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84 内容:1757

    搬运工的生活(转载)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物流公司的货站内,到处堆满了包装箱,屋子里有一群大老爷们儿,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有年轻的,有年长的,有穿着衣服的,也有光着膀子的,有凑到一起打牌赢酒的,也有凑到器胡侃吹牛的,还有一个默不作声低头玩儿手机的。玩儿手机的那个就是我,我叫李玉刚,虽然和舞台上的那个忽男忽女的演员同名,可我却是个十足的爷们儿。

      这屋子里的人都是物流公司的搬运工,大伙都是从农村过来的,都是为了生计凑到了一起。我来这家物流公司已经半年多了,从开春儿一直干到了现在,或许是自己作为退伍军人的那份纪律性起到了作用,我被老板看重提拔为这群人的头儿。其实说是头儿,不过是帮着领导进行以下日常考勤,工资发放,人员进出和基本工作分工罢了,有活的时候还是和大家一样干。好在我在大火中的威望还是不错的,平时也算是给我这个头头的面子。

      我在部队混了快十年,最终由于自己的文化水平和社会背景不够终究是被淘汰了下来。快三十的我至今尚未结婚,光棍儿一个,每天对着手机到处找些女人闲扯淡,偶尔会出去得瑟一把释放下精力。总之我目前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傻吃苶喝得过且过的状态,对生活也没啥追求,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呗。

      我低着头摆弄着手机,这时候一身汗味儿的强子凑了过来,“刚子,又勾搭那个两家妇女呢?”,我低着头刚想回几句嘴,这时候电话响了,是老板打来的,我一把推开强子的胳膊,这家伙光着膀子还流着汗,胳膊哧溜哧溜的滑。我示意他不要做声,出了屋子接了电话。挂了电话之后我走进屋子里说道,“哥几个都别玩儿了啊,一会儿要卸一车货,卸完了再吃饭啊,大家就辛苦下。”

      抱怨是难免的,不过大家都很配合停下了手里的事情,纷纷的穿好了衣服,强子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喊道,“刚子,晚上一人一瓶啤酒啊。”

      我抬手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这家伙的屁股十分有弹性,震得的我手都发麻了,打完之后我笑着说道,“没问题,一人一瓶啤酒。”我在这些人里的好人缘有一部分就是靠出手大方得来的。

      强子捂着屁股摆摆手说道,“看在啤酒的面子上就饶过你了,走喽”。我笑着跟着大家走了出去。

      六月份的中午太阳火辣辣的毒,大家一伸手就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十几个人呼呼啦啦的忙活了半个小时后总算是卸完了一车货,每个人都是顺着脸淌汗,衣服也早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大家在院子里用凉水洗了脸擦了汗,这时候负责做饭的大姐早准备好了饭菜等着我们了。虽然说没啥好菜好饭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管饱就够了。

      吃完了饭之后,我留下了两个人在这儿值班,其他人都回到宿舍去休息。一般中午的时候很少有活儿,所以我们都会选择回去休息一会儿,下午有活儿了再过来,以前老板不太喜欢这样,不过我和他商量了下之后他还是同意了,只要我每天点下名就够了。

      我们的货站本身就在郊区,所谓的宿舍也不过是在郊区里租的平房,老板租下了一整个院子,大家都住在一起。基本上是三四个人一个屋子,只有我是两个人,倒不是因为我特殊,而是我来了之后就没新人来了,因此我的屋子也就没有加过人。我屋子里住的另外一个人是老韩,儿子要考大学,所以这段时间他都不在这里。

      进了院之后大家都各自回屋休息去了,我走到我的屋子门口,我看见门是打开的,屋子里站着一个年轻人,看上去岁数不大,二十岁左右,长得还算是浓眉大眼一表人才,短头发,穿着一件蓝色短袖。我推开门进了屋,年轻人看着我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我一脸疑惑的问道,“你是……”

      他挠挠头刚要说话,这时候门又被打开了,我回头一看是老韩,手里还提着裤子扎着腰带,嘴里说道,“你回来啦,刚子,这是我儿子,中午我们刚过来。”

      我笑着说道,“没事儿,这孩子不是考大学了吗,你咋把他领这儿来了?考得咋样啊?”

