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423 内容:1780

    52 不适合做坏事的体质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51章有r18情节 先不发了

      江雪便爬上了她的床,这种违反校规的事让两个小姑娘觉得紧张又刺激,在一个被窝里贴贴,两人都咯咯笑了一阵。

      “然然,你哼哼什么那?”

      “啊?!!那么,那么明显么……”

      伊然脸红的彻底,都不敢直视好闺蜜的眼睛了。

      “反正我是听见了,哎呦,哈哈哈……然然你好涩哦!”

      “?!!你,你个大变态江雪!怎么让你说的我好猥琐……”伊然直接羞的躲到了墙脚。

      江雪无声的笑,肚子都憋疼了。

      “没,我就是郁闷啦……”

      过了好半天,她才出了声。

      “郁闷什么,你数学成绩这学期神速进步呀。”

      “我……”她抱着膝,头侧过来,“哎……丢人……”

      她像个小傻狗一样胡乱摇着脑袋。

      “怎么啦?”江雪就咯吱她,伊然笑也不敢笑太大声,只好赶紧求饶。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接着挠你!”她边攻击着伊然最敏感的腋窝和肋骨,边质问。

      “我说我说——哈哈哈……”她好不容易喘上口气来。

      坐好,伊然又做了半天思想准备。

      “我想我男朋友了。”她蚊子哼哼似的说着。

      别人都是馋男朋友身子,她还连带着馋男朋友的巴掌,这下更是双倍的馋了。

      江雪露出一副我懂得的神情。

      “啊哈,害,这太正常了!”

      “你们那个什么没有?”

      “什么那个什么?”伊然疑惑地问。

      “就是,为爱鼓掌。”

      “才没!江雪你就是个变态!满脑子黄色废料!”

      两个小姑娘一个羞一个放肆,笑成了一团。

      “请假出去呀,就说你病了!”

      “这,我听说给假很难的……哪有机会呀。”伊然苦涩道。

      “那,我跟你说个地方。”江雪想了想,突然心生一计,“你知不知道,咱学校有个地方能翻出去。”

      “啊!真的?”伊然这么一想,突然就兴奋了。

      “快说在哪里?”

      “欸嘿,”江雪一笑,“那,你得请我吃好吃的。”

      “我请你吃脚脚。”伊然坏笑一下。

      “好啊何伊然,我就知道你要坑我。”江雪便又挠她,伊然憋笑要疯了。

      如果她跟那个变态哥哥说这话,他准会乐疯的吧。伊然想。

      “请你吃猪蹄哈哈哈,小雪你告诉我嘛——”

      “咳咳,行。”

      看见她彻底被挠服气了,江雪压低声音跟她讲。

      “小卖部旁边有个铁门你知道不?”

      “知道呀,但是那不是锁着么?”

      “什么呀,那是骗傻子的。”江雪得意的笑了,“那个锁根本就是坏的,你打开门后右拐,就能看见一个铁栏杆被掰弯了。”

      “你这小身板直接钻就能出去。”

      “啊?!”

      伊然一想,这简直完美。

      “好棒欸,那我,我明天晚上自习课就去!”

      对于乖宝宝何伊然来说,偶尔做点坏事,那感觉真的好刺激。

      “如果老师发现我不在了怎么办?”她又不放心的问。

      “我就说你上厕所了。”江雪怂恿道,“没事的,自习课嘛,班主任也不会一直在班里。”

      “好!”

      这样一来,伊然更睡不着了,第二天上课时也一直在琢磨这事。

      下午,下了最后一节课,她饭都没吃,就从江雪告诉的小洞里钻了出去。

      一切都很顺利,也没被老师发现。

      左脚踏出学校的那一刻,她觉得所有人都在看自己,然而大街上行色匆匆,没人在意一个小姑娘。

      到了大街上,她顺利打上车便朝瑞恩的酒店去。

      然而,可怜的然然不知道,爸爸到学校找她来了。

      何昌老总今天正好想趁着有空,到学校里来给她送点东西。

      毕竟是女儿第一次出来住,当爹的放心不下。

      本来叫个秘书去就行了,但是想到伊然天天抱怨他不陪自己,就自己来了学校。

      结果一问老师,半天才传出消息来:伊然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班主任老师最先慌了神,问班里的同学,可是谁也不知道伊然的去向。

      何昌知道这件事儿的时候,心里也咯噔一下,不过,司机的一句话提醒了他。

      “何总,您要不和林先生打个电话?”

      何昌猛然醒悟:果然还是年轻人懂年轻人。

      先给瑞恩打了个电话,此刻伊然正兴冲冲的跑楼梯——瑞恩办公室在六楼,她连电梯都等不及了。

      “好,我知道了叔叔。”瑞恩皱皱眉,点头,“如果她三分钟内还没出现,我就去找她。”

      他盖上笔帽,叹口气,想笑又想气。

      瑞恩有预感,这傻丫头十有八九是来找自己来了。

      三分钟都不到,他撂下电话的三十秒,自己办公室门被敲响了。

      恋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他说了句进来,就扭头看向门口。

      “哥哥!!”

