着画笔亲手涂上桃子般的粉色,而且不断变深。两只屁股峰勾勒出红色的肿条带,燃烧发烫。有些地方过度抽打,已经渗出血红色的斑点。

          母亲这边,倒是挺满意,看着能帮助“改邪归正”的专家,教育自己的孩子,甚是欣喜。虽然母亲心底里不知道这所谓的邪恶是什么,总之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挡着女儿进步,而现在她看到了,就是已经分崩离析的玩具,销毁了他们,女儿也就能真正的“追逐梦想”了。

          抽打终于停下来,女孩从未见过这般惩戒,也不敢在陌生老师面前放声大哭,只能用被褥擦着自己的眼泪。

          “裤子提上,你还有活要干。”赵老师冷漠的嘟囔一句转头离开。

      第三章:英雄

          赵老师就是正义的审判者,庄严而肃穆,在短视频平台上“受到尊敬”,被家长捧如宝贝。扫描着书桌上那些小玩具,赵老师开始像机关枪一样宣读了自己的演讲。

          “你初二了,还要这些…哎呀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你这不就是‘穿着尿不湿的宝宝’吗?”

          “自己弄!赶紧的!我真想一脚给你踢了!”

          “全都扔掉,必须桌子‘一尘不染’!”

          “从小没挨过揍吧,就应该挨顿抽,长长记性,那白白胖胖的屁股留着干什么?”

          女孩亲手“葬送”自己的立牌,徽章,贺卡和书签,看着限量版的鬼灭之刃,孤独乐队,间谍过家家等等书和玩具,放入无底洞的袋子当中,那袋子怎么都装不满,因为她的爱好也永远装不满。

          “赵老师,您可真是个‘英雄’,你看我们说她她都不听,你一来,她全听了,挨打确实有用啊。”母亲看着女儿下楼扔掉书,趁机和赵老师攀谈。

          女孩眼角还泛着泪花,拎着的已经不是沉甸甸的玩具书籍了,这是她从小到大一直以来追求的梦想,她脑海里只闪过一位名人的话:“人如果没有梦想,和一条池塘里的咸鱼没什么区别。”把梦想扔掉,她…也就没什么了。

          一切就像个剧本,好像母亲,物理老师,赵魔鬼,都是设计好的,只是为了打压她,让她放弃这些所谓的毒。

          如果这是个设计好的程序,那她愿意做那几千天重复周折学习生涯的bug——让这个折磨人的游戏出bug,自己也就能解脱了。

          她摸摸自己的屁股,还红着发烫,她从两大兜玩具中随便掏出几本书,剩下的毫不在乎扔进垃圾堆。

          然后头也不回向着小区大门走去。

          再也没回头。

       

      紧跟时事还得看兔兔
      回复
      赵菊英啊
    • 拉黑 3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2
      vip

      最修正主义教育黑线的一集

      兔兔贴出了属于我们的大字报

      回复
      区长
      靓号:425
      管理员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