      老韩冲着他儿子说道,“分数还没下来呢,你快喊人,叫李叔。”

      我连忙摆摆手说道,“叫李哥就行了,别看我管你叫大哥,但是我还真比他大不了几岁,叫叔就老了,兄弟叫啥名啊?”

      老韩的儿子笑了一下说道,“我叫韩明。”

      我也冲他笑了一下,“我叫李玉刚,是你爸的舍友。”

      我们坐了下来聊了一会儿,我这才明白老韩把儿子领过来是啥意思。原来孩子高考完了之后,在出结果之前想让孩子过来打几天工挣点钱。我心里其实有些担心,我们这里面的活虽然说不重,可是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干体力活肯定吃不消,哪曾想着孩子和一般毕业的高中生还不一样,首先年纪就要比大多数孩子大几岁,这孩子复读了两年,始终是没考上理想的学校;第二是这孩子平时放假的时候也会在家里帮着干些农活,因此身体倒也说得过去。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也算是有了底,于是我和老韩说好了,下午带他去找老板看看能不能让这孩子在这儿干上一段时间。我们这儿最近倒还真是缺人,大家每天干得累死累活的样子老板也都看在眼里了,我想老板应该会答应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老板很痛快就答应了,不过这孩子的工资要比我们少一些,老韩也没有犹豫,毕竟让孩子在自己身边干活心里会更放心些。

      就这样韩明这孩子算是进到我们这群人中来了,老韩在我们中一向老实忠厚,因此大家对韩明这孩子的第一眼印象也还算可以,下午干活的时候我也没做过多交代,一切都是老韩带着他。小伙子果真是初生牛犊,干起活来虎虎生风,这样一来大家就更喜欢他了。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大家下了班吃了晚饭,按照惯例我们几个乐意折腾的会到村子里的大排档上继续喝上一顿,但是今天晚上人有点多,于是我就找了几个人买了酒和烧烤,老韩说啥也要请这顿饭,没办法我只好又添了一件啤酒。

      大家热热闹闹的在院子里摆上了桌子和凳子,一人手里拿着一瓶酒喝了起来。我打开一瓶酒递给韩明,韩明很自然的接了过去,倒是老韩一把拦住了说道,“还是孩子,喝不了酒。”

      我笑了一下,想说几句又觉得当着孩子面反驳老韩不太好,只好作罢。倒是其他人在一旁起哄说道,“孩子?现在这孩子比咱们都能喝。”

      我瞪了那个人一眼,意思是告诉他当着孩子的面别和老韩争论这个,那家伙还算是个明白人,看到我的眼神后也就不再说了。大家开开心心的喝着酒,不一会儿一些年纪大的人就回屋看电视去了,老韩和韩明也已经回屋休息去了,只剩下我们几个年轻人在一起继续闲侃扯淡。

      几个人今天一下子起了兴,不再满足于喝酒,开始玩儿起了游戏,我倒是很少参与他们的游戏,基本上都是在一旁看着他们热闹,但是我能喝酒,所以他们对我的要求就是谁输了我都要陪着喝酒。几个人找出扑克,兴致勃勃的玩儿了起来,很快就把酒喝光了但是游戏的兴致却没有减退,于是又开始想别的惩罚。

      这些人之前玩儿过不少的花样,开始的时候是做俯卧撑,脱衣服什么的,渐渐地就变得比较乱套了,什么拔头发,扇巴掌都玩儿过。强子一向是我们这里鬼点子比较多的人,花花肠子也特别多,今天他想起的惩罚时打屁股,输了的脱了裤子被打屁股。我勒个去,这熊玩意儿非说是我今天打了他一巴掌的启发,才想出这么精彩的注意的。