      伊然像撒欢的小兔一样冲了进来,直挺挺的撞进了瑞恩的怀里。

      surprise!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

      她觉得自己的这个进场简直帅爆了,但回过神来一看,瑞恩脸上一点笑模样都没有。

      “欸,哥?……”

      本来就有点点小心虚,看见瑞恩这副样子,她一下子收敛了点。

      “等会儿,”过了几秒,他嘴角微微上扬一下,把膏药一样贴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推开,“我先给你老爸打个电话。”

      “啊——为啥呀?”

      “你真是不适合干坏事,何伊然。”瑞恩冷笑着,“好不容易逃一次课,你老爸就恰好去学校找你了。”

      “???”

      伊然的脸瞬间变得血红,眼看瑞恩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叔叔,嗯,伊然在我这里。”

      “您不用担心了。”

      “哈哈,好,您就跟老师说她不舒服,偷偷跑出去医院了吧。”

      “行,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

      最后这句是他挂掉电话后故意说给伊然听的,而女孩哪知道这些呀,直接吓坏了。

      “站好了。”他指指凳子旁边,故意板起脸。

      “喂,喂,哥……别别哼……”她撅了小嘴儿。

      “别哼哼。”

      “哼哼,就哼,哼……”

      伊然都快想死他了,可别见面就是板子招待呀!

      训小孩儿似的,她手背后撅着小嘴儿,瑞恩便继续逗她:“你想我了?”

      “超级超级想了……”

      “那就能逃课?”

      “可,可不然没机会呀……我,真的忍不住了……”她委委屈屈的在侧面贴着他。

      “忍不住了?屁股痒了吧?”

      “哼……”她脸羞的红,可也不想撒谎,“想,想挨揍……可是——”

      “然后也想玩小玩具了吧?”

      “你你别这么说……我……可……”

      “这两个都想,就是不想我?”

      “没有!!”

      伊然都快被他逗哭了,眼圈都红了,又怕瑞恩真凶起来打她,“我最想的就是你,你个大坏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瑞恩突然就笑了,开怀大笑,然后把女孩搂入怀里。

      “傻丫头?”他在伊然耳边呢喃,“吓坏了没?”

      “?”

      “哥我就知道你在诈我!!!!”伊然要气疯了,又有股劫后余生的兴奋。

      “别说话,抬脑袋。”他轻轻一托女孩的下巴,两人娴熟的吻在了一起。

      伊然再次融化在那股柔软与色彩斑斓中,两耳双眼仿佛一起坏掉,彻底被瑞恩制服。

      真的太解渴了……虽然才半个月,就像分别了半年一样令这对热恋中的男女饱受相思之苦。

      “不过,你这个傻丫头别高兴太早,我可没诈你。”亲完了,两人轻喘着气,瑞恩动动胳膊,将女孩横过来,放在膝头摁住,“该教训还是要教训的。”

      “哼~

      伊然听见他叫自己傻丫头就一点都不怕了:“那你来呗。”

      那双大眼睛害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好像在说:“嘿嘿,好想你舍得打我似的。”

      瑞恩觉得自己被猜了个透。

      “你下来,我拿工具去。”

      “嘿嘿,我是傻子嘛?我才不下来。”伊然扭的欢。

      “有点像。”瑞恩干脆将她抱起来,拎小狗似的拎到了保险柜前,打开,拿出根藤条。

      “欸——”伊然脸都绿了,“别,别,啊……”

      “这根粗藤条和细藤条你选哪个?”

      “啊哈哈,不要,都不要,不要藤条!”

      “我要亚克力板。”

      “亚克力板被你自己扔了。”瑞恩故意说,“以后所有本来应该用亚克力打的都换藤条。”

      “就在405床底下嘛,我给你捡去。”

      “还说呢,第二天就被打扫我房间的人找到了,你知道我怎么解释的吗?”

      “怎么解释的,啊哈哈哈哈……”伊然想想乐坏了。

      “趴好挨藤条我就告诉你!”

      “啊哼哼,讨厌,不行,”伊然扑腾着,“用木拍吧,这个够狠吧,木板子……”

      “木板子?还是不够重。”

      “那那那那你打死然然得了,什么热熔胶什么的都招呼上呗。”她直接胡搅蛮缠。

      “这可是你说的。”他作势要打。

      “别别,你舍不得的,对不对嘛。”她笑的脸都花了,紧紧扒着男人的胳膊。

      这波极限拉扯她以前可不敢做,还不是瑞恩说用什么就用什么。

      现在不一样了,两人都找到了那个让彼此都舒适的度,而那种压制力和管教的氛围却没有减少。

      “行了,那就戒尺吧。”

      瑞恩随手拿了一个工具,坐回凳子上。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