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85 内容:1758

    家访-转载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0

      Z城——即使放眼于全国也是奇葩的存在。

      这里拥有着整个国家唯一一所仍然将体罚用于日常教学生活的学校——丽华学院,在学院的规章里明确的规定,所谓的“体罚制度”——就是通过手或者是各种工具对学生的身体进行带有疼痛感的击打,正因为丽华学院具有如此以现代文明的眼光看来非常不人道的惩罚,所以报纸上时常会传出学生们遭受着肌肤之痛的批判新闻,因此丽华的教育模式受到了同行们,甚至周边其他国家不少的批评——但即使如此,该校仍然向科学界、政治界等领域输送了不少的人才,甚至有一句话夸张的讲,一只脚踏进了丽华,便是跨入了上流社会的大门。

      这句话被传颂之广也有着其独特的原因——Z城地区的主要产业就是教育行业,尤其是以升学为主,而丽华更是身为Z城教育业的明珠,得到了几乎所有能够得到的资源和政策支持,每一年它都会向着世界级的各个名校、业界输送各类的人才——甚至在本届奥运会达成大满贯某选手也是丽华的校友。如此辉煌的成绩,自然让不少人都挤破了脑袋想把自己的孩子送进Z城的丽华——而这,当然不会是这么轻易就能做到得——“要么你要聪明,要么你就要有钱!”这是当地百姓经常说的一句话,虽然丽华的某些行为实在是与Z城的政策口号完全不符,但得益于其存在就是当地政府最大的政绩,不管是教育局、警察局还是监察局,甚至是税收局都对丽华学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是在这样便利的条件下,丽华学院的规章制度的效力对于学院的成员们甚至超越了一般地方法规——当然这种严格不会针对上级领导。以上的种种原因导致了能来这里的学生如果不是富家子弟,就是家庭条件一般但是期望着能从学业上走出一条翻身的路的人,而丽华的管理层们也深知没有后路的学生更加能拼命。

      就是这样,独特的体罚制度和其象牙塔般的学校阶级分层,成就了今天的丽华。

      ……

      此时城市的郊区屹立着一群精致典雅的小别墅,他们不同于老市区的一堆矮破小,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的同时也好象在不经意之间强调这座城市的暗藏的危机,这一大片别墅区也才是最近几年间刚刚完工的新式别墅,其投资来自于天南海北——为的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自家的少爷小姐们在丽华上学的时候能住的舒服一点。 而在一幢显然比其他的小楼更为精致的别墅的顶楼里,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此时正悠闲地喝着一旁西装笔挺的管家现制的手冲咖啡,而身边的托盘内残留着吃剩一半的料理。 杨思姚就是那种中二青春小说里的人物,良好的家境和优秀的基因造就了杨思姚姣好的容貌与身段,目光如溪水般清澈,面色如晚霞般娇艳,而齐肩的短发彰显出初中女孩子独特的俏皮气质。青葱一般的年纪,每日穿行校园,那发育良好的身材曲线必定引来不少眼光追随,男孩子们一个接一个的排成长队捧着情信在教室门口等候。 而这样靓丽的女孩子,竟然在学习中同样出类拔萃,不仅如此,在大家做练习册做到昏天黑地的时候,她竟然还有余下的精力去参加学校的社团活动,身为学院田径队的未来的主力,无数体育界的校友都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但是,别人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思姚一点也不喜欢去上学,在她看来丽华学院的体罚制度简直是荒谬到家了,自己已经十四岁了还要光着屁股挨打不成?——自己这娇嫩的皮肤可受不了这种疼痛。尤其是又一次误打误撞地撞见了班主任对自己的闺蜜进行惩罚的场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在全班面前被用手掌将原本雪白的两瓣屁股打到通红……一想到这里,思姚就羞得红着小脸,不愿继续回想。

      所以,在丽华学院里,思姚总是尽力做一个完美的女孩子,让所有人都挑不出她的错误,虽然日复一日地装做淑女真的很累,但是效果就是,进入丽华初中部的两年来,自己是全年级唯一一个没有被“家访”的学生,这也是思姚自傲的一点。

      不过此刻的杨思姚,却早已没有平时那般傲气,只是看着客厅里坐的板正的班主任,心中陷入无比的恐惧。

      “好了!这次大赛已经结束了!无论结果如何,都不要再去回忆了,把你们的目光重新着眼于面前的赛道,都给我打起精神继续训练!”大客车旁,一个中年女性对着面前一排的年轻选手训话道。

      “是!”