      大家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二话不说的都答应了。几把牌之后,我们当中的小河北输了,小河北今年20,来物流公司时间有一年多了,开始的时候还是个老实孩子,但是跟着强子混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变得比较皮了,我刚来的时候他和我面前得瑟被我揍了一顿,打那之后就比较害怕我了,不过后来喝了几次酒大家把话说开了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小河北愿赌服输,站起身来三两下就把自己的大裤衩扒掉了,露出了他拿十分肥实的屁股蛋子。这家伙本来就是小胖墩儿,在这儿干了一年多的活儿虽然说瘦了一些,可是看起来仍然是肉肉的,屁股蛋子也是又圆又大,皮肤倒是挺白,大腿上全是腿毛。按照规矩,输了的要被打五下,谁打都行,强子自告奋勇来当执行者,他朝着手心吐了口唾沫,搓了搓了手掌,照着小河北的屁股重重的打了下去。

      啪!啪!两个屁股蛋子不偏不向,一边一下 ,疼得小河北一下子跳了起来,伸手不断揉着自己的屁股,看到他那怂样子,哥几个都哈哈的笑了起来。我笑着说道,“赶紧的,还没打完呢,我能打不?”其他人立刻说道,“你不算,除非你也玩儿才让你打。”

      没办法,我对打牌实在是没兴趣,只好作罢,接下来是刘子栋打了小河北三巴掌,力道也不轻,不过有了心理准备之后小河北这回倒是没有刚才那么夸张了。屁股上的手印清晰可见,他提上裤子摆出一副一点事儿都没有的表情说道,“当年俺爹拿皮带抽了我仨小时我都是没事儿,这几下算个蛋啊,来,继续。”

      几个人很快又投入了牌局,小河北接下来的几把倒是很争气,一局都没输,反倒是刘子栋运气比较差,连着输了三局,屁股被揍了十五下,刘子栋的屁股又黑又瘦,没啥看头,我也没有想动手的意思,倒是小河北十分兴奋,每次他都要动手,而且力气绝对十足,疼得刘子栋直咧嘴。另外一个人也输了一句,让强子结结实实的打了五巴掌,在昏暗的灯光下,依稀可以看到屁股上的红手印。

      他们继续玩儿着,我突然发现好像强子从来没输过,我把注意力转到强子身上,在牌局快结束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了他的道道,这家伙竟然偷偷把好牌藏了起来,而那几个家伙喝的晕晕乎乎的都没有发现,还在一旁瞎咋呼呢。

      洗好牌了之后,我在一旁笑了一声说道,“刘子栋,你这样玩儿的话屁股得被打烂了,你们不觉得牌少吗?”

      强子一听我这么说立刻嘿嘿的笑着说道,“不玩儿的别吱声,影响我手气。”

      我笑着说道,“瞎扯淡,你的手气全在你大腿里夹着呢。”说完这句话强子起身就想跑,结果被小河北一把拉住了,藏起来的牌自然也就掉地上了,强子只顾着嘻嘻哈哈的笑了,倒也没反抗,三个人气的快冒烟儿了,纷纷指责强子耍心眼儿,不过强子耍心眼儿是出了名儿的,大家也都习惯了。强子看着我说道,“就你眼睛好使,瞎嘚吧,要不然这三个傻帽儿得输一晚上。”

      我笑着说道,“少扯,自己玩儿花花道子就别狡辩,赶紧脱了裤子让大家打回来。”我话刚说完,小河北已经伸手去把强子的裤子了,强子赶紧死命的保护自己,我在一旁继续煽风点火的说道,“我就不信他们三个人制不住你,赶紧乖乖的脱了裤子让大家打一顿算了,否则也别怪我不客气。”

      强子虽然十分无奈,倒是仍然不肯乖乖就范,我站起身来四下里踅摸了半天,终于在墙根儿找到一个东西,一个凳板子,约有半米长,一公分厚,四公分宽,我拿在手里掂了掂,分量不轻。我走到强子跟前晃了晃板子说道,“看来你今天是不打不服了啊,赶紧脱了裤子让大伙出气,今天要是不收拾收拾你,以后还怎么玩儿牌了。”

      强子见我拿的东西更加拼命反抗了,我把板子放到桌子上,是出格斗技巧,三下两下就把强子按在地上制服了,弄得他哎呦哎呦的叫唤,强子一边讨饶一边说道,“刚哥,我错了,我脱还不行吗?”