      “那么解散!明天的训练无论任何人都不许给我迟到!”

      “好~”女孩子们慵懒的回答道。

      “欸,思姚,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一个高个子女生轻轻抓住思姚那两个为了方便运动扎起的双马尾。

      “讨厌!别抓我头发啦!橘姐姐!”思姚不满地嘟嘟着嘴。

      “啊哈,抱歉抱歉~但是小思姚的双马尾真的太可爱了~“

      思姚看着眼前这个完全没有想要真心道歉的学姐,叹了口气,自己的学姐为什么会和不二家的奶糖包装纸上的那位那么的像呢?

      “好吧~但是我们家有门禁的哦~“

      “万岁,成功诱拐小思姚~“学姐双手高举,不断地呼喊着万岁,这让思姚和田径队的其他人很是尴尬,连忙制止了橘学姐在街上大喊大叫的神经病行为。

      ……

      “那么!干杯~“

      冰冰凉凉小饮料顺着喉咙缓缓流下,这在八月的酷暑之中简直是独一无二的超级享受。

      不愧是运动部的成员,即使是女孩子,饭量也真的是令人惊叹,除了思姚以外,每个人基本上都吃了餐馆规定的两人份的量。

      美美的饱餐了一顿之后,大家一起在街道上走着,夏天的炎热在傍晚逐渐消去,时不时一阵沁人心脾的夏风吹过,似乎在向世界展示着——这就是这帮十几岁的女生们最美好的青春。

      谈笑之间,太阳的最后一缕余光也消失在了地平线处,旧居民区道路两侧泛黄的灯光成了女孩们前进时的唯一照明。

      “欸!前面有个711便利店!“橘学姐两眼放光。

      “那还真是稀奇呢!在城市里竟然会有便利店!“一旁的队长开玩笑地讽刺着。

      橘学姐白了队长一眼:“我是说,不如,我们偷偷买点酒庆祝一下吧~“

      “欸……“思姚发出了不情愿的声音。

      “没有人会知道的,来吧~小思姚,让我把你灌醉然后好好疼爱疼爱你~“

      思姚没有抵得住学姐的熊抱攻势,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于是乎,就由橘作为代表,装作成年人将一打啤酒放在了收银台,在售货员装作不知道面前的少女在装作成年人的这种双向奔赴下,橘不负众望地将商品带到了众人的面前。

      但唯一的败笔就是,哈尔滨啤酒那独特的金黄色易拉罐,让只要随便一个见过酒的成年人都能看出路边这几个中学生在干些什么坏事。

      哈尔滨啤酒那略带麦香的苦涩味道显然不是初次品尝酒精饮料的思姚能够接受得,看着她皱着眉头像是在喝中药一般得样子,其他的队员们都笑出了声。

      “同学们,晚上好,都这个时间了,在街上做什么呢~“

      女孩们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和善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对于女孩们来说充满着危险。

      警~察~叔~叔~

      橘学姐用口型描述着她们现在遭受着的重大危机。

      “嗯……这是。“身后的声音得主人显然是发现了少女们人手一个的啤酒罐。

      “跑!run!快!快run!”

      随着橘学姐一声令下,少女们像是商量好了一般,撒开长腿就朝着不同的方向奔去,任凭后面的公安同志如何呼喊也没有停下来。

      警察叔叔毕竟是警察叔叔,叔叔辈的人了,自然追不上这帮十几岁的孩子,不一会,女孩子们就成功脱险,大家重新汇聚到了一起,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盯着,然后劫后余生般的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当时的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个笨蛋依然身着丽华学院的校裤,而被甩掉的警察叔叔显然也是生了气,直接捅到了学院,经过学院内部一个月的调查,最终还是把田径队的学生们抓了出来。

      这对于丽华学院来讲这已经不是未成年人饮酒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她们如此嚣张地从警察身边逃跑——这才是对于学院声誉的最致命的打击,身为为顶尖领域输送人才的丽华来讲,兹事体大!

      如果不是因为身为某集团千金的思姚也参与其中,那么学院势必是要用全校公开的惩戒来对这帮女孩子们进行惩罚。不过这顿打还是跑不了,纵使学校不会进行公开的体罚,还是要对这些淘气的女生进行家访的,而其他的几位队员只能感谢自己沾了思姚的光,不必面对在全校男男女女前光着屁股挨打的羞耻。

      所谓“家访”,当然不是仅仅让班主任到家中去蹭吃蹭喝顺便告状,丽华的家访,实际上就是将体罚的地点改到了被惩罚人的家中,因为一般到了这种地步,惩罚都会很重,需要监护人在一边监督惩罚,如果负责体罚的老师有着什么不当行为,亦或是被惩罚人的情况出现了什么异常,他们都可以提出异议来暂停惩罚,这样的制度是为了保护老师与被体罚的学生两方。

      由于思姚平时的优秀表现,她的班主任在收到“家访”任务要求的时候还是略微感到了一丝惊讶,如果不是通知里那斩钉截铁的语气,那他肯定是要让学院重新的进行一次调查。在自己手下的学生眼里,自己可能就只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阎王爷,严格且苛刻,对待学生无论男女,都会将他们一番痛骂之后,扒掉裤子狠狠地打一顿屁股。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无时无刻都在思考着如何让自己的学生们变得更好,他并不完全赞同丽华学院的“体罚制度”,但是有时对待这些还在青春期里的孩子们,威严显然是更有效的方式。曾经在和朋友的酒桌上,有人不怀好意地开着玩笑问他,天天看着这些小姑娘的光屁股,就没有一点感觉吗?而他用拳头回击了这位曾经的友人,他不允许任何人玷污自己那光荣的责任。

      显然,电话那头的,思姚的母亲和班主任同样感到不可置信,在连续问了几遍“确定吗?”之后才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很明显平时溺爱女儿的母亲,并不想让女儿遭受这种皮肉体罚,但一方面她也同意这确实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错误”,思考再三,无奈之下,还是同意了这次“家访”。

      胆小谨慎的思姚并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找出来,但是一个多月的时间,从暑假等到开学,再到即将召开运动会,自己这紧绷的心也是逐渐松懈了下来——她完全没有想到,学院的调查谨慎到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训练过后带着热气腾腾的感觉的思姚一蹦一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丝毫没有预料到家中的危险,在下午依然滚烫的太阳下训练过后,思姚身上薄薄的运动服几乎全湿透了,紧紧的贴在玲珑有致的曲线上。运动后浓重的汗味夹杂着女孩子强烈的体香,浓重的荷尔蒙感并不是很得思姚的意,她加入田径部的里有其实也很简单——运动员的身材都超棒的!她虽然并不享受运动之后那种澎湃的感觉,但非常享受洗完澡之后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材曲线臭美。

      思姚走进安保森严的别墅区和一旁的保安打着招呼,沿着路边晃着,输入家门的密码,推开门。

      哦豁!完了!聪明的思姚看到沙发上的成员之后心想。

      “我,我回来了。”思姚站在玄关处,关好门。

      “过来站好。”沙发上的那个人传出应答声。

      思姚现在在班主任的面前乖乖地站好,低着头不停的扣着自己的手指,左脚踢着右脚并重复地划着圈圈,她完全不想想象接下来自己到底要遭遇什么样子的惩罚。

      “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做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这声严厉的训斥让思姚的眼睛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

      “错……错了……”声音连蚊子都不如,眼眶中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了。

      “大点声!这就是你对待老师的态度吗?!”

      思姚用手背擦了擦眼眶的泪水,略带着哭腔呜咽:“我知道错了……。”

      听到这话之后,班主任显然是将态度放缓和了些。

      他就像只是提问一下,平静的问思姚:“为什么要跑,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承认自己的错误?”

      “当时……气氛&*……没想清楚……”思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没想清楚?!”班主任此时又将声音提高了几个八度。

      “当时没想清楚,之后我也没看你们有人去派出所道歉啊?没有人告诉我啊?开学了,到现在了,一个多月了,还没想清楚?给你多几年你能想清楚吗?”