      看到我制服了强子,其他三个人也凑上来鼓捣了半天总算是把强子的裤子扒了下来,我一只手按住强子,然后让小河北把板子递给我,照着强子的屁股蛋子狠狠地揍了几下。强子哎呦哎呦的叫唤,开始有人出来看热闹了,韩明也出来站在门口看着,手里端着盆好像是要去打水的样子。

      强子的屁股要比其他的人都好看,他个子高,又不胖,屁股又圆又翘,别看他整天光着膀子皮肤晒得黝黑,屁股却是又白又嫩,我这几板子下去屁股立刻泛红肿了起来。我这几下的确用了不小的力气,打完之后大家纷纷较好,小河北从我手中拿过板子也照着强子的屁股打了几下出气,这小子下手很重,疼得强子一个劲儿骂,大家都哈哈的笑着,接着刘子栋和另外一个人也都打了几下。

      强子的两瓣屁股蛋子已经是红肿一片了,被我们几个按照地上直叫唤,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他越是骂我们就越打,知道打套他认怂了我们才停下来,我看情况差不多了,再闹下去估计就该闹僵了,我用手在轻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说道,“这次就算了啊,下次才耍赖就揍烂你的腚片子!”说完我有用力的打了一巴掌才算结束。

      强子的屁股真的很有弹性,震得我手都有些发麻,我心里暗自数了三个数之后立刻松开手就往屋里跑,其他人见我跑了也赶紧松开手跑掉,强子一骨碌爬起来三两下提好了裤子,也顾不上身上的土和屁股的伤了,起身就追我们几个。我们纷纷往自己的屋子里跑,只有小河北和强子住一个屋没地儿去才往外跑,强子也跟着追了出去,在大家的哄笑声二人跑出了院子。

      我拉开门躲到自己屋子里,我一屁股坐到床上,结果看见了另一个光着屁股的人,原来是韩明在屋子里擦身子呢。见我进来赶紧害羞的用毛巾挡住自己的前面转了过去,我笑着说道,“在这儿都是老爷们儿,没啥好害羞的,我们都在院子里洗,到底还是小孩子。”老韩在一旁把衣服递给韩明,也呵呵的笑着说,“刚才还要我出去呢,以前都是光屁股睡我被窝里的,现在还知道害臊了呢。”

      韩明脸臊的通红,我脑子里现在全是强子的屁股的画面,红扑扑的,真好看啊。

      第二天一早去公司的路上,强子还在那儿和我抱屈,说我们昨天打得太狠了,屁股到现在还疼呢。

      我让他扒了裤子给我看看,他倒也不害臊,直接脱了裤子露出屁股,我一看打得还真不轻,一宿过去了之后仍然微微泛红,颜色看起来更加的粉嫩,我忍不住又打了一巴掌,结果这回被强子抓到了,我的屁股不免也被打了几下,大家又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一群老爷们儿在一起就是这样,无拘无束,没有太多的计较,永远都充满了乐趣,我捂着屁股看着大伙儿,就连韩明也已经渐渐地融入到我们这群人当中来了,毫无疑问,这样的生活是有魅力的,是纯粹的,是让人难以忘怀的,我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军旅生涯,空气中尽是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我是普通的搬运工一个,

      即使有些浑浑噩噩,

      即使有时茫然失措,

      每个人都自己的生活,

      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苦乐,

      重要的是要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刻,

      这就是搬运工的生活,

      我有我的快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