      这一连串的质问就像炮弹般一连串地砸进了思姚的心里,她本身就是一个乖巧的孩子,至始至终都对这件事有着道德上的不安,经过班主任的斥责,巨大的内疚感向她袭来。

      可怜的思姚带着哭腔回答道:“呜,我知道,错了……”

      毕竟思姚是被爸妈从小疼到大的,平时因为本身也优秀乖巧,家里人连重话都没对她说过,而班主任的斥责显然是把思姚吓了个够呛。

      “丽华学院一直秉承的理念,第一就是育人,然后才是教书!而现在看你们这些女生,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做出这种事。”班主任顿了顿,看了看在另一边坐着的思姚妈妈,女人的眼中尽是不忍心,他摇了摇头,继续道:“饮酒这种事情,在你们这个年纪都会好奇,如果是单纯因为这件事,学院,我,都不会这么生气,但是之后你们做了什么?不用任何人说,其实心里有数吧?丽华,不是为了培养像你们这种公然破坏秩序的人而出现的。”

      “呜呜……”此时眼睛里的金豆豆其实已经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但我们,身为教育者,就是为了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现在我想要看到的是,你在被惩罚之后,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之后,在未来,你会怎样做——你愿意成为什么样,这才是我这次来的目的。”

      “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你应当明白,对你对我来说,惩罚都不是目的,也不是什么所谓的任务——这是为了让你明白,错事要付出代价,并且你应当对你自己负责。”到最后,男人也缓和了自己的语气,他是要严厉,但是并不可以因为严厉就丢失掉自己的人味,因为自己要对她进行严厉的体罚,所以让思姚对自己产生距离感和不信任感才是错误的。这种就好像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一般,体罚前后的安慰和体罚中的鞭子力度,一个也不能少。

      “明白么?”

      “嗯……明白了……”

      “那么,现在把你的裤子都脱掉。”

      杨思姚明白,这就是丽华挨打的规矩,她已经看过不下十次班主任对于班里同学们的体罚,心里很清楚程序是怎样的。

      扭扭捏捏地捏着自己那黑色运动短裤的松紧带,仿佛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脱的一瞬之间又再次放弃了——从来没有异性看过自己这已经发育了的身体,下半身都脱光岂不是要被看光了吗?真的有人做得到吗?

      “快点!”一旁的男人开始不耐烦起来。

      算了,豁出去了。

      黑色短裤被迅速褪去,只剩下嫩黄色的内裤还坚持着站在自己的岗位,思姚又一次陷入了犹豫。不过好在思姚这次思想工作做得很快,两只小手衔住内裤边,慢慢地将自己下身仅存的衣物褪下,衣物与皮肤接触发出的摩擦声在思姚的耳朵里简直就是一首名为耻辱的乐章——丢人至极!

      随着内裤划过丰满的大腿,思姚将两手一松,内裤便和运动短裤重新在脚踝聚首,掉落在了地上。此时下半身唯一的衣物就只剩下袜子的思姚,被班主任抓到了腿上,光着屁股趴在男人腿上的感觉让思姚恨不得马上就钻到眼前的地板缝里。

      “别动,给你涂些药膏,防止你在受罚的时候受伤。”对于害羞的一扭一扭的思姚,班主任展现了无比的耐心。

      一双粗糙的大手带着丽华学院特质的药膏在思姚那浑圆挺翘的两瓣屁股蛋上,大力揉捏着。从来没有被异性如此作弄过的思姚,此时的心中羞耻夹杂着愉悦,一股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涌上了心头。屁股上的冰凉滑腻感让思姚感觉到舒服了起来。

      但是还没有等思姚享受多长时间来自于班主任的特级按摩,便被像老鹰捉小鸡一般被抓到墙边罚站——双手抱头的思姚此时连遮羞的办法都没有,只能乖乖的将下半身所有羞于见光的地方都暴露出来。

      “老师,你看,能不能在处罚杨思姚的时候,稍微手下留留情?”

      “如果您指的是注意不要伤到她,那我会的,但是多余的,十分抱歉,我们是按照规矩办事,这在入学合同上清楚地写着。”班主任那不容置疑的话语打消了思姚妈妈的念头。

      此时的思姚全身上下除了两只小脚上裹着的小白袜子外,只有一件运动服短袖勉强的遮挡着身体剩下的部位,但是在思姚的角度,这并没有让情况变得好多少。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着自己的屁股本就是一件羞死人的事情,而自己家的客厅有刚刚好有着那本令人羡慕的巨大的落地窗,虽然小别墅的高度隐私性基本没有什么可能会被看到的条件,但是那种光屁股示众的屈辱感却迟迟萦绕在少女的心头。

      估计药膏的作用时间差不多了,此时的班主任已经在沙发上坐好了,赤裸着下半身的思姚在两人目光的注视下,缓缓趴到班主任的腿上。班主任思考了一下还是感觉不太满意,于是把思姚的屁股向上抬了抬,让整个屁股趴在自己的膝盖上,这样的思姚的屁股就自然的高高翘起,仿佛三角形的顶点一般,这个姿势让本就挡不住私密部位的两瓣屁股更是分开,女孩子的耻部就这样轻易地感受着房间内部的空气,甚至连两臀之间的幽谷的内部也若隐若现。而思姚则是害羞的拨弄着腿,做这些无谓的反抗,结果,就是被班主任用空闲的另外一条腿卡住膝弯处,将整个身体用力地钳制住。

      “首先,对你的惩罚工具是戒尺。”

      竟然不是手吗!杨思姚大惊,此刻的她又因为对于疼痛的恐惧而让眼泪再次攀上了眼眶。

      班主任特地让思姚看到了即将抽打她那引以为傲的屁股的戒尺——约摸着两指宽的充满厚实感的黑色戒尺,轻轻地从杨思姚的眼前路过,光是看到这个戒尺就已经让思姚害怕的哭哭唧唧的了。

      班主任高高扬起戒尺:“忍住了不许乱动,你的两瓣屁股将被狠狠地抽打十五分钟!没有数量限制!”

      “求您……啊!”

      毫无预兆地,杨思姚连求情的话都没有讲完,第一下就这样毫无怜悯的来到了两个可怜的肉团上。

      戒尺那清脆的声音在杨思姚的屁股上炸响,丰满的肉团子就好像投入了一颗小石子的池塘,臀浪阵阵——在视觉上让人热血澎湃——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就是以打别人的屁股为乐趣了。几秒钟后右屁股蛋上显现出一道通红的戒尺印。

      杨思姚已经开始后悔跟着队员们去胡闹了,不过她也不用过于懊悔,因为此时此刻,田径队的所有女生都在和思姚承受着一样的体罚。

      戒尺在几秒之后再次落下。

      “啊!额!哈!”杨思姚忍住了想要喊叫的冲动,不停地喘着粗气——纵使自家的小别墅私密性再好,它也终究是一个别墅——不隔音!

      班主任的手法相当老练,每次戒尺落下后总会给予杨思姚充分感受疼痛的时间,绝不浪费每一下击打。

      下一戒尺又在右屁股蛋上炸响,因为疼痛想要挣脱班主任钳制的杨思姚此时高高翘起的屁股仿佛在乞求更多的打击一样。

      “唔!痛!啊啊啊啊啊啊呜呜~”杨思姚的金豆豆已经掉下来了。

      冷酷的男人此时毫不理会杨思姚的哭喊,只是用力钳制住那不安分的屁股,然后专注于对左屁股蛋和右屁股蛋的交替抽打,用心的让杨思姚的屁股变肿。只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抽打,原本洁白如雪的屁股已经变成一个熟透了的桃子,通红的两个肉团更加让人垂涎三尺。多亏了班主任那有效的钳制,虽然思姚努力挣扎过了但是依然没有多大的移动身体。

      就这样原本安静的别墅里现在充斥着杨思姚的哭喊声,其与皮肉击打声交织在一起,像久久不息地击打乐般慢慢传入了花园里,引得修剪树枝的老太太不停感叹这孩子的可怜。

      啪!啪!啪!这清脆的击打声此起彼伏。

      “啊啊啊!呜呜呜!别打了!好疼啊!我受不了了!我知道错了!”此时,杨思姚的两个圆圆的屁股蛋子已经完全肿了起来,戒尺的印子横七竖八的布满着整个屁股,逐渐开始发红发紫。

      看着如此哭喊着求饶的杨思姚,班主任也不是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虽然戒尺还是在不断地落下,但是每次间隔的时间则会比之前略多上两秒。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